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秒必爭 - 羅范椒芬
2014-12-17

擾攘75天的佔領運動,在強大的民意支持下落幕。在這場運動中,只有輸家,沒有贏家。馬路雖然重開,民主路仍然閉塞。泛民主派的議員,揚言不接受人大常委的決定,堅持否決任何在人大框架下訂立的政改方案。聲言支持民主的人,竟然寧可原地踏步,也不願在民主路上先向前走一步。這是甚麼道理? 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指出如果梁振英、葉劉淑儀和梁錦松參選,市民已有選擇,但泛民堅持要有「不同政見」的人參選才是「真普選」。他們心目中的「不同政見」到底是甚麼呢? 以美國為例,有兩大黨派競逐總統職位。共和黨傾向資本家,民主黨較照顧低下階層。兩黨的「不同政見」,體現在經濟社會政策和資源分配方面。兩黨都各自舉行「初選」,找出最有能力問鼎總統的人出選,目標是要當選,不是陪跑。無論誰當上總統都要宣誓向國家效忠,都要「愛國」,這是美國十個民主核心價值之一。 回顧香港,根據《基本法》的規定,行政長官必須由中央任命,法例亦規定行政長官不屬於任何政黨。從實際層面考慮,「一國兩制」下的行政長官也必須能夠與中央溝通,得到中央信任,才能有效地履行職務。指罵中央又與中央對著幹的政黨,硬要參與行政長官選舉,但又承認沒有能力,也相信不會被市民選中。這樣做豈非只是造騷,又怎可說是真正有競爭的選舉呢? 香港的「建制」是「愛國愛港」的代名詞,而愛國愛港是當行政長官的基本條件。建制中人對經濟社會事務亦有「不同政見」,「建制」與「民主」並不相悖,今天建制派就比泛民主派更積極推動政制向前走!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2-10

上星期一連六日的《亞太創新峰會》,請來多國政策領袖及學者,分享在推動創新的政策和實踐的經驗。各大院校的科研專家亦藉著峰會的平台,在多個科技領域切磋交流,令與會者獲益良多。國家科技部曹健林副部長作主題演講,勾畫出國家實施創新驅動發展的戰略,很值得香港參考,並從中尋找發展空間。 「科技是社會發展的動力,創新是人類進步的靈魂」,這是國家推動科技創新的基本理念。2013年,我國全社會的科研支出超過人民幣11,800億元,佔GDP2.08%,其中企業佔比76%以上。香港的科研開支為港幣150億元,佔GDP0.7%,企業佔比約40%。這些數字反映香港對科技創新的投資過小,企業的參與亦不足。在全球化的知識經濟大環境中,香港的整體競爭力因此而逐步下降。 國家在「十二五」規劃提出以科技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本屆政府銳意增強自主創新能力,重點推動六方面的工作:一是聚焦優先領域,包括糧食、能源、環保等事關核心競爭力和國家安全的重大科學技術問題。二是加大投入力度,通過市場機制引導社會資本進入,完善稅收優惠和政府採購等普惠性政策。三是營造良好的創新環境,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 四是加大優秀科研團隊培養和引進力度。五是支持企業,特別是中小企創新創業。2013年,全國共有114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1,500個各類孵化器,在孵企業7.8萬家。六是建基與154個國家和地區建立的雙邊科技合作機制,加強國際科技合作和對外開放。 國家推動科技創新不遺餘力,期望立法會早日通過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也為香港訂立全面而清晰的發展藍圖!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2-03

人人都說「民主是個好東西」,但人們對「民主」的理解並不一致。有人認為民主是達致理想社會的一種途徑,建立公平正義的社會,讓人民安居樂業才是最終目的。也有人認為,爭取民主本身就是目的,他們認為沒有普選,社會就不可能是公平正義,是否能改善人民的生活是次要考慮。 殖民地統治下的香港,完全沒有民主可言,但時任港督的麥理浩爵士大刀闊斧推行十年建屋計劃、開發新市鎮、創立廉政公署、提供九年免費教育、設立郊野公園、興建地下鐵路和改革地方行政等,深得民心,是歷史上在任時間最長、建樹最多和最受市民愛戴的港督。難以想象這些改革如果是在今天推行是否能夠成事,就以開發新市鎮和興建地下鐵路為例,今天的香港實在是舉步維艱。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呢? 正如中央政策組的王卓麒教授指出,民主制度「從眾不從賢」是問題的癥結。民主的前提是假設社會的個體,都具有分辨是非和獨立自主的能力,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對公眾的利益負責。然而在互聯網世界裏,是非不分是常態;加上部份傳媒斷章取義的報道,真理往往被埋沒。 民主同時強調人權、自由、平等,令個體凌駕整體。為爭取選票,政客只顧討好選民,罔顧大眾的利益;只著眼短期的目標,忽視長遠的規劃。選舉過程中互相謾罵、攻訐、抹黑的行為,更令人搖頭歎息。沒有道德修養,莫視包容與尊重,又如何能達致優質民主?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制度,美國學者S. Hungtinton指出:社會不穩定的原因不在於政治制度,而在於政府的管治能力,包括與社會各種力量的整合。香港亦要吸取經驗,設計一套有利凝聚共識,促進「善治」的優質民主制度,更要重建社會的道德價值。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1-26

