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味.人生 - 李鴻彥
2016-02-02

「這是一種探索性質的錯誤。某些西方敵對勢力反覆炒作中國餓死幾千萬人,而且一再誇大,把它描述成中共的『蓄意性罪惡』,企圖動搖和否定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中國社會科學報》在2014年9月22日登出署名文章,將1958年至1960年間爆發的大饑荒描述成「探索性錯誤」,翌日再獲《人民網》轉載。 重提「探索性錯誤」,因坊間的質疑聲音愈見嘈吵,特別是認為中國經濟過去20年高增長過分依賴貿易順差去維繫工業發展、經濟增長亦過分倚重基建及外商直接投資(FDI),相反居民消費只佔GDP三分一,如今在地方債高達30萬億元人民幣下,自食惡果。 熟悉三面紅旗、大躍進以至文化大革命歷史的讀者,或許聽過錢學森這個名字。當年毛澤東對畝產萬斤抱有懷疑,遂找來科學家錢學森提供意見,錢提出理想的光合作用下,畝產萬斤不是夢,但強調是理想情況下方能實現。究竟不切實際的是錢學森,還是嚮往前蘇聯放衛星的領導人呢? 放衛星與畝產萬斤在大饑荒、文革後是吹牛皮的代名詞,但大饑荒前的確被視為可以實行的目標。關於這點,中國夢與一帶一路在20年後會變成甚麼代名詞,不要問我。   曾經準確預測亞洲金融風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曾明言China scares me,我關心的是一旦中國會以甚麼方式出現金融危機。我相信,危機會由中國版次按開始觸發,所謂的中國版次按異於美國,美國次按是因為銀行胡亂批出貸款予無能力還款的客戶,結果在客戶還款能力出現問題時爆煲。 中國版次按惟一不同的是,中國根本沒有實際的買家,撐起樓市套走銀行貸款的全都是地產商的人頭,不要說去存貨,現在連減價亦會造成銀行的貸款危機,因為銀行持有的抵押品要以市價入帳。 西南財經大學在2014年6月發表了題為《城鎮住房空置率及住房市場發展趨勢2014》的報告,指出截至2013年中國城鎮住宅市場的整體空置率達到22.4%,平均每5戶有1戶是空置單位,佔用銀行貸款4.2萬億元人民幣,單是正常消化這批單位已需要超過5年時間。 最後,既然錢學森等科學家解釋不到,立春前不妨從玄學角度說兩句,2016年是丙申猴年,對上一個丙申年是1956年,是大饑荒發生前2年。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6-01-26

「前六七年,僕來南,二年冬,幸大雪逾嶺被南越中數州。數州之犬皆苑黃吠噬狂走者累日,至無雪乃已。」成語粵犬吠雪正是源自唐代名仕柳宗元的《答韋中立論師道書》,意指嶺南一帶鮮有降雪,狗兒遇雪自然狂吠,大驚小怪。遇雪狂呼的又豈止粵廣犬兒,還包括不惜代價登山追霜的一群。只是追霜的有多少人知道這次冷鋒的由來,多少人聽過聖嬰現象? 聖嬰現象(Christ Child)即大家聽得較多的厄爾尼諾現象(El Niño),該詞是西班牙語,意指小男孩或上帝之子。為何一個天文現象變成上帝之子?因100年前在南美洲、秘魯及厄瓜多爾一帶漁民發現聖誕節前後附近一帶海域異常溫暖,現引申至東太平洋海域溫度,若3個月移動平均海溫指標,連續5個月較平均值高0.5度便屬聖嬰現象,較平均值高1.5度被視為強的聖嬰現象(與聖嬰現象相反則稱為La Niña,意指小女孩,即拉尼娜現象)。引發這次反常的寒冷天氣,正正是由於來自北極的冷空氣南下,遇上溫暖海洋引發,即「負北極震盪」遇上聖嬰,將原本1、2日便散去的寒流延長至逾3日,引發「條命係我」、跣住落山等事件。   研究聖嬰現象非因筆者怕冷,而是看到美國太空總署發布的影像顯示去年聖嬰現象與1997年幾乎一樣,無獨有偶,刻下新興市場面對的貨幣貶值潮及中國經濟放緩,被喻為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翻版。究竟天氣現象會否與金融般歷史重演? 我在題為《官商勾作》(去年8月)一文指美國經濟學家克魯明(Paul Robin Krugman)是最早預告亞洲金融風暴的經濟學家,他在1994年、1995年著手研究東南亞各國經濟問題,最終在1996年出版《Pop Internationalism》,提出三大引發亞洲金融風暴原因,包括1)過分依賴外商直接投資(FDI)、2)國與國、商與商之間的裙帶關係(Crony Capitalism)嚴重、3)國庫空虛,貿易出入口及外匯儲備不足以支持幣值。 97年結果大家明白,即引來索羅斯等大鱷狙擊。人民幣今年經過1.32%貶值後似喘定,但中央似乎仍相信藉社論、官方媒體可嚇退炒家。邊研究聖嬰現象,邊細味新華社題為《中國經濟轉型測試全球投資者智慧和勇氣》英文評論文章,文章指炒家炒人民幣貶值注定失敗云云。但我想無論中國經濟硬著陸抑或強度甚高的聖嬰現象皆非偶然,因離不開四個大字:咎由自取,每人想著「條命係我」,怎會為整體大局出發?人民幣貶與不貶,與炒家無關。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6-01-19

