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的‧‧‧‧‧‧ - 小紅帽
2010-10-04

上回說到,三個「光頭仔」的「靈」在馬路中心玩「跳飛機」,相反方向迎來一老伯「靈」在騎單車,途中穿過好幾輛停靠的車子。他身材瘦削,銀白色頭髮,身穿白色泛灰的內衣背心和黑色長褲,隱約間看到腳下是「人字拖」。舊款單車,屬以往專門「送貨」款。當時放在車子後貨架上的,是兩包沉甸甸的麻袋,猜想是大米。看來最少上百斤,但奇怪他騎車像不費力,車速既快且穩,輪子像沒有著地般「滑行」。雖然他與小孩子是迎頭而來,但彼此也沒注意。他應該為上一代人,在其時空裡正騎車趕著「送米」。 就在同一個場景,第三個人物出場,一個沒有下半身的女孩。當時商場正進行大型宣傳活動,一塊巨型化妝品女模特兒廣告板豎立門前。在她的下面是一排窗櫥,一少女站著,同時……旁邊站了一個「靈」。兩人互不知悉對方存在,卻同時在窗櫥鏡子前梳理頭髮;一個人跟一個靈,做著相同動作。右邊的「靈女生」,個子約5呎多,身穿短袖淺色上衣及牛仔褲,但褲子只及大腿,以下「隱形」。她左肩揹上小手袋,除了「梳頭」,不時在袋中尋找東西。不一會,當身邊的女生離開,她便在廣告板下同告消失。 總結起來,7個靈在同一時間出現,包括電影院前「情侶」、3個「光頭男孩」,送米「阿伯」及半身的「梳頭女生」。他們有些對目前的場景有反應,有一些卻不,偏獨行其事。根據觀察,他們應生活在不同時空,就好像電影「潛行凶間」的不同層次夢境;雖然共存,卻沒有接觸,也不見得互動或影響。因此,我深信「靈」按某種原因,過世後只存在於各自的時空。(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五刊登。)

2010-09-27

其實,在晚上車水馬龍的街道上一般很難察覺到三三兩兩的靈,但今晚卻讓我碰上了好幾個不同「個體及群體」。之前說的情侶,在「劇照櫥窗」前待了一會,突然兩人手牽手鑽進了櫥窗,再正確一點來說,是一面牆。看來,他們已決定下一場戲要看甚麼了。突然我眼角發現了異動,所以把鏡頭從UA調到馬路旁,三個男孩走進了視線。 費了很大努力,朦朧的鏡頭總是調不清,原來又是「靈」。可是,在馬路上玩甚麼呢?答案是小遊戲「跳飛機」。當時,車子排成了長隊,爭道前行;不時司機爭著響喇叭提醒行人,不過我肯定不是朝著他們。他們就直直的站在路中間,不管是小車、七座位,甚至於大貨車,也傷不了他們分毫,簡單說連個邊也碰不著。 這些孩子外形別具個性,三個「清一式」是「光頭仔」。從遠處看,他們應該10歲不到,分別身穿白色小背心或白tee。他們個子小,但膽量大,在繁忙的馬路中心,圍成一個小圈子玩耍。其中一個個子較大,應該是個頭兒。他在圈子裡轉來轉去,時而跑到行人路邊,時而蹦跳狂笑。 當我正準備離座取咖啡,忽然發現其他兩個小孩忽然分站兩旁,屏息靜氣,看來在等待甚麼。而那大個子卻站在中心,正經模樣的縮起一隻腳,單腳按直線跳起來,好像在玩「跳飛機」。他們一邊玩,車子一邊駛過,兩者沒有一點衝突。過了一會,不知道是那輛車經過,在強烈的前燈下,三個小孩子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不過就在同一時間,也出現了一位老伯,他騎著單車,帶著白米,風馳而過。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五刊登。

