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味.人生 - 李鴻彥
2015-03-17

「每個渺小的理由都困住自由,有些事情還不做你的理由會是甚麼?」有不少年輕歌迷的台灣樂隊五月天有首歌叫《有些事現在不做 一輩子都不會做了》,15字歌名概括年輕一代所思所想。與67暴動後的港英政府般,特區政府在雨傘運動後對青年人問題關心多了,有從思想教育再啟蒙出發,也有從過剩精力出發,問題是由「上一代」管治班子去了解「新一代」青年人談何容易,不要再說一蟹不如一蟹。 一場運動除將社會分成藍及黃兩色外,亦以年齡區分70前的「上一代」及90後的「下一代」,「上一代」自辯不是既得利益者,又批評「下一代」好高騖遠,批評的聲音包括「大學生畢業後申請公屋是放棄人生」。 我在網上看到一則「上一代」批評:「(節錄)根本反影(映)不到以前的真實情況。許多人結婚時亦只租樓甚至房間住。直至工作過多年到三四十歲才有能力買樓花。上一代人根本沒有在畢業時就像現金(今)的年輕人奢望一畢業就買得起一個有會所泳池的豪宅,而他們的父母亦不曾像現今的父母要為兒女擔心買樓的問題,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子女可以通過努力得到安穩的生活。」是否「下一代」太不濟?實情是「上一代」面對通脹及貧富懸殊冇今天嚴重。貧富懸殊的經濟體系一大特徵是被視為奢侈品的價格遠較日常必需品高,本地樓在若干年前由必需品進化為奢侈品,在貧富懸殊排行12年、堅尼系數達0.537的香港,住宅成少數富人才可負擔的奢侈品。 統計處一份《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主題性報告:青年》報告,青年人於2011年平均月薪與2001年相同,維持在8,000元,但生活必需品於過去10年加幅,明白無論奢侈品或必需品,「下一代」均難負擔,他們最大問題是:看不到通過努力得到安穩生活。 為了解「下一代」所思所想,我在DBC數碼電台3台節目《霎吓拾吓》中,增設《90後,明就明》這環節,藉訪問90後了解他們在生活的困難與怎樣看將來,已接受訪問的幾位90後都有一共通點,置業對他們遙不可及,亦不包括在人生目標中,相反不少90後都抱有創業的心態。 可喜的是賺錢非他們創業首要目的,相反獲社會認同、照顧弱勢社群(如教導智障人士手工藝等)才是他們喜歡的。無論你是「上一代」還是「下一代」,建議你嘗試走進90後的世界,你要思想再啟蒙,請先了解對象是甚麼。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03-10

「Those born in the 1940s belonged to a particularly lucky generation. On average they were relatively rich as young adults and remain relatively rich today.」英國《金融時報》在2月23日以「No country for young men」為題,報道新一代年輕人面對失業、貧富差距問題,直言今天青年人生活質素大不如前,除住屋成本高企外,年代不同機會不同亦是主因。反水貨引發的衝突「周」而復始,青年人失業問題再成關注,我只能繼續講:「香港好大鑊。」 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周末會見傳媒時提及青年失業問題,一貫指「政府高度關注青年失業問題,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均有青年發展基金,勞工處和僱員再培訓局等也有提供職前培訓。」他又指據統計處數據,去年11月至今年1月,20至24歲青少年失業率8.5%,涉約2.3萬人,數字屬一般水平。一般?翻查由93年到去年統計數據後,發現按目前走勢發展,香港將「好大鑊」,目前走勢包括:1)自由行被罵個狗血淋頭不再訪港;2)單程證制度續增加低學歷、高齡女性人口;3)港元升值人民幣貶值,港元兌人民幣之間的「折扣」收窄等。 截至去年第四季止,香港GDP、失業率分別是2.2%及3.3%,而15至19歲、20至24歲及25至29歲的群組失業率是12%、8.4%及3.4%。單從數據看似健康,但不能忽略零售銷售值11年來首倒退,全年跌4%。如未能扭轉跌勢或進入97年至02年零售業寒冬期。該期間零售銷售值分別跌8%、跌16.9%、跌1.5%、升0.9%、跌5.4%及跌1.9%,因零售業吸納大批青年,若進入寒冬,連青年人失業率大升。15至19歲失業率是10.5%、25.4%、28.1%、20.5%、25.9%及29.4%,而20至24歲是3.2%、9.7%、9.6%、6.6%、9.7%及10.5%。 青年人失業率可在一年間急升一倍,屆時不是政府搞甚麼青年基金可解決,如今天在屯門、上水反水貨客青年深受失業所害,未來1、2年人數只增不減,這些梁班子意識到?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的標題讓我想起高安兄弟(COEN Brothers)07年一齣電影,為承傳其「離奇」,電影譯名《200萬奪命奇案》,但原名是No country for old men,故事講述聰明貪心的獵人、看破世情的警長與冷血怪戾的殺手,自以為是不懂變化的「老人」,結果卻敵不過生命的無常與宿命,車毁人亡。反觀由老人政治主導的香港是No country for young men 還是old men?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3-03