「“NO”と言える日本」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流行的一句說話,同時亦是日本著名品牌索尼(SONY)創辦人盛田昭夫與右翼作家石原慎太郎合著一本書的書名,翻譯後,中文原意是「不,日本人可以說不」,為甚麼日本人在上世紀都喜歡說這句話? 曾被《時代周刊》評定為20位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商人之一,盛田昭夫說:「“NO”と言える日本」時,正值是日本經濟的巔峰時期,當時日本除了是主要的家庭電器、汽車出口國家外,亦是美國的主要債權人。 除了可以講:「日本人可以說不」之外,日本還部署脫美入亞,希望擺脫美國的控制,索性走出去。 不過,時移勢易下,今天你不會再聽到日本人倒處頤指氣使,入夜的紅燈區亦看不到醉酒鬧事的日本人,為甚麼?因為日本的經濟在《廣場協議》後進入迷失的20年。 中國成功在30年後取代日本人,高呼著「中國人可以說不」。至於韓國組合女藝人周子瑜的經理人公司,屈服的正是中國龐大的市場,而不是任何政治取態。   而「小豬」羅志祥、導演王晶等同時是以市場為主要考慮,一旦中國市場出現任何「意外」,大家的風向會再次擺向另一邊。中國懂得利用市場的優勢,但中國不懂得市場。 要求可以在京奧期間呼風喚雨、控制大自然的中國尊重市場,似乎不容易。我在《朕即是神》及《具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兩篇文章中提出,中國不懂得資本市場。 中國自從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理應更加了解資本市場的運作,但近年似乎背道而馳,由改革開放(即所謂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走向回頭路。 不過,今天中國出現人民幣匯率急速貶值,以及資本外流的危機,假如中國繼續以市場去消費政治議題的話,只會令更多投資者避之則吉,選擇離開中國這個市場。 這將會是繼「中國製造」被唾棄後的另一個危機。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2016-01-12

「The hardest thing to explain the glaringly evident which everybody had decided not to see.」俄裔美籍哲學家Ayn Rand在著作《源泉》(The Fountainhead)中,提出視而不見這個原罪。作為客觀主義(Objectivism)的提倡者,Ayn Rand提出追求個人私利的特點,體現在自由資本主義上,這點與自由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的《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不謀而合。 可惜,大家以為理所當然、香港賴以成功的資本主義,近月連環受到挑戰及扭曲,扭曲的包括來自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王振民提出,傳統資本主義只照顧富人,民主普選的本質是要對財富進行再次分配,而民主普選會將這個「傳統」扭曲為只照顧窮人的另一個極端,變成福利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 關於民主普選是否將香港由資本主義的一方,扭到共產主義的另一方,這點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星期一以《毋須憂慮》為題為大家解答了。我在《朕即是神》一文中提出,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間有著不能妥協的鴻溝,中國近年在沒有民主普選的情況下,仍然朝著共產主義這個回頭路走,比較危險,特別是中央以大政府自居而干預市場。 中國證監會提出的熔斷機制在上周只能維持4個交易日,這個機制是效法資本主義大國——美國實施,志在當滬深300指數急跌5%及7%後提供時間予投資者休息及重新整理投資策略。但中證監對中國的投資者組成作出誤判,美國的投資者由基金或專業投資者組成,相反中國超過80%的投資者屬於消息接收較慢的散戶,大市急跌5%後停市的15分鐘,正好讓散戶們接受「戲院快關門要逃生」的訊息,這亦解釋到為甚麼熔斷機制在中國並不可行。 