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戰》 -
2013-11-08

免費電視發牌風波持續三星期,政府一直以擠牙膏方式解釋「三揀二」發牌理據,但事件愈描愈黑,泛民主派祭出尚方寶劍——特權法,意圖迫使政府交出整個決策的相關文件,但立法會過去兩日經逾12小時激辯後,最終在主流建制派反對下,議案一如所料被否決,政府獲建制派護航,暫時減輕壓力,但公眾要的是真相,政府一日未能滿足民情,相信事件只會繼續發酵。 不要放過行會建制派 政府多次提及不能解釋港視不獲發牌的原因就是因為「行會保密制」,亦因此引發是次立會投票表決。然而,田北辰與梁振英會面後卻得知疑似港視不獲發牌原因,明顯保密不過是面擋箭牌,更有違保密原意。 話雖如此,立會否決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追究,原因出於毋須向大眾交代的功能組別。引用特權法以外,立會只剩門檻極高的彈劾一招,苦無他法,全賴白吃公帑的功能組別自斷半臂。建制派此次就特權法的取態應有盡有。支持、反對、棄權,應有盡有;單是反對的意見同樣甚多,較具代表性包括「破壞保密制」云云。 上星期,譚耀宗作為民選議員,再提「可以司法覆核」,與梁振英無異。建制派語言偽術用盡,裝作事不關己。然而,無論立會功能組別及行政會議,大部分均由建制派政黨所包辦:民建聯、新社聯、工聯會、新民黨、經民聯,上述六黨均於行會有最少一名代表。這批政團根本是執政集團的重要部分,卻一方面支持發牌,另一方面將發牌三變二,自相矛盾;而否決特權法、拒絕公開解釋更是企圖蒙騙全港市民之舉,簡直不知所謂! 民建聯的蘇錦樑局長提到,過去已經盡力。然而,向市民負責,樂於信納市民意見,實在是必然。管治威信盡失,全賴政府近年目中無人的行事方式,盡使港人不快。局長之說與一眾官員、建制派一樣有欠問責之心。如果高官及建制黨派繼續漠視民意,更激烈的抗議行動終會不日發生。 在此,筆者建議,即使無法引用特權法,下一波問責對象有必要包括所有身處行會卻不支持解釋的黨派。市民可以去信當區建制派區議員、立法會議員,組織針對各個政黨的集會等,視同梁振英一般向建制派施壓。筆者再次強調,今時今日政府施政,建制派絕對需要負責。本港市民實應認清真相,時刻保持警覺,勿讓建制騙徒有機可乘!      新民主同盟古俊軒 濫用特權法 無助發牌風波 發酵多星期的「免費電視發牌」事件,在本周三伸延至立法會議會廳內,泛民派議員以其「撒手鐧」《權力及特權條例》期望逼使政府交出行會討論細節,若未能成功,亦計劃以此法動議傳召港視主席王維基到議會上披露相關文件。整個過程中,凸顯出政府的行政公關和應變能力都極為差勁,將這次事件轉化成政圈有心人的契機;可見「司馬昭之心」,名為爭取公義,屬意衝擊現有行會的保密制,望可舉一反三之用。 事實上,即使今次能成功引用特權法,政府再需披露更多資料,亦未能作出任何被拒發牌之抗辯立論,也未能連繫上推翻行會決策,對尋找真相沒有幫助。然而,相關文件交到黨派林立的立法會查閱,最終亦只會淪為未來數月沒完的政治博弈,不停消耗政府及立法機構的時間和資源,減低對其他民生經濟和政制提升的關注。假若此舉成案,必會破壞了行政與立法之關係,延伸影響這弱勢政府的管治方針,這樣也有可能成了「骨牌」效應,進一步降低自身各項的競爭力,為未來香港可持續發展添上更多的不明朗因素,屆時,難道會再有更多創意業務的機會嗎? 我們應深思是否可隨意引用特權法?今次政府未有定為最終極發放免費電視牌照的安排,現有兩間免費電視營運商之牌照於2015年到期檢討,那時也有可能在發牌方案上有所調整,加上香港經濟文化與內地珠三角有更密聯繫之情況下,相信未在港的電視創意媒體會有更廣的發展空間和更大的市場分量。在商業角度上,不獲發牌的申請方不應有「一廂情願」之想法,應尋找自身不善之處,更不應以「小學生逼迫老師交代」之歪理向公眾申訴,這是人生中經常都會體驗到的基本道理!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張國樑