「A life is like a garden.Perfect moments can be had, but not preserved, except in memory.LLAP.」半世紀前在《星空奇遇記》(Star Trek)中飾演混血兒冼樸(Spock)名演員Leonard Nimoy,上周五與世長辭,終年83歲。Leonard入院前在Twitter留下這句完美「遺言」,意譯大概是:「生命如庭園,美好一刻總會流逝,唯留記憶中。」冼樸的離開獲美國總統奧巴馬、財政司長曾俊華在內數以十萬人悼念。處於反自由行及反反自由行的撕裂邊緣,冼樸告訴我們這一代香港人甚麼? 《星空奇遇記》及冼樸創作人Eugene Wesley Roddenberry是著名人道主義者,66年的美國充斥種族及性別歧視(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火神星及地球混血兒的冼樸和由女性當主要職位的企業號(Enterprise)反映Eugene人道主義理念。冼樸手指向兩邊擘開的Vulcan salute源自希伯來字母Shin及猶太祭司的祝福手勢。 電視畫面傳來元朗反自由行及反反自由行衝突時,腦海浮現冼樸「生生不息,繁榮昌盛」(Live Long and Prosper,LLAP)名句。企業號使命不是侵略其他星球或防衛本土,而是勇闖前人未至之境,可惜香港人口及出入境政策混亂,迫使新一代香港人將精力消耗在防衛本土上。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昨公布第二階段報告,該小組我視為曾俊華與特首梁振英角力的衍生產品。 該報告重申香港面對結構性赤字來勢洶洶,包括逾65歲長者人口在15年內倍增,並由去年佔人口15%增至2041年的30%左右,醫療衛生及安老服務開支佔政府開支及本地生產總值比重大增,在勞動人口未來4年逐步減少下,政府出現「收入減少支出大增」的結構性赤字局面。問題是為何出現結構性赤字及「我衛我城」的內耗現象? 我已提出香港在單程證下,勞動人口正被「低學歷、高年齡」女性人口「溝淡」,據統計處2011年《內地來港定居未足7年人士》主題報告,新來港人士主要從事「非技術工人」(佔27.3%)及「服務及銷售人員」(38.1%)。我比較截至去年9月14個本地工種包括公務員、製造業、建築地盤及地產等,發現撇除「社會及個人服務」外,依賴女性勞動人口工種正正是受自由行影響最大的「零售」及「住宿及膳食」。 香港正處兩難,一難在自由行縮減更難誘使女性投身職場,提升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目前處於55.2%,遠低於發達國家的65%);二難在續依賴自由行,香港亂象只會繼續,沒有紗布賣的藥房只會更多。冼樸出現後的美國繁榮昌盛,可惜香港正走回頭路。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5-02-24

財政司長曾俊華在最新網誌「做個朋友」提到12年美國電視劇《選情告急》(Game Change)飾演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佩林(Sarah Palin)的Julianne Moore不是政治人才,但總算明白其政府如何官僚。我們的政府呢?為應付財政預算案,新年反覆研究2014/15年度預算案及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等,得出香港勞工階層正被「洗牌」結論,在自家Facebook上載引來廣泛討論,「呃到」逾5,000個Like及2,800次轉載。有幾多Like及Share我不關心,意外的是原來不少港人關心社福等問題,討論獲益良多。 我以《香港有幾大鑊?》為題講述去年底人口較2013年增0.6%或4.23萬人,達726.41萬人,4.23萬人淨增包含:6.23萬人出生、4.48萬人死亡、4.05萬位單程證新移民及1.57萬位港人移民海外。過去十餘年共逾50萬人藉單程證制度來港,該制度目的是中港家庭團聚,結果男士北上娶妻盛行,新移民以低學歷(逾70%中學學歷)及女性(逾70%)為主,扭曲人口金字塔。04年底香港人口689.55萬人,男女分佔331.45萬人及358.1萬人(比例為48.06:51.94),但去年底男女人口分佔335.25萬人及391.16萬人(比例為46.15:53.85),新增人口集中在30歲至44歲。截至去年底30至44歲總人口102.4萬人。 政府曾指新移民為香港GDP貢獻比率是0.6至1個百分點,對此我深表懷疑,10年來香港中年女性人口雖顯著增加,但女性勞動人口投入率沒有明顯提升。2005年、2010年及2014年該比率分別是49.5%、50%及55.2%,其他國家如日本、法國及德國的比率(2010年)分別是62.1%、65.6%及71.8%,為何顯著增加的女性拒絕投入勞工市場?這個與或低學歷高年齡難融合職場有關,這情況會否影響香港社福開支呢?2004年12月失業率達6.6%時,領取綜緩個案有29.57萬宗,但在去年12月失業率僅3.3%,但領綜援個案仍有25.3萬宗,究竟新移民對社福開支有否構成壓力? 有建議財爺調低女性利得稅鼓勵投入勞動市場,但按統計處資料,以女性為主的是零售、住宿及膳食。截至去年底,零售就業人數26.98萬人,男性僅10.88萬人,女性達16.097萬人;後兩者就業人數28.295萬人,男女分別是13.28萬人及15.02萬人。最依賴女性勞動力的工種與自由行有關,一邊女性人口續增,另一邊需女性勞動力的行業因自由行回落而萎縮,究竟條數可點計?希望財爺在預算案內回答。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02-17

