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味.人生 - 李鴻彥
2014-11-14

上期提到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成立推動「一帶一路」的絲路基金、成立亞洲基建投資銀行(AIIB)(亞投行)、倡建亞太自貿區(FTAAP)以及設立反貪腐執法合作網絡。其中絲路基金及亞投行被外界視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 成立亞投行,動機相對容易明白,中國之所以會成立5,000億美元資金,旨在與歐美日為首的亞洲開發銀行抗衡。緬甸等亞洲國家日後要伸手「借錢」(還是攞錢?),毋須再進行政治改革,手伸一伸便可透過亞投行攞錢。 無論是1)「一帶一路」的絲路基金;2)明目張膽地放水的亞洲基建投資銀行;3)與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抗衡的亞太自貿區,表面上APEC告訴大家要好好合作,實際上中國正借APEC機會向大家召開一場記者會,告訴外界中國不會被美國的新圍堵政策圍堵。而我看到的,是中俄與歐美間的經濟戰已經展開。大家會問,中國版馬歇爾計劃,與我何干? 炒股票的,我可以告訴大家因為「一帶一路」及亞投行的成立,中國鐵建(1186)、中國交通建設(1800)及中國中鐵(390)等在過去1個月累積上升12.8%、22.8%及17.4%。 也可以告訴大家中國要走出去,人民幣只會繼續轉強,東方航空(670)、中國國航(753)及南方航空(1055)分別累積上升19.5%、5.5%及8.2%(航空股上升除人民幣升值令負債減少外,還包括油價急挫)。誰說了解中國宏觀經濟對炒股沒有幫助? 馬歇爾計劃被喻為最成功的美國外交政策,美國於二戰後在歐洲推行計劃,目的在於幫助歐洲復興。馬歇爾計劃最初在1947年提出,正式實施的4年時間內美國共給了經合組織(OECD)國家130億美元的援助,佔1948年美國2,580億美元GDP的5%。 諷刺的是,George Kennan是俄國通,當年口中所講的「其他人會郁」,其他人正是奉行共產主義的前蘇聯。曾經在前蘇聯及歐洲工作的George Kennan,在1946年打了篇長電報予美國國務院,結果促成美國對蘇聯的圍堵政策。 馬歇爾計劃背後,還涉及美國的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之爭,馬歇爾計劃同時為美蘇冷戰揭開序幕。如今,由奉行共產社會主義的中國提出,叫「反馬歇爾計劃」較為適合。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11-11

「Europe was in a mess. Something would have to be done. If he did not take the initiative, others would.」已故的美國著名外交官George Kennan在1947年這樣說,意譯大概是:「歐洲立立亂,一定要做啲嘢,佢唔郁的話其他人會郁。」提及的「佢」不是別人,正是近期聽得較多的美國前國務卿馬歇爾(Marshall),所謂的「做啲嘢」即是聞名的馬歇爾計劃。 究竟在約67年之後的中國,能否出現中國版馬歇爾計劃?又與我何干? 亞太經合(APEC)峰會的討論重點包括:1)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2)促進經濟創新發展、改革與增長;3)加強全方位互聯互通和基礎設施建設。3項重點似乎看悶到抽筋、無邊無際,講你知,其實13年後再在中國召開的APEC是場記者會,向世界宣布中國的新經濟戰略。 經過多年工廠女工穿膠花式的奮鬥後,中國儲下4萬億美元(約31.2萬億港元)的外匯儲備,可惜錢再多,在別人眼中仍不過是一介土豪,立志當官的成功後貪污瀆職、喜歡大聲說話的遊客隨街大小二便、仿製MacAir後可以在清華北大演講。負債纍纍的美國、歐洲甚至日本卻有無上的影響力,土豪不甘。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峰會「發夢」(先發中國夢再發亞洲夢)前,倡議1)成立推動「一帶一路」的絲路基金、2)成立亞洲基建投資銀行(AIIB)、3)倡建亞太自貿區(FTAAP)、4)設立反貪腐執法合作網絡。1)及2)被外界視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中國志在將過剩的產能輸出,並由資金淨流入國搖身變成資金淨流出國,4萬億美元外儲成為重要戰略運用。 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其實由絲綢之路經濟帶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兩部分組成,「一帶一路」簡單說即是由北京為貿易中心的起點,陸路經新疆、哈薩克、俄羅斯等地前赴歐洲,海路則經印度、伊朗、土耳其等地走往歐洲。 當然,涉及中國境內的地區包括自由貿易協議、經濟開發區、互聯互通及跨國運輸線等等,計劃由中國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負責推動。下期再續。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11-07

