情迷舞台 - 魏綺珊
2015-09-18

很喜歡看創作人寫的書,分享一些創作時的心路歷程,當中的一些小故事,除了更加了解創作背後的細節外,更重要是對自己往往也有很大的啟發。 一本編輯得很美的書,全書穿插作者引人入勝的畫作,比起原來的繪本更讓我愛不釋手,可能因為我比較喜歡看文字,讀這本書,一邊欣賞他的畫作,一邊看著他訴說的故事,讀到最後一頁,很捨不得,噢,完了嗎?很想重頭再看一遍,我知道,這本書,我會一再翻閱。 書的背面寫了幾句:「我有很多故事想說、很多圖想畫,每天都被這些故事和圖畫搞得團團轉。」這就是台灣繪本作家幾米的書《故事團團轉》。這本書有關幾米在2008至2013年創作的歷程,原本是透過訪問的方式寫出來,不過後來編輯認為效果不理想,要求幾米親自執筆,編輯說幾米寧願畫一百幅圖,也不要寫一百字,等如我寧可寫一萬字也畫不出一張圖,過程多艱辛可想而知。 創作人總常被問一個問題,是否要等待靈感到才開始工作?幾米跟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想法很接近:「每天都創作。」他相信只要實實在在地工作,才能激發創作靈感,否則只是坐著一直想呀想,最後都只剩空想,往往思前想後得太多,甚麼也做不成,正如不管夢想有多大,只放在腦內轉,到頭來甚麼也沒出現。所以很多時候,他每天醒來,不想那麼多就埋頭苦幹,在創作過程中反而讓自己的思緒更加清晰,很多纏繞的問題也迎刃而解。 幾米亦分享,作品中,要說甚麼比怎樣說更加重要。就如我們創作劇本或者寫文章,很多時候,都必定是有一些意念或者訊息很想要說,幾米說,畫甚麼比怎樣畫一幅畫更加重要,他跟隨直覺畫了心中呈現的圖畫,最後還是要細想,一系列的畫面很想說甚麼故事,直至找到了有意思的主題,就會很容易將所有畫作串連起來。   他曾經在連載的專欄,每天畫一個大頭小女孩,故事圍繞她每天發生的事,不得不佩服他的創意,只是同一個大頭,卻能畫得千變萬化的作品,無論是女孩的造型、表情及背景等等,十分有趣,後來他想將這一百幅相同大頭的小女孩結集成繪本,但怎樣排列也找不出主題,甚至有點令人生厭,書本到最後被煞停,他被迫將作品擱置一旁,因為他也相信,有些創作解決不了的時候,還是最好先放著,再給時間發酵。 結果四年後,他重新檢視畫作時,撫心自問好想說甚麼,「完美」這個主題彈了出來,很想從小孩的角度質疑大人世界總要求孩子做到完美,但其實小孩縱使身處不完美的環境,仍然快樂,畫作重新編輯排版,最後書名叫《我不是完美小孩》。 幾米的畫作色彩斑斕,卻又散發一點點哀愁,很多的創作都是他親身經歷,親眼所見,或日常生活發生的事,例如台東的燦爛星空,一男一女國中學生離家出走的新聞,都能觸動他的創作。 台灣出了一個幾米,出了一個雲門舞集的林懷民,出了一個雕塑大師朱銘,是巧合?還是環境使然?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我的推介: 《盛宴》 當在貧窮的第三世界國家的小孩,每天只可以草根樹皮果腹,飲用不潔的河水,我們應該如何思考「食」的意義?與此同時,生產商提供的食物,營養成分有多少?含多少化學劑?在全球一體化下,黑心食品的影響有多大?食品生產商怎樣唯利是圖?到底,怎樣才叫食得好呢? 演出:影話戲 編劇:羅靜雯、趙健、麥盈湘、既希、郭嘉熹、虫三一 導演:羅靜雯 演員:陳冠而、梁偉傑、梁偉光、老潔茵、梁斯程、郭嘉熹 日期:本月25至27日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2015-09-11

完成一個演出,「無障礙劇團」的《星圖》剛於星期日落幕,這個演出,可說是「無障礙劇團」兩年計劃的一個大總結,看見台上所有人,合力互相支持地演出,他們做得到了。完場後,很多朋友及觀眾緊緊握著我的手,說十分感動,我無法壓抑淚水。 回想三年前,草擬計劃書,面對一大堆專有名詞,繁瑣的申請表格,老鼠拉龜,不知從何入手,幸得高人幫忙,直至申請獲批,才開始擔心到底如何去做。兩年來舉辦三個為期半年的工作坊,老實說第一期的學員絕對是我們的白老鼠,大家都是邊做邊改,曾經有人批評我們,根本不明白學員需要,我們在好心做壞事,聽到這些說話,心裡一沉,不要緊,只要自己認為做的是正確的事,只要自己認為是有意思,總不能滿足所有人的看法,繼續去做吧! 有這樣的一個說法,如果你真心很想做好一件事,全世界的人都會來幫你實現所想,這次《星圖》的演出,我深深感受到全宇宙的協助,深深感到人間有愛。 由於資金緊絀,前後台及一眾專業設計師,義不容辭,義務參與,觀眾應該感受到整個演出的設計是何其高水準。 三年前計劃有這個總結演出,我們已立志要搞得有聲有色,這次演出有一定水平,眾多嘉賓前來觀賞,同時榮獲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擔任首演的開幕主禮嘉賓,並且留下來欣賞整個演出,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 這次演出,要跨越的障礙非常多,首先是場地問題,要找一個能夠容納那麼多輪椅人士演出的場地,香港沒有幾多個,要訂到一個合適場地花了很多功夫,幸好最後落實了元朗劇院,不過問題隨之而來,元朗劇院單是樓座已經有六百個位,加上很多人聽到元朗就認為是在大邊疆一樣遙遠,對一個寂寂無名的劇團,要賣一千多票,可說是超高難度動作,假如場面冷冷清清,不只我們會很不是味兒,對演員也是一種打擊。 結果我們想出捐贈愛心票的方法,找善長,購票轉贈給弱勢社群,幸好反應也不錯,每場有小部分的門票,由善長購買,不過又要頭痛找轉贈戲票的觀眾,並且確保他們不能「放飛機」,這個過程讓我死掉許多細胞。 過程中,四出相約不同機構,探索合作空間,結果有緣認識不同的組織、學院、機構,每人都付出他們的專長,成就這個演出。港鐵也讓出一些月台的廣告位置,免費給我們宣傳。籌備過程雖然有甩漏,有不妥善之處,但整個旅程,確是奇妙。 坐在觀眾席,看著學員們的演出,回想當初第一期工作坊摸著石頭過河,有些學員唸對白猶如讀書,到現在他們能夠自信地在台上發揮自如,互相幫忙,甚至成為朋友,但同時想到這個劇團的資助也即將完結,申請再續不獲批,前路茫茫,實在百感交集。 演出後,學員互相分享,說在這裡找到自己的價值及快樂,也有分享的社工說我們藝高人膽大,因為他們服務時總希望安全系數夠高,聽畢,才知我們是如何的「不怕死」。 往後的路,如何走下去,現在也想不透,不過,只要有人行,就會有路,對嗎? 我的推介: 《Seek and Hide》 兩個單元故事。Seek是關於「孕」的故事。描述一對過度緊張的年輕夫婦到婦產科做產前檢查時,與醫生的一席話,揭示了醫生以往一段痛苦經歷。 Hide 是關於「育」的故事。呈現一家四口如何在城市種種規限之下,如童話故事中最後一句話般:他們永永遠遠快樂地生活下去。   演出劇團:天邊外 編劇:李穎蕾 導演:鄧灝威 演員:巢嘉倫、高棋炘、柯映彤、袁巧穎 日期:即日起至本月 13 日 地點:天邊外水泊劇場 地址:香港九龍大角咀洋松街 78 號 4 樓  