「Perhaps most important, over the course of your college years, the exposure to diverse disciples will help you to find your own voice.」現年25歲、被視為最年輕矽谷創投人的華裔移民Ernestine Fu在一封致大學一年級生的公開信中,呼籲青年人勇敢嘗試並找出屬於自己的「聲音」。可惜在香港,青年人聽得最多的可能是「你收聲」與「不要輕易創業」。 一場運動,社會忽然關心起本土青年來,他們是否精力過於充沛呢?他們向上流動的機會是否不足呢?他們是否需要多點回內地交流呢?結果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內提及「青年」的字眼達24次(相比下「教育」出現31次、「住」出現29次、「內地」出現29次),被忽視的青年忽然被關心,情況與1967年後,港英政府忽然關心青年事務一樣。 24次出現的「青年」包括梁振英建議成立3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旨在資助現有計劃未能涵蓋的創新青年發展計劃,例如以資金配對形式支持非政府機構協助青年人創業,如何申請撥款由青年事務委員會擬訂。 大家對青年事務委員會不熟悉的話,對發表「大學生申請公屋等於放棄自己」言論或在政改青年論壇上叫青年「你收聲……」可能會熟悉一點,該會主席是陳振彬。 這邊廂找一個與青年格格不入、雙鬢斑白的人管青年,另一邊廂財政司長曾俊華星期日在網誌上發表《留給準備好的人》,提醒青年不要貿然創業之餘,亦提醒大家其實按揭證券公司3年前已推出了「小型貸款計劃」,目標對象包括青年人。 我不禁問,究竟3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目的何在?究竟有幾多青年喜歡創業?是政治酬「庸」(我將庸字納入引號,怕有人對號入座)?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人口普查結果顯示,2001年、2006年及2011年有超過96%青年為僱員,分別達34.913萬、34.87萬及29.34萬人,為僱主及自營作業者(Self-employed)分別達10,117人、7,699人及9,376人,有關數據對比起全港工作人口似乎不到0.4%。 不過,趨勢告訴大家,本地的青年未必有資格成為老闆(僱主),創業基金未必適合。但選擇以自僱人士方式過活的愈來愈多,2001年、2006年及2011年自營作業者的人數分別是7,097人、5,497人及8,384人,佔青年工作人口的比例是1.95%、1.52%及2.75%,這與home office及freelance成風有關,當然與青年愈來愈崇尚自由的工作有關。 這些,年過半百的政治「庸」是不會明白,惟有叫:「你收聲……」。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02-13

韓劇《來自星星的你》中,你可以找到YSL、Sweet Pudding等品牌,但不會找到蘋果iPhone的影蹤。礙於植入式廣告合約關係,劇中主角使用的電子產品幾乎清一色是三星產品,現實卻剛剛相反,韓國人對三星開始厭倦。 不過,韓國人開始對選擇權單一化、對財閥式經營反感之際,中國卻反其道而行,樂此不疲。 以國家主席習近平為首的新管治班子活在夢中,一個壓抑多時如今反彈要揚名立萬的中國夢。結果出現國家安全委員會,把前朝希望打造內部競爭,將企業拆細再拆細的思維通通扭轉。 本月12日(昨日)傳出中國移動(941)與上海A股公司廣電網絡(600831.SH)合併、中國聯通(762)與中國電信(728)合併的消息,消息迅即被各方以「未聽聞有關消息」回覆,不過,以中央今天的思維模式而言,再考慮到上市不久的北車強行被南車「吞併」,我相信消息是真的。 入行之初主要負責電訊相關新聞,大家記得中國本來只有一家電訊公司叫中國電信集團,及後分拆了中移動、中國網通、中國鐵通、中國衛通、中國聯通等一大堆,分拆的目的在於增加競爭及促進投資。 十年過去,中央又開始改變想法,認為電訊網絡的重複建設過於浪費,各自為政又容易衍生山寨主義地方勢力,結果又將電訊公司以電訊制式合併,今天剩下TD-SCDMA的中移動、GSM的聯通,以及CDMA的中國電信。 不過,今天再次傳出幾家電訊公司合併的消息,以經濟角度出發可以打造三星級的跨國財閥企業;以國安角度出發可以牢牢地控制電訊網絡,說到底都要操控,中國正在走回頭路,回到大躍進的年代。 最後一提,隨著三星與小米崛起並威脅到蘋果一哥的地位,蘋果由iPhone 6開始「分散投資」,找韓國、台灣以及內地企業製造手機的同時,亦找來日本的Japan Display、Sharp等不同公司協作。若某些公司只靠抄襲成就霸業,王國難以維持。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5-02-10

