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一鬆酒聚 - 酒妮花
2016-09-01

早些年,有好友跟我說「青春有限,但無敵」,借以勉勵我該趁年輕,勇於嘗試,追尋理想。近年因培訓大學生參加品酒比賽,多接觸今天的年輕人,我就對好友的一句話有更深的領悟,同時想起這些年自己品味過的新舊年份葡萄酒及個人口味的變化之路。 曾經有段時期忽爾遇上機緣喝了好些「舊酒」,包括年份香檳、白酒及紅酒,視乎葡萄品種、地區、酒莊及年份,有些二十至三十多歲的葡萄酒還充滿活力,依然帶有點點果味或乾果之類的氣息,但有些已顯出一點「老態」,酒體雖變得很順滑,但就是沒了那份「新鮮之味」,第一重的果香(primary aroma)與第二重由釀酒過程帶出來的特性(secondary aroma)都變得微弱或甚至消失了,換來的是第三重因葡萄酒於酒瓶裡陳年過而帶來的氣息(tertiary aroma)。有人會覺得這第三重的味道與氣息就是葡萄酒的珍貴之處,只有具陳年潛力的葡萄酒才能轉化成獨特之酒,而不至會變酸。 由於每瓶酒於陳年間的進化過程有異,有時品嚐「舊酒」更會帶來驚喜,讓人找到回味無窮的味道;相反,因為不一的陳年變化,我還是遇過「已經走下坡」的舊酒。後來,多參觀酒莊,多見到釀酒師的努力以及他們如何盡力顯現葡萄品種的特色,我反而再次愛上年輕的葡萄酒,畢竟這類型的酒果味較豐富,亦能表現釀酒過程的特色。 若在炎炎夏日,就更想找瓶「易入口」的葡萄酒,「即開即飲」,不用顧及那些侍酒問題,亦不用理會為「舊酒」配食物的問題,抱著輕鬆心情品酒,也是一種樂趣。後記:其實,酒的生命有點像人,同樣「青春無敵,但有限」,趁著葡萄酒藏還在其最佳狀態,喝了它們吧! 周四刊登 100%寓工作於娛樂,亦寓娛樂於工作。工作時品酒,閒暇時暢飲,以酒為樂。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2016-08-26

從事跟酒宴有關的工作多年,經常要出席「酒局」,不時會遇上「特別情況」,酒醉鬧事或口出狂言的倒不多,我也少見粗言穢語罵個天翻地覆的人,相對而言,酒後吐真言的卻有不少。 我發現「真言」當中有好些是平日難以啟齒的,無不為了工作積累的壓力、個人事業發展的方向、家庭生活上的疑惑,或感情路上的煩惱。見多了,聽多了,我開始習以為常,心感大家有緣在品味著同一瓶酒,暫作聆聽者,讓酒友抒懷也不錯。 那邊廂,我意會到好些人以酒精來麻醉自己,甚至借酒澆愁,實際上,「酒入愁腸愁更愁」,既不能解決問題,同時極可能出現酒醉為身體帶來的後遺症,沒一點好處。況且,我相信酒是有內涵而值得細味之物,所以心煩意亂的時候,沒好心情享用美酒,不沾酒比較好,無謂浪費佳釀。 話雖如此,我明白到點點酒精帶來一些醉意,那輕浮的感覺可以給腦袋歇息一會兒,讓人走進某程度的潛意識,反能帶來一個機會聆聽自己的心聲,亦無不可;不過,這樣一來,獨飲定必更傷神,能找位知心好友談天說地,淺嘗美酒,輕鬆一下,舒緩壓力,比較好一點。 在我心目中,有些酒款特別適宜於這類場合飲用,例如輕柔類的法國布根地白或紅酒、清爽型的德國Riesling及微甜的Muscat或Gewürztraminer等口感較輕盈的酒款,而我不建議的有香檳或汽酒、甜酒或味道酒體較豐富濃郁的酒款、烈酒及雞尾酒(cocktail),這些較宜於高興或可以多花時間嚐味的場合,所以還是留待好心情的時候飲用好了。後記:有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酒不一定只引來鬧事或酒後亂性的結局,有時微醉後的「酒後吐真言」或能帶來意想不到的好結果。 100%寓工作於娛樂,亦寓娛樂於工作。工作時品酒,閒暇時暢飲,以酒為樂。 Email: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2016-08-18

