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財經 - 胡孟青
2016-09-01

對於中央銀行的角色及政策,今年以來,市場持份者出現頗極端轉變,大致上由信任變為懷疑、由讚美改為開始唾罵。 批評中央銀行的持份者,不乏是近年央行寬鬆政策的受益者,例如債王格羅斯就是,最近他就對多國央行的政策作出強烈批評,認為創造不足,破壞有餘。 債王好,其他金融行業大戶也好,或出自真心,但調轉想,只要有央行易於揣摩的政策舉動存在的一日,投資市場的策略及大趨勢,就變得更容易掌握,他們作為行業尖子、頂級專家的賣點、剩餘價值就只會愈來愈低。的確,現時市場環境,當人人都是專家的日子,又哪會有真正及有實力的專家可言。 每次經濟危機都會引發一次資本主義模式的大轉移,背後所牽涉理論很多,但簡單可概括為市場與政府之間及政治與經濟的關係變革。從08年起,政府以各適其適方式介入經濟發展已是明顯不過,惟央行作為政府半個代辦機構,在建立與市場的關係上,卻由互信變失信,且已惡化至後者佔絕大程度的主導,央行要聽命於市場。 市場一貫集百家之大全,在訊息與前景判斷等各方面均比政府強得多。但央行的政策既令市場坐大,同時令市場指標及信息指標準確性完全遭逢瓦解:債券老早就不反映真正信貸質素及償債能力、CDS(信用違約掉期)未能再是預示違約風險理想指標、股市早就被廢武功,再說由盈利及經濟主導,已經毫無意義了。 今年初起,很多大型機構對未來政策發展作不少預測,令人聯想起《Capitalism 4.0:The Birth of a New Economy in the Aftermath of Crisis》(圖)這部約6年前出版的著作。到底列根、戴卓爾夫人時代的自由經濟及全球一體化發展,30、40年後的今日應怎辦?當年的兒童現在已人到中年,當日共創繁榮的一體化趨勢,現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破壞傳導器。幾十年前的朝氣勃勃,現在換來人口老齡化,附帶思想僵化。人口年齡結構的上移,只會鼓勵更多儲蓄,僵化的中央銀行以為推低利率就可帶動投資,早就應該預料到,資金造就的實物資產價格向上,經營成本擔子之重,正常人又怎夠膽量去進行實體經濟領域投資。 央行介入市場未竟全功,剩下來似乎只有升級至政府進一步介入經濟;有條件的直接加大投資催谷數字,部分則以福利及稅務政策保住數字上的經濟比併。試想若干年後,若凱恩斯主義真是復辟,財政政策變為絕非中國獨門武器,整個市場所謂主題、概念,會否再來個徹底大挪移,舊的一切反而變得更好,新不如舊。

2016-08-30

七、八十年代,標誌著香港華資冒起,取代傳統英資地位,事隔三、四十年,中資冒起多年,在港經濟支配地位愈來愈吃重,是否已意味另一次財富權力與經濟主導角色的移交,實在已不言而喻。 回歸前,除怡和外,很多傳統英資公司主動拉攏中資合作,以求買個政治保險。國泰航空(293)第二大股東地位幾經轉變由國航(753)擔任;香港電訊由英國大東電報,中間經中信泰富及光大,之後搖身變成港資公司、中電(002)試過讓中信泰富(267)(現稱中信股份)持股兩成,幾年後自行回購,算是異數。英資時代一去不復返,香港華資往來幾十年,會否成當年英資翻版?內地資金對香港仍情有獨鍾,資金出入夠方便、變相是美元區、更重要是全球對內地資金起一定程度戒備情況底下,斷估香港不會出現澳洲或歐美的交易審裁委員會等等物體,斗膽去阻擋中資在港的併購吧。 除萬科(2202)外、內地亦有不少企業被舉牌。論金錢之多難跟內地匹敵,中資會否假以時日轉戰香港?華資財團是家族持有,要取代殊不易,但仍有不少大型企業股權較分散,金融市場是沒有甚麼沒可能的! 中資在港大掃地皮、商廈,幾年前還有部分外資企業在商廈交易中榜上有名,近年全數絕跡。以中資胃納,絕對有足夠實力向中環大地主置地求售部分優質項目,到時核心地段隨時更多以中資機構大廈命名。據統計,上半年最少有逾40萬方呎土地售予內地資金財團,急升達6倍。有人認為中資搶地,益了樓市,發展商亦受惠。奈何本港發展商如意算盤是,樓價既可能見頂,地價自然亦回落,土儲成本下降,有助提升毛利。但當內地多一批志在必得的資金加入市場,發展商上游成本沒有減輕,在零售層面因樓市種種限制政策,逼於要向準買家提供大量二按。簡單計,高價中標後原本約承受3年風險成本,現在到落成及出售後,因二按因素,額外再多3年資金風險成本,不論發展商及買家,都稱不上是雙贏吧。 深圳樓價瘋狂,深圳周邊樓價部分同樣升三至五成,撇除價位,香港在升幅上算嚴重落後。將來深圳來個升級轉型,做其服務物流中心,對內地資金來說,香港更吸引。在風險與回報之間,長實地產(1113)另求他想,但對本港其他發展商來說,不做地產,它們還有甚麼強項?簡單問一句,搶不到土地,還能製造盈利來源嗎?凡事總有盡頭一日,發展商無疑仍有大量農地土儲可供發展,惟隨著2047之大限愈行愈近,到底這批土儲剩餘價值又有多少?

