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2015-09-30

 《迷失巨聲》是齣人物傳記電影,主角是六十年代的樂隊The Beach Boys創作「大腦」Brian Wilson的故事。那個年代是一個音樂百花齊放的時候,年輕一代眼光容易集中在神級的The Beatles身上,但光輝時代不可能由一個樂隊塑造,高手們來自五湖四海,彼此較勁,在競爭下不斷自我突破,讓音樂帶領大家進入另一個境界,正如本地的Beyond,確是band sound傳奇。但促成當年那股風潮,還有小島和太極,《迷》儼如為大家送上一回航拍,透過Brian重新翻閱一些被遺忘的部分,除了叫觀眾對那個時代有更全面的認識,更要一窺天才之苦。 天才的光芒與隱憂 Brian Wilson(尊古錫飾中年版、保羅戴路飾年輕版)為The Beach Boys創作了一張經典的搖滾專輯《Pet Sounds》,說成為樂隊創作實在不過分。他選擇不跟大隊跑巡迴,留在錄音室自爆一番,片中用了不少篇幅描述這段創作過程,借音樂作為平台,向觀眾具體展示天才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模樣(描述天才故事的慣常手法)。Brian把不同動物聲音帶進錄音室,對心中鳴起的旋律、編曲相當執著,叫身邊合作的樂手又愛又恨,麻煩和過癮同時存在(這是跟天才類合作的常有感受),天才往往叫平凡人不明所以,所以注定要走一條寂寞的路,路上若無高人介入,便容易出亂子。錢幣有兩面,他創作愈往高處走,暗黑面也會同步增長,編劇展示了他當紮的輕狂一面,卻同時平行剪接出,他十多年後精神的殘破狀態,製造了一種高反差的戲劇效果(跟本地劇作《南海十三郎》手法相若),觀眾目睹,多少也會感到惋惜,何以天才走到如斯田地?   天才也有平凡需要 現在天才往往被塑造成模範,簡化成一條方程式,讓成功可以被付得起錢的消費者重複製造。天才在教育產業下,成為一種超高檔產品,當消費者只定睛於耀眼一面時,自然看不見他的暗角,Brian Wilson創作《Pet Sounds》 後,精神慢慢出了亂子,導演逐步披露情緒崩塌的前因,他的寂寞除了因為找不到同代人的認同,更要命的是,Brian如何努力,其音樂成就也無法取悅父親,最弔詭是,既然是骨肉摯親,這位重要他者(Significant Other)卻偏偏不說這句輕而易舉的說話,不少人一生在自我價值裡團轉、迷失,因為就是欠了一句「以你為榮」的稱讚,這位天才的悲劇,其實跟觀眾不遠。   救贖天才的不是女神 《迷》的調子不是一味地灰,後半部也敘述了這位天才如何被救贖,救他的並非甚麼脫俗女神,只是普通不過的賣車經紀Melina(伊莉莎伯班絲飾)。當Brian處於最失落、最無光彩的時刻,他從依附父親轉而依附心理醫生Eugene(保羅哲阿馬田飾),心靈仍然吃盡苦頭,被囚禁在對方無常的喜惡中,到底解放他的,是愛人抑或母親再現(representation),已不太重要了,能夠站起來,因為他找到一個真正能夠接納自己的人,這是他的福,更多的天才最後都是鬱鬱而終。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9-17

看了電影《特務傻的孖(American Ultra)》後,第一個感覺就是爽,無論剪接、對白和動作都爽,它的爽,不是典型荷李活那種商業模式,經過一輪計算,4至5分鐘就要有個gag,20分鐘要有個twist等;它的爽正正就是要回應這種慣常mode。特務不一定要型,追殺、爆破不一定要發生在大都市,一切Back to basic,不用高樓景點崩塌才算悅目,看膩那種緊張刺激的荷李活大片後,感覺這齣片傻的很型! 選角好,謝西艾森堡可塑性高 筆者尤其喜歡該片男主角謝西艾森堡,海報宣傳集中他過往在《非常盜》的演出,《非》片的他,角色不算搶眼(因劇本太厲害),以群戲為主,他演的只是其中一位魔術師,卻叫筆者耳目一新,因為他在大衛芬查導演的《社交網絡》,演的是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那個宅男模樣實在維肖維妙,估不到他搖身可變成官仔骨骨,表示其可塑性相當高,有點像早年剛出道的Edward Norton,當然較瘦小的身型是他未來大殺四方的限制,但只要有合適角色,他仍然有機會像麥迪文般,攀上一線位置。   對白玩味,失驚無神幽一默 《特務傻的孖》就是這樣的一個機會,他的角色叫威爾,是位另類毒男,沒甚作為,在小鎮裡胡混度日,屬小人物也不如的爛泥,而編劇其一手法就是沿戲軌逐步揭露角色背景,反差愈大,戲劇效果則愈勁(星爺成功就是不斷重複這類角色)。毒男的毒,原來是人為的結果,威爾原來是CIA宇宙最強計劃的下位至強變種特務,因為太強,反而被deactivate,被迫過隱世生活,而故事twist位就是,他無端成為CIA要剷除的目標,其前上司收風後,便暗地重新啟動他的特務mode,希望佢能夠自己救自己,接下來就是這位毒男如何一展身手。以寡敵眾的橋段,動作場面頗有新鮮感,一隻湯匙、廚具都可成為殺人武器,而且剪接乾淨利落,對白也相當抵死,失驚無神幽你一默,點綴剛好。   為傻找出幕後真兇? 《特務傻的孖》跟《移動迷宮》系列異曲同工,就是要贏取這代年輕觀眾芳心,引發共鳴刺激入場率,然而,具同樣市場觸覺,不代表齣齣也會成功,《神奇四俠》就是近期的反面例子,年輕一代可不是上一代的reboot版,年輕人要走出自己那個迷宮,不能光靠上一代留下的地圖。《特務傻的孖》特別處在於為一批毒男發聲,故事潛台詞就是,個個底子裡其實都卧虎藏龍,瑟縮於小小漁港,皆因潛力過大,被當權者deactivate,他們需要一次被啟動的機會,就會能人所不能,究竟是自圓其說,讓他們自high一下,還是有其道理呢?回想去年這個時候的香港,我們也見識過甚麼是啟動,年輕人的力量有多大,他們可不是「傻的孖」。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9-11