2010-09-24

最近看了電影《潛行凶間》(inception),展讀「空間重疊」概念。戲中主題其實很複雜,主角們進入別人的夢境(空間),不但有自主意識,更可以再進入另一層夢境、甚至於再進入另一層夢境……直至最後去到第四層。四個夢境多維重疊,且同時進行,更可互為影響。 這個「空間重疊」概念如放在「靈」的活動角度,就簡單多了。 我在月初晚上八時多,約了朋友到某商場的咖啡店。我坐在玻璃窗旁,面對朗豪坊商場。為時尚早,該處「人氣旺盛」,馬路兩旁停滿了等待的車輛,逛街的人川流不息,我喜歡用「螞蟻交投」來形象街道上摩肩接踵。而在人群當中,其實有7個靈在「各自活動」,包括電影院門外的「情侶」、馬路中心跳飛機的3位「男生」、騎單車送米「老伯」,以及化妝品店外駐足「少女」。為甚麼強調他們「各自活動」,因他們正「自行其事」,不但與人群肯定無交涉,更可能與現在的世界無交涉。我先聚焦在朗豪坊旁邊的UA電影院。那裡無時無刻也見守候的人,不是等著進場看電影,就是相約見面。當時在電影預告的櫥窗前,站著兩位廿多歲的年輕情侶。他們外表跟現世年輕人無異,正手牽手,狀甚恩愛。他們偶爾兩首相碰,身體靠近,不知道是在親熱,還是在耳語,坐在樓上遠眺,我當然無從知曉。可有一點肯定,他們是「靈」。首先,他們身體虛幻,形同透明,旁人也可穿過其身體各部分。而最重要的證據,出現在我注視的數分鐘後。他們待在「劇照櫥窗」良久,忽然並肩走進了櫥窗。(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五刊登。

2010-09-20

走近盂蘭會場的公園,小孩突然瘋跑及大喊︰「婆婆、婆婆」。我慌忙跟著走,並匆促打開雨傘。他口中的「婆婆」,已然站在門口,仰望著我們。我當時有點不安,他的婆婆也是「靈」,小孩故意帶我過來找她,目的是甚麼? 胡亂想了一通,已然走到門口。這時候,小男孩已管不了雨傘在那裡,便一頭撞上婆婆的懷抱。走近時才看得清楚,這位「婆婆」身材矮小,看來與小孩差不了多少。她留了一把長髮,梳成小髻,與一般老人無異。那天雖屬炎夏,傍晚仍然高溫,但她身上仍罩上幾件衣服,最外是深色長袖外衣及寬鬆長褲。憑她的服飾,猜想應該是「水上人」。「婆婆」高興孩子出現,興奮得張開雙手迎接,但手腳不太靈活,動作遲緩。縱使在昏暗燈光,我仍然看得仔細,她對我一直沒多少反應,更從沒有對我瞧過一眼。沒多久,她們牽手「飄浮」離開,半途時猛然回頭,輕輕向我揮手,旋即消失在黑暗中。當時的情景,即使我早有心理準備,也不禁打了寒噤。 身後盂蘭會場傳來念誦、行儀及響樂聲。我將傘子棄於會場,找來碟子,盛上帶來的蘋果,作祭品放在祭壇上,懷著一連串疑問離開。 靈識物語─ 雖然溝通無間,我可不隨意願意跟一般不相識的「靈」接觸。一般來說在路上,當他們知道彼此可溝通時,大多也要求我聆聽他們的「牢騷」或「故事」。除此之外,亦曾遇上要求我幫忙尋人、尋物、代為傳言等,五花八門,不勝枚舉。(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五刊登。

2010-09-17

我倆過馬路、跨過橋,鐵欄杆旁稍息。滂沱大雨,縱使打了傘,身上也沾濕。而他,身旁的「靈小孩」,在雨中卻沒絲毫影響,身上連一水點也沒找著。在昏黃的路燈下,我欠身照看他,才可仔細看清。他的五官及輪廓很是分明,臉色「白晳而發青」,可中間嘴唇血色潤澤,在生時應很討人喜歡。他對我這陌生人一直放不了戒心,總是跟我保持距離…… 休息了片刻,我們又繼續行程。不知何時,他發現了我手提包裡的幾個蘋果。路上他已一直盯著,偶爾也探頭偷看。當確定四下無人時,我掏到他跟前說︰「是不是餓了,你要嗎?」他先是緊張得匆忙跑開,待我再三表達善意後,才止了腳步,慢慢的再接近我,點了頭…… 可是很奇怪,他沒伸手去接蘋果,反而靠近身子,以鼻子用來嗅它(註)。他邊走邊「嗅著」,終於到了盂蘭節場地附近。他突然朝遠處高喊︰「婆婆、婆婆……」。我馬上往下看,一個老婦人站在門口,仰首看著我倆。(待續) (註)靈識物語─ 在「靈界」中,靈與人本質上相異,能力也不同。根據佛經︰「世人以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五識而成……將前五識化為成所作智,就是將眼見、耳聞、鼻覺、舌知、身觸,皆視為成所作。」據我觀察,靈除了「舌識」(這個我還沒法證實),其他「四識」俱存,而且往往是功率大的「加強版」。簡單來說,某些靈看得比我們遠、聽到比我們清、嗅得比我們靈、身體感覺更快。甚至於,有些靈更可稱得是「超人」(下回再述)。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五刊登。

