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兩點三點水 - 譚子健
2010-12-24

節日臨近,通常都大夥兒歡聚,可以多嘗一些酒,便可以做不同的tasting,例如vertical的,同一酒,但購入不同年份的作比較,但這是較高的境界,也較難安排得到。近日試的是兩種近似的Jacob’s creek 的Reserve Barossa Shiraz 2007 及Jacob’s creek 的 Reserve South Australia Shiraz 2006。由於這兩酒是同一品牌,同樣葡萄品種,也釀熟於橡木桶內18個月,只是產區不同,年份不同。兩瓶都不需醒酒太久,便可飲用,07年的有酸梅味及香料味,較為特別。啖入則有點朱古力味及其順滑。而06年的俱備果香,酸度的平行很好,相對07年的較薄,而從酒標看,更獲5個獎項,但我較喜愛07年的一瓶。 提起大夥兒,最近有幸與亞洲不同國家及地區的人交流,終使每個人都有獨立的性格。但發覺每個國家的人,大體上會有一些習性是共同的。先說國內的同胞,雖然全是女性,分別來自北京、上海、廣州,她們三位都俱有一種向前衝的幹勁,最進取,每事必有回應。日本的朋友,則事事守規矩,事前準備充足,按部就班的去做。而新加坡的朋友,開始時較含蓄,沒有太多的說話及表達,稍後慢熱的他們也隨之而熟落起來。而泰國的朋友,可能是來自佛教的國家,很友善,很主動打開話匣子,與他們相處很自然舒服。最後的當然是自己香港,我們處事外表輕鬆,但觸覺快,保持香港人的特點。這兩瓶酒也是一樣,雖然是不同的年份及產區,釀出不同的味道,但骨幹、風格仍是一致的。由於我們這團在每餐膳都俱備酒,所以酒到之時,都只聽見「飲勝」、「乾杯」、「一氣」、「cheers」等等,一浪接一浪的暢飲,新相識的友誼也因為酒而加深了不少。酒對酒友而言,其珍貴程度是非酒友可以理解的。佳節快到,馬上邀約酒友暢飲一番吧!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0-12-17

不記得在哪裏買的土耳其紅酒,是Idol的Smyrna Merlot 2009,是用有機種植法去種植葡萄,法籍釀酒師Franck Peluso把這幾十元的酒發揮得淋漓盡致。她那黑加侖子香,入口的平衡感覺真好,我也喜歡這酒不太甜。據稱莊園的工人是在晚上採摘葡萄,這可以保持葡萄的新鮮,會加強口感。 土耳其與火雞的英文同名,其解釋有很多不同版本,我自己則覺得這是較合理,火雞的原產地其實在北美洲,與土耳其相差千萬里,只是在歐洲人看見這真正的火雞之前,葡萄牙人將一種原產自非洲幾內亞(Guinea)的一種雞名為「珍珠雞」(Guinea-Fowl)引入歐洲,但歐洲人誤以為幾內亞也是土耳其的其中一部分,於是就將珍珠雞稱為「土耳其雞」,即「Turkey-cock」,但其實這種雞根本與土耳其無關。這可見於Shakespeare著名的《第十二夜》裏的對白-SIR TOBY BELCH:「Here’s an overwheening rogue!」FABIAN:「O,peace!Contemplation makes a rare turkey-cock of him; how he jets under his advanced plumes!...」 後來在北美洲發現了真正的火雞,在英國大受歡迎,由於火雞的外形與土耳其雞十分相似,故此人們又以為牠是從土耳其來,又將火雞稱為「Turkey」,反而把土耳其的雞叫回珍珠雞(即Guinea-Fow)了。吃火雞的歷史已經有近四百年了,常常是「Christmas Dinner」和「Thanks giving Dinner」的主角,但火雞太大隻,如原隻放入焗爐,這雖然方便,但出來的效果多是薄肉焗好,厚肉位置卻仍然未熟,到了火雞都焗熟時,薄肉便太過熟了!最好把火雞拆件用慢火慢慢焗,令肉變得鬆軟及可保持肉汁。佳節臨近,可否想過用Turkey酒配Turkey 呢?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0-12-10