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政策是否可能,問題在於中國似乎希望重回傳統共產主義的路,包括將央企重組合併等。 提起《源泉》一書,大家似曾相識,其實財政司長曾俊華在2013年10月時以《源泉》為主題撰寫網誌(題為「再讀《源泉》」,我在2014年2月借此發揮),探討Ayn Rand提倡的個人主義與自由主義。《源泉》的男主角因為拒絕因循喜歡創新而遭到同儕排擠,相反男主角的朋友因為懂得奉承迎合而扶搖直上。 的確,回看官場,懂得奉迎扶搖直上的,層次之高,達到官到無求的無上境界。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6-01-05

「By pursuing his own interest he frequently promotes that of the society more effectually than when he really intends to promote it.」英國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在著作《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中將自由經濟學理論講得清楚,國家進步靠潛藏在你我本性中的私心,即所謂追求回報的無形之手。   自由市場這個道理,除共產/社會主義國家外,大部分國家明白。共產/社會主義國家想要市場,但又不相信市場,直至被市場反噬受傷時,才明白自己不是神。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的政治體制是由越南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制度,胡志明市證券交易中心在2000年7月20日正式運作,越南證交所指數曾經在2007年3月12日升至1,170點的歷史高位。可惜受糧食、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揚拖累,翌年旋即出現股災,指數由2007年10月3日至2008年6月4日,短短8個月時間急跌逾60%。   為扭轉跌勢,越南政府人為地干預市場,推出多項救市措施,包括上調利息逾2厘、將越南盾貶值2%、暫停新股上市及休市等,還包括殺傷力最大的一招——將升跌停板幅度由原來的5%大幅下調到1%。大家可想像,股票升跌1%「被停牌」,整個股市已失去正常功能,而越南政府卻因為隨後一度反彈逾30%而沾沾自喜。   共產主義與自由經濟主義有著本質的分歧,結果市場現反噬,當升跌幅度限制由1%慢慢放寬,越南證交所指數再跌,在2008年底跌至不足300點。深滬A股在去年出現類似股災,結果中國證監會推大量措施救市包括暫停新股上市、要求券商保險公司入市等,但我認為影響最深遠的還是昨生效的熔斷機制。   熔斷機制即是滬深300指數較上日收市升跌達5%,滬深A股、B股及滬深300期指、中證500及上證50期指以至公司債券等統統停市15分鐘,復市後升跌達7%的話,索性提早收市。   中國積極干預自由經濟市場會帶來大量後遺症,包括1)市場找不到合理價格而難以清算;2)市場失去公信力;3)市場被扭曲,無論是原因哪一個,最直接影響是投資者選擇離場,這亦是人民幣在岸及離岸出現大幅貶值的原因。人民幣在岸及離岸價在去年8月10日以來分別貶值5.25%及6.72%,幅度足以說明,政府不是神,沒有能力逆市場而行。執筆忘字,標題《朕即是神》中的「朕」忘記怎麼寫,用語音辨識系統協助時,卻出現了「習」。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2015-12-29

《明報》創辦人查良鏞主政期間,親自審批專欄稿件,提出三大不寫原則,一不寫自己家人、二不寫自己寵物、三不無病呻吟,所以,好看的文章不會傷春悲秋、黛玉葬花。 與其寫私人事,不如與大家分享聖誕假期看過的兩篇文章。第一篇是蘇嘉鵬為網媒《端傳媒》撰寫、題為《巴黎春天百貨商場:消失的中國客人》的文章;第二篇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葉家興為台灣《蘋果日報》撰寫、題為《房價的美麗與哀愁》,兩者都具參考價值,對香港的樓市有啟示性。 中國財富品質研究院2015年年初發表的報告顯示,2014年中國76%奢侈品消費發生在境外,佔全球總額近50%,但此情不再。《巴黎春天百貨商場:消失的中國客人》指出,中國消費群的影蹤在第四季一下子消失,春天百貨店員埋怨10月來自中國的消費只佔20%,大家都在找消失的中國客。 