2015-09-04

未知是否自己暗藏一種反叛的性格,有時當聽到其他人說「不可能」,就偏偏躍躍欲試,別人愈說困難,就愈想做得好,不是想證明別人想法錯誤,只是深深相信,很多事情,不曾嘗試,不能一口就判其死刑。 本著這種「大無畏」精神,三年前著手草擬創立「無障礙劇團」,老實說,真的經歷很多困難,每一個關口都會讓人反問為甚麼堅持,但凡事開了頭,就盡力完成它吧,在過程中,因為這個劇團,又會讓我認識很多有心人,那種莫名的聯繫,讓我感到世事很神奇。 主力做幕後行政工作,戲劇訓練交由導師及藝術總監負責,兩年來,看見劇團一步一步的走下來,到了今天,學員們正努力準備明天一連兩場的結業大型演出《星圖》,三十多名不同類型的殘疾以及健全的學員,一同在台上演出,對很多人來說,第一次踏進這樣大的舞台,要顧及布景,又要處理大量道具及服裝,我也替他們緊張起來,到時會不會出亂子,大家是否習慣在倘大的舞台演戲?站在台上面對著幾百個觀眾,他們又是否會怯場?很多很多疑問,心情跟演員們一樣興奮及期待。 緊張的不只是演員,後台一樣人多勢眾。這次演出,除了幕後一眾專業設計師義務參與之外,多個單位也是鼎力支持,包括製作部分道具、化妝及髮型設計、後台的工作,以及前台的一切等等,單是義工人數多達幾十人,因此當天,在劇院內,計算一眾演員及前後台人員,有接近一百人,對我們來說,可說是史無前例的人山人海。 這個劇本,也配合「無障礙劇團」特點而編寫,故事說主角阿歷,在爺爺的遺物中,發現一張藏寶地圖,內裡指示可尋找一顆絕世仙丹,這顆藥能治百病,甚至身體上任何殘疾都能醫治,於是患有怪病的阿歷,聯同身體有殘障、聽障、視障及患有情緒病的朋友,一同去尋找這顆神奇藥丸,過程中他們跌進不同的星球,遇上不同的星球人,經歷重重困難,最後就算找到仙丹,應該由誰去吞下呢?究竟誰最需要這顆藥丸呢? 一眾演員,確實要排除很多困難,演員眾多,要每次集齊人馬都絕不容易,加上學員因為不同原因,容易生病,也因為行動稍為不方便,遇上惡劣天氣如雷暴等,我們便得取消排練,要另覓日子再排,皆因惡劣天氣下,他們上街會更加不方便及危險。 經歷過「無障礙劇團」,對各種殘疾算是多了一點點認識及關注,遺憾是自己記性及懶惰問題,未能學好手語。無論如何,經過兩年時間,明天,我就要看他們在台上飛翔,希望這段旅程,為他們的人生留下美好的一章,更加希望觀眾看過後,感受到戲劇的力量。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我的推介: 《今日城》   全劇分為六個片段,以街坊小人物的角度、旁敲側擊,竊聽他們對政府強行搬首都政策的心聲︰遙遠的國度,第拾壹方案正式通過-新都《今日城》不日落成,一聲令下立即上馬,全民大遷徙蓄勢待發。全城熱話,正反陣營,壁壘分明。在人人都是鬼的大時代,到底是棄城自保,還是堅守陣地?去還是留?「犧牲小我,完成大國」,是否我們剩下唯一的選擇?   演出團體:一路青空 編劇︰Alexandra Wood 導演︰張銘耀、陳煦莉 演員︰韋羅莎、張銘耀、歐珮瑩、邱頌偉、梁浩邦、蘇育輝 日期:本月25日至10月4日 地點: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2015-08-28

「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壯如山呀!」這首歌曲相信很多人都有聽過,阿里山是否因為這首歌,變得更加有名,真的不得而知,阿里山的姑娘是否特別美,也屬見仁見智,不過阿里山的部落文化,確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幾年前到過阿里山一次,參天神木,綠蔭步道,加上色彩多變的日出美景及雲海,的確讓人像置身仙境一樣。上個星期再次到訪阿里山,不過並不是直攻山頂,而是住在半山腰的一條村莊,跟當地的原住民族作文化交流。 台灣在漢人移居之前,已經住有很多不同原住民族,資料顯示,原住民族在台灣已有大約八千年歷史,現在台灣有約16個原住民族,人口約有54萬,佔台灣總人口約百分之二點三。比較為人熟悉的有阿美族、排灣族及卑南族等,較早前香港上映的電影則是關於賽德克族。一些香港人很熟悉的藝人包括羅志祥、張震嶽及蕭敬騰就是阿美族,張惠妹就是卑南族。每個原住民族都有其語言及獨有文化,而我這次到訪的是阿里山的鄒族,藝人湯蘭花就是鄒族人。 鄒族在台灣的人口只有幾千人,主要居住於嘉義縣阿里山鄉及南投縣一帶。我們從嘉義火車站乘搭巴士出發到阿里山,約一個多小時,抵達半山腰,下車後再從岔路一直往下走,因為這段路是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如果走路的話,我想大概1小時吧,不過我們自行徒步約半小時,在當地一間很有特色的餐廳吃晚飯,還未真正踏進我們的目的地「山美」,就先品嘗當地美食:烤肉、竹筒飯、地瓜、野菜。然後當地村民駛來小型貨車,我們一行人坐在後面的貨斗,乘風而去。 住進當地的部落教室,這裡有一個小小的課室、辦公室、活動室,廚房廁所及浴室,麻雀雖小但設備齊全。我們就在活動室用睡袋席地而睡,每天就在教室旁的小型社區中心,跟村民上戲劇課,晚上就和他們聊天交流,唱歌學跳民族舞蹈,加上台北藝術大學約廿個大學生,剛好同一時間在教室內與當地小朋友上藝術課,大家午餐跟晚飯都是一起吃,由部落的大學生負責煮食,過了5天很簡單的生活。 這裡由於沒有中學,當小朋友長大要唸中學大學,就得離開村莊,當地文化教導年輕人,不妨到外面世界去闖,但不要忘記自己的家鄉,有機會得回來貢獻,所以每年暑假,有些在城市唸書的大學生,都會回來替小朋友補習,服務社區。我們教課的對象是大學生,後來連小朋友也加入,主要都是訓練他們如何運用身體,如何交流,以及一些簡單的戲劇遊戲。鄒族人跟其他部落的人有點不同,就是他們都比較內斂,不太喜歡表達自己,但願意接受新事物,喜歡學習,上課時他們都很投入,跟他們上戲劇課,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 我的推介: 《裸「言泳」無邪》 作品改編自陳冠中《香港三部曲》。三個故事發表時間為1978、1999及2003年,以三個小人物所遇的人和事,揭示過去部分香港人的深層心理。浪人劇場將小說重新拆解,結合文本、音樂、音效、舞蹈及錄像等劇場元素,拼貼成「詭異」音、形。 演出團體:浪人劇場 原著:陳冠中 改編、導演及服裝設計:譚孔文 戲劇文學指導:林克歡 演員:黃呈欣、馮志佑、勞燕、歐芷菲、賈亦勤、呂沅蔚 日期:9月25至27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2015-08-21