科技可以造福人類,也可以帶來破壞。不少科學家都在反思,新科技應該往那些方向發展。例如「綠色科技」為的是保護環境,提倡環保意識。近年「橘色科技」冒起,象徵科技以人為本的精神,彰顯科技對人民幸福的貢獻。在香港科學園的創新科研項目中,也不乏「橘色科技」。 心血管疾病引致全球六分一人有機會中風,本港的中風病人更有年輕化趨勢。中風引致手腳癱瘓,嚴重影響患者日常生活。能夠重拾手部控制能力,有如重拾生命的操控權。任職業治療師多年的徐錦輝一直在前線治療中風患者,在香港理工大學修讀碩士期間,與科研團隊開始研發利用電子感應器讀取手臂肌肉的電子訊號設備,其後他將科研技術帶到香港科學園,「希望之手」便在此誕生。此機械手能幫助中風病人收縮和放鬆肌肉,鍛煉神經細胞,腦部與手部協調,令中風病人可以重新控制手部活動。這項發明曾經在日內瓦獲得發明大獎,不久前更獲得《南華早報》頒發「香港精神獎」。 兩名來自美國的年輕科學家,在中國西部及喜馬拉雅山一帶考察時,發現利用煤炭煮食引起嚴重室內空氣污染,威脅居民健康。為貧困山區居民對抗室內空氣污染,他們潛心研究利用潔淨和低成本的太陽能代替煤炭煮食,並成功研發太陽能煮食器 「SolSource」 ,可以降低超過30-70%室內空氣污染,減少3,390噸室內二氧化碳排放。這項發明不單為中國山區的人民帶來環保而健康的煮食器,亦備受先進國家的環保人士熱烈歡迎。 基礎研究為人類開拓知識領域,應用科技為社會和人民解決實際問題,不可偏廢。香港科學園是把基礎科學知識轉化為應用科技的接合點,希望更多青年人投入「橘色科技」的隊伍。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1-19

本年3月《經濟學人》的封面文章:「民主制度出了甚麼亂子?」指出美國已成為「僵局」的代名詞,政黨之間的權力鬥爭促使極端主義抬頭,金權政治充斥,議會成為爭奪利益的戰場。 評論使我想起美國的槍擊事件,令無數市民和兒童枉死。然而,在龐大的利益集團和政治說客的操縱下,基於選票的考慮,國會議員否決了經民主程序選出的總統所提出的管制槍械法案。總統感到憤怒,市民感到無奈。 文章同時指出民主制度的結構性問題:民選政府為滿足選民而不惜大灑金錢,忽視長遠投資。這正好應驗了柏拉圖對民主的憂慮:民眾只顧眼前的快樂。 西方社會越來越多人嘲諷政治,政黨的人數亦連年下降。2012年一項民意調查顯示,七個實行民主制度的歐洲國家中,有超過半數的市民完全不信任政府。另一項研究顯示,62%的英國選民認為說謊是政客的常態。 年前到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不丹—旅遊。當地的環境恬靜,人民生活簡樸,濃厚的宗教信仰令人心靈富足。沒有慾望,愛好和平,自然快樂。 2008年不丹引入民主選舉,規定議會候選人必須擁有大學學歷,以保障議事的質素。憲法禁止基於政治的宗教活動,政府亦限制非佛教的傳教活動,以承傳佛教文化。這些限制都是基於國情和國家的發展利益。 香港要認清在「一國兩制」下的定位,按《基本法》的規定,設計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制度。條條大路通羅馬,任何政治制度,最終目的都是求社會繁榮安定,人民安居樂業。何須有「國際標準」呢?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1-12