有關情況同樣在香港出現,旅發局的數據告訴大家,2015年10月訪港的內地旅客為385.75萬人次,較2014年同期減少4.2%,頭10個月則微跌0.2%至386.09萬人次。中國客都去了哪裡? 除了文章所指的反貪腐外,人民幣貶值是另一個原因。美元兌人民幣踏入第四季至昨日貶值5.7%,全年則貶值4.5%,意味持有人民幣的中國客喪失部分購買力。 至於另一篇文章《房價的美麗與哀愁》,更直接道出房價與人口增長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葉家興指出,40年前,台灣15至64歲的青壯年人口只有900萬,但到了2014年則增加至1,730萬人,在青壯人口增加對樓房需求上升而供應無法增加下,樓價自然上升,但台灣與其他發達國家有相似的問題,人口老化會迫令業主賣樓套現安享晚年,這是樓價無法上升的原因。 本港特區政府在今年初發表《人口政策——策略與措施》報告,報告由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在2013年10月24日至2014年2月23日調查所得,數據看到在2016年,15至64歲的青壯年人口佔整體72%,但到了2031年已降至61%。 兩篇文章的矛頭都指向同一方向,即是本地樓價在內地買家購買力被削弱下會否失去支持?而面對人口老化下,老人家賣樓,會否成為發展商以外的另一主要供應?這兩個問題,買樓前要問問。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12-22

古有路公公,今有馬公公。 前特首董建華的特別助理路祥安被謔稱路公公,無他,皆因他任職董建華家族公司東方海外(316)逾20年,擁有「家臣」的雙種身份,更重要的是路祥安在「護主」心切下捲入干預學術自由的風波。 董建華上任後政策倒行逆施、好大喜功、剛愎自用,「八萬五」(不提就沒有了)加上金融風暴挾迫,導致負資產逐步出現,失業率升至5.9%(1997年6月時失業率2.2%),結果董建華聲望評分在1997年12月的62.6分急降至1998年12月的57.7分,跌入警戒線。   路公公遂在1999年1月以「加深了解民調的工作」為由,與時任港大校長的鄭耀宗及時任中大校長的李國章會晤,外界認定路公公施壓,要求停止有關行政長官及政府的民意調查。事件最終演變成政治爭議,鄭及李雙雙請辭,路公公則被港大獨立調查小組批評為「拙劣、不誠實」。 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特區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在報章專欄以《港大民研 不符現實》為題,批評港大民研12月17日公布的民情指數只有61.4(截至12月13日):「把自相矛盾的數據說成是過去20年最差,但不深究其中的問題……」。現簡單向大家介紹民情指數。 民情指數(Public Sentiment Index-PSI)目的在於量化香港市民對香港社會的情緒反應,以解釋及預見社會出現集體行動的可能性,PSI始於2010年now新聞台合作進行的民情指數先導調查,數據追溯至1992年。PSI的考量包括政評(GA)及社評(SA)兩項,SA包括政治、經濟及民生狀況滿意度等等,有一套嚴格的標準。   中國官場文化喜歡自欺欺人,即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等於解決問題。馮煒光與其質疑民情指數不符現實,不如認真了解現實發生甚麼事,例如了解中大未來城市研究所副所長姚松炎編製的劏房租金指數,數據告訴大家,100方呎的劏房月租9,000元。對於年薪高達261萬元、薪酬高能力高的馮煒光而言,職責是制定新聞資訊和公共關係策略,而非上載侵權片段於社交媒體製造公關災難,置特首梁振英於尷尬位置。 馮煒光口中民情指數跌至的20年最差,實際上2013年11月時數據跌至58.3分,但我找到另一個顯著轉差指標,香港在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由2002年的18位跌至2015年的70位,為有調查以來歷來最差。 我會考沒有12個A,錯把馮京當馬凉,罪過。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12-15