經常有人會問,為甚麼不將舞台劇錄影後,製成光碟出售,戲劇人總認為觀看錄影跟現場會有很大分別,這的確是事實,不過,最近看了幾個外國的錄影製作,讓我有一點改觀。 入到劇場,坐在觀眾席上,台上演員跟幕後的一舉一動,都是與觀眾直接交流,看著一個活生生的演員在你面前,跟隔了一個銀幕感覺很不同,現場的燈光效果,經過鏡頭過濾會有一點失真,因此劇場有其獨特性。 最近香港引入幾齣外國著名的劇場作品,由英國的National Theatre Live(NT Live)製作,質素之高,令人驚嘆。負責製作錄影的導演,明顯經過一番思量,由於不能中斷演出,也要考慮不能太影響現場觀眾欣賞,多部攝影機擺放的位置也經過精心設計,事前也要作多次彩排,到真正演出時,可以想像,導演猶如指揮大型綜合節目一樣,即場調度及選擇要那一個鏡頭。看了他們幾個的製作,現場感的失真度都不高。 香港有院線引入幾個精采的演出在戲院播放,包括《科學怪人》(Frankenstein)、《慾望號街車》(A Streetcar Named Desire)、《人鼠之間》(Of Mice and Men)。這些演出,未必有機會來港,單看錄影,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滿足。尤以《科學怪人》,富有震懾的演技及舞台效果,班尼狄.甘巴貝治 (Benedict Cumberbatch)在出場時,獨自在台上扭動幾分鐘學習站起來,嘆為觀止,在香港絕對沒有這樣的人力物力,製作這般大型演出,因為香港根本沒足夠的觀眾量,票房收入不能支撐高昂的製作費。 《慾望號街車》及《人鼠之間》皆是有名的作品,前者仍在上映,後者則在9月開始播放。兩個演出,同樣非常有戲味,演員的演技同樣精湛,他們都屬力量型演員,很有爆炸力及感染力,並且大都同樣是荷李活演員,拍過不少電影。《人鼠之間》其中一位演員克里斯.奧多德(Chris O’Dowd),高頭大馬,飾演輕度智障可謂絲絲入扣,令人生憐。 觀賞錄影另一個好處是附以英文字幕,《人鼠之間》演員獨特的口音以及俚語,假如在現場觀看,肯定大部分的台詞也聽不懂。不過看錄影,觀眾會失去些少的自由意志,即觀看舞台劇,觀眾可以根據自己的視點去欣賞,相反通過鏡頭,就會由導演決定觀眾要看那一位演員的大特寫。但無論如何,我們不用跑到外國,也能欣賞劇作,實在是觀眾之福。 NT Live未來陸續仍有巨獻,年底香港將會播放《深夜小狗神秘習題》(The Curious Incident of the Dog in the Night-time),這本曾獲得多項文學大獎的小說我也看過,故事圍繞一位自閉天才少年的偵探故事;除此之外,還有令人十分期待的《王子復仇記》(Hamlet),這個作品不用多介紹,此劇現正於倫敦上演,主角是演《科學怪人》的班尼狄.甘巴貝治,據報道,十萬張預售門票在開售當天即搶購一空,香港觀眾不用排隊也能欣賞,多麼幸運。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我的推介: 《祠堂告急》 祠堂到底有多急?地產商響應香港經濟發展決定買鄉地,拆祠堂,改建成為商業城。黑道大佬誓必力保祠堂,以身犯險,一場祠堂大戰即將展開!加上搞風搞雨的區議員;見錢開眼的水貨大哥;癡心情長的青梅竹馬……眾人扮鬼扮馬,你瞞我瞞都只求一個安樂窩。實行大細「祠堂」都要保,自己祠堂自己救! 演出團體:iStage及劇道場 編劇:陳小東      導演:劉浩翔    演員:劉浩翔、歐錦棠、鄭至芝、萬斯敏、楊英偉、魏沛林、陳小東、施瑋延   日期:9月3至6日 地點: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2015-08-14

