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2016-07-12

等電影《三人行》(下稱《三》)上映等到頸長,為杜Sir片餓了好久,加上《三》由游乃海監製及編劇,屬本地影像跟劇本的超強配搭,由於本人屬於粉絲,以下言談或許不夠中肯(利申先),但今天讀者很醒,已懂自行過濾及判斷含水量。望著《三》的海報, 腦裡Pop up了11年的《奪命金》畫面──三腳豹、Teresa Chan 和張正方並不相識,各在自己的「職場」世界,徘徊於妥協還是堅持之間,在觀眾的視點下,他們不時在同一場景出現,沒相遇也不相識,卻活在同一個「灰色」天空下;前陣子的《樹大招風》則屬另一種三人行,角色走近了,三大賊王最後通了一次電話,而《三》則讓3位主角團聚,來一次埋身肉搏,然而,今次警匪鬥智、開火,場景卻發生在一間救人的醫院裡。 仁醫心裡有暗鬼  在醫院裡開槍、殺人不是新鮮事,吳宇森早有前科,但今回醫院不是個見紅的布景板,而是全片的主菜。說白一點,警匪格局只是個吸引人進場的頭盤,趙薇飾演的腦科醫生佟倩才是《三》的主角。醫生一直予人高高在上之感,在手術台操控病人生死,有你講冇我講的權威人士,他們跟擁有執法權的差人類近,當差人背後辛酸等橋段已沒吸引力後,《三》有趣之處是,設定重犯張禮信(鍾漢良飾)受傷入院,總督察陳偉樂(古天樂飾)需要盡快找出其同謀,而佟倩則在醫院這個主場工作,順理成章加入他倆的角力,成了第三股氣場,警匪雙方都爭相與她結盟。佟倩需在公眾利益和病人權益下,作出道德抉擇,然而,道德兩難只是游乃海與杜Sir布下的局,目的並非探討如何作出合情合理的決定,而是要掏出醫生心中那隻鬼(《神探》的說法),醫生看似高人一等,但也不過是個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受著貪嗔癡的誘惑。   是實驗還是延伸? 信心比技巧重要,連番失誤、挫折令佟倩質疑自己,心裡的鬼乘虛而入,誘人不惜一切要去「執著」,愈陷愈深,表面而言,重犯張禮信是佟倩和陳偉樂心底的夢魘,但同時也是一面可貴鏡子,照出制服背後的自己那個未知的一面。場景換了,《大隻佬》依然說話,告誡著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張禮信的人物設定是全片的一個亮點,在場景限制下,只能用上有趣對白(有心思)呈現罪犯的機智,有難度,效果有鮮味,鍾漢良演出算有驚喜,只略為有點over,趙薇確實很努力去演,但總帶著點國內味,在香港片的setting裡略嫌格格不入,接近尾場的槍戰稍欠部署,同黨潛入醫院救犯,以為很高智,原來只是肉搏,但槍戰設計又令我想起《非常突然》的蒼茫。《三》片實驗味道頗重,入場前要有心理準備,好東西總不是一次就能練成。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6-27

電影《天煞——地球反擊戰 》這個翻譯戲名不太準確,只能描述電影內容涉及用武力反擊外星人入侵,涉及CG元素和官能刺激,無它,這是商業運作思維,一直行之有效,不過亦因如此,入場的都會帶著同樣期望,評論好壞都根據期望的差異,來決定會否物超所值,但觀乎《天煞》的英文名字,商業以外,內容其實別有洞天。 《天煞》讓新一代更理解「獨立」 96年版《天煞》票房表現固然非常成功,成為當年票王,但其成功除了準確計算外,其英文戲名背後的主題亦是入場亮點,為「美國獨立日」這個老掉了牙的節日,注入了一個更為update 的意義,讓當時新一代更理解何謂「獨立」,有效維繫各州份united together 的狀態,即是鞏固國民身份(National Identity),上周五英國(United Kingdom)公投脫歐後,走上昔日南斯拉夫或前蘇聯情況,香港早前也有呼聲,嚷著要港獨,當分離主義盛行,觀賞《天煞》系列不獨欣賞CG,還可參考人家如何進行一場軟性的國民教育課。   獨立戰爭已屬陳年往事,乏吸引力 續集《天煞地球反擊戰:復甦紀元 》開畫票房不俗,觀眾帶著情懷去購票也不會失望,戲裡延續著那場星際戰爭,並沿用上集的技法——製造一種極致的強弱懸殊,外星母艦、外星人,比上集更大,地球人即使變得再強,都是以卵擊石,在這種勝算幾近零的環境,迫使地球村團結起來,敵人愈強,凝聚力則愈猛,背後撐著奮戰到底的就是一種美式「獨立」的精神;「獨立」就是回應人類free will ,拒絕被奴化,爭取一個平等的處境,美國獨立戰爭已屬陳年往事,就算講得再精彩,對年輕一代也沒吸引力,但當敵人由大英帝國變成外星艦隊,騎兵廝殺變了星空戰爭,能夠以弱勝強,同樣是那種渴望自由的獨立精神,透過《天煞》系列,把獨立戰爭重新包裝,教育新生代美國起家的故事,而獨立精神更進化成為一種普世價值,帶領各國踏上自由之路,而續集接棒為新世代服務,強化美國的獨立日是全球的獨立日,宣傳大美國主義清楚不過,但論推國民教育手法,技巧相當高明。   舊嘅唔去,新嘅唔嚟 續集CG不俗,但劇本、人物刻劃則不及上集仔細,或許受制於老調,發揮有限,主角則由上集的擔正角色(如帥爆總統、英勇機師)的後人接棒,還加入中國代表AngelaBaby,然而搶眼程度還不及當年Will Smith,他那種Bad Boys 、寸爆多口的質地,為第一集沉重氣氛增添喜劇感,幸好ex總統(Bill Pullman飾)餘威仍在,靠他氣場撐住大局,續集感覺多少向老人家致敬,要搞定這個星際異形,生力軍只能當前線,打大佬還是要靠老人家,舊嘅唔去,新嘅唔嚟,reboot最後是否成功,還要看下集一眾新人的表現。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6-23

