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戲活現 (甄詠蓓) - 甄詠蓓
2013-11-28

作為一位劇場導演,我經常都會思考一個問題:為甚麼觀眾要付出金錢、時間走進劇場看戲?現代人生活如此忙碌,時間何其寶貴,而且娛樂的選擇眾多,行街、食飯、睇戲、上網……若然,他們仍然會選擇劇場,實在是十分難得。所以我很珍惜與觀眾分享的機會,創作時對自己要求很嚴格,務求讓觀眾付出的每分每秒,更有價值。 真的,劇場是一個奢侈的地方,投入大量的時間和資源,然而,與觀眾的交流卻是瞬間即逝。就在那特定的空間和時間,生命與生命互通,幾百,甚至上千人在劇場裡同呼同吸、同喜同悲。這在科技急速發展的時代下,更見可貴。 現代人生活節奏急速,習慣對著手機、電腦接收資訊,隨時隨地登上互聯網,大量娛樂就蜂擁而上,單單是YouTube上,演唱會、電影、電視劇、綜藝節目琳瑯滿目,跨越時代、地域,應有盡有。所以,經常有人問我,劇場再走下去應該如何定位?是否也要跟著消費時代的步伐,狂飆亂跑? 上星期,我看了俄羅斯聖彼得堡小劇院在香港上演的《凡尼亞舅舅》,它活生生的展現了劇場的力量,也更肯定了我的信念。 這個劇本寫於一百多年前,是契訶夫最著名的劇作之一。劇團採用了西方傳統、最寫實的演繹方法,原汁原味,純粹地演活這個經典。故事講述劇中人每天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和挫折,面對前路的迷茫,感到幸福遙不可達。演員的演技當然是精湛, 雖然時代背景是一個世紀前的歐洲,但無阻觀眾代入角色,看得十分感動。 經典的可貴之處就在於此,它能夠經歷時間的洗煉,在百多年後的今天,它的精神其實仍關係著今天的人們,能夠牽動觀眾的情緒、安撫心靈。坐在觀眾席上,我能感受到契訶夫寄予劇本的精神,他對人的關懷和憐憫,認為人活於困苦中,依然應該抱有希望。 看戲後,我感覺像品嘗了一杯千年佳釀,它是如此的醉人,心靈被洗滌,豁然舒暢。感謝聖彼得堡小劇院再次提醒我,劇場可以如此動人,她讓創作人、演出者、觀賞者的生命交疊,相互感染、交流,這就是劇場的生命力,是其他媒體、娛樂都不能取替。 所以,無論是新創作,還是舊劇目,只要能展示這股力量,就是一場好戲。 只要人性不滅,劇場永遠不會OUT。 甄詠蓓~「神戲劇場」藝術總監,身兼舞台劇導演、編作、演員及戲劇導師,曾奪香港戲劇協會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

2013-10-31

我身兼多重身份,但無論是編、導、演、教,其實要面對的都是「演員」;加上自己演戲多年,所以很明白當演員的苦與樂。 演員,是一種奇怪又複雜的生物。他/她情感豐富,卻又觸覺敏銳,既自大又自卑,既自戀又自憐,既要擁抱掌聲,也要面對批評,內心非常矛盾。所以我常笑說,當演員是一份「瀨嘢」的苦差,每每「擺自己上枱」,在舞台上、鏡頭前打開肚皮讓人評頭品足。 因此,當演員的心理質素一定要好,否則怎樣容得下那些尖銳的批評。而普遍上,演員都有一個共通點(其實跟所有藝術家一樣),對自己諸多不滿。 有些人音域很窄、有些人過於濫情、有些人想像力不夠、也有人粗枝大葉,矮小的嫌自己不夠高、高大的覺得自己不夠靈活,不夠英俊的很想高大威猛……但別以為俊男美女沒有煩惱,曾有一位身材高挑的氣質美人對我說:「老師,你知道嘛,我最不喜歡別人稱讚我美麗,因為他們只看到我的外貌,不看我的演技。」真的,美麗也可以是包袱。 所以,當演員便是件苦差,要好好地了解自我,接受自己,學懂欣賞自己同時,又要不停鞭策,找到個人的局限,不斷面對,努力地找出改善的方法。這個尋找的過程往往很漫長,當中充滿挫敗和失落,流過不少眼涙。所以,在他們苦惱脆弱的時候,作為老師的尤為重要。當他們不敢衝破樽頸時,要給他們鼓勵,還要準備好救生墊來保護他、接納他,讓他放膽衝破自己的安全區,一躍而下,才能學懂展翅高飛。 藝術裡沒有快餐,演員的成長是條漫漫長路。俗語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一點也沒錯。

2013-10-03

教戲多年,我的學生可謂來自五湖四海,有專業演員、歌手、模特兒、銷售員、教師、餐廳老闆和風水師等等,他們來到上課各有目的,有深造演技、有學習表達方法、有增強自信……然而對我來說,我的任務只有一個:開鎖。 我經常說,演奏家依靠樂器來表達情感;畫家會利用畫筆、畫布和色彩來呈現感官世界,表現藝術家的所思所想;那麼,演員呢?他們的「工具」並不是甚麼外在的東西,而是自己。演員要運用自身的一切:身體、聲音、情感和語言等來演繹角色,為角色注入氣息。所以,學習演戲,首先便是要好好認識自己,然後才能駕馭,方能成為演員,而不是一般大眾所認為,演戲只是七情上面,聲嘶力歇而已。 不過,我們在成長當中,因為要迎合社會,總會有意或無意間扭曲了原來的本性,收藏起個人的特點,有的是別人給予的枷鎖,亦有自己加諸身上的框框,而這樣卻會阻礙我們表現獨自最精彩的一面。 作為老師,我的職責就是要幫助他們,解除束縛,引導他們表現出真我,揭開隱藏了的陰暗面,發現自己獨特的美麗,才能創造出屬於他們的一片天空。 當然,「解鎖」從來不是一件易事!曾經有一位學生,她本身是業餘合唱團員,但聲音卻已勞損,所以,她做聲音練習時都會特別謹慎,怕傷到聲帶。不過,後來我發現,她聲沙的真正原因,是那繃緊的肩膀和背脊,牽連聲帶也一直未能放鬆。所以,我要跟她做連串的身體動作,讓她放鬆筋骨,聲音才能再次響亮鏗鏘。 當老師的總有一雙「鬼眼」,看見同學們身上的束縛,我的責任是要給他們鑰匙,讓他們打開枷鎖,得到自由,這樣,才能真正享受到演戲的喜悅。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