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味.人生 - 李鴻彥
2014-09-23

「Dedicated to all the lonely people.」英國利物浦Stanley Street的石椅上,臉目模糊的Eleanor Rigby銅像獨坐一角,旁邊的銘牌刻上這麼一句。這位生於1895年8月29日的處女座,成為是樂隊披頭四(Beatles)創作靈感的同時,亦代表著所有孤寂的人。 謎樣的Eleanor Rigby在四十多年後再被搬上大銀幕,成為2013年多倫多國際電影節及2014年康城影展參展電影《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的女主角,電影有3個版本,分別是Her及Him版本,中譯為《她消失以後》及《離開他以後》(另有Them版本)。新婚夫婦經歷人生挫折,妻子毅然拋下丈夫離家出走尋找Take Two人生,電影以丈夫角度及妻子角度獨立拍成兩個故事,紐約導演嘗試以不同角度告訴男女如何面對、處理埋藏心底的傷痛,完美演繹《女人金星男人火星》。我喜歡看電影,這是繼日出三部曲(Before Sunrise系列)後最期待的電影。 我亦喜歡研究電影經濟,由《情留半天》(Before Sunrise)到最終回《情約半生》(Before Midnight)歷時18年(由1995年到2013年)。不過,可以告訴大家,這種拍攝經年,以純對白(《日落巴黎》(Before Sunset)一幕長鏡齋talk是長鏡經典)、劇本、演員及導演功架的電影將會買少見少,取而代之的是電腦動畫。 翻查資料,2013、2014年有多齣叫好叫座的動畫電影,代表作有迪士尼的《冰雪奇緣》(Frozen),迪士尼甚至在14頁的季度業績中,5次提及《Frozen》,皆因電影為迪士尼貢獻甚多,票房及玩具報捷。 不過,盈利貢獻的原因是低成本高回報。迪士尼在業績中這樣「讚揚」《Frozen》:「The increase in worldwide home entertainment was driven by lower per unit costs,higher net effective pricing and unit sales growth reflecting the success of Frozen.」 利之所在、食髓知味,電影公司蜂擁開拍動畫電影,我坐在電影預告台前,看到介紹的電影中多齣屬於動畫(包括《史諾比》、《怪誕小箱俠》等),明白憂慮並非無的放矢。 美國聯儲局維持「長時間低息」承諾考量之一是就業不足率,8月為12%,較最低的6.9%為差,而勞動參與率於8月為62.8%,也較最高的67.3%遜色,可見這兩個反映勞工市場實況的數據呆滯。 大家可想像,迪士尼、廿世紀霍氏等只集中開拍動畫電影,美國勞工市況如何翻生?屆時,我看甚麼?不懂背唱《Let it Go》。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09-19

距離逾8,000公里,沒有領土紛爭也沒有不可磨滅的歷史傷痛,甚麼原因令一個國家的人民不喜歡另一個國家?英國廣播公司(BBC)於7月公布的全球民意調查顯示,德國是全球對中國看法最負面的國家,高達76%受訪者認為,「中國對世界的影響主要是消極的」,比例甚至高過73%的「宿敵」日本。究竟為甚麼? 德國主流媒體(《鏡報》、《南德意志報》等)報道新聞時奉行「4K」,所謂的4K即是衝突(Konflikt)、危機(Krise)、戰爭(Krieg)以及災難(Katastrophe),新聞工作者角色是扒糞,即是將批判政府、企業為主,而非那種向領導深情獻菊成為頭條的傳媒。 既然是充滿批判性的傳媒,而編輯及老總們又曾經深受一黨專政的遺害,又怎會放過中國(關於東、西德兩國如何合併,可看林行止近日文章《一「德」一心顯優秀 一錘二制成「絕」響》)? 德國傳媒眼中的中國,被刻劃成專制國家、流氓國家支持者、破壞環境者、廉劣商品製造者、剽竊盜版者及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義等。如今還要多加上一條罪。 德國法蘭克福上市的福建索力鞋業(Ultrasonic AG)在星期二(16日)發出聲明,爆出公司首席執行官(CEO)吳清勇及首席運營官(COO)吳明鴻捲款潛逃,公司逾10億元的資金下落不明。 消息曝光後,索力鞋業的股價暴瀉逾70%,消息震撼了包括德國在內的西方國家,CNBC的標題是「4C」,《Chinese shoe company’s CEO, COO, cash go missing》,一宗上市公司高層夾帶私逃,可以概括一切。 這是短短2個月內第二家福建公司的高管失聯,早前紡織服裝公司諾奇股份(1353)亦宣布,董事長丁輝在轉移2.28億元資金後,失去聯絡。 兩宗夾帶私逃看似個別例子,但假如將中國人民銀行突然推出5,000億元人民幣的常設借貸措施(Standing Lending Facility)一併聯想的話,明白內地中小企可能正出現另一次信貸危機,投資民企或二、三線企業時請自求多福。 當大家目光集中在德國如何不喜歡中國上,容易忽視另一組數字,就是法國、美國、加拿大、西班牙不喜歡中國的比例是68%、66%、64%及59%。 為甚麼大家不喜歡中國?可能是打從心底的鄙視,可憐是蛙一邊在井底欺負同類,一邊正沾沾自喜。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 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9-16

