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兩點三點水 - 譚子健
2016-04-01

法國五月美食節,每年皆有一個葡萄酒的主題,今年是阿爾薩斯區(Alsace)。這地區的葡萄酒以白酒為主,而且他們以一句「Drinking wine by nose」來形容這地區酒的風格,可知道阿爾薩斯酒的Aroma是何等聞名。這區的酒除了少數的Pinot Noir紅酒會放進木桶陳年,其他白酒多也不會在不銹鋼或木桶陳年,而只會留在瓶內,作短暫的陳化。極多數是在新鮮期內享用。 亞洲人大多喜愛紅酒,所以整個亞洲市場只佔有阿爾薩斯區出產的4%。幾款阿爾薩斯區的重頭,第一款是用Pinot Blanc釀製的Cremant d'Alsace氣酒。蘋果香帶來的鮮果活力,全都在這氣酒散發出來,Cremant氣酒也是大致跟隨香檳的釀造方法。在瓶內作第二次發酵。 第二款是riesling白酒,德國的riesling馳名世界,原來Alsace的riesling也佔了全世界的10%,是除了德國之外的另一選擇。Riesling是白葡萄中較為需要較成熟時間。所以要特別注意採收時的酸度,因為我認為酸度是欣賞riesling的主要元素。之後便是Pinot Gris,在Alsace的Pinot Gris,不像意大利的Pinot Grigio,是相同品種,只是名稱不同,但Pinot Grigio是較為輕盈,而Pinot Gris是較為厚身Full Body,如果想用一瓶酒配上我們的家常廣東菜,我覺得Pinot Gris是最適合不過了。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Ir Thomas Tam

2016-03-24
2016-03-18

美國加州Napa Valley是著名的葡萄酒產區,近年來區內的葡萄園及酒莊買賣交易成交暢旺。而且涉及很多外來資金,這當然包括中國。當地著名釀酒師Mark Beringer也注意到這些變化。當地葡萄園及酒莊有很多已被中國富豪買下,而且大多數是用現金購入。 我不明白,現在仍實施外匯管制的中國為甚麼可以讓國民提出一大筆外幣作投資?這是否已經犯法?但又為甚麼那麼多人可以這樣做?有很多酒莊被收購後便隨即易為園主的名稱,生產小量葡萄酒,酒莊的主人將葡萄酒寄回國內只作宴客之用,剩下的葡萄賣了便算。著名的酒莊測量師Tony Correia常在公開場合說酒莊買賣是Mysterious Market,交易很多都沒有公開,所以很難知道這「新常態」對Napa Valley葡萄園及酒莊的影響有多大。但對於在區內歷史悠久的酒莊如Beringer,相信影響不大。她那頂級的Private Reserve Cabernet Sauvignon 2010口感雄厚得像個巨人,葡萄是來自自己擁有的五個葡萄園,各師各法,所以也不一定是Single Vineyard的最高級。 而另一款是Napa Valley Quantum 2010,葡萄採用了Bordeaux Blend最常用的四種,加入少許Petite Sirah,酒體沒有Private Reserve的巨大,但較為斯文,口感清爽。雖然不是最頂級,但我卻較為喜愛這斯文的一族。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Ir Thomas Tam

2016-03-11
2016-03-04

葡萄酒在市場上的售價由幾十到十萬多元一瓶。我常在想,葡萄酒沒有加鑽石、黃金之類,為何會這麼貴呢?我之前閱讀過Liv-Ex內的一段文章,Liv-Ex是有關國際Fine wine葡萄酒的買賣指數,內裡有大量相關葡萄酒買賣的資料。這文章提到一些Fine wine的超級品牌,在稅前毛利達70%至99%之多。怪不得在Liv-Ex內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估值是有有三百多億港元!一瓶Lafite葡萄酒動輒幾千到幾萬。 據資料顯示,Lafite一年可釀造二十多萬瓶,很多時候,價錢高低是在於供求問題而致。而年產二十多萬瓶也不夠市場的需求,急升幾年的價錢至2011年價錢始掉頭而下。最有趣的是,年產二十多萬的Lafite,當時約五分之一之數量是配給中國及亞洲市場,但據當年統計數字,中國市場的數字,2012年內地的Lafite已達六十多萬瓶。 而一個名為「中國葡萄酒資訊中心」的機構更指出每年在中國售出紅酒多達三百萬瓶。那多出來的Lafite到底是如何得來,大家不言而喻。常常在電影、電視上提及的「82」,大概便是82的Lafite,我第一次品嚐是在九十年代,那時酒質還是很年輕,已展示出高質素,覺得當時並不是最佳時間品嘗。 去年,我再有機會品嘗,相信是最佳時間了,但心內仍然最記掛比她便宜一大截的心中至愛。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Ir  Thomas Tam

2016-02-26

物業估價最基本的方法有Market,cost,income approach,Cost approach用於估算重新建成所需的成本,在沒有比較理想的成交個案,例如學校、敎堂等物業便適合用這進行估價,看來這不適合用於此。Market approach是最常用的物業估價方法,是將相近物業與其他接近估價日期成交的進行比較,對這些成交價做調整和分析。但我覺得用在特級酒莊/葡萄園是行不通的。 就像La Romanee Conti是Vosne Romanee Grand Cru葡萄園,出產Romanee Conti頂級葡萄酒,而旁邊的Aux Champs Perdrix葡萄園只是普通的village級的appellation,如用Market approach,價值就相差實在太遠了。好像最實際的是用income approach,拿取酒莊/葡萄園的收益和支出的差額,計算出利潤,然後估算是它的資本值。但原來Liv-ex(國際葡萄酒買賣指數)請了專家給Bordeaux的Grand Cru Classe及右岸的超級酒莊做估價,可能用傳統方法也估算不了。 最後,他們用了一個較特別的方法,用之前交易的超級酒莊的售價紀錄,然後除以該酒莊當年的總收入,得出的指數作了平均值。便用這平均值乘上需估價的酒莊當年的總收入,便算是估價。我覺得這不像是很精細的估算辦法,這行業很特別,看來是需要葡萄酒專家及測量師研究一套新方法去評估。 譚子健~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Ir  Thomas Tam

