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子 -
2016-05-10

去年以來,中央針對樓市使出一系列組合拳,包括降準降息、降低首付和財稅政策等。據Wind和國泰君安證券研究資訊,去年新增個人購房貸款2.67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佔全年住宅銷售額37%,比2013年(25%)和2014年(28%)大幅上升,這只反映正常銀行渠道貸款。 猶如去年A股配資風暴,不少內地居民藉「首付貸」等場外方式加槓桿,資金主要由地產商、P2P或地產代理提供,最高可貸房價的20%,連同政府規定的70%銀行貸款,居民實際只需付10%首期便享受10倍槓桿炒房。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分析師任澤平估計全國房貸「場外配資」金額在500億至800億元,撬動的房地產成交額如按保守的5倍計,槓桿成交額逾2,500億元。參考上次A股炒爆經驗,這次樓市的人造牛市大概維持半年至一年,期間中央或間中出招干預升勢,但總體趨勢還是向上。 不少投資者均擔心中國將步日本後塵,尤其是現在中國樓市跟日本存在不少相似地方包括樓價增速加快、一線城市樓價明顯跑贏其他城市(惟此前差別不大)及樓價與經濟脫離基本面。或許筆者太理性,總不相信世界上只有上升周期而沒有下跌周期的資產,筆者對內地經濟及樓市還是抱有一份懷疑。短期樓市上升或許能帶動經濟,但長期只會令問題更嚴重。內地經濟中長期還是應該要靠產業升級和服務轉型,單靠投資、房地產或單純地拉升槓桿只能「掩耳盜鈴」式急救一下經濟。

2016-05-03

對於我這種期權投機者來說,股市的升跌並非只是上上落落那麼簡單,當中更有一些規律,需要細心觀察才能發現。如代表大市的恒生指數,有一個特性只關乎波幅,並不關乎升跌,筆者把這個特性稱之為高波幅連續性。 甚麼是高波幅連續性?這個特性是代表一隻股票或者一個指數,在某個月份出現超乎平常的波幅之後,下個月再出現同樣波幅的機會就會大增。 注意,「大增」這兩個字,由於高波幅的出現機會率本身已經十分低,機會率大增之後,可能仍然低於一半,這對於一般講求命中率的散戶來說,當然覺得奇怪,但對於追求值博率的期權投機者來說,簡直是如獲至寶。   例如說,恒指過去10年共120個月,一共只有12個月的月波幅超過15.7%,機會率只有10%;然而,在這些大波幅的月份當中,竟然有高達一半的數量是連續出現,即是說,如果某月恒指月波幅超過了15.7%,下月同樣出現超過15.7%月波幅的機會就會激增至50%,明顯有連續性的傾向。 這個特性對期權投機者的啟示十分大。因為即使在引伸波幅高企的情況下,15.7%的月波幅都足以令Long Strangle大賺4、5倍,就算開倉時是非常價外的Long Strangle,面對這種級數的波幅都可以輕易進入價內,因此50%的命中率和潛在4、5倍的利潤,可說是非常值博的一個投機機會,下次恒指再出現大波幅時,就不妨留意一下。   

2016-04-26

早幾日大市悶局沒有突破,我無無聊聊走上一個討論區搜尋自己的筆名,竟然發現有討論曾經談論過我,內容是「歐陽一心成日走去講歷史數據,成日講咩值博率,但明明股市走勢係獨立事件,點可以用歷史數據推算?正如喺賭場見到有賭檯開十鋪莊,都唔代表下一場都會開莊吖?」。 這位仁兄其實頗有道理,賭場連開幾多次莊,理論上與之後的結果無關。不過,賭場和股市最大的分別是,前者的結果的確是獨立事件,但股市卻是集體心理的反映,是人性貪婪和恐懼角力之下得出的結果。 所有投資者都聽過的股神名言「別人恐懼我貪婪,別人貪婪我恐懼」,雖然一個數字都沒有,但其實這句說話已經概括了整個股市所有參與者的集體心理,也是基於「歷史會重複」這個基本假設。 當然,「歷史會重複」卻不代表「歷史會簡單重複」,儘管集體心理的特質長久不變,但絕不可能每次都會出現完全相同的走勢和事件,因此投資界各大門派的分析方法,其實都離不開捕捉「歷史會重複」的部分,避開不會重複的部分,正如價值投資派認為只有買入價格低於價值的股票,就會帶來長線回報,這也是基於「歷史會重複」的假設。若果股市走勢完全是獨立事件,不管是值博率、技術分析或基本分析都會完全站不住腳。 所以說,股市與賭場本質上有莫大的分別,難怪靠股市發達的人遠比靠賭場發達的人多。   