今時今日,水手服加機關槍仍然是個吸睛配搭,兩個不相關的符號,卻因小說家赤川次郎合情合理地依附在一起,製造了八十年代日本電影的一幕經典場面——社團第四代組長星泉(藥師丸博子飾)穿著水手服,卻又很不純熟地拿著機關槍狂掃壞人。觀眾看在眼裡大呼過癮,那一瞬間,她的純真、正義感彷彿為自己出了一口氣,做出一件在現實做不來的事,一切被轟至稀爛,另一方面又會為站在旁邊的目高組成員暗暗著急,生怕誤中流彈,感覺令人哭笑不得;當影史經典被輪流reboot,《水手服》系列再現是意料中事,由被封為「千年一遇美少女」的橋本環奈當新版女主角,按理已贏在起跑線上。 改編小說續集 聰明 電影《水手服與機關槍-卒業-》(下稱《水》)跟前作包括81年電影版及82、06年的電視劇版,內容上沒有直接關係,乃是跟根據小說續集《畢業-水手服與機關槍•從今以後》改編而成,而這是個聰明的選擇,無需再重提星泉的父親如何被殺,怎樣被社團目高組成員捧為第四代組長(06年版本長澤正美屬第八代)展開報復行動等;今回星泉在故事開初已經掃完一輪機關槍,為了幫派間的和平,決定解散目高組,跟3位組員開咖啡館從良。片中的「重回校園」橋段只是序幕,劇情接著是吳宇森式英雄片格局,奸角安井(安藤政信飾)以黑道野心家包裝(令我想起《辣手神探》裡黃秋生演的Johnny哥),借賣大麻曲奇插贓嫁禍,引發內鬥,破壞江湖秩序,再逐步以正行掩飾,企圖控制社區長者資源,迫令星泉重出江湖,取出封印了的機關槍,再現砰砰砰場面。   牌面親切 局內陌生 戲裡的壞人設定其實頗有時代感,對港人而言並不陌生,說穿了就是練製「霸權Hegemony」伎倆,倘若繼續對號入座,勢孤力弱的新生代星泉,則有點像熱血學生,用勇武手段向邪惡說不,這種進化了的武士道精神,召喚了濱口組成員月永(長谷川博己飾)加入,聯手偵查安井犯罪證據,遂成了一條忘年、曖昧的感情線。整體故事格局不俗,加上橋本養眼,青春無敵,只是劇本以外,如何執行,也是好看與否的關鍵。片中的動作場面設計及拍攝,比06年電視版本更粗糙,很難感受到緊張氣氛,視覺空間狹窄,欠大片格局,演員們亦演得太賣力,氣場太大易過火,背後或許涉及甚麼致敬之意,但作為新版,形式跟年輕觀眾似乎脫了節(除非想走Cult路),至於那個招牌機關槍的簽名鏡頭,個人還是喜歡藥師丸博子多一點,她的叛逆猶勝橋本的天使味。 當經典珠玉在前,要突破就要比前作優秀很多,光靠美少女不行,頂多贏在起跑線上而已。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6-15

我對電影《我的野蠻女友》有一種很難忘懷的情感,那棵樹、那個時間寶盒,有質素的愛情片總是叫觀眾窩心,反覆思念當中一些moment,有時會為主角一刻的決定所帶來的無盡遺憾同步耿耿於懷。 變強,可以是計算 「野蠻」是當年這齣韓片的一個賣點,顛覆了南韓男尊女卑的氛圍,然而,這只是表面一層,「野蠻」背後要遮蓋的是傷口結下來的疤,骨折復原後會變得更強、更堅硬。堅硬是一種身體的自我保護,那感情受創後又會怎樣?可以是葉念琛式──帶幾分陰沉的計算,讓人家猜不透自己,為要避免成為輸家,揭密成了他的電影技法,愛情本質變了,成了一種資源共享的狀態,各有各的底牌,擁有愈多後著,愈讓自己感覺安全。   變強,可以是野蠻 受創後不一定要選擇陰沉,也可以是很陽光地「野蠻」,飲得爛醉,凡事抱不平,強迫牽牛(車太賢飾)重演曾經窩心的情節,將那份「強」用了所謂「野蠻」的方式去演繹和發洩,而亮點就在牽牛用上那種只服從、不多問的忍耐,把女友(全智賢飾)的「蠻」隨著時間慢慢流走。愛裡的相信(I believe)成了治愈的根本,愛情片不一定是雙方排除萬難去相愛,也可以是一種動態守望式的治愈,當年的導演郭在容,藉電影為愛情事把脈,成功令藥方來得貼地。   野蠻女友來自蠻荒國度 十多年後,同是找來車太賢飾演牽牛炮製的一齣《我的新野蠻女友》(下稱《野》),女主角變成了宋茜,屬牽牛的初戀情人,雖有熟悉臉孔和片名,但舊瓶裝的卻是新酒,「野蠻」粉絲閱後多少都會失望,因宋茜所飾演的星星,不如全智賢版本那麼「野蠻」,頂多像《家有囍事》裡的何里玉,牽牛則用來重現多齣電影經典。星星帶著中國的背景,不時說著普通話,把牽牛帶到中國少數民族裡結婚,中韓婚姻的寓意不用多說,有趣的是,南韓跟中國鄰近,導演趙根植口味卻跟荷李活導演相近,總愛把他們心目中的大山大水呈現,把中國凝住某個大紅燈籠的以前時空,放牧、草原等元素跟宋茜角色結合在一起,她果真來自外太空的星星。 《野》的主角是牽牛,南韓跟香港類近,在強烈競爭、貧富懸殊下,年輕輩多半是輸家,導演找著這點加以發揮,牽牛有高學歷卻找不到工作,卻因童年的英勇表現贏得星星的愛。每人稍微在腦內Google一圈,總能找到兒時幹了些「偉大」事情,但長大後,人就要follow社會規則,被定性為社會的loser階層,戲裡這種離地的童話婚姻,屬於不少losers的憧憬,《野》不像星爺的《功夫》,為少年勇者打氣,時機到便化身英雄,在這個看似文明,實則相當野蠻社會裡,星星和牽牛為一眾losers示範了如何安身立命,你同意抑或不同意是一回事,但社會現實倒是要看清。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6-08