又到講故事的時間。 古希臘神話愛意綿綿,曾經流傳著這麼一個故事,大地女神對多才多藝的「男神」克利斯心生愛慕,可惜神女有心,襄王無夢,飽受單思之苦後決定化作帶刺的紫花,以表達「心如針刺」。這花叫薊花(Thistle,粵音為:計)。薊花是蘇格蘭的國花,亦被獨派視為Say Yes,支持獨立的象徵。 9月18日(星期四)蘇格蘭境內16歲以上的居民要作出一個影響一生的Yes或No抉擇,決定蘇格蘭繼續留在大不列顛聯合王國(包括英格蘭、北愛爾蘭、蘇格蘭及威爾斯)還是脫離英國成立獨立國家。提起蘇格蘭,除了湖光山色、爛漫城堡、醇美威士忌,還有那麻甩佬對格仔裙與風笛的堅持,可以告訴大家,蘇格蘭人的特性就是倔強而有性格。大家可能說,蘇格蘭公投,與我何干? 可以告訴大家,蘇格蘭其實沒有想像遠,更重要的是兩個風格迥異的蘇格蘭人,改寫了香港50年的命運。其中一個叫郭伯偉(John James Cowperthwaite)。 奉行積極不干預、大市場小政府的郭伯偉,在1961年至1971年出任香港財政司,期內推出的政策包括低關稅(其時大量難民湧入,因應香港缺乏天然資源,所以藉低關稅引入各方物資)、低薪俸稅以至減少市場干預等。郭伯偉的堅持,甚至體現在他堅持拒絕接受財政司用以翻新官邸津貼一瑣事上。 除了自己拒絕接受津貼外,郭伯偉的堅持亦出現在與英國政府的爭拗上,其時英國希望將駐港英軍的軍費以稅收形式轉嫁香港市民,但郭伯偉堅拒。 有學者以他不會妥協去形容:「He wouldn’t have lasted five minutes in a similar post in Britain, since he was not predisposed to compromise any of his principles.」 另一個蘇格蘭人是麥理浩,假如郭伯偉奉行的是自由市場,麥理浩則奉行社會主義,任內推出的政策包括9年免費教育、10年建屋計劃等。換句話說,香港在先有自由市場後再提出適量的社會主義,造就香港輝煌的50年。 根據外國的賠率網站數據,蘇格蘭不獨立的賠率是1.25倍,而獨立的賠率則是3.75倍,證明獨立的機會仍然較微。蘇格蘭獨立與否其中一個經濟上的考量是能否繼續使用英鎊,獨立換來經濟震盪,不會是既得利益者所希望見到。 薊花之所以成為蘇格蘭國花,與苦苦單戀或心如針刺無關,話說13世紀丹麥與蘇格蘭爆發戰爭,丹麥士兵打算攻城時遇到大片薊田,士兵被薊花刺痛發出哀號,蘇格蘭兵始及時突破重圍,遂被喻為拯救國家的花。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09-12

「香港人要捍衛嘅核心價值,就係有三餐溫飽,夜晚一宿囉,這是最重要的。」典型港仔周潤發在回歸15年時接受訪問,為核心價值賦予新定義,不是民主、法治更不是人權,是搵食。蘋果確認香港為iPhone 6首發地,排隊黨、先達回收以至內地拆家旋即忙個不可開交,原因只一個,搵食。 飽受內地資金哄抬物價之苦,有聲音呼籲港人自愛,既不齒內地人來港炒貴貨,更不應「助紂為虐」,iPhone 6,只買不炒。可以肯定的是,血液流著投機炒賣基因的港人,睬你都傻。 已故德國股神科斯托蘭尼(Andre Kostolany)是投機界的代表(此股神與奉行價值投資鬥長命的巴菲特不同,可稱為炒神),總結80年炒股匯債商品的經濟得出不少見解。他說過,快速致富只有3個可能:1)帶來財富的婚姻;2)幸運的商業點子;3)投機。不過,投機不是人人適合,有錢的人,可以投機;錢少的人,不可以投機;無錢的人?必須要投機。 整個iPhone 6的炒賣流程是有錢人與無錢人的遊戲,假如你呼籲「只買不炒」,那麼你極可能是M型社會中有錢但錢少的一群。 我認識一位朋友,他曾經是iPhone 4的最大炒家,透過速遞公司一箱箱iPhone運抵機場客運站,再由拆家自行取貨,究竟當時他認為自己是有錢還是無錢?不得而知。 知道炒賣iPhone的過程產生多少財富轉移(或為願意排4晚隊的人創造財富)的話,大家反對炒賣iPhone的聲浪便會收細。iPhone有別於嬰兒奶粉、產房床位、住宅及柴米油鹽等必需品。 以嬰兒奶粉為例,消委會於年初曾經就奶粉供應進行調查,結果美贊臣的安嬰兒A+在10個地區中,有8個地區出現短缺,而零售價亦由建議價294元炒高逾30%,至380元,其中上水區的缺貨率高達93.3%,即是縱使願意付出380元,家中的小孩仍然無奶飲。 對於炒賣必需品,大家可以放聲呼籲,至於沒有iPhone嬰兒不會發育不良、孕婦不會流產、家庭糾紛不會升溫。 若對科斯托蘭尼這位已故股神有興趣的話,建議大家購買《一個投機者的告白》,一切價格取決於供給與需求,單是北京預訂iPhone 6的訂戶已達10萬,偏偏短期供應是零,iPhone炒價不過萬才怪。 呼籲炒家只買不炒,他們會回答你:「搵食啫,犯法呀?我想?」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09-05