「……最基本的就是每一間財務公司最少都有10個四按物業,即是市場上最少有12,000個四按物業,這是一個火藥庫,莫講話樓價下跌,就算平穩都會引發危機,我認為快則3個月,慢則6個月……」被喻為睇市準到驚的紀惠集團行政總裁湯文亮忽轉軚,大好友變大淡友兼言之鑿鑿,強調細價樓在3至6個月內必定爆煲,究竟有幾嚴重? 我在DBC財經台節目《數碼講華爾街》與《霎吓拾吓》內說過,大家不要小看美元升值潮,港元與美元掛鈎雖帶來經濟穩定,但同時有副作用,美國經濟好轉、歐洲央行推歐版QE及歐債危機升溫直接間接推高美元,與美元掛鈎的港元被迫升值,對歐日、新加坡以至澳洲等貨幣貶值的國家而言,港元資產變得不吸引,樓價或重蹈2002年美元急升樓價急跌覆轍。 與97亞洲金融風暴不同的是,當年樓市炒風熾熱,個別投資者藉高槓桿炒樓(個別同時持逾10個物業),但今天高槓桿的不是個別投資者,而是提供二按、三按以至四按的財務機構。為了解本地二按貸款問題,我翻查去年1月至今的金管局住宅按揭統計調查數據。截至去年12月底止,未償還按揭貸款達9,845.39億元,按年增8.8%,該月(12月)涉二按貸款額及宗數分別是7.6億元及159宗,略高於去年平均5.58億元及124.6宗。但未償還二按貸款問題非焦點,而是私營機構提供的二按增速驚人。 去年1月涉政府資助計劃的未償還二按貸款金額及宗數分別是69.49億元及1.5678萬宗,到去年12月分別降至59.66億元及1.3219萬宗。但去年1月涉私營機構提供的未償還二按貸款及宗數分別是84.84億元及3,772宗,到年底卻升至98.78億元及3,769宗。上述數據反映藉政府資助計劃進行的二按金額及宗數正減少,但私營機構提供的二按金額卻升16.4%,有關數據尚未反映三按、四按。藉二按獲貸款的先決條件是樓價永不下跌,情況與當年美國次按般,樓價只升不跌不會出現問題,申請二按或提供二按貸款的羊年要求神拜佛,樓價不要下跌。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算是半個樓市淡友,撇除美元轉強港元資產貶值、經濟周期逆轉以至樓價相當於家庭入息中位數17倍等客觀利淡因素,另一個不喜歡做樓奴的原因與《富爸爸,窮爸爸》所言的財務自由有關,為何要將人生與幾嚿磚頭掛鈎?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2-06

「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 involves taking the view that it is normally futile and damaging to the growth rate of an economy, particularly an open economy, for the Government to attempt to plan the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available to the private sector and to frustrate the operation of market forces.」年長一輩或聽過上述對白,說的不是別人,而是有份打造香港為金融樞紐的夏鼎基(Charles Philip Haddon-Cave),他是前港英年代財政司,積極不干預(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由他發揚光大。 原汁原味不經刪減的真實對白,告訴大家「大市場,小政府」背後理念,重點是開放的市場,任你怎刻意分配私人資源或阻撓市場力量,結果亦是徒然。差餉物業估價署最新數字狠狠摑了現政府一巴,以數字告訴大家,政府如何浪費精力壓抑樓價。政府分別在2010年、2012年及2013年推出額外印花稅(SSD)、買家印花稅(BSD)及雙倍印花稅(DSD)等「辣招」,SSD限制外來買家炒樓,非香港居民及以公司名義置業須額外付15%買家印花稅;BSD限制本地及外來買家短炒,凡36個月內售物業須付10%至20%逆進稅率;DSD限制本地投資者,凡非住宅物業或購入多於一個住宅物業時,須徵收雙倍印花稅。其他「辣招」包括金管局收緊按揭貸款成數等。 政府官員制訂無數「辣招」時,衷心相信樓價會受限制或認為不推辣招,樓價更瘋狂。今天公屋呎價11,565元是否瘋狂大家判斷,但人均住屋面積,港人生活質素肯定屬陷瘋狂,月入中位數萬餘元,但住百多方呎單位,吃50元一碟豉油餐肉煎蛋飯。差估署指去年12月全港整體私人住宅樓價指數升至277.6點新高,按月及按年分別增1.3%及13.3%。驟眼看樓價按年升13.3%,跑贏通脹、恒指、工資升幅之餘,更駭人是430方呎以下細單位升幅達14.9%,即使財政司長曾俊華在本月25日預算案公布增加子女免稅額或同住父母免稅額,叫納稅人怎樣一邊住在「豆腐膶」,一邊與父母子女同住? 有鑑於該署數據驚嚇十足,坊間傳政府擬再推「辣招」,問題是在SSD、BSD及DSD限制短炒及投資客後,今天置業大部分是有實際需求的用家,政府再出招或「慈母上身」,憂慮置業人士變負資產,可惜是否變負資產、如何承受相關風險並非政府專長,銀行或按揭貸款機構會自行判斷,再推辣招的話,不如直接限制香港人置業。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2-03