自從有了手機版Google Map、GPS(全球定位系統)及無線上網數據服務,自駕遊出外到較偏遠的葡萄園及酒莊易得多,透過電話在Google Map上輸入目的地(或GPS方位),系統以GPS定位後,便會顯示最快到達目的地之路線,選了話語功能,放好電話,一邊駕車,一邊聽指示,即使不看地圖,也能抵達終點。   由於我沒有車牌,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乘客,閒著欣賞沿途風景,有時會拍起照來,有時會拿著地圖印本,了解自己身在何處,在地圖上寫筆記。隨著Google Map發展與應用,以前有些地方會較難辨識,現在看看司機位旁邊的手機,便一目了然。旅程完結,回到電腦桌面,在個人戶口的Google Map加上標示,這就成了我的旅遊地圖記錄(電子版),方便分享。   那邊廂,要是目的地為葡萄園,我會在自己的筆記簿記下其他資料,例如葡萄園的方位、到訪當日的時間與天氣、附近有否河流或高山等地標、(如適用)葡萄園的高低起伏及方向、土壤的土質層分布等等。間中遇上一些釀酒師,他們會在我的筆記簿上繪圖,邊畫邊解說,就這樣,我的筆記簿既有文字記錄部分,亦有繪本部分。或許,有人會想,要快捷地做紀錄,何不在旅途上開著手機的GPS及APPS,即時在地圖上「自動」標記?筆記簿又為何不以平板電腦取替?   對我來說,記錄的過程與格式(format)一樣重要,記錄的過程也是思考及吸收知識的過程,花時間去記錄等於我花了時間去消化資料並吸取知識,而電子化的記錄不一定等於有系統地記下資料,並能夠重用資料,用筆記簿卻反而讓我可以於有需要時更容易翻查資料,同時,它亦成了我的私人珍藏品,那是電子版記錄永遠沒法取代的。    周四刊登   

2016-08-11

自上月從美國回港,我忽爾覺得需要「簡約生活」,於是,接下來的周末活動就是執屋。不是日常的清潔整理,而是看看有甚麼物資在過去幾年也未曾接觸,是時候棄掉或讓它們「重生」,轉送他人或回收。 結果,我執拾了數十件衣服轉送他人;五百多個酒塞送給酒界好友作慈善用途;重新分類兒時開始收藏的鉛筆,準備轉送出去。由於要為物品找新主人,月來陸續聯絡好友們,詢問有否興趣接收物資。好友反應不一,有位問我是否shopaholic(購物狂);一位說我收起很多垃圾;有一位則問:「咁你執咗酒櫃未呢?」 好問題!年前我在想,有如辦公桌可以有多亂的「原理」一樣,看別人的桌上那麼一團糟,很多時桌子的主人總有方法從中找到自己要的東西,酒櫃嘛,亂一點沒問題吧。那知,有天忽然想起一瓶久違了的酒,花了好些時間才找到,這就驅使我去整理一下酒藏。本想根據國家、產區及年份分門別類放置,但想了一會,我換個新方法分區放置。(一)先分預計適飲時期,十年八載過後的為「沉睡區」,4至8年為「冬眠區」,2至4年為「稍等區」,兩年以下為「即飲區」;(二)在各分區再以國家及產區分別擺放;(三)汽酒、白酒、紅酒與加烈酒由左至右,或由上至下排列;(四)最後,若適用的話再分:自用兼獨飲、送禮、一班朋友暢飲、酒友分享、酒友盲品、初級酒友分享、待品試與「唔知咩嘢嚟」。 畢竟,很多時候,飲甚麼酒,還是要看場合及跟誰享酒,這樣處理酒櫃,自覺明智。 周四刊登