題為《涼瓜炒苦瓜》的一篇《中大通訊》文章,將引起熱議的逸夫書院教職員餐廳名菜公諸於世。對不好苦瓜的我而言,有甚麼比涼瓜炒苦瓜更甘?有,薑蓉炒蒜蓉。 所謂的涼瓜炒苦瓜,據文章所言是同中有異,異中有同,文章引述餐廳經理劉錦華說,苦瓜兩份,一份切開去瓤備用;另一份則「汆水」瀝乾,兩者一起炒時會出現色澤深淺及口感脆稔不一的兩種「享受」,因為最終仍享受到主菜的鮮。不過,刻下的政局,是「苦瓜都無得你食」。 政改五部曲即將進入立法會三分二多數議員通過的第三部曲,第二部曲已由人大常委通過政改框架,結果溫和泛民、激進泛民以至走中間路線的學者,他們提出的建議通通被拒,提名委員會還是唯一的提名機構。 提委會沿用2012年選委會按四大界別產生1,200人的方法組成,要超過50%提委會成員(即601票)才能夠成功「出閘」。有朋友問我,與選委會有甚麼分別?有,選委會八分之一委員提名便可以「出閘」,至少何俊仁可以在公開論壇上問些稍微敏感的政治問題。 多事之秋自然多人開腔發言(我確信沉默是幫兇),我最欣賞的是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兩個重點簡單易明:1)過半數提委始「出閘」是幫香港人預選;2)人大的決定無可能司法覆核。簡單講,即是「擺明有篩選你吹佢唔脹」。你,見好就收。 2017年的選舉定明最少2位候選人,以茶餐廳的餐單是A餐)叉燒炒蛋飯;B餐)炒蛋叉燒飯。我擔心的是屆時只有A餐)薑蓉炒蒜蓉;B餐)蒜蓉炒薑蓉,對,這樣的選舉制度只有以為自己是主菜的配菜,而沒有真正的主菜願意出來。 除了石永泰,不少既得利益集團認為,爭拗不絕只會拖慢經濟,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向來只是「搵食」,不過,我只能說既然有七隻肥牛,自然有七隻瘦牛,經濟暢旺過後自然調整。 以零售銷售值而言,本地零售銷售值自2月開始已連續6個月出現倒退,7月按年倒退3.1%,大家擔心零售銷售欠佳、憂慮縮減自由行配額20%涉及影響400億元時,請數數零售銷售值自2009年9月開始,已連續53個月錄得按年升幅。 無論有沒有佔中、政改能否通過、有甚麼人出來選舉,經濟調整並不是甚麼大事。我擔心的是,薑蓉當主菜。中文大學教職員知道此菜色時,開玩笑說,逸夫師生過得「太苦」,建議增加茄子炒矮瓜、花生炆地豆,香港人,要苦中作樂。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 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9-02

「Elephant in the room」是一句有名的英國諺語,可以想像房間裡明明有一頭大象,但房裡的人都假裝看不到、視而不見,不去靠近牠談論牠,走路時也選擇繞過大象。 諺語引申的意思是大家都不願不敢不想去討論,一些實在而敏感的問題。為甚麼是大象?象的體形大得無法無視,遲緩的動作及溫和的性格令大家意識不到即時的危險。 美國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於7月中旬出席聽證會時,向聯儲局主席耶倫窮追猛打,以摩根大通作為例子,質問如何保證大到不能倒(TBTF)的系統性金融風險不會再次出現。TBTF正正是美國金融圈中的一頭大象。 美國政府責任辦公室(GAO,類似審計署)發表一份題為《Large Bank Holding Companies:Expectations of Government Support》的報告【註】,旨在探討資產值達5,000億美元(約3.9萬億港元)以上的金融機構的重組,如何改變市場對政府拯救她們的期望,同時分析獲政府資助的TBTF在集資上的能力。 近百頁的報告,結論包括大銀行透過子公司享受到的低成本募集資金優勢,到近年已變得不明顯,而大銀行對政府的津貼毋須負任何責任,目前大銀行沒有被拯救的需要。看到這裡,相信遠在香港的投資者亦「把幾火」,報告亦被當地評論家群起炮轟,TBTF問題一直存在。 至於香港呢?大象不在金融圈中,大家明白,香港的大象一直站在管治與政制圈中,不曾移動。 我們還可以假裝看不到、視而不見,還可以不去靠近牠談論牠,走路時還可以選擇繞過大象嗎?假如房中站的不是大象,而是會吃人的豺虎呢(一般說豺狼,不過,梁振英上場後,大家善良地憂慮他對號入座,惟有改成豺虎)?可能連沉默的空間都沒有。 踏入9月,自不然想起多事之秋這句成語,根深柢固的觀念可能源自小時候,這期間總要滾水淥腳抄功課。 現在明白戰爭要不違農時及適合行軍,一般選擇在秋天發動,加上「911」、雷曼爆煲與無數次股災,9月、10月,投資取向一般較為謹慎。 註:http://ineteconomics.org/sites/inet.civicactions.net/files/LARGE_BANK_HOLDING_COMPANIES_Expectations_of_Government_Support.pdf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 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08-29

