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味.人生 - 李鴻彥
2014-07-29

「The pressures to balkanize the global Internet will continue and create new uncertainties. Governments will become more skilled at blocking access to unwelcome sites.」著名市場研究機構Discern Analytics董事總經理保羅薩佛(Paul Saffo),以巴爾幹化(Balkanize)形容互聯網遇到的不明朗因素,包括政府續禁制那些所謂不受歡迎網站。作為大數據分析專家,他分量十足、字字珠璣,亦說透網企遇到的最大難題,其實來自當權者。 所謂巴爾幹化,源自巴爾幹半島在土耳其帝國逐漸衰落而分裂成多個或敵或友國家的過程,今天泛指龐然巨物的土崩瓦解。龐然巨物可以是國家、企業、政黨更加可以是互聯網企業。Paul Saffo回覆Pew Research Centre一份有關互聯網威脅的問卷時提出政府是威脅源。 Pew Research Centre年初時以《Net Threats》為主題,展開簡單Yes/No問卷調查,訪問逾1,400人,結果剛在本月初公布。問卷問題是「估計到了2025年,今天在網上獲取資訊及分享資訊的情況,會否顯著轉差或受到阻撓」,以今天科技發達程度,基本上難以想像11年後人民獲取資訊的能力較今天差,可惜結果偏偏事與願違,結果顯示35%受訪者認為會轉差,65%認為不會,Pew Research歸納了認為轉差受訪者的4個主要威脅。 威脅一:政府為了保安、政治上的控制,會透過阻撓、過濾、分化及巴爾幹化管理互聯網; 威脅二:政府及商業上的監視令互聯網上的信任消失殆盡,未來監視活動只會愈趨嚴重; 威脅三:互聯網結構(Internet Architecture)在商業壓力下受到影響; 威脅四:處理太多資訊。 美國傳媒早已由傳統印刷紙媒投向互聯網懷抱,電視雖仍是市民獲取新聞主要來源,但互聯網成功超越傳統報章,為市民獲取新聞資訊來源,部分美國網上媒體早在去年已開始扭虧為盈,新媒體朝丁財兩旺的趨勢邁向,因此,壹傳媒(282)近年才大力發展網上即時新聞業務,截至3月底止數碼業務收入同比增加1.32倍至3.64億元,分部業務虧損由1.245億元收窄至1,770萬元。壹傳媒的數碼業務包括互聯網廣告收入、內容供應及開發手機遊戲及應用程式,但以蘋果即時新聞為主。 面對網站超過傳統報章的威脅,預視當權者加強打壓力度正常不過,《主場新聞》的結業是來自威脅一、二、三或四?筆者讓大家詮釋,值得思考的地方是關閉網站如斯徹底及急促,會否是威脅五?誰是一個主場?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7-25

「因為今年缺近萬個公屋單位數目,而未來輪候人數又逐漸增加,未來的年期如何維持3年上樓嘅承諾,希望房署能向我哋解釋,到底可否達到。」房委會公布年度公屋編配創17年新低、只有2.48萬個後,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成員黃成智的一句:「到底可否達到」擲地有聲,除了輪候中的市民,筆者亦想得到答案。 筆者於周二時提出,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的無樓等於「沽空」的講法,建基於以往數十年本港樓價只升不跌,不過,在「今天香港變了樣」下,要回歸基本看供需,在梁班子下在供應結構上的顯著轉變,需求呢? 香港每年對房屋的需求介乎2萬至3萬伙(運房局去年估計每年2.94萬伙),不過,港人能屈能伸,對房屋的需求與能否支付樓價有關。 筆者以按揭貸款計算機,以50大屋苑平均呎價8,185元計算,購買一個500方呎單位、七成按揭供20年的話,每月須要還款1.518萬元。以統計處公布的最新家庭入息中位數2.26萬元計算,「收入槓桿比率」(按金管局標準,泛指50方米單位、以20年期、七成按揭計算)的按揭供款,與私人住宅住戶的家庭入息中位數的比率。)約67.2%,即是一個家庭賺100元,有67元用作供款之用。當大家以為67%的比率已甚高時,且看看金管局年初時的數據。 金管局年初時在報告中提出,當時的「收入槓桿比率」保持在64.1%的高水平,較長期平均水平的50%為高,金管局又假設,若按揭利率上升3厘至較正常的水平,「收入槓桿比率」將會大升至83%,即是賺100元有83元用作供樓。 利率上升直接導致供款負擔上升,但另一個增加供樓壓力的是收入減少!撇除大家看到銅鑼灣、旺角的「吉舖」,本港3至5月的家庭入息中位數跌逾2%,由原來的2.31萬元降至2.26萬元,高收入家庭(月入10萬元以上)的數目激減13%,而月入6萬至8萬元的家庭及月入8萬至10萬元的家庭數目,亦分別下跌5%及8%。 打著「趁低息」旗號上車的市民,要明白經濟有高有低,失業率經過長達5個月的3.1%低水平後,將會調頭回升。 對有人選擇為了「3供」(供樓、供車、供書教學)放棄擴闊人生可能性的空間,筆者是尊重的,只是筆者腦海盤旋的是內地電視劇《蝸居》內的經典對白:「為甚麼我們的人生和夢想都要拴在一個房子上呢?我們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期盼都僅僅是一處房子,這樣的人生是不是太悲哀了?」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 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7-22

