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2013-10-30

港視員工今回自發搞社運,晚晚上演真人騷,可謂創本地電視歷史先河,在上世紀92年,記得一大班的演藝紅人,走出來聲討社團勢力入侵影圈(反暴力大遊行),更有傳部分當紅演員被槍指嚇、被摑。 電影屬高風險行業,能獲黑社會青睞,除了港片還處當紮期,拍電影兼具金錢洗淨功能,但隨著電影市道滑落(警方能力有限),賺不到錢,社團便另闢途徑。當年身受其害的杜琪峯之後陸續拍了《黑社會》系列,訴說這群橫行無忌之輩,面對晚期資本主義社會變遷,當龍頭也要拿大學文憑,把生意轉為正行搞上市,《奪命金》中傳統的蠱惑仔豹哥(劉青雲 飾),講幫規、忠義,還不及搞廢紙回收賺錢,整個行業漸被邊緣化、萎縮,算是用電影敘事,向當年黑勢力「還拖」。 市場環境改變,問題就會解決 回歸後,老翻問題嚴重,電影從業員無工開,部分要轉行當的士司機維生,也舉行了一次反盜版大遊行,今天盜版仍時有出現,畢竟海關執法能力有限,只要花點力,不難在分享視頻找到連結,但觀眾對電影觀賞要求提高了,VCD人頭版不能滿足要求,昔日DVD今天藍光碟,當強國富起來,電影院愈蓋愈多,看電影成了身份、社交象徵,通過了CEPA後,香港電影公司借合拍片可生存一陣子,因為餅大了,文化變了,盜版成了微不足道的問題,無損動輒幾億票房,市場環境改變,問題就會解決。 有本事連他們都被搞「著咗」! 今天香港電視員工在政總抗議,有別於以往遊行,上兩次都是由演藝人士牽頭,以其知名度吸引媒體報道,幕後同業都是跟大隊走,向政府施壓。但今回卻由幕後人員發功,一群藝人、演員都只是陪襯,發哥、華仔、城城和霆鋒等聲援都只生加強聲勢之效。據筆者入行後的觀察,他們習慣低調(當幕後的文化),默默在背後製造娛樂,政治時事層面除了新聞部同事關注,其他同事一向懶理,閒來告假就是出外秘撈賺錢,他們很多都是大台的熱血員工,不是熱血類就不會出走(高人工都是因素),始終大樹好遮蔭,過檔因為對電視行業仍抱有一種熱情,站在製作層面,吃不消那套流水作業的生活,做得這行,多少就討厭朝九晚七的生活,希望有份參與做「好嘢」,為自己留下美好回憶,當他們這班習慣沉默一群願意拋頭露面(燈光師也挺身出來怒吼),就是一個重要警號,請不要把抗爭簡化為飯碗問題。筆者深信,就算沒有愛回家這類火上加油的廣告,搵食壓根兒不成問題,加上我們這行適應能力超強,特區政府厲害之處,就是把平常不會遊行的人,統統要趕上街頭,今回的特殊意義就是連他們都被搞「著咗」! 拒發牌、推國教動機一致,就是要洗腦 若不是怕開罪大台霸權,全行從業員心底肯定站在港視員工一方,今次遊行不像前文提及那兩次,要為行業健康發展著急,當特區政府利用行政手段,限制發牌對象、篩選發牌數目,其實姿態就很明顯,就是間接打壓傳媒,跟推國教動機其實源出一轍,當大家擁抱觀看電視的選擇權利,背後就是拒絕另外一次在生活層面上被「洗腦」,兩次社會運動目標其實緊扣,因此兩個運動慢慢發展出個類像的效果。有賴反國教經驗,遊行後的集會可築起舞台,日以繼夜,要注意今次不同處,搞手不再是學民九十後,而是一群在傳媒有實力之輩,他們的專長就是製造娛樂,留住觀眾,當公民廣場成了舞台,他們接近本能地,把整個行動變成一場又一場動容的OB真人騷,他們擅長把訊息有效傳播,當政府不懂回頭是岸,11月6日肯定繼續有好戲上演,要知道誠如前文,當市場環境改變了,問題就會解決。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10-23

無記為迎合老友記需要,早上時段會花半小時,重播該台佳作,可一睹各大無記出身的巨星風采,借連續劇側看無記對香港電影的影響(亞視或許抄考這種手法,醞釀了歲月流聲頻道)。今天無記因為變大了,製造了很多對行業發展、藝人不公平的條文,獲人家從輕發落還不心足,硬要用腳把飯蓋撐起,但當六叔還手握龍頭杖,它確擔當培訓本地台前幕後電影人才的重要角色,而有趣是重播的多是古裝武俠劇,主打是金庸作品,他的作品讓當年不少男女演員成功彈出(除了無記,他們更該感謝金庸)。   有了成功方程式,改編之風吹遍中港台,最熱門當然是《神鵰俠侶》,無記有劉華、古天樂,台灣版本有任賢齊,祖國版有黃曉明,統統都是飾演不同版本的神鵰大俠,而小龍女計有陳玉蓮、李若彤和吳倩蓮,國內代表則是劉若菲,早前多得陳妍希身形,炒起了《神鵰》最新版本,而《倚天屠龍記》作為後續,翻拍次數不及《神鵰》,更比《射鵰》遜色,《倚天》蝕在那裡?為何不蒙製作公司青睞? 《倚天》雖引發不少武學話題,透過太極拳、九陽神功和乾坤大挪移,男性讀者可以繼續邊看邊幻想自己當上武林高手,跟一眾強敵切磋,只是殷素素死前對兒子張無忌一段肺腑之言,大呼要小心女人,為全本小說打了調,無忌似乎違背了張翠山的願望,成長後變得諸多顧忌,雖當上明教教主,善用武穆遺書,把元兵搞得貼服,可謂英雄出少年,但予讀者印象(尤其是感情線上)拖拉,不夠周芷若、趙明灑脫,結果打下來的江山,還是留了給大混混朱元璋,在中國歷史起了個字頭——明,張無忌不及郭靖忠心愛宋,死守襄陽,不及楊過為姑姑義無反顧,敢於顛覆了老百姓和平相處的倫理法則,縱有上佳武術悟性,無忌底子還是一位family man,或許因為不太符合傳統父系社會對男生的性別想像,帶點娘娘腔的性情,卻有波斯公主、元朝郡主等權貴為其傾心,中港台老闆、編劇寧願開穩陣格局,打楊過、郭靖這等英雄人辦主意,把張無忌打入了冷宮,而無記拍過的版本該只有三個,除了吳啟華、秋官外,梁朝偉曾經也是張無忌…… 偉仔最入型入格 最近無記就重播了偉仔版本,筆者對這版本一直引頸以待,故不時追看,因這代表了無記一個年代的頂峰,除了偉仔這位神級演員,任達華、鄭裕玲分飾張翠山和殷素素,屬頭Round主角,接力出場有邵美琪當小昭,黎美嫻演趙敏,視后鄧萃雯當周芷若,筆者今天觀看,無論剪接節奏、台詞均覺緊湊,除了化妝有點重口味,畫面未經調色,略帶懷舊味道,整體而言,比今天很多連續劇優質,特別是武打場口,即使只是用刀用槍、拳腳翻滾,皆因當武指就是正當紮的程小東,而編導則是杜Sir,監製是天林叔,可謂是幕後黃金鐵三角,更細緻一點,主題曲找來阿梅和偉仔合唱,阿梅主場霸氣蓋過了偉仔這位客席歌手,悅耳之餘還切合了小說其一神髓——女人才是當家,除了排場,偉仔版本最好,因他較秋官、吳啟華入形,張無忌跟偉仔的同步率其實很高,偉仔彈出是因為韋小寶的機靈,接力是新紮勇探的張偉傑師兄,但開槍搞笑不是偉仔杯茶,張無忌那種曖昧、猶豫才是偉仔的至強戲路,一位帶點沉鬱的多情男,花樣、春光等電影成名作多少就是張無忌的現代變奏版本,這角色讓觀眾發現、甚至愛上了另一面的梁朝偉,這位多情男,快年過五十,低調但無法跟緋聞絕緣,成婚後也無阻讀者、觀眾想像,似乎更樂於這位張無忌繼續穿梭於不同女子間…… 而他的另一半劉嘉玲因著武則天角色成功獲獎,來得遲或許非因能力,而是合她胃口的角色難尋,那份武則天霸氣多少屬她本人的個人特質,她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至強戲路,張無忌最後成了婚,不是趙敏,也非周芷若,而是武則天,這個故事將會怎樣走下去,是一個長賣長有的娛樂版故事,而其他角色還有王菲、李亞鵬、周迅、霆鋒和栢芝,彼此有賴娛刊神手,把多重關係串連,承繼金庸,寫著未完的倚天屠龍記。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10-21