入場看《危情後樂園》,沒帶著甚麼期望,活在今日香港,一個月總有幾日M到,渾身不自在就會想看一齣Drama類電影,不求甚麼,放空一下便很好,讓另一套故事介入生活,替心中糾結鎮痛;官能刺激類電影往往都是商業社會的一種投射,看了不過是強化資本主義法則,對脫離現實沒有藥力。 天堂生活有暗色 《危》片背景離香港甚遠,遠,除了因為地域,還有意識形態。電影以大球場演唱會作開場,受萬人膜拜的拜物教景象,鏡頭一轉,到了一個由矮矮平房砌出來的地中海小島,氛圍變得怡人和慢活,一切都可以很隨性。在港人心裡,這無疑是天堂,《危》的起步禮真不賴,讓我可以起機離地,但這悠閒小島卻正是故事發展的主場地,天堂式的生活是否只有快樂?這是我萌生的下一條問題。   災難不一定不快樂 有了時和地,另外元素就是人物。該片女主角是萬人迷搖滾歌手瑪莉安,由我頗喜歡的金像演員狄達絲雲頓飾演,她既可以呈現姬蒂白蘭芝式優雅,也可以像珍妮佛傑森李般邪惡,滿身都是戲。要令像瑪莉安般的巨星長期停留在小島,倒要設定一個要命的原因──失聲,這是歌手的災難,都市人不論社經高低,都有犯賤一面,唯有聞到棺材香才會被迫停低,有空間想想甚麼才是生命,而《危》就是借她為model帶觀眾入局,想想當下是否無悔?   忘情才能跳出森巴舞 人愈大愈喜歡想當年,幻想假如某年行了plan b,當下的自己會是怎樣。觸發瑪莉安思前想後的,是他的前度哈利(賴夫費恩斯飾),他帶著長相標緻的女兒彭妮露(狄高達莊遜飾)前來小島度假,跟瑪莉安相遇後,彼此勁loop前塵片段,對瑪莉安來說這是另一次選擇,但對其現任男友保羅(馬迪亞斯修赫納赫特飾)卻是威脅。保羅不自覺盡力地彈琴盡力地唱,處處展現魅力說明自己價值,他與哈利客客氣氣地爭持中女是故事亮點,一動一靜,兩位男性暗地角力。來到這個階段,對白和場景本來已經夠玩,然而片長所限,導演還硬要加入彭妮露與瑪莉安較技,心境不錯的瑪莉安可以高一個level,但焦點多了就會顧此失彼,結果亮點容易變暗,人的眼睛容易打不開。   糖衣毒藥 泳池是全片的重要場景,儼如羅馬鬥獸場,一邊娛樂一邊競賽,同時也是生死搏鬥之處。導演處理尾段的技法,令我想起活地亞倫的《迷失決勝分》,前塵帶來的是美好回憶還是羈絆?是否要穩步展開新關係和人生新階段?《危》對《我的少女時代》、《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帶來的甜味下了另一個判斷,人大了,不再愛糖果,不是抗拒甜頭,只是糖尿畢竟是不治症。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5-30

愛爾蘭電影《初戀無限Jam》由約翰卡尼執導,他自《一奏傾情》、《一切從音樂再開始》後,在電影與音樂結合的題材上愈見成熟,慢慢形成了一種風格。如何把音樂、歌曲變成一個主題,而不是過場MV,我認為很難,搞不好就會成為hea位,斷咗道氣,而《初》則有效地用音樂講故事,把青年成長與歌曲品味、歷史背景配搭得很有味道。 女神引發無限精力 是甚麼味道呢?首當其衝是青春的味道,約翰卡尼戲裡的主角愈來愈後生,今次是一小群就讀於愛爾蘭公校的高中生,而約翰表明這是他的半自傳式電影。他當年夾band的角色是低音結他手,而這次主角是主音Conor(法迪亞華舒比路飾),之所以觸發他夾band,急忙找來友人幫手,並非源自甚麼音樂理想,反而一切都很純粹,就是回應荷爾蒙的呼喚──追求女神Raphina(露絲伯恩頓飾),他那種不顧一切、誓要感動女神的熱情頗澎湃,觀眾很能感受、共鳴到那種能人所不能的動力。   為她向英倫開動引擎 Conor原本生於中產家庭,但因愛爾蘭經濟不景,令他從貴族私校下流至公校,除了面對同學欺凌,還有來自校長的刻板管理,雖是校園片的基本設定,但校方代表了權力一方,窒礙青春和創意,但愛爾蘭的宗教氛圍令事情言之成理,相反,英格蘭的倫敦是當時年輕人心中天堂,在彼岸獲得自由,Raphina夢想在演藝界發展,但出身比Conor更差,因此他對她由愛生憐,邀請她當手工MTV(當時更普遍譯名)女主角,不自覺地飾演了年輕救贖者的角色,因一份承擔引發生命潛在力量,找到「利她」的意義,要把她從都柏林送到心中的自由之都,這是該片的另一個緯度,亦是另一重的味道。   八十年代跟大家很近 音樂、歌曲是約翰電影的慣常亮點,《初》透過Conor樂隊的音樂創作路,一路反照著當年英國流行音樂的影響和轉變(特別是Duran Duran),藉播放不同樂隊拍攝MTV的風格,帶出編劇自家的音樂品味。片中的Conor樂隊雖然只能用Super VHS等業餘機器拍攝,但亦因資源缺乏而刺激靈感,創作出具自我風格的音樂影像。那個時代,音樂與影像正好進行了一次革命式結合,相信亦對約翰的事業帶來影響,廿多年前的往事,觀眾今天看來卻非常埋身,手機、網絡讓年輕人在媒體裡得到自由,Conor的MTV就是今天的微電影,心態原來不被時空阻隔,要突破就要建立一個自己的主場,一個天地,這是《初》片jam出來的另一種味道。 家庭(特別是Conor哥哥)是戲中不可或缺的部分,Conor哥哥因為各種因素,無法「高飛」,變成另類失意宅男。即使青春不再,當不了飛行家,也可當工程師助人起飛,為原本破損了的人生作一次圓滿的修補,令這齣電影值得人再三回味。《初》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好片,筆者覺得,在今天香港,它是一齣既熱血但貼地的米芝蓮摘星作,勿錯過!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5-27

