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說紛飛 - 心雨
2015-07-23

近日UBER突然冒起,多得持牌的士司機的抗議,令原本我要花費很多唇舌跟朋友解釋的UBER,突然變成人人都在討論。那是因為,大家都看到這個機構,似乎可提供更多就業機會,不再讓大財團橫行霸道,看到一線生機,已經令人有種興奮感覺。只是因為那口冤氣屈得太久,普羅市民一直被欺壓,連想正正當當賺個錢也困難,似乎不靠買些股票,在香港是難以多勞多得,賺個有骨氣的錢。 UBER令普通人也能以「多勞多得」方法賺錢,八十年代香港,還可以多勞多得,但人們漸漸選擇偏門路線賺快錢,便再沒有這支歌仔唱。加班並不代表你能賺更多錢,攀關係才能帶你扶搖直上。大概是因為UBER是有良心的企業,待遇不薄,公平公正,多勞多得。 電影界一樣,有希望、生機才令人有動力。很多前輩說,現在的後輩都不肯捱,其實現世代的確少了人肯捱肯博,大概覺得捱下去也不擔保有甚麼出頭,不肯捱或許不是怕辛苦,而是因為看不見將來。當你無論如何努力捱,香港的電影還是被人看扁,還是不斷有人叫你,如果想幹一番事業就北望神州,這裡真的很死。在片場肯捱又如何?關係才是最重要的。 當然,還是會有人懂得看著神州商機,拿取內地資金後,拍自己想拍的本土創意,不過,這種方法真要運用得很聰明,沒有幾個導演能夠做到,太多人一入神州已頓失方向,即使做到,還是感覺不夠振奮。反而,香港近年開始多了本土投資,令不少有能力當導演,又未有機會的人小試牛刀。小品從來不代表質素差,能夠讓更多小品在市場湧現,更能為市場帶來更多清泉,相比金錢堆砌的大製作更有味道。 UBER帶來的,不只是服務,更是市場上的希望。我想起八十年代香港,當年只要肯努力就有錢賺,對市場來說,機遇和希望比一切都重要。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7-09

愈來愈多內地電影在香港的票房仆直,香港人似乎對它的抗拒感愈來愈大。那是因為內地電影感覺老套,畫面浮誇失實,我們漸漸夢醒了,毋須再活在那一片夢境當中。我們不需要內地電影那些奢華浮誇場面,那些堆砌出來的,我們不要。始終內地和香港的需求不一,內地觀眾今時今日依然要3D、IMAX,試過在內地戲院聽到,有正準備購票入場的觀眾說:「選套3D電影來看吧!沒有3D的話有甚麼好看?」證明土豪都需要浮華。 香港觀眾呢?愈來愈多人放棄3D,大家覺得又要自己帶備眼鏡入場,像IMAX般有3D眼鏡提供又覺得不衛生,而且戴著3D眼鏡看戲始終唔舒服,而且我們更明知有很多電影,根本就是以3D來騙取更高票房收入,其實畫面根本沒有甚麼3D可言,我們不要再被騙下去,因此有很多內地電影有3D版本,來到香港上映也只得2D。而且,不少內地電影在中國收幾億票房,來到香港可能只得幾十萬,厲害得如早前的《智取威虎山》,由香港導演徐克執導,但整個賣相實在明顯是內地化,即使特技做得再好、再富娛樂性、宣傳得再好、再多人說好看,票房也落得慘淡收場。 但亦有些謬誤在市場存在,就是有人會認為,凡是說普通話的電影,香港人都抗拒。其實普通話有分不同地區,如果是台灣風的普通話電影,在香港不會有太大問題,至少甚少人會反感。知道現在有多少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希望能夠移民台灣嗎?台灣的文化生活,對香港人來說簡直是個夢想,怎麼可能會抗拒台灣的東西?所以,即使你部戲是內地投資,但只要包裝得甚具台灣風,甚至大部分場景是在台灣拍攝,基本上都不會出事,像《被偷走的那五年》,投入的是內地資金,但有台灣演員張孝全,而且在台灣拍攝,香港票房也錄得過千萬元。 只要有台灣的味道,香港觀眾是非常歡迎普通話電影的,甚至添了一層夢幻 感。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7-02