2016-08-25

蒙古經濟問題,一個以往幾乎毫不觸及的話題,近期外國媒體都相繼跟進。憑豐富資源優勢,兼且國家大幅增加開支,2012年蒙古共和國的經濟增長曾高達18%,為全球增長最快國家。但好景不常,跟其他新興市場一樣,商品跌勢,經濟模式未有太大變化,而且過分依靠中、俄,導致近期經濟泥足深陷。    短短3周內,該國貨幣跌幅達14%,中央銀行要將利率由10.5厘急速上調至15厘去捍衛匯價。以蒙古財赤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四分一計算,明年1月有10億美元債券到期,金額是其外匯儲備的幾倍,似乎只有兩條路可供選擇;一,求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二,向相熟的中、俄伸手要求協助。    蒙古早幾年的經濟增長,被譽為「野狼經濟」模式。乘經濟勢頭之便,蒙古2012年起首次發行國債,當年正值歐債危機,蒙古主權債債息一度只有5.125厘,比西班牙更低。野狼式經濟擴張,遇上全球投資者野狼式追求息率回報,造就蒙古不斷發行國債。年初,蒙古還發行了5年期國債,息率達到10.88厘。憑10厘利息,兼掛上主權債之名,招徠了一班大型基金,Pimco、貝萊德、安本都是蒙古國債的主要外資持倉大戶。    蒙古金融危機,政策使然,官員當然難辭其咎。不過,從另一角度而言,環球央行量寬政策,某程度上是推波助瀾,令問題火上加油。試想,沒有超低、以至負利率政策,以蒙古的評級,絕對不會引來投資者興趣,而來自市場的興趣,反過來又會增加政府靠債務堆砌的增長模式。市場經常說,環球債市即使太超賣,在央行政策呵護下,變相將風險打底,但蒙古情況說明,全球債券市場風險,要觸發其實易到極。    央行對市場預期管理失效,比貨幣政策傳導失效更嚴重。單單美國而言,不論數據、官員言論已失去左右利率期貨對不加息預期的作用。近期,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急速加息預期的言論,以及三藩市聯儲銀行行長威廉斯突然性情大變,發出9月或者加息的預測,某程度上大有背城借一之感,要在利率預期奪回一定主導。    聯儲局的公信力不斷下降,是之前打了幾次沒有兌現的開口牌種下來的禍。到底為挽回弱勢,當局會否即使在數據未完全有條件下,9月強行去馬,在在值得留意。老實,不論蒙古市場引發的投資者不理性追逐高息回報,以及日本投資者為求利息,狂掃風險極高的巨災債券,上帝要你滅亡,必須要令你瘋狂,這句說話太值得再細味。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8-23

美股較07年歷史高位已高出38%,相反,不論歐洲、日本以至區內股市,現水平較歷史高位卻分別仍低29%、59%及35%。美股目前股息率僅2.1厘、比日股低0.1厘、比歐洲更低逾1厘。而美國股票市盈率近23倍、PB(市帳率)2.9倍,比歐洲的20倍、日股的15倍,及兩者均低於兩倍PB,其實都是昂貴得要命。   美股持續創新高,金融海嘯後立下不敗之地,最近花旗一份報告不單止不建議客戶要減磅,反而認為,在某些指標上,美股其實是比其他市場更吸引。花旗提出兩個指標,首先是自由現金流收益率,現水平其實有4.1%,只有日本股市稱得上比美股高,但平均計數,非美股的自由現金流收益率,則只有3.8%。   還未夠,若計算股息及公司股份回購合共計算的整體派發比例的話,美股回報是有5.1厘,即以每100元市值,就平均向股東回饋5.1元,只有澳洲股票的整體分發比率是較美股為高。   剛才說過,美股的實際股息率只有2.1厘,但整體派發比率卻有超過5厘,換句話說,美國企業平均有足足3厘回報,是建基於回購股份方面,其他市場如歐洲在這方面的回報率只是1厘左右,其餘市場就只有0.5厘。   很明顯,股份回購谷高回報及整體Payout ratio(派息比率),美股是玩得出神入化,某程度上亦是得天獨厚。首先,美國跨國大企業眾多,所獲得的企業信貸評級級別較高,更重要是,聯儲局於7年前已大搞量寬,並從而擴散到其他市場,美企一早就先受惠於美國低息發債,之後一併在其他債券市場都大小通吃,盡享超低息環境。微軟最近發行200億美元企業債,短時間已獲500億美元認購額,債券年期由幾年到40年不等,歸根究底,大企業的債務工具,在愈來愈多負利率情況下,已成為主權債券的替代品。   說回花旗對美股的觀察,值得細心留意之處,不外乎其對美股前景好與壞的判斷,即使專業分析員,亦一改傳統股市的分析框架。以往,股市從來是根據經濟及企業、又或者公司質素決定估值與走勢,現在不敢說扭曲,但在一條債息曲線不斷下移的大環境下,分析會傾向用回報率作為參考基準,更甚是,作出跨資產類別的比較。用花旗的邏輯,抵買的不只美股,滙豐控股(005)亦都吸引、香港很多大公司更是超值,樓市即使平均呎價要3萬元以上,都是極之吸引,皆因收租回報率是不會出現負數。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8-18

