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點天下 - 王永平
2016-11-04

財政司長曾俊華把莎翁名句改成“To run or not to run, that is the question”,回應他參選特首的傳聞。已公開宣布參選的退休大法官胡國興乘機抽水,說“I am and I will be, there is no question”,並繼續質疑曾俊華及其他人「等甚麼」。這番唇槍舌劍令我想起月前曾在此欄引用莎翁名句描繪香港政局(《從莎翁金句看今日港情》9.5.2016)。今次讓我繼續以莎翁金句給有志做特首的幾位人士添興。 在芸芸人選中,大學時選修英國文學的葉劉淑儀對莎翁名著肯定是讀得滾瓜爛熟。她指胡官欠缺政策制定經驗,對經濟、土地、房屋、民生等問題認識不深,言下之意,即是他講得頭頭是道不等於可以有效執行。她大可贈胡官一句莎翁名言,“If to do were as easy as to know what were good to do, chapels had been churches, and poor men’s cottages princes’ palaces.” 假如胡官以“The lady doth protest too much, methinks”回應,會顯得有點小家。他是不忍香港社會撕裂,像莎翁說“now is the winter of our discontent”才參選特首。並一再澄清不會退選。我建議他不妨用這一句顯示天降大任的雄心壯志,“Some are born great, some achieve greatness, and some have greatness thrust upon them.” 看到胡官參選,以及下屬曾俊華用「無可能一心一用」回應他的「心無二用」論,梁振英的心情可能會像莎翁形容的“That it should come to this.”。他從來沒有承認有任何失德,所以對這金句“I am a man more sinned against than sinning.”肯定產生共鳴! 其實無論是特首參選人,還是無資格投票的香港人,都應該記著莎翁這句,“It is not in the stars to hold our destiny but in ourselves.”

2016-11-03

我在昨天此欄提醒非建制派議員,主席和建制派其實不介意立法會繼續混亂,以至開不成會。昨天立法會的情況顯示幾位激進非建制派議員「自投羅網」,讓主席又一次宣布休會。 昨天電視直播的情況是當梁頌恆和游蕙禎進入會議廳時,不單沒有保安員阻止,更有職員請求旁觀的記者及攝影師讓路,以便他們順利進場。這個貴賓式的接待與立法會主席白紙黑字不准他們兩人出席立法會會議的通告完全相反,豈料是好戲在後頭。 梁、游進入會議廳後,自然有所行動。主席在游蕙禎讀誓詞時,宣布根據議事規則第一條(未按規定宣誓的議員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把他們兩人逐出會場。這個「讓你先入場才趕你走」的布局,令部分「正義」的非建制派議員挺身而出,維護梁、游的「出席權」,結果自然引起混亂。主席於是宣布休會,並稍後在另一個會場復會。 復會不久,梁、游決定再衝入會場,期間導致幾位保安員不適。於是主席報警,召警員入場維持秩序,並宣布休會。其實會場外的混亂完全沒有影響會議的進行。梁、游及其支持者根本沒有能力衝入會場。他們也沒有意圖在外面搞破壞。再說,既然已有警員在立法會內布防,警方完全有能力在會場外把守,不讓閒雜人等進入。因此,我看不到立法會需要休會的理由。 可惜的是,不在現場,也不看即時電視新聞的市民自然認為非建制派議員再一次因為撐梁、游而令立法會開不成會,沒有履行做議員的職責。 政治不是簡單的是非題。除了堅持原則外,從政者也要顧及民情,更須講求策略。今次梁、游宣誓風波,非建制派被牽連後,激進議員盲衝亂撞,自己愚蠢之餘,更讓想中共對港強硬或趁機表態效忠的政客漁人得利,最終禍及港人!周一至五刊登