「Will we accept an economy where only a few of us do spectacularly well?」拿美國總裁奧巴馬的國情咨文與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施政報告相提並論,或貽笑大方,莫說奧巴馬,即使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比較亦見笑於人。你可不同意,但無論是奧巴馬抑或柯文哲,民選令兩人的認受性遠高於梁振英。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或希望學奧巴馬劫富濟貧,可惜徒具其形。 奧巴馬上月公布任內第6份國情咨文,他贏了兩次再無連任包袱,可放手大幹一場,強調國家經濟不能只幫前20%高收入家庭(高收入家庭資產值是中收入及低收入的7倍及70倍)。新一份國情咨文被喻為大打中產經濟,重點是向富戶開刀賑濟中產或低收入人士,資產逾500億美元超級企業與年收入逾50萬美元家庭的資本所得稅(Capital Gains Rate)上調至28%,劫富後協助中層收入家庭,提供500美元稅收抵免(Tax Credit)、擴大兒童照顧稅收抵免及為學生減免社區大學學費。奧巴馬明白中產是美國經濟支柱。 反觀梁振英,55頁施政報告中經濟著墨有限,但「國家」、「內地」及「中國」字眼分別提了12次、29次及15次,談經濟的僅8頁,呼籲港人好好把握內地繁榮機遇,做好「超級萬能插蘇」角色,即使推總值10億元協助香港企業建立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的「專項基金」,目的只瞄準內地。似乎沒有內地的香港人不是香港人。 他沒有特別關注中產家庭,相反對低收入家庭及退休人士有不少篇幅,其中與奧巴馬式劫富濟貧有點像的叫全民退休保障。按財金官員估算政府在13年後用500億元,屆時或須上調利得稅及薪俸稅填補缺口,但我不同意「免審查,全民劃一金額」式全民退休保障,這點他日再談。 關於梁振英的能力,大家可上網翻查題為《蠢蛋.劣幣.梁振英》舊文,從過去3份施政報告可見看到,香港於他而言是一國下的地方縣鎮,兩制概念或從不存在。相反公務員出身的財政司長深諳兩制重要性,特別效法澳洲設立未來基金避免梁振英亂花錢。 曾俊華將在本月25日宣布2015/16年財政預算,可留意他如何「撥擋」梁振英(詳見《曾俊華撥擋梁振英》),見招拆招。未來將研究香港經濟問題及對預算案有何憧憬。奧巴馬在國會演說先問:「我們能接受一種只幫助極少數人的經濟嗎?」即反問:「Or will we commit ourselves to an economy that generates rising incomes and chances for everyone who makes the effort?」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5-01-30