擇日不如撞日,中央果然百無禁忌,趁盂蘭勝會疊加「八.一七」大奇蹟日周年紀念日前落實深港通,可以預期,未來4個月,深港通外,A股獲納入MSCI指數將續成炒作題材。最近看統計,原來上半年內地資金海外直接投資金額已達4,125億美元,較去年下半年升13%,規模破紀錄。如以海外投資的交易宗數計,頭6個月數目已較去年全年總數高近三成,當中最少逾24宗交易,平均涉及銀碼逾10億美元。 中資海外併購活動主導上半年對外直接投資,的確,保險、基建、科技、資源、金融行業及房地產投資,上半年全球任何大交易,甄選名單總有中國資金上榜。其他投資計,歐洲球會買好幾隊、連蘇富比拍賣行都由中資當主要投資者。諷刺的是中國經濟愈走弱、潛在金融風險愈被關注,內地似乎有更多彈藥對外投資,中國經濟走弱影響全球之說未免被誇大。 中國的資金威力從來比歐美央行量寬更直接更強而有力;央行來來去去是造就債券息率跌,論實體經濟的投入,同意與否,國家隊攻擊能力強得多。內地資金有幾多?實話實說,根本沒有一個正確數字。內地最新的新增貸款數字,向非金融業批出新增貸款竟減近30億元人民幣,為超過十年來首度下降,同時內地M1數字不跌反升25.4%,跟M2高15個百分點,創新高。顯而易見,內地企業毫無意欲在內地投資,建議減息或降準,某程度是多此一舉。 大量的M1數字所反映是企業活期存款,既是炒賣資金的源頭,亦可當作向外併購、收購的彈藥。香港土地及一整幢物業不斷被染紅,不無原因,而單單內地企業滾存的現金存款計,怕且夠買好幾間企業,進一步支配香港衣、食、住、行了。 萬里長城長又長,中國資金長城量更多。中國的Great Wall of Money,據巴克萊計算,單是貨幣基金規模累積已經達到大約30萬億元人民幣,而且每年平均以10%左右的幅度持續遞增。險資、內地退休基金、社保基金、資產管理公司及銀行都貢獻成為逾20萬億元貨幣基金的主要組成部分。 巴克萊稱,即使最保守估計,只要有累積規模的0.5%至1%基金向外投資,每年就會為海外市場額外提供多一百億美元新增資金。中國不會買起全球,但中國資金滲透之強,等同十幾年前的製造業,每個大品牌、每間國際大型連鎖百貨,任何一件物品,Made in China隨時可見,所不同是,現在升級為Owned by China!