雞髀變了,雞髀的定義變了,變成觀音兵的入伍許可。準外母知悉女兒男友家住私樓後,油然而生的尊重與條件反射夾起的雞髀,顛覆了本港年輕一代的價值觀。為了一只雞髀、為了上車,可以去到幾盡?無樓者是否如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口中所謂的沽空(Short Position)樓市,不斷被夾淡倉? 任志剛在一個論譠上指出:「香港樓市,作為香港一個市民,千祈唔好『短盤』,即係冇自己樓就係『短盤』囉,你有自己樓就係『平盤』,你投資物業去收租就係『長盤』,我唔係話要俾咩忠告大家,我只係講一樣,真係做『短盤』係風險好大。」所謂的短盤即是類似沽空,一旦樓市節節上升時,租金同樣飆升,屆時沒有自住物業的市民失去物業升值機會的同時,亦面對來自租金上升的「夾倉」,有苦自己知。 任志剛的論點建基於香港地少人多,樓價易升難跌,並以過去數十年的樓市走勢作為參考,印證樓價長線而言只升不跌。討論任總的沽空論是否「啱聽」前,問大家一個簡單問題:「香港,還是不是香港?」刻下的香港能否與過去數十年的發展相提並論?免費電視牌照可以引起軒然大波,國民教育可以令中學生絕食抗議,新界東北撥款可以令政府由門常開變門常關。既然核心價值可以在兩年內出現翻天巨變,還有甚麼不可能?放棄以往績數據審視樓市,還原經濟學第一課,以需求與供應審視,先說供應。 運房局數據顯示,未來三、四年市場提供的私人住宅單位約7.2萬伙,相當於每年平均1.8萬伙,數據明顯較2008年至2013年平均只有9,500伙高。大家或會認為,香港樓價由四大發展商「控制」,一邊廂推高二手住宅價格、另一邊廂以高價開售新樓盤(每次有大盤開售前,本地樓價會自行飆升,這些大家懂的),加上建築成本上升云云,供應再多,樓價亦難以下跌。但這些在過去26個月亦出現變化。 2012年4月至2014年5月底止的26個月內,政府透過招標出售了59幅住宅用地,估計可建逾1.8萬伙,有關數字尚未包括港鐵(066)沿線物業、市建局重建以及私人業權發展或重建項目。在59幅住宅用地中,四大地產商只佔9幅(約15.3%),30家中小型發展商則投得其餘44幅(約75%),基金及內地發展商各分別奪得3幅,在中小型發展商主導下,未來樓價還可以「控制」得宜? 礙於版面有限,筆者將於周五再分享需求及政府施加的限制如何影響香港樓價。另外,筆者亦會將一篇講述聯繫匯率與樓價關係的陳年舊文上載到個人Facebook專頁,有興趣才看,太悶(https://www.facebook.com/LeeHungYinJoe?ref=hl)。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07-18

無論來自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的演講,或智庫機構蘭德(RAND)的文章,關於中國10年、20年後會成為全球最窮國家的「預測」,都觸動著中國人脆弱心靈。心裡瀝血,皆因雖知「預測」是假,但說的卻是事實。希拉莉的演講,劈頭首段說的是中國90%官員家屬及80%富豪已申請移民或有移民意願,不管你信不信,中國資產外流的速度數年間明顯加快,美國房地產成為大款、土豪避險及藏富首選,被視為中國新國債(New T-Bills)。 New T-Bills並非筆者手痕胡亂創作,《華盛頓郵報》周二刊出加拿大《Financial Post》前編輯、《National Post》總編輯Diane Francis文章,題為《The Chinese are coming, and they’d like to buy your house》【註】,講述中國移民對美國樓市的影響,並以海嘯形容來自中國的移民潮,屆時中國大款會攻陷美國樓市。 綠地香港(337)母公司綠地集團,去年從加州教師退休基金手上收購洛杉磯中心的大都會項目,投資涉10億美元,一幢酒店加3座公寓住宅的項目今年被打包成EB-5項目在內地銷售。所謂EB-5在內地無人不知,即美國投資移民,入門門檻最低100萬美元(還有其他要求)。綠地將物業打包成EB-5項目只是冰山一角,看不到的是其他有能力買下大批物業的官二代、企業老闆等。Diane Francis在文章中引述美國房產商Brown Harris Stevens Residential Sales主席Hall Willkie,他透露中國買家在過去18個月顯著增加,並開始購入150萬至300萬美元的小型單位。 翻查聯合國去年的《世界移民報告2013》,中國移民人口從90年的410萬人(89年發生甚麼事?大家心裡明白),全球排第7位,升至去年的933.4萬人,為全球第四大移民輸出國,前三位是1,415.7萬人的印度、1,320.9萬人的墨西哥及1,083.1萬人的俄羅斯。中國人移民原因很簡單,與流傳的希拉莉演講及Diane文章不謀而合,包括從子女的教育出發、憂慮環境污染嚴重、食品安全及資產配置等。 截至去年7月,約224.7萬中國人去了美國,其次為韓國(65.7萬人)等地。不要以為數字與14億中國人相距甚遠,事關933.4萬人涉及的財產驚人,及是相對頂尖人才,10年、20年後中國會否窮?答案可能會,人才走後窮得剩下錢。 美國移民人口達4,578萬人,佔全國人口14.3%,加拿大佔728.4萬人,佔全國人口20.7%,相反移民中國的僅84.85萬人,佔全國人口0.1%。大家或問甚麼國家是移民國?阿聯酋移民人口達782.7萬人,佔全國人口達83.7%,香港也是移民城市,移民人口達280萬人,佔人口38.9%!註:http://www.washingtonpost.com/posteverything/wp/2014/07/15/the-chinese-are-coming-and-theyd-like-to-buy-your-house/。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07-15

