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兩點三點水 - 譚子健
2015-04-24

我聽說過很多要學品嘗葡萄酒的理由。但有位朋友卻有一個很特別的理由,就是他獲客人邀請晚宴時,嘗的大多都是貴重的葡萄酒,如不學會如何品嘗,便浪費及白費了機會。聽罷,又確實有其道理。自己懂得如何品嘗是最重要,其實還有很多外在因素會影響到享受葡萄酒,例如酒杯。 現時坊間有很多食肆都具備一些有腳的杯,但有腳的不一定是葡萄酒杯,很多杯身直的又或是像喇叭嘴向外放大的,都會使酒香散發得很快,這不理想。一般而言,也不需要專門到要用波爾多杯、布爾崗杯等,但最基本要是呈鬱金香形向內收,這可儲存香氣。接著是溫度,如放入雪櫃過長時間,冷凍會令香味封閉及減低舌頭的敏感度。而過高溫度又會使香氣加速流失及加速氧化作用。 其後便是時期、飲用時間。有些高質素的酒要作陳年飲用,丹寧如未達最佳飲用時期,過早飲用便造成浪費。時間也是一門學問,有些酒在開瓶後的香氣及口感仍然封閉,雖然醒酒一段時間才達最佳效果,有經驗的飲家看看酒標便心裡有數,一般人只有在開瓶後,每隔一段時間,試一試酒體變化。不用著急,這是一種學習的樂趣。 最後當然是身體狀況及心情,也會大大影響品嘗葡萄酒的體驗,買了一瓶一百元的酒,要拿到一百元的享受,也不是容易的事啊!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5-04-17
2015-04-10

一個在四月舉辦的慈善活動,是位於皇后大道東的皇東節,活像個嘉年華,內容包括街頭藝術、滑步車、BMX單車花式表演等等,當然還有飲食配對,其中更有葡萄酒配芝士。雖然有些人會喜愛用紅酒配上較濃味的芝士,但我始終覺得絕大部分芝士都是配白葡萄酒較合適。 最近威士忌成為城中熱話,先有被視為業界聖經的《Whisky Magazine》今年舉辦的全球競賽中,「最佳單一純麥威士忌」獎項,就頒給了日本Nikka出產的「余市單一純麥威士忌1987」,還有台灣威士忌噶瑪蘭經典獨奏Vinho葡萄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就奪得2015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WorldWhiskies Awards, WWA),揚威海外。也許由於這個關係,大會也有一個環節是品嘗威士忌。其中有Douglas Laing的Big Peat,富有泥煤香氣,而及Talisker的煙燻香氣,都是比較特別,配重味的煙燻芝士也是一絕。當然還少不了近期大紅大紫的噶瑪蘭及也是Nikka出產的竹鶴,雖然不是獲獎的同款,但也可以大致上掌握它的風格。我也未曾品嘗過這兩款獲得殊榮的酒,但我感覺一般台灣與日本威士忌都較為圓潤,而且略帶甜,是較為可人的。但我覺得享受烈酒的就是要它的清冽,風格分明。 所以,無論日本或台灣威士忌揚威國際,我還是一個蘇格蘭威士忌的忠實擁躉。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5-04-02

與一群朋友聚餐,預備了白酒作為探討他們對葡萄酒的感覺。第一瓶是智利的Sauvignon Blanc的番石榴、青草果香,口感輕快,清爽,大鳴大放,表現無遺。而另一瓶是新西蘭的,相比智利的大開大合香氣,較為內斂,同樣的香氣特性,並用另一種感覺表達出來,「拳擊」與「太極」,兩種極端,大部分人都選擇了「拳擊」。 到了Chardonnay,是智利un-oak的,香氣散發較慢,大家較難掌握,過了一陣子,香氣慢慢溢出,那甘橘、菠蘿香氣,以及一些滑滑creamy的感覺,大家都覺得新奇,這是經過了Malolactic Fermentation,由果酸轉為奶酸的較果。 他們有部分已經可以分辨出Sauvignon Blanc的light Body及Chardonnay的較為full Body感覺。到了最後一瓶,我採用了矇瓶方法給各人嘗試,感覺一下這與先前的異同,在香氣方面,大家都很感覺到有nutty及滑滑的creamy,很明顯,這酒有較強的木桶特性。在口感方面,全部都分別到這瓶較為full Body與第三瓶較相近。第四瓶是新西蘭Oaked的Chardonnay,大多數人都較愛這Oaked的,原因是瓶Chardonnay味道比較強,凸顯了酒的風格。酒過三巡,在翻試第二瓶,香氣徐徐已飄,柔而不弱的空氣與「太極」推手一揉,綿綿不絕而至,此時有不少人轉軚,覺得這瓶最好。葡萄酒真是瞬息萬變,秒秒變出驚喜!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5-03-27