2016-11-02

我希望今天出席立法會的主席和非建制議員閱讀這篇文章,然後認真考慮其中意見。 上星期三,梁頌恆及游蕙禎兩位當選議員,因為立法會主席決定押後為他們監誓,而被禁止出席立法會。但在部分非建制派議員護送下,他們成功進入會議廳。主席梁君彥出場後,梁國雄和鄭松泰衝到主席台前抗議,然後梁君彥宣布梁頌恆、游蕙禎及被裁決破壞秩序的鄭松泰須離場,並要求保安員執行此決定。 我在電視畫面上看到幾位保安員與不願離開座位的鄭松泰不斷理論,但一直沒有採取行動將他帶走或抬走。事件擾攘約十分鐘後,主席宣布休會。建制派議員隨即列隊見傳媒,譴責非建制派製造休會。有建制派議員聲稱這個混亂場面可能會繼續維持下去,但表示立法會沒有甚麼重要事情需要緊急處理,一派不在乎非建制派搞破壞的樣子。 根據上述觀察,我有理由懷疑上次休會是在建制派默許下,主席梁君彥以不能維持秩序為由,順水推舟的政治行為。假如今天立法會繼續有混亂場面,主席極有可能以「寬容」的態度處理,即是不堅持執法而宣布休會了事。 除了劉小麗宣誓外,今天立法會議程包括成立調查梁振英收受UGL款項的專責委員會,以及不少市民關心的質詢(例如上次立法會選舉的安排)和議案(例如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前次建制派抗議梁、游宣誓製造流會,上次主席以不能維持秩序休會,都是嚴重影響立法會的正常運作。這個情況不應繼續下去。 我建議非建制派,特別是泛民黨派在今天立法會開會前,向公眾清楚交代,他們不願看到休會。即使他們不認同主席的一些裁決,他們也不會阻撓會議進行。這樣的話,立法會主席便須負起責任,有需要時嚴格執行議事規則,及不能輕率決定休會。 周一至五刊登

2016-11-01

今屆美國總統選舉已進入倒數階段,一些州份亦開始提早投票。根據最新民意調查,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的平均支持度為47%,較其主要對手、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的42%支持度高。不過,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是計算候選人在每個州份拿到的選舉人票(全國共有538張選舉人票)。所以候選人取勝之關鍵不是全國有多少選民支持,而是在絕大多數勝者全取選舉人票的州份拿到總數最少270張選舉人票。 特朗普近期民望大跌,原因是他被傳媒揭發十年前在私人對話中揚言可以輕薄女性而脫身。他否認其事後,卻有不少女士出來作證,表示曾遭他性侵犯。上星期初,CNN的州份選情調查顯示,希拉莉估計將可拿到的選舉人票,由9月時的270張增至目前的307張。 想不到上周末發生一宗令希拉莉選情急劇逆轉的大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致函國會多名資深議員,稱發現新一批與「電郵門」有關的電郵,局方決定「採取適當的調查步驟」檢視有關資料,以確定是否有人不當處理機密資料。(「電郵門」是指希拉莉在2009至2013年任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電郵伺服器處理公務,惹起有事隱瞞和不當處理機密的爭議。FBI今年7月宣告證據不足,並不建議起訴。)事件最致命的地方是FBI明言其調查不會在短期內完成。因此希拉莉不能在11月8日投票日前洗脫嫌疑。特朗普現正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數臭希拉莉,爭取游離選民的支持。 其實今次美國總統選舉已被公認為最多負面新聞的一次。特朗普和希拉莉是歷屆美國總統選舉排首位和次位最不可信的候選人。有美國人戲言,今次選舉是在瘋子和騙子之間選一個做總統。 無論如何,真正的民主選舉是未到投票一刻,無人可以預知結果。不過,沒有機會投票的多數外國人希望希拉莉當選美國總統,因為“better the devil you know than the evil you don’t”!!周一至五刊登