不少人對植入式廣告反感,因硬植,即夾硬植入。無綫電視《萬千星輝頒獎典禮2015》一幕鏡頭前「吔雞」、腐皮王龍抓手近鏡,嚇窒不少觀眾。心水清讀者記得相似的一幕在2014年奧斯卡頒獎禮出現,只是吃外賣的是畢彼特(Brad Pitt)、安祖蓮娜(Angelina Jolie)及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點比? 話說美國名主持Ellen DeGeneres去年在奧斯卡頒獎禮,忽發奇想,致電她相熟的薄餅小店Big Mama’s & Papa’s Pizzeria叫外賣,店主Edgar Martirosyan送外賣時還以為後台工作人員落單。結果?為Edgar Martirosyan帶來1,000美元小費之餘,亦為Big Mama’s & Papa’s Pizzeria帶來相當於每30秒180萬美元的特別宣傳。不過,小店並沒有在奧斯卡贊助名單內,而事後調查亦顯示Ellen的確經常幫襯那家薄餅店。 相同情節出現在無綫電視卻變成東施效顰,因外賣並非一時興起,亦不是節目主持人一向支持的小店,而是在免費電視市場中擁有支配者地位的無綫電視,一次植入式廣告。 多謝高登先,令《2014版權(修訂)條例》成為近日最潮熱話,隨便找個網民問問,對條例瞭解程度隨時勝於月薪9.3萬元的立法會議員。同期熱燙的還有《競爭條例》(下稱競爭法),究竟無綫有否違反剛生效的競爭法?2012年6月獲立法會通過的競爭法,旨在防止大公司支配市場,削弱本地市場競爭形勢,並藉此鞏固消費者權益。簡化競爭法的話,可以視之為3個主要部分,包括1)第一行為守則;2)第二行為守則,及3)合併守則。 其中第一行為守則定明圍標(承建商串通投標)、合謀定價(即建議零售價)、瓜分市場、限制產量等均屬違法。至於第二行為守則則針對在市場上具有相當程度的市場權勢的企業,訂明有關企業不得濫用權勢做出妨礙、限制或扭曲競爭行為。究竟幾乎搶佔免費電視市場近90%的無綫電視在處理藝員合約、植入式廣告時有沒有違反市場競爭?另一個要問的是,加快減慢的本地油公司有否合謀定價、限制產量以及瓜分市場? 翻查中石化油站的資料,2008年10月、2014年10月、2015年1月及2015年12月的國際油價分別是68.97、84.43、53.25及35美元一桶,但油站的汽油牌價卻是15.73、17.68、15.68及15.33港元/公升,究竟下降了的油價去了哪裡呢?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12-08

又是講故事的時間。   話說,長期受胃痛影響的香先生,最近確診慢性非何傑金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非何傑金淋巴瘤即是大家所知的淋巴癌,誘使病發的原因正是3年前香先生掉以輕心、鬼祟潛伏胃部的幽門螺旋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慢性非何傑金淋巴瘤雖在沒有任何治療下仍可存活5至10年,香先生仍決定接納電療及化療。化療易將好細胞一併殲滅,但是唯一全身性治療手段,為免癌細胞擴散,香先生別無他選。香先生是誰?不正是病入膏肓的香港。   無論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口中的香港病了,或是名記者克拉爾(Louis Kraar)筆下《The Death of Hong Kong》,說香先生患致命慢性重病並無懸念,問題是當癌細胞隱藏在正常細胞之中,如何分辨。   梁班子上任初期擱置國民教育及放棄強推五司十四局,一來立法會議員在民意壓力下向政府施壓,二來特首梁振英權位未穩。事隔3年,從超然於三權的梁振英在強捧楊偉雄、硬推機三跑可見,破壞香港法治健康癌細胞早由慢性變惡性。關鍵是我們有否用藥決心。適用於網絡版權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下稱《條例》)將在明日二讀,面對逾20萬人聯署反對龐大壓力,代議政制的民選議員如何行使手中一票尤其重要。《條例》爭議之一是第39(4)條,即所謂公平處理原則(Fair Dealing)及豁免。   《條例》公平處理原則訂明,1)處理的目的及性質、2)作品的性質、3)相對於作品整體,被處理的部分的多少、4)處理對作品潛在市場或價值的影響。獲豁免的創作方式包括1)戲仿;2)諷刺;3)模仿;4)滑稽;5)引用及6)報道與評論。最大爭議是認真演繹及抒發個人情感等創作方式不獲豁免。讀者們試想,宜家家居的露姆西狼是諷刺是滑稽還是戲仿?對不懂使用Facebook的梁振英而言可能變成網民不獲豁免的抒發個人情感,變成刑事。   截至2013年止,香港文化及創意產業增加值達1,060.5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GDP)5.1%,就業人口達20.75萬人,我支持法例與時並進,將版權條件擴展至網上,但前提是接納由陳志全、何秀蘭及郭榮鏗提出的修正,即1)豁免凌駕合約條款;2)引入開放式豁免及公平原則;3)用戶衍生內容豁免。否則將刀架在大眾(不只是網民)頸上,叫他們如何創作?癌細胞不一定摸得到看得見,最怕是寄生在思想中的癌細胞,問題是你是否放任癌細胞不斷擴散?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2015-12-01