又到講故事的時間,這次講鴻門宴。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與「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兩名句大家耳熟能詳,源起於漢高祖劉邦與楚霸王項羽在咸陽郊外一場宴會。懷王之約定明,先攻入關中的劉邦理應稱王,但及後追上的項羽不服,計劃在鴻門設宴將劉邦除去。 劉邦在宴會上甘願坐在臣位,暗示願奉項羽為君,即使參謀范增多次示意項羽動手殺劉邦,項羽亦無動於衷,直至劉邦借尿遁方知錯過機會。這是歷史上有名的鴻門宴,及後泛指為不懷好意、勾心鬥角的筵席。今天的鴻門換成北京,晚宴卻變成亞太經合(APEC)會議,如何勾心鬥角? 曾以談經濟話題為主的APEC會議,經過25年演化變成無話不談,是次會議主題是「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伙伴關係」,討論的重點包括1)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2)促進經濟創新發展、改革與增長;3)加強全方位互聯互通和基礎設施建設。 大家不要以為會議討論範圍假大空,其中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矛頭直至中國積極提倡的亞太自貿區(FTAAP),所謂FTAAP是指多個亞洲國家間共43項雙邊及小型自由貿易協定,而FTAAP的出現正是與美國積極推動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抗衡。TPP由汶萊、智利、新西蘭及新加坡數個APEC成員在05年推動,關鍵是14個TPP成員國包括美國、日本、台灣等,惟獨不包中國,圍堵中國明顯不過。 FTAAP與TPP之爭外,中國倡議成立、總部設在北京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成另一關鍵,究竟受美國左右的南韓與澳洲會否簽署加入亞投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參眾兩會中期選舉失利,有機會借APEC峰會轉移視線及取回民望,究竟美國會怎樣「玩嘢」? 研究股票財經的同時難以避開國際政治,油價跌穿80美元一桶與歐美牽制俄羅斯有關,油價走勢影響油股及航空股表現;亞投行能否有國際間的認受左右內地一眾基建股表現。要了解大市及板塊炒作,留意時事政經。 除國與國之間的暗鬥,還有中國領導層之間的隔代明爭。大家要知道,這次是繼01年上海主辦APEC峰會後,13年後才重返中國在北京舉辦,01年主持的是國家前主席江澤民,今天主持的換成主席習近平,主辦地點亦由上海幫基地換成北京。 如由本月5日起,為期一周的APEC會議期間,北京、香港出現亂子,將成為習近平政績上的一個小污點。問題是,有人要穩定,有人要亂。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11-04

不管暴發的你身家有多少,也不管跋扈的你來自何方強國,現金來到紐約這家特許店,都變得毫無用武之地。潮流品牌Marc Jacobs於今年2月,在紐約時裝周期間推出不收現金的Daisy Tweet Shop,演繹新名詞Shoppertainment。 Daisy特許店內除了有美容區、照相區,還可以欣賞藝術作品及Jilly Hendrix的現場打碟。假如要任何服務或產品的話,員工不會收取你一分一毫,你只要在社交媒體上打上#MJDaisyChain,便可享用服務。 以有趣、互動及體驗代替金錢進行購物,正正是新世代購物的新模式。 The Pop up Shop這樣形容Shoppertainment:「Shoppertainment involves fun, interactive elements to allow shoppers to be hands-on with the products,and it makes a much lasting impression on a customer.」 Shoppertainment一詞在香港電視(1137)的中期業績上出現了9次之多,皆因該公司計劃構建Shoppertainment平台,並經已聯絡不同廣告客戶參與。 既然Shoppertainment的重點在於有趣、互動及體驗代替單純的金錢,香港電視提供的體驗是播放劇集,讓觀眾在欣賞劇集之餘,又可以24小時購物。 平台的產品包括時裝、珠寶首飾、美容及健康、嬰兒及兒童產品、電子產品等。 關於網上購物市場,香港有過不少雷聲大雨點小的個案,經典要數壹傳媒(282)主席黎智英的購物網了。 但是,香港地少人多,落街購物方便快捷,與駕車動輒一兩小時才到購物商場的外國生活模式不同,究竟香港電視能否在香港成功演繹Shoppertainment? 香港電視股價於過去一個月經已累積上升逾20%,昨日股價再度飆升14.6%,至3.53元。另外,本月19日的開台劇選舉成功引起公眾話題,究竟是諷刺時弊的《選戰》?還是《警戒線》?能否成功令觀眾掏腰包網上購物為未知之數,倒是公司成功在網上引起不少話題!

