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味.人生 - 李鴻彥
2015-10-20

「我們祖國的旗幟華麗地在林蔭道,為國家主席到訪英國作準備,我肯定訪問會非常成功。」特首梁振英訪英期間出席午宴遲到,理由是停車欣賞國旗,順勢輕輕一擦,硬與遲他一步訪英的國家主席習平近扯上關係,至於國家團訪英的其他目的,他一於少理。 繼訪問美國後,習近平在短時間內再訪問英國,對比下英國之行的實際「功用」遠超美國,撇除比亞迪(1211)加碼與英國Alexander Dennis合作,增產電動巴士等,其實習近平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推行人民幣國際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快會在11月宣布特別提款權(SDR)的改革方案,是否加入人民幣備受關注。 早在習近平訪英前夕,傳出中國人民銀行延長銀行間外匯交易時間至晚上11時30分,涵蓋歐洲交易時段,另外亦傳出中國計劃在倫敦發行短期人行央票,為中國首次在境外發行國債。讀者善忘,其實中國為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已作出不少「配合」,包括8月中旬將人民幣大幅貶值近3%、允許境外央行進入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等。對習近平來說,人民幣開放不是請客吃飯、隨便停車欣賞國旗便算。 我曾經說過不只一次,財政司長曾俊華深諳國家需要甚麼,特別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份屬「紐倫港」一員的香港,可以在「一帶一路」及人民幣開放過程中扮演甚麼角色。作為主要的人民幣離岸中心,香港有豐厚的經驗,特別是中國一邊希望開放市場,一邊憂慮來自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倒迫機制(即是離岸人民幣匯率反過來迫使在岸人民幣升值或貶值),在這方面香港可以提供一定的協助、干預。 「過去幾天我被問及同一問題,你會否逗留至下星期?伴隨國家主席?我要說不好意思,不會。一國兩制,一國兩個代表團。」梁振英在午宴上說,不會與習近平同一時間留英,以彰顯一國兩制。若我是習近平,我會期望梁振英告訴我,面對人民幣開放這個議題,香港究竟可以幫上甚麼忙?而非告訴我訪英之行會成功。 我喜歡看電影,也喜歡咀嚼電影對白,記得在《戀上你的床》內,古天樂有這麼一句:「得啦,遲到唔需要理由,只需要道歉。」點解咁肉酸?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10-13

先說一段網上瘋傳的真人真事。 話說上月美國俄亥俄州一位21歲新娘子布妲妮(Todd Brittany)舉行婚禮,婚前為著由生父(Bachman)抑或養父(Cendrosky)攜手步入教堂而苦惱痛哭。由於生父與養父不咬弦,故只能二選一,最終選定生父。到婚禮那天,原本拖著女兒手的生父Bachman突叫停儀式,從人群中拖著Cendrosky出來並要求二人一起挽著新娘子的手舉行儀式。事件被婚禮攝影師Delia D Blackburn拍下公諸於世成新聞熱話。 Bachman此舉完全站在女兒角度出發,強調選擇以女兒的快樂為優先(Put his daughter’s happiness first)。可憐夾在生父與養父中間的香港卻沒有這種福氣,不咬弦導致去殖之聲此起彼落,摸不到的有特首地位超然於三權,觸得到的有郵筒要遮著皇室徽號。如去殖民化不是請客吃飯,不能單單清拆皇后碼頭、要求電車停駛甚至將維多利亞海港改名,為甚麼不索性將彭勵治(John Henry Bremridge)在1983年10月17日實施的聯繫匯率推倒?作為前太古大班、英治時惟一一位非官守財政司,彭勵治在中英談判爆出港元危機後不到一個月,即果斷推出1美元兌7.8港元的聯繫匯率,結果一個被批評為隨意的匯率(Arbitrary rate)的英國貨幣機制,沿用了32年。要去殖,先去聯匯。 中央喉舌「人民網」周一刊登《國際金融報》一篇題為《港元「保衛戰」 還要打多久》評論文章,結論是「香港經濟增速放緩,且人民幣不可能大幅貶值,港幣強勢會終結。」我曾多次寫聯繫匯率的文章,包括題為「聯匯誘發資產硬升值」等,聯匯是把雙面刃。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港元未有隨亞洲貨幣大貶值,港元拒貶值換來是港元相關資產貶值,因對非美元如歐洲、日本以至韓國投資者而言,經濟欠佳下,港元維持強勢,樓、股以至的士牌照被拋售,出現6年通縮期。 如今港元脫鈎最大可能是與人民幣等多國貨幣作一籃子掛鈎,有關脫鈎的聲音在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後或重燃,未知財政司長曾俊華訪美見聯儲局主席耶倫,及特首梁振英訪英有否談及脫鈎問題。或許有人說,聯繫匯率是香港成功的基石,牢不可動,但敢問一句,三權分立、學術自主、新聞自由,哪一個不是香港成功的基石?基石早已崩解。以土炮哲學家李天命形而下的語言表明心跡的話:我不親英,但頗敬英。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10-06