2013-11-01

政府上星期公布人口政策諮詢文件,面對香港人口老化及低生育率,文件提出多項補充勞動力的措施,其中爭議最大是輸入外勞,勞工界強烈反對擴大輸入外勞,擔心本地工人飯碗受損或被壓低工資,有論點更認為特區政府處理人口政策,應先取回單程證的審批權;但亦有論據認為不應一刀切反對輸入外勞。這個爭論不休的議題相信將會持續,亦有可能成為政府管治的另一個「炸彈」。   人口政策可致爆炸性後果 政府剛發表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點出香港正面對人口老化、生育率不足及勞工短缺三大難題,若未能有效解決,將嚴重影響香港發展云云。 一如既往,政府總把香港整體發展方向與經濟發展掛鈎,文件著墨較多的也是如何補充勞動力等問題。筆者並不否定人口政策與經濟發展的相關性,但人口政策除涉經濟外,更與政治、社會及民生環環相扣,處理得不好,後果可以是爆炸性。 以近年愈演愈烈、愈燒愈火的中港矛盾為例,觸發點就是雙非童、新移民及自由行等固定與流動人口大量湧入的結果。爭議起源與這類內地人對香港市容衛生及文明秩序等造成破壞,及對嬰兒奶粉、幼稚園學位等與日常生活相關的資源被攤薄引起的矛盾密不可分。有一派論者甚至認為,移民政策其實是中共要「溝淡」香港人的計謀,以達至政治上控制香港的殖民工具。 筆者不擬在此詳析上述論點的確實性,但人口政策作為中共對付西藏及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是有跡可靠、有例可援。加上近年被揭發的各種選舉舞弊行為,又疑與長居內地卻在港出現「一屋多姓」的人有關,故中共透過「種票」打擊泛民主派的疑雲看來更言之鑿鑿。港府欲將人口問題簡化為純粹經濟問題,若不是龜縮鴕鳥,就是自埋炸彈去「找死」。 試想,自97後已有超過70萬新移民移居香港;07年起平均每年有6千名內地專才在港工作,加上本地婚姻中有四成是中港跨境婚姻,另加每年近3千萬自由行旅客到港。可以說,香港社會無不受到這大量移入人口所影響。所以,若港府不做好人口政策規劃,結果除了商家笑逐顏開外,由上到下都將怨聲載道! 在中港矛盾大背景下,香港要談人口政策,不能不談特區政府在規劃人口及政策配套上的自主性,例如在家庭團聚為大前提下,如何取回單程證審批權等都是當務之急。至於梁振英政權是站在香港一邊還是中共一邊看人口問題,則是後話。    工黨秘書長譚駿賢   不應一刀切反對外勞 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出爐,當中提到基層職位緊張,提議輸入外勞補充香港的勞動力。這個提議引起工會反對,認為外勞會影響本地勞工權益,絕不接受。但香港是否沒有任何容下外勞的空間呢?答案是有的,大家經常談到的外傭,其實全都是外勞。那些堅決反對外勞的組織,為何又不反對外傭呢? 答案很簡單:有些職業香港人不太願意做。現時有某些行業出現「有工冇人開」的問題,除了剛提及的家庭傭工外,護老業是另一個例子。很多安老院長期面臨人手不 足,導致服務質素下降。如果護老業能引進適量專業外勞,我們香港的老人將會享受更好的照顧,而且這些工作本來就沒有香港人做,亦不會導致本港工人飯碗被搶的情況。 有論者反駁,指「有工冇人開」是因工資過低或工時過長,並非香港人不願意做。筆者只能說這個說法太理論,不合現實情況。以家庭傭工為例,如果工資真的能漲到月薪過四萬元,而不是現在的四千元,有香港人做嗎?一定有很多。但這個市場存在嗎?相信在香港找不到供應這個職位的僱主。同理,如果將護老業的工資大幅提高,工時縮短,理論上都一定有更多人願意投身這個行業,但相信沒有僱主能負擔,硬要他們提高工資或縮短工時,只會令安老院結業,最後受到損害的還是香港人。 社會政策的目標都是為社會的整體利益服務,不容許外地勞工在本地工作,原意是保障本地工人就業,但社會是複雜的,單以一條原則去處理所有問題是幼稚的舉動。因此,政府應盡快研究個別行業情況,適量引入外勞以補充香港勞動力。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甘文鋒  

