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子 -
2016-01-26

期權操盤值博率主要由兩個因素所組成,分別是交易潛在利潤和命中率。以本月筆者所開即月恒指Credit Put Spread為例,前者於開倉時已確定,但後者卻隨著恒指月跌幅而改變,命中率難以捉摸。 筆者解決方法是統計過去20年恒指以收市價計(收市跌幅)和以最低位計(最大跌幅)的跌幅數據,把最大跌幅由小至大排列,然後以n%跌幅水平作分界線。 如最大跌幅逾15%的月份,過去20年曾出現19次,當中有15次收市跌幅少於15%,即是說,若於恒指該月跌幅達15%時開等價Credit Put Spread,贏面達15/19 =79%。 筆者所使用的恒指Credit Put Spread通常取最接近等價的行使價,Long Short倉位相距200點,通常可以大約期權金100點,因此最大利潤和最大損失均約100點,等同買大小的賠率。 可是,由於上述的最大跌幅及收市跌幅次數反映命中率高達79%,因此存在很高值博率。 例如,恒指於本月21日跌穿18,626點,比上月收市價下跌多於15%時,開等價Credit Put Spread便存在值博率。 這種倉位是屬於all-or-nothing的炒法,預輸盡每套100點期權金,背後的邏輯是,當該月跌幅達至n%的水平時,假定即使開倉時,恒指並非該月最低位,亦有較高機會於收市時錄得高於該水平的收市價,令Credit Put Spread贏錢。 最困難之處,其實並非執行上的問題,而是在於忍手的難度,所以說,任何投機行為,決定勝負的始終是心理質素。 

2016-01-19

甫踏入2016年,頭十個交易日恒指經已跌11.41%,僅2天收升,十分乏力,RSI繼去年9月後再跌穿25界線,市場開始踏入恐慌狀態,那該如何部署反彈呢? 以往坊間書籍記載當RSI(14天,下同)低於30界線時,是現超賣訊號,但縱觀恒指由1987年至今逾7,000個交易日中,共297個交易日RSI低於30,大約4%,出現次數其實不少。 執筆時,恒指RSI已屆23.77,看似值博,但RSI在高/低位時, 即使價格續跌/升,對其變化速度亦減慢,若要博中值迴歸(normal reverting),更應小心行事,否則可能RSI從30跌至20,點數上已跌逾一千點,太早入場隨時得不償失。 看看RSI以往紀錄,原來出現110個交易日,即當RSI跌穿30後,約七成機會續跌至25,可見太早入場很易受傷,再保守點,當中有32個交易日RSI低於20,故要博反彈,情願待RSI跌至20以下才開始考慮。 當然低處可以未算低,即使RSI到達20也未必立刻可彈,假設在RSI第一天觸及20,我們便立刻入市,然後守5天,結果尚算不錯。 撇除去年8月26日RSI反彈上20後再跌穿20這一數據,歷年共有20次入市機會,10天後回報共有15次為正數,平均6.09%,5次為負數,平均負3.81%,意味這是一項勝率較高部署,期望值為正。 故此,等待時機,在別人恐慌時,我們貪婪入市,最難動作莫過於要等待,只要保守地等,不要過早入市,並運用期權等工具控制注碼,便可做到保守博反彈。 https://www.facebook.com/speculatorjunior/

2016-01-05

2015年是既喜且悲一年,憧憬中國甦醒僅曇花一現,迎來歐洲動盪及美國加息憂慮等環球經濟負面因素,最後在一片不明朗下完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今年世界經濟展望提出「a return to robust and synchronized global expansion remains elusive」可見今年仍充滿挑戰。 新年開始當然要樂觀面對,孫子兵法中提到「多算勝,少算敗,況無算乎!」所以不能忽視以下風險出現的可能性,冀做到prepare for the worst and hope for the best,先制定計劃以未雨綢繆。   1.Brexit Brexit是繼Grexit 後另一大議題,英國或在年中對離開歐盟作公投。即使希臘當時脫歐呼聲甚高,最終亦無脫歐,無人能料任何一國脫歐後帶來甚麼影響。何況英國是歐盟中較強一國,一旦脫歐,更會令經濟疲乏的歐盟雪上加霜,脫歐風聲一起,不確定性必令股市出現震盪。   2.財政政策癱瘓 各國為救金融海嘯已嘗試各種不同財政政策工具,令全球息口見史上最低,若經濟再下行,各國政府將無法作出應對。市場正憂全球央行漸失原有公信力,聯儲局為兌現之前加息承諾,半迫半就加息,但對與錯有待觀察。   3.環球陷入通縮 環球資產價格現建基於高槓桿前提下,美國急於緊縮勢令去槓桿化續加劇,引致資產價格下跌。去年資源價格大跌反映各國經濟疲弱,面臨產能過剩,令貨物及原料需求下降,需求下降前提下,通縮將有惡化趨勢。   

