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德經 - 陳強
2015-07-31

抱歉呀,我知道有些人是有粗口潔癖,對粗口敏感。但我和林雪早前接受《黑紙》訪問時說的一樣:「虛偽,比粗口更骯髒。」(原文是有粗口的)雖然我不是時時刻刻都說粗口的人,但必要時是不介意的。例如,要形容現時社會中的一些人和事,唔用個「7」字真係唔知點講。 品牌在Facebook專頁中嘗試著抽水,希望透過拿別人來開玩笑,博取大眾的Likes。但抽水這回事嘛,《100毛》和《毛記電視》算是半個專業,有時真會抽水抽著火水,我們當然也有試過,那就更要小心處理了。 好像「美麗華旅遊Facebook」最近就中了招。因為盧寵茂倒地抱腳的行為實在太搞笑,動作也太有喜劇感,而且他的敵人是正宗廢青,那就引來「全城廢青改圖大賽2015」冠軍爭霸戰。「美麗華」的Facebook admin應該也是廢青,於是加入戰團,改了一張也蠻不錯的圖,說盧寵茂在他們公司門口倒地了,然後admin寫「不用那麼趕著落分店報團嘛!上網搞更方便!」之類的話,得到很多廢青的Likes,而同時又得到藍絲的指罵。不知是「美麗華」怕藍絲?還是高層自己就是藍絲?他們決定刪Post,才真正引來了大量廢青聲討,說「永不幫襯」。公關災難完美示範,7得很。 這出事在於,這完全是自己製造出來的風波。一早不出Post抽水就沒事,出了Post就不要因為怕藍絲而刪!因為網上世界主要是黃絲的陣營嘛,有甚麼好怕?但最7的還在後頭!他們後來還出了一個道歉啟事,當然又惹來批評,然後……他們再次刪去自己的「道歉啟事」Post,再衰多一次!!!媽,好7呀!!!同樣的錯連續的犯,夠錯了吧? 怎麼刪也刪除不了的,應該是本性了。 

2015-07-24

我們從來不會等靈感來的,因為創作等待靈感,就好像買股票等內幕消息一樣,沒有消息的話當然不知方向,但即使有消息,也可能是不可靠的山埃靈感。因此要是你也喜歡創作,你要學的是技術性創作。新同事一上班,最常出現的就是類似「沒靈感」之類的問題,於我們幾個已經進化成「長輩」的「幼老餅」來說,這根本不是問題。 抱歉我真的只曾打過一份工,所以我又要引述自己做電台時的經歷——在電台,很多主持人每天都要唱咪講足一至兩小時,星期一至五,再加一個周末工作天,哪他們可以說「今天想不到有甚麼好說,不說話了」嗎?其實我有時都會聽到前輩這樣說,但當直播室的紅燈一亮(代表直播中),他們又會講個不停。又例如,才子陶傑,一個月不知有沒有寫100篇文章?星期一至五晚上還主持《光明頂》,哪他會說「沒靈感啊」嗎?不會的。我們都做過電台,是不可能等待靈感這些不可靠的內幕消息的。 創作的其中一個小小法則,就是把兩件事巧妙地連結在一起。我問新同事,你有看甚麼嗎?很多時新人都謙虛的說自己看得不太多,其實這就是大問題了。我們做技術性創作,一看到甚麼,腦內就要有足夠的聯想和關聯,例如最簡單的劉江華和垃圾埇,劉江華和劉江,劉江和劉華和江華。平常作息時(做創作其實沒有休息),就不斷吸收這些原料,將來用不用得著還不清楚,但終於要聯想的時候,腦袋不能空。如果你腦空,你就只能放空,等待靈感,那你就注定創作失敗。 從事職業創作,初級的沒有很考天份,只要夠勤力就可以成功。我從沒見過懶人創作成功,他們只能創造出一個黯然的下場,沒有其他。 [email protected]/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5-07-17