「個Show唔可以衰係我手上」杜琪峯執導的《大事件》中,負責個show的陳慧琳最後一幕寧願犧牲自己性命,亦不希望警隊聲譽受損,亦凸顯公關對警隊重要性,特別是有必要維持正直形象防止罪案的警隊。為這個「光環」,警察公共關係科加強公關宣傳力度,昨開通Facebook專頁,相信是168億元開支的一部分。   光環前後加上開關引號,因正直不阿的形象不能靠自己在一時三刻塑造,相反要長時間在社會服務點滴累積。警務處開Facebook專頁,服務、宣傳對象不會是年逾50歲的中老年人士,而是針對35歲以下使用社交媒體的一眾青年人,但要提升滿意率淨值僅21%、比解放軍還差的警隊形象,談何容易(港大民研6月時公布有關紀律部隊滿意率數據)。   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7月14日至21日以電話隨機訪問1,006名15歲以上香港市民,對警方的信任度,結果有31.6%受訪者表示不信任警方,較去年10月、11月時的28.6%及20%還要多。滿意度及信任度均差強人意,是否警務處「踩入」社交媒體的原因?   據特區政府財政預算,警務處在2015/16年預算是破紀錄的168.007億元,較2013/14年實際使用的151.442億元高10.94%,亦較2014/15年原來預算的155.152億元高8.29%,預算增加的幅度是過去10年最多的一年。2015/16年預算的168億元中,維持社會治安(包括警察公共關係一環)開支高達80.76億元,較2013/14年實際使用的73.044億元高出10.56%。   警務處在警隊客觀信任度受質疑下,推出電視、電台及網絡宣傳無可厚非,只是相信警隊高層亦了解到目前政治環境及警隊處於夾縫中的尷尬位置,不斷推出公關伎倆猶如泥牛入海。   警務處預算由4個部分組成,包括一,維持社會治安;二,防止及偵破罪案;三,道路安全;及四,行動單位的工作。其中行動單位工作又包括應付騷亂、維持本港內部保安及處理重大保安及人群管理等,單是這方面的開支,2015/16年的預算是36.351億元,較2004/05年的22.299億元高出63%,一邊增加預算防止「佔中佔旺鳩嗚」,一邊增加公關預算,正是警隊面對的兩難。   《大事件》中的陳慧琳寧願犧牲自己亦要保住警隊聲譽,警隊高層有沒有想過,只要嚴正不阿地處理8位警察的案件(7+1),可以省回不少公關開支?數,其實可以咁計。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2015-09-29

著名金像攝影師杜可風借老中青三代人的口講屬於香港人的故事,輯錄成電影《香港三部曲》。「佔中」雖不是電影的中心,但在短短數十分鐘光影聲畫中,你會發現歷時79日運動幾乎佔青年部分的全部,該段叫「愚公移山」(Preoccupied)。究竟運動為我們帶來甚麼啟示?   對既得利益集團、商界而言,他們將11年來首次出現的零售銷售負增長(2014年為負4%)問題,歸咎於「佔中」。作為財經記者有必要先以正視聽,2014年2月至7月出現「佔中」前,零售銷售額已錄負1.5%至負9.9%跌幅,當時政府統計處新聞稿以「內地旅客大幅減少」解釋。   毋須我添油加醋,數據告訴大家,「佔中」出現前零售已走下坡,沒有「佔中」問題的澳門不斷下滑的博彩稅收則告訴大家另一個事實:港澳經濟走下坡與內地宏觀經濟、租金不斷上升及港元跟隨美元轉強有關,79日運動只帶來短暫衝擊。大家習慣依賴零售的同時,忽略了其他產業,究竟零售是否惠及各階層?   據統計處《工資及薪金總額按季統計報告》(今年6月)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26.99萬名零售業從業員的實質薪金指數是118.1,即從業員薪金較1999年實際增18.1%。有趣的是,2004年6月、2009年6月零售從業員人口分別是21.65萬人及23.26萬人,但實質薪金指數分別是87及98.5,即較1999年還差。   數據告訴我們一些現象:1、零售業從業員在過去10年急速膨脹,由21.65萬人增至26.99萬人,但實質薪酬卻在20%內浮沉,即是請多了人,但人工加幅有限;2、經濟欠佳時,零售業僱主不會即時大幅裁員,但會先減人工,例如2009年至2010年間薪金可以由116.3突然減至98.5。   零售業蓬勃了、從業員增加了,但薪酬卻沒有相應提升,而經濟欠佳時卻率先被下調薪酬。不要再說「佔中」影響零售了。 運動對青年人的意義,可以用「愚公移山」這4個字概括,故事沿自《列子.湯問》,愚公移山,從來都不是一代人可以成事,關鍵是刻下青年有沒有「汝心之固,固不可徹」之心。   潮流興三部曲,想起陳冠中在著作《香港三部曲.甚麼都沒有發生》中影射香港人的主角張得志,香港人對自身、對伴侶、對文化、對中國都沒「根」,結果寫出了「香港人沒有故事」的故事。   經過一場運動,香港年輕人再非只重金錢而沒有故事的張得志。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09-22

