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2016-03-07

故事的基本結構是一段可長可短,縱橫交錯的timeline,有開始、有結束,但頭點與尾點從來不是重點,中間發生了甚麼事才是觀眾的追看位。情節(plot)究竟如何把頭與尾的關係貫穿,關鍵在於那個twist,twist的幅度愈大,難度就愈高,就像《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美女因何戀上野獸?結果違反了我們的生活經驗,但看後又能說服觀眾,意料之外,情理之內,這就是編劇崗位神妙之處。 回春,先要回魂 除了轟烈的愛情外,人物(character)的改變往往也是故事魅力所在,以《回春》為例,演員有米高堅、夏菲基圖、珍芳達和麗素慧絲等,屬一齣歐洲合拍片,電影鮮有地以年長人士為主角,香港跟其他國家都面對著人口老化現象,根據本地慣性思維,這會簡約成一個資源分配和市場的議題,究竟多少個在職人士在供養一位退休長者?用來恐嚇吓你;又或者如何開拓銀髮族商機,把老化現象單純看成一個客體化問題,沒有顧及步入衰老期人士的主觀情懷,把長者看成一個有靈魂的人。   回春,無分年紀性別 戲裡的米高堅飾演一位已退休的古典音樂作曲家弗萊德,長住在一間位於阿爾卑斯山的五星級酒店,享受種種待遇,他亦配合場景,自覺人生臨近終結,說穿了就是處於一種「等死」狀態,其好友米奇(夏菲基圖飾)還未「死火」,繼續在房間跟一些後生編劇聯合創作,矢志要攞番個尾彩。這是電影的開始,但當電影結束時,弗萊德的心理起了變化,重新散發出一種「春天」的活力,對原本看穿了的世情再次寄以厚望,離開了倦怠狀態,究竟這種改變如何發生?有否機會在現實裡實踐?相信是觀眾最想知道的,因為對這個世界倦怠、厭惡,遠不只是弗萊德一個,也不是長者「專利」,其實需要心態「回春」者的多不勝數。   回春,要先死後生 再說白一點就會劇透,筆者只能說編劇技法頗強,因全齣電影幾乎只有一間五星級酒店作為場景,單單透過米奇、女兒莉娜(麗素慧絲飾)、一位處迷茫期的中年演員占美(保羅戴路飾)和環球小姐等情景、對話,就能逐步激活弗萊德,離開自絕於世的消極心態,重新上路,展示電影由小處推到大處的能耐。筆者認為劇情發展合理有餘,米高堅果然夠堅,冷幽默演出亮麗,還隱約感到男人內斂的情懷,而導演保路蘇雲天奴以港人覺得緩慢的節奏,借故事形式去提出一個走出心靈暮年的方向,沒有煽情卻有觸動位,答案未必人人奏效,但有feel者則能自動click著,始終未有一定人生閱歷(不一定跟年齡掛鈎),難以理解箇中生命階段的糾結,有時,知道真相可以是令人氣憤,甚至氣餒的。 由於篇幅所限未能續寫,人物隨劇情出奇變化的新片例子,其實還有岩井俊二的新作《夢の花嫁》。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3-03

2013年有齣電影叫《白宮淪陷》,近日上映「淪陷第二回」《倫敦淪陷》,有沒有看過首集都不太打緊,單看海報就知道,齣片賣點在哪裡(美感較遜,勝在夠坦白,畫公仔畫出腸),總之就是動作、爆炸、槍戰及逃走,在99分鐘內loop 播。 睇完精神咗?! 購票入場人士,如果有心理準備接受一輪槍火洗禮,稍微刺激一下被工作弄至麻木的身體官能,在芸芸3月上映電影中,《淪》可算是計算精準的選擇。基本上,全片沒有睇錶hea位,但有趣的是,它不會令你全程超緊張,導致身體不停分泌腎上腺素,隔著銀幕跟主角同生共死,步出戲院門口時,好像被人打了一身,倦意劇增。說玄妙點,筆者看後覺得,《淪》有些少提神作用。   醒神,因為跟足觀眾期望 今時今日,觀眾早已不再飾演被動的訊息、娛樂接收者,任由導演、編劇的商業手法肆意魚肉(誇一點說),在網絡二次創作的氛圍下,孕育了一種觀眾(audience)跟故事創作者(narrator)的對等關係,觀眾未入場已知《淪》的基本劇情,加上觀看商業片的「戲齡」,大家都對線數有基本掌握。明知繁華的倫敦會變成一個打巷戰場景,明知恐怖分子會首先打殘建制裡的一群,明知美國總統Benjamin Asher(Aaron Eckhart飾)身邊護衛會相繼死去,明知會剩番他和真正主角白宮特勤隊員Mike Banning(Gerard Butler飾)solo,明知會聽到一些大美國主義的對白……因為故事按著觀眾期望去發展,特效畫面也符合腦裡想像,沒有驚喜,或許觀眾根本不需要驚喜(驚喜才會叫人疲累),「收貨」就可以了,就像做了一次明知沒療效,但求舒服的官能massage。   「恐怖分子」的社會功能 除了獲得一種對劇情運籌帷幄的快感外,入場看《倫》片,盡情破壞也是另一吸引之處,筆者入場,因為鍾情倫敦這個城市,按常理當然不想它受到破壞,但心裡知道這是電影特效,不禁想一窺重要景點倒下來的情景,二來,破壞可以是對現行建制的一種虛擬發洩,如果恐怖分子是怪獸,那誰創造了這頭怪獸呢?恐怖分子在電影世界,不只為劇情推進服務,也成了觀眾現實生活的投射,替我們做了心裡想幹的一些「大事」,當無奈活在建制裡,當權者已腐朽到不能自我復原,推倒重來,把它炸個稀巴爛,是大家逐漸相信的唯一解決方法。《淪》的社會功能可以是摧化,不過筆者認為是舒緩,因此,不久後應該會有巴黎、紐約甚至北京的淪陷系列,拭目以待吧。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2-25