2016-08-04

第一次令我聯想到「小島風情」的地方是意大利的西西里島。那年,我於德國完成工作後,到荷蘭走了幾天,經德國走向東歐,與好友於捷克會合,然後結伴同行往南走,一直到了意大利的南端,來到西西里這個島嶼。回到香港,跟居港多年的好友談及此行,他看看我的照片,說:「睇落去,同大嶼山有咩分別?」聽罷,無語,然而這句話於往後的十多年仍不斷在我的腦海重複播放。接下來到世界其他角落的小島時,我便不禁問自己:「這兒跟香港大嶼山有何分別?」結果,一直沒答案,直至上個周末到大嶼山梅窩走了一趟,在好友新開張的「前舖後居」小店裡,我找到了答案。   坐在小店的沙發椅上,我回想起第二次的「小島風情」之旅是到克羅地亞,從意大利乘夜船橫渡海峽,到達克羅地亞海岸正好是日出之時,在船上看太陽於海平面升起,心裡感到一份莫名的平靜;第三次的「小島風情」之旅是到了別稱「世界盡頭」的阿根廷Ushuaia,乘船出海,繞過幾個小島,看過企鵝、海鳥與海獅,見過Les Eclaireurs燈塔,欣賞過大風大雨與日出日落,走了那麼遠,最後又返回香港。離開再回來,我依然覺得外面的小島跟香港的不一樣。   這天身在梅窩某處,花了幾小時喝酒看書,間中跟好友聊聊天,我頓時意會到在繁忙的香港裡有這個小島,生活節奏比城市慢,沒有繁華喧嚷。原來,「小島風情」就是「慢活」的生活模式,何處亦一樣。   後記:雖說小島何處亦一樣,不過,由於好友這小店跟她舊日在中環某角落經營的酒吧有點相像,回憶起與酒友共享時光的情景,這兒變得很特別。 周四刊登 100%寓工作於娛樂,亦寓娛樂於工作。工作時品酒,閒暇時暢飲,以酒為樂。 Email: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2016-07-28

前幾天,好友忽然來電說有朋自遠方來,不如來個酒聚,多介紹一個酒友給我認識。好的,湊巧腦汁耗盡,透透氣也好。我問:「要帶酒嗎?」他說:「不用。你之前話鍾意飲嗰支白酒,昨天開了另一支,已經oxidizied(氧化),我仲有3支,攞支出嚟俾你試下,我再帶一支紅酒,一支威士忌。」 掛了電話,我心想,好端端一款酒,數個月前才喝過同一酒款同一年份的另一瓶,那時覺得酒質還可以,今年內找些時間喝掉好友的存貨便可,怎麼忽爾間那酒的狀況會急轉直下?也許是好友剛巧碰上一瓶有問題的吧,他再帶新一瓶到來,沒事吧!哪知,我在飯桌前拿起酒杯嗅嗅,香氣沒有從杯中散發出來,試了一口,確實如好友在電話通話中所說,果味消退了,換來氧化了的味道與沒有活力的感覺。我們百思不解箇中原因,不過,酒沒異味,只是再不能展現最美的一面而已,還可飲用。我看看餐牌,點了醉雞,一口雞一口酒,不一會便跟好友們把酒喝光了,我不禁歎一句:人生得意須盡歡。 也許因近日聽到不少令人惋惜的真人故事,使人想起生有時,別有時,人生變幻無常,現在就連看來沒有生命的酒也無端要跟我說再見,於是想到李白《將進酒》的一句。另邊廂,說這一句,亦是希望提醒自己要好好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個平衡,可以的話,遇上好酒,找三五知己痛快吃喝一場,或抽空多跟身邊的家人相聚,又或做些一直以「工作太忙」為由而未能做到的事情,珍惜光陰,及時行樂,實無不可。 周四刊登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2016-07-22

