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兩點三點水 - 譚子健
2011-04-29

喝了兩瓶澳洲Yalumba Y Series Shiraz Viognier 2007及2008,它是使用法國Côte Rôtie地區的傳統混釀釀造法,將不同品種的葡萄放在發酵槽共同發酵,而非像一般將品種分開發酵完成後,才按比例調混。2007年的,酒體中度,果味香,早段單寧較厚身。而2008年的,酒體較輕,軟單寧,早段與07年的感覺分別很大,但到後段感覺又很相近,但俱略覺勁度不夠,較適合女士。 Yalumba是澳洲當地土話「附近的土地」之意,且看我們附近的土地─切爾諾貝爾,節錄報章數據:切諾核電廠爆炸25年後的今天,基輔錄得的讀數是0.16毫希,但在電廠10公里外,升至0.6毫希。到了反應堆,是2.1毫希,逗留一小時,相等於一年可吸的2.1倍,300公里外的Rokytne區,人們還喝着輻射超標的毒牛奶、吃着毒蘑菇,該區人口5.3萬人,三分二人口患上輻射相關疾病。 碘的半衰期只有8天,但銫卻長達30年,污染農地至少100年才可淨化。專家說核發電成本便宜,但算一算,幾十年來全世界建成過百座核電廠,得到的經濟利益,是否可以抵過大爆炸後遺症?現再加上福島,大可以算一算。 根據Murphy’s Law:「任何你覺得它可能會出錯的事,它就真的會出錯!」香港是片福地,但是不是會永久的福下去?大家需具有警覺性。自古天人合一,但現在人類與大自然的感應也隨之消失,密密的大廈幕牆,加上中央空調,只有過度消耗,在自己「附近的土地」不斷污染,過度砍伐,臭氧層已穿,核輻射洩漏,地球受了傷,我們當然要承擔後果。兒時看超人「吉田」與「鄉英基」,他們也會保衛地球,但因為地球的污染,而使他們的能量損耗加快。現在福島核災,他們也不來施援手,可能是因為輻射太強,不能降落地球。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4-15

最近的一個飯局,因為時間安排不了,趕到時已到了尾聲,但仍然有機會可以品嘗到友人存放不知多久的THE FAMOUS GROUSE威雀蘇格蘭威士忌。而酒標更有當時入口商Lucullus。查看龍島網頁,已找不到任何這酒的任何資料。 遠於18世紀末,Matthew Gloag家族於蘇格蘭Perth創立一家獨樹一格的烈酒釀製廠,每當英國皇室遠赴蘇格蘭狩獵松雞(Grouse)時,必攜帶Gloag威士忌作為禦寒及狩獵成功慶賀之用。時至Gloag家族第三代(約19世紀末),Gloag威士忌日漸深受歡迎時,其名稱也正式演變為〝THE FAMOUS GROUSE SCOTCH WHISKY〞。 而今次品嘗的是它最普及的一個調配糸列,沒有標示酒齡,並用了Red Grouse(Lagopus lagopus scoticus)作為酒標,它是蘇格蘭國家獵鳥,一種棲息於山區的野生鳥,其色澤為紅棕略帶淺灰。我不能說這酒的結構有多複雜,香氣如何如何,但口感異常順滑溫和,非常容易入口,幸好得這機會一試。 談到機會,對於一個對機會求之若渴的人來說,如果有幸碰到了任何機會,不論是大或是小,都會以餓虎撲食的態度去爭取。可能對於一個精明的人來說,機會可以等待、但也可以去創造。但對於一些較平庸的人來說,他未能創造機會,只可以等待、把握機會,所以每當有機會來時,也應積極把握。無論大至一個致富的計劃,或是小至嘗試一瓶酒,都要抱著積極的態度去爭取、去嘗試,往往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有機會而不把握,就像打獵時,面對前面的一隻松雞,只需發箭便有機可得,但如箭也不發,眼巴巴看著牠溜走而一無所獲。便會令人往後後悔?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4-01