Lili Elbe(莉莉易北)是首位跨性別人士,亦是電影《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女主角,她原名叫Einar Wegener(埃納韋格納),是上世紀二十年代哥本哈根的風景畫家,在丹麥薄有名氣,畫作有描繪他年少時的居住地,他跟同屬畫家的Gerda Wegener(格爾達)結了婚,妻子專攻人物畫(portrait),因為某次模特兒爽約,她邀請丈夫埃納穿起女模的衣服。導演Tom Hooper用鏡頭把這次看來平凡不過的頂包,不經意地作出暗示,為身形瘦削、性格內斂的埃納預示了一場,翻天覆地、身體與靈魂、個人與社會的抗爭。 好睇在設定簡單,深度描繪 筆者非常欣賞這齣電影的質地(texture),好像只用上一些平凡不過的食材,卻能夠烹調出令人動容、色香味俱備的菜式。兩個畫家加上普通的工作間和一位疑似前度,交織出一段非常立體的性別關係(「立體」是友人閱後的形容),筆者選用的字眼會是「豐富」,無論立體、豐富都是指向這齣電影。Lili的真實故事,對如何忠於自己、何謂親密關係帶來了啟發,人與人的關係(特別是夫婦、戀人)從來不能用簡單幾個詞語形容和總結,關係不是說分便分,因為共同的相處、經歷,總會夾雜著若干的愛、恨、妒忌、欺騙、犧牲和成全,而《丹》片故事厲害之處就是,改編跟鏡頭說故事的功力,把這對夫婦面對性別上的心理衝擊,逐個階段有條不紊地呈現出來。觀眾目睹著關係如何千絲萬縷,艱難地向上螺旋(《丹》其實很貼地展示何謂正能量),每個階段,角色都會經歷希望、失望,似乎安頓了,心裡未完的願還是日夜呼喚著,旁邊的摯愛聽見了、目睹了,帶點不情願地欣然成全,這就是關係的真實面相。   好睇在演員出色,矛盾惹共鳴 戲劇的張力,往往訴諸於不同角色的價值觀,在同一時空和有限資源下,角色間起了衝突,究竟到底選A餐還是B餐?《丹》的立體、豐富就是對戲劇張力的掌握,格爾達的畫功一流,卻多年來未碰上自己的muse,偏偏易服後的埃納變成了Lili,那份發自她內心的嫵媚,格爾達成功捕獲、躍現畫中,為她帶來了藝術上的突破,但成功卻付上了代價,因她直接強化、認同了丈夫Lili那一面。Being authentic是畫家的重要素質,她在畫畫過程中知道了愛人該走的方向,卻又捨不得失去他,人與人如何才是好好相愛?《丹》為此繪畫了一個超越性別的藍圖,愛的定義,不應拘泥於社會的建制,放開才是關係的信守,人性壓根兒就不想服膺於人間制度與系統,解放需要勇氣,需要有人當烈士,但Lili外表卻是出奇地柔弱,這也是《丹》製造矛盾的亮點。或許真正的烈士,不會口口聲聲說自己多偉大,烈士的素質,不過是忠於自己而已,然而,今時今日,loyal to myself is very expensive。 題外話,Eddie Redmayne確實演得好,但筆者更喜歡Alicia Vikander,兩位演員在愛戀癡纏下比併演技。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2-18

 《焦點追擊》(Spotlight)本屆拿了不少奧斯卡提名,吸引筆者之處是,它不像其他獲提名電影般,以一、兩位大星如里安納度或珍妮花羅倫絲去閃住個場,乃是靠主題和群戲作賣點。該片改編自《波士頓環球報》02年獲普立茲獎的新聞人故事,報內的「焦點新聞組」揭示當地接近90位神父性侵小孩,而天主教教區主教更知情不報,公然包庇涉案神父,把犯事神父調往別區了事,事件引發雪球效應,陸續揭露波士頓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 為調查報道抱不平 調查式的新聞報道向來成本甚高(記者動輒要跟上半年或1年),當新聞近十多年愈趨娛樂化,以消費品呈現市場時,調查式報道跟「快速」的大勢背道而馳,已接近瀕臨絕種階段,去年卻有公司願意以此為題,把十多年前的案例投資拍成電影,乃是對行業當下處境雪中送炭,引發大家思考這種報道有著不可替代的價值;有賴網絡,現今新聞可以非常貼近「即時」,消息來源亦愈多從社交網絡kick off,記者部分採訪工作已被網民取替,當記者只出席記招、商品發布會,慣性跟著人家思維走時,角色便變得被動,記者好玩之處在於自己發掘新料,爆權貴醜聞,為弱勢抱不平! 友人談及戲內的newsroom非常真實,因此稍有資歷的行家,入場會十分醒神,多少會勾起處理港聞大事的回憶,而《焦》不只要引起共鳴,還重新提及新聞從業員該如何知所進退,知道手頭料直登出來可以很爆、大賣,但同時,坐房的會否考慮,事件曝光後受害人或家屬的感受,願意退一步海闊天空呢?當行家「聞」到性侵事件風聲文件已被解封,該鬥快還是鬥好?屬戲內另一討論位,焦點新聞組「老大」華特羅比羅賓遜(米高基頓飾)的決定,為新聞行業作了溫馨提示,調查式報道其實更能體現記者的獨特身份,因議題有深入、詳盡的報道,可超越那種人有我有的交差心態。在今日高度制度化、一層壓一層的文明城市裡,制度的keeper擁有權力,單單在表層報道,權力一方的回應不是找所謂專業顧問,就是成立甚麼獨立委員會,拖你一年半載鬥長命,最後不了了之、無功而還。要展示被封印的第四權,就要有guts挑戰現行制度和權貴,花時間切入制度深層,方能若干程度地製造Impact改變現狀,要讓社會變得更好,調查式報道實在不可或缺。   記者要受點苦頭 片中記者費莎莎(麗素麥雅當斯飾)跟性侵受害者建立的是種互信的關係,而非套了對方說心底話後便一走了之,而真實的費莎莎,直到今天仍跟受害者保持聯絡。新聞行業明顯不是賺大錢的工作,記者的神聖就是,明知社會很黑暗還勇敢揭露,《焦》片不只是福爾摩斯式解構醜聞,還讓觀眾內窺記者心態,逐步發現社會站在道德高地的群體,竟可墮落至此,沖崩了焦點新聞組記者群多年來行之有效的價錢觀,發覺世界真象跟自己認知的相差很遠,這是記者神聖工作裡「包埋」的一種磨難(這部分電影可有更深入發展),可以選擇抽離逃避,但沒有揭露就沒有推倒,沒法推倒就沒法重新建立。 面對高牆愈來愈高,不止新聞從業員需熱血振奮,市民大眾也要在這世情下被「辣㷫」一下!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1-19