要列舉特首梁振英過去3年多的功績,並不容易。 區議會選舉時與親建制派的朋友閒聊,聊到梁振英的功過,提到將花卉展入場人數破紀錄、近60萬看成政績後,大家鴉雀無聲,由國民教育、香港電視(1137)發牌到政改被高票否決;由港大副校委任、鉛水事件到今天的TSA爭議,大家心裡明白。 港珠澳大橋與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超支,被視為特區政府的財政黑洞,運房局長張炳良昨日召開記者會,指政府已與港鐵(066)訂立協議,協議內容: 1)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造價由6月底時估計的853億元下調至844.2億元,但仍較原來估算高194.2億元,作價已封頂,日後即使超過844.2億元,政府不會承擔; 2)港鐵向包括政府在內的股東派每股4.4元特別股息,政府袋195.1億元。 不過,要銀行存款及現金只有143.53億元的港鐵支付257.6億元特別股息,結果惟有向銀行貸款。簡單而言,即是港鐵向銀行借錢找數予政府,而政府亦以這筆特別股息填氹,表面上對政府有利,但對港鐵而言是沉重負擔,有供股集資的需要。 整項協議須要經股東特別大會批准通過,目前政府持有港鐵44.34億股,相當於已發行股本75.7%,其他公眾股東則持有餘下的14.2億股。根據《彭博資訊》的資料顯示,沒有任何單一的股東持股超過1%,持股較多基金如Blackrock(貝萊德)、Vanguard Group(領航),僅分別持股0.65%及0.43%。由於政府將會在股東特別大會上放棄投票,小股東可以發揮影響力,有超過50%獨立股東反對的話(相當於持股7.2億股),協議將會被推倒。 將於明年1月接任為港鐵主席的馬時亨未知會否效法東亞銀行(023)主席兼行政總裁李國寶,於6年前shout at股東:「如果你唔鍾意嘅,咪賣咗啲股份囉。」不過,今天股民與選民經已醒覺,明白vote them out的重要性。 所以說,若認為長江基建(1038)私有化電能實業(006)的失敗刺激、好睇,港鐵能否通過協議,相信更加好睇、更加刺激,事關在立法會被建制派控制下,戰場隨時變成港鐵股東會,屆時有沒有政黨發起一人一股反港鐵,成為關鍵。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11-24

區議會選情激烈,博士級的鍾樹根、葛珮帆墮馬,有何俊仁、馮檢基陪跑;范國威一行及獨立傘兵跑出,但何君堯、「工聯小花」陳穎欣卻成功上位,所以難憑一兩位明星級議員的上馬落馬以偏概全,作為總結。   不過,我嘗試以個別投票偏高的地區作為個別例子講講,大家會明白兵家之爭可能只差100票,不要再說「唔差在我嗰一票」。 目前全港分成18區,包括中西、灣仔、東區、南區、油尖旺、深水埗、九龍城、黃大仙、觀塘、荃灣、屯門、元朗、北區、大埔、西貢、沙田、葵青及離島,每一區再細分為不同小區,以中西區為例,共有15個小區選出15位民選議員,區內大小議題都與這15位議員有關。   來屆(第五屆,2016年至2019年)最終產生了431位民選議員,較上一屆增加19位,加上27位當然議員,即合共有458位區議員。 這次投票率達47%,相當於147萬人投票,但荃灣、南區及深水埗的投票率均超過50%,其中深水埗的投票率達到50.2%。   曾經是泛民重鎮的深水埗有23個小區,民協、民主黨及公民黨等成功取得其中11席,但建制派如西九新動力、民建聯及工聯會等卻取得餘下12席,失去深水埗區議會的話事權。建制派的12席,除了包括自由黨李梓敬外,最重要是馮檢基以99票之差失去深水埗的麗閣區。不過,相比起建制派在21席中取得14席的第四屆,泛民其實輸少當贏,何況中間還有一個自由黨?   除了因為99票失去了重奪深水埗區議會話事權的機會,選擇以深水埗為個案,是因為深水埗的選民組成架構異於其他區。根據2011年的人口普查,深水埗區人口約38萬人,年齡層集中在25歲至64歲,78.4%居民的學歷只有中學或中學以下。   另外,38萬的居民中,在職人士只有46.8%,而在職人士中收入少於2萬元的又有50%以上。簡單講,即是深水埗是香港反映貧富懸殊中貧的一面。梁振英過去3年推出不少扶貧措拖,但似乎未能改變傳統貧窮區求變的心態。   關於扶貧滅貧這一點,不是蛇齋餅粽可以輕易打發,未來除了年輕首投族外,建制派要面對的,還有低下階層的不滿聲音。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2015-11-17