為慶祝友人弄瓦,我從床底的暗格裏把88年的ChateauRauzan-Gassies(Margaux)GrandCru拿出來慶祝,希望小生命可以健康快樂成長。把一層一層包卷著的舊報紙翻開,急不及待要把酒塞打開,畢竟年份已高,縱使橫放收藏,但也乾澀斷開,費一番勁才能打開,就這一剎那,滿屋酒香,連不喝酒的人也覺香氣四溢,便馬上醒酒。這酒真好,不需一小時便可品嘗,它含62%CabernetSauvignon,30%Merlot,5%CabernetFranc,3%PetitVerdot,香濃的黑加侖子味加上花香甜味,啖一口,口感柔和,單寧細緻,回味持久。 特別要注意的是這與ChateauRauzanSegla,也是GrandCru,本是同一家,只不過在1766年一分為二而矣。要釀造一瓶好酒,是有賴適宜的天氣條件,種植出優質的葡萄,加上優秀的釀酒技術,和適當的陳年,軟硬兼備,才可以有一瓶好酒,缺一不可。 近日從電視上看到我們的偉大銷售員的踏單車片斷,去推銷申辦亞運,他那HardSell,我不敢恭維。需知道申辦不是花一大筆錢,建設一大堆運動場等硬件,動用一大支管理團隊便算,最重要的是要把運動帶到民間,進行深化普及,缺一不可。我是個FunRunner,熱愛運動,同時我也在一支兒童及青少年地區球隊當義工,但我從未感覺到政府有任何推動普及運動有甚麼政策,只待個別運動員有好成績便叨光,是個沒有靈魂的軀殼。 諮詢期已結束,「結果」也是一如以往的傾向政府,但是背棄了真民意。還動用多名獲獎運動員到立法會游說,這一切都是為自己而搭建舞台,這政府更將內地運動員「移」到香港,早上在港訓練,晚上返回國內生活,這算是甚麼?連學校也仿效政府不真正訓練學生,乾脆從外面招攬精英為校爭光。沒有長遠的政策及提供適當推動,怎可能釀出像ChateauRauzan-Gassies88般好的運動員?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0-12-03

早前參觀位於大埔的鳳園蝴蝶保育區及自然及文化教育中心(www.fungyuen.org),大埔環保會獲得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的支持,開始在鳳園進行「鳳園蝴蝶保育區管理協議試驗及管理協議計劃」,其宗旨是推廣及提倡環境保育的教育及認知,推廣生態及農村文化保育教育等。 蝴蝶園有種不可或缺的植物來吸引蝴蝶,是馬利筋,又叫連生桂子花,屬蘿摩科的有毒植物,而金斑蝶在馬利筋葉上產卵,幼蟲藉進食此在體內累積毒素直至成蟲,牠們都長有鮮艷的警告色,警告天敵不要進食牠們,從而保護自己。原來在特定的生物,毒物也可對牠有益(圖中所見的便是金斑蝶幼蟲及連生桂子花,照片由鳳園Mr.Smith Wong提供)。 最近嘗過的果酒都對身體有益的─新西蘭Sentry Hill酒莊釀造的幾款果酒。第一款是Trooper Green Ginger生薑白酒,生薑有行氣活血、暖胃的功能。而「本草綱目」中:「生用發散,熟用和中」對感冒風寒有療效。這酒薑味清新,口感溫和,不嗆喉,但只覺略甜,可能是因為遷就一般大眾而令薑味不致太濃烈。繼而是Garrison Red Dry及Medium波森莓紅酒,這是Loganberry, Blackberry及 Raspberry配出的新莓品種釀造,含天然纖維及維他命,有防腦退化的功效,富有橡木味,有紅葡萄酒的感覺,我較喜愛DRY的一款。再者就是Feijoa Supreme 斐濟果白酒,這是新西蘭非常普遍的水果,有助降血壓,降膽固醇,有強而香的果實香味,入口清新,有餘韻,有Chardonnay的感覺,我最喜愛這酒。不同食物對不同生物提供各種生存元素,但不可過量,不然便像那些直資學校的過量儲備,要面臨被質疑,至於會不會回吐過多儲備,便要拭目以待了。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11-26