2016-10-31

退休大法官胡國興率先宣布參選特首,打破多日來不少人想參選卻無人承認的悶局。胡官一石激起千重浪,令兩位熱門人選、現任特首梁振英和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不能不表明心跡。 除了未宣布外,梁振英爭取連任特首的決心不容置疑。面對新形勢,梁振英不能用之前的「我有消息會話你知」回應傳媒就胡國興參選的提問。於是他反客為主,呼籲市民對事不對人,然後拋出一系列有引導性的問題,重點是香港積累下來的種種問題,會否因為換人而變得容易解決?此舉的目的是藉此提醒中央,香港現時面對複雜的國際形勢和港獨問題,需要一個有決心和勇氣的人駕馭,言下之意是捨我其誰?在回應傳聞曾俊華會辭職參選特首事上,梁振英一再強調他的管治團隊每一位同事都須責無旁貸,心無二用地做好《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的工作。換句話說,曾俊華應該安守本分做完財政司長的任期,不要存異心去參選特首。 與梁振英比較,葉劉淑儀對曾俊華更不客氣,直言他十年來都是hea做。她又認為,胡國興和梁振英都不是下屆特首的最佳人選:胡國興雖然有司法經驗,但從未參與過政策制定,對經濟、民主、房屋等問題沒有足夠認識;梁振英縱然較上任特首曾蔭權勤力,但香港應該換特首,給市民一個希望。葉劉淑儀首次明確表示有興趣參選特首。 對他參選傳聞不置可否的曾俊華在胡官宣布參選後表現得最輕鬆。他以「可以hea做十年都幾有天才」回應葉劉,又把莎翁名句改成“to run or not to run”,一派胸有成竹的樣子,把上述兩位對手比下去。 推舉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已進入選委提名階段,12月會有結果。我相信特首選戰的下一個高潮會是曾俊華正式宣布參選。                                                                   周一至五刊登

2016-10-28

退休大法官胡國興決定參選下屆特首,是在近期充滿負面新聞中,僅有的一宗受到不同政治背景人士和市民大眾歡迎的事件。我認為胡官參選有四重積極意義。 第一,一向光明磊落、有話直說的胡官表示,他不明白為甚麼眾多疑似參選人遲遲不表明意圖。他強調港人參選特首,毋須等中央示意。以他為例,他承認有將其意圖告知中聯辦某官員,得到的訊息是中央沒有意見。他認為這應該是中央對特首參選人的唯一合適回應。胡官此舉體現港人應不卑不亢、毋須事事忖度北大人的風範。 第二,胡官解釋他參選的原因是看到近年香港社會嚴重撕裂,而今屆特首梁振英不能消解民怨和紓緩矛盾。無論胡官最終能否當選,他這種化無奈為力量,挺身而出報效香港的精神,值得香港人學習。 第三,雖然胡官沒有直接批評梁振英,但他不斷強調自己的公平、正直、廉潔和尊重法治等優點,難免令人作出比較。還有,他舉出兩個例子都與梁振英的施政有關。先是他質疑為甚麼梁振英要以特首身份,就宣誓風波提出司法覆核,這樣做有行政干預立法之嫌,起碼是「不好看」;其次是按他多年與公務員工作的經驗,他很難接受官員摸底沒有留下紀錄的說法,和政府突然大幅減少橫洲建屋計劃的決定。 第四,胡官在記者會上表示,如果他當選,他會重啟政改,認為這是重中之重。他多次提到中央沒理由想香港死,只是有些人想香港不變,或者變一國一制。他自問沒有人較他更中立地去處理好一國兩制的矛盾。他又不擔心沒有好人才幫他做事。無論如何,快人快語的胡官參選,在今天充滿烏煙瘴氣,陰謀詭計的香港,如英諺說,是“a breath of fresh air”。              周一至五刊登

2016-10-27

日前我在此欄呼籲梁君彥不要改變容許梁、游宣誓這項有充分法律依據,而又被法庭認同(因此拒絕批出禁制令)的決定。結果是他向建制派的威脅屈服,以建制派阻撓開會令立法會不能進行為由,決定押後梁、游宣誓。 這項有強權無道理的決定,自然令非建制派不能不採取反制行動。於是在梁、游被非建制議員護送之下進入會場,而主席的驅逐令沒有執行的情況下,主席宣布休會,留待下星期三續會。我認為非建制派,特別是泛民黨派有必要在未來數天重新考慮這項抗議行動如何持續下去。 先釐清今次事件的是非對錯。首先,梁、游二人首次宣誓「玩嘢」過分,令很多市民不滿是事實。他們沒有為此道歉,又玩弄語言偽術,惹來更大反感,絕對是做錯事。然後政府企圖禁制立法會主席容許他們再次宣誓的決定,違反了行政當局不應干預立法會運作的原則,同樣是大錯特錯。最荒謬的錯事是整批由港人選出來的建制派議員不尊重他們推舉出來的主席所作決定,以市民福祉為賭注,用流會脅迫主席改變決定。最後,梁君彥在沒有新理據支持下,決定「跪低」,拋棄了立法會主席應有的操守和公平處事原則。他應該為此政治決定辭職問責。 現在非建制派面對的問題是:假如他們的抗爭行動令立法會不能正常運作,他們的選民(特別是不支持激進派的泛民選民)肯定不會接受。泛民聲稱此舉是撐法治而不是撐梁、游的說法,對不少市民是陳義過高。他們會質疑一向不妥泛民多過建制的激進新政是否值得義無反顧的支持? 政治不應凌駕法治是完全正確。不過,法治已被政府和建制派重創,而法庭不可能在短期內就梁、游二人的案件作出裁決(因為敗訴一方必定會上訴)。在這個政治現實下,我建議非建制派,特別是泛民黨派認真考慮,在下星期三的抗爭行動上定出一條不會癱瘓立法會的底線(例如接受梁、游及部分抗議黨友被保安員抬走離場的情況)。 假如立法會因非建制派衝擊無底線而癱瘓,社會民生會受損害,一國兩制會遭破壞。到時,誰會笑得最大聲? 周一至五刊登