做宣傳,每分每秒都在找機會宣傳自己的貨品。宣傳一部戲時,有甚麼跟那部戲主題有關的事情,都能扯到自己腦中,為的是希望令更多不同市場的人,都能留意到這部戲的存在。俗一點說,是抽水。不過抽水也要找尋適合時機,跟電影主題有關係,才能令人將兩件不同的事,在潛意識中將之連繫,繼而衍生出「關聯想像」,務求日後記起某件事的時候,大腦潛意識能同時聯想到電影主題。 若然抽水技巧笨拙,必會被人恥笑,整體宣傳形象插水。抽水事情亦不宜太多,否則會被人覺得你太濫。如果將與主題不太相關的東西拿來抽水,更加會被人認為手法太低莊。因此,抽水這件事也得小心處理,尤其近年的social network如此強勁,只要發生一些小事,已經能夠在網絡上引來意想不到的迴響。像早前那對黑手事件,有誰想到,才半天時間已能在網絡上瘋傳,同時間,又有飲品牌子不消半天已經超快反應過來,將這件對於該明星來說的公關災難,化成自己品牌的升格之作。只需對任何事情也存著一份尊敬之心,必能為其品牌建立正面形象,該飲品牌子便懂得抓緊時機,立即製造了一個「靚抽」機會,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近日美國通過全國同性婚姻合法化事件,當天的臉書,大家均以彩虹頭像進行喪洗板行動,而該事情是多麼令人高興,又多麼值得慶祝的事情啊!如此普天同慶,不少世界品牌也將自己的商標轉做彩虹顏色,以示支持與慶賀,這種抽水方法大家也欣然接受。因為這件事情確實值得各人熱烈慶祝,冇人會在當天介意甚麼品牌抽甚麼水吧?不少電影公司在當天也來湊個熱鬧,將自己電影的角色人物,都蒙上一層彩虹顏色,最適合抽水的就是同性主題電影。但有些電影順道湊熱鬧,把各款海報變成彩虹,若然跟同性戀愛過分無關,而又製作求其的話,即令人感覺過分抽水,宣傳效果亦不大。抽水技巧確實能令宣傳物品在瞬間升格或降格,需小心,並好好利用。 心雨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6-25

每次做電影宣傳,不論自己心想,還是聽人說得最多的都是:「點解我唔做化妝師?入錯行!」其實,髮型師亦得。化妝師、髮型師通常都是靚仔靚女,打扮得甚有型格,同時,他們的工作在旁人眼中,看起來總覺得是優差,至少他們不用擔擔抬抬,永遠也得到跟巨星一樣的待遇。因為每位影星身旁除了經理人、助手之外,常伴左右的必定就是化妝師與髮型師,宣傳期間,整支團隊也會得到宣傳人員的悉心照料,起居飲食、出入接送是必然的。有些化妝師與髮型師很好的,會幫忙照顧一下演員,減輕助手工作;有些本來已是「星級」,於是請一位演員來,工作人員變相要湊多兩個。因為有星級師,你必然需要包他坐商務客位,否則他不出勤,而演員又必然要用他,沒有那位星級師便不來了。這樣的連鎖效應下,總括一句就是靠嚇,而宣傳人員大多膽小如鼠,唔嚇得啊!惟有讓步,久而久之,生態就變得非常不健康。 見過有些內地演員的隨行妝髮師,在演員接受訪問期間,他們趁機閃去「濕平」,當記者訪問完要拍照時,演員便沒有人為他執執髮鬢,又沒有人為演員補補粉。祥和的演員通常不介意的,就由得妝髮師在工作期間外出購物血拼,好神奇的合作關係,但看演員一副習以為常的表情,亦沒有甚麼需要驚訝的。 試過有次離港宣傳,演員要求讓某妝髮師坐商務客位,而且收費極高。豈料,在登機的一剎,妝髮師失蹤了,最後發現原來他睡過頭,要立即再安排另一位妝髮師飛來目的地開工。當然,附加的機票與費用是那位演員自行負責。我們明白這類型格行業生態,星級,不等於服務態度「星級」。大家看著那些妝髮費,一日的收費已等於自己一個月工資,又有星級待遇,怎會 不慨嘆自己入錯行 呢?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6-11