2016-02-19

人們常說食牛肉需要用單寧較強的紅酒配襯,我自己覺得還要看看其烹調方法才可下定論。以炭燒牛肉為例,我絕對同意要用單寧較強的紅酒配襯。其他的當然要試試才可作結論。有機會試了新到的Noksaekhanwoo韓國牛肉,是最高級別的1++級。不同的烹調法配上阿根廷Terrazas Single Vinegard 2011的Cabernet Sauvignon及Malbec來作比較。 第一道菜將生牛柳切成薄片,用牛肉清湯淋上牛柳上,湯味濃郁、口感清爽。吃一口牛肉片,味道同樣濃郁、質地較有嚼勁,與和牛相比更不一樣。湯配酒?很考功夫!如用這兩款Single Vineyard的都應太勁,所以便試了Reserve Malbec 2013,只因這是較「文質彬彬」,應可配上這牛肉湯。 到了最後一道也是用韓牛做的,是鵝肝韓牛炒飯。鵝肝的滑與韓牛的香,一層一層的散發到嘴裡,十分享受這感覺。兩款Single Vineyard的作比較,Cabernet Sauvignon的味道太過強橫,而且這味菜已經進入晚餐的尾聲,不太適合似的。我喜歡用Malbec的作配襯,Malbec的單寧是較低及軟,這時品嘗會比較舒暢、比較柔和。 這韓牛給我的感覺就像用本地手切牛肉打邊爐時,在「腩包」和「頸脊肉」中二擇其一。「腩包」較有肉味而且嚼勁非常,「頸脊肉」則較為軟滑。我還是喜歡用「腩包」。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Ir  Thomas Tam

2016-02-05
2016-01-22
2016-01-15

早日開會完畢去開餐,在街上隨手買了些葡萄酒「應急」。看見一瓶波爾多Chateau La Fleur Goujon  Lalande de Pomerol 2013,標價一百四十多元,要知道一瓶Pomerol最少要四、五百元,因Pomerol是波爾多右岸的尊貴產區,區內的Château Pétrus、Château Le Pin售價二、三萬元也不稀奇。而在旁的Lalande de Pomerol區一般最便宜也要近三百元一瓶。這瓶酒還有折扣,便吸引了我買了,全因實在太抵! 一般波爾多右岸酒都會以Merlot葡萄為主,或加些Cabernet Franc,但都會以果香為主導,而且單寧較軟,平易近人,而Pomerol區的更加添優雅。可是這一瓶酒體較薄、顏色透徹,不像Merlot主導的右岸酒,於是我又想了一想,波爾多法定葡萄品種主要有四種,其中有Cabernet Sauvignon,其酸度、酒體、單寧都強勁,應該不是。 還有Petit Verdot,但不見它的花香及深色特性,應該也不是。所以便想到可能是Merlot加上Cabernet Franc,而且Cabernet Franc應該分量較多,因為顏色較薄及輕盈,所以便有這估算。 好奇心驅使之下,翌日便到該店舖查證,原來具有Cabernet Sauvignon、Merlot及Cabernet Franc三款葡萄混釀,自己的推敲、判斷錯了。但葡萄酒世界實在太大了,品酒可以令我們通過思考,反覆推敲,考考自己的判斷,享受箇中樂趣。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Ir Thomas Tam

2016-01-08

酒友們每當外出時,都會肯定做一件事。就是回程時都把握機會去享受Dutyfree的著數,尤其現在日本威士忌大行其道,加上日圓大幅貶值,所以大都從日本回程時都會順手買「日本威」作自用或手信。早陣子,東京成田機場Dutyfree店內的日本威都被出境人士購光,補貨也來不及,可知道情況如何瘋狂,更有Nikka日本威有些系列傳出停產,旅客知悉後更加瘋狂搶購存貨。   現在日本機場所見到的日本威已經與之前的不一樣。第一,價錢已比之前貴了很多。第二,在Dutyfree店內售賣的幾款日本威都是已沒有註明木桶陳年時段的。   另外,想提一提像我一樣的蘇格蘭威士忌擁躉,就算旅遊日本也會忠於購買蘇格蘭威士忌的人。由於日本Dutyfree店內的選擇較少及店內的售價較高,建議大家可在一般零售店買。因為日本的Liquor Tax Act的計算方法是將日本定為烈酒的酒精度37%abv,稅款則是每千公升為370,000Yen,現市面蘇格蘭威士忌大多是40%abv的,所以,稅款便是每千公升為400,000Yen,每瓶標準裝的威士忌是700ml,Liquor Tax便只是280Yen,即約HK$18。   售價愈高的,稅率相對愈低,加上8%的Consumption tax,大多店舖當消費多於5,000或10,000Yen,可退稅。相信大家現在都知道應如何選購最抵買的威士忌。 譚子健~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電郵:[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