《別讓李嘉誠跑了》與《對李嘉誠與其挽留不如目送》是兩篇刊發於官媒新華社及《人民日報》的評論文章,文章是否反映官方立場不再重要,重要的假如你是另一個李嘉誠,是否還願意到內地投資?大家可有看過《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8月一篇假設性文章?未知是否受內地電影《開羅宣言》將出席的蔣介石換成毛澤東所「啟蒙」,《經濟學人》索性以專題文章形式探索,假如國共內戰由蔣介石勝出,中國經濟有甚麼不同。 文章指出,蔣氏政權雖同現獨裁、貪污瀆權甚至秘密警察問題,但蔣的獨裁相對寬厚柔軟(Chiang’s brand of authoritarianism may have proved a softer one than Mao’s),至少蔣介石不會消滅私人企業、強迫農戶交地、造成大饑荒及發動文化大革命。以台灣經濟起飛速度而言,中國將比現實早30年成全球經濟強國,2010年的本地經濟生產總值(GDP)將會較實際高出42%。 毛澤東逝世近40年,惟今天的中國正在走回頭路,為由上而下牢牢操控地方政府、央企甚至每一個人,中國成立類似前蘇聯特務機關克格勃(KGB)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經濟一改江胡朝代,鼓勵企業投資及相互競爭營商局面,改為籌組中國神車、中國神運等超級國企(詳見《回到大躍進》舊文)。 我可肯定的說,今天中國一來央企獨大,缺乏競爭與互相投資,二來在A股落閘事件及批鬥李嘉誠後,有幾多外資甘冒肺癌風險(美國非牟利組織Berkeley Earth研究顯示在北京生活一天等於吸入40支香煙)投資中國?今天的中國要「保七」,難度甚高。李嘉誠與李克強,你信哪一位? 中國紛擾,香港呢?繼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超然論」後,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亦發表「兩化論」(香港未出現去殖民化,反而出現去中國化),事件令我想起斯里蘭卡的去殖運動,英國殖民時斯里蘭卡叫作錫蘭,2011年當地政府大規模去殖民化,將國家錫蘭交通局、錫蘭銀行等字眼統統去除(惟獨錫蘭紅茶因為國際知名度高而予以保留)。究竟天星碼頭被拆後,英皇道、渣甸坊、皇后大道中是否都要改名?維多利亞港呢?人心未見回歸,令我想起周星馳在電影《蘇乞兒》對皇帝的對白:「丐幫有幾多人唔係我話事,係你話事,國泰民安有邊個想做乞兒?」中國管治得宜,怎會有去殖與去中之爭?年輕人怎會視中國為香港殖民國?都唔化嘅。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9-15

窮,是不是罪?   英國著名廚師Jamie Oliver在2005年為了推動學生健康飲食,成立了Feed Me Better計劃,中文譯作「食得更好」(但我喜歡意譯為「食好啲」),計劃原意是與學校合作革新膳食配搭以及烹調,以改善英國兒童的肥胖問題,不過,一位絕望單親媽媽捏碎了Jamie Oliver理想主義下的夢。   英國單親媽媽兼博客Jack Monroe在2012年寫了一篇題為「Hunger Hurts」的文章,仔細描述因貧窮而來的飢餓,因飢餓衍生的種種痛,包括來自暖氣系統、電燈以至食品等等逐一被拿走的痛。   Jack Monroe有一位小孩,文章特別描述小孩一條間單的問題:「Where ’s Mummys breakfast?」小孩之所以問,是因為他看到早餐只是一塊纖麥餅(Weetabix)加水喉水。   Jack Monroe捏碎Jamie Oliver的夢,因為她曾批評,窮人溫飽已成問題,更遑論以食物銀行取得的罐頭煮出營養餐。Jamie Oliver最近終面對現實,承認只有中上層人士才有條件著重飲食,似乎同時宣布,窮,是一種連健康也沒資格談的罪。   我曾經在不同場合講過,在「錯誤」的經濟政策下,今天貧富懸殊只會愈來愈嚴重,「錯誤」之所以要用開關引號,是因為對普羅大眾而言是錯誤,但對既得利益集團而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所謂的「錯誤」政策包括涓滴效應以及量化寬鬆(QE),其中涓滴效應是讓社會上小部分人富起來,再期望富人將資金傳遞到下層社會,即是社會上有錢人會做生意再請更多人,但現實是富起來的人變本加厲地剝削社會下層。   另一個「錯誤」是QE,試問窮人有沒有能力透過資產抵押向銀行以低於1厘的利息貸款再炒股炒樓炒iPhone?QE結果只會令有錢有資產的既得利益集團受惠。   美國聯儲局將於星期三、四會進行議息,但假如明白美國目前的廣義貨幣(M2)貨幣流通速度(Money Velocity)已跌至1.5倍的歷史低位(最低是2015年第一季的1.497倍),大家會明白聯儲局不斷推出的QE,資金根本沒有掉進窮人的衫袋,結果貧富懸殊一直惡化。大家亦會明白,聯儲局根本沒有能力大幅上調息率。   假如傲慢、嫉妒、憤怒、懶惰、貪婪、暴食以及色慾是七宗罪的話,窮,可能是第八宗罪。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09-08