上星期相約好友用晚飯,地點是某區的熟食中心。好友愛地道風味,這兒有如大牌檔的地方,正合味兒。我們約9時半到達,「大牌檔」幾近滿座,幾張大枱均坐著8至10人。職業病作祟,我邊看餐牌,邊看周圍食客群和搜尋葡萄酒影蹤:大枱食客全都是「馬蘭奴」,不見任何紅酒瓶的影蹤,本以為他們都喝啤酒,那知細看之下,有一張枱上冰桶盛著的是兩瓶白酒,我心想,在大牌檔喝白酒配小炒,冰涼清爽,沒啤酒那麼「滯口」,真懂享受!   半小時後,好友已吃個飽飽的,習慣慢食的我則還在細嚼。當我終於吃掉飯餸時,身旁不遠處出現一個身影,那人拿著一瓶酒向我招手。哈!原來那邊有另一酒友與其他朋友的酒局。我給巧遇上的酒友(及他手上那瓶酒)引了過去,酒友請我喝了幾口1999年的意大利美酒,談了幾句,原來他們在那兒已3個多小時,枱上有幾個空酒瓶,其中一個旁邊放有decanter,裡面還有酒。回到大牌檔那邊,我想起眼前好友常自嘲牛嚼牡丹,認為自己吃得急,沒真正品嘗食物便已嚥下,甚麼味道也感受不到,所以他也不怎喝酒,說自己浪費美酒。   我們以牛吃掉象徵富貴的牡丹,比喻不懂欣賞;好友則在想,牛不懂牡丹之美味,皆因沒有細嚼品味。牡丹是否味美,牛能否品嘗牡丹之味,我不知曉,但談到葡萄酒,與酒友細味美酒,無論是清爽簡單的白酒配小炒,抑或複雜而富層次感的紅酒配西餐也好,在熟食中心或五星級酒店也好,共享愉快時光,活在當下,就是懂得欣賞生活。   後記:這夜在熟食中心與「牛好友」相聚,我選了飲啤酒,怎料最後還是與葡萄酒有緣,以幾口紅酒作晚飯的終結。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2016-07-14

自小十分喜歡到圖書館,亦很愛買書。起初,家裡的書只有教科書、中文的休閒小說和金庸的作品,接著有英文小說、商務工具書、哲學與佛學類的、美術字的、博物館藏書、心理學的、生活小品、食譜、酒學書籍、鳥類書籍……結果,家中書架擠得滿滿的,沒空位,就連飯桌上也放了好幾本書。 近日,我重踏酒學途上,又要重拾書卷。在書架上拿出一本又一本的酒書,發現好些已塵封之外,還留意到有些產區資料已不合時宜,甚至有葡萄品種的名字亦已更改:意大利Prosecco於從前既是酒區名稱,亦是葡萄名字,葡萄品種現已改名為Glera;法國波爾多Côtes de Castillon於2009年改名Castillon Côtes de Bordeaux;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於2010年由DOC升級至DOCG。心想,這些「過期」酒書還有存在價值嗎? 在美國,有學術圖書館設有跟葡萄酒業相關的檔案室,收藏重要歷史資料及特別藏品,供研究人員或大眾翻查,如西岸Oregon的Linfield College與加州著名學府UC Davis。前者於2011年設立Oregon Wine History Archive,收藏包括口述歷史檔案、相片和演講錄像等;後者的Peter J. Shields圖書館特藏包括葡萄種植及釀酒學資料、相片、酒標、手稿和酒莊宣傳刊物等。從文化角度看,這些「過氣」資料及我的「過期」書籍蘊藏歷史痕跡,記載著前人留下來的知識與智慧,而從學習及研究角度看,當有天我們要再深入研究某些課題並需要尋根問究的話,便會明白「過期」酒書與資料的價值。 後記:若大家有緣遇上舊年份的美酒,可以考慮翻查「過期」酒書與資料,看一齣舊電影,認識當年的時代背景,幻想一下時光倒流,好讓自己抽離一下現實世界。 周四刊登 100%寓工作於娛樂,亦寓娛樂於工作。工作時品酒,閒暇時暢飲,以酒為樂。 Email: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2016-07-07