電影《猛火鎗》(The Gunman)海報賣點在於一樣嘢,就是超實力派演員辛潘Sean Penn變成神槍手,這位槍手Terrrier白天藉保安部隊身份掩飾,實則隸屬殺手組織,在一次非洲剛果暗殺行動後,被組織要求離開,被迫與醫護工作的女友Annie分開多年後,仇家殺至,輾轉下尋回女友(已成人妻),遂在歐洲不同國家一面逃命,一面企圖反客為主,找出追殺自己的幕後首腦,有cast、有景、有動作,好看乎? 另一位救參英雄? 筆者總覺得辛潘演戲跟梁朝偉很貼近(年齡也相距不遠),同樣都是歐洲影展評審的寵兒,而辛潘成就更大,早早已成為男主角大滿貫贏家,無論主流、偏鋒片都吃得開,當朝偉演王家衛的《一代宗師》,行動作文藝片路線,借武術平台進一步開拓自己,這邊廂辛潘忽然想做動作演員,找來上世紀八十年代法國小說《The Prone Gunman》改編,還參與電影部分的編劇和監製崗位,似乎全力要把自己變成另一個救參中年英雄……   好戲係咪就會好打呢? 當米高佐敦很早已成為籃球之神,競爭遊戲裡的指環、榮譽輕易全取,業界目標摘盡,他忽地轉行打棒球,一圓童年心願,同時也反映了人無目標,對某些人是件痛苦事,運動是否觸類旁通? 從籃球之神的案例中,我們得到了答案,運動沒有通才,演藝方面又如何呢?或許辛潘不想像羅拔迪尼路走Intern路,從Leading步入Supporting Role,眼見里安納遜轉型成功,便找來《救參》導演皮亞摩洛,嘗試複製那條成功方程式,電影這件事有趣的是,可不是樣樣都能計算出來,這是電影叫人驚喜的地方,電影總有屬於自己的一條命,當有小說作故事框架,導演也有亮麗業績,效果卻出奇地……猛火不來。   視野太闊,包袱太多 辛潘個人誠意毋庸置疑,像張家輝般操出一身漂亮肌肉,如果你對爆肌辛潘有點幻想,入場不會讓你失望,動作場面大致也不俗,導演就是有本事靠鏡頭、剪接讓你相信眼前主角就是一位動作演員,猛火不來的原因在於劇本,敘事有點簡單變複雜,並非扭橋賣懸疑,卻叫筆者要用點心神去追讀劇情,線數其實不多,叫人有繁瑣之感,這類電影成功點就是目標清晰,救參就要全力去救參,不需多花枝節去鋪甚麼伏線,或許辛潘個人參與不少世界救援工作,把其國際視野加入劇情裡面,致令整件事情不夠爽快,《救參》系列的格言就是講多無謂,坐下談判就是浪費時間,一切都用拳腳行動解決,乾手淨腳,道理太多已不受用了,因此劇情倘若收得像辛潘體形般,可觀性該大大提高。 值得注意是另一演員西班牙影帝級人馬Javier Bardem,只惜沒甚麽設計出來的場口,讓他與辛潘戲路較勁,好睇不需多,一場就夠…… 陳龍超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9-07

電影《三城記》的陣容中,最吸引筆者的不是湯唯,而是劉青雲。這是他近年較有突破的演出角色,他可以被搓圓,成了另類神探,也可以是土味十足的圍頭人,但都屬陽剛角色。追溯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他首次獲提名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電影,其實是文藝片《新不了情》,也是小寶(爾冬陞)彈起的作品,他飾演的是失意音樂人,也是癡情男,記得片末在醫院床前,他跑出去買靚靚(袁詠儀)喜歡的缽仔糕,回來後,兩人卻已陰陽相隔,鏡頭下看到他深情一面。這一面久違了,那位可以很認真、不計較付出、全力去愛的劉青雲,在《三城記》中叫做房道龍。 難再經驗何謂失散、重遇 劉青雲不再拿著Saxophone搞音樂氛圍,改拿槍做中國特工,執行暗殺行動,是大時代中的一位粗人,而女主角湯唯演的陳月榮,卻是個知書識禮的女子,按理,兩人是不會相識、相愛的兩個階層,能夠突破,因為身處亂世,老百姓過的是苦日子,心底都渴望和平快來,錢幣有兩面,亂世亦是一個可以洗牌重來的局面。人可以不受嚴謹的社會制度束縛,不受階級限制,按個人能力發財,也可以體驗自由自在戀愛(觀《三》導演張婉婷以往作品,筆者認為她是個相當崇尚這種男女浪漫的人)。亂世把無法連繫的人連起來,卻可隨意、隨時把戀人分開,在今天的智能手機、衛星導航時代,人很難再經驗何謂失散和重遇,相聚變得理所當然,真正的分離,反而要用上很大力度,《三城記》賣出來是一種vintage式浪漫,供能夠理解的一代人進場觀看,沒有下載那代的Code,就不易被主角間那份牽掛觸動。   著眼尋覓與等待 《三》裡的3個城市(安徽、上海和香港)是個大背景,沒有亂世的感覺,很難襯托出分離的易,重聚的難,導演要把獨特的靈魂賦予每個城市,城市注定要與兩位主角的感情發展同步,那裡是初遇,那裡是熱戀,那裡該是苦苦等待,人心其實浮游於每個城市的脈搏,巴塞隆拿予人熱情,巴黎是浪漫花都,置身其中,外地人不覺被這種磁場玷染,張婉婷與編劇羅啟銳算是成功,借美術指導和服裝,製造一種令人確信的時代氛圍,卻未能為每個城市創作一個獨特的靈魂,戀人與城市間有著陌生的距離;與其復辟上世紀鐵達時式的浪漫,不如著眼去發展尋覓和等待。這兩個主題可謂歷久常新,當科技愈發達,城市人不用再學習等待,一切快來快去,卻疏忽了沉澱這門功夫,尋尋覓覓也觸不及真正所愛,甚至自己是誰也不曉得,借房道龍和陳月榮這兩位中年戀人的真實經驗、生命的質地,在那個時代述說這個時代需要的福音,等待、尋覓只是幸福來臨前的過程,不是一種無間受苦的終局。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8-19