2014-10-31

「If it’s entirely a numbers game and numeric representation,then obviously you’d be talking to the half of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who earn less than US$1,800 a month.」《紐約時報》與《華爾街日報》以100%相同、直接引用(Direct Quote)的字眼,報道梁振英如何「歧視」月薪14,000元以下選民。不過,特首辦予以否認。簡單問題,「外部勢力」與梁振英,你信哪一位? 《紐》與《華》兩報所指的是梁振英曾說:「(普選)的話要面對約50%月薪低於14,000元的選民」,但特首辦澄清的是「月薪14,000元人士不享有行政長官選舉的提名權」,兩者有所不同,既然一是蘋果一是橙,澄清只會自取其辱,突然市民寧信外媒不信特首。假如談的不是一詞一語,而是梁振英的思維模式呢? 梁振英沒有否認外媒的引述(大都有錄音佐證),意味他確有說過「(普選)的話要面對約50%月薪低於14,000元的選民」這句話,約50%的14,000元的市民有甚麼可怕? 根據統計處有關2014年第二季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截至今年6月底止,打工仔有374.47萬人,但月薪在14,000元以下的達167.46萬人,佔打工仔48.4%(不計外傭)。以年齡再細分的話,15至24歲及25至39歲這兩組打工仔的人口分別是259.2萬及134.1萬戶,佔總就業人口42.4%。這兩組打工仔的平均月薪是9,500元及15,000元。看到這裡,答案是否開始浮現。 撇除外傭因素後,香港的月薪中位數是14,000元,但當中大部分屬於18至39歲的年輕一代,再看看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梁振英評分,答案出來了。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最新的報告顯示,18至29歲人士,反對梁振英出任特首的比率高達87%,在10個受訪的青少年中,有9個不喜歡梁振英出任特首。 面對這種老中青撕裂(大部分是家庭內部分裂),政府難辭其咎。提委會機制一旦拒絕讓14,000元月入以下人士投票的話,可以把這群月薪偏低卻受通脹之苦的年輕人拒諸門外,梁振英要連任,又容易了。只是,習慣騙自己的容易墮進,以為其他一樣容易騙的誤區。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10-28

「知識改變命運」是至理名言,亦是長和系主席李嘉誠常掛咀邊的一句,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勸特首梁振英多讀書,想的或是同一句,問題是能否改變梁振英在官場的命運。「學林對話」前後梁振英不甘寂寞(還是不甘示弱?我不是他肚內那條蟲,不知道),接受媒體訪問及出席公開場合爭取曝光。結果?糗事傳千里,國際媒體、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都知道【註】香港有著這麼一個行政長官,說過「月薪低過14K無資格投票」、「體育界對香港經濟無貢獻」這些低水平的話。 先說體育界是否對香港經濟無貢獻?美國體育產業總值逾千億美元,其他歐洲國家所涉總值數百億美元計,單是產業分類已夠讓香港學習。梁振英的一句不單「露底」讓大家知道他經濟知識水平如何,亦讓大家明白政府對體育界的支持有多認真。統計處如何劃分數據,讓大家知道政府有多重視。美國統計處以北美產業分類(North America Industry Classification System,NAICS)劃分各行業價值及貢獻,如營建業分類號碼是12至30,在這類別中可找到運動場地營建業(234990);如零售業分類號碼是44至46,運動用品專賣店、運動鞋專賣店及二手運動用品專賣店歸納在內,被細分的還包括運動用品租賃業、運動與休閒指導業等。如大家要找二手運動用品專賣店對美國經濟貢獻,可在GOOGLE打NAICS再打453310。香港呢? 你容易在香港統計處網站找到4大行業對經濟相關貢獻的資料,但要找到運動相關貢獻卻難如登天。所謂4大行業分別是金融服務、旅遊、貿易及物流、專業服務及其他工商業支援服務,其總增加值在2012年佔本地GDP約58%,總就業人口則佔47.2%。四大行業外,香港沒有其他值得關注的產業? 運動產生的經濟效益巨大,建議梁振英讀讀Ming Li、Susan Hofacre及Dan Mahony合著的《Economics of Sport》。香港口說多元社會,實際只關心四大行業,其他包括創意產業及運動。我年初時以《等到主持也寂了》為題撰文,至今文章所講仍然適合。本文題為《勸君多讀書》是上篇,下一篇將會是《勸君多讀報》,網絡發達的好處是資訊流通隨手可得,不讀書不看報的官員,一言半語都貽笑大方。 註:http://www.nytimes.com/2014/10/24/opinion/paul-krugman-plutocrats-against-democracy.html?_r=0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10-24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批評佔中影響內地訪港旅客人數,不過,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反而顯示,由9月29日至10月16日的佔中期間,內地旅客量按年上升15.6%,究竟佔中對零售有影響還是沒有影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提交的文件顯示,期間訪港旅客的人次共有303萬,按年上升11.4%,當中內地旅客逾238萬,按年升15.6%。 無論以聖經故事的「七隻瘦牛」作比喻,抑或正常經濟周期去形容,提過花無百日紅的道理,依靠內地自由的零售銷售終有回落的一天,佔中只會是催化劑而非主要原因。港大估計全年零售數據要下跌1.2%,主要受訪港旅客減少銷費及本地消費疲弱有關。 大家要留意一個「有趣」的數據,香港零售管理協會指出,在本月1日至5日的黃金周,各零售行業的銷售額按年錄得雙位數的跌幅,中環、金鐘飲食及時裝店錄得40%至50%跌幅。 內地訪港旅客增加,但零售銷售下跌,姑且將旺丁不旺財的原因歸納有二,經過11年的自由行政策,內地旅客開始深度旅遊,體驗香港大自然如西貢南丫島等。 除了體驗香港的大自然,有甚麼比香港的示威文化更值得體驗?不少內地旅客專程來港出席佔中活動,感受一下(是出席不是參與,出席可能像KENNY G之流來拍照,而參與確是長期抗爭)。 雨傘運動對內地而言屬於諱忌之詞,Facebook、Instagram等均被封殺,即使微博等亦將之視為禁語。社交媒體研究諮詢公司We Are Social在今年4月時發表2014年中國網絡調查報告,發現內地人平均每周花25小時上網,上網年齡逾50%是90後、而瀏覽新聞正是主要上網目的,在這種統計數據下,領導怎會放心人民隨便瀏覽新聞,封殺,再合理不過。 大家可以想像,假如上網的90後長期接觸香港新聞,恐怕每人袋中均自備一把縮骨遮。 不過,自9月30日後,內地蘋果App Store最多人搜尋的應用程式都是類似VPN等的翻牆軟件,自由,真的可以禁?這時想起內地一本禁書,何清蓮著的《霧鎖中國》,用霧可以鎖住雨?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10-21