「When training started at 10:30 at Bayern, everybody would be ready to go at 10:30. Things are a bit different here.」現年24歲的德國中場球員卻奧斯(Toni Kroos),以2,500萬歐元身價由德甲球會拜仁慕尼黑加盟西甲班霸皇家馬德里後,首項要適應的不是對方的踢法,而是鬆散的紀律。卻奧斯的直率,告訴大家歐洲諸國各有文化,各有盤算,要走在一起困難重重。 歐洲未來一星期將會有多項重要數據及決策出台,歐元區今日(29日)將會公布最新的通脹數據,市場已預期會跌至0.3%的2009年以來新低,配合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在央行年會上的演說以及德國10年期國債孳息屢創新低,9月4日歐洲央行議息後「有所行動」幾乎是不爭的事實,問題是還有甚麼可以做,有甚麼不可能做? 德拉吉在Jackson Hole央行年會(前聯儲局主席伯南克便在此年會上歷史性首次宣布QE(量化寬鬆))上開腔,已準備好更多的貨幣政策去刺激歐洲經濟,但是,呼籲成員國需要採取財政政策配合。有關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我在《城下一罪》略略提及。 面對28個不同文化不同政黨政府,歐洲央行只能不斷實施貨幣政策,向市場注入更多的流動性,至於加大政策開始則有賴成員國配合,高盛系統出身的德拉吉不能指點各國政府如何加大開始,在這裡到那裡興建基建或增加就業,同時不可能在一夜間扭轉各國的自身文化,包括遲到。 西班牙經濟之差聞名於世,以世界經濟論壇(WEF)評估報告「全球競爭力排名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見註)」中,西班牙只排35位,排名比不少東南亞國家還要低(第一及第二分別是瑞士及新加坡,香港則排行第7),原罪之一是十多年前,右翼政府傾向大財團的涓滴經濟,不過在此不贅。 無論是排擠效應(Crowding Out Effect)還是涓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詳見上期文章),經濟學上的理論從來都可以套用在日常生活中,不過,我體會最深切的,仍然是香港每日上演的劣幣驅逐良幣。 可以想像,1年後紀律良好守規矩的卻奧斯會怎樣跟大隊遲到。劣幣當道下,良幣作用有限,面對西班牙、意大利等財政鬆散的國家,德國何時會頂唔順? 註: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GlobalCompetitivenessReport_2013-14.pdf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

2014-08-26

「我今日好高興有機會回應Peter的挑戰,找條數淋冰水;亦好高興有這機會讓全球人都關心肌肉萎縮症的病患者。」繼商經局長蘇錦樑、旅發局主席林建岳等政商名人後,前政務司長兼特首候選人唐英年亦在家人陪同下「找數」。「冰淋城下」發展至今毋須再費唇舌多介紹,倒是衍生的後續值得細味,包括其他慈善團體面對經濟學上的排擠效應(Crowding Out Effect)。甚麼是排擠效應? 排擠效應與政府擴張性財政政策有關,據常識解答網站wiseGEEK就排擠效應定義:「In the broadest sense,a crowding out effect takes place any time an increase in government spending has the effect of reducing investment of consumption by private entities.」簡而言之,即政府實施擴張性財政政策或令利率上升,成本上升間接降低私人企業的投資意欲。大家要明白,政府救市分為財政政策及貨幣政策,前者借增加政府開支創造就業,達到刺激經濟目的;後者擴大貨幣基礎,借涓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再擴散到不同階層。 提起擴張性財政政策,不得不提歐美日等國在貨幣政策未能奏效下,或再重視擴張性財政政策,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周一宣布解散組成不足半年的內閣,導火線之一正因法國經濟部長蒙特布爾(Arnaud Montebourg)批評奧朗德的緊縮政策,倡議擴張性財政政策(有關歐美日是否重投財政政府懷抱,將是下半年其中一個國際金融重點,不日再談)。 排擠效應的應用不局限於政府的財政政策,07年特首曾蔭權在位出版《我會做好呢份工》一書,被質疑以權謀私,大眾花錢買政治類書本預算有限,為官者鮮有在位時出書,讀者或將買政治書預算轉買《我》一書,令其他政治書生意慘淡。 同樣情況出現在「冰淋城下」,朋友爭相「挑機」出錢出力,結果不少善款集中到與ALS(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有關的慈善團體,其餘慈善機構只能睜眼吃葡萄,有苦自己知。我建議大家捐款予ALS外,亦可多揀一家慈善機構,包括我一直支持的惜食堂(http://www.foodangel.org.hk/en/)及專為協助內地先天性心臟病兒童的愛佑(香港)(http://www.ayhk.org/html/index_tc.html)。愛佑(香港)由恒基地產(012)副主席李家傑創立,因真正公開透明,所捐善款藉電腦配對直接救助先心病兒童進行手術,善款去了哪、受惠兒童是誰一目了然,捐款人可要求在手術前後探望受助人。「冰淋城下」活動原意甚好,只是忘卻其他慈善團體需要、為搞朋友而亂tag的話,隨時變「城下一罪」。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8-22