2016-08-16

深港通續成投機炒作題材之際,與其再繼續糾纏於潛在的入市資金量、股市上升力度及炒作題材等等,作為投資者,也許可趁是次所謂中港股市第二次開通的機會,而進一步了解一下深圳企業吧。 滬港通標誌是開通,但凸顯的是中港兩地股票重疊問題,上海證券交易所68%是由金融股為主,充斥保險、內銀和證券行業,對本港投資者而言,某程度是新機制下的零選擇。反之,深港通之所以令市場有所期盼,理由在於央企股份較少,反之民企所佔比重近八成。而眾所周知,在新經濟主流下,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股份中,24%的公司是以信息科技為主,遠比上交所僅1%為多。 撇除炒作股,深圳的確出了很多有實力的企業:中國平安(2318)、比亞迪(1211)及萬科(2202)之餘,股王騰訊控股(700)、沒有上市的華為、以至近期染藍的瑞聲科技(2018),都是深圳幫。以瑞聲為例,由簡單零件接單,到創新研發,上市後有香港主力搞好投資者關係,某程度體現香港價值,只不過層次及範疇寄望,當然可以進一步升級。 深港通開通在即,其實仍有大批深圳為基地的公司未上市。包括大疆、華大基因及從事機械人人工智能的Ubtech等,稍為翻查這批公司網頁及資料都叫人眼界大開。深圳為何出了這麼多高新企業?與其拆解市政府政策扶持、人才及創意等,其實很簡單,建基於兩個字:生存。首先,地方政府由特區開發、到大量生產線設廠、繼而由其他特區相繼開發,生產線工序續北移,促使在政府層面決定的發展策略定位就要轉移。其次,當香港作為全球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上海對金融業既虎視眈眈,而又在既有政策傾斜優勢下,與其重複競爭,反而令深圳逼出一條新路,具備規模的新經濟企業最初大部分是簡單工序及接單為主,但產業化進程中,認識到創新及研發是發展進化階段。相反,香港企業大部分流於現有盈利模式,而具備創新的中小企以至校園研究,卻未能將創新推廣至產業化。 高盛最近就深圳發展模式發表一系列報告,高規格之極。深圳正就深汕合作發展工作密鑼緊鼓,將深圳經濟實力續輻射發展。單從報章看,汕尾接手從深圳轉移的製造業舊經濟行業,成為主要工業園區,深圳市就打造成服務中心,情況如香港的前店後廠。過千億美元的基建計劃,香港角色除幫手搵錢外,到底是趁勢升級鞏固優勢,抑或純粹甘於等待從天而降的機會?政府有時是靠不住的,最重要還是經濟及市場持份者的危機意識。

2016-08-11

央行的膽量愈來愈細,對市場的呵護愈來愈多,已經是無容置疑。由醞釀加息、到市場並不受落、到之後的延遲、甚至放棄加息念頭,整個過程,就製造出近幾年的無數升市與跌市,近日亦不例外。本應,市場及中央銀行從來有套既有互動關係,既互有默契、亦互相牽制,惟近日,愈來愈有跡象顯示,央行對市場的牽制能力已見每下愈況。以日本為例,政策唱高開低之後,日本財金官員及央行高層再不斷重複,對必要時加大政策力度的誠意,日圓走勢已經絲毫無反應。美國情況亦一樣,近期稍為企圖發放加息預期,奈何利率期貨反映的加息機會率反過來不升反降。央行技窮,連引導市場的能力亦一併喪失,在現時一片歌舞昇平下,更需要多加反思。    最近一個星期,區內為首新興市場資金流入規模加大至近18億美元,連續五星期出現正流入,涉及淨額已超過90億美元。經歷3年走資之後,到目前為止,埋單計算,區內總算再錄得正流入。但要問,正流入的背後,乃建基於外界所指的企業盈利向上,抑或是純粹大堆銀紙要尋求出路,答案明顯就是後者。分析報告近日經常將Re-rating作為賣點,但所謂Re-rating由始至終是一個主觀預測而已,而明顯有可能出現的盈利預測上調周期,背後動力來源是過分悲觀後的鐘擺轉動效應。須知,由過分悲觀,到轉為正面,引發的上調周期,但價格走在前線,分析員追逐價格往往被其左右,變為過分樂觀的話,很快又會是新一輪的De-rating潮。    在談不上有顯著增長賣點下,承環球負利率陰霾所賜,區內忽然冒起具備高息概念。的確,以股票平均派息與債券息率兩者之間差距作比較,相差愈大意味股市愈具吸引力,結果正正是息差較高的台灣、新加坡等市場吸資能力近期明顯逞強。高派息是賣點,但低息都來競賽,作為一個主要金融市場,愈具低息成本,愈代表對具派息回報的投資工具有需求,於是就能吸引更多一線企業發債。英倫銀行加大量寬並破天荒買企業債,而且不限英國企業,說穿了就是要保持英國作為金融中心的吸引力,為免讓巨企流到法蘭克福等地,以更低成本發債。    撇除要追逐當炒小股、尋尋覓覓政策概念,投資主題其實簡單不過:有Yield就有錢到。可見將來,主流大勢難擋,混水摸魚亦會更多,派息股、高股息,真真假假,務必小心判斷。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8-09