非常有幸在美酒展銷會中能與愛新覺羅文嘉格格合照,格格雍容華貴,在喧鬧的會場裏,仍然神態自若,並獲贈一瓶有她親筆簽名的紅酒Le Cheval 2009。她是末代皇帝溥儀的姪女,而她為這Le Cheval(是馬的意思)酒繪畫馬作為酒標,多才多藝,幼承庭訓。但宮庭的生活,我們現代人又豈能想像得到? 觀看她叔父的著作:《我的前半生》內提及到宮庭生活,先說吃飯,皇帝餓時,便由太監一個傳一個的傳話到御膳房,回聲尚未消失時,一隊由幾十名太監組成的隊伍送到,有菜餚兩桌,點心、米膳、粥品三桌,鹹菜一桌。而書中更有記錄宣統四年二月某日的一份菜單,共有二十八道主菜,但多不等如好味,「御膳房早在半天或一天前已做好,煨在火上等候着的」,通常皇帝在太后或皇后處吃,才有「啖」好食。而宣統二年九月份,記錄了皇帝一人在該月共花費840斤菜肉,240隻禽鳥,可謂驚人;排場方面,普通的由內宮中到御花園玩耍,要列隊前往,前面的一名敬事房太監不停叫着,要人回避,跟着是兩名總管太監,然後兩名太監隨轎而行,後面是一大羣拿着馬札(作休息用)的、捧衣服替換的、拿雨傘旱傘的、拿點心茶食的、還有御藥房太監,在最後的便是帶大小便器的,足有幾十人的「尾巴」。皇族雖則尊貴,卻失去自由,而妃子文綉最後受不住而與溥儀離婚。見文綉在宮中的一短文《哀宛鹿》道:「......忽聞囿鹿,悲鳴宛轉......余以此鹿得入御園......永保其生......然野畜不畜於家......不得其自由,猶獄內之犯人......」以鹿道出自由之可貴。 我佩服昂山素姫,為了國家民主,而放棄了自己的幾十年自由,而我則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這瓶酒,這酒用Merlot葡萄釀製,是Vin De Pays D'oc日常飲用酒,口感輕柔,果味豐富,酒精度只有12%,非常適合日常飲用,據稱快將推出,這酒內外俱備,成功與否且看酒商的策略吧!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11-19

美酒展銷會,當然少不了我。最近遇到的事都令我困惑不解,好像在會場內品嘗過的酒,其中的Chateau Pavie 1962, Saint Emilion Grand Cru,算是Saint Emilion最古老的葡萄莊園了,已有1,600多年的歷史了。 看到這年份酒,年齡比我還要大,但酒商卻毫不吝嗇的提供品嘗,我有見及此,當仁不讓,香濃的咖啡味與巧克力味撲鼻而至,難以想像一杯紅酒會有如此香濃味,啖一口,味道卻又不像近五十年的酒,反而像只有數年的新酒,繼而在沒有細看之下,嘗試了另一紅酒。bordeaux的酒瓶外形,嗅一嗅,是鹽水烚馬鈴薯的味,但一入口,甜得像砵酒,還有濃哈密瓜味,細看酒標,才知道是1950年的Banyuls.Banyuls-Sur-Mer,是法國南部地中海岸旁的一個小鎮,居民以釀造葡萄酒為特色,所以便用Banyuls為名。她與砵酒的釀造方法是一樣的,只是Banyuls主要用Grenach葡萄。我不能想像得到這一瓶酒,鼻感是鹹的,但口感是甜的。 我開始懷疑我的官能神經。在印度攤位試了一shiraz紅酒,混合了香草及蘆薈等,我簡直置身於醫院中,那強勁的消毒藥水味(要強調,不是酒精味)直達肺部,但喝一口,感覺又不錯。 到熱爆全場的藍香檳攤位,據稱把原本的chardonnay金黃色剔走,再注入了藍莓的顏色,給我全新的視覺。嘗過這四種酒後,原來不單食物有分子料理,連酒也似有。從新聞看到踩炭籌款,多人燒傷腳板,這新穎的籌款活動,在有導師指導及醫生戒備之下,血肉之軀雖有善心支持,但仍生意外。過往會否有舉辦過類似活動?是否全無受傷還是每次皆有人受傷?我很想知道,難道以後每位熱心人士要跟吳剛師傅學習過才可以參加?最後,最令我困惑的是:原告竟然淪為被告……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11-12