paper 予人感覺fragile(經不起風吹雨打)、平面(不夠立體),carry住paper的,多半是書籍或報紙,而刊登在paper上的dream girl 抑或dream house,大家心知肚明,統統不是真實。大家不再care箇中孰真孰假,因活在大都市都需要裝假,分別只在於程度。其實人人都是演員,遊戲規則彷彿是愈像真愈能成功,大家遂積極為自己構建一個紙板男神、女神,好叫身邊人看見自己活得多風光! 現實其實由dream 構成 美國人氣作家John Green於08年出版小說《紙上城市(Paper Towns)》,藉主角高中女生瑪歌作其代言人。年輕人往往冇嘢輸,敢於面對現實,適合道出這種紙板風光背後,隱藏的不安,給大人們一記當頭棒喝。瑪歌本身是學校風頭躉,是男角昆汀的dream lover,所謂dream,皆因是他腦內把坊間對瑪歌種種傳言,加上自己的想像,炮製出的女神,而瑪歌不願跟像昆汀等人的想像,去演繹自己生命。老地方太多包袱,不易起革命,遂選擇出走到Paper Towns(上世紀繪圖人用來保護版權而虛構出的城市),在假的城市中流連,尋回已經迷失的自己,而昆汀則與幾位老友,按瑪歌留下的線索,矢志找回自己心中女神,希望開花結果。女神的真像在公路追尋上逐步揭露,真真假假,在John Green筆下像彼此玩捉迷藏,調子帶點東方哲學色彩,玩味十足,幾時放下,幾時見真象,迷失皆因執著起,善哉善哉。   送走女神,就不是那東西 厚厚的一部小說,要改編成為出色電影版本,其實甚考編劇功夫,高低手取決於被刪掉後的場口,能否仍然帶出故事神髓。《紙》片只把瑪歌(卡拉迪樂芬妮飾)變成女神,讓她來演繹「報復前男友劈腿」事件,以言行撻著昆汀(拿特洛夫飾),讓他從愛情中得到動力,從一大堆生活settings逃出來,展開冒險追女之旅。該片重心落在男角身上,瑪歌戲分不多,只是首尾呼應式現身。編劇就把整齣電影流於宅仔、乖仔青春成長層次,想學懂分善惡,就要學壞一次,這則矮化了原著小說條橋,女神看通了,明白自己活在不真實的世界,用一言一行拆穿紙張,就是氣場亮點,叫觀眾打醒十二分精神,反省自己平日有幾假,但當門徒變了教主,剎那間天空黯淡了,打開新局面就顯得力不從心,光靠幾位老友在公路上搞搞笑,救不了多少。   紙曰:真相埋在痛苦堆中 以假驅假是故事一大重心,要搵番自己,不止要有勇氣走出安舒區,做一些荒唐事,更重要的是,某某要經歷受傷破裂,才能看到缺口外的真相,一切美好原來是自己創建,誰人願意在痛苦中夢醒,誰人就可以離開紙上城市,真正的成長是要付上代價的。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8-14

 《破風》(下稱《破》)是筆者相當期待的電影,始終《激戰》距今已有好一段時間了,除了船、飛機難拍,要呈現具速度感的單車賽群戲,確實是項拍攝上的挑戰,因為公路單車手不是優閒車手,速度去到40至50km/hr是等閒事,加上不能像拍車戲般,把攝影機Mounted在車上,Go-Pro質素雖不俗,但要搬上銀幕級數,還有一段距離,因此林超賢導演要想盡方法,重建一場動輒百多人的單車比賽,而當電影愈出色,就是愈貼近現實,因此拍攝目標就很清楚,就是獲得職業單車手的認同,效果要貼近比賽期間的氛圍,這是成功運動電影的基本…… 既能說出運動特點,卻不說教 凡屬運動,九成九都會涉及比賽,單車跟四個輪一樣,已有很多不同比賽種類,作為一齣運動電影,在劇情上自然滲入運動相關的專業知識,藉此讓對運動不明不白的觀眾稍為了解一下,推廣文化以外,也要知道甚麼是比賽的驚喜位、傷心位(戲內則多靠比賽旁白作解說),《破》在專業知識做到算是點到即止,單車很多屬團體比賽,一洗單車屬個人運動的錯覺(以環法公路賽為例,站在分站冠軍是一位,但其實是隊制賽,每隊有9至11個車手),而風一直予人屬正面能量,例如在海上,風帆起動則要乘風,但在單車競賽,風阻則是速度的大敵,戲中亦簡單介紹了面對不同風向,單車隊該有甚麼的陣勢,夠用就算,而這些點滴就為主題——破風手(團體賽的崗位)的背景刻劃了一個輪廓。 既道出運動員血肉掙扎,也能惹共鳴 破風手一直都是無名英雄,為主將開路擋風(可擋接近60%風阻,保留體力),好讓主將最後爆破衝線,上台冇份但位置相當重要,明顯就是犧牲小我的偉大崗位,而戲中彭于晏和竇驍飾演的都是破風手,起初為崔治源飾演的主將鄭知元服務,究竟破風手是生來命定,還是可以更上層樓當主將?這是兩位破風手心中的疑問,也是不少職場人士的疑問,今日商業社會就是場場團隊戰,攞彩多半都是一位代表,其他隊員的性質就跟破風手相似,優異的運動電影就要跟觀眾on sync,觸發自己在日常生活小節的聯想,要博一鋪上位還是安守本分。 《破》中兩位破車手的各有所選,可供觀眾作參考,當有原則的運動競賽遇上了底線寬鬆的市場機制(特別運動競賽已有系統成為一種龐大利益的商業活動),鹿死誰手? 而商業社會充斥灰色地帶,企硬還是隨波逐流,或許不如競賽般simple,但選擇無界線運作則太沒性格吧…… 除了上述,還有最重要一項,就是當觀眾看畢後,會有想參與這種運動的衝勁,而聽了《破》的配樂和看了戲內不同比賽場地,配以不少的航拍畫面,筆者認為已經做到了。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8-12