市場進入一段依賴追落後支撐的升勢,內銀、內地券商股都有上升,尤其是前者,唯獨保險股就是一直落後,未見有起色。除一隻太平洋保險(2601)表現較佳之外,中國人壽(2628)現水平根本距離年初高位還有一段距離,中國平安(2318)雖概念多多,股價卻不外如是。  內地掀起一場強監管運動,焦點集中在銀行業,但其實內地保險行業方面,亦頒布眾多監管修訂。如投資的資金運用、短期保險產品及一些聲稱高回報的產品導致資金年期錯配問題;而近日就是要在披露上有更嚴格限制,查明股東資金來源及股東身份、險企近日亦要就十大風險進行自我審查。  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一句:不能讓保險公司成為部分股東的提款機,保險行業要由真正有心的股東經營,頗可圈可點。上半年保險企業整體保費收益增37%,有逾1.8萬億元人民幣,壽險公司保費升幅更逾五成。但上半年整體保險行業利潤卻跌54%,僅1,050億元人民幣。換句說話,保險公司每月保費收益似足有盈喜格局,但到年中埋數卻幾乎間間都要發盈警。毫無疑問,問題就是出在投資收益方面,半年計,它們的實際資金運用收益跌四成多,遂成左右盈利最大因素。    自有內地保險股來港上市以來,保險股盈利由始至終都是關乎於投資收益,而非實收保費收益。表面上很多險企新業務價值都有高雙位數增長,但為何盈利總是靠投資收益定奪?很明顯,內地險企鬥數文化盛行,每年年初的開門紅效應,個個比併年初產品銷售增長,但競賽背後依然故我充斥大量收益保證產品作銷售招徠。  萬能險是內地最熱賣產品,賣點不在於保障,而是最少2.5厘收益保證。基於內地長期投資渠道有限,債券收益率續向下,險企很自然只有兩條出路:一、另類投資;二、股票。近年一眾保險股紛加大另類投資項目,半年計相關投資佔資金運用餘額逾三成,佔比可觀。須知所謂另類投資大部分是房產相關項目,海內外都有,風險稱不上有限。 股票投資方面,近年舉牌活動相關熾熱,內地媒體統計過10間保險公司舉牌逾30間上市公司,涉逾3,000億元人民幣,大部分均未返到家鄉。隨著股價下跌,這部分險資某程度被鎖死,但它們持公司股權比例高。的確,很多保險公司已被利用成為資金機器,但在內地,就算誠心誠意做好保險產品,收大量長期保費收益,資金再投放從來選擇不多。整個內地金融制度、資金投放出路繼續有所不足,保險公司仍走不出目前經營困局,情況或比銀行業更糟,所不同是,銀行是有資金壓力,險企卻是有資金持續過剩的壓力。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8-04

Fire-King是美國Anchor Hocking推出以耐用及面對大眾市場為對象的食具產品,很多美國品牌、以至大型活動,都會找Fire-King製造一些系列紀念杯。 Fire-King替麥當勞做的一批,已算是低價產品,現在如果是印上當年它們替Burger King做的一批杯子,部分二手買賣網頁索價已是超過2,000港元。基於日本玩家的左右價格能力,現時在eBay的標價,基本上亦是參考日本二手網頁價格而定。隨著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透明耐熱兼輕巧的康寧廚具搶佔市場不少份額,Fire-King老早就於1986年宣告停產。 惟經典始終是經典,設計更是無價,身處文化沙漠的香港人,未必會留意到這個美國經典品牌的存在,但日本人對其瘋狂迷戀的程度,幾年前索性向美國將整條Fire-King的生產線買下來,原汁原味再生產,所不同者,是杯底由「美國製造」,改為「日本製造」,且昇華至跟不同品牌crossover合作,每個晶瑩剔透如玉石的杯子和一系列的復刻餐具如沙律碗、牛奶瓶及牛油碟等,款式每每都是限量供應的特別版,原廠美國製造、全部以人手倒模、價格動輒近500元一隻的翡翠綠色的Jadeite咖啡杯,款式簡單的、早年生產的系列,已成為收藏家的經典藏品。 由此可見,同意與否,日本玩家在炒作的同時,既有創造題材的能力,亦設定框架,不讓主題被玩濫玩殘。日本對實物的炒作主題觸覺,也許是長年累月,在資金氾濫但貨幣升值的假象下造成,在貨幣實際價值一文不值的環境下,玩家的出現、供求關係主導、就不知不覺製造出投資主題。當然,部分是無價寶,部分最後證明是垃圾不如。 息率回報及實物安全性,是全球人類對資金投放的大主題,坊間很多將理財、教人賺錢的節目,經常掛上口中,不斷以教人增值回報作招徠,但來來去去不是教買樓、就是買債、買外幣、甚至投資相連的保險產品,實在是低估了市民的認知能力。何不走出框框,走向實物世界,一堆舊雜誌、一樽果皮,都可能是好投資。 說到底,地球人設計和生產一件好產品、或種植不同類型農作物的速度,肯定不會比印鈔票快,物以罕為貴,供求效應下,誰會較矜貴?誰可更保值,已不言而喻了。家人和自己都是儲物狂,以上種種,已為日後繼續累積提供了上乘兼王道的藉口。

