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德經 - 陳強
2013-10-17

之前寫過一篇叫《人工包埋》的東西,大意是說香港人只要人工夠高,很多人即使被精神虐待,天天面對最可怕的人事和政治,還是能硬撐下去,因為在香港這個甚麼都用錢來衡量成敗的地方,有錢就好。我沒有認同,但這就是香港的情況。 今次倒轉過來,又想起另一件事。有一天我們三個「天下間最奇怪的小老闆」又在討論著「最奇怪的管理議題」:「喂,今日呢,全公司都好似好懶散喎,大家都喺度玩玩玩,但又差唔多時候放工。咁今日咪冇咩做過嘢?好似唔掂喎!」「唔……但我哋頭先都好似有份玩喎。」「係囉,同埋其實我覺得,人工係包埋吞泡。講真啦喂,點可以一日連續9個鐘都做嘢呀?會癲㗎喎!」「咁又係……咁算啦!」我們誰不會偷懶呢?我們是老闆,難道就每一秒都在努力奮鬥?沒有啦!我們有時也會在同事搏殺時下去餐廳吃個沒壓力的午飯;我們也會突然睡醒覺得很累很想WhatsApp同事說:「今日有啲唔舒服,唔返喇!」人怎會不想懶? 因此,我們又要提醒自己了,如果一天工作時間是9小時,我們要預算當中有3小時,同事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例如聊天、睇劇、玩Facebook、望天、望地、甚至放空……我們想同事有些時候能夠盡力而為,那就要讓他們平時有透氣的空間,道理原本就很簡單。 「係喇喂,我哋好似食Tea都食咗3個鐘。不如返公司囉。」「好呀!行啦!」「邊個俾錢呀?猜啦!」我們3個又成功解決了一個管理危機,但我們的人工是「包埋處理和管理同事」的,這只是份內事,我們決不會自滿。

2013-10-10

最近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公布了一個調查結果,原來你下決定的時間,非常影響你最後下的決定。研究人員拿了10個月的法官結果來做實驗。那些法官要決定是否假釋一些罪犯。結果很神奇,原來法官上班初期會比較容易假釋罪犯,然後因為下決定下得多了,累了,假釋的比率一直下降至零;然後午餐回來後,假釋率又上升回到一早的程度,接著又因為思想累了……假釋率又會跌回零,直至下次休息回來。10個月的數據中,包括了不同罪犯,而結果依然一致。 研究人員分析,人腦就有如肌肉,不斷做決定就有如不停運動,其實一樣是會攰(Decision Fatigue),會失去意志力(Willpower)。而當你工作累了,你會選擇做最易的決定,在法官來說就是「否決假釋」,因為這樣他就不用冒風險了。 你也一樣會累,而且大抵你會比法官更易累吧。因此你要在下決定前留意5個點子: 1.簡單的「每日決定」在之前一晚先做,例如明天穿甚麼之類,那你早上就不用浪費意志去想了; 2.永遠先做最重要的事,愈早做你愈醒目; 3.不要下決定,而是下承諾,把一些事情定了在行程表上,然後只管跟著去做; 4.事必要做下重要決定的話,最好先吃一下; 5.把所有複雜的事情簡化,那麼你就可以下更多更好決定。 那為何我會突然寫這個?因為……我沒有工作累了,而是玩累了,而又剛剛看到這個,覺得很有意思就寫出來分享一下。希望這個決定沒錯。

2013-10-03

在政府公布貧窮線的同時,我在某同事的Facebook看到這樣的Status:「我老竇鬧我話幾時先肯揾番份正正經經嘅工,聽到呢個問題,我崩潰了。」 他憶述跟爸爸的對話。「咩為之正經嘅工?」「朝9晚5。」「除咗政府工,你試下走出去搵一份朝9晚5搵到過萬蚊嘅工俾我睇下。」「油漆。」「哦,我做油漆你就會覺得我成功?」「起碼好過你唔知依家做緊啲咩,你唔見人哋個仔,一畢業出嚟做金融,萬9一個月,一年後再加。」「你朝9晚5咩?你未試過OT?」「我個行頭點同。」「你又知我行頭唔係?」「我連你做緊咩都唔知。」「成本書擺喺枱頭,全家人都知,就得你一個,我解釋咗幾多百次,都仍然係話唔知。」「咁你想我點?你想我向你道歉?」「我只係想知,我依家邊忽唔正經,我OT有冇同你呻過辛苦?我有冇帶到麻煩返屋企?我趁後生捱下係咪錯?」 我是他的老闆之一,我也覺委屈;替他難過,也為香港的創作行業難過。說天馬行空,我有時覺得金融業的衍生工具、投資產品比我們更不腳踏實地;談意義,我覺得我們也活像油漆工人,只不過工人為牆塗顏料,我們為香港人生活塗色彩。真正的爭議其實在於——我們沒有在「畢業出嚟做就萬9一個月」。這條「文化界貧窮線」跟「貧窮」一樣,很難完全滅絕。要滅「文化界貧窮」,除非先把「創作行業=不正經」這個念頭抹掉。但又其實,這個想法正正不能滅絕,不然「唔正唔經」的我們還如何找東西來取笑呢?我常常都說,如果上一輩開始同意我,即是我老了。我希望同事爸爸每天都罵他一頓吧,這是當代創作人的指標。因此,Wyman也被李純恩肯定了一遍。

2013-09-26

上星期,我30歲了。我花了點時間去回顧一下自己,我驟然覺得,又是時候改變了,而那個改變,最好是朝好的方向。 身邊的朋友都差不多這個年紀,我發現大家都在默默變化。從前我們總是比較即興,了無羈絆,現在都越來越深閨。就這半年的某一個晚上,我醒起來了,大家都有家室了。還有甚麼地方比家更令人舒適呢? 廿來歲時,總是在乎別人的說話,同時卻又自信心最強大。如果你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天之驕子,那你可能沒有年輕過。而即使你是個很沒知覺的人,你也會被歲月推動成長。我就常常看著七老八十的老人家,幻想著,他們還在乎自己的外表嗎?還在乎別人的說話嗎?還憎恨嗎?他們只想吃半飽,過快樂的一天,或許這就是老人的智慧。 不同年齡的人,應該做不同的事。因為孔子也說過:「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不明白的話,學我一樣,先去Google一下吧。)不同年紀的大家,因為身體變化、經驗累積、財產累積……人生觀是應該跟著改變的。 從前我寫專欄,有些時候,會想想讀者喜歡看甚麼,或者在留意甚麼,然後我就順著大家的思想去寫。但30歲的我覺得,我不想再為誰服務了,我喜歡寫就寫吧,碰巧大家有共鳴是樂事,但我不強求。 人到30歲,還要偽善嗎?還要在乎別人的意見而做出失去自我的行為嗎?比我有智慧有文采有學養的人多的是啊,我想我要做的,或許就是繼續自說自話。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