當殖民觀念盛行,強國透過武力強搶窮國資源自利,普遍都會予人大蝦小的感覺,但強迫封閉國家打開港口,間接灌輸一種自由貿易觀念,實則好處在於加強原產品在全球流動,跟世界大趨勢接軌,而外國設立領事館,外國人進駐租界經商,餅大了,勞動機會也多了,文化差異很大,卻不斷交流,因著遊戲規則的改變,年輕人有機會跨越社會階梯,短時間內出人頭地。   昔日的上海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因為吸引,城市被搬上公仔箱化成本港經典香港連續劇《上海灘》,除了燈紅酒綠的繁榮外,那個舞台容讓命運能夠瞬間不斷逆轉,人生故事可以很戲劇化,愛國大學生許文強、勞動階層丁力可以很合理地搖身一變,成為黑幫頭子,跟千金小姐馮程程愛得火熱,因著戲劇入屋的潛移默化,上海最被懷念的倒是中國民初那段日子,代表著「夢工場」、「大時代」。 城市發跡期 編劇至愛創作背景 每個城市都有生命周期,當上海當旺,香港還是一塊不起眼的殖民地,至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發跡,中國封閉期間,有利香港成為重要轉口港,輕、重工業叫經濟起飛,亞記歲月頻道之所以work,因為觀眾(特別是嬰兒潮出生一群)認為那個時代的作品最好看,當時時裝劇多訴說著屋村仔(因為普及教育)如何晉升上流人士(如《變色龍》),側面寫著社會階層的流動,城市的發跡場景一直都是編劇至愛,要捕捉甚至設定不同城市的風光時刻,不論香港、上海,因著城市的生命力,筆下人物可以大起大落,地靈則人傑,互為因果……   公仔箱內的城市有幾成真? 香港是否那時真的樣樣勁?今天後生果真不及當年人年輕有為,呼應著一蟹不如一蟹的結論?這倒未必,那個時代的火紅,某程度因為媒體發功,透過各類影視產品,製造這樣子的集體記憶、觀感,上海、香港雖處不同當旺期,但共同點就是當時美好的背後,也隱藏著種種制度的不完善,締造了許多民生層面不公平、公義的情況,美好只是個別媒體的偏好,影視節目只呈現大城市歷史某一面,製造了假象,更極端一點就是樣板戲,放大了某一段小歷史,loop播來達致宣傳某個政權的美好,媒體就是一樣那麼了不起的工具,常被政權虎視眈眈…… 美國頻道為搵食 替星洲添魅力 筆者上半年到訪新加坡,得知HBO頻道為了開展亞太市場,專門製作以亞太市場口味的電視作品,頭炮就是由陳沖擔綱演出的連續劇《星洲檔案》(下稱《星》),雲集了澳洲、印尼和新加坡演員,cast明顯反映了市場考慮,環顧整個亞太市場,卻選了新加坡這個國家為故事背景,頭炮要響,誠如前言,就要捕捉或製造甚麼時刻才是新加坡的大時代,結果HBO團隊選了在戰後六十年代,地點則是牛車水唐人街社區,新加坡這時期歷史對西方或香港觀眾也是陌生的,注入影像後,新加坡搖身成為另一個夜上海,地方雖小,中西文化匯聚,華人勢力被描繪為舉足輕重的一群,唐人街似乎預表著整個新加坡由華人當權的轉向,新加坡人回頭看,身份升格了…… 加強亞洲元素 就住西方白人胃口 該劇仍以白色澳洲演Don Hany當男主角,一眾亞洲演員(包括陳沖)圍著他團團轉,但《星》重要意義不在一面倒討好亞洲觀眾,而是以白皮膚同宗演員當導遊,讓西方觀眾認識一下亞太區的歷史,跟西方的來龍去脈等,好慢慢適應亞洲熱,接受今個世紀要跟他們平分天下的事實,《星》當了先鋒,一塊試金石,筆者相信日後將會出現更多以亞洲城市為背景的連續劇,亞洲不同國家的演員將會crossover,擔綱一些更重要的角色,劇集描繪的城市是否忠於歷史已不重要,因亞洲是西方國家尋金的理想國度,大勢所趨下,誠如陳沖所言:「亞洲演員不再是伴菜!」   《星洲檔案》逢周日九時在HBO(now寬頻電視:115台) HBO HD(now寬頻電視:110台)播放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10-09