單車手岩士唐(Lance Armstrong)是個騙子,叫人難以接受,特別當你已經相信,有人可以連續7屆獲得環法單車賽冠軍,心底已塑造了一位英雄後,突然發現自己被騙,那種隱伏的憤怒,叫全球人包括我都不是味兒,最「攞命」的是把自己一直確信的東西推倒,對身處世界瞬間感茫然。這是岩士唐呃得夠專業,還是我們心底裡積極配合的結果?在那個年頭甚至現在,或者大家都覺得需要一位英雄。 謊言的養分 看到電影《禁藥謊言》(The Program)宣傳,心裡就是忐忑,其實大可化身花生友,窺看這位抗癌人士,究竟服用甚麼禁藥,如何騙過藥檢;但自己同時也是受害者,入場觀賞就是把岩士唐的timeline與自己timeline再次重疊,而強迫自己重溫,當年行街載著顏色膠手環的日子。重疊、重溫都default生出一個結論──原來自己「好窩囊」,但抱住這樣心態看戲,等同帶著大堆包袱,自行模糊電影焦點,只會睇到自己想睇的東西,強化心裡自我運作的一套故事,但電影其一功能卻是拓闊觀眾對人對事的觀點。   制度衍生物 當我接受自己很「窩囊」是事實後,步入戲院,睇完,發覺《禁》的吸引處,不但沒有把岩士唐(賓科士打飾)壞人化,甚至覺得他並不是那麼可惡,因為《禁》不是一部樣板戲,叫你一味尊重體育運動,贏要贏得光明正大,相反,我看到的是一個社會縮影,單車圈子跟你我身處的圈子,其實不無兩樣,在後資本主義的環境下,想維持「純粹」會變成高不可攀,要支持藝術、音樂和體育發展,多少都涉及金錢,當事件涉及利益自然有人鑽空心思要謀財,當訂立了規則,總有人動腦筋在灰色地帶遊走,體育carry著金錢,勾當之事難免,《禁》以單車為平台,岩士唐為代表人物,去敘述一個每天都在你身邊發生的故事,分別在於,岩士唐的騙局實在是空前成功。   有賴全民配合 《禁》解說了岩士唐轉線誘因,令人物立體,也讓花生友一窺集體行騙的過程,滿足好奇心。為了讓電影更具追看性,更加入了基斯奧當德飾演的大衛華殊這個記者,令故事既有精明盜賊,也有具分量的神探,故事以類似《暗戰》系列的手法推進,大衛就像劉青雲飾演的探員般,抓住線索,鍥而不捨追逐真相,但不知怎的,同情分反而落在犯事人身上。謊言有市場,因為有供求,騙局能夠多年不破,因他自己的渴望就是大眾的渴望,用藥製造一種自我超越困苦的假象,把「成功」普及化,這是平凡無望生活中的一服清涼劑。當感覺多半大眾感覺良好,大家就傾向陪著造假,促成愈滾愈大的謊言,當謊言成了習慣,揭穿就是一種對生活的破壞和傷害,但真相衍生出來的爛攤子,又有誰能收拾? 同情岩士唐幾分,因為他替自己、為弱勢做的夢很美,也把冷門的單車活動轉化成主流運動,反觀本地的政壇騙子,4年來炮製的只是一場又一場的社會惡夢,肥己而不利民,騙子界的狗熊!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5-16

單看電影《戀上錯的人》(MON ROI)的中文譯名,像是上世紀Cantopop的名字,看看電影內容,令我聯想起前陣子上映的《緣來他不夠愛我》(45 years)和多年前的金像電影《別問我是誰》(The English Patient)。 來次稀巴爛式撞牆 想起《緣》是因為故事主角不是都市年輕男女,也不是靠線數多,玩複雜時空,用炫技去hold住觀眾心神,反而,兩位主角同屬長輩級,平凡、踏實去描述一段關係,深入去看男女間的感情瓜葛,有時Less is more真的較好。而《別》片,當年以小本製作模式橫掃多個奧斯卡獎項,此片其實贏在故事,男女角在道德層面上不該愛上對方,他們選擇隨心而去,結果悲劇收場,循結果而言,說成是報應可謂最爽,同樣圍繞著「愛錯」。《戀上錯的人》的不同處在於,男女確實可終成眷屬,在以為可以快快樂樂生活下去的法則下動土,發掘彼此吸引後的相處之苦,兩人後來發覺合不來,情感跟理性不on sync。但情感又豈止是對錯層面,如果要愛得準確,愛得夠啱,那就純是一場計算關係了,有時愛的浪漫點就是豁出去,借達哥招牌句——來次稀巴爛式的撞牆,那種不得已的苦與痛,包含在愛的快樂之中,看來古怪,但「理還亂」才是最貼地。   另一次受傷的喘息? 《戀》跟《別》片的另一分別是,《戀》的視點是從女主角出發,演員Emmanuelle Bercot演而優則導,前陣子上映的《暴風少年》就是她的作品。今次《戀》片劇本的設定讓她擁有了主場,將角色Tony盡情發揮,更得了康城影后,尤其戲裡被丈夫Georgio(Vincent Cassel飾)反轉豬肚,狠狠威脅的一場,她貴為專業律師卻動彈不得,只可在街頭無奈大叫,那吶喊喚起了同是天涯,遇上情感盲點一族的深處無奈,戲裡有趣地以女主角膝部受傷,在別處進行物理治療為起點,同時把感情事穿插其中,身體與情感的傷痛,與康復進度混合在一起,不無學術根據,治療的痛楚階段,寓意愛情觸礁,故事不是童話式的愈難愈愛,當夫婦有了下一代,關係變得更難纏,受傷一方不能徹底離場,重新起步,反覆墮入了無間循環。   破無間,種因? 《戀》的故事不是甚麼新點子,但它勝在描繪夠深入和客觀,沒有對男主角加以鞭撻,塑造成賤男,反而電影是為女性平反,中肯地把這位中年大叔的魅力展示,他的壞處也是吸引處,女方中伏既是天命也是人為,退一步而言,《戀》只借愛情為平台,可將之推演為一次「改命」的嘗試,究竟看似是直線、整體的愛情,有沒有彎轉?借《大隻佬》所言,「佛只看重一件事,當下種的因……」,善哉。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5-06