不少經理人總愛追求那些虛幻的排場,反正看到別的明星有成村人跟著出席活動,自己又向主辦方要求一村人出席活動。從前的影星都很隨和,要求都很簡單,現在跟那些前輩合作,都感到很窩心,像鵬哥盧海鵬、達哥吳盂達、鮑姐鮑喜靜等,這些都是值得人尊重的前輩,但他們出席活動都是簡簡單單,隻身前來,輕巧方便。 可惜現在已經無這支歌仔唱,每個演員出席宣傳活動,化妝髮型費有些是天價。除了例牌的經理人、助手、髮型師和化妝師之外,有的甚至多了造型師、宣傳人員等等,反正要從外地飛來香港工作的話,單單機票費用已經夠令人心寒。還有要求酒店的待遇,或許會有指定酒店呀,工作人員又不能二人同房呀等等,酒店費用又令人再涼了一截。還有那些每天工作不能超過指定時間、每個訪問前需要記者提交問題、訪問中途或許又不能錄影不能拍照、拍照時要為他準備衣服、訪問完可能又有後續工作例如要編輯將照片發給他們審閱、甚至文章也要給他們過目才能刊登,否則到訪問刊出之日又收到投訴等等。這數年間遇到有以上要求的影星愈來愈多,而整個大氣候都在縱容他們這些行為,於是已經由數年前的不予理會,變成今時今日的揸頸就命。 這些要求為的是顯示排場吧?如果不帶這麼多人出席活動,感覺就好像不夠排場。機票酒店要不是能夠要求到某些程度,又證明自己地位不高。不斷的要求,地位便能提升。而其實講到尾,地位都是別人給你的,就像如果知道梅麗史翠普會來首映,大會必盡所能安排一個絕佳位置給她;如果她來酒店,本來訂的是普通套房,酒店也會自動為她升呢。你不要求而別人自動給你的待遇,才是顯示地位的時刻。 曾經試過有位來自內地的影星,到香港出席宣傳活動,大會安排套房給他。當他入住後,大會即收到經理人的電話,表示那間套房太細,就連「轉個身也不行」。竟然會有套房連轉身也轉不到,何其令人震驚。為息事寧人,大會最後如他所願,安排了一個大套房給他居住,終於他就能夠在房內轉身。這種地位,即使別人給你也不是真心真意認為你值得的,要了,又代表甚麼?地位真的有崇高到嗎?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5-28

激動,是因為明知今次讓一步,往後要繼續讓五千萬步。香港人明知這條路自己蝕底,眼見政府再次採取一副理得你死的態度,照發行街紙、照安排給12歲非法居留香港9年的小朋友入學,重視法律機制的人亦感鬱結難抒。別再跟我們使出同情心的招數,小朋友在內地無人無物就能在香港居留?我在英國都無人無物,我是否就能隻身到英國叫人家收留?最令你無奈的是政府一直搬龍門,政府不停犯法就無事,總之法律就是要保障內地人士而非香港人。 香港人老去的時候,寫照就是在大埔劍橋護老院內的老人家之生活,尊嚴被剝削,完全無視尊重人權。今日尚且還有我們這一代苟延殘喘,但今時今日的老人家已經如此可憐。他日當我們要反抗的人都老去,真不知道香港社會已換血到甚麼程度。新教育以及新政府的行徑,都在教你不用對人有尊重、做人不用有口齒,根據這種教學方針,能夠想像下一代成長後的價值觀會變成怎樣嗎?人命都不值錢,人與人之間毋須存在尊重,只求是但完成工作就行了。今天我們看到護老院的新聞還會激動,護老院工作人員還知道理虧,但當社會再依從今天的方向繼續走下去時,他日再發現這種事情,護老院只會理直氣壯地告訴你:「對呀!這樣光脫脫的給老人家在露台乘涼是再正確不過的做法,基於尊重,我們才會以這個方法來替他們洗澡。」到時,你能做的,就像今天肖友懷事件一樣,你有你嘈,他有他繼續安然入學。 「入學有甚麼不對?」又一次的搬龍門問題,入學本來沒有不對,但非法居留就是不對。然後該校還夠膽死派個小女生出來,向抗議的人民說:「犯法又點喎?」連這句說話也能說出口,請問法理何在?還有人會重視法律的嗎?下次你再跟人說這是犯法,法官可能會跟你說:「法律不外乎人情。」然後甚麼犯法事情也能打得掉。如果丁蟹遲出世三十年,到了今天,他要在法庭上「打感動」也不是甚麼難事,他要自辯,在今時今日應該不用被判終身監禁。今天的政府,到底與《大時代》的丁蟹還有甚麼分別?有,丁蟹也不及今天的政府橫行霸道。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5-21