到一/二手店想找杜sir《十萬火急》的DVD/VCD,發現難度甚高,想看,唯有網上尋,想看? 因為近期看了一齣3D電影《逃出生天》,加上在網上無意Click開郭子健導的那齣《救火英雄》Trailer,後兩者都是請消防員出來當銀幕英雄,歌頌一下這些為香港默默付出的制服部隊,當下時勢,英雄買少見少……   警察形象低落 自老廉出來,貪腐警察/有牌爛仔形象慢慢洗底,有賴八、九十年代本地電影之助,熱血、正義成了警察界別的關鍵搜尋詞語,然而,《無間道》的成功曾引起了一浪同類型的拍攝風潮,直至蔓延至公仔箱的Laughing哥才暫時結束,條橋用到盡,符合環保原則,循環再用不覺產生文化植入,市民對這個制服隊伍界別強化了一種不信任態度,《無間道》把林嶺東的《龍虎風雲》類型升格,除了黑社會派人滲入警隊,彼此捉鬼加入戲劇張力外,主角身處的黑白矛盾不屬一種個人道德抉擇,滲入成了一種有組織而廣泛的行動,黑社會只是眾多不同利益社團滲入的一種代號,沿用因為方便大眾理解。電影《黑社會》明顯談的也不是社團內的家事,而警察所代表的正義、熱血感覺漸趨模糊,被傳媒抓著痛腳,一件都嫌多,著力檢舉幾萬警察內的樹大枯枝,觀乎近年社運或林老師事件,他們在官民衝突前線成了政府的代表,警察形象沒有最低,只有更低,英雄落難…… 消防英雄抬頭 消防員職責很簡單,就是救人,付上的是自己的生命,其神聖本質,難以用利益集團滲入玷污,成了城市裡制服職業類具人氣支持的稀有英雄。彭氏兄弟鬼片起家,把靈異元素翻新,夥拍林小明,作不同類型嘗試,如愛情類,今回雖以消防員當主角,實則拍災難片,跟韓片《火海108》類近,以廣州的摩天商廈作背景,摩天就是一種城市的成就象徵,廣州似乎就是中國南方的大阿哥,跟北京、上海玩三國殺。今次彭家班(剪接是其姪兒彭正熙)同時作了合拍片新示範,拍攝現場主語言是廣東話,因以廣州消防局為背景,作為香港觀眾,耳朵不錯舒服了,但看著劉青雲穿上國內消防服,戴上3D眼鏡,拍出來的火勢像真度高,招致肝火冒升,看得不太舒服,雖換上廣東話,但香港演員,服務對象仍是國內觀眾。說穿了,古天樂、劉青雲兩兄弟就代表了當下中國兩種價值觀,彼此矛盾,平衡一下走資後的負面影響,向廣州消防員借水,把其神聖光環特質灑向其他省份群眾,撲熄單向錢看、個人利益凌駕社會公義那種不道德的火燄,然而,把神聖職業工具化地運用,以娛樂重重包裝,實踐其社會或政治功能,果真奏效,但同時削弱了消防員的公信性,為政府作另類服務。 這種合拍片新形態或許開出了新路,把廣州話寄存於滔滔國語片之間,把南方文化以港式包裝作推廣,不致被普通話大勢所埋,語言確實盛載著文化精華,但廣州說的廣州話跟香港說的音調,稍為仔細聽即可分出來;消防員有自己的故事,導演、編劇該讓他們的聲音放大,不是把他們埋沒在摩天大廈的瓦礫中,古天樂、劉青雲還是穿上香港消防員制服較為順眼一點…… 當李若彤離開了仙界,與其懷念九十年代的《十萬火急》,不如寄望一下《救火英雄》。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9-17

看見幾位搬運師兄,把成箱家具托在膊頭落樓梯,行完十餘級後,面容呈現疲憊神色,他們不憑口術,貨真價實用勞力交換金錢,過程無花無假,內心不禁肅然起敬,想起了無記一齣不在黃金時段的電視節目《打好基本工》。   反映基層價值觀 節目專找一些較不起眼的工種,如搬運工人、停車場員工,它一反電視台節目尋找嘉賓訪問的準則,不再尋找所謂成功人士,藉了解他們的故事,為觀眾提供一種追求富裕、卓越的方程式,就是鼓動市民要buy純經濟地位向上流,就等同獲得了美好生活的想法。這種價值觀並非全錯,貧窮確需攜手消滅,特別在堅尼系數強勁的地方(如香港),因背後就是代表社會資源分配不均,涉及是否公平問題。基於這個社會共識,幾年前無綫電視遂製作了紀錄片佳作《一百萬人的故事》(余詠珊作主旗手年代),用一種中、上產視野關顧活在貧窮線下的港人,引起大眾注意。然而,上述觀念把美好生活簡單定義成一種經濟富足的狀態,弊病在於視野狹窄,最終驅使大眾把精力消磨在努力致富層面,一旦發現經濟改善了,心內還是不滿足,唯有從不斷消費得著救贖,從擁有商品來安頓身份(Identity)。   復辟貧亦樂觀念 近年,年輕社運提供了另類想法,挑機資本主義、工具理性灌輸多年的價值觀,推倒舊物一味發展不是硬道理,市民也有選擇菜園生活的自由,然而這種聲音分貝還小,需要時間孕育、宣傳,面對價值衝突,既得利益者往往偏向一元多於共存,運用霸權口誅筆伐,除之而後快。觀乎老外社會,價值衝突的結果不一定就是撕裂社會,從種族平權運動歷史,價值抗爭的背後就是追尋美好價值的過程,建立更美好的社會。筆者相信多元乃是未來王道,《打好基本工》新意在於復辟貧亦樂觀念(乃中國價值教育一部分),搬運工人可以透過他們的工作經歷、伙伴,敘述屬於他們的故事,建立職場獨有的意義,不容他人說三道四。有心人可以努力打破結構性問題,維護他們上流的權利,但選擇是否上流卻是他們自家權利,因社經地位向上流動並非上進、有為的唯一解釋,這樣才是對群體自主性的一份尊重。   為社會基層平反 《打好基本工》讓他們分享工作點滴,涉及獨有心得、技巧,平反他們的工種就一味等同呆板、不需技巧。這種習以為常的誤導,不只工種層面,還涉及所屬階層,把他們說成社會基層,大眾往往立刻聯想到他們的經濟能力,忽視了他們的社會功能。上世紀共產主義具一定吸引力,因馬克思尊崇無產工人階級,認定他們才是整個商業社會運作的基石,卻一直未有被賦予一種該有的尊重,因此訴諸於革命來實踐一種絕對的平等價值觀。或許不少人不認同共產抗爭的方式,但指出的確是資本主義的bad side,需要正視。除了基層,另一誤導例子就是老人,在資本主義裡面,沒有生產力就等於沒有價值,一群退休人士遭受到長期標籤。電影《猛火爆 R.E.D》似乎看準了這一群人的壓抑,戲中顛覆了傳統動作電影的設定,一味起用年輕肌肉猛男的做法,把退休老人化身成危險猛人。由票房收入、推出續集可見是符合觀眾胃口的最佳證明,而Helen Mirren那段愛情線叫人喜出望外,長者不但可談情,更可肉麻一番。關懷舉動可以是一種霸權包裝,站在高地去照顧所謂弱勢,實則就是強化弱勢標籤,真正的關懷,就是充權(empowerment),像《猛火爆 R.E.D》或《打好基本工》般,讓微小的聲音傳真發放出來。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9-11