 《美國飛人》(下稱《飛》)是齣出色的電影,之所以出色,皆因它能夠超越一般運動類型片的想像,不只談及一個跑手有多厲害,描述其運動生涯起起跌跌等。當坊間同類電影都以人物發揮熱血功能時,《飛》在基本盤以外,還從個人延伸出去,如膚色、國際社會秩序、個人榮譽及社會公義的關係等議題都有提及,由多條故事線交織出一個有層次又立體的非常大時代,正! 受歧視 只因正在上位 《飛》的男主角謝斯奧雲斯(史提芬占士飾),生於美國大蕭條時代,屬有色人種,家境清貧。他很早期已在短跑項目上嶄露頭角,編劇以他考入俄亥俄州立大學後作故事起點,這是他人生中第一項勝利(當時很少有色人種可獲大學教育),但當他上流到另一階級時,膚色隨即令他成為stranger。美裔同學並不欣賞他的努力,認為接納他反而會「影衰」自己,而他們的歧視就是一種自high,自行製造一種高低距離,觀眾可窺見差別對待充斥Jesse的大學生活裡,種族歧視議題是導演貫穿全片的一個元素,分量輕但impressive。當馬丁路德金的平權年代還未到,Jesse採取的,不是言語和行為抗爭,而是默默忍耐,因一切得來不易,他心裡還有更重要的東西要完成。 他擁有超高的短跑和跳遠天分,但不代表能盡情發揮,至於最終能參加奧運會,中間涉及很多不起眼的條件和關口。他報考並入讀俄亥俄州立大學,就是想拜田徑隊教練拉利史奈德(積遜蘇迪堅斯飾)為師,改善技巧之餘,更重要是提升心理質素。由於種族差異,跑道從來不是他主場,如何面對觀眾的喝倒采,在逆境下用成就堵住對方的口,這是他在跑道上的另一場競賽。當拉利史奈德和謝斯這對拍檔在賽事上屢創佳績,謝斯隨即成了公眾人物。人紅了就想跳級,打更強勁的「大佬」,他被塑造成跨越種族的代言人,嘗到了名氣帶來的權力,同時亦要面對更複雜的抉擇──應否為種族犧牲個人,杯葛奧運?   沒有最好 一切皆政治? 《飛》的線數不多,好讓議題談得更深入,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種族大義在前,杯葛之舉就成了反對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的唯一手段?導演和編劇把主角的掙扎過程描繪得很細緻和立體,跑道以外的「大佬」,一個比一個強,電影為當時政局提供了一個橫切面,除了運動員外,還有美國奧委會會員間的理念角力,以及跟納粹政府的談判等,由下至上說明,在維護人權大前提下該如何執行?日光之下無新事,尤其在全球化的今天,昔日的國際政治依然可對照今天形勢,謝斯的抉擇將會是很多有能之士的參考,特別在飄雨的香江,去或留,他提供了一個有血有肉的參考。 除了主角謝斯勇鬥德國跳遠選手外,還有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馬可尼(威廉赫特飾)和委員艾弗里布倫戴奇(謝洛美艾朗斯飾),兩人鬥法也相當亮麗,場內場外都在不斷較勁,各人都為自己的比賽努力作戰,《飛》的熱血很是貼地。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5-05

喪屍片是筆者近幾年的喜愛電影類型,尤其狀態差時,醒神要靠畢佬齣《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重溫進化版喪屍;還有《熱血喪男》,以第一身講喪屍生活,甚有玩味,至於連續劇《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播至第三季已現疲態,冇心機再追看。當國片《尋龍訣》也曲線講喪屍,就明白喪屍題材已經成為7仔,而《喪屍末日戰》(I Am a Hero)(下稱《喪》)就是日本代表,把宣傳重點放在有村架純和長澤正美上是正路選擇,喪屍加女神,確實吸引。 《喪》根據漫畫《請叫我英雄》改編,電影故事大約發展至原著第92期左右作結。片中男主角是年屆35歲的大叔鈴木英雄(大泉洋飾),一直希望成為受歡迎的漫畫家,但多次投稿均被編輯拒絕,只能繼續當漫畫家助手。他與女友徹子交往多年(漫畫對男女關係有較深入描寫),眼見年紀漸大,似乎已無望成名,對自己命途、社會心生抱怨。這種「失敗者」佔了社會多數,且在全球化氛圍下,情況更糟,而「父幹」真的叫某某在經歷、見識上佔有更大優勢,能夠憑自身實力脫貧的人便愈少,生活就是不斷為這類「成功者」服務,不斷被剝削,所以,鈴木的角色很易入屋,引起共鳴。   冇喪屍 死路一條? 要改變小人物,過往的故事形式就是要由高人來提升實力,而《喪》提供的洗牌機會,就是透過一種不知名病毒肆虐,人咬人變喪屍ZQN,重寫了社會的遊戲規則。鈴木英雄的女友、老闆和同事紛紛受到感染,相繼死去,整個社交網絡雖然collapse了,但同時又讓他可以跳到人生另一個chapter。形勢的改變令他忽然佔優,因身上背有一支散彈鎗,可以一下子把喪屍腦袋轟個稀巴爛,有強勁武器就是王者,只是,硬件也要有軟件的配合,英雄還未「被覺醒」。   