 《沽注一擲》(下稱《沽》)上映時間可謂幾「應棍」,2016年一到,中港股票被熔斷機制先行衝擊,強國知衰後收回皇令,但也停不了大跌風潮,跌穿守了幾年的二萬點關口,低處未算低,窩輪即時死亡者眾,股民風聲鶴唳,消息容易被人放大,沖昏頭腦作出種種不理性行為。《沽》說的是08年美國樓市爆煲,大量用不良按揭包裝的金融產品,瞬間成為廢物,事情相隔多年,但歷史在某程度上是不斷重複的,如今再溫故知新,說不定可以拿到散紙走出迷宮。 點解Brad Pitt又演又製作? 《沽》的創作理念乃受2010年Michael Lewis同名實體書啟發,Brad Pitt的Plan B Entertainment有份參與製作,而Brad亦跟《我的少女時代》的劉華般,客串飾演退休大行交易員Ben Rickert,用自己名氣增加電影叫座力,然而,Brad較劉華多了幾場戲,在戲中的最大貢獻是幫助兩位年輕基金創辦人Charlie和Jamie(幾年內把11萬美金滾至3,000萬美金),上到大枱玩對賭(當時要上摩根大通,入場費要15億美元,所以Charlie便想起Ben),賭美國樓市會爆煲,要在金融海嘯之前來個Big Short,趁機撈番一大筆。   贏家爆金融圈大鑊 除了他們,《沽》還有幾位角色同樣嗅到爆煲危機,最快洞察到的是對沖基金經理Michael Burry(Christian Bale飾),他詳細查察不同銀行銷售(由按揭合成)的金融產品,發覺內裡很多樓按都屬不良貸款,斷供機會甚高,於是他走遍大銀行,商討為他度身訂造CDS(Credit Default Swap),簡單而言就係銀行做莊,樓市堅挺的話,Michael就要付出溢價,但當樓市崩盤,由於高槓桿效應,大行就要賠出巨款。Michael連串「淡友」舉動,旋即成了華爾街Gossip話題,傳至銀行trader Jared(Ryan Gosling飾)耳中,他深諳執輸行頭的道理,便找來另一對沖基金經理Mark Baum(Steve Carell飾)合作掘金,而Mark的角色就是躁版Sherlock Holmes。當Michael指出問題,Mark就負責接力,行地線做田野考察,讓觀眾進入8年前美國的平凡百姓家,看看不良次按究竟是如何逐層搭建起來,以及銀行、投行和評級機構如何用技術繞過法律進行「投資大迷惑」,把那些將垃圾次按包裝成CDOs(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最終爆煲,政府和納稅人出手執爛攤子,用印鈔方法來解決問題,無人受到該有懲罰。   獲奧斯卡4項提名好合理 凡是揭人瘡疤總是夠juicy,因為這樣才能吸引眼球,但當發覺自己當年有份當老襯時就會避得就避,未必想睇。《沽》聰明在找來金融海嘯幾位贏家當主角,世界很現實,講幾多儆世道理也不及贏家講半句明言吸引,透過他們的發跡故事,同時間接指出金融體系的弊病,為普羅大眾上了投資一課,而筆者認為,該片最成功之處是,觀眾睇完唔會覺得自己笨,而係覺得學精咗,電影拿了奧斯卡4項提名,不是浪得虛名,誠如筆者友人所言,《沽》洗脫了以往講投資、金融的悶氣形象,說故事的方式以Ryan Gosling飾演的Jared作寸咀旁白,加上鏡頭剪接有心思和利落,對那些基金經理、銀行佬有點到即止的人性刻劃,閱畢也不覺過了130分鐘,而且內容豐富到需要時間消化。過了多年,美國已開始加息周期,金融行業還是世界搵大錢命脈,海嘯教訓過後,依然風高浪急,危機四伏,財務投資應該要成為必修科,散戶們,凡事行多步,睇路!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1-12