「Based on its current assessment, the Committee judges that it can be patient in beginning to normalize the stance of monetary policy.」美國聯儲局暸解她控制全球資金流向能力與角色,甚至每句話亦觸動市場神經。該局今年首次議息會議後不設記者會,市場遂關心聲明會否保留耐性(Patient)一詞,結果不負眾望。加息,慢慢來。 聯儲局在聲明中明言美國加息除視乎失業率及通脹外,還留意一籃子經濟因素措辭背後,其實內外交煎。先說內部經濟,本月幾乎所有經濟數據均未如理想,最意外是去年12月耐用品訂單數據,市場料升0.3%,但結果倒退3.4%,連帶去年11月數據向下修正為倒退2.1%。平均時薪及零售銷售等亦遜預期,美國經濟是否全面回穩似尚要驗證。 美國以外的經濟問題複雜得多,歐洲央行公布較預期誇張的量化寬鬆,結果歐元兌美元跌至1.11水平,美元間接被推高。雖然我在本欄的《This’s just the beginning……》提過印再多銀紙亦只跌入流動性陷阱,但在外匯市場卻影響其他貨幣匯率,不少國家被迫出招,新加坡是例子之一。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周三突推「量寬」政策,但他並非直接印銀紙,而是採取高層次變相「量寬」。新加坡元與一籃子貨幣掛鈎及維持某水平升值速度,MAS沒有減息,而藉管理匯率、降低對一籃子貨幣匯率升值速度,以刺激經濟成長並對抗通貨緊縮。消息公布後,新加坡元曾急跌1.34%,1美元兌新加坡元升至1.3569,創2010年以來新低。今年加入貨幣戰推低匯率的有加拿大、丹麥和印度,歐日及泰國等推量寬。我在上期《敗也聯匯》提過香港與美元掛鈎,各國貨幣貶值,香港可能「好大鑊」,偏偏我們政府已錯過脫鈎好機會。 面對其他貨幣貶值及資金流入美元區,美國暫毋須急加息。略提「慢慢來比較快」除是九把刀的一本書名外,亦是馬國歌手梁靜茹在2010年《情歌沒有告訴你》專輯中的歌名,關於這首歌,我很喜歡數句歌詞:讓葡萄慢慢暈開 釀成芳香再醒來。 有些事其實急不來。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五刊出

2015-01-27

「Los prejuicios no salen a volar y los dejamos en tierra.」面對乘客質疑及投訴空姐身材欠佳,阿根廷航空以拉丁文回覆,強調機艙服務員符合公司身高等要求,並禮貌地以fly、ground等與飛行語帶雙關的句子回覆,結果大獲好評。句子翻譯後大意是:「偏見是行不通的,我們會將它放下(Prejudice doesn’t FLY, we leave it on the GROUND)」。換轉彪馬(PUMA)呼籲投訴人放下偏見,一場災難可能消失於無形。究竟,誰搬走了我的香港? 今天香港問得最多的問題是這個還是香港嗎?究竟香港精神是甚麼?亞視義工義演等於香港精神?穿解放軍服的香港青年軍不等於洗腦?「D7689」等於辱罵梁振英?長實(001)及和黃(013)遷冊一刻,你還認為香港是個宜居宜商城市? 曾經,香港奉行「大市場小政府」,簡單稅制加民主法治及資訊透明,成為不相信中國但又希望分享中國經濟成果的商家,最佳的踏腳地,但逝者已矣,一如97前夕商界撤離引發的震盪。關於97前夕信心問題,年輕讀者或不了解,銅鑼灣大地主怡和在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展開正式談判時(1984年3月28日)突然宣布遷冊至百慕達,消息撼動投資界,翌日恒指急瀉5.8%。 除怡和遷冊影響商界信心外,還包括92年滙豐將總部搬回倫敦等,前朝政府為穩住匯價穩住商家信心,決定將美元與港元掛鈎,設定在7.8水平,31年來不曾偏離過1%。但最令人擔心、最影響營商環境的偏是這個聯繫匯率。我上周以《This’s just the beginning……》為題,提出歐版QE對香港中長線有害無利,因港元與美元掛鈎後,港元隨美元轉強,情況一如97年金融風暴後美元轉強港股及港樓被拋售。 歐洲央行無上限放水,導致美元及港元轉強,對歐日等投資者而言,港股及港樓變相加價,經濟狀況或重蹈98年覆轍。既然梁班子銳意掃清前朝一磚一瓦,何不索性撤消聯繫匯率這個制度?以一句描述聯繫匯率,只能說已錯過最佳脫鈎時機,不脫鈎隨美元慢慢升值,資產價格慢慢下跌;現在脫鈎跟隨人民幣突然升值,資產價格急速下跌,兩邊不是人。體現了30年來香港年來的經濟,成也聯匯,敗也聯匯。 相比起阿根廷航空的神回秒殺,彪馬一句「just a very unfortunate issue we didn’t identify on the spot.」並不令人失望,令人失望的是投訴D7689的人,以及附和的人。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1-23