蘇格拉底(Socrates)是古希臘的哲學家,金寶湯不是指商品,而是普普藝術運動先鋒安廸華荷(Andy Warhol)代表作的icon,當哲學家遇上藝術家,會有甚麼樣的火花? 哲學對普遍人來說,是沉悶難明,也質疑為何有人會跑去唸哲學,第一個問題首當其衝:「唸完可以幹甚麼職業?」對,唸哲學注定不會名成利就,但如果沒有,過去這些偉大的哲學家,提出思考生命的課題,追求真理,人可能跟動物變得沒有兩樣。藝術同樣對很多人來說,是高深,不能維生,只能以玩票性質心態對待,是不切實際的課題,但假如沒有藝術家,世界又會變得如斯枯燥乏味,沒有靈魂。 哲學再加上藝術,相信會讓很多人避之則吉,感到頭痛,但《當蘇格拉底遇上金寶湯》這本書,作者何卓敏利用深入淺出的語言,帶讀者漫遊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導賞世界級的藝術大師作品。當中的藝術家,就算你較少到訪博物館或藝術館,都應該略有所聞,包括西班牙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達利(Salvador Dali)、法國雕塑家羅丹(Auguste Rodin)、荷蘭後印象主義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法國印象派大師莫內(Claude Monet)、生於意大利涉獵多個範疇的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還有西班牙藝術家畢加索(Pablo Picasso),以及美國藝術家安廸華荷等等。 作者以有趣及聰明的方式,透過兩個分別唸哲學及藝術的朋友的對話,在傾談中帶出在參觀藝術作品過程思考的問題,由於二人像朋友的談話,段落間容許思想跳躍,不受制於寫文章時段落間的起承轉合,有時候一方提出問題,另一人可能只簡短答一兩句,每段對話都不是長篇大論,也沒有難明的理論,但脈絡清晰,讓讀者在閱讀的時候,很容易跟隨。最重要,是作者用很淺白字句及例子解釋,讀畢這本書,像遊走了世界不同博物館,更加理解每個藝術家的背景,更懂得欣賞有關畫作的精髓之處,了解創作過程,精神及心靈都得到很大滿足。 喜歡書中引用很多名人,以及她自己對藝術的觀點,都是一語中的,包括:「藝術是人間傳達感情的手段」,「藝術作品是喚醒心靈,體驗現實背後的精神實質」,「藝術應當是關心現實問題,探索如何喚醒良知,改造世界,打動人心」。 也有發人深省的哲理句語:「人是要跟隨自己走、走出自己並超越自己」,「美並非事物本身,它只是存在觀賞者的心裡」,「流行文化激起我們的消費慾望,使得我們積極主動迎合」。 即使你對藝術或哲學一竅不通,但假如你對以上藝術家的創作歷程或其作品有丁點興趣,這絕對是一本很好的入門書籍,讓你更親近藝術。對於我們做藝術創作,更加是有刺激作用,當中提出值得思考的問題,讓人回味。 書本唯一美中不足,是部分版面上的編排,引述的畫作雖佔一版的篇幅,卻縮得很細小放於中央,讀者不能同時仔細欣賞細節。 我的推介: 《灰闌》 一個卑微的婢女,在戰亂之際,把國君夫人逃亡時留下了的獨生子拾回來撫養。怎料,夫人卻在幾年後回來,要取回兒子。決定誰是親母的方法,竟然是在地上用粉筆畫一「灰闌」,看看誰能把孩子扯出來? 用力扯,小孩就會斷臂,你忍心嗎? 演出團體:7A班戲劇組 原著: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 翻譯、改編:一休 聯合導演:一休、陳正君 演員:葉進、陳文剛、阮煒楹、陳健豪、梁翠珊、蘇育輝、羅松堅、吳鳳鳴 樂師:鄧宇廷 郭子健 日期:本月14至16日 地點: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2015-08-07

四年前,在一個廟會上,偶遇一位聽障機構的負責人,閒聊之下知道許多聾人對舞台表演很有興趣,可惜苦無平台及機會。一直以來,都希望藉戲劇,發生更多的可能性,與不同團體合作,就是發揮無限空間的可能。 透過這位朋友,有機會與更多殘障協會及組織接觸,發現不單只健全人士與殘障人士很少機會溝通,就連不同的殘障人士之間,亦缺乏溝通的渠道,當年討論,坊間有由視障人士組成的藝團,有聽障人士組成的劇團,也有殘障人士組成的舞蹈團,既然我們想創造,就做一些別人未做過的,於是便提出,組織一個劇團,集合不同能力人士,包括視障、聽障、殘障、精神病康復者及健全人士,讓殘障人士展現與建立他們的才能。 「無障礙劇團」的成立,是讓不同能力人士,都有平等接觸藝術的機會,發揮其所長,以生命影響生命。憑這個意念,撰寫計劃書,2013年獲勞工及福利局的社區投資共享基金資助,有關資助隨著今年9月完成總結演出後結束。 過去兩年,透過超過100節的「戲劇訓練」課堂、培訓超過70名殘障及健全人士,我們也帶領幾十個學員到不同學校演出及分享,也讓學員到老人院舍及盲人機構做義工,當中經歷不少困難,一切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既然劇團運行了兩年,雖然政府的資助完結,我們也不想計劃壽終正寢,因此希望藉助大眾的力量,在網上的眾籌網絡Fringebacker籌款,希望籌得部分基本營運資金,讓「無障礙劇團」繼續發展,每人只要捐助很少,但積聚的力量就㑹很大。有興趣的朋友,可到Fringebacker的網站,搜尋無障礙劇團,就可出一分力。 這個計劃,自己一直都是以義務身份推動,雖然得到很多協作團體幫忙,但總不能全部單靠義工營運,一些基本開銷例如手語翻譯、租用復康巴、租用場地,以及演出的製作費等等,都是開支,所以希望能結合眾人之力,將計劃延續下去,長遠希望他們能夠自負盈虧地運作,靠著演出的經費,與更多人分享他們的故事。 每次演出,我們都很希望帶出一個訊息,就是人皆有障礙,每個人都有要面對的困難,但個個也有才能,假如身體有殘疾的人都能夠堅持,能夠跨越自己障礙,健全人士還有甚麼藉口說不?我們深信,生命的確能夠影響生命。 今年9月,40位不同障別及健全學員,將會共聚舞台,一同演出大型共融舞台劇《星圖》,現在他們正密鑼緊鼓地排練,除了幕後一眾專業設計師義務參與之外,有機構義務製作道具,有機構則義務製作服裝,也有幾十名學生及機構員工,在前台及幕後當義工,打點一切,我們期待每名學員也能透過舞台,自信地發揮光采,也期待你們前來,欣賞他們的努力。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我的推介:《星圖》 阿歷在爺爺的遺物中,發現了一張尋找絕世仙丹的古老地圖,於是阿歷與一眾好朋友:大舊、巫婆、小虎妹及阿B,開展了奇妙而驚險的尋寶之旅。他們經過娥魔拉星、七姊妹星、蟲洞、冥河………大家最終能否取得仙丹,平安回家?夥伴們能不能追尋到自己的夢想? 主辦:糊塗戲班 演出:無障礙劇團 編劇:黃兆輝 導演:陳文剛/黃兆輝 作曲:Frankie Ho 舞台設計:徐碩朋 燈光設計:鄧煒培 服裝設計:梁健棠 音響設計:韋韶江 日期:9月5及6日 地點:元朗劇院演藝廳  