2016-08-02

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果真厲害,早前日本旋風式之行,令日本股市上升近二千點,日經225指數自7月8日的15,151點低位反彈至21日高位16,939點,日圓回軟,兌1美元自99.99回落至104.9水平,連帶全球投資市場亦因他的出現,有如救世主重臨,一下子獲有如神助的力量。 伯南克的效應,豈止帶旺資產市場、令全球對央行的反常政策再抱有希望,就連相關書籍亦因而漲價,儼如洛陽紙貴。《彭博通訊》早前一篇簡短而精彩的報道指出,09年一本名為 《The Study of Perpetual Bonds》的著作,在7年前發行時,售價為1,028日圓,之後大部分時間在亞馬遜日本網站都無人問津。不說不知,該書顧名思義,就是介紹及剖析永久債券的案例及實際情況,原本此書全球只發行了8,500本,二手價一直停留於1萬日圓樓下,一本相當學術性的作品,因伯南克之名,因他倡議的直升機派錢方案,正正可能觸發永久債券的發行,結果長年不發市,該書最近叫價已急升至10萬日圓,即相當於934美元,或超過7,000港元。 斷估,即使因為直升機派錢的主題,因而對永久債券研究有多麼的渴求,以逾7,000元買一本書,未必是真正市場需求的價格表現。人人說中國大媽炒賣能力叫人嘆為觀止,但實話實說,他們大多數都是在群眾追逐主題概念下,將價格挾高的火上加油一眾;反之,日本近廿年來,某程度上是有創造炒賣主題的能力,而且絕對不容忽視。 看日本的雜誌,有時是會獲得很多大主題啟發,一對竟然可以炒至天價的波鞋,往往是由日本帶起,而十幾年前的一片懷舊風,日本部屋擺設的任何一件舊物件,亦都隨時有價有市,以一幅七十年代布料為例,隨時動輒竟要過千美元。 日本玩家的口味與喜好,定奪了很多玩意的價格走勢。近幾年相當走紅的,就是上世紀四十年代極流行、生產商Anchor Hocking於1976年停產的美國經典食具品牌Fire-King,當中尤其是能在光線下透出剔透光澤的杯子,最受歡迎。還記得幾十年前,到麥當勞買一個早餐,就附送一隻白色主體,印有麥當勞標記的咖啡杯嗎?當日可能視之如無物的一隻咖啡杯,今天市價反而要數百元一隻。

2016-07-28

爬格仔,寫文章,有時極其享受,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痛苦中度過。文章要有好題材,在訊息與分析氾濫的時代,好而且又具備獨特的題目早就買少見少。況且就算有題材,揮筆不順,久無思緒,通俗點形容就是下筆猶如便秘,汗流浹背亦一字難成。我絕非寫文章的人才,但對多年予以機會的各前輩及朋友一直心存感激,給我操練文字機會,亦讓我後悔一早將勤有功、戲無益的勸言,掉得一乾二淨。   很多年前認識的一位老前輩對我說,寫文章精要在於心神合一,文字功力事小,但專注力最為重要,多看、多讀,久而久之就會寫,而寫得多,就會寫得好。問老前輩,最難寫是甚麼東西:評論?記載?報道式文章?統統非也,原來最難,甚至是難中之難的,是寫訃聞。   本地報章訃聞版篇幅已漸多,有位朋友的朋友,有個怪癖,就是每見有訃告刊登,大部分都會將之統統剪存。訃文有甚麼好保留噢?他答道,撇除文字及其他,從一篇短短的訃告,基本上已可帶出一個大家族的人物關係,有如一個小族譜,對認識家族及其背後關係有很大幫助。   簡短的訃告外,很多大報仍然為剛身故的著名人物,大書訃文,記載生平及功與過,大有蓋棺論定之重大意義。外國部分大學學府的新聞系,原來都有課程專門教授訃聞寫作技巧,如果環顧芸芸歐美主流媒體:《紐約時報》及《經濟學人》的訃聞,稱得上最具備水準。《經濟學人》更將每周刊登的訃聞結集成書,該報的訃聞主筆兼主篇,名為Ann Wroe,她讀歷史出身,並獲牛津中世紀歷史學博士。自1976年加入《經濟學人》後,負責過美國政治新聞,又試過主編書評版,13年前開始主管訃聞欄目。Ann Wroe接受過不同媒體訪問,分享心得,其中提到要訣之一是:Get right inside the essence of that person。又或者,按照某雜誌對她工作的形容,寫得一篇好訃文,既要有新聞工作者的認真、求真、及謹慎,亦要有小說家的說故事能力。   有價值,具備意義的人物,一生精彩,最後由高手代為劃上句號,文字作結,此生無憾也。凡人遠比偉人為多,再者要負擔起一篇短訃告,如果要在大報刊登,所費不菲。互聯網的普及,成就了訃文事業,美國有一些主攻訃聞的網站,透過跟報章及相關服務單位合作,原來是有利可圖的生意。彭博通訊社稱之為「訃聞社交網站」,論內容部分依然莊嚴,但更多是非主流訃告形式,怎樣也好,訃聞網絡化的出現,令人的故事,生前死後都活現於世人眼前。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7-26