聽到《尋龍訣》是國片,導演不是香港人,是烏爾善(曾執導《畫皮II》),主打演員有舒淇、陳坤、黃渤和Angelababy,睇牌面,港人有幾大動機入場,心知肚明,除了舒淇跟港片淵源甚深之外,Angelababy近年全面在內地發展,更嫁了黃曉明,其港人身份已被人忘記,再睇真,還有《狂舞派》起家的顏卓靈,不過屬大大配角,戲中叫洋子,齋打冇乜對白。 注視甚麼? 世界輪流轉,合拍片初期多是國星做大配角,目的是滿足條文要求,說不定,未來可能是港星變國片串星。《尋》題材是盜墓,叫人憶起多年前《Lara Croft》(盜墓者羅拉)及強賣特技的《The Mummy》(盜墓迷城),而內地製作水平容易令人聯想成A貨,《捉妖記》大收都靠許誠毅掌帥印,但《尋》從去年12月在內地上映以來,票房成績話咁快過幾個億,身邊處內地發展的本地導演都異常注視,勾起筆者好奇心,入場觀看。此片引起導演們注目的當然是特效水平,《西遊.降魔篇》找來南韓團隊,效果算不俗,而《尋》是內地特效合成,筆者看了3D版(還有IMAX版),效果確實叫人眼前一亮,大場面合格有餘,細位又不會有睇動畫的感覺,都算拍住世界水平。電影另一注目點是破禁,一來是盜墓題材,掘人山墳偷竊明顯係違反強國意識形態,無理由這3位八十年代的摸金校尉仍可逍遙法外,仲要戲內因為闖墓而誤觸機關,搞到老外變成喪屍,開始交叉感染,一班人就轉打喪屍,這些情節明顯是過往不會被批嘅內容,但今次統統冇問題,國片尺度竟可開放至此,叫人摸不著頭腦。   選對了人 大收關鍵 《尋》是根據網絡小說《鬼吹燈》後四卷改編,原作者天下霸唱(本名張牧野,78年出生)當上了電影劇本顧問,《尋》上映前,便有由陸川導演根據《鬼吹燈——精絕古城》改編的《九層妖塔》,但票房、評價差很遠,觀乎陸川作品如《南京!南京!》、《王的盛宴》,他的格局跟此種類型電影始終不搭,一眾原著粉絲也對選角安排看不順眼,趙又廷和姚晨分別飾演摸金校尉的胡八一和Shirley 楊,而《尋》找來的是陳坤與舒淇,知名度、實力立見高低,而陳坤今回捨棄小生造型,貼上大堆鬍子,粗豪的演出確實令人感覺新鮮,舒淇則處於黃金狀態,不太費勁已令角色散發著個人魅力和氣場,而黃渤演王凱旋(或稱王胖子)更為3人組合起了化學作用,炒起了對話和追逐的娛樂性,親和力不錯。   走不出西方思維 該片劇本貼近荷李活大片方式,娛樂特技行先,人物刻劃雖不致太有血有肉,但總會有些生命議題(《尋》是角色面對過去的陰影)負責推演劇情,另一方面,筆者也欣賞其擦邊球技巧,胡八一、王凱旋流落美國後再次盜墓,但不是為錢,乃在於一些更重要的東西,間接被迫重出江湖,有效符合黨政的意識形態;劇本滲入八卦、風水,要走出Indiana Jones的冒險舊套路,《尋》是行對了路,只是影像、美術想像仍然離不開西方思維,主墓景跟Peter Jackson的《哈比人》系列出奇地貼近,更不爽是,Shirley楊原本好好的,後期突然要她穿小背心和push up bra,塑造出一位國產Lara Croft,搞乜呢? 《尋》的製作確實為國片發展跨出一大步,不過要留心是,A貨基因似乎仍會不時作祟,不要像咕嚕般呈人格分裂狀態,拜託!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1-07

 《復仇勇者》簡單嚟講就係俾位Leonardo DiCaprio去登上影帝寶座,導演Alejandro G. Iñárritu去年就已經施展法力,成功將1989年的蝙蝠俠Michael Keaton變成飛鳥俠,在各大頒獎台上振雄風。《復》的故事背景跟《飛鳥俠》完全不同,當時美國呢片土地,係土著、美國和其他國家爭奪之地,但相似處是由一位Leading Actor貫穿晒成個古仔,而兩位男主角都要排除萬難,爭取勝利,《飛鳥俠》的舞台在紐約百老匯,《復》就是在白茫茫的美國土地,那裡有大雪山、森林、河流和瀑布,自然荒野盡收眼底,而撐住《飛鳥俠》和《復仇勇者》不斷向前的東西,其實都是顯而易見,就是為一口氣! 靠肢體大報復 Leonardo今次要挑戰的,跟舒淇在《刺客聶隱娘》裡相近,就是要小說話多做事,他的角色Hugh Glass有著神秘的過去,帶著跟土著所生的兒子,跟大隊靠打獵賣皮毛維生,屬於最帥的低調實力型。電影開場及中段都具震撼力,土著與美國獵人對決,且戰且走,令觀眾認識導演處理大型動作場面,原來也有一手。Hugh Glass逃亡期間與灰熊來了一場肉搏,受了重傷,破了喉嚨,養病期間被Tom Hardy飾演的反派John Fitzgerald遺棄,說不出話來,又眼白白等死,因著這個故事設定(故事部分根據2002年的小說版改編),他可以奉旨用肢體演戲,復仇情緒如何支撐著一個人在極惡劣環境下,拖著極殘破身軀逃避追殺,上演了一場激烈版的《Cast Away》。   復仇可以帶人走到幾遠路 此情此景,戲軌便自然地進入另一個階段。放棄生命對當時的Hugh Glass而言,不是懦弱,而是一種解脫,反而,要生存下去才要承受更大痛苦。導演用美麗的自然景物,為他打設計出路上一個又一個的挑戰,他要不斷解難,最終才能逐步貼近仇敵,實現復仇大計。要手刃對方,不能光靠一腔怒火,還要客觀條件配合,或許要衝破很多障礙後,才能拿著刀劍面對仇家。該片故事其實不算複雜,觀眾就是很直接感受著Leonardo,他在說服我們,復仇可以帶人走到幾遠。   Tom Hardy演反派亮麗 該片另一注目點就是Tom Hardy飾演的John Fitzgerald,看著他的賤格演出,pop up起黃秋生未做《無間道》系列黃Sir及cctvb視帝前,那段齋做衰人的日子(如《辣手神探》裡的Johnny哥),就是予人一種超想殺之而後快的感覺,沒有Tom Hardy的大話精、陰濕和滿口歪理的演出,便製造不了他與Hugh Glass之間的仇恨張力,如友人所言,有Tom Hardy才能突出Leonardo較靜態和內斂(有點梁朝偉feel)的演出,簡言之,倘若Leonardo拿了金球獎,上台應該第一個就要致謝Tom,他今次雖做supporting角色,但跟他在《Legend》一人分飾黑幫孖仔的演出,反而可以見到他的多面性。 2016年,相信是Leonardo收成的日子,亦是Tom Hardy發圍良機,祝願讀者今年能夠將去年的不快一次過踢走,大小仇都得報!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5-12-23