「畢業等於失業?」第三屆中學文憑試(DSE)放榜,媒體焦點放在12位7科「5**」狀元時,「落第」學生乏人問津,為免成失業大軍而藥石亂投,文憑、副學士、職訓以至重讀都是考慮之列。問題是學歷是否如斯重要?筆者想起兩個故事。 122年前,俄羅斯《高加索報》(1892年蘇聯尚未成立)收到篇描述吉卜賽人困苦生活的短篇小說,編輯看罷滿意非常,並約見作者,未料出現在眼前的是位衣衫襤褸的流浪漢。編輯問:「我們決定刊登你的小說,但要有署名。」流浪漢想了想:「叫『最大的痛苦』吧。」結果,「最大的痛苦」成為筆名,他是俄國大文豪高爾基(Maxim Gorky)。俄語裡Maxim意思是「最大的」,Gorky代表「痛苦」,4歲喪父,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當過裝卸工人、麵包學徒的高爾基只讀過2年小學,出身貧民窟、碼頭的他靠自學獲歐洲古典文學、哲學及社會科學等知識,誰說成功人士學歷一定高? 12年前,一位中國小女孩到法國半工讀,她發覺公共交通售票系統屬全自助,車站不設檢票亦沒有檢票員。估算後,被查出逃票機率是萬分三,結果她以「窮學生」為藉口樂此不疲地逃票。4年後名牌學府畢業,獲優秀成績的她打算投身巴黎跨國公司,可惜公司每每在熱情面試後婉然拒絕。終於一次,她衝入人事部問過究竟。人事部經理說:「我們發現你有3次乘公交車逃票被處罰紀錄。」她不以為然:「是小事吧?」經理說:「對我們而言不是小事,3次以外或已有數百次。第一,反映你不尊重規則,擅於發現規則中的漏洞並惡意使用。第二,你不值得信任。我們公司許多工作須依靠信任進行,為節約成本,我們沒有辦法設置複雜監督機構,正如我們的公共交通系統一樣。」最後經理說:「你不可能在法國找到工作,甚至可以說,你不可能在歐盟國家找到工作。」 學生拿著「大學唔到我、重讀浪費時間」成績單大有人在,但筆者不建議報讀副學士,且看09年、去年及今年首季整體失業率分別是5.1%、3.4%及3.1%,學士學位以上失業率是2.9%、2.6%及2.2%,學歷較高在經濟優劣下確有較強抗體,但僅有副學士的畢業生卻「跑輸」高中及文憑/證書組別,有較高失業率。今年首季初中、高中、文憑/證書、副學士及學位失業率分別是4.1%、3.2%、2.9%、3.4%及2.2%。關於副學士,筆者曾以《梁振英的後備胎》為題撰文,講解副學位畢業即面對3大難關:1)高不成低不就;2)平均入息偏低(約1.1萬元)難應付每季8,000元學生貸款還款;3)前路茫茫等。兩個小故事教曉低學歷不於失敗,高學歷不等於成功,無5**又如何?不要惶恐藥石亂投。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7-11