2013-10-25

增發免費電視牌照風波愈演愈烈,不獲發牌的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兩度炮轟當局審批過程「黑箱作業」,在未有諮詢公眾的情況下,將「來者不拒」的發牌準則改成「三選二」,違反程序公義,激發12萬人上街,而特區政府以行會保密制等作「擋箭牌」拒絕公開理據,亦令官方的解畫顯得蒼白無力,令人懷疑政府背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事件亦愈趨政治化,政府面對的危機可能已達臨界點。 當不公義入侵市民生活 在香港談公義、爭取公義很困難,因政府往往轉移視線意圖化解危機,而去年國教事件就是例子,由討論課程內容演變成支持反對兩陣角力,當中有人說不應將事件「政治化」,而上星期免費電視牌照事件,筆者可以大膽的說是去「政治化」言論者的照妖鏡,當中電視業界、政黨及長期積極參與社運的人士對於事件的關注,相信是在大家意料之內。但令筆者驚訝的是朋友臉書中轉述了曾中風及行動不便的父親,第一次走上街頭,而亦有過去對政治不熱衷的市民也批評政府及自發「貼街招」廣傳上街遊行,目的也是很簡單「我要睇電視」,他們儘管不想政治化也要政治化了,說穿了其實生活就與政治息息相關。 筆者希望指出,過去政府的決策一旦涉及不公義的地方,便企圖營造兩陣對立轉移視線,最後置身事外。但發牌關乎全港市民的生活,民意一面倒,政府過去的對立的伎倆用不了,便借行會保密或官員哭哭啼啼以轉移視線,但肯定這些伎倆今次注定失敗,而連日來多名行會成員開始以擠牙膏式交代事件,尤以身兼直選議員披露較多,可見政府已意識到危機。 筆者當然認為普選是靈丹妙藥監察政府及行會,令公義得以彰顯,但現階段未能普選時,行會必須清楚向市民交代拒絕發牌的詳情,而並非「已詳細考慮」及「行會保密」之說可胡混過去。2003年不少政治冷感的市民因壓迫及為公義上街,10年後今天政府如果不想因免費電視發牌問題令政治冷感的一群迫不得已以「佔中」作為手段的話,請立即清楚交代事件。      民協秘書長、九龍城區議員楊振宇 優化行會保密制 確保程序公義 免費電視發牌事件演化成十二萬市民上街的風波,上街市民除了業界、港視員工及前員工外,大都是利益相關較低的普羅大眾。沒有港視,他們大可選擇上網看劇。然而,政府突由「無上限」發牌變為「三選二」,又以行會保密為由,拒絕交代評選準則的處理手法,惹人質疑。這種透明度低的決策,加上公眾揣測及其對政府固有的不滿,逐漸被演繹為不公義的黑箱作業,觸動了「公義」這個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引發了今次事件。 政府明顯低估了市民對此事的反響,市民除了不滿政府的處理手法外,亦害怕政府以同樣手法通過其他政策。這次事件的「不公義」源於政府以行會有保密原則為由,拒絕公開港視的「死因」。誠然,保密制的重要性在於確保行會成員能在會議中坦誠地向特首建言。例如:倘有成員在會議提出「香港終有一次出動防暴隊對付示威者」這種造成不安的論調,絕對需要保密。然而,政府以保密作為不公開理據的擋箭牌,又在社會譁然後以「擠牙膏」的方式含糊回應的手法與市民追求公平、透明及問責的管治原則相違背,難道政府在管治弱勢的情況下,還期望市民對其缺乏理據的解釋照單全收? 再者,與行會保密原則有關的《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8條,只要求行會成員須發誓在未獲特首授權下,不能洩露行會任何內容及討論文件。如果特首授權蘇錦樑在公布發牌結果時,可披露某些不涉及機密的遴選準則及理由,相信事件不會發展至此。可見,保密與否取決在特首一念之差。 「公義」為港人的核心價值,動搖這些價值的人都被視為與民為敵,所以部分高官已開始跟特首劃清界線,建制派內亦有要求公開理據的聲音。筆者亦建議政府優化行會規章,釐清需保密的內容性質,使部分資料可向公眾披露,這樣才能確保公眾了解政府決策合乎程序公義,有助政府有效施政。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朱浩霆