 《道士下山》(下稱《道》)的名字已經劇透了,全片就是王寶強飾演的小道士,從道觀下山闖蕩江湖的故事。一池清水進入塵俗,眼睛變模糊了,看不清何謂善惡,經歷人間生死、好人受難,激活了淚腺,喜極、悲盡都會泣不成聲。短時間濃縮了這樣大起大落的人生,少點自嘲功力都招架不住,或許如此,戲中的王寶強間歇性發出招牌大咀笑聲,為的是迎接劇本為角色團購而來的「奇遇」。但今時今日,遇到掃地道士(郭富城飾)係太極高手,戲子佬(張震飾)係宇宙最強,又有幾出奇呢? 獨沽一味才是最出奇 由N年前的《少林足球》開始,已經用笑話篤穿了「高人」呢樣嘢,大家都明白,高人散布位置仲多個7仔和阿X屋,好可能你gogo緊個位司機,其實係前銀行經理,你85緊嗰位係退休中學老師,每人都有自己的外傳,「IFC張智霖」做Banker之餘,仲可以係中環版雄仔叔叔;住喺蘭開夏道的「寸咀」,除了識法律,還是愛情人渣村導賞員。總之,今日人人都唔止得一把刀,仲可轉mode,亦可隨時multi-tasking,如果某某真心獨沽一味,這才算奇遇吧。   下山,要溫馨摑醒強國人 「奇遇」form雖然較vintage,但陳凱歌搭起呢個架構的動機,就是要往前走,成了名總不能沿地踏步,企圖仿荷李活加入了一些本土元素,例如把「江湖」、「師傅」等抽象概念放進去,製造一種中國式奇幻,讓代表一張白紙的何安下(王寶強飾),不斷因奇遇遇上不同師傅,順道介紹西方醫學和東方武學的功效、想法,而王寶強這個符號,戲裡戲外都代表著新中國原型,在東西文化crossing over中跌撞,藉此溫馨摑醒正在沉迷紙醉的强國人民。所以,主角自省旅程才是故事核心,而精彩的武打場面,亦只是喝苦茶的涼果(雖然都很精彩),《少年Pi的奇幻漂流》把自然世界成為人生老師,《道》則把「江湖」裡的恩怨成為勾出內心魔鬼的藥引。   說道理可以唔煩嗎? 陳凱歌的作品,近年值得欣賞的地方是沒有中國歷史、哲學流派包袱,觀乎《無極》就是把各家共冶一爐的部隊鍋,有點像Bruce Lee「以無法為有法」的走向。筆者最怕是國片為大伙先賢招魂,以人物傳記形式復活,人死了留低就是一套想法,後人責任就是為其二次創作,適當應用於今日多變年代。何苦掘人山墳,起骨發死人財,還說一大堆不切實際的道理;陳凱歌行奇情、魔幻是正路,只是王寶強進入的江湖夠入世,但不夠廣大,夠貼地則不夠奇幻,《少年Pi》用一艘救生艇帶大家覲見蒼茫天地,《道》也用一個太極流派去倒映那個血肉「江湖」,只是那個江湖太局促、封閉了,道理這樣說出來,一來不動聽,二來道理王在坊間實在太多。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7-29

 《巨揪舞壯士 Magic Mike XXL》是2012年《光豬舞壯士》的續集,能夠拍續集,自然因為上集收得,不過就算未有留意,單看爆肌男海報(靚過上集),大概都明白電影內容。男主角卓寧泰坦(Channing Tatum)做過舞男,參與首集編劇,結果用700萬美元贏咗1億6,000萬美元的全球票房,刀仔鋸了大樹,今集還當上監製,實行有錢繼續搵,然而,他的算盤能否打響呢?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續集《巨》乘著餘威,粉絲觀眾都會乖乖入場,食老本多半都會賺,然而,能否叫座卻是另一碼子的事情。觀眾第一集已抱著獵奇心態進入脫衣舞男夜店,一窺了全身肌肉、動作撩人的群舞場面,而續集要更上一層樓,就要加強官能刺激的力度。《巨》今次玩的是個人表演,每位舞男都要舞出自己的初心,發展出個人必殺技,嘗試跑出另一條路,動機良好,也算是一種回歸,以艷舞或脫衣舞孃為電影題材的,較著名有Demi Moore 的《Striptease》和Elizabeth Berkley的《Showgirls》,前者以個人舞蹈為主,後者則在個人舞蹈注入百老匯式的舞台聲影效果。《Striptease》賣得夠好,不獨是Demi Moore身形特別驕人,而是那份獨特星味,缺乏星味,跳得多好都是趕客,當《巨》搬出不同尺碼、顏色的肌肉男,似乎符合長尾理論,觀眾總會找對自己那杯茶,只是粒粒不夠光明,散落四角效果反而跌Watt,像南韓男團、女團和日本的AKB,能夠興起,因為事務所明白栽種一粒星超難,而團體舞本身就有魅力和叫座力,站穩陣腳後,觀眾自然會在團隊中尋找所愛,而隊員則成了有expiry date的消費品。   幾商業都有散紙執 要推進不同官能刺激的場口,就要靠故事情節,而中年似乎是當下熱門題材。當上集《鐵金剛》過不了體檢,Ben Stiller新片《While we 're Young》則要跟90後拾回青春,卓寧泰坦踏入35歲後,續集似乎跟自己心態同步,上集還是講美國夢,借角色the kid倒映自己,原來銀紙係會蒙蔽理想,方法最終變成自己的終極目標。要回歸夢想,今集Mike已經事業有成,當有了core就要找supplement去填滿,心裡對舞蹈念念不忘,碰巧昔日團隊Kings of Tampa要埋班,到美特爾沙灘舉行告別演出,形式瞬間變了齣公路片,在不同「車站」沿途加入舞男表演,而表演背後則要回應2條問題:1.當舞男這個market有價有市,從業員該如何自處?是否應該當自己是entertainer,還是該賦予這行業一個更高的社會價值?(呢條問題通常以女性角度問了多年,只是今次換了性別);2.如何在自己工作上更上一層樓,戲內不少橋段都圍繞著這兩條問題,無論觀眾是否滿意官方答案,或者導演表現效果如何,荷李活片的優勝處在於,無論性質多商業,都會給你一個較像樣的劇本,叫你鬧佢唔落,呢點,特區政府真係要學下,自圓其說都不懂。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7-22