一直有流傳說,香港沒有新一代演員,又說只能不斷到內地或台灣尋求。近年台灣演員的確冒起,尤其男生個個睇得又演得、捱得又玩得,如此容易合作,工作時又愉快,還有甚麼理由不找他們演戲呢?是香港導演都不愛香港演員嗎?還是香港演員有不爭氣之嫌?其實不應以地域去界定,找不找該地區的演員拍戲,應該以個人操守去界定吧? 只是,要找個香港新一代演員,要懂禮貌又容易合作,又有基本演技的,實在是遍尋不獲,而台灣甚至南韓演員卻輕易達標,所以才令演出機會外流吧。香港人慣性要有那種,像刺蝟般為求表現某種型格,便予人一種距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個人認為,單是形象距人於千里之外,但工作態度專業的話,亦會令人敬佩,可惜卻有不少是擺款之餘,更是擺明的虛情假意。明知你是為了禮貌才對人恭敬談話,但不知怎的,香港部分新演員就是不懂由心表現這種禮貌,反而較喜歡表現「我其實係做俾你睇」的假惺惺面貌,然後要求亦不少,隨行人員一大堆,工作人員有所要求時,又表現出一副不情不願的態度,拍幾個鏡頭又喊辛苦,等得久了又失卻耐性,那麼容我放膽問一句:「請問你何德何能非用你不可?」 新一代的台灣演員,大部分形象健康(柯震東在未被揭發吸毒前,都曾極力保持這個健康假面),至少他們願意去努力保持形象,懂得尊重他們的工作,工作期間,對所有工作人員禮貌友善,亦沒有擺任何架子。其實大家工作求的是甚麼?不外乎是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又一天,真的無需令身邊人難受,為的就是要表現你的卓越與高人一等嗎?完成一項工作的態度,其實可以有很多種,內地紅星普遍選擇「土豪」待遇,一行10人浩浩蕩蕩,排場就是一切,於是為了請一個星來,那個宣傳使費便極速爆燈;香港新一代演員則普遍選擇利己不利人的態度;而台灣則普遍選擇皆大歡喜的態度,即使他們的要求亦不少,但至少可令身邊人心服口服為你完成工作。 心雨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5-14

一向有人說,要是不瘋狂或沒有半點神經病的人,就很難成為電影人。電影圈瘋狂之人的確不少,要是你不夠瘋,又怎會為了一個夢去拼搏?有的甚至花盡畢生精力,連家人、私人生活也不顧,一心一意將精神時間花在電影創作上?有些導演能夠為拍一部戲,開工24小時不眠不休亦當閒事,有些開工時更廢寢忘餐至全世界都陪他不吃飯,總結一句:做電影的人都是傻的! 傻的人,溝通當然都是喪喪哋,所指的喪,其實是講求效率。因為電影業的彈性非常高,今日決定拍一個景,可能明天便要完成,大家也習慣所有事情要即時傳達、及時解決,慢一秒也不行。咦!還傳電郵?好像不夠快捷呢!又不知對方是否在這秒看到,於是便WhatsApp吧!噢!WhatsApp又未必看到,同一時間再微信他吧!但他還有可能沒有看電話呢!再嘗試在Facebook Messenger傳一個訊息給他吧,估計他如果在電腦面前Facebook中,也能夠即時閱讀呀。最終你要找一個人,用上了4至5種方法,就只差未來得及登廣告,因為單一的溝通方式不夠快啊。 找一個人要用上幾種方法,今時今日還不夠。就像公司電郵一樣,最流行的不是單獨的溝通,而是喜愛cc一系列相關或不相關或疑似相關的人士在那串電郵內,最終連一句「noted with thanks」你也收到十幾遍。回應上一段,現在電郵不夠快了,於是在工作上,我們有各種不同人士的群組,在微信與WhatsApp誕生,為的是你打一句說話,即時能夠讓一眾相關或疑似相關的人,都即時能夠看到,如果A看不到,還有B會看到,同一組人總有一個看到吧?於是,那些群組多到能夠把你淹沒,每分每秒,你的電話就在為各種未必跟你有直接關係的事情而響著,電話,再不屬於個人。然後那些群組的對話開始排山倒海出現,你再也追溯不回前一天的對話,最終你會否定這個群組的認受性,在群組有人會叫你用回電郵去溝通,然後一切還原基本步,又回到電郵的世界,才叫正式溝通。就愛這樣繞圈圈才快樂呢,我們這群瘋子就最愛繞圈圈。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5-07