「致政府/大眾: 病發至今逾3年,已不能說話、進食、步行、站立、移動頭及臉部,手指活動的能力亦漸漸變得有限,常人認為輕鬆不過的書寫表達,對他而言卻十分吃力。目前依賴胃喉餵食,呼吸則透過造口接駁機器協助。然而,神智、感覺卻完全清晰,這就是漸凍人,他是我爸爸。 以冰水『照頭淋』,旨在讓正常人感受漸凍人慢慢失去控制肌肉能力的感覺。不過,要跟參與澆冰水的官員、議員及大眾說,你永遠無法想像,一個原來跳躍的靈魂突然被囚禁在肉身監倉的那份無助感,一個慢慢縮小收窄的冰冷監倉,直至一天將靈魂擠壓出去。本港對ALS病者的支援近乎零,第一步要確診已不易,並無單一測試可確認,需進行一連串測試再整合結果評估。家屬眼見病人機能逐步衰退又無治療方法,照顧的工作漸繁重,感覺極無奈和無助。 公立醫院處理ALS病人的經驗不多,病人無法溝通對照顧工作增添非常大難度,我們迫不得已要送爸爸進私家醫院,好讓有人可24小時照料。要找到合適人手照顧亦難,無辦法之下,妹妹要放棄工作全天候照顧他。醫療開支亦很大,對本身屬中產的我們,壓力甚大,若其他ALS病者未有太多資源或家人,情況定必更惡劣。 ALS病人屬少數的一群,但病人及家屬面對一大籮棘手問題,加上病情每況愈下時,需付上無比心力體力應付。政府有需要增加支援,無論是家人照顧方面的幫助,實質財政上的補助,或是心理輔導亦應大力加強。 一位漸凍人的家屬」 作為零成本的慈善宣傳,「冰淋城下」可謂空前成功,創出慈善籌款紀錄,《信報》專欄作家高天佑題為《淋冰水新經濟》,詳細分析淋冰活動如何在新經濟時代搞推廣。對我來說,我倒關心活動的本質,特別是商經局長蘇錦樑在「找數」時可關心一下本地漸凍人。據香港肌健協會所言,香港約有100名ALS病人,但擁有一流資金的政府卻未能提供一流支援。 身邊一位朋友的爸爸患上ALS(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當問到她如何看待「冰淋城下」時,她態度支持及正面。至少她從前不知如何向朋友解釋爸爸所患的病,如今說一句漸凍人便可。但對政府的支持,她直言是零,我遂邀請她以文字表達,希望大家在淋冰時認真了解,捐款時可捐到關注本地ALS的香港肌健協會。 原來打算撰寫有關老人家每月3,000元的題材,但想到政府計劃動用500億元去推動退休保障時,看到高官議員們淋冰後急急向下一位挑機後,我改了題目。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8-19

「The potential“tapering”of quantitative easing can be likened to a lessening of chemotherapy treatments when a cancer patient’s symptoms change.」是嗎啡、腎上腺素抑或是前投資銀行副總裁兼作家Dan Amerman口中的癌症化療也好,自2008年開始,財金界已視歐美日的量寬(QE)為治療經濟末期重病的靈藥,今天重新審視病情,出現抗藥性的風險正不斷上升,那才是我擔心的「真‧完美風暴」。 將不同國家、央行推出的不同救市政策簡化為量寬這兩個字(美國減息及購買抵押資產債券、歐洲推出長期再融資計劃(LTRO)、日本推出安倍三箭),量寬的確有機會失效,而量寬失效可視之為凱恩斯陷阱(Keynes Trap)或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 看到經濟理論毋須擔心,不是所有經濟理論都艱澀無味,凱恩斯陷阱泛指即使再降低利率或增加貨幣供應也好,貨幣政策完全沒法刺激實體經濟,典型的流動性陷阱出現在通縮、需求不足及戰爭等經濟不景,持有流動性的人不願意投資。 簡單講,即是持有現金的人不願消費亦不願投資,試想你有100元閒錢,知道一件衣服下月可能由50元減價至40元,或擔心失業的話,你會選擇儲錢而不是消費。 中國人不願意消費,則與教育及醫療系統不完善有關,擔心下一代教育水平低及老來病了沒錢治療,自然將年輕力壯時的收入儲起。 德國10年期國家債券跌穿1厘,是量寬藥石失靈的嚴重警告,大家似乎不以為然,不過,我建議大家認真看待。德國是歐洲主要經濟體,德國國債價格高低(資金流入推高債價,推低孳息)反映投資者對風險管理的指標。 德債孳息在7月16日至本月5日在1.132至1.218厘間徘徊,但在本月6日突然急跌至1.095厘,當日最大的新聞是6月份工廠訂單竟然意外急跌3.2%。 德債孳息在昨日(18日)跌至0.974厘,預示9月歐洲央行或再出招。正如我所擔心的是,澳洲減息、日本再出招、歐洲再出招均未能奏效,跌進凱恩斯陷阱。 擔心歸擔心,真完美風暴出現的時間,可能是年底或明年。現在,執得幾多得幾多。 財政司長曾俊華以《完美風暴》去警告當前經濟,令我想起與節目嘉賓閒聊時的一句,「財金高官,受薪去靠嚇;投行高層,受薪去靠呃」。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08-15