看著亞記為了面子,把盛品儒在亞視留下的足跡,剪成了一個三分鐘的影片,配以一些煽情的Caption(因為畫面只是盛品儒走來走去,欠說服力),在大氣電波中,迫觀眾陪看向這位離職的執董致敬的片段,他接受了英雄式的送別,未完成的任務要交由雷競斌接棒,再化身為老百姓,成為亞視死硬粉絲,整個危機處理手法,充滿戲劇性。   由政總大跳騎馬舞,興起一個亞洲會作應援隊伍,到今天受了通訊事務局下令,把老闆干擾運作,勒令執董辭職的醜事化為捨身成仁,成全大我的事跡,叫全港學生上了寶貴一次的通識課,用真人騷故事說明了甚麼是顛倒是非,黑白不分!   電視頻道應客觀持平 試問誰敢說亞視沒有創意? 只可罵這份創意未有善用在製作節目層面,花了整套心思玩政治騷,跟現實的大建制(Institution)如政府、大台鬥法,背後目的只有一個──殘存。蔡衍明一派明顯想搞好亞記,但柴家結果把股份賣了給王征,他多「有心經營」已心知肚明,把齣齣未經數碼修復的陳年連續劇,原汁原味搬出來慰藉年老一輩,重拾當年情懷,企圖顛覆觀眾累積多年對電視台的經營標準,實則挑戰大眾的忍耐底線,製造機會讓港人展示厚道一面。因為有牌在手,便可有恃無恐地硬把自己的一套藉媒體塞進香港人的腦袋,說白一點就是把具社會責任的大氣電波完全私有化,只為老闆服務,滿足他擁有一個媒體的欲望。但是媒體作為中介,對塑造觀點、價值觀有極大的影響力,正因如此、拿了牌照的電台、電視頻道,就理應盡力站在客觀、持平的崗位,無謂影響大眾對事、對人的立場。無記劇集就算植入式廣告如何鋪天蓋地,娛樂節目大灑鹽花,也不會斗膽把個人一己意見,化妝為一個時事節目播出,這是挑戰了電視新聞的神聖光環......   亞視扮演受害者角色 但觀乎手法,其實亞記與本地就林老師、佔中的某些團體可謂一脈相承,一面拿著言論自由的旗幟,大講多元、集會、示威的權利,另一面在論述過程標榜偉大價值詞彙,亞視多用「良心」,團體們則多用「愛港」、「愛國」,不理會背後邏輯謬誤,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入價值詞彙,更成了那個愛國、愛港或者良心的唯一定義、解釋,逆我者則要抗爭到底,實行敵我分明,發動疑似聖戰,背後擁抱是一元思維,只是亞視不及團體們強悍,扮演著受害者(Victim)的角色,製造了一個被政治、大台迫害的稻草人,把一切低劣節目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亞視為通識料的學生,製造了訓練批判思維的上佳教材。   亞視版的Steve和Mark 盛品儒當下對亞視的符號意義儼如雷鋒同志,當3分鐘宣傳短片被觀眾投訴,王征先生不妨考慮找外判製作公司,拍攝一齣微電影甚至連續劇,作為新潮樣板戲,既是傳記形式,不會招人話柄,方便繼續傳承自己的一套論述。然而,拍攝傳記電影較難,不妨以即將上映的電影《喬布斯》和《社交網絡》作比較,當大家從《維基》或其他紀錄片已知Steve Jobs的生平大事時,順時間直接敘事難以製造驚喜。若要把他再次封神,高呼無敵最寂寞也可是一條進路,奈何他的神處不在無敵,而是其先知(Prophet)的恩賜及其演講時懾人的魅力,最終把一個蘋果變成一個疑似宗教,就像《廿世紀少年》的「朋友」現實版。《社交網絡》則反其道而行,首先是以Issue(司法案件)為處境,凸顯Mark Zuckerberg跟其他傳統同學的想法差異,他所代表的不是facebook,而是一個新的時代,他的天份卻諷刺地因女朋友頂佢唔順而激發,充滿戲劇性,經Mr. Sorkin編劇筆技,Mark還原成為凡人。 盛品儒該成為誰呢? 亞視Steve抑或Mark,還是忠烈王家將,留待亞視高層決定,姑勿論是誰,也要盡快祝聖、立像,成為亞視聖人!!!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9-05

當《激戰》昂然進入第四周,叫好叫座時,筆者跟行內友人都為此感到興奮、自豪,認為這齣真正港片能為香港電影爭一口氣,雖部分外景攝於澳門,而李馨巧、梅婷,甚至彭于晏均不屬本地演員,但風格、內容卻跟近年見慣見熟的合拍片有距離,該怎麼說呢? 《激戰》與合拍片分別在於地域性的強弱,誠如導演陳可辛所言,本地導演北上賺人仔,挑古裝片為主,因古裝片已有固定文本,憑著客觀資料搜集,中港文化未有突出,林超賢師傳陳嘉上《畫皮》的成功就是一例,國內時裝片講求對國內民情的掌握,尤其對白部分的處理,未有國內生活經驗難以引發觀眾共鳴。 只有香港人才能拍出《激戰》 換句說話,不是港人背景,難以拍出《激戰》中那種面對香港中年的困惑,也不懂把粵語對白準確處理,粵語其實就是港片文化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語言明顯代表著一種文化強弱的指標。當K-Pop興起,南韓文化則向亞洲甚至美國推展,而學習韓文的人亦漸漸多了,九十年代Beyond歌曲在中國大陸流行,北京朋友隨口也可唱幾首名作的粵語版本,然而,今天不少學校都是以普通話和英文教學為招徠,粵語地位將會跟新加坡、馬來西亞一樣,因著政府語文政策,而慢慢被邊緣化,光華褪色…… 帶苦澀味的文化差異 因著CEPA設立,合拍片應運而生,這十年時間為本地電影公司開出了活命丹,然而有失必有得,上映版本因著市場,都會用上普通話為主調,語言就是power,老闆肯花幾百萬投資粵語港片買少見少(葉念琛跟蕭定一的合作算是異類),合拍片只是一個歷史任務,當國內製作人員實力成熟,還需跟香港製作人員合拍嗎?過十年後,能有劉華、偉仔和秋生類的接班人嗎? 答案你我心中有數;聽著《激戰》賤輝說著不鹹不淡的普通話搞gag,相信生於上世紀的港人觀眾易生共鳴,然而所象徵的已跟八十年代張堅庭那種表姐情懷,大不相同,俱往矣!帶著點點苦澀味道…… 賤輝拼搏出港人的精神 賤輝曾經風光,今天面對年華老去,仍跟強敵李子天(安志杰飾)好好打一場,做好一件事對自己有所交代。林超賢跟張家輝這對搭檔面對強大外力,今回戲裡戲外都冇輸到,香港觀眾均對號入座,為自己職場生命打打氣,繼續激戰,解釋了愈做愈旺的原因,找到了少許亮光;然而,戲內賤輝雖對自己有所交代,但還是選擇退下來,讓洗盡鉛華的富二代彭于晏接棒。戲外,如無意外,林超賢、張家輝會是今屆《金像獎》的贏家,但贏了後又如何?《桃姐》、《寒戰》或《激戰》,一年一齣誠意作品救不了本地電影工業,正如亞記在王征年代以前,一直不乏好作品,但《殭屍》、《精武門》這些部頭作品未有能力打破慣性收視,所謂慣性就是一種當紅的價值觀。常打趣說即使無記播雪花畫面也有廿點收視,可見慣性之可怕。面對強國之風,當旺慣性論述,就是未來屬於強國世界,接受了就是未打先輸了「道」氣。香港,需要更多的賤輝,為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觀揮拳,專心為自己做好一件事,那件事是甚麼?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8-27