「世上有兩個神,一個是創造我們的神,另一個是我們創造的神。」印度電影《來自星星的PK》(Peekay)探討宗教問題,簡單對白突破盲點,追溯事物的本、源。 《香港經濟日報》周一頭版以《銅鑼灣羅素街舖王 減七成續租》為題,報道一個1,500方呎的羅素街地舖租金由原來250萬元減至70萬元。報道為近日零售淡風撥火,零售大蕭條山雨欲來,加上立法會批發及零售界議員方剛的「特首代表港人向內地人道歉」、旅遊界議員姚思榮的「光復行動拖累澳門」,邏輯上變「本地及澳門經濟放緩,原因是反水貨客行動」。 零售業持份者、既得利益集團及建制派近日互相配合、搓波,連珠發炮,一窩蜂將零售寒冬敗象歸咎於反水貨行動。有誰會問問,零售業的繁華靠內地客打造,還是零售業的寒冬因內地客加速?如這回事是如此簡單幼稚,我也可以當議員。 羅素街的所謂舖王,原本1,500方呎月租高達250萬元,呎租相當於1,667元,但減值72%後,月租70萬元,呎租仍達467元。但中環名牌COACH承租3層共1.3萬方呎連外牆月租僅720萬元,呎租相當於554元。為何一個被扯高呎價、現打折卻成新聞?為何將問題歸咎於示威者,在呎租逾千元時不出來批評業主索價過高? 過去我花大量時間研究本港經濟過分依賴零售問題,在題為《不發一槍》、《霧鎖秋雨》及《No Country for old man》舊文中提及。如不明白零售業是經濟周期的循環,可以提一句讓大家思考。 據報,羅素街60號地下一個1,000方呎地舖過去月租高達1,200萬元,即呎租達1.2萬元,租戶是一家藥房,敢問一句一家藥房要賣多少奶粉才可賺回每月1,200萬元租金?這時你要一家藥房賣膠布、頭痛藥似乎不切實際。租金見頂回落是自然現象,不要將問題單一化,示威只是香港多元的一個現象。 截至3月底,香港的零售業共有27.153萬名從業員,而職位空缺則有8,553份,不過,2003年零售業只有20.8萬人,究竟香港旅遊、零售是否已出現飽和回落?這些反而沒有一位持份者、建制派願意談。 世上只有兩個問題,一個是你刻意視而不見的問題,另一個是你嘗試轉而視線而創造的問題。無論是視而不見抑或是轉而視線的問題,要當權者正視問題,比叫那些刻意插水、故意裝睡的人起來,更加難。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9-01