Santa Julia,這多產的阿根廷品牌,釀製多種不同的葡萄酒,今次嘗試2010年的Cabernet Sauvignon,Shiraz Malbec,及 Merlot。 Cabernet Sauvignon那黑加侖子香氣,初時帶一點土壤的苦味,之後轉化成青椒草青味及煙草香味。Shiraz Malbec具黑梅香氣、黑胡椒和香料香味,正是粗枝大葉的Malbec混和在柔和的Shiraz,以取平衡。而Merlot的梅子與黑加侖水果香味,帶給濃郁的口感。但後者兩種則略短,沒感覺到有甚麼after taste,但以價格而論,已經超值,可算是一門三傑。 蘇洵和兒子蘇軾、蘇轍,都是北宋著名的文學家,一門三傑,蘇軾的成就更甚。他是好酒之人,並把自己寫成一個酒徒。在《和陶〈飲酒〉二十首序》中說:「吾飲酒至少,常以把盞為樂,往往頹然坐睡,人見其醉,而吾中了然,蓋莫能名其為醉為醒也。」 從這段文便知他的酒量很少,蘇軾喜愛品酒之趣,正如他在《真一酒》中所形容的:「曉日著顏紅有暈,春風入髓散無聲」,在酒氣刺激緩緩上臉,兩頰升上紅暈,如曉日照顏。暖氣全身流動,有如春風透入身體,令人無比舒暢。相信所有愛酒的人都享受這種感覺。 在網上看過這爛gag:蘇洵,蘇軾,蘇轍不單是文學家,三父子還學英語,考英文試,話說─主考官問蘇軾:「What is your name?」蘇軾答:「I am So Sick.」主考官想:問非所答,可能是病得很嚴重了,不過始終要Fail。到蘇轍了,主考官問他:「What is your name?」蘇轍答:「I am So Cheap.」 主考官大感錯愕:為何這人如此坦率?不過問非所答,也Fail。到蘇洵了......蘇洵能pass,但其答案也令主考官莫名其妙?(大家想下他的答案是甚麼?)蘇洵答:I am Susan。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3-25

最近品嘗了一瓶南非的Devon Hill 2002,是Pinotage葡萄的,它其實是Pinot Noir和Cinsault葡萄的混合種,1925年由Abraham Perold 教授研發出來的,動機是因為當時Pinot Noir在南非種植時一直無法大量種植,但是生產出來的酒卻有特別的香氣和口感。於是他把Cinsault與Pinot Noir交配繁殖,培養出的葡萄不但有Pinot Noir 的特色,產量上也可以穩定增加。這酒香氣四溢,充滿果味,入口澎湃,富有勁度,但很奇怪,after taste即轉為柔和、平順,令人有點意料不到的感覺。 人類之所以能進步就靠創新開發,像將Cinsault與Pinot Noir交配繁殖出新品種Pinotage。但這次日本核泄漏事故,也是由於這人類偉大核電發明創新,說有多完善的保護層,有多安全的散熱系統,但當人類面對著大自然的威力,任你有多能耐,也要乖乖低頭。自古人類開始不斷尋找能源,由柴薪到煤炭到石油。 最後我們發現了核電,它可產生熱力,但也會產生輻射,並數十萬年不斷釋放輻射。我們只懂啟動核電的技巧,製造熱力,釋放輻射。但我們根本不懂控制輻射、核電。每個反應堆大概每1.5年就需要更換燃料棒一次,不過燃料棒仍然會釋放輻射,直至很長時間後才自然停止。像切爾諾貝爾事件, 燃料棒損毀之後,輻射物在空中散播,方圓幾十公里,受污染的泥土不可種植,而且核原料的半衰期有幾十年,即幾十年後,放射能量只是減少一半,可見影響深遠。實在不明這種科技何以會成為各國、口中的「成熟」科技。大家猜猜那些核能專家、國家元首會不知道核電的危險嗎?我相信現在需要想一想是否只顧經濟增長,還是開始改變一下生活習慣, 為我們下一代的生存得到保障,我深信這次日本核危機將會警醒世人。 另外還要向那「福島百多人」致敬。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3-18