暑假家長們替孩子kill time熱門,就是去看電影,由出發、睇戲、吃東西至回程,動輒可花上半天,如斯龐大市場,即成了各大studio必爭之地。《迷你兵團》受歡迎是應該的,因為其角色、性格在《壞蛋掌門人》1、2集早已跑出,卻估不到贏成咁,2D、3D場次愈開愈多,其他大牌電影都要靠邊站,觀其現象和趨勢,此片值得再講一下。 看電影從來都是一場非正式的教育,收到幾多在乎觀眾道行。走入連鎖快餐店,一片黃海,迷你兵聲勢一時無兩,當人物受歡迎至此,其實已經一地散紙,讓醒目家長執起睇清未來形勢。最新型號的《未來戰士》竟然敗給3位沒甚主見、只懂一味跟大佬和幹壞事的迷你兵,T-800和T-1000的任務似乎太清晰,這年頭,紅與不紅一切都冇數計。外表英明神武可能太嚴肅,擁抱拯救地球信念又似乎太偉大,平平凡凡像迷你兵隨波逐流,其實更活得自在和輕鬆,縱然失手、失敗,沒甚麼大不了,沒人會無端attach一大堆期望,因為跟人無需承受責任,有得揀固然是好事,問題是,市面選擇不是太多,叫人無所適從,就是揀東揀西,其實沒甚分別,太仔細、詳盡的人生規劃,有時反而叫人受不了,隨波說不定可帶你上岸,隨緣便是福。 一句定人氣 主流電影一直都是流行文化的再現,snap了當下市民的心態,從《迷你兵團》和更多coming soon的例子,展示出所謂主、配二分,已經out咗,鬆郁濛正正是後現代處境特色。以前拍人要夠sharp,依家講求夠blur,以前人人爭崩頭做主角,因為部戲由你lead住,曝光率高就會名利雙收,然而,今天已經唔係咁玩了,重要不是你在screen停留多久,站在黃金比例下的甚麼位置,亮點就是,你在鏡頭前究竟做了甚麼,無需要特長持久力,一剎那爆到就得咗。今日觀眾口味不再停留故事的主力牆,喜愛往不同線位裡團轉,而cap圖加社交網絡,那個剎那間的爆破位可成為永恆,在網上經歷無限復活和重生,人紅唔使複雜,食正一句tagline就搞定。 fit 你就贏 今日睇番公仔箱連續劇《他來自江湖》,星爺、琴姐和達哥等綠葉搶盡萬子的戲,如果當時有FB,星爺可以紅得更快,剛上畫不久的《蟻俠》,Paul Rudd做時大時細的Scott Lang已經贏咗個勢,然而,當遇上「華爾街的狼」米高德格拉斯(飾演Dr.Hank)的氣場,加上被另一sidecast Luis(Michael Pena飾)的gag位同時夾擊,光芒頓時被攝走,聽過某資深演員分享,做戲最重要是令到導演、剪接師剪你唔走,而原因可以有好多,其中一樣就是你做得爆好。當家長今天還催谷小朋友要贏在起跑線,做生活舞台的主角,想法已經落後於形勢(不過香港係咁上下),角色、崗位不在乎主次,只在乎是否fit你,眼見阿卜、小小超都可以爆紅,機會似乎係留俾仍然站在台上的人!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7-17