《衝上雲霄Ⅱ》效應響了幾周,聲勢大致橫向發展,始終Cool魔講多了製造不了新話題,因此帶起翠如BB接力的中佬、中女劇收視,關詠荷和Bobby哥玩三世姻緣,曾幾何時,陳德蓉在另齣台劇已玩類似題材,穿梭時空也不是甚麼新點子,亮點反而落在久休復出的關詠荷身上。   關詠荷的亮不在其夫君,朱古力張家輝雖因《激戰》人氣急升,但始終他倆不屬千語BB+林峯類,加上婚姻狀況一直低調(雖有娛刊爆料增銷路),跑妻憑夫貴路線不易吸引觀眾眼球,關詠荷是少數亞記過檔在無記能跑上一線的女演員,倘非因結婚生女,做影帝身後的女人,或許已達雯女級數,關詠荷在亞記資歷深厚,在咸豐年代連續劇劇《中華英雄》飾演華英雄女兒(何家勁當時屬亞記一哥飾華英雄)已嶄露頭角,比張家輝更早跑出。 早前亞記重播David Wu的《李小龍傳》,張家輝還在擔綱火麒麟這配角角色,在亞記連續劇《洪熙官》年代才上了二線,當方世玉(宇宙最強才是主角,此劇武打、劇情俱佳,呼籲亞記應盡快重播),關詠荷不算超美,但勝在跟Bobby同類,有觀眾緣易入屋,易在公仔箱走紅,如果她肯當回職業演員,論當下電視形勢,應大有市場……   網絡令電視觀眾老化 本地電視連續劇已順利過渡中年危機,然而,所謂過渡並非問題已經解決,乃是大伙兒已積極接受現實,電視大台經營方式比特區政府更落實基本法精神——五十年不變,當青春偶像劇已徹底輸了給台、韓,反勝無望,所有上位接力小生Bosco、林峯等已有成佬感覺,青春線市場還是讓路給一眾Video Bloggers,反正電視高層也不會明白網上超簡單製作,卻可換回十幾萬的Click Rate,大台似乎已接受了行業總會老去的宿命,緊守當文化遺產的中堅崗位,與其追逐青春,倒不如求教獎門人,找來一大批中女回巢大玩那些年,刺激仍會待在家乖乖按時間觀賞節目的觀眾眼球,而一成不變的電視連續劇劇情配合曾經美麗的中女,可讓觀眾因電視台種種活化舉動,得以作集體回憶,好在殘酷現實中透透氣。以往電視演員拼命掙扎向上,走上電影之路,估不到今天卻連影帝張家輝也有意玩票性質拍電視劇。   大銀幕不再是藝員出路 電視台曾經是香港電影的搖籃,當下最為人熟悉的一群男演員,十居其九都是從無記捱出頭,而當時電視演員的願望就是登上大銀幕,除了收入差異外,還是一套演員身份的昇華、Career Path的終點看法,電影跟電視就是兩碼子的事,電視較偏向普羅大眾的娛樂,而電影則可以滲入藝術養分,演繹方法亦有異,當時演員要洗盡電視台底子,表情、動作,和說話不需刻意誇張,淡淡的、深深的方可在16:9環境生存,但當電視機偉大尺寸已可跟小型戲院比併,配合廣大的國內電視觀眾市場,電影演員背後所代表的內容已不再一樣,跟連續劇演員的分野將會日趨模糊。 因此,張家輝這個名字、符號在本地電影史上別具意義,除了這位昔日亞記三號錄影廠影帝,成了七料影帝,可算為亞記出身的演員吐氣揚眉外,他或許是最後一位從公仔箱激戰成功進軍電影圈獲獎的電視演員,因這條路已無顧客幫襯,說成或許?因還有一個變數——阿澤!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8-15

「通訊管理事務局」向本地兩間免費電視台,提出了公眾對節目質素的意見,要求無記的遊戲節目提高質素,但內容無甚新意、乏殺傷力,一來一往只是按本子辦事而已,以皇牌《獎門人》為例,概念、製作模式主要從台灣綜藝系取經,後者已年華老去,大伙兒口味早轉向韓風,講求更花成本(不論機器種類和後期製作時間)的真人騷節目,即使飲食+旅遊節目,也套用了一種較優雅格調,不再追求那種熱烘烘,人多吵耳的手法,因此再鬧《獎門人》低俗,就是欺負一位命不久矣的老友記……   無記未能衝上雲霄前,收視一路低迷,《金枝》系更被落井下石加一腳,不求上進的超高層受困於Path Dependency Theory(路徑相依理論)所描繪景況,一切回應循著歷史路線找點子,不敢向藍海走寸步,搜尋後只能請老祖宗從墳墓出山,獎門人已為邵氏電影大腦,幫方小姐、樂小姐諗計搵水,也要抽空出來跟幾位餅餅獎老們扮鬼扮馬振振聲威,收視理想的原因跟以前不同,觀眾對那些熟悉環節繼續爆笑,不再是因為獎老輩的有味笑話,或藝人們半推半就的身體接觸灑出鹽花,而是懷緬那些年的美好回憶,簡言之是苦笑,恍如中年人看青春電影拾回後生男女情懷,以往是純官能娛樂,現在是借擬像(Simulation)那份真實感,藉著熟悉面孔和有味環節,借醉一刻,暫且對現實的不安說小息一會,只是這口孟婆茶效力有限,轉眼返回沉重、未知現實。 無記這類既得利益者,該履行企業責任,參考J2模式,把今輯《獎門人》作滾筒式播放,打救香港特區中、基層正處水深火熱的小市民,為了加強藥效,該把以往典藏《獎門人》逐輯播放,反正重播、留聲這些話兒,拜亞記之功,已成了一種新norm,即便受通訊管理局勸告,高層只應允把重播次數由四次改為三次,厚顏程度可入健力士……   長者的慰藉.亞記留聲頻道 亞記的歲月留聲頻道,相信仍可長做長有,除了亞記其餘中英文頻道壓根兒本著留聲頻道的精神外(鮮有新製作,續播史前舊作),留聲頻道正正彌補了本地電視台對長者的長期忽視,未有製作足夠老友記節目,讓他們在極多餘閒下欣賞,而筆者外母正正是留聲頻道的忠實粉絲,那些七十年代的頂級作品,正好讓這一年齡層的觀眾拾回屬於他們的青春歲月,雖然筆者對亞視慳皮做法不滿,不思進取,但換個角度,這套防守性做法可謂逆境一絕,比邱德根年代更強,只要把舊戲劇類再重新包裝一下,也可過骨,補長者觀眾不足,也可有教育作用,讓年輕觀眾稍明白電視的發展過程,舊的或許比新的更好……   宇宙最強《精武門》贏《衝上雲霄Ⅱ》 而最近深夜再次重播宇宙最強電視台作品——《精武門》,借李小龍逝世四十年來出師其實很勉強,倒不如說成慶祝子丹入行多少周年,似乎更為合理,此作品除可一睹宇宙最強接近廿年前的樣貌、身手,女角萬綺雯更因此劇與最強擦出愛火花,還可看杜汶澤跟最強當師兄弟跑跑龍套,而當時製作班底和規模實在不菲,由陳木勝、鄧衍成等名導操刀,更以單機拍攝,擺脫以往三機拍攝的局限,鏡頭更有力量和戲劇感,論戲味、實力,贏無記、國劇成條街,《衝上雲霄Ⅱ》的成功,乃是久逢甘露的結果……   面對今日世情,中、老一輩都可靠《掌門人》和留聲頻道稍作安慰,回味香港昔日曾經的美好,被動地處理不安,然而,後生一輩面對著財富分配嚴重不均,前路迷茫,又如何洩憤消氣呢?只要一句粗口,就可動L在旺角街頭互相問候,他們的美好,無路下相信是要靠粗話鬧出來,這種主動出擊,或許比呆看電視更有為?訊號發出了,香港旗手唔該唔好再學亞記、無記loop播舊有模式,清醒點吧!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2-25