作為財經新聞從業員,你不會亦不能錯過8年來歐美先後兩次量寬(QE)。關於QE的分析與評論,我看了不少,不過經濟諮詢公司Encima Global創辦人兼總裁David Malpass,以《貨幣政策走到盡頭(The World’s Monetary Dead End)》為題的文章,令我印象較深刻。日本以至美國花了數十年都未能證實QE有助經濟起死回生,為何貌合神離的歐洲可以? David Malpass其實曾是美國助理財長及貝爾斯登前首席經濟學家,熟悉財金運作。他提出歐美日都押注在「零息及買債有助刺激通脹及經濟」理論上,可憐買債規模已超過本地生產總值(GDP)逾50%的日本,迄今仍未找到刺激經濟增長良方。他認為,歐洲央行這次推出QE,成為歐洲各國提供拒絕改革藉口,一個國家經濟應藉私人投資、增加就業等方法推動。 有關David Malpass的文章可在Google搜「The World’s Monetary Dead End」。我希望告訴一個事實,短期或被「歐式QE」規模嚇倒,市場繼而現短暫亢奮,但長遠或得不償失。所謂長遠或僅6個月。了解為何得不償失前要再說一次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去年8月以《真‧完美風暴》撰文),該陷阱最初由經濟學家凱恩斯提出,故又叫凱恩斯陷阱(Keynes Trap)。他指當一定時期的利率降到不能再低時,無論貨幣數量如何增加,利率再也不下降,屆時銀行貸款、商業投資以至消費亦不能真正運作。 如將不同國家、央行所推不同救市政策簡化為量寬或QE(美國減息買債、歐洲推長期再融資計劃(LTRO)及買債、日本推出安倍三箭),但通脹及經濟均未有起色(美國的經濟增長能否延續須要觀察),量寬的確有機會失效。 量寬失效、希臘反對派左翼激進聯盟周日獲勝、德國退出歐元非最壞。莫以為我順口胡謅,瑞士及丹麥央行自主自決令德國眼紅不已,前者將利率降至負0.75厘,後者降至負0.2厘,負利率旨在迫走流入兩國熱錢,但德國可以嗎?早在周三歐洲傳每月買債500億歐元前,德國1至5年期國債孳息全線負利率,反映資金避險,試問負利率為何還要買德債?買甚麼德債?關於歐式QE對香港的影響,下回再講,只能透露This’s just the beginning……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1-20

「It shows how central bank policies radiate from the Fed to the ECB to the Swiss National Bank.」《世界是平的》作者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早已告訴大家,平坦世界中的一舉一動如何影響其他人,只是未有想過是中央銀行層次。紐約金融穩定中心(Center for Financial Stability)總裁Larry Goodman在瑞士脫鈎後語重心長,直言瑞士央行脫鈎反映各國央行缺乏協調,而美國聯儲局的決定亦間接影響歐洲及瑞士央行。該局月底召開會議,或連「加息」這兩個字亦不會出現。 經歷內地A股「119」小股災後,市場焦點將重新放到「多事之周」的歐洲,所謂「多事之周」,除歐洲央行行長德吉拉會否在周四宣布新一輪歐式量寬,希臘亦會在周日進行大選,假如德拉吉大放水喉的同時,希臘反對緊縮政策的左派激進聯盟獲勝,疲弱的歐元或進一步沉底,美元轉強對港股百害而無一利。 據希臘當地民調,反對派仍佔上風,左派激進聯盟表明一旦獲勝,將要求放寬緊縮政策,並就希臘的債務重組方案與歐盟重新談判,簡單說即是「我想搭的士、我想飲紅酒、我想去度假,但我唔想還錢。」處事有板有眼的德國人怎會接受債仔邊享受邊賴債?坊間警告,左派激進聯盟與歐洲大哥德國一旦未能就削債達成共識,希臘或被迫退出歐元區,重新使用希臘貨幣德拉克馬(Drachma),並盡賴3,810億歐元債務。究竟希臘退出歐元區會帶來甚麼震盪? 從希臘民眾角度出發,賴債並重新使用德拉克馬的話,德拉克馬的幣值最少貶值60%,依賴入口的希臘即時面對的問題是輸入通脹,因為你的購買力一夜間消失殆盡,惟有以更高價格去購買相同的產品,屆時希臘民眾面對的不單是緊縮而不能「搭的士飲紅酒去度假」,而是一日三餐亦難維持,公司出現大規模倒閉裁員潮。 從歐洲央行以至歐元區的角度出發的話,希臘退出歐元區帶來的震撼將比2008年雷曼爆煲更甚,因為希臘脫歐會導致其他歐豬仿傚,一時間歐洲的流動性會陷入停頓,屆時說的再非黑天鵝與否的問題,而是這隻天鵝無人可以承受。 我在去年6月時曾經以《跪低認錯》為題,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錯估英國經濟,談及英國拒絕加入歐元區。瑞士脫鈎及希臘脫歐只會令波蘭及英國卻步,大家都問一個簡單的問題,為甚麼要放棄自主權,而依附一個無能的中央?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5-01-16