男性覺醒要靠BB? 該片找來兩位搶眼女神主演,主要為切合不同年齡觀眾口味,而其故事功能就是Muse,助鈴木變身為真正英雄,架純BB是學生妹,長澤則是護士。以電影編排來說,幾時變、點樣變就係這部商業片是否成功的關鍵,鈴木初遇一群喪屍那幕要夠「論盡」,後段反差先夠大。他有武器都不敢啟動,時常活在幻想英雄世界(這設定係成功笑位),而呢場戲屬全片的驚喜位,節奏快速,喪屍攻擊浪接浪,空間小小,budget有限,卻能拍出大亂的感覺,令人喘不過氣來。   大叔成功了,你呢? 因為惻隱,鈴木背著受傷的田比呂美(有村架純飾)上富士山避難,途中遇上生還者團隊,劇情轉了行《The Walking Dead》mode,變成生還者奪權遊戲。鈴木在此遇上藪(長澤正美飾),由城市戰變成超市、停車場巷戰,畫面keep fresh,而兩位女神仙氣匯聚,求救呼聲喚醒了鈴木的基因,變身有膊頭的男人,這位喪屍terminator符合了觀眾入場期望,宅味大叔變成英雄。 當大家high完走出戲院問:「世界幾時先轉mode?」嘆口氣後,繼續打手機喪屍game。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4-29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下稱《美3》)已經開畫,其實票房和口碑都不用多說,Marvel迷關注點多是電影跟原著作品的分野,場口被修改,孰好孰壞有待討論,同時亦曲線增進大家對美漫的認知;而今時今日,修訂的原則已不再是能否將漫畫情節變成真實,因為真的沒有甚麼是電腦特效不能模擬了。 特效不再是賣點? 最近看了電影《魔幻森林》(The Jungle Book),除了主角是真人外,其他都是經電腦模擬後再合成,證明只要有強勁特效團隊,創作便可以無邊無際,想到就做到;反過來說,特效團隊之所以修改漫畫,可能是發現真人版創作可以超越原著,場面更能刺激視覺感官,特效已不只是輔助故事,可以是刺激創作的推動力。當特效技術愈加普及,未來入場的誘因不再是欣賞特效,因它會成為電影,甚至影像製作不可少的基本元素,觀眾或許分不清哪裡加了特效,而Marvel的作品,已成功離開了只賣特效的層次。   描寫人物技巧愈趨成熟 邪惡軸心被超級英雄搞定,是正常事,引發對戰在劇情上沒甚麼驚喜,但英雄間發生內訌就不同了,《復仇者聯盟》有鐵甲奇俠與雷神小戰一回,《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也只是鐵甲奇俠與變形俠醫大戰,而《美3》是把英雄間的矛盾有系統地延伸,成為故事主題,觸發矛盾的,是由117個國家一同商議的一份「協議書」,原因跟蝙蝠俠仇視超人大同小異,正義行動往往造成大量無辜者傷亡,而《美3》在這方面處理實在全面和合理,值得一讚,尤其美國隊長和鐵甲奇俠間那種漸進式的矛盾。Marvel系列描寫人物技巧愈趨成熟,不再只是一味猛爆和猛打,加一兩句大道理便完場,文戲與打戲有不俗的融合。    建制內還是建制外? 國家不肯承認反恐不力,為平息民憤,則要超級英雄們簽署「協議書」,行動要獲國際委員會授權,把他們收編入建制部分。原著漫畫這部分還包括向英雄們發薪,提供安全居所予超級英雄親人,避免仇家找上門等。不過,一直效忠國家的美國隊長卻拒絕簽署,超級英雄的價值就是快速應變,因為身處建制外,可補建制內之不足,收編後不但會削弱其功能,更傾向把失誤、過錯推向委員會的決定,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任,這句說話則成為《美3》金句,各人都為決定負上責任,矛盾和分歧就很自然出現,引發最爆的機場大規模武鬥。   有血有肉先有市場 《美3》用內戰橋段引介其他新角色出場,效果也蠻舒服,黑豹夠型,而蜘蛛俠連帶梅嬸更是戲裡妙著,為沉重的內戰氛圍引發笑料,年輕人在一班中佬中起了特別的化學作用,這位少年蜘蛛俠(Tom Holland飾)的未來演出令人期待;而值得注意是拳腳動作場面,感覺跟《殺破狼2》相差不是太遠,既靈活流暢,更有爆炸力,荷李活真是一塊大磁石,甚麼都可以吸進去。不知怎的,《美3》予筆者感覺甚像《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今時今日,英雄和特務都要像真人騷般,有血有肉先有市場。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4-20

 《華麗轉身》(The Dressmaker)雖然是齣澳洲電影,以同名原著、Rosalie Ham的小說作品作藍本,最吸睛的自然是Kate Winslet飾演女主角Tilly Dunnage,基本上全片均由「姊妹們」擔正,男性只作supporting角色,所以Kate有大量空間盡情發揮,一班女性勾心鬥角的電影情節向來就work,輔以一套套相當華麗的服裝,有包裝亦有內容,從市場角度來看,可令觀眾甚具入場意欲,特別是日漸壯大的女性觀眾群。 如何用Couture作另類復仇 原著作者Rosalie Ham自小住在澳洲小鎮,鎮裡每個人都彼此認識,舉動一目了然,這種鄰里狀況成了小說故事的大背景,因關係透明,所以彼此可以貼心互助,但《華》片呈現是gossip的女性醜陋一面。