林肯(Abraham Lincoln)總統雖逝世多年,魅力卻沒隨身體消逝,成了天上星星,近幾年常為荷李活創意工業繼續下凡出力,因他在美國歷史,已被化約成一個不可替代的神級符號。   記得電影版《猿人爭霸戰》尾幕,當主角回歸現代,發覺華府林肯紀念堂的林肯像變了猿人版,就算王者易主,美國猿人世界也要有個像林肯總統的A貨角色撐場,在世界歷史舞台地位可想而知。電影《變形金剛3》一幕林肯像被狂派Megatron轟個稀爛(跟動畫版有點不同),意喻美國核心價值被外來武裝勢力摧毀,返回現實何謂狂派,供對號入座者眾,重建、光復美國自由、平等精神的責任交棒給飾演男主角的沙拉寶夫這一代人,集對多元包容性情(Quality)與掌握高科技的技能(Skill)於一身。   林肯成政治打手 符號盛載著人類能理解的象徵意義,當作者已死,詮釋權在大眾,他人創作可把意義加以轉化,由小說改編而成的《吸血鬼獵人:林肯》就是一例,它把支持奴隸制度的一群,跟近年流行的吸血鬼題材作crossover,蓄奴背後是吸血鬼的大陰謀,小伙子林肯起初用斧頭斬殺吸血鬼,後醒覺以暴易暴只有快感不見效果,該靠文明社會吹捧的法律與政治,說明進入建制(Institution)較街頭抗爭優勝,似摑了席捲世界的佔領行動(Occupy Movement)一巴,作家們分享林肯先生的話語權,借他的生平事蹟進行二次創作,發財+屈機,當林肯總統失去了主體性(Subjectivity),容易淪為被人招魂上來的政治打手。   演技有望奪奧斯卡 久違了的美國巨導史匹堡,也選上了這個美國傳奇人物為故事題材,製作取向偏寫實路線的傳記式電影,要讓觀眾認知美國曾在人類文明歷史的一番作為,對日後平權運動影響如何重大,論排場觀眾自不會期望出現方程式的娛樂、快感,而史匹堡在林肯總統豐富人生中,只選了南北戰爭完結前,他向眾議院提交的美國憲法第13條修正案的一小段日子,描述他和內閣如何短時間內取得反對黨足夠票數,成就了全面、永久解放黑奴的運動。 日子雖短,也沒有槍火打鬥的戰爭場面助拳,但民主、共和兩黨的角力、南、北州份間對平等價值的分歧,言語交鋒、謀略鬥智鬥力,處處刀光劍影,對飾演林肯總統的丹尼爾路易斯(Daniel Day Lewis)是考驗,因要逆著白宮的平靜(對比烽煙戰場),內心一面流露解放黑奴的迫切,同時又要用領袖淡定魅力,去平衡各方利益,作出若干妥協卻不違背自己終極信念,屬一種似有還無的呈現、舉重若輕的呈現,難怪屬奧斯卡熱門。   電影的國民教育課 而史匹堡的任務則要製造一個處境、氛圍,去讓演員、觀眾同步感受這一刻就是大時代,電影沒有用上很多闊鏡頭,眾議院、內閣場口鏡頭塞滿了一堆堆記也記不起的官員、議員,這班人民的代議士,比諸有色人種,沒有高人一等的感覺,大量平視線鏡頭貫徹平等觀念,人間政治由人間解決;平權理念是人性文明躍進的表現,一方自願放下既得利益,讓另一方分享自主權力,是種道德情操,但實際操作卻離烏托邦甚遠,對白多得很,或許只想說明政治就是一場運用言語的比併,靠著拉攏、遊說,甚至行賄達致人間更大的善;懂得玩政治,有著救世心腸,有心有力的人辦,難怪可永坐華府神檯位置。 然而,製作《林肯》用心不再單單說明他是何等卓越、偉大,而是向今天國民翻翻歷史,上一課國民教育補身培元,現今債台高築,美利堅的強,不在跟強國比財大鬥氣粗,跟《一代宗師》異曲同工——拼想法,民主、人權、多元包容早早超越人家,奠定世界文明大局,其次還要向以民主黨起家的奧巴馬說句,今天你能夠贏得選舉人票,當上總統,乃全憑共和黨當天之進步觀念,為共和黨省招牌。   走眼位: 雖《林肯》類型老餅,史匹堡的童真沒有消失,尤記得《舒特拉》的紅衣女孩嗎?今回卻有林肯的小兒子,看似綠葉大配角,然而,一般重要場口,總預他一份,代表甚麼?各有說法,我的意見:史匹堡的signature。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2-20

新年檔期難得悠閒,在網上尋找電影——《當總統遇見皇上》(Hyde Park on Hudson) (下稱《當》)的場次,發覺上映戲院出奇地少,難怪,始終官能刺激或喜氣揚揚種類電影當旺,務求以最短時間生產爆笑、透不過氣或窩心等快感,方合乎都市生活的消費原則,短暫抽離煩惱現實hea一陣子,或借戲中情節投入一下自己腦海想看見的現實。   如周星馳執導的新作,戲中投入的繼續小人物成大器、童真、一萬年的偉大愛情觀,屬方程式或個人風格都沒所謂,反正毫不現實就是賣座秘方,一路向西的旅程,交換就是心底對世界的一個夢、一種不能實現的憧憬,只要把劇情反轉,就是你我身處的絕頂塵世。   現實需要英雄 《虎膽龍威》Die Hard除了賣槍火、炒車特技外,藉悍探把傳統西部牛仔倒模生產,將現實奧巴馬搞不定的世界亂局,外判給一對位處社會階級下層又打不死的主角,在光影中實踐救世計劃,這種平民式英雄主義,hit中都是一眾凡人的情懷,終需有日龍穿鳳,今天失意只是時機未到,兩齣電影異曲同工,注定切合大眾消費的產品,成為今季檔期當家幾近理所當然,港人今日面對深層次矛盾,心底真想一位具誠信的法師唐三藏,以大日如來心經收編妖王之王,或像John般有著以一敵百,當上脫離建制的泛民英雄,把一眾小人幹掉,只是返回現實,兩大皆空…… 處理心靈健康,不一定用火力甚猛的西藥,活生生把病徵壓下來,好繼續拼搏,服一道半慍不火的中藥,功效可能會稍慢一點,Punch-line不一定像機關槍般定時爆發,但喝下可生回甘味道。 《當》把英雄形象還原至一種更戲劇性程度,總統羅斯福39歲患上小兒麻痺,自此不良於行,英國皇帝有口吃毛病,論身手、勇猛甚至癡情皆不及悍探John和唐三藏,兩位主宰當時世界命運當權人士,在美國城鄉作世紀會面,佐治六世吃了一口美式熱狗,便解決了國難,看似容易,實則舉重若輕,地道美食卻盛載著難言重擔,叫兩位國家級英雄透不過氣,整個故事沒有刀光劍影,無定飛環,大抵都是自然不過的生活情節,外景都是園林處處,配上輕柔音樂,製造了極大反差,從細節裡看橋段起伏,這更容易讓我們投入,因像透了我們身處的江湖,編劇把強人拉下凡間,重組兩位人士的私隱,好滿足觀眾心底偷窺的好奇心。   個人價值自己定義 《當》裡的強人背後女士都威力無窮,載舟、覆舟測試男性功力,羅斯福面對壓力,除了集郵這種健康嗜好外,靠的還有身邊幾位紅顏知己,藉情感、性慾消消煩惱,當佐治六世因國王身份受著別人期望、比較苦害,睿智的羅斯福把他從桎梏中解放,灌輸美式個人主義,自己來定義自己的價值,似乎要把去年《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累積下來的威風挫下去,那種英國崇尚的貴族味道,已經不合時宜,取代,該是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電影借羅斯福宣揚美國才是世界大佬的價值觀。 當還原人物所謂陰暗一面,反而增加了生活真實感,叫角色更討好、親民,拉近了距離,雖沒有生產即時快感,閱後卻可帶著輕鬆情懷離開戲院,現實苦況沒有消失,不過也沒想像中困難,那種感覺久違了,翻查記憶,想起以往在灣仔新華戲院看電影的日子,一樣舒服、安然……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1-28