2015-07-31

香港的戲劇文化雖仍未能與世界接軌,但近十年確實也有很大發展,然而,戲劇人的專業並未得到社會的肯定,不少舞台劇工作者一直以收入及付出極度不成正比的情況下,默默耕耘,如何進一步推動劇界發展,是同業極度重視的工作。 由專業舞台劇工作者組成的嶄新戲劇組織——「香港專業戲劇人同盟」,最近成立,會員有大家較為熟悉的劉雅麗、潘燦良、莊梅岩及彭秀慧等等,而我則是幹事之一。這個組織成立目的是團結香港戲劇藝術工作者,確立專業的同時,鼓勵業界不斷追求卓越,以及為業界爭取權益。 「同盟」籌備超過一年時間,訂立多個工作方向,包括會定期舉辦沙龍及研討會,就戲劇發展交流;安排海外交流及考察,以及舉辦工作坊;推動政府完善文化政策:包括重新檢討現有撥款機制,審視現有的資助期太短,以致藝團難以作長遠規劃的問題;確立同業互相評審的機制,以作監察;推動如何發揮有戲劇特色的場地運用;以及研究確立業內的薪酬標準,並委託學者,調查業界的薪酬現況。 最近組織就業界的薪酬完成初步調查,受訪的400名同業中,幾乎全部都投放大部分時間於戲劇,可是在戲劇的收入卻只佔個人收入很小部分,令同業不得不另覓兼職,例如教學或其他拍攝工作,幫補生計,造成這種情況,負責主辦戲劇節目的政府要負上很大責任,因為就算他們批出的資助,也只是以補貼的心態來支付戲劇人的薪酬,小本經營要自負盈虧的製作,更加就不能提供合理的薪酬。 這個問題,涉及政府的文化政策,我常說,政府應該改變由資助的心態,改為視作投資的心態,畢竟戲劇文化是社會的重要精神文明,就如教育一樣重要,不能以撥了些少資源,就當交了功課一樣。 「同盟」的成立,最重要是為香港戲劇工作確立「專業」;參與制定文化政策,推動香港專業戲劇的發展,確立戲劇藝術在文化領域的重要性,以及捍衛創作自由。
「同盟」轄下設立多個小組,分別在專業發展、文化政策及權益等方面,推展不同工作。會員目前由舞台劇界編劇、導演、演員及設計師組成,現正研究逐步拓濶至戲劇藝術行政、戲劇教育及後台管理人員。 香港舞台藝術在香港中西文化匯聚的獨特環境下,經歷多年的洗煉,部分製作水平比起外國的絕不遜色,可惜香港一直未有具視野及宏觀的文化政策,在觀眾教育及政策上,都落後於鄰近地區,加上最近政府委任毫無藝術文化背景的劉江華及栢志高,分別出任掌管文化事務的民政事務局長,以及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行政總裁,令人擔心,香港的藝術文化發展會進一步滯後。 在香港,要營運劇團,要做獨立戲劇人,絕不容易,要團結大家,額外投放時間幹實事要付出很大努力,但無論如何,知其不可而為之,作為戲劇人,就要負起推動香港舞台劇發展的責任,但願我們能夠作出些微貢獻,做出些微的成績。 我的推介: 《天使撻落新.都城》 黑色寓言喜劇,天使話:乞食可以致富,兼做皇帝,你制唔制? 主辦:團劇團 原著:《AN ANGEL COMES TO BABYLON》 Friedrich Dürrenmatt 改編:潘惠森 導演:陳淑儀 演員:黄呈欣、尹偉程、潘劍秋、梁浩邦、黄釗鑫、宋本浩、吳銳民、劉曉樺、林映清、李煥林、余詩穎、李倩宜、郭芷君、黃思緣、袁曉敏、賴殷信、蘇志煒、黃逸熹、劉文華、張家希、溫苑豪 日期:8月21日至9月6日 地點: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  

2015-07-24

每一個舞台劇演出,前期監製工作,要由一年甚至兩年前開始,而在演出前的至少半年,會是相當忙碌的階段,特別是後期的宣傳及票務等工作,正式上演的時候,演員及後台人員忙碌準備,監製組的前台行政功夫也不少。 前台要做好一切布置的工作,安排攝影及錄影,票務預備好所有訂票及找續的零錢,場刊及問卷的派發,有時候也要在場刊中加插其他劇團演出的宣傳單張,這些勞動力密集的工作,全部靠前台同事負責。在剛過去的演出《笑の大学》,為了讓前後台人員有更多休息時間及聚一聚,我們甚至負責預先準備湯水及晚飯,免卻大家捱飯盒之苦。 每次演出,團隊合作精神很重要,大家各自在崗位上做好自己工作之餘,還會互相幫忙,才不致各自為政,互無關係,因此演出後拆台及執拾的任務,不單止由後台人員負責,前台眾人也會一起群策群力。在此,我必須衷心感謝這次演出的每一位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及攝影師們,特別在前台幫忙的眾兄弟姊妹,大家不計較地付出,為我肩分不少重擔。  每一次演出,獲得觀眾的讚賞及欣賞,自然是多月來辛苦的最好成果,尤其是找到知音人。《笑の大学》為觀眾帶來很多歡樂,劇場的笑聲的確很澎湃,但此時此刻,再看此劇,愈看愈心痛,這根本就是一個悲劇,只是有笑料的包裝。有觀眾跟我們分享,看最後的兩場戲,眼淚不期然流下來,審查官代表著制度及權力的打壓,劇作家雖然被同儕誤會瞧不起,但仍堅持用自己的方法生存,實現自己所信及所愛的事。無論在社會甚麼崗位,都可能會面對這些問題,重要是以甚麼的心態及信念去面對。 這次演出算是在有驚無險中完成,首演當天遇上8號風球要取消演出,雖則無奈也要接受,慶幸我們有兩星期演期,可以有空檔補演一場,可惜有些觀眾只有首演的日子有時間,錯過了演出。另外,在第十二場的演出,亦即最後一天,也發生一段小插曲,當時演出接近尾聲,故事發展到最凝重的時刻,台上兩個角色沉默對望時,突然響起電話鈴聲,劃破靜寂的空間,那位觀眾很快按掣,當演員繼續說出一句台詞,同樣的電話又再響起,已見演員們沉著氣,繼續演下去,當再說一句台詞時,電話竟第三度響起,此時演員請求那位觀眾,何不先把電話關掉,這位觀眾最後稍事離場處理電話,結果整個演出,在最緊張的重要時刻,突然中斷,真有點可惜,演員要求觀眾給予三十秒時間,投入狀態,繼續演下去。 劇場內的電話鈴聲,以及檢查短訊時發出的光芒,不單影響觀眾,更重要是影響演員情緒,令他們分心,結果也影響演出,到頭來觀眾同樣受惡果,所以懇請觀眾,進入劇場前,為自己為他人著想,一定一定要關掉手提電話,絕對不能使用。 我的推介: 《神勇第二夜》 在哈哈笑村中,人人都互相分享,有禮待人,村民總是面露笑容。可是邪惡的大巨人討厭笑面,決定要偷走,令他們終日木無表情,變得自私自利。幸好勇勇因為要照顧爺爺,笑容才沒有被偷走。 爺爺指出要破解魔法便要到山上取得一朵神秘之花。勇勇憑著勇氣和愛出發拯救村莊,卻遇上「沉迷遊戲村」、「扭計村」、「污糟村」。究竟勇勇可否成功找到神秘之花,並拯救各條村莊的大朋友小朋友? 演出團體:普劇場 藝術總監:陳永泉 編劇:陳小東 日期:本月30日至8月2日 地點: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2015-07-17