2015-12-29

又到每年的尾聲,回顧今年筆者許多期權交易,有幾個都令筆者印象深刻,但說到自己最滿意的交易,可說是本月的恒指鐵禿鷹策略(Iron Condor)。 所謂的鐵禿鷹策略,其實等於同時在價外水平開Credit Call Spread和Credit Put Spread,同時收期權金之餘,由於有Long倉的保護,又不至於把倉位暴露於無限的風險之中。 這個策略的困難之處在於,Long倉的保護費所費不菲,因此要收到令人滿意的期權金水平,行使價不能擺得太遠,否則所收期權金就會太少,影響值博率。另一方面,如果行使價擺得太近的話,勝算卻會大打折扣,因此要在勝算和獲利幅度之間取得平衡,並不容易。 然而,原來在過去20年來,恒指於12月份的升跌明顯比起其他月份為少,以月尾收市價距離月初開市價計,20年來升跌少於正負3%的次數足足有14次,也就是說,如果我於月初開恒指Iron Condor,把行使價置於價外3%,勝算就足足有70%。 剛好,12月初恒指價外3%的Credit Call Spread和Credit Put Spread都各自收到50點期權金,兩者總共收到100點。 然而,Short倉和Long倉之間的距離卻只有200點,最大風險就只有100點,最大獲利也等同100點,近乎是買大小的賠率。面對高勝算下,值博率也非常之高,自然是值得開倉。執筆之時,恒指仍然是大約22,000點水平,Iron Condor所收期權金已袋袋平安,明年今月,大家不妨試試。

2015-12-08

大快活(052)及大家樂(341)先後交出截至9月底中期業績,前者溢利升19.8%,後者減14.7%,股價迅即升跌立見。若我解釋市場反應,撇除相近市盈率及股息率考慮,大快活增長空間遠高於大家樂。 一個品牌佔有率有否樽頸位?大家樂市值141億元,同名品牌仍是集團主要收入來源,全港共有158間分店;大快活市值32億元,由「杜汶澤」時代開始再逐漸擴充,在港有119間分店,相信仍大有「插旗」空間。 事實如此,大家樂便積極創立新品牌,但眼見為實,大集團要「由零開始」,問題多多︰上環新紀元廣場的大家樂,於本年裝修後,有一半空間來新開旗下品牌「米線陣」分店。結果,舊有人流仍集中去大家樂,下午茶時段的米線陣門可羅雀。另外,若知道意粉屋及上海姥姥皆屬大家樂集團旗下,幾多人願意以中等價錢享受?如何將品牌成功地獨立分割,是一大難題。 大快活亦面對一樣問題,旗下品牌墾丁工房,曾在屯門一公屋商場開業,同樣不夠數年便退場。不過,其新式品牌僅有5間分店,分支比重遠低於大家樂集團。 相比大快活的毛利率升至16.4%,大家樂收入下跌,新近毛利率僅12.3%,但行政開支上升23.4%,似是戰線過多衍生的問題。將來能否從成本效益入手改善業績,是投資人對大家樂的最大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  

2015-12-01

不少有用技術分析的對穿頭破腳這信號聞之色變,上周恒指在期結前一天毫無先兆下高開夾淡,期指曾夾上23,000點,可惜升勢捱不到最後,最終倒跌收場,在日線圖上更形成疑似可怕的穿頭破腳。 最傳統穿頭破腳需第一天做出一支陽燭,第二天形成高開低收的陰燭,穿頭破腳本質代表好友開市希望反攻,但結果失敗被淡友壓下,故可用以下條件:開市價高於前一天最高位,收市價低於前一天開市或收市較低者篩選出疑似穿頭破腳高開低收,再看後市發展。 按上述方法,01年至今有100次現信號,之後10天當中39次上升,平均為2.1%,61次下跌,平均為2.29%,最大上升為6.25%,出現在04年6月21日,最大跌幅為10.4%,為今年8月18日。符合以上信號後造淡,在10日後食胡,約有六成勝算。 在出現該信號第二日,上周五恒指跌幅逾2%,形成大陰燭收市,是否意味錯失造淡時機?情況剛相反,在上述100個出現信號日子中,倘加入類似上周五恒指呈大陰燭條件,找出疑似穿頭破腳後第二天跌逾1%日子,發現有12個數據符合。 在符合的12次情況後10天恒指變動中,有9次下跌,平均2.5%,3次上升,平均1.2%。即現疑似穿頭破腳後一天再現恒指跌1%信號,一來令出手次數減少,二來提升造淡準確度,三來更拉開平均升幅/跌幅,迅即提升賠率,故短期內,相信港股仍偏淡。