有早期作品《鬼來電》行頭,日本導演三池崇史冇理由唔熟玩鬼類型,難道拿了獎後,心紅要挑機自己,強攻自己弱項乎?驚嚇跟魔術同樣道理,無氈無扇,神仙難變,入門最簡單就是狂噴鮮血、用電鋸分體或鑽咀開洞等,盡量輔以特寫鏡頭,赤裸裸晒冷,務求刺激大眾官能。當大量道具拋出市場,場面輸不到那裡去,但倘若還原基本步,純粹靠簡單造型、被嚇者表情及敘事方法,配合燈光和音樂等去炮製恐怖氛圍,難度就超高,這種恐怖厲害處就是,在觀眾心內生了根,在生活中loop播場口,疑心讓暗鬼爬出來,實行自己嚇自己,久久不散。 名著令三池cult唔起? 三池崇史的最新上映作品《惡之食女》,玩的是詭異氣氛,全片乾淨得很,流血、噴血都係點到即止,恐怖位集中在片末連爆,初段大半部分都係穿梭不同次元空間——現實與舞台劇,上演的是經典作品《真四谷怪談》,由劇裡去到劇外、人物、劇場角色互相重疊,製造分不清真假的感覺,明顯想update那齣著名民間鬼故,拉近距離,手法一定不是新鮮事,因為港產片已做過N次。或許因為導演背負著《真四谷怪談》之名,想革新、玩氣氛的心意太濃,反而成了某種捆綁,叫三池崇史反而cult唔起,節奏或許要招呼原著故事的經典場面,不覺被拖慢,樣樣齊又工整卻趕走了靈氣,要捨才能有所得,放低了包袱先有突圍點。 柴崎幸的表情符號太少吧! 名著的包袱不只影響direct那位,那種無形的壓迫也彌漫在演員身上,故事簡單,就是劇裡劇外賤男仲介(市川海老藏飾)背妻偷食,無助的妻子惟有借靈界升呢,進行一場絕地反擊。柴崎幸飾演美雪,屬於中女角色,對白不多似乎夠挑戰性,只靠表情營造內心被拋棄、背叛的翻騰起伏,然而,演出表情符號實在供不應求,來來去去得幾款,而且是以往日本同類片的慣常風貌,不敢走出那種演繹,究竟被導演感染還是自發功?不得而知,《咒怨》feel不一定只得一個樣,一個笑容比起勁chok可以陰森千萬倍,本地的聖羅蘭往往就能製造恐怖驚喜(當然聖羅蘭的經驗老到,年資贏柴崎幸何只幾條街),要借名著提升人氣實在不易,名著就像一座山、一頭靈獸,要用智慧、心力去馴服。 值得一提是,《惡》片裡的美術和劇場設計不算華麗,但相當悅目,花費亦不算超高,本地劇場可以參考啊。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7-08

4月初興起的股市回落後,沒有因7月而翻身,插水依然,樓市卻只升不降,「信淡友」一套就冇運行,周圍烏啐啐,建制派投票真人騷雖成為新爆笑點,然而笑中有淚,曾主席如何幫口,也難掩大眾對他們智商的質疑,當「動物農莊」住客繼續掌握自己未來,實在難掩鬱悶情緒。深夜星爺的《他來自江湖》只會叫人更懷念昔日的美好時光,此時此刻,厭倦了坊間充斥離地的大道理,愈純粹反而愈感親切,假使你當下抱著如此情懷,電影《賤熊2》和《迷你兵團》可以暫時充當你的救世主。 《賤》笑背後的眼淚 要選擇哪一套,在乎你心內那把尺,簡單講就是你的童真指數。《賤熊2》承接著《賤熊30》攻下的疆界,dirty Joke或sex Joke繼續大手供應,假使你內心荷爾蒙爆燈,人縱使長大了,卻停留於青春期對性徵的迷戀。Ted加尊這對Thunder buddy(雷朋)的對白、演出仍然真摯,將內心深層浮面,倒映著城市生活種種暗病。《賤熊30》說的是人間寂寞,難尋知心友,最賤那part亦只能跟玩具熊講,第2集則繼續挖下去,表層說Ted要爭取人權,要求生兒育女(借精子受孕),實則說城市人已再難跟他人共諧連理,還是跟賤熊親密一點較好,跟寵物甚至電腦結婚已不是新鮮事;《賤熊2》一面惹人發笑,一面引進人世現實苦況,易入口亦不離地,見著這對雷朋能夠如此快樂,情緒發展不受外圍悲慘世界影響和支配,把口夠賤,已足夠自圓其說,環境、遭遇再苦也可以轉化為甜,齊齊練練念力吧! 做《兵》倒做得自在 當童真指數高企,仍維持著幼年時代,覺得同世界存在難言距離,自己講緊的彷彿就是外星話,流浪世上而找不著倚靠,加分、小小超和阿卜等迷你兵就是你的inner child。他們天生不是領袖和英雄,總是壞人身邊的小嘍囉,隨風而來,隨風而去,別人眼中沒甚主見、個性,沒甚出息,卻是大多數城市人的縮影,今回當上了主角,可說是綠葉漸有出頭天(也是當下趨勢)。觀眾不再一味主角、配角二分,明白每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前傳、外傳,但《迷你兵團》未有藉此塑造他們勇武一面,戲內迷你兵依然是一個羊群團隊,傻呼呼的,冇心拯救地球,只想跟大佬,做做壞事沾點光,卻誤打誤撞當了英國國王、全民英雄。該片故事沒甚麼著力的鋪排,觀後反而令人覺得自在,可以在事事講求效率、催命的生活模式裡,找到一個hea的理由,時間確是不等人的,但管他的,總要讓心情放幾天大假。 倘若迷你兵團遇上的不是掌門人而是Ted,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故事?會否跟著講賤嘢?畫面想起也有趣,在烏啐啐的天空下,能夠胡思亂想倒是件幸福事。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6-25