法國友人送了這瓶 Beaujolais Villages 的Domaine des Treilles 2009給我。Beaujolais的地形較平坦且含大量紅色酸性火成岩,非常適合種植Gamay葡萄。 種植方面,全部葡萄不去梗,是全法國唯一規定須人工採收葡萄的產區(另一個是Champagne區),Beaujolais全區皆有規定每公頃最低種植密度(6,000株)和最高產量(5,200公升),迫使多產的Gamay留下很少的芽眼。使用整串葡萄釀酒時,葡萄梗會吸收色素、並有緊密的單寧,釀出深色、單寧柔順的酒。Beaujolais是使用「二氧化碳浸泡法(Macération Carbonique)」的產區,且大多數會使用大型舊橡木桶存,故不存太久。開這瓶酒後,酸度很高,要等十多分鐘,之後味道轉為有點苦,在邊喝邊等之下,最後那果香甜味終於出來。 等,有不同的情況,有些情況在等之餘,也可以做一些主動,例如salesman取單交數,多見幾個客人也可以爭取多一些單,雖不一定成功,但總可以有機會去改變結果。 但有些情況,只有乾等。像當你患上肝炎,無力地、無助地躺在病床上,任意地給醫護人員抽血化驗,望著天花喃喃自語地祈求著驗出的是甲型,而不是乙型。這種無力感,只有等待看化驗結果,不能做任何事情去幫助改變事實。 日本雖然遭受地震海嘯重挫,摘錄自報章:「......日本人昨天仍不失團結、守禮、守紀律和尊重互助的價值觀。東京地鐵站和便利店都是長長人龍,每個人靜靜地等候,沒有打尖、沒有搶劫、沒有互相指駡......鐵路在地震後停駛,大批人無法回家,東京站新幹線和JR線的攤位外,打蛇餅排著數百人靜靜等候買車票,人龍中聽不到抱怨怒吼......」他們還靜靜地等。 日本現時雖然是很苦,但艱苦日子總會過去,希望甜味快點出來。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3-11

現正春暖花開之時,在超市隨手拿起Jacob’s Creek的Sparkling Moscato Rose 2009氣泡酒到郊外看看萬物滋長。其味道清爽,果味鮮美,酒精度只有9.5%,一面飲,一面看日落、彩虹,色彩與意境也絕配,將潮濕的感覺一掃而空。 「驚蟄」是中國每年的二十四個節氣中的第三個,通常在每年西曆的三月五日或六日便是這節令。記住,是用西曆算的,不是農曆。相傳「驚蟄」這一天會響起每年第一次的「雷」,但只會有雷聲,沒有雨聲,因為這是沒有雨的「旱天雷」。從這第一個雷聲響起,就喚醒了萬物包括蛇蟲鼠蟻等害蟲。相傳在這一天拜祭百獸之王「白虎」,便能夠鎮壓這等害蟲及驅除百邪千害,所以很多人在這一天拜祭「白虎」,祈求免除毒蟲之禍害。後來,驚蟄節被發展為「打小人」的節日。相傳在這一天,在「白虎」前打小人,小人便會被「白虎」制服,以後不能再作惡。拜祭「白虎」,最重要的便是預備一隻紙老虎,把肥豬肉貼在老虎頭上,再用豬紅及肥豬肉供奉,因為相傳「白虎」十分喜愛吃豬的。另外再具備紙公仔、紙掃把,在拜祭後,用紙掃把掃走紙人,這含有趕走小人之意思。在全城正準備就緒,齊齊「打小人」之時,突然「旱天雷」大作,加上天降甘霖,喜獲六千元。那些「蛇蟲鼠蟻」則得以回氣喘息。好酒的你,我建議抽取五千九百元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剩下一百元來買這酒獎勵自己,雖然這酒回味短,在幫助有需要的人之後,我肯定這感覺,一定比喝一瓶價值六千元的fine wine要好。至於這驚蟄節已過,「小人」已經打完。我聽到有一個「拾荒」婆婆得知獲六千元後,說可以休息一段時間。嗚呼哀哉!若婆婆不「拾荒」,全城不清潔,我擔心「蛇蟲鼠蟻」等害蟲又會作惡遺害人間!想婆婆休息?還是要「蛇蟲鼠蟻」作惡?真惡搞!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3-04