小鎮象徵著社會,片中帶點瘋癲的Molly(Judy Davis飾)代表著弱勢社群,而女兒Tilly則是學成歸來的Wonder Woman,為自己和母親過去狼藉的聲名討回公道,而武器卻是一部手提縫紉機和從Madeleine Vionnet習來的高級時裝設計心思與手藝,如何用Couture去作另類復仇,該片有相當有趣和吸引的點子。   用縫紉手藝解咒 令人半瘋癲,往往因為現實太難面對,Tilly10歲時被人強行驅逐至墨爾本,而留在鎮裡的Molly則背負著殺人兇手母親之名,獨自面對鎮民,這樣不癲才怪。Tilly既然衣錦還鄉,本可帶著媽媽一走了之,從頭再來,但她選擇留下來,就是要徹查那段困擾自己多年的過去,像電影《大隻佬》般「了因」。人的成長,過程中少不免被家人、親友用言語傷害過,傷口大的則成了人生curse,陀衰家、劏豬凳或生嚿叉燒好過生你就是例子。Tilly用縫紉手藝為自己解咒,為鎮上婦女來個大變身,將山雞變鳳凰,由外至內改造鎮民的劣根性,這令筆者憶起星爺版本的《濟公》,如何執正墮落的一群。   最徹底的方法 片中的鎮民多少也像羊群,誰不想穿上稱身羅衣,自我感覺良好?Tilly遂成了他們身體的救主,朝聖登門造訪者眾,著得高尚、華麗,把缺點用服裝cutting和fabric去掩蓋,在鏡子裡看到自己原來有美麗一面,但可否就此叫人懂得自愛、努力從良,做個真正的有品人?《華》片藉鎮民的回應為人性下了個小結論,外表的華貴,反而把心裡的「魔鏡魔鏡邊個最靚?」的魔咒釋放出來,隨之而來的便是,為保外表靚靚的偽善、嫉妒等人性劣根。Tilly在這次實驗失敗了,難以寄望他人改變來為自己解咒。過往溝通似是解難的王道,然而,這種對話的基礎,除了互信,還要雙方願意讓步,半步不讓是既得利益者的貪婪,要解咒,最徹底的方法還是狠狠地跟過去說再見,令片末看得人很過癮!全片服裝做得夠靚,人心拍得夠醜,好波! 2001年的小說場景跟2016年的香港出奇地相似,本土的Tilly,快來吧。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4-08

關於《響亮的秘密》(Louder Than Bombs),該怎麼說呢?看完不太知道該怎麼寫,說它不好看嗎?不是。說它很精彩嗎?又不是。圍繞核心家庭議題的電影,一直不太好拍,要劇本寫得好、拍得入肉,有點難度,因為題材很埋身,發生的都是熟悉的日常瑣事,拍出熟悉感,不一定能引發共鳴,全因每個家庭總有點不一樣,就是那一小點不一樣,差距便可以很大。 深入地講平凡事 有難度 導演約謙特艾爾來自北歐挪威,他的前作《Reprise》和《Oslo, August 31 st》獲得不錯評價,自然可以更上一層樓,獲得更好的演員和更大的預算,「搞大件事」其實不是每位導演的強項,始終,某些導演強項是弄精品,特艾爾在《響》裡其實沒有提供甚麼大場面,最多是用Hi speed拍攝攝記媽媽Isabelle Reed(Isabelle Huppert飾)撞車的一幕,其他都是行行企企的生活畫面。導演的野心落於,在平凡的畫面裡,透過對話、劇情道出生命中跟人相處的一種深層次的東西──詮釋(Interpretation),或許因為心頭太高、太闊,效果覺得過了頭,感覺太複雜了。   每人心裡都有位Isabelle 《響》片中的家庭設定,對華人來說有點陌生,Isabelle並非full time mom或白領女性,她是位戰地記者,生活充滿Bombs聲和鎗聲,跟在美國本土的安定生活是兩個世界,出差完畢,在家往往只作短暫停留,由於工作危險,家人總有一份失去的恐懼,究竟跟恐懼共處多年有多難受呢?Isabelle因為知道家人需要而退下火線,最後卻意外辭世,導演用上subtle的方式去交代她的死因,家裡的3位男士包括父親Gene(Gabriel Byrne飾)和兒子Jonah(Jesse Eisenberg飾)和Conrad(Devin Druid飾),在一次相片紀念展籌備期間,不得已要打開這個久違了的傷口,他們仨各自用自己的回憶還原出一個妻子、母親離世前的模樣,到底那個是真,那個是假?   好議題,一兩個就夠 該片導演一方面想營造Isabelle在工作與家庭間的掙扎,但成癮(addiction)這議題,《拆彈雄心》(Hurt Locker)已談得相當透徹,而如果用上這位媽媽做背景,去切入3位男士的內心,其實是個不錯的手法,究竟女性(妻子與母親)對不同階段的男性有甚麼樣的影響?有趣的是,以為最淡定、最堅強的那位,往往最為壓抑,內心狀態相當洶湧,Gene和Jonah這方面可以有很多發展空間,可惜導演偏重了小兒子Conrad的發展,戲路忽然轉了談青少年成長、跟父親的代溝和尋找自我的歷程。當每部分都可以獨立成戲時,導演偏偏要炒埋一碟,結果恐怕只有聲音夠響亮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3-30