「Contre nous de la tyrannie L’etendard sanglant est levé!」法國巴黎上周五遭遇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受襲地點包括正進行法德足球友誼賽的國家體育場(Stade de France),球迷離開場館時高唱法國國歌《馬賽曲》(La Marseillaise)的一幕,透過各電子媒體映入大家眼簾。 英法足球隊周三凌晨時分,如期在溫布萊球場舉行另一場友賽,球員、球迷以至職員將會在賽前高歌《馬賽曲》,以示團結及為死難人士致哀。一時間,法國國歌的旋律,響遍歐美,而2015年亦是這曲近年來,最受重視的一年。不少心水清的讀者明白,《馬賽曲》團結國民的反面,是勾起對恐襲的陰霾。今年年初,法國諷刺漫畫雜誌《查理周刊》受襲造成12人死亡後,法國國民議會的全體議員及部長,亦曾經高唱《馬賽曲》,成為近100年來《馬賽曲》首次響徹國民議會大樓。 法國是德國後,歐洲區第二大的經濟體系,坊間不少評論提到恐襲或令歐洲傳統親商的右翼勢力及極權的法西斯主義抬頭,收緊來自敍利亞難民政策的同時,亦會增加對國民的監控。不過我關心的是經濟方面的影響。 遭受襲擊後的巴黎進入緊急狀態,巴黎迪士尼、艾菲爾鐵塔等著名旅遊景點暫時關閉至另行通知。法國被喻為旅遊之都,2014年已有超過7,000萬人次到訪法國,今年預期在歐元貶值下,有超過1億人次到訪,旅遊業的收入佔法國本地經濟(GDP)收入約7%,巴黎多個地區受襲,令遊客對法國保安失去信心,有關影響或抵消歐元貶值帶來的旅遊外匯收益。這是法國內部經濟的微觀影響,宏觀上將為下月3日歐洲央行的減息。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在10月22日首次開腔,表明12月3日的議息會議上,有機會擴大量化寬鬆規模,及後媒體陸續披露更多歐版QE2.0的可能性,包括購買資產由國債放寬至市政債券,另外亦傳出歐央行會進一步擴大負利率。 原本這一切還要視乎歐央行的通脹情況,歐盟統計局在周一傍晚公布10月份的通脹數據,核心通脹較市場預期的上升1%為佳,由9月份的1%輕微擴大至1.1%,但法國受襲令歐央行毋須理會通脹數據。 最後要提的是,文首的兩句法文,意思是「暴政正對抗著我們,沾血的旗幟已立起來」,英法兩國因為外部問題唱著《馬賽曲》,但地球另一邊舉行的中港大戰,有人卻因為內部問題向《義勇軍進行曲》喝倒采。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11-10

香港人,善忘。 2000年6月29日,董建華在禮賓府接受無綫電視訪問時反問記者:「從98年就再沒有說過『八萬五』這個字眼,那你說還存不存在?」。簡單的一問,加上善忘的港人,董建華將寫在首份施政報告中的三大目標,推得一乾二淨。 那三大目標?讓我為大家回帶:「我為特區政府訂下三個主要目標:每年興建的公營和私營房屋單位不少於八萬五千個;在十年內,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以及把輪候租住公屋的平均時間縮短至三年。」   來到2015年11月9日,董建華已「榮升」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由他牽頭成立的團結香港基金會發表首份關注香港房屋土地問題的報告,建議政府推出「補貼置業計劃」,資助市民以五折的價錢購買公營房屋,以市價400萬元的公屋為例,置業價是200萬元,即是市民在政府擔保按揭95%下只須支付10萬元首期。   有別於董建華的首份施政報告的七成目標,團結香港基金會在報告中表明,目標是八成的港人可以自置居所,短期置業、長期置富。可惜,此會中有不少成員是有識之士,對於混淆置業與致富,令我有點疑惑,特別是讓沒有能力的青年懵懂地置業,是否好事? 董建華在1997年至2000年期間推出過不少關於置業政策,但再次印證政策落後於市場,亞洲金融風暴將樓價推冧。截至2001年12月底,負資產按揭貸款宗數有6.5萬宗,佔整體按揭貸款宗數14%,涉及金額1,270億元,佔整體未償還按揭貸款總額23%。   2002年7月12日,時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的馬時亨出席立法會會議,為「負資產業主紓困」發言。不少市場人士認為,樓價受金融風暴影響下跌與政府無關,但「首次置業貸款」與「夾心階層住屋貸款計劃」呢?讓無能力的人置業這個責任誰負呢? 世上沒有只升不跌的資產,置業不等於致富。大家要明白,香港樓市從來不是單純解決住屋問題,到跑馬地租樓的話便會發現,不少業主是家族或私人基金,不少中產或退休人士靠投資物業收租,一旦港樓政策出錯,那一群沉默的中產將會走出來,否則2003年不會出現50萬人上街的現象。 香港人,善良,但不善忘。