不能否認,環球市場近兩周以來承受風險意欲有所升溫,最明顯是債券價格有所回落,而黃金亦不再是長升長有。刻下,股市一片好景,港股在毫無特別利好消息下,竟然可以上到今年高位,通街已經說牛市重臨甚至牛一之說,更是甚囂塵上。    很多評論依然將升市沒有成交配合掛上口中,但事實及以往經驗告之,愈少人相信的升市,升勢就愈能維持。君不見,不論07及去年,大成交後換來的反而都是沒有好結果的災難性跌勢嗎?    剛剛過去的一周,環球資金流向其實可以用怪異來形容,出現近幾年鮮有的西向東流格局。首先,債券資金流向方面,整體再出現正流入近18億美元,出奇的卻是成熟市場債券外流達32億美元,靠的是一面倒資金進入區內為首的新興市場債券,以涉及49億美元計,金額更是歷來最多。    股市資金流更令人摸不著頭腦,一方面當多個歐洲市場重回至英國公投決定脫歐前水平,整體歐洲股票資金外流規模原來創下自08年以來最多。反而外資對區內股市一周正投入達到逾90億美元,創下兩年來最多水平。誠然,數字就是數字,機構大戶的資金布陣,在在說明英國脫歐惠及亞洲之說法,原來大有捧場客,股債全數錄得大幅流入,既可以理解為資金重新配置的揭序,但會否出現過分單邊,亦屬需要關注的課題。   寬鬆拉升市場風險胃納,尤其是環顧全球,投資者已視區內為最有息率回報的投資市場。單是人民幣債券,銀行界指憑其相對較高利率,已引來頗多外資留意。至於港股,硬硬淨淨,靠的是一批派息股,香港原來仍有息誘概念。    豪賭央行政策,已成為了市場賴以維生的養分。日本一時支吾以對、一時斷言否認、有時說20萬億日圓、突然又提可能高達逾30萬億日圓。老老實實,既然公司發布業績前要Blackout,中央銀行在宣布重大決策前,有否同時需要引入類似機制,以示公平?成熟的投資人深懂變幻才是永恆的真理,我們不能改變現實,唯有改變自己以應付市場變化,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即使成功掌握市場脈搏,要真正捉緊每每千鈞一髮的市場機遇,靈活應變,尤其身處互聯網大時代,股市瞬息萬變,簡便快捷可靠的手機股票平台讓我們可同時兼顧香港、美國及上海三大股市情況,隨時隨地自動運算投資組合賺蝕狀況,以手機即可履行權責指示,才是最能配合投資者貼身需要的人性化服務模式,代言花旗銀行的手機股票平台正因相信其人性化服務理念,能充分發揮其核心競爭力。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7-21

環球市場一片好景,以資金流入計,歐洲股市除外,全數均錄得淨流入,一周內逾百億元資金再投進股市,觸及近期最高。由大規模走資,到資金淨流入9個月最多,老實,單從基本因素衡量,其實是零轉變,變的是投資者的心態,及願意承受風險程度,這從來是在近年客觀環境下,唯一能左右股票為首的風險資產市場價格走勢因素。 升市是牛市、跌市是熊市,重上250天線就是技術上步進牛市,這幾年聽慣了,怕的是動之以情,而最後被出賣感情,怎樣去說,怎樣定義,其實都已經並不打緊。 最重要的是,純粹靠經濟及企業支配的股票市場早已一去不返,以往一套去分析市場升跌周期,並已不適用。內地潮興將牛市分級,最好是結構牛市,但要結構牛市出現,撫心自問大前提是要結構性瘋狂、結構性追逐風險資產。 同一事件,用不同角度衡量,結論或不盡不同。如美國股票市場為例,市盈率17倍左右,看任何一本教科書、問任何一位專家,客氣一點會說到達合理值,肯坦白一點形容的話,基本上是超級昂貴,甚至物超所值。 不過,在同一個市場,不同市盈率,改用收益率差距模式,好一個Yield Gap Model,稍為將債息息率及標普500指數派息率作出比較的話,原來相差達440點子,較1976年以來的250點子平均水平,卻是相當之吸引。 基於債息不斷下移,即是債價上升,而股票相對落後,但有派息因素,投資者的心態部分已經變得畸形。最明顯是,防守股有價,因為投資者已有若干部分,重新編製定義,視買股票作為收息之選類別。而原本用作為防守及收息功能的債券,就改列為形同股票,可以追逐價格向上。長期債息零息,但以購買日本債為例,部分半年內回報逾四成,只要不持有到期,怕甚麼! 由擔心脫歐、到英國公投決定脫歐、繼而醞釀央行加大寬鬆及美國延遲加息、未幾就殺出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當說客,鼓勵日本將貨幣、財政政策合一,幾個星期內,主線簡單一字形容:錢!