2016-10-26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訪問中國,受到盛大歡迎。兩國簽署了13項雙邊合作文件,涉及總值千多億港元的經濟利益。在南海爭議上,中菲領導人同意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分歧。曾以粗言「問候」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杜特爾特高興之餘,在北京更公開宣布在軍事及其他方面,菲國會與美國分離(separation)。   杜特爾特以嚴打國內毒販的政綱當選總統。他上台後超額履行承諾,至今已有逾3,000名毒販在警方圍捕期間被槍殺。此舉遭到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批評。這是杜特爾特不滿美國的其中一個原因。   其實菲律賓靠攏中國有更重要的經濟考慮。中國是菲律賓的最大進口國,佔進口總額百分之十六。近年菲律賓經濟下滑,促進中菲貿易自然是當務之急。杜特爾特此行的收穫還包括中國宣布解除幾年前針對菲律賓發出的旅遊警示。中方更表示,明年底前會鼓勵100萬名中國遊客到菲國。此外,在「一帶一路」的框架內,中國對已成為友好國家的菲律賓的投資和基建,肯定大有裨益。   中菲友好,菲律賓經濟得益,而中國在外交上亦是大豐收。菲律賓同意透過雙邊協商,處理南海爭議,令中國取得重大突破,並以此抗衡美國重返亞洲、圍堵中國的圖謀。杜特爾特在北京宣布與美國分離,相信令主人家感到有面子。   不過,一向口沒遮攔的杜特爾特的說話不可當真。他回國後修正美菲分離的說法,指菲律賓只是不跟隨美國的外交政策而已。他心底清楚,美國在菲律賓政府和民間都有巨大影響力,而菲律賓人也不會支持政府一面倒向中國。   其實亞洲各國經濟親中,政治,特別是軍事親美是最符合國家利益的政策。菲律賓不可能是個例外。 周一至五刊登

2016-10-25

私營殘疾人士護理中心「康橋之家」前院長兼社工張健華被控於2014年與一名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最終控方因事主患創傷後遺症不能作供而撤銷檢控。張申請討回訟費,被法官拒絕,更指撤控一事對他是幸運,但對受害人和社會則屬不幸。   張在過去10年來多次被控非禮智障女院友,統統因證據不足,被判無罪。律政司就這宗案件解釋,在不能傳召事主作供的情況下,餘下證據沒有合理機會成功入罪,因此撤銷檢控。律政司續稱,是否檢控亦要考慮被告是否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假如繼續檢控不符合社會公義,便應停止。我認為律政司的解釋值得商榷。   首先,考慮被告是否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不是撤銷檢控的理由。公平審訊是法庭的事,被告在庭上有權辯護。假如證據不足,法官會判被告無罪,甚至批准他獲堂費和律師費。其次,繼續檢控可能不符合社會公義的說法不僅適用於被告,更應該包括受害人和整體社會利益,例如保障有口難言的智障人士!   我明白,根據律政司的檢控政策,證據沒有合理機會成功入罪是撤控的因素之一。不過,撤銷檢控不等於政府不可以繼續調查案件,蒐集多些證據,然後再提出檢控(包括改控罪)。律政司也可以重新研究原有證據(例如染有張健華精液和女事主DNA的6張紙巾)是否真的沒有合理機會入罪,有需要時尋求更多專家和法律意見。此外,既然這人劣跡斑斑,警方可以成立專責小組,除了蒐集此案的新證據外,還調查他有沒有其他涉嫌性侵而未曝光的行為。   我希望政府,特別是警方和律政司對這宗案件鍥而不捨,務求再次提出檢控,把罪犯繩之於法,令社會公義得以彰顯。周一至五刊登