年半前,我開始學觀鳥。   起初,我只能辨識香港市區的「留鳥」麻雀和紅耳鵯,接著學會分別雄性及雌性的「豬屎渣」(正式名字是「鵲鴝」),然後離開市區到較遠的水邊或山邊,我認識到大白鷺與小白鷺、鴴與鷸、鷹與鵰等等。至今,我還在逐步了解牠們的形態、生活環境與習性和鳥鳴,以辨識各種鳥類。   學觀鳥跟學賞酒其實有點相像,葡萄與鳥的種類繁多,靠圖片辨識鳥兒或葡萄品種有如玩photohunt,聽聲認鳥或盲品辨酒同樣空泛,既是視覺、聽覺和味覺的感官考驗,亦考記憶力與怎樣去記。回看自己的學習過程,我發現最簡易快捷的第一步是由自己喜歡或最易接觸到的地區與品種開始,集中精神記著某些葡萄酒的「典型」味道,例如先從某國家出品的葡萄品種開始:新西蘭的Sauvignon Blanc、布根地(或現稱布爾岡)的Chardonnay、澳洲的Shiraz、意大利的Chianti(主要葡萄品種:Sangiovese)或Barolo/ Barbaresco(主要萄葡品種:Nebbiolo)等等。同一時間,多品嘗不同食材和果實,並多留意周邊的味道,那可以是茶、咖啡、朱古力等食品或飲料,甚至是香水、行山經過所遇到的青草味道、花店裡的各種花香等,這對建立基本的「味覺記憶資料庫」尤其有幫助。第二步是對比不同的酒款,一次過品試4至6款, 如集中來自不同國家的同款葡萄品種,或單一國家的數款葡萄品種, 透過比較找出葡萄酒裡的共通點或異處,從中了解不同產區的特色與葡萄在不同地域的個性,或鑽研一下那些是釀造過程帶來的特點。當然,若能多閱參考資料及參加品酒班,得著定必更多,大家不妨一試。   後記:至於我呢,最近則把學賞酒與學觀鳥結合,從某些葡萄酒的酒標上認識世界各地的鳥類品種,亦於到訪酒區時騰空在酒莊或附近邊品酒邊觀鳥,人生一樂事也。 周四刊登 100%寓工作於娛樂,亦寓娛樂於工作。工作時品酒,閒暇時暢飲,以酒為樂。 Email: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2016-06-30

好友問我會否自己一人在家開酒獨飲,答案是:「會呀!」好友續說:「我絕不會一個人飲悶酒。」 此番對話讓我思索了好一會,從沒覺得一人在家獨飲是「飲悶酒」,在家開酒的話,我多會騰空想想打算開哪一瓶,配甚麼食物,若沒心情煮食,便想想配甚麼芝士、橄欖或風乾火腿等等,一點也不覺悶。想多花時間慢慢品嚐,便開一瓶較高質的,喝足五句鐘;不想喝太多的話,找半瓶裝的或找一瓶喝不完也不覺太浪費的,那就好了。 有時,甚至認為獨飲的趣味可比得上眾飲之樂。與酒友相聚暢飲或一起盲品能引起一連串的對話,帶來源源不絕的笑聲,至於獨飲,沒了周邊的喧嚷,一個人的寧靜讓我學會與酒對話,還有聆聽自己的心聲。加上獨自出遊多了,在外一人又不能不喝點酒,獨飲早已是生活習慣之一。 也許有些人會視這為自我封閉的表現,但在我而言,我的生活沒變得乏味,反之來得更精彩。獨飲製造了不少機會給我結識新朋友,與各地的愛酒之人結緣,談地道生活、談美酒佳餚、談文化、談感情生活、談電影……沒完沒了的話題,實令人嚮往不已。 不過,雖說在外獨飲讓人結識新朋友,並帶來交流與樂趣,但必須留意的是人身安全,何時何地該開懷接受新人新事,何時何地無謂冒險,何時何地該繼續獨飲拒絕「搭訕」,何時何地該當心一點,這些都是不容忽視的。不懂的話,還是眾飲或在家獨飲吧! 後記:那麼,如我那般,獨自出遊又覺一人出外獨飲不安全,卻又想喝點酒,怎算?四海為家,買瓶酒回酒店也可獨飲。 (更正:上期文中所提的希臘烈酒應為OUZO,謹此更正並致歉。)Email: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2016-06-23