 《花生》(Peanuts)漫畫有幾「熱」,看有多少人去麥記換攬枕便可知一二,這漫畫的歷史不用多說,反正動小手Google一下便可得知,就算不知由誰創作亦沒所謂(又有多少人求問),因為都是長青產物,帶來身邊可沾沾名氣,在peer group裡找到一個就手形象,人也似乎變得可愛一點。 莫忘Charles M. Schulz 觀乎觀塘大型商場,Snoopy取代了聖誕老人成為聖誕主角,如果換了是農曆新年,它肯定也變成利是封套,成了添福添利的吉祥物,進擊紅男爵。能夠被人家如「挪用」卻不會生厭,有賴它多年來的入屋、親切形象,《花生》漫畫的高人氣是靠報紙起家,被翻譯成多國語言,作者Charles M. Schulz最初寓興趣於工作,後來卻令他賺取驚人收入,說到是興趣就不會隨便假手於人,Charles一直畫畫都單人匹馬,畫至離開世界為止,而漫畫予人感覺最搶眼是Snoopy,但今回首次上銀幕,重心主角卻回歸至Charlie Brown。   因為Charlie Brown就是他? 花生人物動畫過往只在電視亮相,今次首次製作3D feature movie《史諾比:花生漫畫大電影》,對粉絲而言可謂喜出望外,能夠成事,因為Charles的兒孫一手促成(創作劇本),找來Fox公司發行,而動畫則由導演Steve Martino及其所屬的Blue Sky Studios負責,今次Charlie Brown成為故事重心,官方自有一套解釋,但筆者卻認為這是後人對Charles一種敬意,因為Charlie Brown就是Charles的童年倒映,是一位不被注意又帶點害羞的善良小孩。Charles小時也養過狗,不是Snoopy一類,而是同屬獵犬類的Pointer,史諾比的意義從來就不是一頭寵物,是Charlie Brown經歷一次又一次失敗的知心友和支持者,這個設定和關係,多年來道中了不同年代小孩的心靈需要,觸發共鳴,希望身邊總有一位Snoopy。   loser哲學 《花生》漫畫可以跨越時代,仍有充分條件繼續風行,因為像Charlie Brown處境的小孩愈來愈多,被大人界定為loser,而Charlie Brown面對標籤的方法就是keep住做,繼續放那個看似飛不起的風箏,經營自己的棒球隊夢,追求那個神秘的Little Red-haired girl,要堅持並且樂此不疲;今集故事讓Charlie意外地當了學校風頭躉,他又如何面對成名後的種種,小學就是一個小社會,初心如何在一片歡呼聲下帶領一個人堅持走屬於自己的路。   熱血起動,還是當花生友呢? 電影整個故事和人物不會讓粉絲失望,該出場的都應有盡有,人物都會做番令你依然快慰的事情,Lucy經營著5毫諮詢中心、追求著Schroeder,Snoopy繼續幻想跟紅男爵決鬥等,聖誕佳節,未來一年即臨,花生漫畫可鼓勵大家不做花生友,帶點熱血起動一下。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5-12-21

 《Star Wars:The Force Awakens(星球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7)未上映,單是預售已有極大進帳,風頭勁就唔使講,導演J.J. Abrams執到呢條籌,都算係人生一場大賭博,面對積累接近四十年的《Star Wars》人氣及不同年齡層的粉絲,有幾大的壓力?唔使多講。接手要殺出血路,讓新一代的消費群入場,看畢今集,導演今回肯定唔會輸,可以大小通殺,娛樂部分交足功課,然而,文本上可否把星戰原力更上一層樓呢? 讓女性作主,男性覺醒? 按時空而言,今集是在第3集《Star Wars:Return of Jedi》之後,Luke Skywalker因為Jedi訓練班出了亂子,玩失蹤,沒有Jedi的星際,原力裡的dark side作了王,盛極必衰,妖氣沖天的環境正好孕育一班正義新人。傳承著那個不會完結的正邪對決循環,今回找來的新面孔不再是16年前的金髮小孩(Darth Vader的童年),而是近年流行的青年代表──「果敢女性」,從《Twilight》系列、《The Maze Runner》系列和《Divergent》可知,不論佢揪唔揪得,都極富女性自主味道,比《Percy Jackson》主角更帥。《Star Wars 7》找來Daisy Ridley飾演主角女孩Rey,著實是good choice!清純裡有堅毅,非常eye catching,跟早年行性感然後變成性幻想對象的 Princess Leia(Carrie Fisher飾)屬不同層次,在男性主導的星戰宇宙中,女性status顯然提高和進步了。   前傳提醒咗J.J. Abrams甚麼? 新生代導演J.J. Abrams帶領粉絲再見經典人物,如Han Solo(Harrison Ford  飾)、Princess Leia和Chewbacca等,後者已成為反抗軍領袖級人馬,聯手對抗由Snoke和Kylo Ren(Adam Driver飾)主領的第一軍團,戲中不乏星戰戰機如X-WING空中作戰場面,也不會缺少原力、Lightsaber(光劍)決戰,由於今集是「尋Luke篇」,沒有大師級助陣,因此Skywalker招牌耍劍動作欠奉,兩把Lightsabers揪起上來似亂棍多一點,這令觀眾如我有點失望,最好打的是邪派的Kylo,經典場面沒有再下一城,然而,有趣的是片長136分鐘,感覺眨眼就過,這是導演J.J. Abrams的亮點,電影節奏相當明快。《Star Wars 7》中,幾位主角因為要保護Luke的「藏身地圖」,於是在不同星球和飛船之間走來走去、你追我逐,全片沒有冷場,這明顯是吸收了前傳的毛病。前傳為了詳盡地重現星戰世界,但要解釋就需要口水戲,令電影節奏緩慢,反而《Star Wars 7》今回沒有多加解釋,因為根本不太需要解釋。   今集唔見咗乜嘢? 有得就有失,《Star Wars 7》對新生代來說肯定容易入口,要達到「傳承至另一代消費群」的目標應該沒有難度,但今集營造的世界較小,光速來回地點少,更沒有複雜的星際關係、共和國和原力道理,一切都是如此「流質」易入口,艱澀、難明是《Star Wars》系列的其一獨有特色,當他變成了《The Maze Runner》系列或《The Hunger Games》系列類似形式時,它還是《Star Wars》嗎?但如果唔調節一下,新世代又頂得住嗎?問題係有,不過肯定冇標準答案,之但係這種話題肯定能為這個系列電影延續人氣,而下個焦點便該到由Rian Johnson執導的第8集了。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5-12-08