「各種複雜交錯的風險因素已經不容易應付,如果再加上本地政局不穩,可能引發一場完美的金融經濟風暴……」財政司長曾俊華以《完美風暴》為題撰寫網誌,表面警告經濟增長放緩、美國提早加息及地緣政治緊張等左右香港金融經濟,實際呼籲以抗爭手段爭取普選的朋友三思而行。 追溯完美風暴一詞,可以找到美國新聞工作者Sebastian Junger在1997年出版的小說《The perfect Storm》,故事講述1991年颶風吹襲北美,並對6名漁民造成威脅。故事在2000年被拍成電影,而佐治古尼(George Clooney)正是主角之一。 不過,今天完美風暴已被濫用,包括被指是預言家的John Paul Jackson。他羅列出27個關於戰爭、政治、經濟、宗教及天氣的預言,警告世界正走向末日,包括天氣異常、農作物失收、美國總統奧巴馬被暗殺,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等,信不信由你。 完美風暴近年廣泛應用在金融經濟領域,早在曾俊華再提完美風暴前,有末日博士之稱的紐約大學經濟教授魯賓尼(Nouriel Roubini)已經常將之掛在嘴邊,不過,他總忘了各國政府能夠左右「天氣」。他在2013年初亦為中國把脈,認為中國經濟在鬼城處處下會出現硬著陸,結果?至少到今天為止問題不大。 我們都犯了一個錯誤,犯了以偏概全的錯誤,魯賓尼對中國經濟預測失準不等於所有警告不值一提。筆者近月花較多時間留意全球經濟,特別是各國央行在推出一波又一波的量寬後有意「收手」,問題是能否輕易「金盆洗手」? 日本第二季經濟在消費稅影響下萎縮6.8%、德國投資者信心指數在歐俄關係緊張下跌至2012年以來的低位、美國就業呆滯不前零售銷售表現遜預期,凡此種種才是我擔心的地方,日本在經濟泡沫爆破後出現了20年的迷失期,中間涉及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 假如化身先知的話,我會說全球經濟有機會陷入巨型的流動性陷阱。關於真正的完美風暴,下篇再續。 與其動輒用上駭人的完美風暴,不如告訴大家絕望真相。氣候上,我們正承受多年肆意破壞環境帶來的異常天氣,君不見6月飛霜時有所聞(重大冤情這些不用講)? 經濟上,我們正同樣承受金融工程愈趨複雜及貨幣信貸無中生有的惡果,君不見股災出現的機會率愈趨頻繁?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08-12