2013-10-18

馬尼拉人質慘劇事發距今逾3年,死者家屬及生還者多年來四出奔走,但仍未能討回公道,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早前申明不會道歉的強硬態度,進一步激化香港洶湧民情,不少政黨紛紛提出各式各樣的制裁措施,要求特區政府向菲律賓當局施壓,作為與菲方談判的籌碼,事態發展有待觀望。   香港人,行動吧! 三年前,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微笑回應馬尼拉人質慘劇;三年後在APEC年會,阿基諾先與香港特首談笑風生,有香港記者被粗暴禁止採訪,之後則以「put behind」梁振英(儘管菲方事後否認)。香港人經歷三年被阿基諾的無恥回應、菲政府的無理冷待,復有梁振英的無能表現,港人如何不氣憤?畢竟弱國無外交,香港特區政府只說跟進而沒有實際行動,菲律賓是絕不會理會的。 公民黨最近就此作出聲明。簡單而言,我們認為特首處理外事無能、保障香港記者不力,保護港人尊嚴不逮,必須予以譴責。 其次,除了為解決人質事件的官方接觸外,特區及中央政府應暫停一切與菲律賓官方交流及商貿活動,包括不歡迎菲律賓官方人員訪問香港。這絕非簡單擺個姿態,畢竟如果連基本的姿態、立場都沒有,香港人又如何期待菲律賓政府能正視我們的憤怒? 下一步,全港巿民皆可參與:公民黨呼籲港商及港人立刻杯葛購買菲律賓產品。讀者也許沒有注意,原來港、菲關係密切,我們是菲律賓第七大貿易伙伴,每年從菲進口不只香蕉芒果乾等食物,而是價值不菲的工業用品,當中包括:電動機械、辦公室機器及自動資料處理機;及電訊及聲音收錄設備等。香港人團結起來,藉民間力量以經濟手段向菲律賓政府施壓。 文章見報之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決定是否同意公民黨議員陳家洛打算下周三提出的休會辯論馬尼拉人質事件。我們呼籲全體立法會議員支持有關動議,以讓國際社會看見,全體香港人一致要求菲律賓還我尊嚴、還我公道!        公民黨執委楊岳橋   制裁保尊嚴 筆者跟多數港人一樣,對3年多前的「馬尼拉人質慘劇」仍然難以釋懷。說實話,當地警方的營救行動固然十分拙劣,在世人面前出了一個大醜,亦摧毀了港人對菲律賓旅遊業的信心。不過,考慮到當地的發展水平,我可以理解。更不能原諒的,是菲律賓當局在慘劇發生後所表現的態度及處理手法。 大家還記得嗎?在8名港人遇害後,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前往案發現場視察時,竟輕佻、嬉皮笑臉地接受訪問,這難道是對悲劇的應有態度嗎?將心比己,稍有同理心也感受到了,這無異於在死難者家屬的傷口上撒鹽。阿基諾後來解釋「笑也是憤怒的表現」,則與其「政府不會為國民的過錯道歉和負責」之說一樣,不但牽強,亦教港人難以理解及接受,非但不能為事件降溫,反而火上加油! 除了態度外,在處理手法方面,阿基諾在2010年8月下令成立事故調查及檢討委員會,就人質慘劇提交報告。然而,在報告發表後,阿基諾和時任馬尼拉市長林雯洛卻拒絕承認多項調查結果及建議,並無完全依照報告對相關官員作出行政處分或刑事起訴;及後,港府死因庭向116名菲律賓證人傳出發票,結果逾半數菲證人拒絕出庭,並未拒絕的,最終也大多數缺席,當中包括多名官員,大大影響慘劇的調查進度。近日,特首梁振英與阿基諾會面時,菲方多番耍手段戲弄梁特首;菲傳媒更誣陷梁振首同意「放下」事件,更徹底顯示了菲方無誠意善後人質慘劇。 香港作為菲律賓的第七大貿易伙伴,每年向菲輸出逾400億港元貿易逆差,香港絕對有能力也應該向其作出制裁。我們必須以行動告訴菲律賓政府,逝者同樣保有尊嚴,容不得踐踏,這是公義,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陳志豪  