到底那個時代才是大時代?每個人的大時代或許不一,有人認為香港今時今日樓價勁升,股市又有阿爺照,今日就是他的大時代。但屬於我的大時代,必然是97回歸前時期。近日三色台深夜時段重播的《大時代》,竟然掀起全城熱潮,我近3年都沒有看過免費電視,皆因家裡天線壞了,從來沒想過要把它弄好。反正免費電視冇節目值得看,就讓天線荒廢下去。我家電視只用來看收費電視新聞台、電影台及影碟等等,直至近兩個星期,終於發現家裡冇電視的嚴重問題:我好想追看《大時代》。 電視的追看性本來就要這樣,當晚播的就想即時看,感覺與時代脈搏緊貼,於是要靠友人每晚將最新一集放在Google drive,讓我能與時代同步,同時又不用幫襯三色台,亦毋須看廣告,又能與時並進。為何如此沉迷《大時代》?92年首播之時,我還未算懂性,腦袋遲發育,知道好看,但未能理解如何好看。今時今日再看,實在不得了!廿多年前的韋家輝,筆下所有角色都是喪的,或許在92年時看,很多家庭也覺得劇情太離譜、太誇張。但今日你看,跟現實未有很大差別。除了年代不同、衣著不同,但那些人格,那個所謂的奸角丁蟹,其人格其實跟我們特首不遑多讓。在回歸前你看到的荒唐事,回歸後的18年,成了生活逸事,平常得令人麻木。丁蟹將是非扭曲,將歪理說成真理,全世界的人也欠了他,將玲姐對他的訴求(叫佢行開)置之不理,做了喪盡天良的事,卻依然認為自己是人善人欺天不欺。現實生活,我們在新聞天天看見無數個丁蟹,唔得講到得,明明唔得就跟你說,一定要得,演繹只有噁心沒有精彩。我們倒不如重看廿年前的丁蟹,至少還有一點娛樂性。 那時候,還有可愛的皇后碼頭成為情侶約會地點,現在重看,更覺欷歔。反正香港還有大量港英餘孽,就是會留戀那個屬於我們的《大時代》,內裡無論有多瘋狂都比今日來得美好;更何況,今時今日的電視劇集,已經沒有一套能跟它媲美,為甚麼全城都在煲廿年前的劇集?為甚麼我們的大時代不是今天?因為今天再沒有免費電視的新劇可煲。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4-23