「Serendipity is any discovery that’s unexpected yet fortunate. You can also call it a lucky find, coincidence or accident.」Serendipity被英國一家翻譯公司視為2004年最難翻譯的詞語之一,結果被廣泛譯為幸福的意外、愉快的驚喜,例子包括在街上拾到100元(這個在金鐘佔領區變成道德示範,因為大家都不會拾起那100元)。Serendipity的例子當然不只於此,還包括閣下的投資回報。 基金Tacita Capital投資總監Michael Nairnek於3年前在《Financial Post》撰文,將閣下依賴的基金經理與猴子相提並論,對基金經理而言,究竟運氣重要抑或技術重要?他用1,000隻猴子以擲飛鏢揀股,結果猴子擲中股票又跑贏大市的比例高達50%,長期而言,每8隻猴子便有1隻可在3年後跑贏大市【註】。他同時引述兩位學者Eugene Fama與Ken French,就基金經理質素進行為期22年的研究,指出坊間的基金經理大部分「靠估」,技術含量少得可憐。 基於猴子揀股屬無心插柳,我較喜歡用歪打正著去意譯Serendipity。究竟基金經理買股是否歪打正著?我認識不少基金界朋友,基本因素、股息率、市盈率以至企業盈利並非最重要選股條件,最重要是不要跑輸其他行家,大家還記得蒙古能源(276)嗎? 轉型煤礦業務的蒙古能源從未錄盈利,但公司在市值及流通量等因素下獲摩根士丹利納入香港指數,結果基金經理「焗追」,其他基金經理行家亦在不能跑輸同儕下「焗焗追」,結果成就年年蝕錢卻錄逾千億元市值的神話。有時基本因素在基金經理眼中,不值一哂。 最近包括小弟在內的DBC3台財經台兩組節目主持,參與DBC協辦的「港股策略王的模擬爭霸戰」,兩組節目主持分別是「贏盡隊」及「火速隊」,前者成員包括小弟、小炒王梁心欣及陳承龍,後者則包括火燎森、朗維及棋亮。我鮮有化身為基金經理參與這類股王爭霸戰,但要告訴大家,基金經理們的運作模式有別於一般散戶投資,在短短2個多月比賽內最重要的不是參與公司派息業績,而是一邊留意其餘5人的操作一邊應對,體現博弈論。 最後一提,原來難以翻譯的英文單字十分有趣,還包括Googly(一種球類活動)、Kitsch(庸俗的作品/裝飾)、Bromance(兄弟情)等等。註:http://www.financialpost.com/personal-finance/Investment+managers+Serendipity+skill/4920267/story.html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10-17