2016-10-24

繼上次製造流會,藉此阻止梁頌恆及游蕙禎再次宣誓(並連累劉小麗)後,建制派議員向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發出聯署信,要求對方不要安排為梁、游二人宣誓,否則會採取所有可行辦法,包括流會阻止此事發生。日前表明會安排三位議員於周三大會再次宣誓的梁君彥表示,他會與秘書處和法律顧問研究建制派的要求。   建制派議員的發言人、執業大律師廖長江強調,這項要求是「政治行動」,是考慮全港市民、全球華人的感受,與任何法律意見、司法覆核等進程毫無關係。   我認為把這個沒有法律基礎的「政治行動」形容為「威脅」更貼切。建制派議員以維護全港市民、全球華人的感受為由,不惜癱瘓立法會,損害港人利益。這個理由完全不成立。   首先,立法會議員服務的對象是香港市民,不是全球華人。他們沒有獲全球華人(包括不少非中國籍人士)的授權去提出這項要求。其次,雖然建制派議員有一定的香港民意基礎,但他們憑甚麼證明全港市民寧願接受立法會停止運作導致的災難,也不願看到梁、游二人宣誓就職?   這件事最荒謬的地方是建制派議員抗議的對象竟然是他們推舉出來而成功當選的主席。假如他們認為梁君彥做錯了決定,或有心偏幫梁、游二人,他們可以提出不信任動議,要求梁君彥辭職,而不是以威脅手段迫使梁君彥就範。   梁君彥容許梁游宣誓的決定有充分的法律理據,並在之前的司法覆核案中以此申辯,成為法庭拒絕應政府要求頒下臨時禁制令的主要原因。必須指出的事實是,即使梁頌恆再次宣誓過關,他們能否在任期內保住議席,也要視乎未來法庭就已受理的司法覆核案的裁決。   立法會主席有責任確保立法會嚴格依法辦事。因此,梁君彥不應屈從建制派議員的威脅,改變原來的決定。我希望他能做個「威武不能屈」,令人尊敬的立法會主席。   最後重申本人對梁游之前宣誓的立場:他們應該為其不當及侮辱性言行道歉。但譴責梁游不能變成愛國政治可以凌駕香港法治的藉口!

2016-10-21

行政長官梁振英聯同律政司長袁國強入稟法院,申請禁制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批准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再宣誓就任立法會議員的決定。法庭不批准禁制令,但同意在下月初聆訊相關的司法覆核。 袁司長強調這次提出的訴訟前,沒有收到中央任何指示。他認為此舉屬「大是大非」的憲制問題。政府的立場是不應容許不符合法律要求的人士出任議員。此番言論值得商榷。 根據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莫樹聯在庭上的發言,梁、游二人在首次宣誓時「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因此違反《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因此,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批准他們再次宣誓的決定不適當。 釐定法律是非對錯,留待法庭稍後正式處理。現在讓我說些一般市民聽得懂的道理。   首先,梁主席決定梁、游二人再次宣誓不是故意偏幫他們,或忽視他們不愛國的作為,而是根據立法會取得的法律意見,以及參考過往的做法。其實議員首次宣誓時忽略誓詞某些關鍵字句的情況,曾在2012年發生在黃毓民身上。當時他以咳嗽聲故意忽略「共和國」、「特別行政區」等字眼。時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定他未有完成宣誓,但容許他再次宣誓。當年的特首和律政司長已經是梁振英和袁國強。他們沒有就此事提司法覆核,就連評論也沒有。 今次忽略誓言的議員不僅是梁、游兩人,還包括漏讀了「香港」的黃定光。梁主席也批准黃定光再次宣誓。 4年前,政府不認為立法會主席批准議員再次宣誓有任何問題。今天,政府卻不惜就同樣的決定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是有史以來行政企圖干預立法的首宗個案。 政府維護法治的責任不僅是不做違法的事,而是在採取任何法律行動時都不要損害法治的根本元素(例如行政、立法各司其職,互不干預),或削弱市民對政府維護法治的信心。從這宗司法覆核案看,我懷疑今屆特首及律政司長是政治掛帥多過維護法治。 周一至五刊登