看《格林雙雄:獵巫世紀Hansel and Gretel: Witch Hunters》(下稱《格》)優先場,還未配有中文字幕,誠如電影宣傳部友人寄語,對白不算艱深,始終都是一齣動作為主、官能刺激行先的商業電影。   《格》找來《拆彈雄心Hurt Locker》一舉成名的Jeremy Renner飾演男角Hansel,與妹妹Gretel(Gemma Arterton 飾)並肩作戰,以獵殺女巫為業,故事靈感源於格林童話故事——糖果屋,兩兄妹誤闖糖果屋,落入女巫手上,以為成了點心,豈知雙拳難敵四手,小朋友被格林童話瞬間充權(Empower),戲劇性反敗為勝,殺死女巫…… 違反常理法理,往往是故事吸引之處,屬寫作「起承轉合」的「轉」,女巫像狼一樣,在故事世界裡,被塑造為小朋友公認的危險象徵,放在現實環境,就是一批「金魚佬」,好叫兒童明白世途險惡,不要貪吃闖禍、小心陌生人和學懂逃避危險等教訓,在《格》中這個情節反成了故事的「起」頭,技術層面為往後這對兄妹獵人提供了較為紮實註腳,他倆小時能夠逃脫,並把女巫推進爐裡烤,所謂合理設計少不免「彩數」這個元素,然而把他倆日後發展推向獵人身份屬較大膽推演,背後暗場是小朋友因殺女巫經驗變得心紅起來,發現原來一直低估自己的力量,所謂邪惡超自然力量(可指向擁特權人士)並非無敵,可靠著凡人身軀,配以精良裝備打破,重點需要敢於挑戰權威的勇氣,模式有點像《少年Pi》中主角與虎同船般,屬入虎穴才得虎子的道理。一次成功經驗,改變了他們的前路,香港版可借黃之鋒作喻,以90後身份KO國教後(也屬一個違反常理的真實故事),同樣一次成功經驗讓他在社會運動中搭建了平台,更上一層樓,或許霸權像女巫般不如想像或傳說中可怕,《格》內兄妹的精良武器(戲內嫌欠缺交代兩位主角有否受高人傳藝,DIY成為獵人確實有點牽強)和《少年Pi》男主角在船中尋獲的求生指南,喻意著一份理性的力量,透過思考和方法,可為恐懼立下界線,不致害怕在內心無限量擴大,至終被犬儒想法謀殺了自己。《格》內兩兄妹英勇事跡在人群間廣傳,成了百姓生活話題,因觸及了大多數心內潛藏喜愛冒險心態,逃不過自己樊籠,大家只有乾羨慕份兒,作了花生友角色…… 沒有誤闖糖果屋,製造不了格林雙雄,沒有遇上沉船事件,少年Pi控制不了自己心內的老虎,危險的背後,多少存在著良好機會,你接下來的人生故事是怎樣,是否只是著了周而復始的mode,改變源於今天選擇,冒一點險,人生才有樂趣。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3-01-14

距離南亞海嘯8年才上映的《海嘯奇蹟》(The Impossible,下稱《海》),重演04年在泰國遇上海嘯的情景,資訊洪流滾滾,都市居民對此事印象早趨模糊,倒要靠近年發生的日本福島事故才容易憶起。   按市場運作方式,題材應愈早賣愈易引起話題,但西方社會對災難事故以影像重演自有一套Code of Practice,《海》考慮生還者或遇難者家屬會否觸景傷情,讓心靈創傷有空間、時間康復,背後把小眾感受凌駕於傳媒商人賺取龐大金錢的權利,這是傳播媒體對自身力量一種克制,對社會弱勢、不幸者的一份道德承擔,最近例子就是印度傳媒刻意保護受害女學生家人的私隱權,如低調處理遺體運返印度和舉殯儀式等,放棄了狗仔隊的辯解方程式,統統把侵犯私隱的責任外判予購買資訊的消費者;然而,當互聯網分享視頻已有海嘯真實場景記錄,以故事片拍攝事件的意義何在? 《海》選取了一個西班牙家庭海嘯所遇為故事骨幹,主人翁María Belón最初在電台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原本一個5分鐘訪問,至終變了個多小時……」,主播把訪問時間延長,肯定是這位醫生一家的經歷極具吸引力,最後廣播故事受到電影製作人青睞,把經過拍成電影,找來英國女星Naomi Watts飾演María Belón,她自詡導演Juan Antonio Bayona拍攝方式,讓她感受海嘯威力,「我在西班牙拍攝部分水中戲份,浸了五、六個星期,全片少用電腦特技,我完全感受到大水沖過來的威力,很困難才能游上水面呼吸。」 Naomi在現場拍攝期間都會抓著María Belón, 通過談話甚至眼神交流,好讓她更易投入當時艱難非常處境,「導演特地回到María Belón一家所住的酒店、泳池拍攝,讓整個團隊感覺更為逼真。」飾演María Belón丈夫Henry的Ewan McGregor說,當演員習慣在綠布景前演戲,靠著想像去大呼小叫,漸趨公式,少用電腦特技利便演員發揮,帶領觀眾感受震撼,「起初我們只聽到聲音,感覺有大事發生,當洪水來了,真的很痛苦,很想死了便算……」María Belón當時腳部受傷嚴重,看見了大兒子就在附近,才燃起母性的求生勇氣,當視頻呈現了海嘯一刻,震撼人心,但倖存、受傷者接下來的求生境遇和心態,便成為戲中展示的另外重要部分。 海嘯期間,一家五口失散,父親帶著兩個兒子,母親剛與大兒子相依為命,雙方失去聯絡,未知對方生死,分成兩線記錄求存、尋親歷程,觀眾透過大兒子的視點,展示了母親捨己助人的人性光輝,報道著醫院在資源不足的苦況,充斥著不同國籍人士失散、重聚的喜與悲。 筆者認為導演選上這個故事,除了過程能惹起不少受難者的共鳴,讓觀眾得知當年後事發展,相信揭露主角們求活的動力來源更為重要,「倘若我是觀眾,我見到這情景,也會想放棄,但當我身處其境,我發覺我仍有很多機會去求活。」María Belón能夠看見事情的正面,皆因活著動力不為自己,好讓無依大兒子有所依靠,丈夫不理傷勢,堅持徹夜尋找太太、兒子,也是本著重聚的點點期望,這是一個透過血肉至親的家庭關係衍生出來的動力。 《海》要藉海嘯中這個家庭獨有經歷,說明人類突破極限的特色路徑——不為自己才能超越自己,一種他愛的人性展現,一種For Family的態度,「我見到戲中的María Belón,不只代表我個人,更是海嘯中間所有媽媽的寫照。」故事記錄的悲慘遭遇,讓人性美好得以開花結果,「這是我一生不能磨滅的事情,但兒子勸我們從事件離開why me的困局,走向 what for的積極態度,這亦是我願意分享這故事的原因。」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2-12-10