歡度節日,友人攜了一瓶Chateau Lilian-Ladouys1990相聚,這酒莊始於1654年,位於Medoc左岸的Saint-Estephe區,採用60%Cabernet Sauvignon,35%Merlot,5% Malbec葡萄,看見這酒,便急不及待要開,一陣皮蛋味及水溝味湧上,這感覺只能說是特別。 於是,抱著觀望態度等待醒酒。晚飯過後,味道仍未轉化,友人提出到附近蹓躂、吃雪糕,看看會否「撞鬼」,果然看到不少不同款式的魔與鬼在喪玩,沒有蘭桂坊的多,但添不少節日氣氛。說到魔與鬼,古今中外皆有不少。從「如來降伏魔軍地神出現」,如來,即佛的別名,釋迦牟尼十種法號的第一種。佛成道時,魔王率魔軍「惡魔的軍兵」來妨礙成道,佛以神力全降伏之。一切惡事恍彿成道者為魔軍。從圖所示,佛右手指地,地神出現,上方雲霧中,魔軍敗陣,當為佛法降伏魔軍的情景。現實上,若如來顯靈,全把現代惡魔降伏多好。 魔鬼的惡行,連電視劇都有以此為題,像多年前的電視劇《飛越十八層》的主題曲,難為正邪定分界裏,魔鬼:「控制命運,任我巧安排......人間的好景,給我一朝破壞......」而凡人則無奈地反問:「法理若在,為何強盜滿街?」充份表現出魔鬼的專橫無道,霸氣超然,法理是幫不了凡人,只好眼巴巴看著魔鬼凌弱;而外語片經典《驅魔人》中,惡魔帕帕祖在女孩附體,而驅魔人默林神父與卡拉斯神父為幫女孩驅魔而最終賠上性命。神職人員的大無畏精神,不怕惡魔,值得我們欽佩。回到家,酒還在醒中,便索性竹戰,四圈之後已是凌晨,酒醒後轉化成果味,勁力充足,酸度高的刺激像炮彈打到舌頭,繼而在口中爆發,浪花四濺,這就是實力的表現。但醒酒很「麼」,是名副其實的實力「麼」鬼酒,問你怕未?   譚子健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0-11-05

與幾個新知舊友飲酒,單麥威士忌,這裏只有Macallan 12年,點了,並加一塊冰。友人問我甚麼是(Single Malt)單麥?它是用原料以純麥芽為主原料,不添加穀類,加入泥煤作為燃料,將麥芽燻乾,再進行發酵後,以單一蒸餾機蒸餾。就是喜歡它的硬朗、較野、餘味協調、持久且強烈。我給她試試,她也分辨出跟一般blended調配威士忌的分別。她看來對威士忌很有興趣。 我另點了Jack Daniels,獨特的味道,給她一種清新特別的感覺,美國更指定Bourbon為國酒。製造過程須有51%粟米,並運用全新燒過的橡木桶。Jack Daniels用了相同的做法,但加了一個程序,以炭過濾。就因為這多出的製造過程,便不能列為Bourbon。 新相識的他,大約二十來歲,專修Aerospace,是替飛機做安全測試。我讚嘆好一個航天專家。另一友人問飛機遇氣流時,會否有危險?但他只說不會便停下來。我便用我僅有的fluid mechanics知識回答,空氣中全是turbulence,肉眼看不到,只要不像龍捲風大,便沒有危險,況且在大氣層之上,根本不會有龍捲風。只有在考試計算時,才會有ideal model,完美的氣流是一層層的laminar flow,不是一團團的。 友人又問,坐十多年的舊機會否危險,但他又沒有多大的回應。為免dead air,我又用僅有的material science知識回答,長時間飛航,壓力與磨擦會使機身出現疲勞而引致出現internal stress,如果惡化,便有裂痕,所以便需要測試飛機,以確保安全作打圓場。 我覺得奇怪,我不懷疑他的學識,但覺他較幼嫩及自我表達力不足。現今的年輕人是否太自我?還是信心不夠?是不是因為他們從小受保護而成?酒與人生一樣,我還是喜愛粗獷中帶有內涵,所以我選擇single malt。 譚子健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0-10-29