近日更換了新手機,正在調試功能之際,突然間訊號交錯,接收到一段奇怪的訊息,不知道是甚麼語言,但傳送到大腦,卻可明白意思。內容匪夷所思,大概意思是在火星上的一個小國度名「曾家島」,國家富庶,擁有大量儲備,今年也有大量盈餘。官員愛民如子,決定還富於民,推出很多措施以協助子民,由於當地的子民大都愛飲如命,飲酒比食飯還重要。所以首長動用大量儲備到地球採購了大批名酒如Lafite 2009, Petrus 2009 等......差不多把這些酒的全部產量買下來。這一下子,全城子民歡騰,高呼這國家實在對子民不錯。官員更體貼入微的發出聲明,鑑於這些名酒現在不是最佳時候飲用,所以會全把這批名酒儲存起來,待每位子民到65歲退休時才慢慢品嘗,官員對子民的確「無微不至」。 他們還有另一方案,針對低下階層的子民對抗通脹,推出winebond「葡萄酒債券」,給子民認購,以對擴通脹帶來的影響,以一萬瓶作單位,認購一萬瓶債券,每半年便按通脹率發利息,按現時的通脹率4%至5%來說,每半年便可獲200至250瓶酒作利息收入。這個福音政策搞得全城熱烘烘,窮苦大眾馬上傾注所有資金預備購入。但子民想深一層,既然是窮人,又何來可認購這winebond?至於這個嘛?可以考慮同心就事成的道理,一大班人去籌集一手winebond,便人人有酒飲。至於赤貧一族,最需要幫助的一群又如何呢?他們則可以先修讀再培訓班,如前任官員前輩所謂:「要食魚,不要人施,要自己先學捉魚,學懂了捉魚便不怕無魚吃了。」同一道理,要喝酒而無能力買的話,便可以先學會種葡萄,再學釀酒,便不愁沒酒喝了。在這火星的國度裏,所有子民都感謝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官員。我真羨慕這國度,只管喝酒,不需吃飯,特別是粟米斑塊飯。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2-25

在台灣花了118元新台幣買了300ml的小樽容量台灣本土釀製的「葡吉紅」Poogy Red 紅酒。它是選用西班牙進口紅葡萄濃縮汁,經調配稀釋後,接入法國專業菌種公司Bio Springer之葡萄酒專用酵母,經低溫發酵(攝氏18~25度)約30天後,釀造出新鮮之紅葡萄酒。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台灣本土自釀的紅葡萄酒,濃果香、輕酒體,加上夠甜,酒精度只有9.5%,很過癮、得意。想起台灣教授龍應台於1985年《野火集》內發表的「中國人,你為甚麼不生氣?」文中提到:「西方人來台灣觀光,他們的旅行社頻頻叮嚀:絕對不能吃攤子上的東西,最好也少上餐廳;飲料最好喝瓶裝的,但台灣本地出產的也別喝,他們的飲料不保險……」相信這不用我說,現在大家到台灣都放心食用當地食品;及「我看見成百的人到淡水河畔去欣賞落日、去釣魚。 我也看見淡水河畔的住家把整籠整籠的惡臭的垃圾往河裡倒;廁所的排泄管直接通到河底。河水一漲,污穢氣直逼到呼吸裡來。愛河的人,你為甚不生氣?」我月前曾到過淡水河,雖然仍然隱約有點臭味,但肯定比文中要好得多。 上月我也到過高雄愛河,河畔環境非常好。我在十多年前往台北出差,在的士上,途中駛至凱特格蘭大道回旋處,的士因塞車停下,司機在車尾箱拿出鐵鍊攻擊前面的士,然後若無其事的返回繼續駕駛......以我一個旅客而言,今日的台灣已與昔日不同,禮儀、素質已大大的提高。經過這二十多年,相信龍教授應該同意在台灣的中國人,不需像以前那麼生氣了。 但她提及的事情卻在彼岸卻比比皆是,愈發厲害。我更擔心在「環珠江口宜居灣建設重點行動計劃」,香港一旦被規劃的話,相信很快便到─「香港的中國人,你為甚麼不生氣?」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2-18