本年度香港電影金像獎塵埃落定,每年必然地有人歡笑有人愁,倒覺得今年賽果尚算平穩,總算免卻惹起太大爭議。本來以為香港群情洶湧需要發洩,感覺《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贏面很高,但此片雖然能抒發香港人怨氣,製作方面卻是「多沙石」,劇本以至製作,統統未能達到上乘水準,最終由《黃金時代》贏得最佳電影,導演許鞍華更再次捧走最佳導演獎座,賽果其實絕不驚喜,所有人都知道,每逢許鞍華有份提名的一屆,其贏面都達到99%,但獎座歸她亦無人異議。 其次,今屆影帝影后得主亦人心服口服,以演技取勝。劉青雲終於能奪得他人生第2個香港電影金像獎,這次《竊聽風雲3》亦不是他最佳之作,但總比上次的《我要成名》順氣一點。還有女主角,《雛妓》蔡卓妍的確呼聲很高,其演技絕對值得獲飛躍進步獎,可惜金像獎未有此獎項提供,而《親愛的》趙薇飾演失子媽媽的層次與深度,又的確令人拍案叫絕。而早前一直備受爭議的就是,在一片本土意識抬頭氛圍下,會否令不少人希望投得一個香港女主角呢?最後,看到賽果則放下心來,始終金像獎還未被情緒影響專業賽果,無論任何地區的人被提名,都不應受國界所限,這個競技場是比演技而不是比地區,實在不應受香港與內地所限。 但一個頒獎禮除了要有專業評審,更需要有一份對業界尊重的心。即使不是上台領獎,只要站得在台上演說,就是屬於自己的榮耀。有些人愛講笑話挖苦人從而抬高自己,卻令現場氣氛尷尬,而最難以接受的是,在其中一個獎項頒獎時,頒獎嘉賓竟然叫其中一位候選人上台,為他有份候選的獎項揭盅,這是想間接告訴他,一定不會得獎的意思嗎?而司儀方面又一直忘記講稿,這不代表你幽默,而是你不尊重自己的工作,同時亦難顯專業水準。由於各人絲絲點點的不尊重,加起來就成了一個毫不專業的頒獎禮,感覺失禮。如果每個人都能對別人多一份尊重,相信會令這個行業可愛一點,同時免卻失禮。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4-16

每個行業都有低潮高潮,不過,香港電影行業好神奇,由周星馳最頂峰時期過後,九十年代末,一直被外界指稱「香港電影無得救」。而最神奇的地方是,講足二十年,香港電影一直無得救,處於等死狀態,卻依然沒有死!總聽到有人說:「香港電影死得!」但怎麼死極都還在生?生命力指數頑強。 實情是香港電影點會無得救?經濟不景氣,拍攝資金少了?影星來來去去都是已上位的幾個,片酬貴,又不會太搏殺,所以大家覺得演員難找又難拍?爛片如雲,令人對港片失去信心?這些通通都不是問題。 資金方面,多有多拍,少有少拍。低成本的電影也可以好看,只要帶動到觀眾情緒便成,《狂舞派》便是近期最好例子。作品的確帶有沙石,但至少能為觀眾帶來新鮮感。演員方面,位已上的影星可以繼續拍大製作,同時有些生力軍可作不同嘗試。近年新導演冒起較多,對影圈來說也是好現象,至少能為整個電影界帶來新氣象。 於是香港電影一直像得了重病一樣,處於看似就死卻又一直未死的階段,到大家睇死它以為無得救時,又有絕處逢生的大作突然叫好又叫座。當年的《無間道》鋒頭一時無兩,帶來一陣卧底黑社會電影熱潮,《葉問》又帶來一輪功夫片熱潮,《激戰》又帶來一陣勵志片的熱潮。電影是一樣隨著社會景氣與脈搏流動的東西,適應力很強,而且是充滿彈性的製作。該時代需要甚麼,便會有甚麼電影出來。無論你如何愛看荷李活巨製,你還是需要一些接地氣的港產電影。 近日,各行各業都在說愛自由行減少的影響而陷入經濟低迷狀態,金舖、藥房通通面臨關門大吉。看著某些行業,真的是在死亡或萎縮中,但如此反內地遊客情緒的狀況下,香港電影卻生機處處。現在香港觀眾不愛看合拍片了,幾部感覺地道的香港製作電影都得到理想票房。《雛妓》、《五個小孩的校長》及《衝鋒車》均叫好又叫座,因為電影能幫助觀眾抒發情緒。在社會低迷的狀態,我們需要正能量,這些電影中蘊含的正氣令人感動。 再有人問香港電影死得未?你可以理直氣壯地回答說:「未!仲好長命,有心。」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4-09