近日隨手取出了伊索寓言翻看,不要看它是兒童讀物,內裏的故事仍然可以警醒我們處世做人。在友人介紹之下,參加了一個聲稱非牟利團體作義工,但過了一陣子發覺不對勁,便離開了。最近其他友人亦相繼退出,相約一聚gossip一番。有飯局,我當然樂於參加,當日其中一位帶了Chateau Roufite 2000 AOC。 金黃色的酒標,加上是十年酒,從外表看來,已覺得夠勁。我馬上開瓶醒酒,其他人已開始訴說因由,並稱讚我先知先覺,最早退出。其實原因很簡單,因這創辦人主席要舉辦一個為期一周的event,包括講座、路演、工作坊及一個大型嘉年華會。而她只顧辦這盛事,而絕無提及其他慈善計劃。據當初的安排,我們只負責監控Event Co去執行,但當Event Co報價之後,這人卻不與Event Co落實,還想我們為數只有十多人的義工團自行負責,要知道這麼大的一個盛會,絕無可能只靠我們十多人去完成這「使命」。 所以我覺得我們都像伊索寓言裏的「口渴的鴿子」,看見廣告牌上的一杯清水掛畫,沒看清楚便鼓翼撲去,結果便折翼收場。這說明了,我們各人都太熱衷當義工,而忽略了這機構的背景,不夠謹慎。 其後這人更不再隱瞞,露出尾巴,要求其他義工籌錢舉辦,如不能籌夠款項,則要各自承擔經費,這真是荒謬。像寓言裏的「山羊和牧羊人」中,牧羊人打斷了山羊的角,還要求山羊不要告訴主人,但斷了的角已經把事實說出來,所以是不可能隱瞞一些不可隱藏的事。到底這人利用我們舉辦這盛事的目的何在?我們不知道。 但人醒了,酒也醒了,從磚紅的酒色看來已配合她的2000年份,嗅一嗅,沒有明顯的果味,嘗一口,感覺平順,沒有特種的味道突出來,情形就像晨曦之下的湖面,波平如鏡,水面沒察覺有一絲漣漪,就像寓言裏的「孔雀與鶴」中的孔雀......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10-22

早日,有幸成為「上等人」,跟友人被邀作黄昏海上遊。黃昏時分,在海上觀看維港景色,一樂也。正當與友人在碼頭等候上船之際,各人當然是三五成群,各自與所認識的朋友交談。忽然,有一位女士主動與我們打招呼。這可奇怪!竟然會有「港女」沒有患上「公主病」,會主動與陌生人交談,莫非在「上等人」的圈子裏會找到奇蹟?我與友人自然在禮貌地回禮,並打開話匣子,結果總教人失望,原來她是馬來西亞人,正等待與丈夫及友人會合而矣。怪不得會有如此的爽朗、大方。 夜色已然降臨,無論怎樣,香港的夜仍沒褪色,娟好如昔。我們還有機會品嘗到美酒,是意大利的汽泡酒S.Osvaldo。Prosecco DOCG的Prosecco,是意大利的法定名稱,採用Glera葡萄釀製,她採用charmat方法,在大不銹鋼桶做第二發酵過程(製造汽泡),成本較低,所以售價比香檳便宜。其感覺爽朗、單純,也覺單「淳」,酒體很結實,果香非常的濃。酒色比一般的淡,但我獨愛這顏色,這酒色與月色,雙映成「醉」。正當享受着維港夜色與美酒,像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突然激光漫天飛舞,彷彿見到金蛇郎君夏雪宜舞着金蛇劍,劍氣直指天上浮雲,浮雲被不同顏色的激光射至時明時暗,混沌一片,原來是幻彩詠香江。我看到敦煌的「散花飛天」,據大般湼槃經.機感荼毗品:「......遍散七寶真珠香花瓔洛微妙染彩,繽紛如雲,地及虛空悉皆遍滿......」,我的靈魂也飛天,恍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船泊岸了,曲終人散,與一位女士隨步閒談至地鐵站,我做回草根人,而她卻上了的士揚長而去。我錯了,香港的女士也是落落大方、主動健談的。我樂於承認這錯誤,這晚上,我有幸結識了兩位Prosecco ladies。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10-15