日本動畫《飆速宅男》劇場版之所以引入香港,我認為是因為單車運動在港日趨專業,以往它只是假日活動,在沙田到大埔的單車道上,一家人樂也融融。暑期電影《破風》在網上招募義工拍攝比賽情節,參加人數踴躍之餘,參與的人的隨身裝備也非常專業。單車活動已不是優閒咁簡單,各區差不多都有中小型單車店,優質一點的車架,隨時比一輛全新的四個轆昂貴,每個車件部分也可自由搭配,砌出合自己心水的戰車,而且單車衣質料講究,貼身而不阻風,動輒盛惠幾千元,而深晚更是車友聯群結隊的黃金時間,單車熱潮只會有增無減,相關的公路比賽也會像跑步般愈來愈多。 《宅》在日本反應不俗,故事屬熱血類,主角是小野田阪道,是宅男一名,剛入初中便加入了校內總北單車隊,慢慢被發現其踏單車的潛質。他當上了隊中其中一位爬坡手,宅男和單車運動員看似風馬牛不相及,被標籤成總是困在房間、脫離現實及缺乏社交技巧的毒L,筆者並不認同,要為宅男平反一下。而單車成了一種活動帶他們走出網絡,呼吸另一個空間的空氣,嘗嘗電玩、動漫以外的味道。   單車公路賽唔只得破風手 坊間有不同的單車運動比賽方式,前陣子的《破風》已為本地觀眾補了一課,而《宅》裡環繞的主要是公路單車賽,而單車隊入面的分工描繪,亦來得比《破風》仔細(還有sprinter和climber),始終動漫的鋪排可以較電影長,慢慢介紹不同崗位功能,而《破風》則只集中在破風手和主將的關係,講男人之間的友誼,《宅》談得較多是小野田阪道這位初中生的成長,讀者/觀眾透過他的眼睛看看一隊車隊是如何集訓,如何去預備和參與一場競賽。   解難,勇氣以外 而今次劇場版是定在總北車隊贏了高中比賽後,受邀參加九州熊本縣的比賽,他們的宿敵「箱根學園」自然也跟著參加,希望可報一箭之仇,《宅》裡其中一個搶眼角色(綠色長髮的)卷島因為要出國讀書,無法參加是次比賽,結果車隊只有5人參賽,小野田需獨挑大樑,肩負唯一的爬坡手,當新人,人家冇期望,自己冇嘢輸,發揮可以很自在,但當出了名,人家就會注視,不覺就有了壓力,這是小野田今回要解難的項目,「弱虫」要變強都要面對不同的升級試,除了拿出勇氣面對,其實亦須一定的抗壓能力才捱得過,而小野田卻有他一套減壓妙著。   笑得出,熱血正流動! 人人都有壓力,但人家的減壓方法不一定合自己用,看過動畫版都知小野田的喜好,他踩車發動潛能時究竟有何奇怪行動,這是他盡情發揮的搭檔,其實無論多怪,人家報以甚麼目光,只要能夠保持心情愉快就是好方法,當面上流露笑容,壓力就會被納入正路,成了進步的動力,笑,我覺得是《宅》讓人熱血之處。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5-11-25

首先利申,電影《超能勁處男》(下稱《超》)的原著漫畫、深宵日劇筆者未有看過,全文只把電影當作唯一文本去討論,吸引筆者入場,除了由園子溫執導(日劇亦由他當總導演)外,當然就是故事點子,一班各式各樣的另類超能人如何拯救地球,他們來自一個不甚起眼的日本市鎮:東三河,他們也是一群不甚起眼(甚至被人看不起)的學生、大叔,這種雖是熟口熟面的設定,尤其是飲星爺奶長大的一群,小人物因緣際會也可意外當上英雄,而《超》不同之處,就是他們的超能力或多或少都跟性扯上很大關係。 保持飛腳露底signature 原著漫畫(港版漫畫譯名《全能人.廢能事》)在2009年連載,屬漫畫家若杉公德的作品,一般港人較熟悉的有《爆粗BAND友》(也被改編成電影,並在港上映),《超》在2013年被改編成連續劇,有機會再下一城上大銀幕,自然因為廣受歡迎,電影版保持部分原班人馬,染谷將太(日本金像獎得獎演員)飾演性格內向的男主角鴨川嘉郎,女主角淺見紗英則由前MORNING娘成員真野惠里菜飾演, 而另一女角平野美由紀則由日菲模特兒池田依來沙飾演(電視版則是夏帆),無論誰演,美由紀仍然保持著其起飛腳露底的signature。   不只賣波餅 他們被甚麼外太空勢力影響不是重點,爆笑是獲得超能力的三個條件,1.沒有性經驗,2.處於某種情意結之中,3.遭宇宙輻射照射時正在打J。而高中生鴨川嘉郎則擁有聆聽人家心聲的能力,有些是瞬間移動、隔空取物(限於色情有關的人與物)等,由於具備如斯條件,讀者不難想像電影故事情節,如何拿性來娛樂大家,不乏性感、肉感的場面,這類電影雖附送大量波餅,然而格局上都會加入年輕主角如何藉著性來促進成長,而分別在於箇中比例。   超能力不只得一種 有正義的超能者,自然就有具若干實力的歹角,而反派行惡的方法,就要把它變成淫亂都市,然後推倒重來,開拓新世界,有趣的是此情此景正是男士一些招牌的性幻想,一人被多女圍住,女孩們穿得性感還要終日表現性飢餓等,格局有點借甜故作反諷,表現價值判斷;而鴨川嘉郎則率領這班超能者對抗「邪惡」,他們表現總不會像Avenger般神武,也不像星爺般骨格精奇,打出如來神掌滅敵,一班人論論盡盡符符碌碌,超能力可不是招招奏效,第一感會覺得搞乜呀,拖得就拖,然而想真,現實裡解難誅邪可不像做戲般爽快、簡單,所謂的超能力也不只一種官方答案,必須具一定破壞力,有效率地處理危機,而所謂危機亦不一定要靠拳腳搞定,可能一句說話、一種態度就是答案。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5-11-20