踏入4月,香港電影盛事非金像獎莫屬。選舉制度還是相當精密謹慎,而且保密程度甚佳,未到最後一刻,的確不會有人知道獎項花落誰家,就連頒獎禮當晚也不會有多少人早一步知道獎項歸誰,感覺十分專業。有份投票的人都很認真去填自己的選擇,不論是第一輪奠定哪五家能夠獲提名,抑或第二輪奠定哪家會成為最後贏家,大家都算是很投入地投票。 不過,電影業始終是個有人情味的行業,代表人緣在獎項競爭上亦佔相當重要位置。修正,不一定是人緣問題,而是人氣問題。人類的情感相當複雜,要人家投你票而不投別人,總得有點原因。除非像去年《一代宗師》女主角章子怡般,演技好得不能不投她,如此狀況就會撇除所有人情分,因為她的演技的確是好到無可匹敵。但一般情況來說,哪位候選人的朋友較多,很多時都會成就其奪獎機會。 相信不少人會替劉青雲不值,因為他多年的演技成就,實在不只憑《我要成名》奪得一個最佳男演員獎,但事實卻是如此。今年他有望多奪一個男主角獎項,不過同樣非他最佳作品,就像憑《我要成名》奪獎時,大家不免也認為這部作品非他最佳表現之作。可惜當他有較為突出表現的作品時,總會遇上一些強勁對手。有人問,那些對手是否真的比劉青雲好?可能很多人都不這麼認為,但金像獎的投票權亦有重量之分,不是一人一票百分比均等,某些協會的票數,一票能當兩票用,難免被外界評為小圈子制度。不過本人認為,反正每個頒獎禮也會有「小圈子」狀況,實難避免,一天你還身在其中,就得尊重該選舉制度,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自行將成敗得失之心放輕。 當劉青雲只拿過一個金像獎,而電影大師史丹利寇比力克亦從未在奧斯卡得過獎時,所有本該拿獎卻未有獎的人都毋須欷歔了。反正只是一場嘉年華,這行頭的成就都是累積而來;反正到了某天,大家也覺得輪到你時,獎項便會歸你。一切都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運算,在這個名利圈把名利看得太重,很容易得出病來。要功力深厚,在於你能看透這些事情多少。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3-26

要數算我的人生,想必拿最多著數就是電影戲票。從讀書時期開始,因機緣巧合投身電影學會幹事,總能向不同電影公司索取優先場戲票先睹為快,從那時開始經常看戲也不用購票,卻要習慣預早排隊入場,因為場地永遠不設劃位,座位先到先得。每年電影節,所有場地同樣不設劃位,先到先得。到投身社會工作,又投身電影行業,於是繼續看優先場,導致自己甚少購票看街客場,有時還真的不知道,街客反應與業界反應的差別。 優先場的座上客大多是業內人士,大家看戲也懂得尊重電影,放映期間甚少會持續講話或一直踢前排觀眾的座椅。由於多年來的觀映空間都較為專業,當我閒時走進街客場時,容忍度便會減低,身旁觀眾一直聊天便忍不住出言警告,卻很多時遇著有些觀眾,即使你出言警告,對方也當耳邊風,有些甚至會「兇」番你轉頭,說香港有言論自由云云。當然亦不能在戲院場所跟人家爭吵,於是又將那道冤屈氣吞進肚裡,看完電影又飽又納悶,又被分心不能投入,心情欠佳。 按觀映場地亦可看出分別,旺角百老匯簡直像市集,內裡觀眾大部分屬高談闊論派,但幾條街之隔的百老匯電影中心則是另一世界,觀眾看戲都很安靜。不過以上只是概括計算,總會遇到多口觀眾。終於我決定,假若再在戲院內遇到聊天的觀眾,便拿自己手機出來,挑選那張一早寫好的警示肅靜圖,以手機的大螢幕及亮度來讓全院觀眾看到我把螢幕對準誰人,讓群眾壓力以及擾人的強光來告誡對方,然後自己一粒聲也不用發出。我相信,這會是個最文明的警告方法。 這些年來,有幸一直能觀看傳媒場,內裡遇見的觀眾大多熟口熟面,在影院內有感比回家還親切,在場的人大部分都認識,即使隻身闖進優先場,亦能遇到一個半個朋友能夠一起觀看;同時,這種看戲模式令我習慣排隊看戲的規律,排隊期間是各人交流之時,影院內的小世界就這樣建立出來,只是同時有感很離地,因為香港大多數影院的氣氛,都與我所觀看的場次不一樣。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3-19