I don’t want to be alone,I want to be left alone.正當對「沒女」批評訕笑之聲響徹臉書,專欄作家畢明題為《一個人的浪漫》文章被悄然轉載,暗諷真人騷思想如何落伍、故步自封,輔以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名句作結,不為而非不能。設計師提倡Table for one的單人餐廳Eenmaal算是一人經濟洪流的產品。甚麼是一人經濟?讓筆者以數據「講古仔」。 說是洪流自然難逆轉,歐洲顧問研究機構歐洲觀察(Euromonitor)指,過去10年全球1人家庭數目大升30%,到2020年全球有3.31億個一人家庭,歐洲是一人家庭集中地。去年數據顯示,全球最多一人家庭頭5個國家分別是1)挪威、2)丹麥、3)芬蘭、4)德國及5)瑞士,一人家庭佔整體家庭達42%,即10個家庭中有4個僅1個人;相反全球最少一人家庭頭5個國家分別是1)印度、2)巴基斯坦、3)科威特、4)阿聯酋以及5)越南。 Euromonitor報告指,香港一人家庭比例處於10%至19.9%,筆者嘗試找更準確數據,找了《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參考。最終得出1996年、2001年、2006年及2011年香港一人家庭數量分別是27.69萬、32.11萬、36.77萬及40.41萬,2011年一人家庭數量較1996年增46%。 在40.41萬戶內包含所有年齡組別及男女混合,且讓筆者為大家再仔細分一分,可能有另一個故事。將數據細分為60歲以下,2001年、2006年及2011年一人家庭數量是20.71萬、25.23萬及25.22萬戶,女性一人家庭是8.16萬、11.6萬及11.9萬,當大家質疑2006年一人家庭與2011年相若之際,筆者認為這個與樓價大升有關,因一個人搬出來談何容易?男性一人家庭比例較高與收入、獨立能力有關,不少單身女士即使遠超坊間指定適婚年齡仍選擇與家人同住,相反男士寧想辦法搬出去。 經濟及社會學家嘗試分析一人家庭原因,歸納三大原因,包括1)女士為事業推遲婚姻(結婚?唔結就分?)、2)壽命增加(蝴蝶命畢竟不多,加上不少夫妻待子女成長後才離婚或分居)、3)為了經濟穩定或包含性行為關係的結婚,但兩者今天容易在婚姻之外找到。成就一人家庭原因豈只上述3項?不少適婚男女都是David Brooks口中的布波族(Bourgeois Bohemian)(詳細可參閱《Bobos in Paradise》一書),即是既時髦又知性的社會菁英,特點是懂享受肯消費。結婚,正好違背布波族奉行的理念。 既然挪威是全球一人家庭比例最高國家,且研究挪威單身人士消費模式,其主要開支是房屋,其次是交通、娛樂、飲食,相反花較少錢在教育、衣飾及健康產品上。如要尋一人家庭商機,可從這方面發展!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8-08

鬧市、動漫節出現絕望的北極熊Pauline,產生視覺效果遠較西伯利亞一個冰冷的地洞來得震撼。重20公斤,由5人合力控制的Pauline到過華盛頓,向美國總統奧巴馬遞交50萬人簽名;她亦到過倫敦,在Gazoprom油公司外示威,今次終於來到香港。她的訴求絕不簡單:「要求油公司停止在北極鑽油」。引發的問題是要經濟,還是要環境? 環保領域上,左翼右翼永遠站在鐘擺兩邊,沒有妥協餘地。左翼認為,為了拯救地球須要放棄經濟不斷增長的想法;至於右翼方面,則強調環保會對經濟增長產生毀滅性的影響,誘發更多社會問題。中國改革開放30年來,GDP長期保持雙位數增長,靠的是對環境的肆意踐踏。左翼右翼真的「無偈傾」? 聯合國一個名為「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附屬組織,便負責類似協調的角色,工作包括了解由人類活動所造成的氣候變遷等。不過,IPCC一不進行研究工作,二不監察氣候變化,倒是喜歡「紙上用兵」,除了發表、執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亦促成各國簽訂《京都議定書》,間接推動環保。 善於「紙上用兵」的IPCC不定期發表氣候評估報告,1988年成立後,在1990、1995、2001以及2007年發表過4份評估報告,新一份將會在10月31日正式發表。雖然正式報告尚未發表,但草稿早已上載到IPCC的官方網站。最新的評估報告公布了氣候變化對經濟的影響。以評估報告考慮的極端例子加以衡量,發現限制溫室氣體排放每年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只是0.06%,基本上等於無影響。 10年前,筆者會懷疑報告真偽,但今天多晶硅、太陽能薄膜成本急降下,整體而言,太陽能組件的價格在2008年至今下降了75%,今天減排放成本變得有限。 報告說明,環保與經濟並不是鐘擺的兩個極端,有關趨勢未來不會逆轉,投資環保類的股份如上世紀買樓一樣,有買早無買錯,可惜的是,香港真正的環保股少之又少,投資環保或節能汽車股,筆者會選擇其他市場。 筆者在《太陽之西(上)》中提過,普陀山的梵音洞,相傳洞可照見前世今生。清末時粗人阿大皈依我佛後,去到梵音洞遊覽,與其他人看到佛菩薩影像不同,他看到的是一隻狀甚痛苦的黃牛。師傅及後告訴他:「那不是前世,是你的來生,恐怕你要變做牛,你殺過牛沒有?」原來阿大從前是一名屠夫,他聽罷冷汗直流,師傅說:「因你有善根菩薩才顯現,今後要努力行善積德始能保住人身。」橫空顯現的西伯利亞地洞,誰說不是梵音洞?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8-05