2010-09-13

上回說到,靈的孩子對於我的關切很是緊張,聽後馬上往右逃開。雨打在他身上,穿透並淅瀝落在地下,完整無缺。 另一方面,他始終沒回答我的問題,站著沒動。過了一會,我也感到失望,看來再追問也沒結果,所以揚起雨傘,準備離開,卻發生怪事。只要我把傘往左挪,小孩便跟著靠左一點;相反,只要我把傘往右放,他又會轉靠右一些。雨傘跟小孩,原來中間有透明的「線」,也可能是一條鎖鏈。幾番測試,結論是︰「小孩子的反應應該與傘子有關,甚至繫在其中。」 我進行了另一個實驗,拿起傘開步走,看他反應。路上,我有幾次故意放慢腳步,他卻總在身後,有幾回他行動敏捷,還差點走到我的前頭,不過最後總是可以在我身邊「煞住」,不敢超前。一老一少,走到了對面天橋,一直緊靠前行。 在路上,我躊躇該帶他去哪裡。把雨傘帶回家嗎?不行,他不屬於我家;把他領到另一地方,然後放下不管?不行,我一向與「靈」為善,尤其是小孩,怎麼可以放手不管。更何況是我把他領出來,自然要妥善安置。前思後想,仍然沒好方案。 突然,一陣「敲鑼打鼓」把我驚醒,著雷似的,當時馬上想到了目的地──盂蘭會場。當天7月15日中元節,正架起了「戲棚子」,做起了「神功戲」。既然制定好目標,我們就勇往直前。 靈識物語 中元節,叫我想起小時候外婆的話。她曾嘮起鄉下時的中元習俗。根據地方傳說,每當「中元」那天下起大雨,那年就不吉祥,前後必發生瘟疫或傷亡事故。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五刊登。

2010-09-10

上回說到,我跟一個孩子、一把傘子,相遇棲身在某街角的避雨處。雨下得很大,我想得入神時,身邊的小孩也跟著我一動不動,瞪眼看著前方。天色愈來愈黑,歸家心切,我終於打開放在旁邊無人理會的黑色直身傘子。一不小心,傘尖碰到了他的身子。奇怪的事發生,傘子輕易的掠過其左臂,沒留下任何痕跡,我才發現他是「靈」。 對於我的舉動,他沒多少反應,不瞧我一眼。在雨中,我仔細打量了他。他身高約120cm,猜想約十歲左右。其臉頰尖削,束上短髮,深色皮膚,顯得很是瘦弱,可也說不上「皮包骨」,只是感覺他很輕。他穿上「古著」,上身陳舊卡通片IQ博士的白色短袖T-shirt,下身深色小短褲,沒穿鞋子。我凝視他時,他也沉思著低頭。對於路上碰上的小孩「靈」,我一般也較關注,問︰「小朋友,你要去哪裡?為甚麼待在這裡?」他聽後很緊張,急忙往右邊挪開,一半身子遂暴露在大雨中(雨水穿過他的身子),並低頭不語,握著拳頭。 靈識物語:相傳,農曆7月14及15日,是陰間最大的節日「鬼節」,是我國三大冥界重要節日之一。 當月1日起,閻王下令鬼卒,大開地獄之門,讓那些終年受苦受難,並禁錮在地獄的冤魂厲鬼,走出地獄,獲得短期「假釋」,讓他們在人間遊蕩,享受供奉的「血食」。所以人們稱7月為鬼月。人們認為這是不祥月份,因此既不嫁娶,也不搬家。更有言者,宜早出早歸,忌晚上蹓躂。(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0-09-03