 歲晚太忙,至年廿五才安定下來。一向停不了的我開始計劃如何度歲,結果在網上只能急急找到年廿七機票到高雄。由於約了朋友於年廿六登山,年廿七出發便剛剛好,隨便訂了酒店,在全沒預備之下便出發。 高雄,這地方我已十多年沒踏足過,只記起當年市中心最旺的大立百貨公司而已。到酒店check-in,原來這酒店免費提供單車,既然如此,拿了市內觀光地圖便「驅車」出發。暢遊愛河畔,在一個荒廢的貨倉剛巧有民間藝術節,好不熱鬧。沿河便到了「打狗」前英國領事館看日落,美極了。晚上到井然有序的六合夜市「掃街」,還買了些烏魚子,好吃的秘訣在火候的掌握,即時將烏魚子用炭火烤成金黃色,要做到表面熟而微焦、內部還微濕潤,吃起來才不會乾而無味,吃的時候加上大蒜段、白蘿蔔片,口感外香脆內軟甜,並想配些台灣地道白酒。於是到便利店一逛,沒有特別的新意,正要離開之際,在收銀機旁放了一小瓶187ml的日本品牌三多利Suntory的紅酒。因被催促,沒有細看,急急放下88元新台幣便馬上拿走。也沒細想紅酒配烏魚子會有甚麼化學作用。滿以為可以品嘗到日本出產的紅酒,細看酒標才發覺是Suntory只是入口商,而生產的卻是法國專門製Vins de table的Castel,隨即有點失望。扭開旋蓋,含有Grenache, Carignan葡萄,有果香及酸度,酒體輕,本以為配不了味濃的烏魚子,但當兩者混在一起,酒的酸度(平時我不太喜愛的酸度)卻激起烏魚子的卵香味,輕酒體又不會把這香味蓋著,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回程時間甚為急趕,還要辦退稅,但無論地勤人員、海關及銀行職員效率之高,令我馬上便可取回稅款。高雄人質素的高,令我悚然香港的優勢......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2-11

歲晚新春特別多飯局,友人經常到成都公幹,特意從專門店帶回五糧液,以確保真貨。為防不夠,還在香港免稅店多買一瓶。當晚六人相約海鮮火鍋,配以五糧液真一絕。 五糧液為大麴濃香型白酒,產於四川宜賓市,用小麥、大米、玉米、高粱、糯米發酵釀製而成。宋代姚氏家族私坊釀製,採用玉米、大米、高粱、糯米、蕎子五種糧食釀造的「姚子雪曲」,與現時的有點不同。到了明朝初年,宜賓人陳氏繼承了姚氏產業,總結出陳氏秘方,時稱「雜糧酒」,後由晚清舉人楊惠泉改名為「五糧液」。現在的五糧液主要靠陳釀調配而成,五種穀物釀出的五糧液原酒稱為「基礎酒」,「基礎酒」按質分級分別儲存,儲存期滿後,釀酒師進行調配而成。 先開從成都帶回的一瓶,只要四百多元「人仔」。 我最感興趣的是它的防偽,有:1)電碼雷射防偽標 hologram, 2)射頻識別RFID電碼, 3)禮盒內蓋拉開後不可復原, 4)瓶身的酒標, 採用3M regressive reflection coating, 5)電話熱線確認防偽碼,真厲害。可見偽酒的嚴重性。一開瓶香氣四溢,回味芬芳馥郁。但當開另一瓶由香港免稅店買的(有HKDNP嘜),我們六人一致覺得香氣與回味都比成都帶回的遜色很多,但又不至於是贗品。真不明質量是如此的不穩定,還是較好的撥歸內銷?細看包裝,不覺有所不同, 這還需要九百多港元一瓶。 在2010年12月14日《新京報》提到:「五糧液最暢銷的52度『水晶盒子』現在的價格是RMB795元,而不久前為RMB769元。一位業內人士分析,還是市場供需關係的因素決定了五糧液價格上漲,近期五糧液發布提價公告的可能性很大。該人士表示,提價為了『滿足消費者身份需求』。」 我真喜愛這加價理由, 因我的身份也因這酒而提高了。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1-28