人脈關係在這個行頭的確重要,正如黃子華說:「去到邊都要公關!」同一件事,有公關與沒有公關可以得出極度迥異的結果。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被人們自行累積成「你」的形象。反正別過分陷進這份迷思之中,你總不能討好全世界,只能盡力減少討厭你的人。 總有些藝人,一旦接觸過後,便會發現他沒有你想像中的好,這些亦毋須再提。但有位女星,與她接觸過後,卻把江湖傳聞一掃而空,她原來很好。無論外界的壞話何其壯烈,她過往的好勝形象如何深入民心,經過一段日子的相處後,我選擇相信自己的眼睛。外界一直傳聞她假惺惺和作狀,我完全找不到。我看到的是,她對生命的熱情、感性又愛笑的一面,反正就是一個很直率的人妻,毋疑愛情的確會令人得到快樂。 我看著這個真實的她,以及外界一直加諸在她身上的形容詞,無論如何都無法將兩者整合。她身旁的工作團隊都十分平易近人,物以類聚,如果那位藝人的團隊都如此平易近人,那位藝人本身必定很好。看著她經常愛開玩笑、在外地工作又不時表明非常想念家中丈夫,反正就是一個喜歡拈著愛人的甜姐兒。再拼合過往那些負面新聞,我只能說,如果一個人被根深柢固的形象定了型,確實很難有翻身之日。原來她的真實個性,與傳媒塑造出來的好勝,真的可以有天淵之別。如果可以戒掉一面倒的判斷,不再從表面證供批判,你會發覺,世界美多了。 有時經理人過分保護藝人,令外界沒機會接觸真正的她,也很容易形成一道牆。那道牆一經建立便難以敲碎,而她內裡的率真已被人誤解為臭寸;她的爽快會被人認為她不識時務。因為口快會說錯話,於是嘗試口慢一點,每次別人問問題都不敢直言,想得久了又被人說虛偽,這種兩頭唔到岸的狀態,維持了十多年。如今的她已身為人母,過得很快樂,即使今年金像獎與她無緣,我想她已經擁有自己最想擁有的寶貝,過著最幸福的生活,衷心祝福她。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2015-03-12

香港人的同情心是很好消費的東西,那些聲淚俱下的電影,我們都很喜歡看,看到任何內地華東水災、汶川地震,我們的同情心就爆出來要捐錢,明星們又要走出來賑災,反正就是要爭取機會站在道德高地,即使吹個風也好,打個白鴿轉也好。我不是說行善的人都別有用心,只是香港太多道德假面,明星們偶爾出個軌又上3天娛樂頭條、被揭發吸毒當然就是萬劫不復。但有大把外國明星吸過毒、坐過監,依然繼續有工開。娛樂圈本應多元,那香港呢?全部都要走鄰家男孩女孩路線,乖乖女但要有事業線,口裡說要有道德,實際上個個都愛看《豪情》、《鴨王》和《喜愛夜蒲》系列,反正看事情我們都習慣只看偽善一面。 某些無謂的同情心已遍布整個社會,總是要表現出來才算得上是個「人」,否則就被人罵你冷血。某些人逝世,好像每個人都要在臉書上寫一遍惋惜才叫「有做嘢」,否則你就是個沒同情心的人。就是不能讓人家有別的想法,信佛的都看透生死,自然對這些看淡了,但沒有反應也會被人唾罵。 像反水貨客般,反到那個媽媽身上,因為多間媒體報道小女孩被嚇至聲淚俱下,於是全港市民的偽善又走出來,說為甚麼要將女孩迫到這個地步?那些反水貨客都太無情了吧?看到小女孩哭也不收手。老實說,那個媽媽有沒有走水貨,已經不是問題根源,她自己在潑婦罵街,小女孩哭著叫媽媽不要再吵但她不理,根本沒有人擋她去路但卻繼續大罵宣洩,是她對反水貨青年的不滿。而青年人在街上大罵水貨客,是他們心裡累積多年的怨恨,根本不是哪方沒有同情心的問題,雙方都有激動處,但別被那些無謂的同情心蒙蔽,令女孩哭的不是那班人,而是這個社會,是這個政府。請別在個別事件上分對與錯,因為整個社會氣候都在訓練人民,將無謂的同情心收起來,就像你在內地不敢隨便理會躺在地上的人一樣,因為你不會知道那是騙局與否。 從事電影宣傳工作。愛電影、愛生活。一直醉生夢死於光映之間,只求長醉不醒。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