2016-10-20

前晚特首梁振英行使他以往經常批評被市民濫用的法律權利,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下臨時禁制令,阻止立法會主席在昨天的立法會上替梁頌恆及游蕙禎兩位候任議員宣誓。提出此項申請的理由是梁、游二人在之前的宣誓「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因此在法律上已被取消就任議員資格。法官拒絕批出禁制令,認為現時梁、游二人未被取消資格,但會受理司法覆核,安排下月3日正式聆訊。   政府阻止梁、游二人宣誓的異常手段失敗後,建制派議員「再接再厲」,在昨天的立法會上使出他們在選舉期間猛烈批評對手的流會招數。在主席完成黃定光和姚松炎的監誓後,全部建制派議員離開會議廳見傳媒,解釋此舉是不滿兩位青政議員未就之前侮辱國家及中國人的宣誓言詞道歉。因此他們不惜藉流會阻止兩人宣誓。在大學教法律的梁美芬更提出,他們可能會流會至法庭審訊政府的司法覆核完結為止。   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佔大多數,他們完全有能力一直流會。不過,無論將來法庭如何裁決,敗訴的一方(包括代表立法會的主席,以及梁、游二人)都可以上訴。建制派是否有決心創造全球立法機關歷史上最奇怪、最長時間的流會紀錄?   即使今屆主席一如既往來自建制派,但他當上這個位置後,便很難因為建制派反對而違反先例,不讓梁、游兩人宣誓。期望梁、游二人會忽然痛改前非,就事件道歉更屬妄想。難道建制派議員的另一個選擇是要求中央政府透過人大釋法(如何釋法筆者不清楚),取消兩人的議員資格?   因為流會而不能宣誓的議員包括之前讀誓詞太慢的劉小麗。她不是政府和建制派議員針對的「罵國者」。建制派議員是否為了成全大我,不惜犧牲小劉?   我認為梁、游二人之前做的錯事,不能成為建制派議員做更錯的事的理由。我相信,市民不會容忍建制派議員長期流會。                周一至五刊登

2016-10-19

日前我在街上聽到一名多年前購買了一個私營骨灰龕位,現在求助無門的事主的故事。這宗個案應該是在政府計劃管制私營骨灰龕場青黃不接期間不少苦主的遭遇,值得政府關注。   個案中的女士於1980年向一個私營骨灰龕場買了幾個龕位,部分已經用來安置先人的骨灰。她的媽媽幾個月前過世。當地想把媽媽的骨灰「上位」時,卻遭骨灰龕場拒絕,理由是政府規定管制私營骨灰龕場的法例未通過前,不容許現有的場所安置骨灰。   為了知悉清楚情況,該名女士致電政府一站式服務的熱線電話1823,被轉介至發展局。發展局一位員工回覆這是食物及衛生局負責的事。於是她再致電食物及衛生局。該局一名員工稱會把她的查詢轉交另一位負責的同事跟進,結果到今天她也沒收到回覆。她現在尋求一名區議員協助。該區議員承諾每星期向食衛局追問情況,但不保證政府會理會。   根據我在政府網站上查閱的資料,涉事的骨灰龕場被列入有機會獲發牌或豁免的第一部分名單。在實施發牌制度的相關條例未通過前,政府曾發聲明提醒市民在購買或租用龕位時應格外小心,如有疑問,應諮詢獨立法律意見。但政府的聲明沒有提到在截算日期(2014年6月18日)前,以至多年前購買的龕位是否可以「上位」。這正是案中女事主多番查詢,卻始終得不到政府回應的疑問。   政府計劃管制私營骨灰龕場的政策值得支持。一些經營多年的私營骨灰龕場(例如案中這所)可能在近年加建了不少不符合法例或新規定的龕位,需要政府小心處理。不過,就那些多年前已購買的龕位,政府應該說清楚,在甚麼情況下,可以或不可以讓先人的骨灰「上位」。希望有關官員能夠看完本文後體恤民情,向受影響而徬徨無助的小市民伸出援手。