想起早日嘗過的阿根廷的TERRAZAS 2008是 Cabernet Sauvignon葡萄,位於有名的Mendoza地區,色澤呈深紅色,剛開瓶,酒沒醒的時候,帶有相當的苦味,醒酒的30分鐘後,有一種緊密的感覺,濃烈的果香、及香草的氣息賦予此酒一種複雜的香味,帶點軟木香味,是我喜歡的氣味。單寧感覺明顯而厚實圓滑,最特殊的應該是他的後勁和餘韻。 年輕時喜愛的一首歌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是Elaine Paige主唱的,但看歌詞總看不明其所以,後來還聽過Sarah Brightman的版本,直至看過由Madonna主演的《Evita》才明白歌曲的意思,而該片改編自Andrew Lloyd Webber的同名歌劇,怪不得也有Sarah Brightman的版本。作風與他其他的歌劇不一樣,包括了南美傳統Bossa Nova、Blues、Tango、Waltz、更加上流行音樂等元素,可謂多姿多彩。 María Eva Duartede Perón貝隆夫人,在15歲時開始她的演藝生涯,遇到了貝隆(Juan Perón)。不久後就結婚。在1946年,她幫助丈夫作總統競選,她一直強調出身窮苦來顯示她與低下層的團結。當她丈夫當選上總統時,她在城樓上唱這歌“......There’s nothing more I can think of to say to you. But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ok a t me to know that every word is true.”她向人民作出承諾,到這一幕,我也被感動。之後她出任勞工部部長,成立了基金會用以救助貧困。到1949年,成為最有影響力的人,1951年她更嘗試競選副總統。這使軍方十分不滿,在壓力之下放棄。最後在33歲時便因病去世。任她有多大的能力及野心,但終敵不過天。 我仍敬重她,捱過一浪又一浪,如今更有一浪在前,但她仍要繼續為基層發聲......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1-21

“The water of life”是蘇格蘭人用來形容威士忌,可見得威士忌對當地人的重要性。早時有幸地參與了由芝華士首席調酒大師 Mr Colin Scott主持的芝華士18年品酒會,當日介紹了Chivas Regal 18,它採用了超過20種麥芽原酒,全部至少陳釀18年。其原料基酒Strathisla 18、Grain 18、Islay 18,也全是18年的陳年佳釀。讓每款原料基酒擁有深度,尤其Strathisla 18年,保留了蘇格蘭Speyside地區單一麥芽威士忌舉世知名的醇厚酒味,那正是Chivas Regal 18的靈魂所在。 首先的是單一麥芽的Islay 18,濃冽的煙燻味撲鼻而至,且帶拖肥糖的微甜。繼而是穀物的Grain 18,她輕柔,微甜,帶橡木味。再者便是單一麥芽Strathisla 18,口感飽滿,柔和,有乾果甜味。最後是主角的 Chivas Regal 18,獨特的多重調和法,為豐潤的酒液賦予靈感,天鵝絨般柔順,帶有順滑拖肥糖及朱古力味、芬芳的花果味、微甜的煙燻味,回味無窮。 穀類威士忌與麥類威士忌調配的過程叫作"Marrying",在橡木桶調和的藝術將幾種麥芽威士忌和穀物威士忌調和在一起,便可得到一種更美味、風格更獨特的威士忌。真實中的Marry(Marriage),會否像威士忌調配時的化學作用,得到更美味?便靠諸君好好把握、珍惜,使一段婚姻感情轉化得像天鵝絨般柔順。順帶一提,還有她的Royal Salute「皇家禮炮的21年」威士忌,於1953年為了慶祝英女皇伊利莎白二世的加冕而特別釀製,這個名字源於一個古老的傳统,皇家海軍為了表達最高敬意,鳴放21響禮炮。當你與你的另一半經歷了21年的光景,趕快來一瓶互相Salute吧!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1-14

這智利的Santa Loreto 2008 Cabernet Sauvignon-Merlot,葡萄種類含有75% Cabernet Sauvignon,25% Merlot。這酒色帶有紫色色調的深紅色,一看之下,感覺這酒應是較濃厚。她散發著濃郁水果的香氣,且有Cabernet Sauvignon的胡椒味道,口感柔順。   愛較薄身的酒友會喜歡,與單看外觀的感覺不一樣,怎算也算不出這酒來得輕。智利的南北長4,300多公里,東西平均寬度卻只有200多公里,看起來相當狹窄,因此智利亦有「絲帶國」稱號。由於國土橫跨38個緯度,而且各地區地理條件不一,智利的氣候複雜,至少包括了七種主要的氣候類型。雖然如此多變,但總有一些地區是適合種植葡萄的。 這酒區(Villa Alegre)擁有地中海氣候,位於距離聖地亞哥南部有285公里,有著火山灰和砂質土壤的莫利山谷。到底200公里有幾長?它只有5個馬拉松或兩個樂施毅行者的距離,即一條麥理浩徑由西貢到屯門的一個來回,智利與她的長度比例,真是很狹窄。早前剛舉行過的100公里樂施毅行者,我們立志要破我們自己的過去紀錄,加強練習,在練習麥理浩徑第三、四段時,比以前快了兩個多小時(差不多20%),我們狀態甚佳,對這次破紀錄充滿信心。當日比賽開始,完成首三段(約30%)的時間,也比往時記錄快了差不多三個小時(約20%),這時雖然已是入夜,體力也開始下降,但我們抱著樂觀的態度。 人算不如天算,一向體能最佳的「團長」,步速漸漸減慢,原來他膝蓋已受傷。憑著意志,也終可完成,雖然都比舊紀錄快兩個多小時,但沒達到預期標準。近日城中千億遺產官司上訴又再開始,我相信一般市民的心裏已有定案,且看結局如何?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1-01-07