「按章工作就話唔加班,仲有就係啲員工依家好多時休息日仲要去做額外嘅工作,呢啲係公司欠我哋嘅。」香港鐵路公司員工協會代表陳善和,不滿港鐵(066)宣布平均5.25%的加薪方案,揚言發起按章工作、不加班及不出席與工作無關活動,批評「公司欠佢哋」,要求加薪6.5%或以上。面對本地5月通脹僅3.7%、壞車多過食粥下,員工要求加薪6.5%是否合理? 反方意見(資方及市民): 港鐵指薪酬調整機制參考29間公司薪酬檢討結果,又認為員工不能只著眼加薪而不考慮表現良好的員工獲發多於1個月的「雙糧」。市民(筆者綜合網上意見)相對激動:「成日壞車仲要求加人工?」、「通脹都只係3.7%點解要求加薪7%?」 正方意見(勞方): 堅持加薪6.5%至7%的勞方認為,港鐵去年盈利達130.25億元下,對員工待遇始終未回復到03年沙士期間水平,包括未有恢復當年取消的「特早特夜」津貼,變相增加員工交通費負擔。勞方又批評工作量在人流、班次頻密的情況下有增無減。 要解答是否因乘客(包括自由行)增加、班次加密導致訊號故障意外頻仍,前線員工壓力增加而更難請人,與解釋雞與雞蛋誰先誰後般困難,以白話去講即是:「你班車唔壞、訊息正常,我咪唔使俾人鬧,唔會咁大壓力囉」、「做好管理唔好成日壞訊號、做好人流疏導無人鬧,賺多啲錢,咪加多啲人工囉」。公說公有理的話何不藉談判解決分歧?Sorry,曾代表勞方的工會確有權與資方談判,可惜短命法例只生效20日,成為香港史上最短命法例。 末代港督兼千古罪人彭定康,92年履任後推行多項被中央視為「搞搞震」的法例,其中包括1997年6月26日通過李卓人提出的《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可惜有關法例在7月16日被中央單方面成立的非法機構(港英政府視為非法組織)凍結,繼而在同年11月廢除。 部分市民或會認為,員工發起按章工作影響港鐵運作,行動升級的話甚至癱瘓港鐵、變相「佔領」港鐵,暴力行為影響使用港鐵的無辜乘客。情況似曾相識?與和平佔中理念一致?佔中人士以其他市民的福祉作籌碼,繼而癱瘓中環向中央要求「合理」待遇? 假如97年通過的工會集體談判權法例無被強行廢除,勞方與資方可以平和地坐下慢慢傾談的話,無論是航空公司員工、碼頭工人、港鐵員工以至佔中人士,可能毋須以航班、碼頭、鐵路以及中環作籌碼,說到底,籌碼就是資方重視的經濟蛋糕。 可惜,香港只有一家鐵路服務公司,資方說,你咪唔好撈,移民囉。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7-08

「從事移民顧問咁多年,喺香港生活咁耐嘅外籍人都話要走,比較罕見。」《蘋果日報》一篇題為《港自由收窄 申請移民人數飆20%》的報道在FB瘋傳,是深有同感抑或正申請,轉載理由無從稽考亦毋須深究。但大家心裡明白,甚麼是失家感覺,為何無心睡眠。以經濟角度解釋,叫劣幣驅逐良幣(Bad money drives out good)。劣幣驅逐良幣,又稱格雷欣法則(Gresham’s Law),十六世紀英國鑄幣局長格雷欣發現市民傾向保留含金量較高、成色較高的貨幣,只用質量較差的貨幣交易及在市面流通,慢慢市場只流量那些成色較低的劣幣,質素較高的良幣慢慢被排斥並退出市場。 劣幣良幣概念簡單,易在生活上的小節體現,簡單如二手車買賣,市場充斥有問題私家車,結果質素較高「無花無撞」的私家車傾向私讓,不在二手流通;又例如排隊坐巴士,乖乖排隊、奉公守法的上下班族被人「打尖」,規矩排隊的要麼買少見少被驅逐出去,要麼變成「劣幣」與其他人一起「打尖」。舉一反三的例子多不勝數如看到同事全「懶到出汁」下斷不會一個人勤力。從申請移居海外的質素高低,可看到我們的香港發生甚麼變化。 2009年、2010年及2011年移居海外的港人分別是7,200人、7,200人及8,300人,但到了去年上半年已有3,900名港人移民外地,較2012年同期升8.3%。要準確得出港人移居海外數字,與統計出「7.1」遊行人數一樣困難,途徑之一是參考保安局公布的無犯罪紀錄通知書申請。統計處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底止香港人口共721.97萬人,較2012年增4.18萬人或0.6%,包括5.71萬名新生嬰兒、4.25萬人死亡、4.5萬名單程證人士及1.79萬淨移出人口(5.71萬新生嬰兒-4.25萬人死亡-淨移出人口1.79萬人=-0.33萬人,香港理應出現人口負增長,但來自內地單程證填補相關空缺)。 問題是數字背後移入移出人口質素有高低,哪些人離開香港,哪些人移入香港。哪些是良幣哪些是劣幣?筆者在去年初就劣幣驅逐良幣撰寫文章(題為《蠢蛋‧劣幣‧梁振英》,並上載到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eeHungYinJoe),其時就此作預測,想不到發生過程既急且勁,不是一群沒打算移民的八十後怒吼,可能沒有人察覺。 中英在1984年簽訂《中英聯合聲明》至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後,香港出現過史無前例的移民潮,其時位於北大西洋、非洲大陸附近的佛得角(Republica de Cabo Verde)在香港雜誌賣廣告,呼籲市民移民佛德角共和國。該國人口雖僅50萬,2012年人均GDP只及香港十分一,為3,695美元(香港是3.68萬美元),但佛得角有民主,尊重人權。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07-04