這兩周發叔人氣比發哥更熱爆,既然不能成功捕獲,巴打們為了表達追念情,發功送上慣常手信——二次創作歌曲,推高氣氛贈興一下。知識產權阻不了科技發展,歌曲走向同人線,官方不再擁它們的絕對領域,只要有腦就可以把不同歌曲customize不同人與事,歌曲銷售價值大不如前,校長年代的賣碟數字,今日聽來就屬神話級。 但別以為歌曲已壽終,只是移民到了蓬萊,且跟生活關係愈見緊密。在愈懶(或愈怕)面對面說話時,圖像符號代替了隻字片語,彌補了我們的語文能力後天不足,也似乎能夠更準確地傳意。似乎?只因圖像的另一用途就是遮掩,好為自己真實心情利便地與現實保持一段距離,建立一個網絡上的social media identity,而歌曲其實就是另一種圖像符號,憑歌寄意勝過千言萬語,稍有情感經驗值的人士,也試過曲詞的「摩訶無量」。響起、序曲與副歌,回憶徐徐,臉頰濕了,腦袋劏出了不捨的空虛斗房,再一次陶醉、迷失在歡樂與傷痛之間。它們的存在,可即食地安頓被壓抑的情感,好讓那刻感覺,自己還是個人,這是歌曲不死,且愈燒愈旺的原因。我們不單可為情感關係安排一個song list,更可自己一手創作,在熟悉的旋律下,譜上屬於自己的圖像符號,紀錄著縈繞心魂的故事,留給自己那些最愛的人一份禮物。 心態決定觀賞價值 基於這樣的背景下,電影《留給最愛的情歌》就給某些人另一番體會。電影跟每位觀賞者的互動是獨立的,誰說影評只可一味冷冰冰的批閱?也可引介讀者一種向度,燃起熱血的情懷,跟生命、生活再度融合。即使該片導演處理場口不夠水平,但觀者不一定要飾演評審委員會,當你跟主角的遭遇連上,就有擋不住的共鳴,找到了就值回票價,此時,抱甚麽心態觀賞就變得重要。《情歌》是一齣由外百老匯musical改編而成的電影,九成九情節都由歌曲串連,男女主角獨挑大樑,歌曲記錄了他倆在5年裡由相識、結婚到分開的經過。它不像《情陷紅磨坊》或《芝加哥》,用上一個大舞台去盛載故事,也不像《Sound of Music》或《Phantom》般,用悠悠樂章留住觀眾。《情歌》說的是都市裡的平凡故事,兩位離鄉青年立志到紐約闖,彼此的際遇順逆,泛起了情侶間的暗湧,女方不甘成為男方附屬品,要體現個人獨特價值。 收拾行裝再上路 自由與愛情彼此較勁,很多情侶都是在社交圈(中學、大專)結識,起步點是一致的,但隨著升職、轉職的改變,腳步不再踏在相同座標上,愈行愈遠。《情歌》沒有言及男女如何相遇,如何為對方神魂,這是一種以愛情歌舞片為名的缺欠(尤其導演前作是《留給最愛的情書 “P.S. I love u” 》屬相當出色作品,叫筆者有出走愛爾蘭的衝動)。不過,當觀眾代入情感,要為曾經消逝的感情哀悼時,相信還是能在《情歌》找到似曾相識的畫面,那些歌詞道出彼此矛盾的心聲,分手是理性的舉動,同樣是無奈的決定。倘若你未為情感好好蓋棺,觀者可以透過戲內那些符號圖像,產生一種衝動去好好執拾一下,夏至剛過,該把那些冰冷的寒衣放進衣櫃,騰出空間好好走剩下的2015年。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6-17

單車隊裡有「破風」這個崗位,代表的不是擋風,而是一道門,讓後進者可以伺機向前,甚麼電影正擔演破風角色?讓後繼者前進,以電影《殺破狼》系列為例,葉偉信十年前在首集已經想在狂打中間製造小喘息位,如電話響起,探索影像表達一種新的可能,接著在《葉問》系列加以發揮,兒童葉準走出來,煞停了「宇宙最強」和樊少皇的南北對戰,背後的想法就是撇掉為打而打,不以高難度動作一味提供官能刺激,而是武中有文,角色要知道為甚麼要開打,打的過程要抱著怎麼樣的心態,當中不只葉偉信,陳木勝、甚至成龍都為此努力過…… 莫忘破風者的付出 去年陳木勝的《掃毒》,基本上已把3位主角感情瓜葛成功引出,不只看槍戰炮火,也有演技鬥法,只是角色性格未能融入在槍戰追逐裡,類型突破的成功,不會突然出現,像科研般,要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只是電影有別科研,投資者總不會覺得自己是間藥廠,要煉出長買長有的成藥,風格、敘事走著舊路固然安全,但會遭人評論不求進,投資者誰不希望一扑即中,大賺不了也不想虧本,因此導演想突破也要小心翼翼,盡量減低失誤,蝕了一齣便不容易再找投資者,風險要減至最低,亦要有新鮮感,就是難度,因此改變路線往往長漫漫,而剛上畫的《殺破狼2》,就是多年業界共同修行的正果,達致了「武中有文」的成熟境界,打戲裡演員可發揮演技,令人眼前一亮……   繼續殺破,推高新新浪潮 香港電影吃香的仍是警匪動作,觀乎《赤道》、《衝鋒車》,也算各自各精彩,在類型裡可以玩小顛覆,今日觀眾早已好食得,可頂住不同新類型片,《激戰》是運動片也是勵志片,《全力扣殺》是勵志片也是喜劇,《五個小孩的校長》是勵志片也是校園片,最初不被看好,卻獲得非常不錯的評價與成績,電影的成功都不是突然發生,市場一直對新類型有消費慾望,而導演們亦步步向突破位前進,方可創造新港產片,另一個屬於新香港的浪潮!   博未必會贏 2015已差不多過了一半,本地片成績算亮麗,筆者對下半年充滿憧憬,《破風》不再是為後人服務,自己也可獨當一面,暑假上畫,究竟一部單車可帶大家殺狼殺到幾遠呢?按《全力扣殺》的精神解說,你信去到幾遠就有幾遠,未來大家都唔知,總之唔博就一定輸…… 陳龍超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6-10