對一個在國際透明組織貪污印象指數(CPI)中,廉潔排名第50位國家,有甚麼印象?對出現在首都約20至30萬名要求反貪腐的黃衫軍有何感覺?說的是馬來西亞。   且先來一個馬來西亞黃衫軍事件微型懶人包。《華爾街日報》早前報道,馬來西亞的國家基金一馬基金(1MDB)將總數達7億美元(約54.35億港元)轉到總理納吉布的私人帳戶,結果引發內訌,副總理慕尤丁要求納吉布交代,最終慕尤丁及4位副部長、1位副部長被撤換。   撤換慕尤丁等人未能為納吉布洗脫貪腐形象,即使當地反貪污調查委員會報告指7億美元資金來自一位捐贈者,亦未能平息民憤,「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淨選盟)發起穿上黃衣,在馬來西亞獨立日(8月31日)反貪倒納。   反貪倒納除令我想起2013年當地大選票站停電、票箱被換外,亦想到今年6月在台灣瘋傳的新聞。話說台灣一位運動用品經銷商隨團到馬來西亞旅遊,回程時因馬幣未用盡而走進Victoria’s Secret轉一圈,誰知突被警察指控經銷商偷內褲,在拒絕看監視器情況下要求直接賠償100令吉和解。   最終內衣店雖還經銷商一個清白,但讓他見識當地人俗稱「咖啡錢」的警察賄賂金,再好的經濟及硬件配套亦是徒然。馬來西亞對外6月出口升5%,遠勝市場預期的倒退2.2%,亦由5月倒退6.7%扭轉為增長,第二季經濟增長亦勝預期,達4.9%。   但馬來西亞的經濟「成果」非絕無成本,得來不易,靠的是貨幣貶值,美元兌馬來西亞令吉今年迄今貶值19.8%。貨幣貶值引發輸入通脹,當地通脹由年初1%升至7月的3.3%,外匯存底由2013年1,414億美元高位滑落至945億美元,是09年9月以來低位。納吉布明白只要通脹相對溫和、出口及經濟增長保持穩定,國內反對聲音能力有限。這是我常提及控制貨幣價值對國家的重要性。   坊間不少聲音認為,香港輸出「黃色雨傘」,但要提醒大家,馬來西亞進行的「Bersih 4.0」本質上異於雨傘運動,包括當地的活動由政黨牽頭,目的不在堵路影響經濟,而是喚起大眾沉睡的心。簡而言之,「Bersih 4.0」其實是「雨傘運動2.0」。   的確,馬來西亞的廉潔排名在芸芸國家中只有50位,但已在2011年的60位逐步提升至50位;相反,香港卻在11年的12位下降至17位。當然,以今天的反智標準而言,香港的廉潔程度還較其他150多個國家理想,值得慶賀。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08-25

不管你同意與否,官商合作在亞洲地區存在已久。新世界發展(017)與康文署合作活化尖沙咀海濱,場地交由新世界轄下的非牟利機構管理,便是典型官商合作。 康文署長李美嫦回應傳媒時指出,政府一向有伙伴計劃,讓非牟利機構管理康文署設施,計劃不涉及公帑,而康文署亦有最終管理權,所以毋須公開招標。我關心的不是公帑有否用得其所,亦不是最終管理權誰屬,而是過程中有沒有延後的利益轉送。屋宇署前署長梁展文引發的軒然巨波只是例子之一。 大家明白,官商合作與官商勾結只是兩字之差,我們憂慮的不是來自重售紅灣半島或活化尖沙咀海濱長廊的爭議,而是一旦官商合作缺乏制衡機制,會變成官商勾結,讓貪婪的人性盡情釋放,最終找數的是社會,刻下的中國便在找數。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克魯明(Paul Robin Krugman)上世紀研究亞洲金融問題時,提出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一詞:「Success in business depends on close relationships between business people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簡單而言,即是官商合作。 克魯明在1996年出版的《Pop Internationalism》,被視為亞洲金融風暴的預言書,書中特別提到亞洲面對3大問題,包括1)靠增加外商直接投資(FDI)去壯大政府資本開支;2)各國擁有明顯的裙帶資本主義,國與國、商界與商界之間互相勾結;3)國庫空虛,貿易出入口及外匯儲備不足以支持偏強的幣值。結果?出現亞洲金融風險。 克魯明在19年前提出的亞洲各國問題,今日卻同時出現在中國身上,靠政府資本開支拉動經濟的同時,卻面對官商勾結的貪腐及地方債偏高。結果?亞洲金融風險出現在中國,包括外資大舉撤出及人民幣有貶值壓力。關於這點,從上證綜合指數在6月12日創過5,178點的8年新高後,至今累積下跌38%可以看到;亦可以從7月份中國人民銀行外匯佔款流失3,080億元人民幣可以看到。 當中國正為過去官商「合作」付出代價時,香港卻走回頭路,一句大政府小市場的適度有為,相信日後有更多官商合作。屆時是否變成分不清的官商勾作,Who knows?最後說一句,中國經濟出現19年前的亞洲金融風暴式的崩塌的話,香港資產一定被大舉拋售,其次是出現漫長的通縮。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8-18