「特區政府將會繼續力推動發展經濟,並通過發展經濟繼續改善民生,香港的經濟成就來之不易,全港市民都要好好珍惜。」特首梁振英在回歸酒會侃侃而談,其「珍惜論」與中國人民銀行政策司副司長郭建偉何其相似,京官們七一後開記者會,呼籲港人珍惜人民幣離岸業務這塊不斷成長的蛋糕,兩人都拿著經濟蛋糕晃來晃去,表情是「很想要吧?」問題是民主與經濟是否水火不容?民主是否阻礙經濟發展? 先做簡單測驗。國家A每千名市民中,107人有電話,並有6.124萬公里鐵路;國家B每千名市民僅10人有電話,鐵路規模僅5.39萬公里。哪個是中國或印度,大家或不假思索認為國家A是中國,國家B是印度,可惜錯晒。國家A是1989年的前蘇聯,國家B是中國,2年後靠基建發展經濟的獨裁國家解體變成今天的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等15個國家。 提出該測驗的是研究中印經濟發展的麻省理工經濟學教授黃亞生去年在TED X TAIPEI時的演講,其主題是《民主阻礙了經濟發展?》他指,東亞國家如新加坡、南韓等在六十至八十年代獨裁管治下大幅改善經濟,過去30年中國經濟發展比印度理想,原因之一是靠基建及城市建設,但他提出基建投資與經濟發展無必然關係,光靠基建會誤判經濟發展。 他又比較軍事統治的巴基斯坦與擁有民主政制的印度,前者90年人均GDP460美元,後者僅300美元,到08年巴基斯坦GDP僅650美元,印度則達700美元,證明民主對經濟有實質幫助。印度前總理辛格(Manmohan Singh)10年前欲將孟買打造成上海浦東,可惜施政要聽民意,不能強行拆遷,缺乏基建支撐的印度經濟跑輸中國,但改革政制及教育,令近5年中印經濟增長漸拉近,關鍵是民主制度展現後續力。 印度今年作5年一次大選,人民院545個議席中有543個由民選產生(沒有所謂功能組別),合資格選民達8.145億人(全球最多選民國家),結果選舉花50億美元,由人民黨領導的中間偏右全國民主聯盟獲勝,擊敗執政逾50年的國大黨,人民黨首獲過半數議席。領導該黨的新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被視為印度新希望,他提出10大優先政策之一正是以民為本(People oriented system to be in placed in government machinery)。 筆者斗膽將梁振英談的「經濟」改成「民主」,結果怎樣?「特區政府將會繼續力推動發展民主,並通過發展民主繼續改善民生,香港的民主成就來之不易,全港市民都要好好珍惜。」 的確,來之不易。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06-27

「The first rule of Fight Club, no one talks about Fight Club.」電影《搏擊會》(Fight Club)中的第一戒,被喬布斯在2004年研製iPhone時借用並貼在會議室門外,旨在提醒15位參與研製iPhone(唉瘋)的團隊「機不可洩」,可惜最終難逃一劫遇上三星這個「剋星」,展開漫長訴訟戰。 蘋果即將推出iPhone 6,當大家關注是4.7吋還是5.5吋屏幕時,故事背後還牽涉到富智康(2038)等股份以及台灣整體經濟。 蘋果在2007年推出iPhone時,依賴韓國三星提供處理器、屏幕等組件,秘密因而外洩,三星索性在2010年時根據一份132頁的iPhone產品調研報告大炒特炒,成就今天的Galaxy王朝,亦成為蘋果三星持續3年、涉資10億美元的專利訴訟源頭。不過,蘋果忍夠了。 為了減低對三星的依賴,蘋果在研製iPhone 6時開始分散採購,包括與台積電訂購微處理器(A8芯片)合約,包括盛傳與日本Japan Display、Sharp等公司訂購玻璃屏幕(這個亦是有指iPhone 6將大幅加價的主要原因)。究竟一台iPhone 6造成的破壞與貢獻有多誇張? 蘋果減少依賴三星改投台積電、鴻海,後遺症或反映在今天公布的南韓工業產值指數上。台灣3月、4月及5月的工業產值指數分別按年上升3.2%、5.29%及5.2%,而南韓3月及4月的工業產值則只增加2.6%及2.4%,假如今天公布的數據表現欠佳的話,將進一步打擊韓圜以及南韓指數表現。 改朝換代的印度股市,以及工業出口表現理想的台灣股市,成為基金大戶的至愛,兩指數均跑贏區內其他新興市場。以台灣加權平均指數計算,今年迄今累積上升逾7%,相反南韓股市則只上升2%。 台灣整體股市及經濟受惠,蘋果iPhone亦是個別股份的衣食父母,大家不妨同時留意近期強勢畢露的富智康、瑞聲科技(2018)及美國上市的台積電(TMS),iPhone 6面世那日,基金才會趁好消息出貨。 最後提提,《搏擊會》改編自Chuck Palahniuk於1996年的同名小說,筆者印象深刻的不是諸多戒律亦不是清一色skin head,而是反資本反建制反對毫無人生目標盲目苟活的理念:「Without pain, without sacrifice, we could have nothing.」 《Vanityfair》一篇有關「唉瘋」的長文,值得向大家推薦:http://www.vanityfair.com/business/2014/06/apple-samsung-smartphone-patent-war.print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6-24