小學同學從外國歸來度假, 另一位舊同學帶備了Château Talbot 1995盡興。貪小著數的我當然不放過這機會,他把酒用報紙包卷著,我急不及待要醒酒,隨即把報紙拆開,看見了一個大標題:一生至愛,還有一張黑白照片。看見了這標題及照片,這種感覺令我隨即想起Edith Piaf及她的La Vie en Rose。我一面看著報紙的內容,一面想起這歌詞,但跟這段未了的情緣相比較,我找不到跟歌詞的死去活來的激盪,只覺得有一絲的遺憾。 我舉著手中的Talbot,心裏敬了他一杯。這酒的葡萄成分有Cabernet Sauvignon,Cabernet Franc,Merlot & Petit Verdot,產區在法國的Saint-Julien。是fourth growth的Grand Cru。打開原瓶透氣後,紅酒色帶暗紅,中厚酒體,一小時左右品嘗,香氣覺有皮革及泥土氣味,酸度低,入口圓潤,有少許香草味,單寧在尾段出現,再之後較前開放,轉化出黑加侖子味,配該店的招牌菜胡椒蝦,實在一絕。 回家之後,突然的興致,找出老師早前給我的G major簡易版本的La VieenRose曲譜,暫停了現在練習的E major,Eb major及Bb major的3條scale (這可知 道我只是一個初哥而矣)在吹奏這歌時,想起其中的兩句歌詞:「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bras(當他擁我入懷),Je vois la vie en rose(我看見玫瑰色的人生)」,希望他們在天國有這美滿的完結。在這時代,有這樣的一位人物,我 又轉換了曲譜—Amazing Grace,希望他不會介意我幼嫩的技巧。 同時我也希望每位想悼念他的人,都可到香港來憑弔。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0-12-31

這瓶法國的Chateau Cazalis de Fondouce 2007,不是常用的葡萄,葡萄是80% Syrah, 10% Grenache, 10% Mourvèdre;亦不是熟悉的產區,位於南部的Languedoc,但有著不錯的果味和甜氣,還有淡淡木香,口感非常的滑順,略甜的使它喝起來有點單調,看起來似乎不怎麼特別,但配上紅燒扣肉與那甜甜的醬油,酒中的甜味與醬油的甜味實在很配,是使人有滿而不肥的享受。 不知道與自由多變的法國酒有沒有直接關係,但法國大革命(1789年–1799年)是一段激發了法國至整個歐洲政治及社會層面的歷史。統治法國多時的君主制封建制度在三年內瓦解。這時法國經歷着一個急速的轉變,由封建、貴族和宗教特權,到自由主義政治組織的抗議及人民的衝擊,傳統的封建逐漸被全新的天賦人權、三權分立等的自由民主所取代。現代社會在法國革命中拉開帷幕,共和國的雛形、自由民主思想的確立、現代思想的發展都是此次革命而得以大大的前進。而美國的自由神像(Statue de la liberté),是法國在1876年贈送給美國的獨立100周年禮物,這是因為美國擺脫她的死敵英國而獨立,可見法國人多重視自由。 早前因交流葡萄酒心得,而結識了不同國家的朋友,現時大家都在facebook中保持聯絡,但內地的朋友卻不能透過facebook去add大家,只能透過電郵寫了以下的一段話:「You can add me on Facebook ─(although facebook is not available in china at the moment, I can still manage to check it ^^)」。 一年將盡,我的願望很簡單,只希望我這朋友可以自由地用facebook與我們chit-chat,及凳上不會空着只作放酒矣!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