踏入第四季,外圍金融市場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道指、油價及美國10年期債券孳息在短短兩周內累積跌5.3%、12%及15.6%,其他急跌的資產還包括反映美國細價股表現的羅索2000指數。散戶最初認為,美股調整與加息在即有關,實情呢? 直至油價急跌及資金湧入美債避險,大家開始明白實情或剛剛相反。美債孳息昨曾跌至1.8厘,要先明白資金在憂慮經濟前景下流入相對安全的國債,推高債價推低債息。至於油價急跌,是投資者明白經濟若放緩用油需求下降,偏偏供應國沙特阿拉伯表明無意減產。或許會問,美國經過QE1、QE2、QE3、QE3.5後,經濟為何還是未有起色?9月零售銷售更是8個月以來首次按月下跌,發生甚麼事? 以首3期的QE為例,QE1於2009年3月至2010年3月推行,QE2由2010年8月至2012年6月,QE3則由2012年9月推出至今,再看看QE完結或即將完結前美股表現: ‧道指在2010年4月26日高位(11,258點)開始下跌,至7月2日低位(9,614點)累積跌幅14.6%; ‧道指在2012年5月1日高位(13,338點)開始下跌,至6月4日低位(12,035點)累積跌幅9.8%; ‧道指在2014年9月19日高位(17,350點)開始下跌,至10月15日低位(15,855點)暫時累積跌8.6%。 大家或留意到,除QE1市場未有經驗外,QE2及QE3均將於完結前(聯儲局將在10月完全停止買債)股市已偷步下跌,而今天正面對相同的事。QE1股市、資產下跌後有QE2「撐住」,QE2有QE3「撐住」,那今次再有甚麼可以「撐」? 我在節目及個人Facebook專頁上多次提及政府救市依賴貨幣政策(如QE、減息)及財政政策(如增加政府開支、基建等創造就業),日本迷失20年是泡沫經濟爆破後,單靠貨幣政策救市的失敗例子,熱錢只在富人或特權人士間流轉炒賣,富了極少數人後卻未能滲漏到基層市民,最後被疲弱的經濟與基層反噬一口。 美國經濟是結構性問題,香港管治亦是?如少數特權人士享受的熱錢是權力呢?工作關係,落區了解雨傘運動最新發展及跟參與者攀談,其中一位說出一個道理:中央要學生、市民明白甚麼是政治現實,明白人大常委決定如何牢不可改,但另一邊廂中央亦要面對香港政治現實,沒有真正普選,群眾不會妥協,沒有真正普選,每2、3年便易有一次管治危機。始終,特首以至他委任的問責團隊認受性不足,管治建基於浮沙之上。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10-14

散戶經常被批評有欠專業,容易被誤導、煽動去追入或拋售股份,學習審視上市公司業績是由散戶晉身成專業投資者的基礎課程。Big Bath(巨額沖銷)是會計學上的必修技巧,直譯的話成為大洗澡或大清洗。散戶是不是經常看到公司出現巨額虧損而百思不得其解? 所謂Big Bath,簡單說即是上市公司將過往年度經已發生或未來年度可能發生的虧損,集中在單一會計年度內入帳,好處是將所有壞消息集中在一個財政年度處理,有點破釜沉舟的意味。內地上市公司若連續3年虧損的話,或被監管機構勒令除牌,因此不少公司選擇在第二年進行大清洗,因為壞帳早已被清洗得一乾二淨的關係,第三年容易錄得盈利及保住上市地位。 Big Bath時有所聞,以中國石化(386)為例,在2008年及2010年便出現兩次逾100億元人民幣的巨額撇帳,歸根究柢與2006年市旺時斥巨額進行多項收購及重組有關,收購價較資產價高的時候多出的部分會劃分為商譽,不過核數師要求公司逐年按市值入帳及攤銷,為此中石化寧可在2008年借金融海嘯的機會一次過進行大清洗。 除了中石化外,近期出現的大清洗可以留意亞洲果業(073)。亞洲果業去年(截至6月底止)全年營業額12.7億元(人民幣,下同),但最終在連環撇帳減值下,股東應佔虧損高達18.39億元,這18.39億元包含8.53億元商譽減值及9.24億元生物資產公允值變動虧損。該公司在業績上解釋,7月出現的颱風威瑪遜造成廣泛的財物農地破壞,損失的包括2013年種植的香蕉樹、未成熟的橙樹及農地基礎設施等。 中石化或亞洲果業只是兩個時期兩間公司進行的兩次Big Bath,不過相同的是,每次Big Bath都要有一個清洗的藉口。前者以金融海嘯為藉口,後者歸咎於颱風威瑪遜,反而管理層的能力、有沒有犯上不必要的錯誤(如以過高價格收購資產等)未被重視。 發生在香港的這一場運動,雖然未被梁振英定性為革命(定性為一場失控的群眾活動),不過,不少評論認為是被外國勢力介入的革命。假如被定性為有外國勢力介入,便成功將內部矛盾轉移視線,政府的管治、社會的撕裂以至民生問題等等,都容易被忽視。 假如要為香港進行一次大清洗的話,有甚麼直接將負資產撤換好?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10-10