「He told us that if we wanted to make second place, we had to show a different face.」去年9月11日,爭取世界盃出線席位的法國作客白俄羅斯半場落後1:0,最終神奇以2:4反勝出線。翼鋒列貝利(Ribery)賽後憶述,中場時更衣室士氣低沉,全賴隊長艾夫拿(Evra)一番「真男人」(Man’s Speech)演說激勵。今天法國隊小組首名出線,幾多人記得4年前該隊在同一人反抗「暴政」下在小組賽率先出局?所謂足球經濟學(Soccernomics),真的可預測強隊去留? 4年前法國隊由外號星座小王子的杜明尼治(Domenech)帶領,作為業餘劇作家兼占星家,他的決定毫無邏輯及民主可言,拒絕任用天蠍座的皮里斯(Pires)、認定獅子座的隊員表演慾太強,臨陣才選定神經刀巴夫斯(Barthez)為龍門等。他的連串超自然決定在艾夫拿眼中都是不合理及獨裁,安歷卡(Anelka)被逐後他選擇「公民抗命」,與杜明尼治反面及以隊長身份與眾球員拒絕離開旅遊巴操練,最終法國隊在分組賽率先出局,艾夫拿的行徑被視為「非法」,換來被罰停賽(國家隊)5場。 作為聯合國國民素質及道德排行榜第三國家,法國崇尚自由民主,反對一切暴政,假如沒有昨天被視為「非法」的公民抗命,法國隊豈有今天的團結與佳績?世界盃舉行前包括高盛、丹麥銀行等都為球賽預測,但有誰估到西班牙、英格蘭在分組賽出局?科羅拉多大學教授Roger Pielke撰文揶揄刻下揣測「亂咁來」【註】,標準之一是以23人球員總轉會費(Transfer market value)衡量賽果,費用愈高理應愈遲出局。如以此作準,結果是? 西班牙隊23人總轉會費10.45億美元(約81億港元),排第2至8的分別是德國(第二,9.44億美元)、巴西(第三,8.03億美元)、法國(第四,6.92億美元)、阿根廷(第五,6.58億美元)、比利時(第六,5.85億美元)、英格蘭(第七,6.61億美元)及意大利(第八,5.43億美元),結果有多冷?大家心中有數兼證明:1)坊間預測參考價值低;2)不考慮球員心理狀況,還是小賭怡情。 法國隊除艾夫拿外,領隊迪甘斯(Deschamps)應記一功,話說艾夫拿在更衣室發表「邱吉爾式」演講後觸動傳媒神經,認為他僭越,未顧及領隊面子。但迪甘斯選取艾夫拿時指:「也許決定是錯,但他入選完全是競技層面原因所決定,也是我選人唯一標準。」真正領袖是用人唯才而不是用人唯親,事事想著敵我矛盾。場波,點踢? 註:http://www.sportingintelligence.com/2014/06/16/picking-world-cup-winners-after-12-games-fifa-rankings-beating-some-eminent-thinkers-160601/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06-20

「But I can’t regret what I did because it would mean that he was right to say all that.」三間體育品牌廣告穿插在世界盃僅有直播賽事,望見法國前國腳施丹(Zidane)聯想到8年前決賽,被視為球場暴力的一記頭槌。事後他在記者會上「歉而不悔」,表明若然後悔的話,意味意大利後衛馬特拉斯(Materazzi)所言非虛。 施丹的道歉不是針對馬特拉斯,而是認為不應在包括小孩的30億觀眾前以暴力解決問題,即使最終在12碼互射中法國不敵意大利,施丹不後悔。電視畫面顯示,清脆利落的頭槌,傳媒、球迷譴責「任何時間球場都不應該出現暴力」時,更多人希望了解發生甚麼事,施丹為甚麼發難。傳媒在讀唇專家協助下發現,馬特拉斯「口噏噏」除譏諷施丹父親是阿爾及利亞的叛國者外,更揶喻施丹姐姐從事古老行業(妓女)(a member of the oldest profession on earth),為捍衛尊嚴即使失去大力神盃,施丹不後悔。施丹讓大家明白,除肢體暴力,世界同時存在各式各樣暴力包括精神暴力、言語暴力以至議會暴力(暴力的進程包括授權、慣性及喪失人生3個進程,不贅)。 電視畫面顯示「暴民」衝擊立法會,筆者首個反應不是「有無搞錯」,而是「為乜咁激動」。視以暴易暴為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要麼擁有絕對權力不容挑戰,要麼屬於擁有更多武力的一方。 早在90年代,港英政府已著手研究新界東北的發展潛力,至1998年董建華年代逾700公頃土地的項目才正式納入全港發展策略檢討,亞洲金融風暴以及忽然「腳痛」令計劃輾轉拖延至曾蔭權及梁振英年代,以京官的講法是典型的議而不決。 毋須明言,涉及數以百億元計的新市鎮規劃自然牽涉著不同的政治及利益集團(不要天真地相信只為房屋供應,曾經新市鎮只打算建低密度豪宅),問題是目前涉及的利益分配不均,即「未傾掂數」,「未傾掂數」的包括地產商、原居民、環團分子以至學生等,懂政治懂管治的話 ,在真正諮詢前已私下與不同利益團體達成共識,而不是今天的四個不(不撤回,不可能不遷不拆)之下強行通過。想想議案通過了,往後又如何?拆遷時保證順利?為官者猶如父母,要了解子女的訴求,特別是早有獨立思考的孩子,還以暴易暴、體罰?一時撤回方案不等於丟臉。 最後一提,「施暴」後的施丹仍獲國際足球協會頒發世界盃金球獎,成為首位、唯一一位領紅牌擲下此獎的球員。 有些事,做了不後悔;不做,卻一直後悔。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6-17