2013-10-11

本報新開闢《筆戰》今日登場,泛民多個黨派與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每周輪流執筆,以筆論政,各自闡述不同觀點,本周議題為香港大學新校長的任命。 港大於上周宣布,委任英國布里斯托大學醫科及牙科學院院長馬斐森(Peter Mathieson)出任創校百年來第十五任校長,亦是41年來首位非華人校長,但多位教授質疑其學術成就及能力「未夠班」,其中港大醫學院外科學系主任盧寵茂,更以「三無」——「無知、無能、無心」炮轟新校長不熟悉中港事務及不懂中文,有輿論批評這種排外心態,令新校長未上任已引起軒然風波。 港大新校長爭議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上周任命的馬斐森(Peter William Mathieson)是香港大學41年來首位非華人校長,其老外身份難免成為話題,被部分網民借題發揮。但香港大學作為國際前列、中外兼容的高等學府,應該任人唯才與賢,不論國籍、性別、宗教。在這點上,香港社會應普遍不存懸念。 反而狠批馬斐森的本地學者,用詞極重,極不尋常。爭議焦點之一,是指馬斐森的學術成就不夠超卓,簡單地說就是「未夠班」。 珠玉在前,現任校長徐立之乃遺傳學上的權威,學術上備受國際推崇,更曾被傳問鼎諾貝爾獎。而馬斐森在英國畢業於倫敦大學及劍橋大學,現任英國布里斯托大學醫科及牙科學院院長。布里斯托大學是英國十大學府,全球排名30之列的頂級研究型學府,故有人指他來自「非知名大學」,似欠公允。同時,單憑學術成就的比較,亦難斷定馬斐森是否有能力領導港大。 馬斐森亦被質疑對香港、中國及亞洲缺乏認識,不懂中文,難與各界溝通。但正如馬斐森所言,他會用溝通和學習等方法去改進和彌補此弱點。回想起來,深受愛戴的前任科大校長朱經武,及近年帶領城大轉向研究型發展和國際排名上升的現任校長郭位,二者出生於台灣,在上任前均長期在美國生活和從事學術研究,上任時均謙稱對香港認識不足,需努力學習和改善,最終也做出了成績。 反而最刺中馬斐森弱點的,是他對港大缺乏發展方向,內容空洞,缺乏願景和視野。 對一所頂級學府而言,校長缺乏發展視野等於掌舵手沒有航行方向。馬斐森理應清晰說明要帶領港大往何處走這個問題。 既然馬斐森的任命已定,他必須以成績證明自己是領導港大的適當人選,發揮所長,彌補所短,以其在西方管理大學的經驗和國際視野,為港大帶來突破和正回饋。馬斐森能否做得到?我們拭目以待。 民主黨尹兆堅 尊重港大的任命 香港大學日前公布校委會一致通過任命英籍醫學教授馬斐森為新任校長。有學者及港大員工表示馬斐森不懂中國國情,也不熟悉亞洲,懷疑他能否勝任,反對這項任命。 社會上就大學校長的任命引起討論本來合情合理,然而我們亦應了解到,畢竟校長遴選有其既定程序,學校為了進行遴選一般亦會設立相關遴選委員會,邀請有一定資格人士在遴選過程中審視候選人的能力。而因為大學校長工作不單止涉及推動學術成就,還包括人事管理,財務營運等,更困難的是管理一批學術精英,大家各自在個別領域執牛耳,可想而知必須具備出色的領導藝術,人際關係手腕等。遴選委員會利用成員相關經驗,專業知識,評審候選人,從而挑選最適合的人選。 正如一家大企業由董事局決定聘用CEO,董事局成員會比廣大股民清楚機構面對的處境從而作最合適的決定。有時候哪怕是要找個外行人來管理內行人,目的是要推動改革,內行人接受了舊規則,反而未必勝任。然而這些背後的內部情況,普羅大眾就未必掌握了。筆者認為,對於校委會的專業決定,我們應予以尊重,馬斐森還未上任,狠批他無知無能,先下預設定論,對當事人是否公平? 前陣子,嶺大任命鄭國漢為新校長,因為他支持梁振英,有學生就以其「梁粉」背景,抗議委任他為新校長,於是又引發一輪下台爭議。現在看來,上至特首,下至大學校長,香港彷彿形成了一股「拉人下馬」風氣,但長此下去,有志之士漸漸不能投入社會公職,這是香港之福嗎?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主席周浩鼎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