無論叫遮打運動抑或雨傘運動,這場發生在香港9月的本土運動注定壯闊波瀾、影響深邃。雨傘運動是9月28日防暴隊施放催淚彈,示威民眾以「反骨」傘擋駕後,外國媒體為此冠名(《TIME》等以雨傘革命為題,不過革命一詞並不恰當)。 雨傘革命一詞其實早在2007年的拉脫維亞出現,當年10月群眾撐傘抗議政府將當時肅貪局局長Aleksejs Loskutovs撤職,並要求總理Aigars Kalvitis下台。 發生在拉脫維亞的革命最終成功,總理下台,不過,如我所言,運動在香港稱為革命並不恰當,推翻梁振英政府並非示威民眾的首要目的,目的是增加民眾就2017年行政長官的參與度,本來運動轉捩點之一可能是政府與學生談判,但政府代表昨決定,暫不與學生代表談判,這點我早已不感樂觀。 假如學生代表談判的對象是人大常委委員的話,事件可能好辦一點,只向特區政府談判的話,等於向上司要求公司增加福利待遇,話語權在老闆而非上司。 佔中如今踏入第13日,較坊間所預期的還要長,瑞信估計,零售業全年盈利倒退4%至12%,是以佔中維持10日作量點,佔中最終埋單的成本要多少,相信沒有人可以估計。 有無知的投資者將股市下跌全歸咎於佔中,其實恒指下跌與內地股市及美元強弱有關。美匯指數在7月1日至10月8日期間上升6.92%,期間以美元計價的商品貨幣全線下挫,金價下跌8%、印度及恒指則由高位大幅回落。印度指數由今年1月1日至10月8日期間累積上升25.3%,但由7月1日起計則只上升4.4%。 提起拉脫維亞,不得不提上周末剛完成的國會選舉,拉脫維亞與獨裁極權的俄羅斯關係密切,不少選民屬於親俄陣營,結果親俄與本土之爭不曾間斷。過去數年,本土的執政聯黨因為經濟問題勒緊褲頭,結果人民怨聲載道。 翻查拉脫維亞經濟資料,當地的失業率長期高企(7月及8月失業率分別8.6%及8.4%),而經濟只維持疲弱的增長(第二季GDP初值增長2.3%),過去半年仍未完全擺脫通縮陰霾。 不過,相比起獨裁極權的親俄或俄羅斯勢力的滲透,拉脫維亞選民投票時似乎放下麵包、拿起盾牌防止俄羅斯。 結果親俄左派的和諧黨(Harmony)雖然在100個議席中取得24席,相反現任總理Laimdota Straujuma領導3黨聯盟取得61席,成功牽制左派人士。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4-10-07