「遇過很多『有趣』的警務人員,其中一個走向我並說:『我認為你的衣著是下流的』,我直視他並告訴他,真正下流的,是你的思想(I looked him straight in the eye and told him that I thought his opinion was indecent)。」甚麼衣著算是下流?原來是甚麼都不穿、祼體便算下流。世界祼騎日(WNBR)協調人Conrad Schmidt曾接受訪問時,為下流劃下定義。世界祼騎日全名是World Naked Bike Ride,口號是「Bare as you dare」(如要筆者為口號改中文,會是「敢‧脫」),Conrad在04年協調各地類似活動,並於英國發揚光大。顧名思義,WNBR是組織各地市民以祼體騎單車方式抗議現代人對汽車及石油過分依賴,宣揚健康、正面及為單車使用者爭取道路使用權。活動在每年6月第二個星期六舉行,過去的周末便有20個國家共70個城市參與,參加者可全祼半祼或以彩繪代替,問題是「敢脫」是否等於「咁脫」? 口號歸口號,不同城市執法者對待世界祼騎日方法不一,紐約市上周便以「公眾地方祼露及猥褻」為由拘捕參與者【註】,智利曾以類似罪名拘捕參與者。西方國家對祼體爭取訴求尚展示保守一面,不要說活動到中國這個保守單車大國會變成怎樣。「敢脫」只是活動其中一個引起公眾關心的方法,背後涉及的理念與所爭取的更值得深思,特別是環保長遠帶來的經濟效益,非短視一族可以理解。 作為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第二大國的美國,總統奧巴馬近日終改變消極態度,公布一項至2020年削減電廠25%二氧化碳及至2030年削減電廠30%二氧化碳排放計劃。火力發電是其溫室氣體最大來源,約佔溫室氣體年度排放量三分一(第一大國當然是中國)。 美國忽然環保,對泱泱強國壓力不小,中國國家氣候委員會主任在奧巴馬發表環保大計後不甘示弱,表明中國為二氧化碳設定絕對封頂指標將寫入下一個5年計劃,意味將從2016年起首次執行溫室氣體限排指標(中國目前執行的限排是將排放量與經濟規模掛鈎,自05年以來中國溫室氣體排放量增50%,並在06年超越美國)。 不過,利之所在,中國是否真重視環保?筆者抱極大疑問,特別是在將兒童中鉛毒歸咎於咬鉛筆的國度,或為政府補貼假意安裝環保設備,或為政府補貼製作虛假文書,或將上市公司冠上「環保」、「潔淨」等名字,但不會在搵夠移民前真心保護這個國家。 真正下流的,是你的思想。 註:http://digitaljournal.com/news/politics/two-new-york-world-naked-bike-ride-cyclists-arrested-for-lewdness/article/386760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6-13

「對北京而言,無論那一派系在後鄧小平年代掌權,都會牢牢地控制香港政府的每一個部門。」(原文:From Beijing, whichever faction emerges on top in the post-Deng Xiaoping struggle for power will control every branch of Hong Kong ‘s governemt.)以為誰在中央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即「白皮書」)才馬後炮?實情有關言論來自《財富》雜誌著名記者克拉爾(Louis Kraar)在19年前撰寫,題為《The Death of Hong Kong》(《香港之死》)的文章,文章刊登後引起軒然大波,《TIME》甚至表示說錯了,其實香港未死。究竟克拉爾這篇「驚世預言」預測了甚麼? 直至撒手人寰一刻,克拉爾仍「以為」自己所作預測無法落實(克拉爾於06年心臟病發逝世,享年71歲),特別是他在文章中預測1)英語會被普通話取代、2)滿街與黑社會勾結的解放軍、3)外商受不公平待遇而撤走及4)人民幣將取代美元與港元掛鈎,1、2、3及4統統沒有(尚未)出現,倒是其他預測卻「準得離譜」。 他認為北京牢牢控制香港包括更換民選立法會議員、選擇合作的法官及委任行政長官等,有興趣的話不妨重溫這篇「預言」(註)。但克拉爾的預測似乎在19年後慢慢出現,特別是中央高規格地發表白皮書,明言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香港實施高度自治唯一來源是中央授權。 白皮書一般為國家發表政策指導或立場文件,中央迄今共發表過89本,涉獵包括人權、西藏及台灣等,國務院層次公布針對香港管治白皮書較罕見。更罕見的是中央對「剩餘權力」的解釋,即高度自治權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便享有多少,即「中央俾你做乜你先可幾做,而唔係中央唔俾你做乜其他就可以做。」 此外,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2014年全球競爭力年度報告》,香港自05年以來首次三甲不入。克拉爾口中的「死亡」不會早上起床倏然發生,記得聽過這麼一句說話,滿清的末代皇帝溥儀由登基到正式敗亡亦有一個過程,只是過程中只有跌不再有起,香港是否已成末代溥儀?香港經濟在君權神授下怎有起色?「It’s time to stop pretending.」《The Death of Hong Kong》劈頭第一句居然與電影《那夜凌晨》的「我哋都無謂再呃自己」同出一轍,大家仍認為香港與往時沒有兩樣?(註):http://archive.fortune.com/magazines/fortune/fortune_archive/1995/06/26/203948/index.htm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6-10