一個國家要長治久安、歷久不衰,靠爾虞我詐、如何討好當權者利益集團?抑或靠辛勞工作、默默交稅基層大眾? 由重慶電影集團、八一電影製片聯合製作的抗日電影《開羅宣言》,其電影海報將出席中國區的代表人物由蔣介石換上毛澤東,結果再成兩岸民眾討論熱話,亦成為國際笑柄。1943年11月23日至27日期間,中國、美國、英國及前蘇聯代表人物蔣介石、羅斯福、邱吉爾及史達林,齊集在埃及開羅舉行抗日會議,電影海報卻由酸溜溜、身處延安的毛澤東頂上,貽笑大方。 中國借日本戰敗70周年不停自我安慰,製作電影《開羅宣言》外,還製作大量不合邏輯(單車會飛、下體可以收藏手榴彈以及掟手榴彈炸毀飛機等)的民族抗日電視劇。問題是中國不能靠精神勝利法生存。結果網民製作了「人人開羅宣言生成器」,供網民上載頭像佯裝自己出席開羅會議,出席的包括「那東西」哥斯拉、高達甚至熊本熊。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曾經以古羅馬歷史學家塔斯佗(Publius Cornelius Tacitus)提出的塔斯佗陷阱(Tacitus Trap)。塔斯佗陷阱泛指政府失去人民的信任後,會陷入惡性循環的陷阱,即是無論官員說真話還是假話,人民總覺得是假話;無論官員做好事還是壞事,人民都認為是壞事。失去人民支持,單靠爾虞我詐的利益集團難以成事。滬深A股托市是典型例子。 上證綜合指數在7月8日暴瀉5.9%後,中國證監會大小推出超過30招救市措施,包括上證綜指4,500點以下許買不許沽、鼓勵央企回購或管理層增持、中國證金公司直接入市、嚴查沽空等,嘗試穩定民心。可惜有別於零成本奉承領導,市民對中央救市沒有信心並跌入塔斯佗陷阱,只會一窩蜂沽出股份,間接推低大市。美國出現「911」恐怖襲擊後,道指開市後由9月10日的9,605點不斷下跌,跌至9月21日的8,235點,但不到兩個月已全數收復失地,在11月13日回升至9,750點的「911」前水平。除美國有關當局採取不少緊急措施配合,投資者對政府的信心亦幫上忙。 《開羅宣言》令我想起安徒生童話《國王的新衣》,有幾多民眾有膽色對裸體的國王說:「你無著褲」?今天問持有大量現金的內地投資者,對政府對中國經濟有沒有信心?有信心的話是否應該大舉入市?習慣對國王的裸體阿諛奉承的讒臣、視謊話如無物的五毛黨不會入市。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8-11

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的經典對白「大家無謂再欺騙自己,說外面一切正常」,其實早在電影誕生前19年被說過。說的人是已故財經名記者克拉爾(Louis Kraar)。其「名作」《香港之死》(The Death of Hong Kong),劈頭第一句便是「It’s time to stop pretending.」他這篇1995年6月26日發表的文章引起軒然巨波,除因撰文者有著訪問長和主席李嘉誠的江湖地位外,更重要的是內容惹火。文章提到 1)北京會控制香港政府的各個部門、會撤換民選議員; 2)英語會被普通話所代替; 3)解放軍會與本土的黑社會勾結; 4)外商會因受不公平待遇而紛紛撤走; 5)人民幣將取代美元與港元掛鈎;還有很多未能盡錄。 雖然《TIME》及後為此道歉及重申香港無死,但年輕的讀者不妨再看一遍,究竟是無死還是未死?大家要明白,除非嚴重意外或外部勢力橫加干預,否則死亡有其過程,有點像放射元素的半衰期,1次半衰期後能源只剩下原來的50%,2次便剩下25%,如此類推。香港未死是因為祖業夠大,半衰期夠長,可惜一句「適度有為」或會將香港的半衰期縮得更短。 特首梁振英在政改「甩轆」後嘗試將視線轉向經濟民生,接受新華社訪問時重提放棄積極不干預及適度有為。為甚麼說是「重提」?讓我在速食新聞文化下回帶。梁振英未上任、在2012年4月接受《金融時報》訪問,已宣布積極不干預已死,積極不干預由上世紀60年代由郭伯偉(Sir John Cowperthwaite)提出、繼而由夏鼎基(Sir Philip Haddon-Cave)正式發表。 我過去兩年分別在題為《蘇花.薊花》及《慈母上身》文章提及積極不干預重要性,後者以樓價說明政府敵不過市場。過去與九龍倉(004)的管理層有過數面之緣,談及九倉特色:刻板的制度,管理層跟我說,九倉是航運業起家,為方便管理啟航後「無王管」的貨船,公司習慣藉嚴謹制度管理,試想如沒有制度制衡船長或船員水手,九倉如何管理?管理一艘貨船尚且靠制度管理,何況管理一個特別行政區?中央怎放心放任口說「適度有為」的人放手大幹? 重提梁振英3年前的訪問,要告訴大家梁振英早在3年前已提出相同說話,3年來有為過?香港最後只會像一棵棵百年大樹般被閹割。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8-04