「法老做了一個夢,夢見七隻肥母牛從尼羅河上來,接著是七隻醜陋乾瘦的母牛,瘦牛吃了肥牛。」《聖經》內關於經濟周期的肥牛瘦牛故事,大家耳熟能詳,只是吃慣肥牛的不會積穀防饑,一旦瘦牛出現會驚惶失措,諉過他人,包括佔中。 被喻為香港近年最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雨傘運動(我不會說成革命)在旺角、銅鑼灣以至尖沙咀開花結果,有學者將佔中涉及的經濟影響量化為數以十億元計。究竟這數以十億元如何估算出? 投資銀行瑞信甚至以佔中10日作為量點,估計本地零售商全年盈利跌幅介乎4%至12%。瑞信估計化妝品公司莎莎(178)全年盈利會下跌12.4%,由原來的9.35億元減少至8.19億元,單一公司中間的差價是1.16億元。莎莎只是例子一樁,受影響的還包括周大福(1929)、周生生(116)、利福(1212)等,實際影響可能不只區區數十億元。 為甚麼學生餐風宿露,凌晨時分只用膠袋包裹身體取暖,卻換來香港經濟損失數以十億元?既然不明白對方舉動背後的玄機,最好的做法是與他們直接對話。 我到過金鐘、旺角等佔中地段與示威人士交談,其中一位52歲從事投資銀行的先生說,站出旺角是要跟自己的良心交代,怎能讓學生被欺負?彌敦道名店林立,短期的損失算甚麼? 另一位在大型珠寶店工作的先生則說,我是既得利益者,但也不希望每年的花紅過分依賴內地人或內地經濟。 翻查統計處資料,截至6月底止,8大行業的平均工資是14,126元,以名義(計算通脹因素)平均薪金指數計算,2014年第二季按年上升4.8%,但若與第一季比較的話則出現9.1%的跌幅,其中金融及保險活動按季跌24.5%,零售按季跌11.6%,第二季有佔中活動嗎?沒有。 反佔中與佔中之爭是即時的糊口問題與長遠的法制問題,簡單說,即是民生與民主,雞與雞蛋。不過,我要提提大家,阻人家生活有兩種,一種是長遠蠶食看不見摸不著,一種是短線影響看得見又感受得到。 港視(1137)在「一男子」阻撓下未獲發牌,涉及多少娛樂界幕前幕後「搵食」?新界東北發展未包粉嶺高爾夫球地,涉及多少人生活?這些你不會即時看到,但長遠影響深邃,由於未來正屬於學生們,所以他們才會竭力爭取。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 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10-03

成也社交網絡,敗也社交網絡。紅隧癱瘓令婆媳天人永隔、律敦治產房令初生嬰缺氧以及女士未能前往瑪麗醫院求醫等訊息(尚未包括大木博士派了超超夢及高達到金鐘清場!),過去一周不斷在Facebook、Whatsapp等社交網絡流傳。既然社交網絡在學界發起的佔中運動擔任重要角色,要摧毁便要更多的疑真疑假訊息。資訊爆棚對社會運動也好,對投資者也好,都不是好事。 AMP資本投資的投資策略主管及首席經濟師Shane Oliver曾發表一篇關於資訊泛濫如何影響決策的報告:「A massive increase in economic and financial information flows is adding to investor jitters and driving a shift further away from long term investing. This is likely to work against investors over time.」除海量資訊令人神經緊張外,報告另一重點是建議投資者減少接收資訊(turning down the“news”volume),以免投資決策受到影響。 節目關係需要跟進、分析刻下的形勢,接收海量的訊息,不難發現建制派、政府陣營在「按兵不動」下開始發動其他攻勢,網絡上、電子傳媒及電台「烽煙」節目有大量受影響市民申訴,同時有不少「評論」文章,一時間穿制服的糾察隊出現,支持和平的由穿白衣變成穿藍衣(不同陣營發起今天穿白衣罷課罷教及穿藍衣支持回恢秩序),甚至中央經濟制裁香港等傳聞四起,這時我選擇預留更多時間比例去閱讀海外媒體評論。 問一個問題,外資如何理解佔中這回事?中央經濟制裁等於上海得益?對外資而言,佔中得益的是新加坡,不是香港也不是上海。大家可以留意資深評論員William Pesek在周二題為《No, Shanghai Can't Replace Hong Kong》的文章,William指,中國政府在新政下變得封鎖黑箱(China is becoming even more of a black box.),投資者只能默默擔心負債過重、影子銀行系統及官員的貪污,長遠而言要為此黑箱「找數」。大家可以留意內地的外商直接投資(FDI)數據,7月及8月分別是負16.95%及負14%,市場原料同為升0.8%。9月份的FDI將會在本月14日公布,屆時會否三連跌? 政府可能計劃邊打持久戰邊打輿論戰,雖說時間愈長成本愈大,但對梁振英而言,成本來自社會與納稅人,一如以納稅人的錢買珠寶首飾一樣,why not?要打持久戰,首先避免接收太多垃圾訊息,再者要加以分析。 資訊氾濫令人躁動不安,不安的包括聽到「太陽照常升起」。到金鐘走走感受一下,發現陽光變得和煦絢爛,響在耳際的不是《問誰未發聲》或《海闊天空》,而是久石讓為電影《讓子彈飛》創作的配樂《太陽照常升起》。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 副總監,與其濫用 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4-09-30