2016-07-19

堅持一段頗長時間,高盛又再轉軚,將加息預測愈推愈遲後,最新再將債券投資評級上調至「中性」,強調因應環球對利率取態有急劇變化,投資者蜂擁尋求有利息回報資產,故只將3個月內債券策略評級上調,中長線仍建議「減持」。但大戶、名家愈說債市有泡沫風險,投資者仍故我跑去買。老實說,現在買遲了,但幾個月後買恐怕更遲,這大致體現投資市場是建基於來自害怕遺憾的購買動力。 德國10年期債券竟能以負利率發行,債權人要向債仔繳利息,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也。環球債息息率回報一日低於一日,環球現時有13萬億元債券處負利率,幾乎可篤定數字只會有增無減。外國投資者保守得可憐,相反本港很多投資者及專家卻仍天真無邪,最近不斷將環球寬鬆、英國脫歐、資金勢將流入香港避險等樂觀憧憬掛在口邊就是一例。煩請看看目前本港十年期外匯基金債券息率僅約0.9%,區內一線市場中只較日本為高,較新加坡、澳洲低了一大截,連美國十年債息亦較本港高約50點子,單是息差因素,那何來構成流入誘因? 筆者曾說過英國公投脫歐,市場討論重點之一不應是英國以至歐洲經濟本身,而是變相說明環球利率正常化不單愈行愈遠,貨幣寬鬆政策只會變本加厲,令環球投資生態圈現明顯重大變化。 最簡單,經過這幾年,安全的資產已變成最昂貴、但最沒有回報。基於1至10年期債券利率已相繼失守,跌至負利率水平,退休金、保險資金回報曲線不斷被推低,在無法改變債券的可替代性的大前提下,無論主權債抑或是企業債,發債年期就只會愈來愈長,以求修飾正回報效應的假象。30年期一線主權債券,部分回報已跌至不足1厘,假以時日,50、甚至更長期的債券需求只會續升,在市場售賣的債券,某程度上,看來是在尋求跨世代買家吧。 部分企業債券已儼然成為了主權債的替代品,近日部分一線海外跨國巨企所發行的長年期債券都大收旺場。主權債可以長發長有,但企業的營收能力,能否足夠支持發行長年期債務工具?而在利率不斷下移的大環境下,提早贖回機制的運用,亦需要投資者多加留意。在新興市場之中,內地債券息率相對上仍然具有吸引力,但年初的違約憂慮、去槓桿大主題及要預留吸地方債轉置,沉寂了一段日子的企業債發行,近日卻反過來被包裝為內地企業債快將供不應求作為推銷題材,這似乎在在低估了債券投資者的判斷力吧!

2016-07-14

內地白酒市場自踏入去年第四季起持續復甦,簡單看看貴州茅台(600519)的股價,還以為是股市大牛市的重現。眾所周知,2012至2014年是內地白酒行業的大熊市,茅台均價炒過上2,000元人民幣後,曾經連800元人民幣亦不保,觸發點除經濟之外,明顯是打貪運動影響所及的結果。  現時投資者對茅台、五粮液為首的白酒市場,甚為樂觀。經過幾年大熊市,批發及零售商需要重新補貨,而例子之一,是來自經銷商向酒商支付的預收款項數字。按過去10年的經驗,相關預收款項數字,跟之後的銷售量是完全成為正比,如果按過往一年情況,大概每3年一個周期的話,內地白酒市場最近的升浪,大概只完成了三分一。  大跌價期間,貴州茅台為首的品牌,為批發及經銷商盡量提供各式各樣方便,以求最少做到貨如輪轉。例如,它們容許一級批發價與零售價的差距可以比正常擴闊,但最近一段時間,差價已經回復至正常100元人民幣左右。   另一項是銀行承兌匯票安排,話說茅台等品牌為求去貨,不介意應收帳上升,於是接納經銷商用銀行承兌匯票作為支付,令到貴州茅台應收帳期數,由2012年的3日,上升至2015年的57日,而五粮液的平均應收帳期,則由30日,上升至過百天。但原來,這項沿用了3年的承兌匯票交易安排,已經於本月4日取消了,顯示內地白酒商家對市場需求及去貨能力頗有信心。  有分析員將是輪白酒市場的升勢,跟內地打貪活動收斂扯上關係,表面上是言之成理,實際上或跟事實仍有距離,至少從媒體報道,內地傳出的「打老虎」名單,仍然是不能盡錄。 反而,另有分析相信,內地對資金外逃管控愈來愈嚴,反過來鼓勵,或令居民被動地在內地消費。有在外國經營一線品牌專利的朋友透露,近月來自旅客的生意額,出奇地淡靜,原因是海外簽帳,以至內地購匯限制增加。  內地最新外匯儲備數字不跌反升,不代表資金停止外流之餘,中國人民銀行容許人民幣貶值,減少干預的意味是更加之大。匯價愈跌,內地資金外流意圖愈大,變相增加當局管控升溫,會否反而造就內地消費品市場有個意想不到的驚喜?且拭目以待吧! 周二、四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