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2015-11-03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中國大躍進時期流行著簡單的一句,也是中國式精神勝利法的核心。年長的讀者或許聽過「打倒美帝打倒蘇修」、「超英趕美」這些口號,即是那些導致3,000萬人在大饑荒中喪生的口號。 中國人將競爭力或回報,與膽子大小掛鈎,排隊打尖是競爭力表現、地方GDP造假是常態。這種精神體現在不少內地官員與上市公司管理層身上,為官的目標清晰,如何在任期內最短的時間,搜刮最多的民脂民膏;上市公司管理層則思量著如何將公司資金偷龍轉鳳,轉到私人戶口? 入行任財經記者逾16年,採訪生涯包括出任偵查組成員查探上市公司帳目,管理層有不同招數挪用公司資金,有三招較常見:1)將公司定位為投資公司,部分投資對象正是同系或有隱形關係公司,即A公司發行可換股債券或新股時,B公司認購;2)公司以資金收購親戚或人頭持有海外地產項目;3)公司邊集資邊增資本開支。第三種方法是內地管理層較常見「骨水」方法。 曾有一家超級出名農業公司便是藉這種方法挪用資金,每年不斷發行新股或可換股債券,增加公司現金,現金除用作不斷冚舊債外,亦用作資本開支。記得有次研究公司年報,赫然發現用作興建種菜的棚架上10億元,不明白種菜的菜棚為甚麼要花費10億元?看看高鐵內一個紙巾盒亦開價5,000元便明白。 將資金用作資本性開支,被視為最簡單挪用資金方法,基建便是主要資本性開支一種,一旦基建上馬便成為無底深潭,地下挖了一個大洞,你拿承建商沒法。 金管局昨公布頭9個月投資表現,結果9個月累積虧損368億元,單計第3季更勁蝕638億元,其中港股、其他股票、外匯及債券投資分別虧損307億元、虧損341億元、虧損108億元及賺118億元。上述數字告訴大家一個事實,不要以為負責為外匯基金投資的金管局穩賺不賠,亦不要以為香港的儲備還有很多虧蝕的空間。 依靠金管局的投資不一定穩賺,相反港府卻要為過去的基建找數。截至去年3月底止,尚未支付的基本工程達3,400億元,這3,400億元尚未計算未來承擔三跑的貸款、高鐵的無底洞?為甚麼大小基建一定要上馬?再看內地管理層如何以10億元興建菜棚、挪用公司資金便一目了然。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2015-10-27

這次不說故事,說歷史。   對中國歷史稍有認識的或許知道,草莽出身的明太祖朱元璋為了朱家王朝長治久安,採取了一系統重大改革措施,簡單而言即是強化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統治。有關改革始於胡惟庸案,即是誅殺企圖謀反的宰相胡惟庸,結果牽連逾數萬人。   胡惟庸被誅殺只是連串改革起點,由1380年到1393年間先後出現明初四大血案(胡惟庸案、空印案、郭桓案及藍玉案),結果引發制度上的連串改革以及反貪腐。   明初中央集權最廣為人知的是廢除行逾千年的宰相制度,另外元朝的中書省及地方的行中書省,改由六部直接向中央負責。所謂的六部包括吏部(人事任免部)、戶部(財政部)、禮部(教育部)、兵部(國防部)、刑部(司法部)及工部(建設部)。   朱元璋的洪武之治(1368年至1398年)除了出現中央集權外,廣為人知的還有反貪腐,明初四大血案中的空印案以及郭桓案,說的就是反貪腐。 提起明朝的中央集權制、宰相制度被廢以及反貪腐,皆因內地中央政治委員正召開十八屆五中全會,以審議「十三五規劃」,偏偏這時傳出總理李克強請辭的消息,總理一職向來被視為宰相,一旦李克強請辭消息屬實,難免令人聯想到行逾千年的宰相制度在明初被廢以及中央集權制。   除了政治局常委出現人事變動傳聞,《財新網》上周傳出由國家主席習近平、常委王岐山負責的反腐將會進入金融系統,本月底開始會進駐「一行三會四行」,即是派員進駐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以及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   讀者或會發現,刻下的中國與明朝有很多相似之處,六部之外,朱元璋另設御用拱衛司(即大家所指的錦衣衛),直接聽命於皇上及進行不少私刑審訊,今天中國亦設有國家安全委員會,而習近平亦在反貪腐之餘嘗試勵精圖治,希望世界以中國為中心(明朝時委派鄭和下西洋)。   原則上我支持習主導的反貪腐小組,只是在現階段中國經濟在各方面出現不同程度的放緩,中央能否承受政治體系上的重大改革?以明朝洪武之治為借鏡,相信中國反貪腐只是開始,將會一直延續至十三五完結,相信這個亦是今次規劃的重中之重。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