劇場演出的票務安排,比起電影複雜好多倍,觀眾看電影只要即日到場在票房購票,但由於劇場演期有限,一般只是一星期或兩星期,因此很靠觀眾預先訂票,在公演前的票房成績,幾乎定下這個演出的生死,因為只有少數觀眾在當天才購票。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作為一個舞台劇監製,監察銷情是重要工作。很多劇團都會在演出前兩到三個月推出預售門票,並提供早鳥優惠,希望早些確定銷售情況,再制定宣傳策略,觀眾愈早訂票就愈好,因為劇團便不用再花精力額外宣傳救亡,也可以安心做創作。 對劇團來說,一切的經濟壓力都要一力承擔,例如早前8號風球,我們上演的《笑の大学》首演,要被迫取消,場地的租金不能退回,但門票卻要我們一一退回給觀眾,幸好我們有演期空檔可補演一場,但仍有部分觀眾時間配合不了,最終以退票告終,損失收入。觀眾是顧客,我們會承擔,即使是打風天災,也只好以服務為先,但租場地演出,我們是顧客,場地卻甚麼也沒有補償,是多麼的無奈。 預先跟劇團訂票,就要處理付款的問題,劇團會要求觀眾先在銀行過數,然後將入數紙電郵給劇團,因此有大量對數、分票等人手工作,這是票務及監製要面對的問題,有時候觀眾漏填一些資料,或者對數紙上不註明姓名、聯絡方法、訂票數目及訂票日期等等,我們便要像福爾摩斯一樣,偵查估計,才能將所有數額對準,確實花去不少精力及時間。 除了這些工作,面對客人也會遇到不同問題。今時今日,甚麼行業都要講求服務態度,有良好的服務,顧客才感到消費得宜,心甘情願地獻上金錢,買貨物或服務。 不過,不知是香港的觀眾奇特,還是香港的投訴文化愈演愈烈,最近有另一劇團的監製,在演出期間,收到很多觀眾的電話查詢,內容極之無理,可謂十分荒誕。例如有客人問公演當天生病,手上的門票可否退款,那位監製朋友說不可以,因為已經過了公演日期,客人卻說可提供病假紙,為甚麼不可以?結果當然是不可以退款,真想不到有人會認為病假紙,可以有這樣的功能。 他的另一些遭遇也是匪夷所思,有觀眾致電,很有霸氣的問:「你給我一個理由,為甚麼只剩下『單丁』位置?」,也有觀眾用劇團的訂票確認電郵回覆,寫道:「你給我一個理由,為甚麼仍未確認我的訂票?」也有客人明明是自己搞錯,卻對人報以污言穢語侮辱。 顧客至上,當然是應有的服務態度,我們也會盡力滿足訂票觀眾的要求,幸好我們遇到的觀眾都講理有禮,較少碰到橫蠻的觀眾,希望觀眾們明白,劇團只得一至兩人負責這個沉重及艱辛的工作,也請多多體諒,每位觀眾都記著自己的訂票日期及資料,訂票時一切寫清楚,出錯機會就會低好多。 我的推介: 《活.在香港》 由演員集體創作,以香港生活為主題,從衣食住行出發,透過三個月的觀察,抽取日常種種生活片段,摒棄語言,用身體展現香港百態,譜出生活在香港的狂想曲。他們會以輕鬆幽默的方法表演,務求令每位觀眾從笑中反思,共同尋找屬於香港人的共鳴。 演出團體:同流 導演:鄧偉傑 創作演員:林子傑、林芷沿、劉亭君、岑君宜、唐曉楓、趙伊禕 日期:本月23日至8月8日 地點:同流黑盒劇場  

2015-07-10

人不能獨立生存,而且亦沒有意思,要與其他人共處,就會有很多的學問,在社會的架構中,則有更多的規範要遵守,如何在規則中,達成目的可能需要很多的妥協,如何在不失自我中堅持自己的信念,是一生的學習。 在家中,可能有來自父母或者伴侶,跟你說應該怎樣,要做甚麼;在公司內,上司會跟你說要這樣那樣;在社會裡,政府也會有很多的規條要守,總言而之,每一天,你總會收到很多的「要求」。有些是合情合理,有些是毫無理由,但由於身份位置,不得不接受。 作為「戲劇人」,接觸特別多的劇本,於是有很多機會體會不同處境不同人物,較容易有同理心之餘,也可以從劇本的人物中學習,學會易地而處,也學會如何應付不同境況。過去多年,有幸接觸不同類型的好劇本,有本地的創作,也有外地的作品,而《笑の大学》更是我其中的最愛,今年七度公演,未包括現還在文化中心上演的12場,過去已經累積演出超過50場。這個演出,由2009年首演到現在,經歷過許多艱辛與歡樂,由最初在排練室試演,與前輩們分享意見,到去年與軟硬合作,我每一次看,仍然會笑,仍然會感動,仍然會痛…… 痛於看到堅持自己的創作,也要委曲求存,正如劇中的一句對白:「一個社會唔能夠自由上演話劇係好奇怪」,就如新加坡少年余澎杉批評已故總理李光耀,也落得被收監,被認為精神有問題的下場,政府害怕人民的聲音,人民自由的意志,不得不利用更重的規條箝制。 《笑の大学》中的劇作家椿一,勇於挑戰強權,但又不會只顧硬碰,為了堅持自己所愛的,不斷想盡辦法在迎合之餘,又不失自己所相信的一套,不卑不亢,最終連鐵石心腸的審查官也能融化。可是在現實生活中,假如有一天,我們要面對這種審查制度,無論是在創作上,無論是在言論上,我們又能否遇見敢言堅守自己立場的人?又或者敢於打破藩籬的政府官員呢? 深深佩服編劇三谷幸喜先生,設計一個如此簡單的處境,透過二人共處一室,卻能發展出針針見血的對白,抵死好笑之餘,卻又發人深省。可能是我們戲劇人的多疑多慮,但不得不承認,我們現在享有的一切自由,並非理所當然,也並不等如可以一直擁有下去。趁現在仍然擁有時,絕對要珍惜,趁仍未失去之前,也要好好捍衛,絕不能等待一天醒來,發現沒有時才掙扎,到時一切已經太遲。 我的推介: 《維港乾了》 李元務一生以海為伍,當過海員、碼頭水手,終於回歸陸地退休。重投生活,以為可以享享清福,誰知兒孫們的生活問題逐漸變成他的問題,直到那天,維港乾了! 李元務要為這「大件事」有所行動,但港人卻仍被自身的問題困擾,淡然對待天 災降臨。面對這種麻木,面對家人的冷淡、社會的荒謬,以及各種不可思議的決策,李元務的世界也慢慢乾了。 演出團體:香港話劇團 編劇:龍文康 導演:馮蔚衡 主演:周志輝、文瑞興、陳煦莉、陳嬌、郭靜雯、林澤群、張紫琪、張雅麗、鄭國偉 日期:本月11日至26日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07-03