何解?會有國家不高興國民獲獎,這真是一個迷思。 這瓶拿了兩個獎項的澳洲酒,De Bortoli的Sacred Hill Cabernet Merlot 2008,她放棄用傳統的水松酒塞,而用了方便的金屬扭蓋,這總給我一點不專門的感覺,直覺覺得這是一瓶即開即飲,沒變化的fruity酒,但開瓶後,我對這瓶數十元的酒徹底改觀,她帶給我橡木味,第一口的感覺是肅殺,滿口樹幹與泥土味,像冬天在樹林裡刮起大風,塵土、樹幹、落葉,被大風吹至撲面的大自然味道,但醒酒一會之後,嚴冬隨之而去,夏天到來,在果園漫步,清風送爽,一片果味充滿口中,單寧柔順,實在充滿驚喜,怪不得她獲了Carins wine show 2009 Bronze Medal及 Canberra wine show 2009 Bronze Medal兩個獎項。而世界知名葡萄酒雜誌《Gourmet Traveller wine》將其首席釀酒師Steve Webber讚譽為2007年度最佳釀酒師。 同樣獲得獎項,得到諾貝爾物理學獎的高錕,相信令每個華人自豪,光纖之父,卻不曾取得光纖技術的專利權。他曾表示:「我沒有後悔,也沒有怨言,如果事事以金錢為重,我告訴你,今天一定不會有光纖技術成果。」又說:「我還有甚麼夢想?有啊!現時光纖成本愈來愈低,我最希望未來的網絡用戶能夠免費上網。」 讓人看到真正的學者風範,但最近從報章看到消息:「高錕現在的生活像走一段又長又斜的路,愈來愈辛苦,要花無比耐性,更要肩負一筆昂貴的醫藥費。他太太透露,曾因新療程藥費太貴,高錕一度嘗試停藥四、五個月,但最後因病情惡化,而再服藥穩定病情。」他最近還出席中文大學為他豎立銅像的揭幕儀式,下月又獲頒授大紫荊勳章,一代偉人,卻要為藥費而煩憂,除了他的殊榮外,到底有多少人關心他的健康呢? 恭喜劉曉波獲獎,這一天,我不會忘記,但那一天,我不能忘記。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10-08

而第二瓶則是澳洲Hardys Stamp系列的Grenache Shiraz Rose 2009,色澤則緋紅,香氣芬芳,典型澳洲新世界風格,口感帶草莓味,有酸度。Hardys創立於1853年,最近一英國品牌評估公司研究公佈的2007年世界百強葡萄酒品牌排名中,Hardys是排名高居第二。 她有Hardys Stamp,Hardys VR 和Hardys Nottage Hill……8大系列,而這Hardys Stamp系列在每一瓶上都貼有澳洲1937年期間使用的郵票版本並以此作為標誌。我覺得這有以酒傳情的意思。 這兩瓶酒真是各有千秋,而這Hardys卻是美態萬千,鮮妍艷麗。 提及過的「明星」的歌詞裡「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有想起我?」,不單出現在香港的歌,原來西方也一樣。在《Phantom of Opera》中的一段歌詞:「Think of me, think of me fondly,when we've said goodbye.Remember me once in a while,please promise me you'll try……if you ever find a moment,spare a thought for me……We never said our love was evergreen,or as unchanging as the sea - but if you can still remember,stop and think of me ……這可是人的本性,無論古今中外都是一樣,縱使一段感情的消逝,但還希望對方偶爾也會想起自己,但可有想過,想對方掛念自己,其實自己不能忘記對方。 還有,問問自己可有收藏著以前用作傳情的舊信件,舊照片等,偶爾再細味翻閱。說到底,還是自己放不開,記掛著對方。 在這時我的心泛起:「這一刻你在哪裡?可有想起我?」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09-24

今天的聚會,有較多女士,所以買了兩瓶完全不同風格的ROSE酒。先開黎巴嫩Chateau Musar的粉紅玫瑰酒2004,包含著carignan,cinsault 及cabernet sauvignon葡萄,酒色淡紅,味帶蜜瓜清香,啖入則有杏仁香,後段轉化成果味,有一種優雅的情懷。 大家聯想到黎巴嫩,通常是戰亂,這片內戰經年的土壤,竟然有個酒莊──Chateau Musar,位於海拔高一千米的地方Bekaa Valley,1930年法國僑民Gaston Hochar移居到黎巴嫩,寄情於葡萄種植,至1959年,兒子Serge Hochar從波爾多拿了釀酒文憑學成歸來後,便協助父親創立這酒莊。黎巴嫩人釀製葡萄酒的歷史已有五千多年,他們的祖先腓尼基人在公元前3,000年就已將葡萄酒出口到意大利、希臘、埃及等。 《聖經》中還提到耶穌在黎巴嫩創造的第一個奇蹟,就是在南部Qana城把水變成了酒,而古代埃及人更稱黎巴嫩迦南酒為「像流水般源源不絕,川流不息」。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對黎巴嫩的統治,推動了當代黎巴嫩飲酒文化的發展,那時的貝魯特是地中海高雅文化城市的代名詞,並從那時起,黎巴嫩葡萄酒品質得以逐步改善並融入中產社會一族。 而Chateau Musar在1979年英國Bristol Wine Fair博覽會獲獎,更開始真正令現代西方關注,這兩瓶酒真是各有千秋,Chateau Musar的微紅酒液美得像害羞少女的臉,而酒味淡然清雅,玉翠筠碧...... 這酒以星為標記,令我想起「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有想起我」......相信不太年輕的人,都會認識這是一首當時炙手可熱的歌,大意是仍然希望不再一起的愛人,還會想著自己......(待續)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09-17