「暴力是革命的火車頭。」馬克思主義者列寧曾經這樣說。歷史告訴大家,被壓迫的階級通常以暴力手段推翻統治階級,暴力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利器。假如中文大學前校長劉遵義筆下的「暴徒」是列寧口中的火車頭,有沒有問過,為甚麼會有「暴徒」?「暴徒」不會崛地而起。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袁國勇上周五開記者會,闡述辭職因由。為在新聞速食化的年代慢慢消化袁醫生的睿智,我將長逾30分鐘的記者會筆錄成逾5,000字文字版(上載在自家facebook),慢慢細嚼。袁國勇展示學者應有器量,他強調要對學生公道,學生有自己的想法,究竟當晚誰說粗言穢語?誰擲水樽?誰撞人?關於這點他無法知道,因為有些人年紀、樣貌不似學生。袁國勇又認為,衝突並非由學生開始,而是由遴選副校長開始。 劉遵義在《明報》評論版以「拯救我們的下一代」為題,表達意見:「一些年輕人當晚的行動深感失望,我們於他們的未來和香港的未來都覺得絕望。」除7次以「暴徒」形容抗議的學生,亦以「被寵壞的小混蛋們」形容學生。 可憐的是社會充斥「老混蛋」,抹黑最基本做法是製造既定事實,當大家還在懷疑誰說粗言穢語誰推撞之際,現年71歲的劉遵義已一口咬定是學生所為,建議「小懲大誡」,考慮監禁1天或判做100小時社會服務。害怕學生、以極端手段對付學生,中國歷史非首次,只是沒想過接受史丹福大學西方教育的劉遵義由心而發,或一切也是為內子。 日本諾貝爾物理學得主中村修二年初開記者會,將東亞的普魯士教育制度批評得一無是處。所謂普魯士教育源自18世紀,是現代禁錮式由朝到晚單向授課的教學模式。普魯士教育並不為教育出獨立思考的學生,而是大量炮製忠誠且易於管理的國民,學校學到的價值觀要服從父母、老師、教堂內權威以至當權者。 此外,我們的教育由入讀小學、中學到大學都崇尚爭奪,爭奪有限名校資源,這個可留意《匱乏經濟學:為甚麼老是在趕Deadline》一書。當陷入稀缺狀態時,令我們僅專注眼下難題而沒法規劃未來。該書解釋為何有難民心態的中國人經常陷入稀缺狀態,從搶奶粉、搶地鐵座位到搶名校學位,到不會計劃將來。如由這批早已「被教壞的老混蛋」管治香港或香港的大學,只會出現更多衝突。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2015-07-28

「There has now been an unprecedented 31 consecutive months of CAT retail sales declines. This compares to “only” 19 during the near systemic collapse in 2008.」財經網站Zero Hedge以Caterpillar差強人意業績借題發揮,提出全球或經濟蕭條。截至上周五,道指全年累跌僅0.5%或91點,納指則累升8.7%至5,146點,這時說經濟蕭條,相信的人似乎不多,如告訴大家納指今年新增6,640億美元市值,有50%是依賴6隻股票呢? Zero Hedge以《Forget Recession:According to Caterpillar There Is A Full-Blown Global Depression》為題借銷售重型機械的Caterpillar業績警告,該公司銷售連續31個月按年負增長,情況較08年金融海嘯連續19個月負增長還差,6月拉丁美洲及亞太區銷售分跌50%及19%,大家開始意識問題。 不少投資者或基金大戶認為,新經濟如科技等巨擘可扭轉乾坤,將美國經濟拉回正軌,亞馬遜、谷歌、蘋果、NetFlix、Facebook及Gilead Sciences這6隻股票佔納指新增市值50%,亞馬遜、谷歌、蘋果、Facebook、迪士尼及Gilead Sciences新增市值更較標普500新增1,990億美元市值還多。即美國股市之所以跑贏其他市場,依賴這6至7家科技或娛樂企業。只是Caterpillar差強人意業績令大家意識到新興市場經濟再亮紅燈,加上美國聯儲局多次放風表明加息事在必行,令不少資金由新興市場回流到美國。以本月1日至今計,印度、台灣和新加坡等股市分跌0.79%、8.22%和0.12%,而上證綜合指數及恒指分別累跌12.9%及7.23%。 不少投資者忽略美國加息對環球金融造成的震盪。筆者告訴大家,即使意識到明白到聯儲局將在9月加息,但市場仍現劇烈震動,情況一如明知希臘拒絕還債及公投,仍現小型股災。大家要明白過去7年美元在接近零息的情況下已成為套息貨幣。所謂套息貨幣,即基金大戶以超低成本借入美元再投資黃金、石油、加元和澳元等其他資產,套取中間息差,因美元接近零息,大戶最大借貸成本是匯率上升。但在美國加息威脅下,息率及匯率同升,令投資成本增加,基金大戶被迫拆倉沽售其他資產如黃金同加元等。大家有時間不妨留意美元3個月倫敦銀行同業拆息(LIBOR),有關息率由去年底的0.2556厘升至上周五的0.2936厘,對借100萬元而言成本或不大,但對借100億元的基金分別很大。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07-21