收到電影版《浪客劍心》(下稱《浪》)傳媒場消息,打電話到電影宣傳人員處留位,他說不少鮮有「蒲頭」的行家也特意出席,言談間對現象感好奇,這齣漫畫及動畫(漫畫約在1994年連載)出世已有接近20年歷史,風行一時。   猶記得動畫版曾在夜深時分在四六台播放(當然還有《入樽》,四六台對推動日本動畫也有少許貢獻),期間一路忍受差勁粵語配音(沒有日語的Nicam選擇),一路追看劇情,電影版公映相信牽動行家們一點昔日回憶、情懷,究竟真人版佐藤健,能否演繹出劍心那種內心隱伏掙扎的神髓呢?   動漫版的不同 《浪》劇情大致從漫畫版東京篇為藍本,逐步引入神谷薰、彌彥、左之助、齋藤一和高荷惠等基本角色,只是把前幕府殺手鵜堂刃衛,跟偽拔刀齋角色混合了,而決鬥橋段也跟漫畫版相若,是否脫離原著精神,是一些漫畫粉絲評斷好壞的基準,一旦與想像不同,就很難送出一個Like,因身為粉絲,多少也把自己投入成為漫畫裡的小股東,改動故事,就是向個人和漫畫糾纏一起的回憶挑機,引發不必要的潮熱、心煩氣燥,退一步觀之,電影真人版跟漫畫可以視為兩個媒介,難以平排比較,如真人版為了符合原著,帥如佐藤健穿上漫畫版劍心那件紅色上衣,筆者怎看也覺礙眼,反映美學標準兩個媒介也有差異,不妨稍稍放開漫畫觀之,可能會有另番滋味。 漫畫/動畫版絕對值得翻看,東京篇外,還有京都、人誅和追憶篇等等,可獨立也可拼讀,因故事與日本明治時代緊扣,閱畢自會對「維新讓日本崛起」等正面說法起了些問號,比諸現行走評核路線的通識課程更易入腦、更有娛樂性,而一將功成果真萬骨枯,「昌榮」只是當權者對維新的獨大評語,多少對當權不利的事實被所謂正史所排擠、淹沒,電影中的角色無論所謂正邪之分,皆代表對新時代擁抱持不同價值觀點。   劍是殺人的兇器 緋村劍心甘願當上拔刀齋,只因相信幕府就是國家進步的障礙,把劍道成了殺人兵刃,犧牲少數敵人為了更多人獲得好(Good)或幸福(Happiness)的未來,屬一套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看法,只是殺人而來的悔疚,像面上疤痕揮之不去,算是戰爭心理後遺症吧!遇上神谷薰讓他窺見劍道的一線光明;齋藤一雖對新時代看不順眼,卻加入了建制(Institution),相信惡即斬(類近以暴易暴),對劍心執意「逆刃刀」路線不認同,京都篇的志志雄認為復辟才是最好,相信武裝革命才是王道,只是戲中沒選擇主攻,適應不了新時代的一群,這處境不論套在走資本主義的新中國,或回歸後的香港,皆可引發極好玩的討論,但《浪》反集中火力談劍心如何在善與惡、現在與過去的路上糾纏,鵜堂刃衛恍如《蝙蝠俠黑夜之神》的Joker,一路要把劍心推回人斬拔刀齋舊路,其實劍心多少惹起大眾的共鳴,人能否超越昔日過犯的陰霾,藉修行劍道成聖,劇情發展儼如唐僧取西經般,遇上重重考驗,不可透過徒弟法力,逐步逐步走向雷音寺,完成人生任務。 劍心追求的不只是事情的結果(Result),對施行的手段(means)同樣重視,逆刃刀就是一個符號,刀鋒該對付是藏在體內隱隱伺機發圍的的拔刀齋,對現行鼓吹傾向、不問手段的時勢摑了記耳光,這道清泉必然和應著大多數人的善,只是行出來卻是另一回事,有多少個能像劍心般,願意以飛天御劍流底子,活出神谷活心流,不能為而為之? 以劍心師傅比古清十郎名句作結:「劍是兇器,劍術是殺人的伎倆,無論用多麼美妙的語言去掩飾它,事實就是事實。」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2-07-25

在Christopher Nolan執導下的兩集蝙蝠俠,氣氛黑暗帶沉重,豈料來到三部曲的最終回,卻一反常態,以陽光氣息作終結。 《蝙蝠俠—夜神起義》的奸角Bane,沒有Joker的渾然神采,記得頭場銀行搶劫,奠定了Joker智慧型罪犯形象,Bane很有力量,每每扭頸殺人,是個從地下崛起的恐怖分子,沒有甚麼內涵的力王,板斧只得一兩度,沒有驚喜,或許上集Joker真的「太搶」,叫蝙蝠俠當真成了”Dark” Knight,故今次稍稍收回,讓這位夜神重新站起來,作次完美句號,Bane有氣冇神,如何製造足夠動機迫使Bruce Wayne從退休狀態重出江湖?編劇唯有動員市民力量來翻天覆地,他的做法跟去年盛行一時的佔領行動(Occupy Movement)概念相似,以貧富不均為旗號,吸引基層信眾加入,要打倒讓富者愈富的新自由主義制度,似有影射之意,在Trailer一幕,炸彈在國歌歌聲陪襯下,隱藏於奉為國技的Super bowl球場地下引爆,collapse是個嚇人畫面,喻意著光輝背後,若不搞定,從地下蟄伏多時的一群最終發難,搞垮一切,這段trailer看在美國人眼裡,心知肚明就增強了入場意欲。   寄語美國人腳踏實地 Bruce Wayne一面當富翁,另一面當公義執法者的蝙蝠俠,雙重身份,今回自然有所尷尬,因前者就是製造社會不公義的元兇,故Bruce也需要從高處滑落,一嘗本來無一物光景,再站起來才會贏得平民觀眾掌聲,有趣的是,Bane並非財產再分配的支持者,顛覆原本社會生態,只想說明人性是惡,一旦掌握權力就即時腐朽(Power Corrupts),理念跟Joker一脈相承,而導演表達似乎也不看好這類佔領行動的前景,而貧窮的蝙蝠俠從谷底反彈,反而變得更強壯,帶領著象徵秩序的警隊,展開場場赤條條的肉搏打鬥,要從無政府狀態重拾秩序,說明真正改變所需要的,不是高大空的政客說話,或靠階級鬥爭搞亂來撈油水,倒需要有人敢於願意為更大的價值、他人作出犧牲,豁出去的大善,才能把經濟核彈拆掉,這似乎寄語美國人,還是放棄害人害己的財技,讓人民腳踏實地勒緊褲帶過日子,美國才會有將來,而羅賓這個副手符號亦被二次創作,代表可獨挑大樑的新生代,催促耆英要及時「收檔」,這齣三部曲倒完結得相當陽光。 總結而言,導演為了一圓三部曲理念,劇情成了包袱,致使效果不夠亮麗,貓女也只淪為補補陽氣的花瓶,擔當一位重新相信「秩序」的女信徒。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