風水佬呃你十年八載,可以繼續行走江湖;分析師估錯經濟三兩個月,便要三跪九叩斟茶認錯? 「Do I have to go down on my knees?」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的一句「使唔使叩頭認錯?」成為英國大小媒體參考標題,《每日郵報》標題索性直接引用。觸發法國女人的反唇相譏,源自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多次詢問拉加德,是否需要就去年錯估英國經濟疲弱(實情變成今年經濟增長2.9%,為七大工業國之首)而向財政大臣歐思邦(George Osborne)道歉? 讀法律出身的拉加德是否視預測錯誤作等閒已非重點,重點倒是未有統一使用歐元、金融政策運用保持獨立的英國可跑出,經濟表現勝過西班牙、法國及意大利等國家,功臣在於英國獨立自主的金融制度。相反本身經濟表現不俗及已出現通脹的德國,要為其他仍面對通縮的國家「埋單」,在出現通脹下仍要接受歐洲央行下調低率至0.15厘,獨力應付隨時失控的通脹。這一切不要說出身自高盛的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不明白。 英國的成功及被迫出現的負利率,或令坊間(以德國內部為主)再反思歐元是利是弊,波蘭明年討論是否加入歐元區,財長Mateusz Szczurek表明對加入歐元區持保留態度,波蘭只在不危及自身金融穩定下才考慮加入歐元區。 英國是少有歐盟成員國,但拒絕加入歐元區的國家,自歐元面世以來,是否加入歐元區已一直困擾英國政府,1997年10月,英國提出五大加入歐元區前提,包括1)英國經濟周期與經濟結構能否與歐盟國家在單一利率下趨向一致;2)能否為英國政府提供足夠靈活性,以應付各種變化;3)能否為外國長期投資提供更有利的環境;4)能否維持英國金融服務業在全球的地位;5)能否增加就業。 單看歐洲央行減息而英倫銀行卻有條件加息,便知道1、2已不能達標,若英鎊加入歐元區,歐元區離岸貨幣中心的金融地位將消失,3、4、5都會出現問題,相信今日問有誰想退出歐元區,德國總理小辮子默克爾可能已舉手。如將英國的考慮套入聯匯,單是1、2已做不到,未來美國加息,香港經濟見頂,屆時將重蹈97後經濟低迷的覆轍。 提起英國金融業,不得不提英國是現代銀行的始創者,關於銀行的起源,雖有指是來自意大利威尼斯,其中Bank一字源自意大利文Banco,加上莎翁的《威尼斯商人》,筆者確相信銀行的存款及放貸源自意大利,但終究是英國將之發揚光大,深諳金融運作的英國人,又怎會將控制經濟命脈的貨幣制定權相讓?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 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06-06

上期筆者指中央早已出手,只是你我看不見的無形之手。其實,中央同時採取有別以往狂灑4萬億元人民幣銀花的做法,改利用市場力量。 過去半年,曾經動用的市場力量包括:1)加快國退民進,允許民營資金參與國企項目,例子包括中國石化(386)就下游業務引入民營資金;2)加快整體上市,允許中信泰富(267)整體上市;3)允許內銀發優先股補足資本;4)允許地方政府發債募集資金;5)推出滬港通,引入國際投資者等等重要措施。 筆者在拙作《弱股三千》中提出,高息股在過去一、兩個月出現不尋常的強勢(美國收水,息口理應趨升),結論可能與地緣政治不穩、資金尋找避難所、內地打貪,致資金找穩健的地方停泊有關,筆者不會就猜測下結論,皆因還有可能性是美國經濟外強中乾,醒目資金知道美國不能加息等不同可能。 除了筆者講的高息股成為弱股三千中的一舀外,股息率普遍較高的內銀股近月亦不尋常地頑強。中國銀行(3988)、建設銀行(939)、工商銀行(1398)、光大銀行(6818)均創下50日新高(以截至本月1日數據計算),撇除有關股份股息率均超過5%,筆者倒猜測中央棄車保帥,在內房與內銀中間選定了內銀,假如本月要迫退淡友夾淡倉的話,或會借PMI(採購經理指數)消息,繼續炒高內銀及指數,相反,內房成為被放棄的對象,筆者不會沾手。 無論內銀會否成為短期夾淡友的籌碼,筆者要提醒大家,踏入本月,除了有世界盃導致交投萎縮外,還有半年結及大小不一的理財產品到期,這個6月隨時會出現過山車的走勢,請各位扣好安全帶,不宜一面倒只買升或跌(個人猜測6月有機會先高後低,出現黑色六月,或六月飛霜?)。 文章借Jack Ryan(電影《驚天諜變:魅影特攻》(Jack Ryan:Shadow Recruit))帶出資金流的重要性,因為電影令筆者印象深刻,劇中主角因為911而放棄升學,改為從軍,繼而踏上成為特工之路。 現實中,筆者回想起911前後,恐襲前,美元的確出現不尋常的弱勢,其時市場不斷安排合適的理由,而事後美股大幅抽升,市場同樣安排包括重建、美國投資者愛國等原因。 說到底,理由可能十分簡單:恐怖分子早在恐襲前沽空美元與美股,出事後,美國政府入市與對方攻防,狂夾美股及美元迫沽空者停手及反手補倉,最終加速升勢。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