常說香港土地資源匱乏,要談保育好像特別奢侈,在黃金地段保存珍貴歷史建築物,更加像是不吃人間煙火,且看鄰近國家新加坡的經驗。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早前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舉辦了一個「文化領袖論壇」,邀請香港及世界不同地方的藝術行政工作者,分享經驗,聽了一位來自新加坡的講者,講述其活化當地多所歷史建築物的歷程,令我印象特別深刻,也深切地被他對藝術空間的熱誠及熱情所打動。 這位新加坡人吳漢林先生,對香港人來說未必會聽過他的名字,但他改建的舊歷史建築,相信不少人到當地旅遊時會去過,當中包括在著名的萊佛士酒店(Raffles Hotel)附近的「讚美廣場」 (Chijmes),由一間女修道院,部分地方搖身一變成為集潮型食肆、酒吧及商店的好去處,每次去新加坡,我都喜歡到那裡逛,除了一些有精緻小手工的商店,偌大的露天廣場,哥德式的建築,都讓人有如置身歐洲的感覺。 另外,經他打造的藝術空間,還有由舊國會大廈改建而成的「藝術之家」(Arts House),以及在克拉碼頭(Clark Quay)那座五彩繽紛的舊警察總部等,這座舊警察總部,現在成為文化及新聞部門的辦公大樓,地下則全是藝廊,展出及售賣不同類型的藝術品,我曾到過遊覽,遊人雖然不多,卻是很舒服的空間,加上外牆的窗都漆上不同顏色,特別令人注目,現在這些古老建築,都充滿文化藝術氣息。 吳漢林在十多年前獲新加坡政府委任,負責將接近二百年歷史的舊國會大廈改建,成為一座集視覺藝術、電影、音樂、舞蹈及話劇演出的「藝術之家」,他說當年接手計劃時,滿以為有充裕資金讓其發揮,怎料卻得靠自己籌募經費,於是四出遊說,碰過一鼻子灰,最後贊助商出現有如天降橫財。他去年則獲當地一個地產發展商,贈予一座停車場,讓他打造成面積一萬三千平方呎的藝術空間,有展覽有演出,當然改建的經費要自己想辦法,可以想像單是裝修費用已經是價值不菲,好奇如何籌募大筆資金,他說,只要相信自己所做的是為社會好,加上有往績,自然會吸引到有人願意協助,他這種心態,雖然好像有點望天打卦,自我安慰,卻又是不錯:只要相信。 能夠順利推展這麼多項目,新加坡政府的政策是很重要,除了當地政府重視保育外,也致力支持文化藝術發展,發展商如果將一些用不著的地方,免租給文化藝術團體,可以免交部分税項,確是雙贏的政策。香港保育政策相對落後,不少歷史建築已經成為博物館圖片,要將歷史建築改成文化藝術空間,需要多個部門協調,在現有三不管的政策底下,香港要活化更多像樣的文化藝術空間,似乎是太過奢望。 我的推介: 《輪上。心更清》 身邊人每天以逐格重播的節奏,公式地按着既有軌跡掠過,盲目地走向那似有還無的終點,卻似乎全都遺忘了,原是最動人的心靈景緻。一次意外,卻令「她」有重新選擇的機會,下移了慣性的視平線,坐着竟能看穿雲霧,開始感受到旁人近物中那種種細膩,驚覺要尋找的其實一直都在! 透過戲劇及裝置藝術,與三位健障輪椅朋友合作,近距離演活出真實故事,邀請觀眾齊來遊歷這段笑淚共融的人生旅程。 監製、編劇、導演︰余玉華 演員︰史泰龍、余玉華、羅民健、許毓青、何偉強 裝置創作︰CarmanPetite 日期:本月17至19日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賽馬會黑盒劇場

2015-06-26

西九文化管理局及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最近不約而同舉辦了一些研討會及工作坊,在出席時候,才發現,原來香港有那麼多藝術行政工作者。 西九舉辦的講座分享會,台上分享嘉賓來自世界各地,台下則坐了一百多位不同界別的藝術行政人員,讓我感到在這一行,並不孤單,很多人在不同領域努力工作,推動本地的文化工作。 至於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的「文化領袖論壇」,同樣邀得來自香港及世界各地的藝術行政工作者,分享會集中討論的其中一個焦點,是如何為藝團或藝術家籌募資金,這一項確是每位創作人及藝團,面對最大的挑戰。 相對外地,香港政府投放於藝術的資源,可說是杯水車薪,亦沒有通盤及高瞻遠矚的文化政策,藝團及獨立工作者,在政府保守的「分餅仔」政策下,各自單打獨鬥,默默工作,力量相當分散。至於私人企業的贊助,主要集中在最大型的團體,很多在掙扎求存的藝團及藝術工作者,沒這樣的人力物力去叩門,只得望門輕嘆。 政府較早前宣布,將撥款三億元推行一項新的「藝術發展配對資助試驗計劃」,主要是為本地藝術團體籌得的私人捐款及贊助,提供配對資助,每個項目的資助額上限是三百萬元。其實政府幾年前開始推出一項名為「藝能發展資助計劃」,當中的「躍進資助」概念,都是鼓勵藝團或藝術工作者,向私人籌款以作配對,即藝團籌得若干金額,政府則相應配對資助。 當年了解過這個計劃,政府要求藝團在資助年度,做一個必須要用盡所有資金的計劃,例如製定一個為期兩年的項目,並訂下在兩年內如何使用籌得及政府配對的金額。當年政府的理念,是希望扶助有潛能的藝團,藉這個計劃更上一層樓,並且脫離政府資助,成功自己上路。 如今政府計劃再撥款3億元,推出「藝術發展配對資助試驗計劃」,並指出主要支援已完成兩輪「躍進資助」計劃的藝團,這樣會否違反當初的理念?另外香港九大藝團等亦合資格申請,並建議這些團體在使用配對資助方面不設時限,難怪在立法會審議的過程中,有人提出計劃只會令富者愈富。 文化藝術屬於一個地方的人文精神面貌,政府投放資源,不是資助,是社會的一項投資。現在政府增撥資源,是喜訊,政府扶助大型團體代表香港,亦無可厚非,業界也不是期望以分餅仔方式,或者甚麼「公平」對待,只是涉及巨額的新資助計劃,目標又只是大型團體,香港大團與中小型藝團的資助額,有著很大的距離,推展這個新計劃後,距離會愈拉愈遠,藝團更容易出現斷層。如何讓整個文化藝術界健康發展成長,政府確需要通盤考慮。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我的推介: 《廢坑的黃色笑話之條鐵是這樣煉成的》 故事從一間多人合租的天台劏房開始。因為一件突發的社會跌橙事件,令這裡本來安排好的休息秩序產生了混亂,透過不同背景年齡性別的租客碰面、嗌交、談心、唱遊等不同表演形式,呈現79天後香港人的正常生活。 演出團體:三角關係 創作及演出:徐羨曾、馬志豪、譚國明 編劇及導演:馬志豪 演員︰黃如妹 日期:本月28日 地點: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2015-06-19