上回說到「黑影少女」解釋了他們的來歷。原來他們是蓋旅館時的工人,後來發生意外,送了性命,就這樣留下來。她再補充︰「其實我們蹤影遍及好幾層房間,只是也沒發現甚麼人(她意思應是沒被人發現)。但是,我們曾到過這裡幾次,也給在窗簾上看見了,呵呵……(說時,她又舉起雙手作「嚇人狀」)。我把窗簾拉起來了,她對透進來的白光很是興奮,然後放聲喊︰「回來啊,窗簾打開了。」她撐高的嗓門,見效奇快,黑影先生應聲回來。他們好像很沒有見到光線,一直在比畫著,說著見到日出有多好。當他們還在竊語,我再問及有沒有別的「靈」在?她有些煩躁的說︰「我沒留意,也不理會,反正我自己過得好。不過,是你今天說我少了一截手,我才知道原來這裡有個「邊緣」。說罷,她在我跟前突然「飛升」起來。 她動作很慢,稱得上「徐徐升起」,有些敦煌仙女壁畫的意境。她影子離地而起,一直到了高處,如果正常,身子會沿著牆邊到了天花板。可是,當她到了天花板跟牆壁的「連接線」時,身子便給切斷了,也可說成是影子漸漸給吃掉。因此,身子愈往上升,影子就不斷消失在這跟「線」上。先是頭部,跟著到身體,最後只剩下半腰,才停止不動。 「黑影先生」對此好像沒有感覺似的,只獨個站在窗前,後又無聲消失。接著,「黑影少女」下降回來,頭、身子又重新出現,半途突然轉了方向,往門口迅速「飄離」。我馬上開門追出去,卻只有無人的走道。那個「邊緣」,是否「靈界」跟「現世」的邊界?我也無法了解。(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0-08-30

上回說到,一男一女的黑影出現在我房間的窗簾上。原來男的先離開一會,然後去而復返。回來後,我聽出來他有些不耐煩,並突然跟我說︰「有沒有香煙?(雙手置在咀角,作抽煙狀)」。我聽了後,當時有點生氣說︰「我不抽,我沒有煙」。(當時心裡想,有沒有弄錯,「靈」居然還問我拿香煙抽?)。他最終沒拿到而顯得失望,轉頭跟女生嚷著要走︰「我要去隔壁,他們正在抽煙。」很快,聲音就戛然而止。少女可能有點不放心,所以再三叮囑︰「一會兒就好回來,別去太久啊」。(不捨的樣子) 剩下來,房間就只有我和她。「黑影少女」先是在房間牆壁上「踱步」,然後又亂找一些話題。但話題一轉,她突然央求我拉起窗簾。我先是猶豫片刻,不知道葫蘆裡賣甚麼藥。(對靈的要求,一般也先去惦量,不置可否,是純然「保護意識」) 想了,還是答應她吧。我亦步亦趨的走近她旁邊,徐徐的拉動繩子,再一邊試探問她︰「你們倆,為甚麼出現在這裡呢?我意思是這房間。」過了幾秒,她才回答︰「我們不是要在這房間,是留了在這旅館。之前,我跟他(黑影先生)也是在蓋酒店時幹活,誰知道樓還沒蓋好,咱們就突然死了,真是不清不楚......(下刪了一段對人生又苦又短的埋怨)。 「你知道嗎?我真的不知道為甚麼在這裡,還留在這旅館......不過,這也好,我們也該好好享受吧。生前這裡,甚麼也沒有,現在的環境多好啊,每天也待在這裡,這樣不好嗎?」她反問我。我「嗯」一聲回應。(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五刊登。

2010-08-27

上回說到,「黑影少女」在窗簾上出現,並作了一個厲鬼索命的手勢企圖嚇唬我。可她舉起雙手時,才發現手腕之下的影子「丟了」,不見。具體來說,左手像齊腕給切了;而右手更只看到手肘以上,其餘也「沒影」。 我笑說︰「妳看,手也沒了一截……還弄甚麼……」過了約5秒,她才突然發現。她顯得有些驚奇,不停的舉起放下,來測試為甚麼會沒了「手影」。趁著她舉個不亦樂乎,我才想起詢問:「你們為甚麼出現在我的房間?」良久沒有反應,然後又自說話︰「真少見,你居然不怕,之前人早就跑了。記得有一次,那人給我嚇個半死,只敢把被子蓋上,邊抖著邊偷看我,哈哈哈……(看來她很滿意自己的惡作劇)。」 對於她的多次延誤回答,我懷疑是我們之間有「時差」,可不妨礙聊天。(註)她接著道:「呀,我知道了,這裡是『邊緣』,原來到了這,就會見不到。呵呵,我怎麼之前沒留意呢?」說罷她又再將手舉起,又放下,繼續不停玩著。 不久,「黑影男」回來,他倆又在窗簾上面對面站著。 (註) 靈識物語: 跟靈有「時差」,其實並不奇怪。我們身處兩個世界,有時可「接通」,有時候卻不。很多次,我倆面對著,中間只有幾吋,卻如同不見,沒任何反應。猜想,是否中間相隔「單向反光玻璃」?而他們延遲聽到我的說話,就可以理解成「聊電話」,中間電話線太長了,難免有「時差」及「誤差」。(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部落格 : http://post2sky.spaces.live.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五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