社會主流對暴風少年這個群組沒多少關注,因為沒新鮮感。關注也要講潮流,近日TSA贏晒,升級至區選議題,能夠長期吸睛的,本地只有房屋議題,尤其梁特首上場後,一味搞樓,除了住,香港就沒有值得關注的項目嗎?曾幾何時,政府也有投放資源關注邊青,今日筆者認為,他們已被邊緣化至我睇你唔到,名副其實變了「隱青」(隱形的隱)。 值得觀賞 因為冇人理 《暴風少年》是今年康城影展開幕電影,筆者認為,可取之處是重新俾位這個已「隱無可隱」的小眾說話,reboot一下他們的人生。各地政府流行為搞好「業績」,cut開支後把服務統統外判,包括社福服務,求助人不再被關注,而且被放入「機制」內如同人球,不!該是貨物,在工廠內的運輸帶上遊走,看似被不同部門關注,實則是被丟來丟去,反正搔不著癢處,在重重的行政架構下,他們慢慢在大眾眼前消失,石沉大海,就是這種解難手段恐怖之處。   無味精 睇少年內心怒 電影以男主角馬龍尼(諾帕拉度飾)的經歷描繪出那條「人肉工廠線」,片初一幕頗深刻,6歲的馬龍尼與母親面對少年法院女法官科康斯(嘉芙蓮丹露飾),簡單的對白清楚展示了母親如何不成熟,一怒之下把孩子遺棄;毫無選擇下的馬尼龍遂入了「工廠線」,無助的眼神轉眼變成怒目的暴風少年,如何躁動,成為片中奪目環節,電影沒有刻意把暴力變成味精,躁動情況多在群體合作或需要精神集中的環節裡發作,踏實去表現躁動,反而讓觀眾有空間窺看少年內心的landscape。那股爆炸似的怒氣,究竟如何被撻著?企圖出手相助的人,又如何被拒諸門外?少年結果跌入惡性循環,愈是強化「世上冇人靠得住」的想法,便愈是活在自己空間內,令他更是憤世嫉俗。   重生關鍵──賦予新身份 沒有希望是電影初、中段予人的感受,孩童的不良經驗叫暴風場景不斷刮起,過來人男輔導員恩(賓諾爾馬基梅飾)也一籌莫展、身心受挫,在戲中不諱言救贖過程需要高昂的社會成本,法官、輔導人員和更生中心的導師們,無條件地一次又一次接納他,被遺棄的經歷,沒有叫他對母親憎恨,反而令他更千方百計討好和取悅媽媽,希望長久得到母親的愛。這種帶點扭曲、依戀的母子關係窒礙了他的成長,不能從媽媽懷裡detach,他需要建立和承擔一個新的角色,方能離開那個無間斷的循環。戲裡安排了一位女角色,擔綱著這個類似救贖者的角色,讓暴風少年找到一個身份去付出,當有了對象需要他無條件付出時,就是走出舊路的動力,亦是離開暴風圈的最大動力,原來此舉不是為了救自己和愛自己,利他心態才是不二法門。 康復路,漫漫長,能夠走出陰霾的只有少數,走不出來的,只會像馬龍尼的媽媽般,不斷製造下一批暴風少年。救少年?還是該從本源出發,救阿媽先呢?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5-11-09

 《駕喻人生》這個中文戲名,是近期筆者認為意譯上的佳作,一睇就明,編劇借「駕駛」作具體平台言明抽象概念——人生。「人生」每人都有份,每天看似踏實地經歷著如工作、家庭等群體活動,但不時又感覺其實是很無謂地操勞。虛無和沒意義地過活,雖然累人,縱然心裡不時戚戚然,但人總慣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避免正面交鋒,儼如打開Pandora’s box,最後收唔到科。 「人生」奇妙點就是唔係自己想點就點,特別正值時運低或犯太歲的低沉期,殺到埋身就要被迫諗諗人生下一站,前面要否來個急轉彎,而《駕》的女角溫迪(柏翠茜亞格遜飾)則在人到「後中年」時,突然交上這種惡運。她本屬社會高級知識分子,以寫書評維生,一份真、偽文青都視為理想職業的工作,事業運好不一定能提升感情運,結婚多年的丈夫跟小三跑掉,一夜間成了可憐、無助的失婚婦,失掉丈夫等於失去生活舵手,也失去向前走的技能,看似人生困境,其實也是展開新軌道的推動力,離開習慣的安舒區。   單有勇氣,人生仲未轉到彎 學車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踏出人生新一步,車輛可帶領人離開舊路,開拓新領域,溫迪為了探訪在其他州份讀大學的女兒,遂「冒險」參加駕駛課程。對某些人而言,繁忙車道代表著危險,開車起步殊不容易,而她需要的是一位具實力和經驗的導師。該片編劇把美國紐約的少數族裔——錫克教印度人的文化放進這位導師達雲(賓京士利飾)的生命裡,一黑一白,固然在畫面上相映成趣,駕駛需要遵循步驟和規矩,跟寫書評的天馬行空、自由自在大相逕庭,而這位學生跟師傅,自然產生不少的戲劇火花,這位駕車師傅達雲忠於自己的信仰和原則,不為紐約的多元風氣所動,就是這份磐石般的素質,讓溫迪能夠放心anchor,才有機會學有所成。   唔做道理王,真互動就pass  要走出新路,除了基本的勇氣外,還需要一位稱職的tour guide,傳授經驗和軟技巧,否則硬著陸往往會焦頭爛額,由於喻意易明,導演未有在駕駛技巧上說大道理,也沒有以溫迪的「騰雞」製造笑料,車廂成了他倆定期交流的空間,分享彼此的過去與現在。當雙方態度真誠,彼此信任,生命羅盤互動下就會自我調節,導引出一條更寬闊的前路,即使大家一把年紀,成長和突破還是可能發生的,這是電影勵志之處,當港人面對愈差的社會環境,也就是孕育新路線的機遇,只是,誰才配當前路的領航導師呢?   Less is more 學車時間一般只花5至6個星期,車廂狹窄,導演卻希望能盡用時間和空間,把電影質地推高層次,例如將錫克教印度人在美國的生活辛酸,以及把他們的文化塞進片中,但以這類型的電影格局來說,留白多一點,想像大一點,該奉行less is more。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5-11-02