早陣子出席一場碩士學生的酒聚。那夜,當中一位同學感不適,說不喝酒,另一位聽罷,說:「酒可以消毒呀!」 好一句「酒可以消毒」。每當我生病的時候,我都會想起這句話,還有「酒能醫百病」。其實,喝葡萄酒不能消毒(酒精度太低,也有些研究報告指即使葡萄酒或能殺死某些細菌,但並非因為酒精,而是其他物質),只是喝點葡萄酒,讓人放輕鬆,心情好,早點睡,休息多點,定會早些痊愈。當然,若是吃過藥,就最好暫時不喝酒好了。 要是葡萄酒的酒精太低不能消毒,烈酒又如何? 烈酒的酒精度一般達40% 或以上,那可以吧!談到這裡,大家就要搞清楚,平常我們提到以酒精消毒及以上所說關於殺菌的,不是指「 內服」,而是「外敷」,所以喝烈酒其實也是不能消去體內的毒。 至於「酒能醫百病」這回事,醫「小病」如感冒倒或有可能!在德國,有說Jägermeister是一些家庭的「看門口」藥酒,酒精度35%,於烈酒加入56種香料與草本材料(如肉桂、薑、八角)調配而成;在法國,主要以綠茴芹(green anise)和苦艾(wormwood)等草本植物在烈酒中浸泡再蒸餾以取其味,酒精度45-70%不等(或更高);土耳其有Raki;匈牙利有Pálinka;希臘有Ouzo……幾乎每個國家也有自家秘方的藥酒! 不過,話說回來,有如大家是否相信感冒茶或涼茶能有效治理小病一樣,「酒能醫小病」或「酒能消毒」,信不信由你。即使你相信,亦需留意飲用分量,物極必反,過量定沒成效。 100%寓工作於娛樂,亦寓娛樂於工作。工作時品酒,閒暇時暢飲,以酒為樂。 周四刊登

2016-06-02

2008年港府撤銷葡萄酒稅,「市場開放」讓如我這樣的「酒鬼」們多了萬千選擇之外,還造就了更多跟葡萄酒相關的就業機會,我亦因此遇上機緣轉型成為了葡萄酒課程導師,轉眼至今已八個年頭。有說七年之癢,我於去年忽爾覺得需要重新認識教育這回事,除了參加好些關於自我反映及香港成人教育的工作坊,還開始攻讀教育學系的碩士課程,希望可以引入一些新思維於葡萄酒教育之中。與此同時,我遇上另一機緣,成了英國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的學生。現時全球共有342位Master of Wine(MW),來自25個國家,而今時今日要成為MW,先要通過入學測試,收錄後要參加於美國、英國或澳洲舉行的研討會及第一階段的考試,接下來是為連續四天的第二階段考試,順利通過才可進一步到第三階段,完成專題研究後才可畢業。 早前遇上葡萄酒業界的酒友,她問:「妳認真呀?又讀碩士,又讀MW?我睇妳都係釣勝於魚啦!」好友這樣的一句話幾乎把讀書跟考試帶給我的壓力都掃走了。 《釣勝於魚》為陳之藩的短文,故事借老教授釣魚是為享受「釣」而非魚來道出追求學問並非一定是為名利,箇中樂趣可以在於求學問的過程。雖然我不否定好成績於職場或學業的重要性,但若然只一心求這樣的結果,緊張與執著很易成為絆腳石,最後一切成空。相反,懂得享受學習過程,當中得到的學問必能終生受用。 後記:酒局就是那麼好,喝喝酒,跟好友風花雪月一番,忘憂解困。 周四刊登 100%寓工作於娛樂,亦寓娛樂於工作。工作時品酒,閒暇時暢飲,以酒為樂。 Email: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