香港擁有完善的科研基建,引領創新生物科技項目迅速起飛;最急切的需要是在社會上、在青年人之間,培養願意投入時間、具毅力及冒險精神的創新氛圍。這需要社會各界配合,也要以本地的成功創業故事作激勵!香港中文大學盧煜明教授率領研究組,就無創產前檢查進行研究,經過十七年的努力才獲得重要突破,揚威國際,是其中一個令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傑出例子。 按統計,平均約800宗妊娠中有1宗唐氏綜合症。傳統產前診斷方法一般是透過入侵性程序,如羊膜穿刺及絨毛取樣,直接從胎兒獲得遺傳物質作分析。然而,約1%的孕婦因為接受入侵性檢測而導致流產。 早於1989年,盧教授已發表文章指出母體血液中能找出胎兒的細胞。直至1997年,盧教授與中大科研團隊率先發現孕婦的血漿內有足夠的胎兒DNA,能進行遺傳病檢測。這發現為無創性產前診斷帶來新曙光。 盧教授在大學、慈善機構、政府和創新及科技基金等多方支援下,研究獲得革命性的突破。團隊成功利用分子計量及基因測序技術,檢測母體血漿裡胎兒的DNA分子。這項技術把無創產前診斷的準確性大大提高,並已率先在香港和美國臨床應用。現已遍及全球,令過百萬孕婦受惠,影響深遠。盧教授團隊所開發的知識產權也在國際間受到高度重視。 醫學研究路從來都是顛簸崎嶇。從醫科畢業再進入研究院,花上十年八載的時間及心血,成果未必能立時展現。盧教授憑着信念和毅力,研究出惠及人類的發明,為有志從事科研工作的年輕人立下好榜樣 。他現正率領一群充滿熱誠的醫學研究組員,繼續在香港科學園進行實驗。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1-05

立法會內有兩大陣營:43位建制派議員,27位泛民主派議員。雖然每一陣營包含多個政黨,但雙方往往是捆縛式地投票,形成鮮明的對立局面。 事實上,以「扣帽子」式的稱謂,把議員和香港人分類並不恰當。建制的原意是指國家機構或團體的編制,立法會本是建制的一部分。而民主派,既冠以「泛」字,便應該廣義地包含所有支持民主發展的人。 可惜今天,建制派被籠統地視為支持政府的力量。當政府施政不受歡迎,被歸類為建制派的人都受到敵視。如建制派人士提出與政府不同的立場,又會被建制內的人批評。 另一方面,基於少數激進議員破壞性的行為,捆縛在一起的泛民議員在公眾心目中,已變成反對政府的「凡是」派:但求達到政治目的,不管是非黑白,甚至不惜犧牲公眾利益,凡事對著幹。 香港並沒有執政黨,建制與泛民並非對立的詞語,兩者更應融為一體。民主並非少數人的專利,支持政府依法施政更是公民的責任。追求民主的人應該活出民主的精神:包容不同的意見,尊重他人的權利和自由,願意為公益而妥協,以文明非暴力的手法爭取權益等。 一人一票是民主制度的外在形式,成功的民主制度更需要軟件的配合,包括政治人才和民主素養。近年香港浮現的政治生態,加上佔領行動中出現的種種行徑,令不少人對今日的香港感到陌生,亦有人反問:香港是否已具備條件,實行真正能夠保障公眾利益的民主制度呢?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0-29

最近經濟學人雜誌在香港舉辦創新論壇。過去,此論壇一直在硅谷及倫敦舉行,今年首次踏足亞洲,足見香港在亞洲的樞紐地位。論壇的講者來自世界各地,其中三位創新大獎的得獎者分享經歷和心得,發人深省。創新並不限於科研領域,而是包含所有「創造價值的新思維」 。 來自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Keasling教授,經過多年的研究,成功以基因改造細菌技術,生產低成本醫治瘧疾的藥,令每年2.5億貧窮地區的瘧疾病人受惠。他的創意源自一顆懸壺濟世之心,他的堅持和誠意,打動慈善家蓋茨慷慨贊助研究工作,令一項非牟利的創新發明得以實現。 皮克斯動畫工作室(Pixar)的每一部動畫都是創業故事,製作需時五年。創作團隊合作無間,勇於突破,在每一部作品注入新靈感、引入新技術,令觀眾耳目一新,成功扭轉電影續集不及原作的慣例。最令團隊感到欣慰的是發現動畫能打開自閉症兒童的心屝,改善他們的人際關係。 印度的資訊科技公司總裁Nilekani,被首相招攬成為身份認證局局長。他以生物識別技術,利用指紋和眼球特徵,為落後地區的6億村民建立身份認證,以便在銀行開戶口、建立健康檔案等。他從私人企業轉到政府工作,要適應官僚體系,更要克服因循的慣性。他的忠告是:創新必須堅持信念,逆流而進,拒絕說「不」。 香港要成為創新之都,也必須宏揚「努力、堅持、追求完美、迎難而上」的企業精神,更要培養視失敗為學習的社會氛圍!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0-22