2016-10-18

在位70年、深受國民愛戴的泰王普密蓬久病逝世,舉國哀慟。總理巴育宣布全國哀悼一年。此舉符合民情,但對旅遊業肯定有重大影響。經濟以外,未來泰國政局更令人關注。   現在泰國政府是由軍方自2014年推翻民主選舉產生的英祿政府後執政。英祿是前總理他信的妹妹。支持他信的「紅衫軍」與以曼谷工商界為骨幹的「黃衫軍」過去十多年來衝突不絕。軍方曾在2006年政變,推翻他信政府,繼任的文人政府後來再在選舉中敗給英祿,逼使軍方再度出手,重新掌權。   為了打壓他信勢力,軍方鐵腕治國,壓制異見。這是早前黃之鋒被禁入境的其中一個原因。今年8月,對社會動蕩感到厭倦的泰國人民在低投票率下,公投通過由軍方提出的新憲法。新憲法大幅削減政黨力量,並規定總理可由軍方控制的參議院推舉出任。參議院並有權彈劾總理。於是軍方可以牢牢掌權,把不合意的總理更換、毋須像以往般發動政變。   泰王普密蓬在位時經歷過12次軍事政變。因為泰王有崇高聲望,哪方執政都不敢動搖皇室地位,而他也盡力平衡各方勢力,並適時恢復民主選舉。泰王普密蓬離世留下的問題是王儲哇集拉隆功欠缺威望和才能,又多番傳出醜聞。為求自保,哇集拉隆功可能會拉攏軍方。皇室成員民望最高的是公主詩琳通。她會否成為政治鬥爭的另一隻棋子,是泰國未來政局的變數。   常言權力令人腐化。泰國軍方在泰王離世後大權獨攬,自然希望永遠執政。新憲法更令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聽命軍方。不過,嘗過民主的泰國人民會否甘心長期受威權統治,而流亡海外、在國內依然有巨大影響力的他信會否伺機而起,都是令軍方難以安寐的因素。

2016-10-17

38名建制派議員聯署發信給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要求他否決上次被秘書長接納的羅冠聰與劉小麗的宣誓方式,並裁定兩人需重新宣誓。   聯署信指羅冠聰在宣讀誓詞時,刻意調高「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字聲調,類似問句形式,顯示他無誠意。劉小麗的問題則是她故意以每6秒讀一個字的形式宣誓,令聽者覺得她是在宣讀一篇沒有意思的文字。   梁君彥表示,立法會已聘用大律師就上次議員宣誓引起的問題,以及他應如何在本星期三處理被裁定未完成的宣誓提供意見。不過,法律意見通常會留下一些空間,讓當事人酌情決定。因此,讓我提出幾點個人意見,供梁主席參考。   首先,在宣讀誓詞時刻意製造不尊重儀式的情況,不只是發生在劉小麗及羅冠聰身上。例如梁國雄已不是第一次這樣做,而上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決定寬鬆處理,讓他過關(所以今次秘書長也接納他的宣誓方式)。相對須重新宣誓的游蕙禎和梁頌恆,劉、羅兩人算是完整、不增不減地讀完整篇誓詞,通過我認為是宣誓方式的最低要求。   上次游、梁兩人選擇用英語宣誓,故意把China和Republic讀成「支那」和「F」字粗言,是改變了原文的意思,不能以口音不同詭辯。按上述最低要求,本星期三監誓的主席可以事先聲明,假如宣誓的議員選擇用英語,每個字必須發音準確,否則宣誓作廢,須從頭做起。假如第二次宣誓也未能達到完整及正確地讀完整篇誓詞的最低要求,主席可以定出下次宣誓的日期(例如下次大會)。一天宣誓未完成,有關的議員不能參與議員事務,甚至不能領取議員酬金及其他津貼。   反建制的議員利用宣誓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或乘機鬧事,在其他民主議會經常發生。只要堅持議員宣誓須完整讀出誓詞的底線及參考上屆主席處理類似情況的先例,立法會主席便毋須刻意寬鬆或嚴苛主持監誓。   周一至五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