在「香港國際電影節」趕著到不同地方睇戲,相信是不少電影愛好者的共同經驗,急忙但卻又是種樂趣,彷彿那刻就只有電影,浮著一種離地的浪漫,既苦又甜,聽來是矛盾,這就是生活,上周六一口氣觀賞了兩齣電影,一齣是 Andrew Haigh執導的《緣來他不夠愛我》(45 Years,下稱《緣》)和山田洋次導演的《嫲煩家族》(下稱《煩》),無論類型和文化都不同,卻被安排在同一天裡放映,然而,主題卻是出奇地相近,是偶然嗎? 外表平靜,內裡起風暴 抑或是不同導演感受著同樣世界氛圍,以不同手法、語言描述著同樣的現況?兩齣片都以談長者夫婦的感情關係,為「戲」的click入點,隨著醫學科技進步,人的壽命長了,同諧到白頭已漸普遍,一起生活40至50年,壓根兒是回甚麼事情,《緣》裡以一周為敘事框架,因為一個消息、一個已離世多年的人,把積累了多年的夫婦感情一下子便崩解掉,在鏡頭下英國小鎮是如此平靜,但夫婦間的內心卻經歷著一場風暴,這是《緣》在編劇技巧優勝之處。   外表吵鬧,內裡見關懷 《煩》在山田洋次的鏡頭下,空間沒有《緣》的廣闊,一家人擠在一間兩層舊式樓房之內,座落在一個頗具歷史的社區,新與舊就是故事起風浪的背景,現今都市生活追求個人獨立、私隱,戲裡卻描繪了一場場一家人共同生活的細節,不時為細節而吵鬧,讓人追想起一種上世紀大家庭式的生活形態,戲裡的嫲嫲(吉行和子飾)突然向丈夫平田(橋爪功飾)提出離婚,而平田就是老派日本男性的模型,因著這事便示範了一家人如何同心解決問題,同時藉著每對couple間的矛盾製造笑料,格局跟港產片《家有喜事》極為相似,只是手法更為貼地和深入,這明顯是山田洋次的一番苦心,用故事為昔日曾經王道的價值觀抱不平,吵吵鬧鬧其實體現了關係的誠實,也是渠道展示了關愛,吵鬧就是熱鬧,熱鬧驅走了城市的的冷漠與孤寂……   矛盾在於脫節、離軌 山田洋次不只提供一帖藥方,讓人從大家庭裡重新發現自己家庭身份價值,或許因為他步入暮年,對「年老」有更深入的體會,平田夫婦的矛盾點在於嫲嫲在文化中心的寫作班裡找到自己的第二甚至第三的人生,而平田先生沒有了工作,跟著主流模式過退休生活,就是原地踏步,以致嫲嫲愈生討厭丈夫;同樣《緣》的矛盾也是丈夫Geoff(Tom Courtenay飾)藉著故人找到了暮年一線生機,而太太Kate(Charlotte Rampling飾)卻因害怕被遺棄,不自覺去阻撓另一半前進,期望凝固著關係在某點…… 人在暮年需要更新,暮年的關係更是。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2016-03-24

筆者對超人(Superman)不太喜愛,能力雖然算ok,但其紅底和披肩的服飾搭配相當古怪,離地的升空招牌動作有點浮誇。反觀Batman的黑色基調造型可塑性高,近十年流行於展示超級英雄的dark side,他的童年經歷、亦正亦邪的性情利便編劇發揮想像,賦予他更貼地和親民的形象,面對毫不純粹又灰色的社會,每個城市人多少都有點病態,這才是「正常」。 超級英雄遍地開花? 有賴Christopher Nolan、Zack Snyder及David S. Goyer這個鋼鐵陣容,在2013年推出《超人:鋼鐵英雄》(屬DC Extended Universe首部作品),算是成功為超人這位超級英雄「改命」,有深度地展示其血肉一面,而當時亦事先張揚,超人接著會跟Batman同場出現,作為眾多新DC英雄獨立電影(如Flash、Aquaman及Cyborg等)排隊現身的sample。《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能否跟《復仇者聯盟》系列爭一日之長短?這不是重點,因為這樣子的競爭能造大市場個餅,令超級英雄電影能繼續遍地開花。   英雄的敵人是朋友?! 雖然Marvel同期推出Iron Man決戰Captain America的《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但牌面始終不及《正》片,光暗、日夜就是兩位英雄的獨有icon,今次劇本由Chris Terrio和David S. Goyer合編(前者屬主力),特技場面方面,以今日荷李活水平來說,極強惡戰引發大城市遭徹底破壞、連環爆破等都是piece of cake,高低手的差別只在於劇本,人物內心和角色間的關係究竟有多深入。Nolan的《蝙蝠俠》系列精彩在,道出他與一眾「敵人」的微妙關係,超級英雄最大的敵人是孤寂,諷刺的是,最了解自己的卻是自己的敵人。   「父親」繼續是主題 在這個基礎之上,超人與蝙蝠俠的敵對關係,比薩德將軍高了一個層次,他們似乎走在同一正道上,但對對方的能力與手法又抱著懷疑態度,而Lex Luthor(Jesse Einseberg飾)的功能就是從中撥火,形成三角關係,將兩位英雄的矛盾進一步升級,而貫穿著3個角色的就是各自的「父親」。「父親」或「父權」被描述成他們彼此世界觀差別的主因,英雄是上天給予有能者救世的責任?還是面對邪惡不得不以暴易暴的一種反撲?到底大愛和使用恐懼,哪種方式才可令天下得太平?   搞得大易亂龍 《正》片中,夢與潛意識也是角色進一步理解自己的手段,種種都流露著Nolan的影子,只是,《正》似乎承擔的責任太大,要講英雄與神明,又要談個人成長,還要開路讓Wonder Woman(Gal Gadot飾)接續上位,因為線數、訊息太多,影片變得有點失焦,不能從造神與滅神、文明與本能的大主題上大展拳腳,致使兩名主角亦敵亦友的關係欠說服力。至於演出方面,Ben Affleck演Batman算稱職,而Jesse演Lux似乎有點過火,可能太想超越Heath Ledger擔綱的Joker吧,女角Gal Gadot確實養眼,但Wonder Woman的wonder也不只身材吧。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