上星期隨港區人大代表團到廣西壯族自治區視察,這是人大代表的履職要求,目的是讓代表了解各地的經濟社會發展情況,並提出反饋意見和建議。 行程共八天,涵蓋四個城市:首府南寧、北部灣欽州開發區、工業重鎮柳州及旅遊城市桂林。廣西目前仍欠發達,但在中央一系列政策推動下,後發優勢明顯。廣西面向東盟十國的龐大市場,盡享中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協議的優惠。欽州市位於「海上絲綢之路」的源頭,商機處處。此外,廣西亦受惠於國家的「珠江──西江經濟帶」發展策略。 這次視察有三大驚喜。第一,廣西法院的信息化建設是全國的先鋒,大大提高司法的透明度,審判效率和服訴率,也提振了民眾對法治的信心。第二,柳州從「酸雨量」達到98.4%的高污染城市,演變成氣清水淨的宜居城市,是兼顧發展與環保的典範。第三,桂林興安縣的人工運河──靈渠,彰顯秦朝的科技水平和文明智慧,被郭沫若稱為「世界奇觀」,並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每年視察都喜見國家的發展一日千里,領導年輕化,有理想、有激情、有幹勁。城市生氣盎然,民眾滿懷希望,期盼着明天會更好。回顧香港,卻不勝唏噓! 但願香港的青年為自己的前途着想,主動多認識國家,了解國情,接受當下,寄望將來。國家好,香港將會更好! 行政會議成員

2014-10-15

走筆之時,心如鉛墜。凝望案頭兩條黃色的橡筋手鐲,上面寫著「用愛與和平為民主奮鬥」。然而,事與願違。佔中運動出現暴力,局面一發不可收拾,既影響經濟民生,更嚴重撕裂社會,動搖人際關係,有家庭成員反目,也有多年朋友絕交。香港從此再不一樣,孰令致之? 150萬名市民曾經簽名反對佔中,但倡議者不為所動,今天他們可有絲毫悔意?神職人員公然挑撥群眾以違法行為抗命,更令教友神傷。耶穌不是對門徒說:「你們裏頭應該有鹽,彼此和睦」的嗎?(馬可9:30) 無論我們是否同意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我們都不得不承認人大常委按《基本法》賦予的憲政權力,就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所作出的決定對香港具有約束力。 香港人好比受人飼養的籠中鳥,生活寫意。但不懷好意的旁觀者向籠內丟石塊,不明就裡的鳥兒便互相毆鬥起來。結果鳥兒受重傷,主人也有損失,只有旁觀者在暗笑! 中央政府已再三強調,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已充分考慮到香港的實況,國際形勢和國家安全。 國家領導人看問題的視角與焦點與香港人不同,這是「一國兩制」下難免的矛盾,需要相互理解和適應。有人以為搞亂香港,可以逼使中央政府回心轉意,恐怕最終只會累了香港,害了自己,更禍延後代。 勿忘「凡一國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一城一家自相紛爭,並站立不住。」 (馬太12:25) 。 行政會議成員 逢周三刊登

2014-10-08

自古以來,創新與科技不斷推動社會進步,改善人民的生活質素,提高生產力。高錕教授的光纖通訊應用理論帶來資訊科技大躍進;盧煜明教授以母體血漿內胎兒的DNA,開創非創傷性產前診斷;李登偉教授以幹細胞複製人工心臟,開闢藥物安全測試辦法;香港的「八達通」是世界上最早發展的電子貨幣。這些發明都是社會的智慧財產,是發明家努力不懈的結晶品,為香港在全球科技界爭光。 世界經濟論壇的《2014—2015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香港保持第七位,在亞洲是第二位。細看各分項的評分,香港在創新指數各方面,例如企業對創新與科技的投資、大學與產業的合作、政府購買創新產品的政策等,排名都在25以外,值得關注。 中國社會科學院的《2014年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指出,雖然香港保持在全國首位,但優勢逐漸弱化,經濟缺乏穩定的增長點。知識城市競爭力落後於北京、上海和深圳。科技創新氛圍不足,科技轉化能力較弱,與世界經濟論壇的觀察雷同。 事實上,香港位處亞洲的中心地帶,背靠國家的龐大市場,盡享地利。香港也是國際大都會,吸引各地的企業和精英到香港發展。香港更有優秀的大學和出色的科研人才。香港科學園便見證不少成功的創業家,結合科技與創意,憑努力建立個人事業,並造福人民。 香港有優厚的條件發展創新及科技,推動經濟可持續發展,我們必須減少內耗,齊心合力,建設更美好的明天。 行政會議成員 逢周三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