一生人,一般享有3個25年,能夠有4個25年,相當不簡單,而「糊塗戲班」竟不經不覺陪伴我走過一個25年。今年是劇團的銀禧紀念。 最初成立,與在中文大學認識及一同搞戲的「戲劇發燒友」,在沒有甚麼目標下創立,為的很純綷,就是可以延續我們搞戲的好日子。在沒有任何壓力下,最初幾年,靠參加當時的市政局《戲劇滙演》而踏上台板,幸運地創團的最初幾年,連續幾個劇都在滙演得到認同及獎項,慢慢我們就有膽量自負盈虧地演出,雖然產量不多,一年一戲,已足夠我們過足戲癮。 年復一年,每次搞戲,一眾台前幕後努力撥電話呼朋喚友買票,慢慢下來,心裡開始有一個疑問:「何故要花那麼多金錢及時間?到底我們搞戲是為了甚麼?」 「到底我們搞戲是為了甚麼?」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腦中,我一直在找答案,我明白到,花了那麼多時間在這個「興趣」,要嗎放棄不幹,要嗎就做得更加好,而要跨進一步,惟一出口,就是由業餘走上專業的道路。 結果,在2007年,我們決心將「糊塗戲班」轉型,先由受過專業戲劇訓練的陳文剛加入,成為劇團首位藝術總監,並邀請更多不同的專業人士參與,自己在公餘投入更多時間。從那年開始,劇團的製作量開始倍增,一年有四至六個演出,堪可媲美職業劇團,製作亦屢屢獲「香港舞台劇獎」。 到了2011年,我更毅然辭掉全職,轉為自由身工作,目的是有更多時間及彈性,投入劇團工作。這次為的,是一個使命。戲劇不僅只是興趣,它應該是有其使命,我不是「玩」話劇的。 每次的演出,深深體會戲劇的力量,完場後,看見深受感動的觀眾,過後的留言及交流,理解到戲劇對他們心靈的感染力,更加確定,戲劇是影響生命的工作。 在這幾年的轉型當中,也吃過不少苦頭,嘗過連續幾個演出都虧本六位數字,劇團「一鋪清袋」。2013年,獲「社區投資共享基金」資助,成立結合身體殘障者、視障、聾人、精神病康復者及健全人士的「無障礙劇團」。透過戲劇訓練及演出,將「舞台」還給本來有天賦及對戲劇有興趣的人,我們絕不是「幫忙」,也不是「施予」,而是「互相學習」,「互相影響」。長遠地我們希望這個劇團能夠由團員營運,透過到社區及學校巡迴演出,自負盈虧,達到助人自助,更加希望能夠有人捐出地方,建立無障礙劇場,讓他們長期公演。假如各界有興趣參與,捐人捐錢捐物資也無任歡迎。 我們希望藉戲劇,啟發更多人,豐富更多人的生命,戲劇是在生活裡頭,不是曲高和寡,而是讓人對生命有所頓悟。戲劇這條路,絕對不容易行,一日能夠自由地走下去,仍是樂意去走,為的很簡單,希望能夠繼續,為舞台,為世界,發一點微亮的光。 我的推介: 《Alone》 又再一次……張開眼,我看見她……握著手槍的手在顫抖……砰……眼淚流向她在微笑中的唇邊……我又再一次合上眼睛……《ALONE》的前身《0》首演於2011 年,並於2012年被翻譯成日語,在日本東京上演。   演出團體:香港話劇團 編劇:邱廷輝 導演 : 劉守正 主演:邱廷輝、黃呈欣 日期:即日起至本月21日 地點:上環文娛中心八樓黑盒劇場


2015-06-12

過去一星期,看了兩個很小型的製作,不約而同,都是有關抗命、自由、公義,讓我更加反思,戲劇可以做甚麼? 《The Just Assassins》是法國戲劇家、小說家兼哲學家阿爾貝卡繆的作品,劇團「窮人誌」將這個劇本翻譯,並命名為《正義弒者》,採用讀戲劇場的形式發表作品,所謂讀戲劇場,即是演員們仍然拿著劇本,讀出角色的對白,可以只是圍讀,也可以是有走位,但基本上是沒有其他的舞台效果,包括布景、燈光、音樂及道具,讓觀眾只集中在文本,對劇團來說,也是小試牛刀的一種分享方式。 這次的讀戲,不單止圍讀,演員間有台位走動,而且經過相當時間的排練,可說是相當有戲,而這個劇本的內容十分吸引。卡繆是1957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代表作是《鼠疫》(La Peste)。出生於阿爾及利亞的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參加了反對德國法西斯的地下抗爭活動。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我的推介: 《西線無戰事:一戰華工版》 融匯東西古今,以面具劇場、現場音樂、形體、雜技等,訴說一百多年前14萬越洋遠戰的華工,失落他鄉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14萬華工被派遣到英法與德軍交戰之西線上, 從事後勤苦工, 成為一戰的強大後援。而除了抵受空襲和戰亂,他們亦不得不應對著截然不同之語言、習俗、文化及待遇,甚至歧視壓迫。這群流離失所的華工究竟如何在異國他鄉生存,甚至落地生根?  中法合作創演的形體音樂面具劇場,探問戰爭、殖民、全球化的大時代中,人應何去何從? 演出團體: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香港)及平民劇團(法國)合作 日期:本月19至21日 地點: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一群年輕之士,認為當時的俄國王朝暴政殘害人民,於是策劃暗殺暴君行動,結束暴權,以還人民自由公義。卡繆根據史實寫了劇本《The Just Assassins》。 戲中有一段,因為負責掟炸彈的人,見到馬車上有兩個小孩而不忍下手,年輕人中爭論兩個小朋友的生命重要,還是千萬人民的福祉重要;在牢獄中,囚犯對其他政治犯執行絞刑,可以獲減一年的刑期……何謂真正的公義?何謂自由,人生的自由重要還是精神的自由重要?在強權的領導下,人民如何得到真正的自由?古代有荊軻刺秦王,暗殺行動就算得逞,制度不變,一個暴君倒下還是有另一個暴君上場。 殺戮不能解決問題,也被視為恐怖活動,不為人所認同,也不應鼓勵,且看用筆聲討政府的,又有甚麼下場?另一個劇團「人間搞作」,以內地異見人士劉曉波及劉霞的詩為主軸,創作了《詩與暴》,二人的詩正是震撼觀眾心靈之作,劉曉波其中一首詩《懸崖》寫道:「我能站立卻無法吶喊,我能吶喊卻無法站立……要麼挺直了吶喊,粉身碎骨,要麼向深淵屈膝,巨大的蒼穹已經俯壓下來」劉霞給劉曉波的詩《風》寫道:「你只能是風,而風從不告訴我,何時來又何時去,風來我睜不開眼,風去塵埃遍地」,是何等淒涼悲壯。 在不容反對政府的聲音下,內地不少維權人士被消失,有關新聞仍是無日無之,尋釁滋事罪名如同莫須有,爭取公義反過來變成被告,指控危害國家安全。身處香港,很多人仍抱著隔岸觀火的心態,透過戲劇的探討,喚醒靈魂深處,讓人深思自省。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