「參照外國的做法,研究制訂人才清單的可行性,以更有效及聚焦吸引高質素人才,配合香港經濟高增值及多元化發展。」特首梁振英任內第三份施政報告有不少值得憂慮段落,但我最憂慮是第139段有關吸引外來人才部分。究竟政府計劃輸入的「人才」是甚麼?有否政治任務? 他在施政報告中引述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指本地勞動人口在2018年開始下降,為此他制定5大「優化人口 創建未來」的策略:1)釋放本地勞動力、2)培育本地人力、3)吸引人才、4)締造良好的生育環境,及5)推動安老樂頤年。弔詭的是施政報告中培育本地人力與吸引人才著墨幅度不成比例,吸引外來人才篇幅是培育本地人才的數倍,令我想起梁振英邊呼籲本地青年回內地、到台灣、新加坡「見識」,邊盤算如何引入「專才」。為甚麼不培育本地青年而銳意輸入外來「專才」?《明報》的報道為我解開疑團。 《明報》昨日題為《擬訂人才清單 輸入逾百工種》報道,引述政府消息人士指,政府擬定輸入人才清單包括:1)律師、會計師、電子公程師等專業服務專才;2)社工專業、社福服務管理人員、教師等教育及福利專才;3)牙醫、藥劑師、心理醫生等醫療專才。其他專才界別還包括4)金融、5)旅遊、6)建築、7)文化及創意等。再看泛民在功能組別中的票倉,大家心裡明白。 目前立法會有70個議席,需要有47票贊成方可通過政改方案,而計及黃毓民、陳偉業及陳志全等「激進民主派」後泛民議員共27名,尚差4票方可通過政改,亦是大家所謂政府須要搶得泛民關鍵4票原因。中央明白這27名泛民成員來自地區直選的僅21位,其餘6位均來自功能組別。 2012泛民在功能組別中最得決定性6席的組別,分別是教育界的葉建源(教協)、法律界的郭榮鏗(公民黨)、會計界的梁繼昌(無黨派)、衛生服務界的李國麟(無黨派)、資訊科技界的莫乃光(無黨派)及社會福利界的張國柱(工黨)。借輸入專才計劃,重點在教育、會計、法律及社會界這些傳統泛民票倉搶票,才是真正目的,否則看不到政府有必要在勞動力過剩的界別再輸入專才。 近日再有「漢化」香港的討論,我在去年3月28日以《屯墾戍邊》撰文,形容今日新疆明日香港,中央銳意解殖並將大量內地人輸入香港,屆時香港教育是否出問題,Who cares?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五刊出

2015-01-13

「EASYware which is too easy to make or copy;for instance,a bunch of copies of Pressy emerged in China before the latter shipped its own product.」總部設在深圳的硬件孵育企業(Hardware accelerator)HAXLR8R合伙人Benjamin Joffe去年在一個講座中,羅列新發明的要求,其一是不要生產容易被抄襲的產品。他以以色列工程師Nimrod Back的Pressy為例,你未生產,中國已開始銷售。 我在去年4月題為《神抄之國》一文提及小米趕在Nimrod Back正式生產Pressy前,已將類似功能但名為「米鍵」的產品推出,並較Pressy的17美元一個平上一大截,只售0.8美元,除「米鍵」,同類產品還包括「快按鈕」及「智鍵」。Pressy是插在手機3.5mm耳機孔上的外置裝置,以不同節奏按動Pressy可快速啟動手機的電筒和相機等功能。 Pressy被炒襲在美國或高科技界已成「心照」案例,潛台詞是:「你知道的,中國公司在那裡等著你。」影響之深遠或易被忽視,新產品首批生產還設在中國?小米將在周四舉行新產品發布會,傳說中的「小米手機arch」與三星彎曲手機會否一樣? 我在上周題為《「中国產」》一文提及歐日等發達國家開始唾棄「Made in China」,有關趨勢尚在醞釀發酵階段,但品牌折讓加匯率溢價後,足令日本為主的外商撤出中國。小林製藥便因匯率問題,宣布將口罩及芳香除臭劑等產品生產線移回日本,此外還有其他電視及冷氣品牌。 品牌折讓與匯率溢價是兩個分別的概念,前者是外國消費者認為來自中國的產品安全及品質有問題,只是價錢平便彌補中間差距,如到女人街買西裝,不預期布質好般;後者相對複雜且涉不同匯率。如人民幣兌日圓由去年6月底至今升17.62%,意味日圓兌人民幣購買力續貶值,日本生產商面對中國最低工資、匯價較日圓高(成本上升)、品牌折讓(消費者拒買「中国產」貨品),將生產線搬回日本是合理做法。有關日本生產商撤離中國,可留意從事電器代工的上市公司會否受拖累,而代理小米手機的通達(698)短期或受惠小米發布會。 其他忌諱有市面大量同類產品的SAMEware、趣味性足夠但沒有商業價值的FUNware、市場太細的NICHEware、FUTUREware及ARTware等。今年HAXLR8R有興趣集資四大發明:1)iPhone即影即有相機(iPhone套上二合為一)、2)手機操控迷你機械人、3)電路板打印器及4)便攜式空氣探測器。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