凡喜歡安倍夜郎《深夜食堂》這部作品,就是不喜歡寂寞,誰人喜歡寂寞呢?只是很少人嘗試解決這個問題,一來不懂解決,二來就算懂,有否動力離開安舒區,開展一條不同的軌跡,這是一個耐人的過程,小小食堂則提供了緩衝,好讓被壓著心頭受苦的一群,因款款隨意隨心串燒、玉子燒及山芋飯裡,得到口感滿足,好舒緩內心空蕩。 或者城市實在太多「道理王」,教你、幫你該行甚麼路,道理大家那會不懂,要有動力不離地,一位看不見的老闆、一些看得見的小食來得更貼心,食堂搖身變了人心診療所,總叫人喜出望外,其實有病不一定要看醫生,其實醫生只是一個網名而已,你懂嗎? 「隨心叫」就是竅門…… 不懂?不會吧,只是未曾覺醒,食堂所以吸引,因不自覺地營造了一個氛圍(也是設定),餐牌只有慣常幾樣,客人可以隨心叫,城市生活哪有隨心,一切都是訂得牢牢的,你只可以選擇袋住先或者停步不前,在當權者的指揮下,告訴你甚麼生活才是合宜,繼續相信做樓奴才是正路,投身金融、保險先有出路,隨心就是做番自己,當然老闆有沒有材料是另一回事,重點就是喊出自己到底要甚麼,沒甚麼比順心重要,活出一種authentic的狀態,當喊出來,一啖吃下去,奇妙事情就會發生,食堂一個又一個就是食客故事,一切自動波推進,老闆沒說多餘道理,站得遠遠的,只提供了空間,讓食客自己食出自己的生活味道,這是創作的奧義,電影版本跟電視、漫畫味道差異在哪? 無需說太多,提供透氣位就夠 《深夜食堂》電影版,沿著連續劇的路線,用上不同食物去說食客的故事,老闆表情多了,老闆有徒弟了,老闆出現潛藏感情線,老闆不再是食客自省的平台,由客體變成主體,開始有血有肉,可說成是新意所在,滿足了部分中堅的好奇心,徒弟那條線比較深刻,或許是有關年輕人的夢想路,看來特別感到親切,她遇人不淑,為求逃脫需要付上代價,可幸遇上了老闆,重新開始也有不錯的起點,年輕人離開那個預設的局,多少也要有著放手一搏的心態,不要思前良好,走出來可能滿身泥濘,但自由的空氣難以想像,天空闊了,不安但又充滿刺激感覺,大人一輩看見如斯勇武人士,不需口頭打氣,跟著老闆路線走便好了,需要可不是長期飯票,而是一個停泊的機會,大人說得太多,不煩麼……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2015-06-03

 《踏破鐵鞋尋覓愛》(The Search)說的是一個遠處的故事——車臣,港人不熟悉,毫不奇怪,因為它不是歐遊出走熱點,故不會成為旅遊雜誌封面及專題。香港跟別處的關係,並非像強國般要結下深層次矛盾,才是消費的旅遊關係,當其他國家名稱入不了平常百姓家時,便有賴智能電話和互聯網結合,把search具體地呈現在我們的生活中,尋食尋玩甚至尋工,從來我們都是不斷尋覓,戲中表面帶出的是尋親,而尋親背後是尋愛,尋愛背後又是甚麼呢? 真相在近處,惜懶動指頭 車臣武裝分子,常被冠以恐怖分子的稱呼,只要稍微花點功夫查查,就可明白命名的威力,借大台晚晚播《武則天》為例,友人老師熟悉隋唐史,閒談間憶起中史課,老師坦白地說,唐朝安史之亂,之所以稱作亂,乃因為武鬥輸了,潛台詞呼之欲出,歷史往往就是勝利者的歷史,倘若安祿山贏了,甚麼堂而皇之的原因也可派上用場,去美化這場權力戰爭遊戲,李家所以能夠創立唐朝,不就是跟安祿山有著同一個邏輯?分別在於太原山寨王贏了被人稱作荒淫無道的隋煬帝(不知怎的,腦海就浮起程志美邪惡樣,乃大台洗腦之效),而唐朝能夠走上幾百年,也不是李家處心積累,大多都是偶然累積的結果,時勢沒有靈性,要篩選某某當英雄,英雄往往都是accidental,回頭看才發覺自己上了神級界,而玄武門之變雖犯了中國孔教傳統禁忌,殺兄弒弟奪位,但因為世民兄(想起三哥樣)響了朵叫貞觀之治,一切倫理則似乎靠邊站,看來今天被仇家追殺,則被喻為長征,這並非近代言語創意之作,追本溯源,乃該申請為聯合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禮義之邦只是一種文化裝飾,好在茶餘飯後來個假大空,幾千年一直強調忠孝仁義,就是因為無力製造社會氛圍,潛意識其實極端擁抱功利主義,個人利益壓倒一切。   當受難也是accidential 把以上思維應用車臣處境,讀者該可觸類旁通,所謂分離、武裝甚至恐怖等形容詞,其實都是未經公開討論的定斷,成了官媒洗腦手段。葉利欽(普京恩師)掌權時,不想失去既得利益,向車臣開火,把一切武裝行動正名化,筆者不打算疏理誰對誰錯,因把視點安放在俄羅斯或車臣,可以伸延出來的差異,何只是兩碼子的事。雙方為了自己根本利益,追求所謂理想,都夠guts幹出傷天害理的事,毫不猶豫重覆唐朝姓李走過的路,孰勝孰負,現實裡交代得非常清楚,重點在於,輸家要怎樣好好過活,剩下來不知還有多長的日子。《踏破鐵鞋尋覓愛》大致分為兩條線,一線交代俄羅斯年輕人如何被軍事文化洗腦,成了鐵血心腸的俄國勇士,把對方視為合理該殺的敵人;另一條線則交代一個受難車臣家庭如何經歷屠殺和分離,以及一位外籍人道分子面對救援,究竟有多無力。其實幾方都是受害者,也是輸家,能否重聚,能否認清真相,多少都不從人願,宏觀而言,大家就是某個時勢下偶然遇上災難的一群,也非時勢刻意選上,受苦也是accidental的,可以詮釋為倒霉,也可選擇怨天,但人在受盡他人擺布時,亦有絕對的自由為自己的不幸,定下一個言語的意義和解釋,是其他有權有勢之人奪不走的,找到了,相信了,就算鐵鞋踏破了,也能繼續帶著信念走下去。 語言,能載能覆,是神是魔全在乎說和聽的那位,香港、車臣,不如想像般遙遠。 陳龍超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