2016-04-12

中證監就修訂《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辦法》及配套規則徵詢意見。有報章見內容包括,「下調內地券商的淨資產與資本和負債比例指標」,便指中央要放寬孖展上限托市,分析未夠深思熟慮。首先,相關修訂屬諮詢階段,可謂「十劃都未有一撇」。內地《第一財經》從中證監相關人士得知,所謂「槓桿放鬆」乃是市場誤讀。 是次法規修訂主因,源於舊有法規,是以淨資產負債率(Net Assets Debts Ratio)及淨資本負債率(Net Debt to Equity Ratio)作為監控券商槓桿指標。因兩個指標計算上有一定重複性,且不包括表外業務。新建議將重定一個新指標——核心淨資本兌表內外資產總額比率,並設定不低於8%監管要求,令風險監控更全面。本來放在枱底的生意重新受風控監管,對券商而言並無刺激效果。據報,調整後,舊有指標理應被取消,惟鑑於目前《證券法》明確證監會應對上述指標比例作規定,才予以保留。惟避免出現額外衝突,才將監管要求——淨資產負債率,由不得低於20%調整至10%。未來主要通過新資本槓桿比率,作為對券商的約束。 即使券商有額可借,股民對融資需求已今非昔比。滬深兩市融資總額於年初達1.1萬億元人仔,經「熔斷風暴」後,已跌至8,700億人仔,久久未見大幅回升。股民那脆弱的心,看來需要一段頗長時間,方能回復。

2016-03-22

踏入第二季,大市已經企穩20,000點之上,吸引不少投資者重回股市,然而,市場上關於大市是處於熊市反彈,抑或是牛市一期的爭論,仍然是未有定案。通常在這種市況,都會有人想開股票期權Short Put博接貨,但比起冇保護的Short Put,有部分投機者可能需要更多的保護,想以Credit Put Spread出擊。 一般來說,Credit Put Spread運用於指數期權身上比較多,因為香港場內指數期權以現金交收,不會牽涉到實貨。不過,從交收的角度來看,用股票期權Credit Put Spread的投機者需要注意,如果本身希望以接貨為目標的話,當Long Put都進入價內後,便要開始小心了。 因為根據交易所規則,凡是結算當日價內超過1.5%的期權,都會被強制行使,因此本來經由Short Put行使接貨的股票,可能會被Long Put行使而出貨。   若果不想接到的貨被強制沽出的話,可以於結算日前將Long Put平倉。 另外,由於香港股票期權市場深度欠奉,需要注意bid ask spread所影響的所收期權金。 舉例,執筆時,港交所(388)即月Put行使價170元和167.5元的bid ask分別是0.29元、0.33元和0.2元、0.28元,如果心急直接用市價開Credit Put Spread,Short Put只能收0.29元,Long Put卻要付出0.28元,所收期權金隨時連手續費也不夠付。 因此,如果要開比較價外的Credit Put Spread,最好先觀察bid ask spread的大小,如果差價實在太過分的話,寧願選擇其他行使價或其他月份的期權系列。   

2016-02-23

在北歐神話中,即使是強大的神祇亦逃不過滅頂之災,迎來了諸神的黃昏。 現實中,百業之母的銀行業亦面對重大挑戰。繼2015年歐洲央行迎來了第一次負利率政策之後,日本央行亦於本年2月16日開始實行負利率政策,各國銀行開始面對更艱難的經營環境。銀行業的主要收入來自淨息差(Net Interest Margin),亦即用較低的利息借入資金,然後以較高利息拆借出去,而淨息差是指利息收入減去利息支出除以生息資產平均餘額。 在負利率情況下,銀行如果沒有轉嫁負利率的成本給予存戶,但要為存放在中央銀行的多餘存款付出利息,在利息收入沒有上升,甚至因指標利率下降而減少的情況下,利息支出上升,必然會使息差收窄。 另一方面,當銀行業的淨息差收窄時,要維持本身盈利,必須要增加借貸規模,加大資產負債表,但在經濟增長緩慢的世界之中,公司借貸亦受外在環境所限,銀行有機會拆借予較高風險的客戶,此舉可能影響銀行的資產質素。而在此之前,銀行業已經面臨很多的監管和新實施條例如新的資本要求,更嚴苛的監管者,更大金額的罰款等等。 所以MSCI世界銀行指數於2015年計已下跌了6.19%,跑輸MSCI世界指數足足5.87%,而單計2016年截至1月29日為止,更下跌了11.85%,依然跑輸MSCI世界指數5.87%。 在如此經營環境下,銀行股還是可避則避。  https://www.facebook.com/speculatorjunior/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