「We are people of this generation, bred in at least modest comfort, housed now in universities, looking uncomfortably to the world we inherit.」被視為反主流文化(Counterculture)的代表人物,湯姆海登(Tom Hayden)當年以學生獨有的忐忑目光審視大人世界,然後發表影響後世的《休倫港宣言》(Port Huron Statement)。被外國媒體描繪成雨傘革命,同樣由學生發起,誰騎劫誰抽水再不重要,問題是大人們有無嘗試了解走進學生世界,錯誤判別事態發展對政治領袖而言,是死罪一條。 《休倫港宣言》由美國上世紀60年代的學生組織「學生爭取民主社會」(SDS)所草擬及發表(海登正是SDS創辦人之一)。SDS「誕生」於I have a dream的年代,翻天覆地的改變美國政治與社會,「宣言」揭示、標誌新世代的反抗議程,且為60年代乃至20世紀後半美國反抗運動的最重要宣言之一【註】。究竟今天爭取的民主與半世紀前有甚麼分別?建制派、政治領袖要明白,或至少嘗試明白。 現已74歲的海登仍是社運活躍分子,2012年在「佔領華爾街」宣言中提出新的要求,便是直接和透明的參與民主。美國佔領華爾街比50年前的學生徹底地實踐參與式民主,今天爭取的民主、革命沒有領導人及組織、一切都是透過集體討論簡單舉手投票,他們透過網絡協調討論決策後走出虛擬世界,付諸實行。 簡單而言,學生以揣揣不安的目光審視大人的世界,正好看到大人們看不到或選擇遺忘的缺口,成為革命之本;其次是今天的革命已沒有單一領導與組織,呼籲停止佔中的官員可以省點口水,以為戴上眼罩口罩包著保鮮紙走上公路露宿是鬧著玩,錯判形勢要付出代價。 有政黨批評佔中的出現影響香港經濟,7月初拙作《來之不易》已借印度發展民主有助經濟為例,指出發展民主出現的陣痛可以換來長久的經濟發展。另一樣要提大家的是,早在佔中開始前資金已開始撤出香港,港匯在本月17日開始已連跌8個交易日,由1美元兌港元由7.7507一度跌至7.7648,達0.15%,佔中只是催化劑,香港經濟還涉及自由行減少、內地經濟不穩、美元轉弱(資產貶值)、通脹及年輕人工資未能追上通脹等,所以經濟轉差不只與佔中有關。 梁振英下台成為口號,有人問下台又如何,換湯不藥!我想起姜文的《讓子彈飛》:「你說是錢對我重要,還是你(黃四郎)對我重要?你和錢對我都不重要,沒有你,對我很重要。」由僭建囤地賊喊捉賊、罔顧民意強推國民教育、無視顧問建議拒發免費電視牌照到粗暴通過東北前期撥款,一顆顆子彈早已發射。要問的是令示威遍地開花、子彈遍地的始作俑者是誰?開槍的是誰。註:http://www.ait.org.tw/infousa/zhtw/PUBS/AmReader/p745.htm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4-09-26

過去的星期日(21日)是世界和平日(Peace One Day),2014年的主題是「與人相處以和為貴」,盼減少地區衝突、家暴、社區及校園欺凌。不過,兩日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奧巴馬展開對敘利亞的空襲,極盡諷刺。 大家對Peace One Day的認識,可能是在年初一段長約1分鐘、由衛生品牌AXE與Peace One Day合作的「Make Love,not War」短片【註】,該段短片起初影射北韓、北歐、中東等好戰領袖要發動戰爭,但是,最終按下的鈕鍵不是發放煙花,而是啟動大型表演活動。 短片以「Make Love,not war」為口號,口號其實源自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反越戰時的「Make Love,no war」。口號提的Make Love不單純是做愛(或性交),文雅點是讓愛代替戰爭。 面對今天的社會撕裂與政治矛盾,未知有沒有罷課學生提出類似口號。不過,另一個事實是香港育齡女士做愛的頻率出奇地低。家計會於星期三發出一份新聞稿,主要分析早前兩項關於育齡期女士面對的問題,其中一項訪問了2,146位年齡介乎21至40歲的女士。 結果顯示,59%受訪者在過去1年或至少3個月面對一種或以上的性問題,另外,18.1%受訪女士的性交頻率於1年內不足11次。 家計會的新聞稿的確令我想起「Make Love,no War」的口號,除了不想看見社會戾氣漸濃外,亦因為一份《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大家還記得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在2013年10月發表的報告? 報告告訴大家一個事實,香港出生率偏低,2041年每3位便有1位是65歲以上的長者,而2012年每1,000名適齡工作人士支持355位受供養人士,到了2041年,將會變成每1,000名支持712位,情況嚴重。 以往大家會說,不生小孩不等於不做愛,家計會的報告正正告訴大家,香港人既不做愛也不生小孩,往後的勞動力從何而來?要依賴輸入外勞? 政府要減少矛盾衝突,不妨再製作宣傳片:「有愛,真係唔做?」 【註】http://www.youtube.com/watch?v=63b4O_2HCYM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 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