「齊普拉斯的遭遇也叫世人明白,執政者無論屬於哪一個路線、信奉甚麼政治信仰,作過何等動人的競選承諾,在實實在在的經濟危機面前,被迫到『死角』的時候,還是要向現實低頭。」財政司長曾俊華以《希臘斜陽》為題撰文,表面闡述他的理財哲學,實情嘲諷著梁振英。究竟被指涉及干預規劃署工作的梁振英,是否已進入「死角」? 曾俊華在文中明言希臘之死在於擴張性財政政策及政策民粹化,反觀奉行「小市場大政府」的梁振英同犯相同錯誤,不諳量入為出之餘,喜歡大小事直接參與干預。 過去常撰文提梁振英與曾俊華在理財哲學的南轅北轍(參考以《誰自取其辱》、《曾俊華撥擋梁振英》及《長遠「箝制」計劃工作小組》為題舊文,不贅),現重溫一次梁振英過去3年施政(部分不成功)。 1)倡設創新科技局、上任初期倡設5司14局及設立多個副局長,另外,行會成員人數是歷朝之冠。 2)撥款18億元予18區,區區1億元打造鰂魚涌不能避雨亭、深井膠鵝以及觀塘噴水池等。 3)設立貧窮線扶貧,恐怕令社會福利的經常性開支大幅增加。 4)高鐵26公里開支增至近千億元,每公里造價38億元天價。 5)啟德超級體育城前期撥款通過,涉及250億元。 對中央而言,地方政府坐擁數以千億元計的儲備並不合理,梁振英是收買人心還是政治酬庸也好,幫忙花錢耗盡香港儲備並無不妥,惟一令中央不爽的是臉子被丟光。丟臉的包括地方政府以大比數否決全國人大的決定,包括在處理佔中上施放催淚彈令香港揚威海外,包括在收取澳洲企業5,000萬元等。 另外,有報道指,梁振英懷疑涉及愉景灣規劃,由於提出申請愉景灣新規劃的正正是愉景灣大地主香港興業(480),恰恰香港興業主席查懋聲與梁振英關係千絲萬縷,包括梁振英旗下公司曾替查懋聲打理約10億元日本物業,究竟中間有否涉及利益輸送?假如中央如傳聞般不再挺梁,任何一根稻草亦足以壓垮駱駝。 城中兩位曾姓的政治人物曾俊華及曾鈺成先後借希諷港,前者借希臘經濟講述不兌現政治承諾的人會被迫至「死角」,後者借希臘神話講述萬神之神宙斯其實好小器,方丈是也。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07-14

面對太多太荒謬的人和事,你會懷疑自己有認知障礙,因為這些那些,從前都不會出現,這裡指的從前,是18年前。 荒謬的事包括啟晴邨驗出食水含鉛及含退伍軍人菌;荒謬的人包括講利益衝突很傷心的立法會議員蔣麗芸與認為含鉛超標水平比其他國家不算高的食衛局副局長陳肇始。啟晴邨事件只是特區政府眾多管治不善與處理危機失敗例子,難得行政長官梁振英可以面不紅耳不熱,將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客套話「高度肯定十分滿意」掛在嘴邊,高度肯定十分滿意的話,不會只獲人大委員長接見。 啟晴邨水污染事件在本月5日由民主黨議員黃碧雲引爆,她驗出該邨多個食水樣本含鉛,部分超過世衛標準2.8倍(世衛標準是每公升10微克),但本月6日蔣麗芸質疑民主黨製造恐慌,房署同日還兩度發聲明強調水質合格。直至本月10日房署才承認食水有問題,但拒絕披露承建商名字。事件揭發後,網上討論焦點集中在該邨承建商中國建築(3311)上,焦點還包括蔣麗芸丈夫梁海明是中國建築獨立非執董。蔣麗芸在本月13日強調丈夫在報章才知事件。 翻查香港董事學會出版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指南》,獨立非執行董事在被委任的公司裡沒有行政或管理責任,梁海明或不涉及日常管理。但收取酬金的獨董有其他職責包括監督管理層、參與制定公司業務及事務方向,意味若公司出問題,全體董事有一定責任,如沒有有效監督管理層或提醒管理層等。據《上市規則》第3.08條指明:「董事會須共同負責管理與經營業務。本交易所(港交所)要求董事須共同與個別地履行誠信責任及應有技能、謹慎和勤勉行事的責任,而履行上述責任時,至少須符合香港法例所確立的標準。」 中國建築去年收入及盈利分別升26%及25.7%,達344.4億元及34.57億元,其中香港部分達152.85億元。該公司在2014年再承接33項新工程,合計602.44億元,其中香港部分佔15.2%或91.57億元,究竟未來有沒有更多公私營房屋出現水污染問題?何鍾泰、李民橋、梁海明以及李承仕這幾位獨立非執董,是否又唔關你事? 既然幾位一邊收取董事酬金,一邊以低價行使公司購股權,總不能以一句「唔關我事」帶過。啟晴邨水污染事件還要接受立法會調查,將來蔣麗芸的投票意向會否構成利益衝突?不要又說不關你事。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