Macallan威士忌的標記是一間鄉村小屋,這當然是它最初的大本營,小屋的牆是白色的,有點像近期常常在鏡頭前出現的禮賓府,這禮賓府是象徵香港權力的核心。錢鍾書筆下《圍城》內的一句話:「……城外的人急著想進去……」想享受一下絕對的權力。但見到電視拍到齊昕在禮賓府內眺望外面,從她的眼神給我的感覺卻是《圍城》文內的下一句:「城內的人急著想逃出來。」 如果我們看到的是事實,我覺得她的遭遇活像香港人的現狀。同樣每天被蹂躪,動彈不能。作為阿Q,唯一可以慶幸的是大家還可以有自由去發聲,就如齊昕在Facebook內作出控訴,說出如何被對待;而香港人就不停的示威、遊行,同樣作出反抗,卻不得要領。反觀近期同樣熱論的網上電視劇內「冏報」總編汪海藍,最初是充滿抱負的記者,但經過一個不愉快的經歷之後,處事作風都改變了,變得將所有心裡所想的,連同她那些遇意外受傷而致的疤痕都收藏於背後。做人處事,有開放型,也有內斂型。 同樣是用Sherry木桶陳年的Macallan,我覺得十二年的Oak Character大開大放,而十八年的經過長時間在Sherry木桶陳年,香氣變得較沉實、內斂。 飲酒與做人處事都一樣,各自有不同的感覺與感受,問問自己喜愛及屬於哪一類?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5-03-20

Chateau Leoville Poyferre是波爾多三個Leoville酒莊之一,都是源於Chateau Leoville,但因為家族繼承問題及法國大革命期間的逃亡潮等因素,使酒莊一分為三,而Poyferre便是分裂出來的其中之一,Didier Cuvelier是現時的莊主,有幸與他見面,嘗了幾個年份的酒,首先的是新鮮出爐的2012,2012是波爾多困難的一年,由於天氣不佳,導致收成大大減少,影響了質量。 這對於釀酒師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先天不足之下,這2012也算難能可貴,在聞香方面,木桶效應及果香都達水準,入口較為平易近人,略失去了這品牌的複雜個性。 到了2005及2003,這2005還很年輕,酒體還很封閉,但質量毋庸置疑,現在品嘗覺得有點浪費,多陳幾年則更好。 到了2003年的,果香加上熟單寧的平衡,現在飲用是最佳,到了最後的2000年,比2003年的多了一分成熟感,但最重要的是那Silky口感,Grand Cru Classe的感覺盡顯無遺。 2009年及2010年都是波爾多的極佳年份,我問他較喜歡哪一個年份,他回答說道,2009年天氣雖則比2010年炎熱,但釀出來的兩個年份的酒都是14% abv.,所以他很自豪的說這兩瓶是他的Twins,喜愛程度不分高低。另外,我說我家裡還存了幾瓶2001年的應該如何處理,他幽了我一默地說,當然是把它盡快喝光,但其實再多存五年或以上也沒問題。我在細味,覺得他的話也對,還是盡快把他們喝光好了!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5-02-27

最近,威士忌突然掀起了熱潮,連電視節目也作了專題報道,而幾星期前的一個威士忌拍賣會當中,一瓶「輕井澤」日本威士忌的底價也達到港幣二萬二千元。加上Nikka的Sherry Cask獲評定為世界最佳威士忌,為何日本威士忌可以戰敗「少林寺」的蘇格蘭威士忌?近日日圓下跌,成田機場免稅店的日威被採購一空,現在連補貨也出現困難。 最奇怪的是,大部分日威在港的零售價,比在日本的售價貴兩至三倍,真不明白箇中原因?現在更加有飲家去發掘印度威士忌,有點像炒樓一樣,逐個區份去炒!有個Top 100 Rare Whiskey Index在過去四年之間,漲了百分之二百。原因是甚麼?有很多問題想問! 一般十二年的Single Malt威士忌的售價是五百多元,到十八年的便近千元,而二十一年的更達到二千元。特別版或具投資價值的更不用說。我負擔不起每每花一、二千元去買一瓶威士忌。舉個例說,我寧可買三瓶Glenmorangie 12年的Lasanta、Quinta Ruban及Nectar D’Or,而不會買一瓶十八或二十一年的,這樣可以比較不同木桶陳年的感覺,多麼好玩。說到要學,要玩威士忌,在三月頭有一個叫Malt Master 2015的活動,除了有不同的威士忌可供試飲之外,還有威士忌投資講座及鑑賞班,我也想去學習一番。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5-01-30
2015-01-23
2015-01-16

從電視廣告看到新款相機具備一秒拍十張照片的連環快拍功能。擁有這相機定必很有快感,猶如開手提機槍一樣爽。我認識一位拍友擁有這些高端型號,看到他在亂射(拍),飆、飆、飆的。當我刻意問他一些攝影的基本知識及技巧,他卻含糊以對。不要緊,可能他就只享受這種澎湃的感覺。就像新世界的酒一樣,最夠勁度。 有一次一位朋友帶了一瓶2007年的Medoc Grand Cru Classe,是三、四百元的一種。我便隨手拿了一瓶價值約200元的智利Cabernet Sauvignon,與他玩蒙瓶比試。我還是先聲明我的一瓶是較為便宜。我各端了一杯給他嘗。他第一口嘗了我的智利,再嘗了一口他的Medoc,便胸有成竹的指出智利的較香、較重味,一定是他帶來的Grand Cru Classe,結果當然是錯了。這絕對不奇怪,皆因很多蒙瓶品嘗比賽當中,新世界酒的澎湃果香,木桶香,都往往能脫穎而出,可能就像是連環快拍的爽! 我喜愛菲林相機,就是喜愛在拍攝過程當中,先要想想構圖,要表達甚麼,然後便思考光源的控制,如何測光,要不要作曝光補償等等,一步一步的慢慢享受這些過程。因沒有螢光幕可以即場觀看效果,因而要慢慢部署,就如舊世界酒一樣,要花時間等待,每一段時間會帶出不同感覺。 新科技與舊感覺,新世界酒與舊世界酒,是鹹魚青菜,各有所愛。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5-01-09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