2015-11-24

超人旗下的長實地產(1113)與長和(001)登場以來已有一段時間,後者承繼了長實的股票編號,其場內期權可以繼續交易,唯獨長地的場內期權系列卻遲遲未見蹤影,直到上星期港交所(388)終於宣布了長地的場內期權,將於本月30日隆重登場。 對於筆者來說,長地期權登場等同多了一個本地地產股的Pair Trade機會。Pair Trade策略對於投資界來說早就不是新事物,簡單來說,就是買強沽弱,買入強勢股,同時沽空弱勢股,兩者所涉及的金額相同,而且通常兩隻股份都是處於同一行業內,投資者需要自行判斷它們的相對強弱,只要分析正確,強勢股於升浪中總會升得較多,於跌浪中又總會跌得較少,這樣的話Pair Trade策略便算是成功。   可是,如果分析出錯,買入的股份跌,加上沽空的股份升,投資者的潛在損失就可以是無限大。因此,筆者向來認為以買入深入價內期權代替傳統的Pair Trade方法更能有較管理風險。 舉一個例子說,若果投資者認為長地短期內的走勢會優於新鴻基地產(016),可以開長地深入價內Long Call,同時開新地深入價內的Long Put,都能造到同樣的Pair Trade效果。 參考現時新地的期權報價,價內約4元的即月Call和Put為例,時間值成本大約只值幾毫子,其餘期權金皆為時間值。 雖然投資者需要付出幾毫子的時間值成本,但策略最高損失卻能鎖定於所付出的期權金,比起傳統的Pair Trade方法,穩陣得多。   

2015-11-10

筆者在找尋出手機會之時,多數會先用前一天的收市資料和前高位/低位比較一下整體市況,如果出現相對明顯的強/弱勢才大注出手,否則多數只作壁上觀。就像於10月開首,筆者於專頁內提及即使9月29日指數再破9月7日低位,大部分股價比9月7日更高,之後再比較10月2日反彈後一千五百多隻股份相對大市表現,便發現大部分股份表現比指數強,反映市底相對強勁,於是續睇升,結果整個10月維持升市,而大部分2、3線股更跑贏大市。 最近大市於本月4 日借過期「深港通」消息再炒上23,000點,挑戰10月26日高位,成交量更大升,可是比較一下2日之間整體大市的強度,看似並不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升浪,相反似是一個反彈居多。   10月26日恒指收市報23,116點,本月4日恒指收報23,053點,相差不大,可是整體來說個別股份相對乏力,撇除2日停牌及ETF的股份,比較2日數據,當中有1,527隻股份可作比較,發現10月26日收市比本月4日收市價為高的只有607隻,而比本月4日收市價為低的卻有809隻,持平的有111隻,在眾多股份中,大多都衝不上10月26日高位。 雖然股份並非一面倒下跌,可是本月4日的成交量多於一千億元,而10月26日只有700億元左右,在大成交之下 ,眾多股份仍衝不破高位,代表沽壓相對沉重,即使當日指數大升,仍不能太過樂觀,大市仍然只能炒作板塊輪動,未能一面倒睇好,身手敏捷的朋友可以在不同板塊之中尋下寶,否則do nothing is doing something, 既然市況未係最好出手,不如唔好出手。   

2015-11-03

筆者經常在講座、期權班、專欄等場合提出制訂期權Long Side策略的方法,理念是運用期權Long倉輸有限的特質,放膽追求一些贏面大的策略,這種策略通常都有一種特質,就是比較難以用於期貨,而且通常以時間點作為平倉位,而並非資產價格。 以下是一個有關本月初恒指走勢的發現。筆者以過去20年的恒指資料,統計出每個月頭五個交易日的升跌頻率與幅度,意圖找出最適合於月初做好倉的月份。 結果顯示,過去20年來,11月頭五個交易日有高達10次錄得超過2%升幅,是眾多月份之冠,遠遠高於只有3次的8月,以及只有4次的3月;而且,如果統計月初頭五個交易日跌幅超過2%的次數,11月以僅僅3次敬排榜尾,與12月一起雙雙包尾,而次數最多的3月,卻足足有11次於月初錄得超過2%跌幅。 這顯示,於11月頭五個交易日開恒指好倉,勝算是眾多月份之中最高的。 由於月初時間值縮減得慢,基本上以期權Long Call應戰不會消耗太多時間值,而且由於Long Call具備輸有限特質,不用設定止蝕價位,所以不用擔心遇上止蝕後,恒指倒升的不幸事件。 止賺位定於11月2日開市價價外2%左右,一到位就食胡;而如果到了第五個交易日,即11月6日臨收市前,恒指仍然未到達止賺位,無論手上Long Call是輸是贏,都要平倉走人。 這是由於以上的統計僅適用於月初頭五個交易日,故不宜把戰線拖延至五個交易日之後。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