是外星人、隕石墜地還是測試秘密武器?出現在西伯利亞亞馬爾半島(Yamal Peninsula)、直徑達80米的巨型地洞引起無限臆斷。謎底終在近日解開,地洞源自永久凍土(Permafrost)在全球氣溫上升下解凍並釋出甲烷氣,最終破土成洞。若抱著「唓,原來係氣體爆炸,等我以為堅有外星人」的觀念的話,可能大錯特錯。筆者視地洞為普陀山照見因果的梵音洞(關於梵音洞有很多故事,大家可以自行谷歌,不贅),地洞的出現旨在向大家提出警告。 導致西伯利亞「梵音洞」的原因是溫室氣體甲烷破土而出,甲烷來自地下上億年的永久凍土層,所謂的永久凍土層是指長期處於零下水平的泥土層,土層內含有大量積存的甲烷氣體。因為氣候暖化,令凍土層融化,並開始釋出甲烷,科學家探測後發現地洞的甲烷濃度達到9.6%,是正常大氣層的5萬倍,印證了氣體爆炸才是元兇。 目前全球有20%土地被凍土覆蓋,主要集中在兩極及西伯利亞地帶,西伯利亞凍土層是全球最大的凍土層,早在1.1萬年前的冰河世紀末期形成。科學家們估計,單在西伯利亞西部的凍土層便含700億噸甲烷,佔全球地表甲烷總數25%。科學家指出,因為甲烷造成的溫室效應是二氧化碳的20倍,有關甲烷有機會在100年內完全釋出,意味每年有7億噸甲烷進入大氣,全球暖化將加劇10%至25%。 來自西伯利亞的地洞,以具體方法告訴大家地球病入膏肓,亦再次提醒大家低碳經濟的重要。低碳經濟被廣泛討論已久,但刊入政府文件中的,要到2003年的英國能源白皮書《我們能源的未來》(Our energy future - creating a low carbon economy),11年前的文件早警告,按目前的消費模式,地球將提早滅亡。 筆者贊成推動低碳經濟,包括1)增加便服上班日(毋須穿西裝,減少辦公室空調溫度);2)減少出埠公幹(飛機是其中一個碳排放重災區);3)提倡Home Office;4)無紙企業(先倡議港交所(388)股票無紙化);5)共用辦公室(毋須一人一桌)。有關低碳經濟,下回再續。 閒話一則,警世地洞出在被喻為世界盡頭的西伯利亞亞馬爾半島,不期然聯想到《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國境之南說的是主角阿始與島本喜歡的虛構樂曲;太陽之西則在說著一個過著規律、重複耕種人生的西伯利亞農夫故事,一天農夫突然扔下鋤頭不再種田,在西伯利亞荒蕪中義無反顧地朝太陽之西走去,村上春樹將之稱為西伯利亞歇斯底里症。 過規律生活、重複人生的你會否都患上西伯利亞歇斯底里症?內心堅持的東西某天會否忽然啪一聲斷了,向太陽之西走。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08-01

1983年,米高積遜(Michael Jackson)發明新舞步月球漫步(Moonwalk)。同年,大韓航空民航機偏離航道飛越蘇聯領空時,被蘇聯空軍擊落墜毁,269人罹難。 同年中英就香港主權問題談判,港元在《中英聯合聲明》陰霾下爆信心危機,兌美元由6.5大幅貶值近50%至9.6,柴米油鹽被搶購一空。同年聯繫匯率誕生。 事隔31年,米高積遜仙遊、蘇聯解體、香港主權早已回歸,惟獨是1983年製定的聯繫匯率一成不變,關於聯繫匯率的優劣,本地以至國際評論在過去17年經濟起伏跌宕之際時有談及,既有支持聯匯穩住經濟,亦有反對聯匯要求脫鈎。國際投資者Simon Black在其網站以《It looks like Hong Kong may soon end its link with the US dollar. It’s about time.》為題,認為香港是時候考慮脫鈎。他直言今天與1983年是兩個世界(It was a different world in 1983),若港元與美元脫鈎,港元輕易升值30%,究竟港元升值,對家住香港、用港元的你我有甚麼影響?大家要先簡單理解聯匯如何運作。 聯匯以固定匯率兌換美元,如資金從四方流入時,市場人士會買入港元,港元匯價面臨升值壓力,中銀香港(2388)、渣打及滙豐3家發鈔銀行以美元向金管局買負債證明書,再發行港元獲利,間接令香港貨幣基礎得以擴張,市場貨幣供應間接增加,銀行同業拆息(HIBOR)跌,資金流出。資金流出時情況相反,3家銀行收回港元並以負債證明書換回美元獲利。但正正是這個機制令香港物業價格大幅波動。 90年代初,美國大幅減息,港元在聯匯制度下跟隨減息,美元在減息下轉弱貶值,間接令港元隨同貶值。美元每貶值10%,對歐、日及澳洲等投資者而言,港元資產便宜10%。如以100億歐元投資組合計,美元貶值一成,可購港元資產組合便有所上升。 舉例從日本投資者角度出發,當年一層太古城售500萬元,但換成日圓後作價便宜,他們自然願意追價以550萬甚至600萬元成交,間接推高香港資產價格。但97金融風暴令亞洲各國貨幣大幅貶值,港元在聯匯制度下未有貶值,結果導致資產貶值。因1)其他地區物業價格更便宜,如沽香港物業買新加坡物業;2)港元冇貶值,對外國投資者而言資產價格變得不便宜。 資金再流入港元,是否炒升值炒脫鈎不得而知,但令香港資產(股市及樓市)價格大升,這是供求以外另一古怪現象,若脫鈎,香港樓價最少跌20%至30%。既然今天香港再非83年時熟悉的香港,客觀投資環境與83年不盡相同,脫鈎有多奇?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