沒有紅酒杯,座落在北區街角的食館,我們坐在露天後巷,用普通得不可再普通的玻璃茶杯,盛載著友人帶來的紅酒,隨便點了幾個小菜,平實得像《海角七號》中,在海邊露天設宴一樣,但沒有「馬拉桑」酒。只有1998年的Chateau Teyssier St.Emilion Grand Cru,這酒包含60% Merlot,30% Cabernet Servignon,10% Cabernet Franc。友人於多年前買下,現在連酒標也模糊不清,當時只是100大元,現在不知還有沒有售。開瓶之後,色澤深紅,看似是屬於濃厚的那種,富果實味,可能只因為Cabernet Servignon的關係,令到結構的勁度較強,但也使收尾帶來點點苦澀,但我知這很多酒友都喜愛這苦澀作結尾。但請留意在Montague St. Emilion也有一個同名字的酒莊,請不要混淆。 我嫉妒《海角七號》片中的主角阿嘉,毅然放棄煩囂的城市生活,返回家鄉重拾一些簡樸的生活,在屋前的乘涼空地彈奏音樂。香港除了極偏遠的鄉村之外,基本上已沒有這些屋前空地可供乘涼,閒談及彈奏音樂。 我記得年前有人在公園內唱歌,奏樂而被投訴擾民,到底是唱奏得太吵?還是公園太近民居?而居民在區內唯一的公共空間唱奏也會擾人,這是政府規劃的問題?還是唱奏者不自律大吵大鬧?唱歌、奏樂這些能陶冶性情的活動,既可修性娛己,更可娛人,如在外國,一定是雙贏,為何在香港會造成雙輸的局面? 我很喜歡戲裡的每一首歌,茂伯的月琴,馬拉桑的豎琴,勞馬的口琴,他們的unplug演奏,教我知道台灣孕育了他們的本土文化。香港的阿嘉、茂伯、水蛙、馬拉桑、勞馬、大大到底在哪裡?可能因為生活而隱市吧!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2010-09-10

莎塔里思家族,於1890年始創莎塔里思酒莊(Tsantali),在1991年從希臘農業部門接管了奧林匹斯山的莎莉紅Rapsani酒廠,我買了他的2004年,它有34%希臘本土的Xinomavro葡萄,意思是酸(xino)和黑色(mavro),酸苦的結構和暗黑的顏色。及具有特別強的抵禦長期老化的潛力。33%Krassato葡萄的輕度酸性和許多快速成熟的單寧 平衡酸度和增加了的味道。而33%Stavroto葡萄與酒精度十分平衡,顏色屬中輕度,混合了三個葡萄品種,使酒質平衡。 朋友聚會約下午四時許開始,開瓶一試,酸梅味傳來,我不太喜歡這味,但入口單寧強,並覺得是瓶複雜酒,大家都欣喜,期待着醒酒後的變化,期間斷續的試,但覺酒仍未「開」,到了晚飯時間,才勉強可嘗,單仍是佷強,並有濃烈香草味,但也未能把整瓶喝完。 想到希臘,當然是離奇的希臘神話。當中的12個奧林匹斯神......宙斯是古希臘神話的最高天神,宙斯之父克洛諾斯推翻其父親,取得最高權力。但預言必為其子所弒,於是凡有嬰孩出生,就將他們吃掉。 失去了三個女兒及兩個兒子後,太太不忍下一個兒子宙斯被吞,於是拿了塊石頭假裝成宙斯,倖免於難。 待宙斯長大後,從父親肚內救出兄弟姐妹,他們聯合起來,一同對抗父親......城中有一藝人,常自作主張,當作自己是香港的代表,代表香港人亂發瘋狂言論,招致全城不滿,最近卻被人查出早前應允捐錢做善事,卻未兌現。其行事離奇的程度,不亞於希臘神話......真是「動L」! 而這支剩下一點兒的離奇酒,我於午夜時再嘗,這時,酒質順滑,口中充滿黑提子與雲呢嗱味,與下午時有天壤之別,我可能處理不妥,卻要醒酒八小時的,勇於挑戰的,可嘗試指教。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