 《山河故人》導演賈樟柯跟演員趙濤、張艾嘉等來港,在亞洲電影節跟觀眾會面,入戲院支持的,不只本地戲迷,還有說普通話的來港人士。他們積極發問,心忖除了本地人因教育制度薰陶,不擅也不敢發問外,我認為對中國土地的陌生也是另一重要因素,本地影迷多少靠賴賈導作嚮導,去深入認識盛世包裝的強國門面內,到底隱藏了甚麼,而今次的主要目的地是山西。 愛資本家還是勞動子弟? 對山西沒甚麼認識,賈導推介的是煤礦、油站和連聲爆炸,3個時空──1998年、2014年和2025年,在《山》中順序道出來。女主角濤兒(趙濤飾)在98年有意無意間跟兩位男同學梁建軍(梁子)、李晉生曖昧,多一個人對自己好,表面上是件幸福事情,兩位男士的性情大不同,濤面臨的也是當年老百姓的選擇,要走資本主義愛投機,還是要樸實過平凡日子?世事總不能兼得,總有失落,濤兒嘗了取捨的苦,同時為往後幾十年日子奠定結局。 梁子因情傷出走,離開家鄉闖自己的路,似乎世情沒有優待他的踏實,社會流動沒他的份,過著餓不死的窮日子。賈導對梁子著墨雖不多,但相信港人必有所共鳴,風向不對,談不上乘勢飛,只能在地上打轉;接下來賈導在2014年為濤兒準備了幾回生離死別,混得不錯,趕上了經濟火車,但這列火車帶來的欲念無窮盡,永遠都有更好,相信文明、自由總在海外某處,這種信念將她的骨肉摯親推到遠遠的,為自己的愛下了定義,飄泊、無根感就是下一段落的主題。   熟路,不一定做嚮導 2025年部分屬一份未來的想像,在賈導手上呈現確有點意外,地點選了在怡人的墨爾本,取景、人物交織出來的氣氛,跟山西的陰霾反差極大,天堂似的陽光照亮不了異鄉人對根的思念,濤兒的兒子Dollar (董子健飾)與張艾嘉飾演的中文老師Mia接棒推進導演要說的話,人與人之間,看似是無理的相擁,只為抗拒那種無重狀態的孤獨飄浮,這部分對某些港人毫不陌生,濤的家庭正正重複著97移民潮下「太空人家庭」景況,港片早有觸及,看了,更覺香港跟強國那種既遠又近的糾結,而那糾結亦暫時不覺有出路,香港可以擔當不少內地城市的故人,然而,能力與意願卻是兩回事。 《山》片末段,濤兒在自己的鄉土,跳著屬於自己時代的舞蹈,聽著是葉蒨文九十年代的歌曲,彷彿跟戚戚然的人說,幹嘛想那麼多?沉醉在那個當下吧,這個提議,對今時今日來說倒是不錯。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5-10-09

 《火星任務》(The Martian)有幾勁?從過去的十一假期票房紀錄就可窺一二。電影宣傳同事列舉了幾項紀錄,其中一個筆者較注目的就是,破了列尼史葛(Ridley Scott)和麥迪文(Matt Damon)的本地上映電影開畫票房。其實兩位都是荷李活猛人,屬於超實力派,但猛人不一定成為過江龍,若在戲院門口隨便捉人問,要求列舉兩位舊作,就算答中,肯定也需loading一段時間。《火》在本地票房高,筆者認為不太關乎兩位仁兄的懾人力場,反而是古仔,最煞食和吸引港人的,莫過於海報裡的宣傳句「齊來集氣,把麥迪文帶回家」。 動力很純粹──生存 《火》的故事不用在此多說,就是另一場自己救自己的任務,說成「另一場」,皆因腦海浮了幾齣同類型電影,近一點有《少年Pi的奇幻漂流》,遠一點有《劫後重生》,而《火》的新鮮感就是場景變成火星,這位二十一世紀的魯賓遜擁有先進的科技和科學知識,火星卻甚缺自然資源,沒有飛魚作食物,也沒有排球、老虎做朋友。《火》的電影版不太著力於個人在絕地的心理刻劃,例如戰勝恐懼與孤獨,再講就有點長氣。片中主角馬克的性情,予筆者感覺就是沒甚麼牽掛和不捨,他的動力很純粹,就是生存,不想死亡就要解決難題,戲劇吸引的其中原因就是欣賞編劇和演員如何解難,當換了環境,平常不過的耕作(種薯仔)變成天大難事。NASA積極協助拍攝,令解難過程同時為觀眾補了一課,比《星際啟示錄》的量子力學和蟲洞更易入口,而馬克就在這種看似不可能的環境下,締造了多項人類的第一次。   真人騷成功集氣 諷刺的是,人的潛能往往都在逆境中爆發,馬克被選中成為火星亞當,是幸運抑或倒霉?全在乎他的想法,選上了生存,無路可退下,窮則變變則通,不斷做嘢下,總會遇上一點曙光,相信這是成功跨越逆境人士的感受,不覺間,因為逆境而令人生昇華至另一境界。意志、毅力是捱過艱難的關鍵,呢份動力(甚至是念力),藉著視像觸動了地球同胞,大家用盡力思索如何救援,忽然間,馬克就成了住在火星的Trueman,舉動成了真人騷供同胞觀看,有賴集氣,讓他可以繼續走下去,這方面就跟《少年Pi》此等片種鋪排不同,一場自我救贖不能光靠自己,也要容得下別人的幫助,無論溝通方式是何等原始。   筆者認為港人想看此片,因為都想盡快回到心中理想的家,雖然大台晚晚播《愛.回家》,「家」卻變得愈來愈陌生,大家彷彿被遺棄在火星,條件愈見艱難,我們看著馬克,倒映著自身狀況,他用毅力、意志解決一個又一個看似不可能解決的困難,故事反過來同樣為觀眾集氣,提醒我們手上的薯仔雖然不多,但仍有能力去開拓,過一個自給自足的生活,要回到理想的家,或許比火星還要遠,如何集氣?大家要想想。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