「叻人做咩都叻啲」這句說話,當然不是由我這類低等生物能說的,那是來自一位電台大大大大大大前輩的,而能夠匹配有六個「大」字的「前輩」,其實都沒幾個。當然,他正正就是一位叻人。 這句說話似乎很簡單,但當中包含了對其他人很大力的勉勵,尤其是對初出茅廬的小伙子。除了娃娃舜之外,沒有很多人會犯江華口中的「最大問題就是太有自信」,大多數人都是不夠自信,需要慢慢透過時間累積經驗和信心。 在我們搞《毛記電視》之前,我已經很同意「叻人做咩都叻啲」,但開台之後我感受更深。你們知道嘛,例如說《六點半左右新聞報導》,寫稿的人就是東方昇,演出又是東方昇,最後跟剪接的又是東方昇!怎麼可能一個人可以有這麼多天才?又例如說《勁曲金曲》,幫忙填詞的同事,竟然自己也幫忙唱歌,還要扮學友扮得很似!周杰倫又是他!而且寫稿技術就已經超越我們三位腦細一段距離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公司內好多人就是周身刀,張張都好利。 「叻人做咩都叻啲」,並不是說「叻人做咩都『最』叻」,只是「叻啲」,但很多時「叻啲」就夠了。不少人覺得,同事應該專心做一個工作,寫稿就寫稿,演出就演出啦,自從Internet壟斷宇宙後,我就覺得要跟住走,每個人都應該超級多元,甚麼都懂甚麼都要試,而只要你懷著「叻人做咩都叻啲」的想法,再相信自己也是叻人,你就有信心去做很多新嘗試。然後一開金口,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是歌神。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5-07-10

社會內每人都有自己的崗位,廚師就只為了煮美食,司機就只為了接載乘客和貨物,清潔人員就為了打掃……又再放大其中的一個崗位來說,泰式飯店的廚師就煮泰菜,上海飯店的就煮上海餸,甜品師傅就搞甜品吧。嗯,就是這麼簡單。 竟然有人問:「《100毛》和《毛記電視》除了抽水,還有甚麼?」吓?還有甚麼啊?甜品除了甜,還有甚麼啊?嗯,不同層次的甜!但你可不要強求甜品還有藥膳的效果,甚至以甜品來果腹也很不智。你要營養你去吃媽媽煮的菜,你要腸胃暢順你該吃菜,但不要問甜品師傅「為何你搞出來的食物沒有令我大便?」也就好像你問司機:「為何坐你的車,我沒有學到好的語文?」一樣,九唔搭八呀。 我們一向是為了讓大家從壓力中舒緩過來。我們想做按摩師,而不是醫師。對,醫師似乎地位比較高,但醫師也取代不了按摩師。假如說金庸的小說在文學角度比較重要,我也會很同意,只是《天龍八部》依然沒有能取代其他文字出版。 最近股災來臨,我看到大家在Facebook樂此不疲(真是樂嗎?嘿嘿!)的寫「排隊上IFC天台的人龍快要排到過海了」,這個黑色笑話有養分嗎?沒有!就是希望大家在輸掉身家時,還能苦中作樂,笑中有淚,活於當下。或者真的有人想過去跳樓,但他看見別人都拿這個當笑話,就把邪念化了正面,僅僅給活下來了。除了抽水,還有甚麼?有時大家的信念命懸一線,想著快要放棄時,面前出現一份毫無營養的甜品,原來也是一種求生意志。《黑紙》、《100毛》創辦人周五刊登

2015-07-03

公司一直長大,雖然暫時未知是否好事,但風勢來了,現在不把握一下,不知道何時再起風,所以我們現在還沒很刻意讓自己停下來。那若然有天風勢轉向了,沒所謂啊,那就再跟著變吧。說了這麼多,其實是解釋我們一直在請人。   公司人多了,自然好人壞人也遇到過。有位元老級同事,我們說要加人工和出Bonus給他,他竟然答:「你們能負擔嗎?負擔不了的話,不加我人工也可以。」我們當場崩潰了。世上哪有這樣的員工?我們馬上表露出很感激的樣子,然後他又說:「你們搬辦公室也是為了同事工作得舒服一點,你們花費了這麼多,如果真的負擔不了就出聲吧。」神人呀!神人呀!他工作盡力不特止,還是替你設想。這樣的員工我們會不珍惜嗎?(最後補充,人工當然有加,之後還決定再多給Bonus,因為他太好了)   壞壞的也有遇上,但太多,總結來說,好的同事仍然有不少。不過最近請人時,又遇上了個怪怪的。   話說我們在建立一個拍攝的自家團隊。少少幾個人。最近見了一個剛畢業的年輕人,感覺他技術不到家但可造,於是向他提出了Offer。怎料他收到我電話時,聲線不帶任何高興的感覺也都算了。然後我滿有誠意的向他解釋完一頓,再溫柔問:「那你願意加入我們嗎?」他回答:「嗯,我要考慮一下,想跟家人傾傾。」考慮不是問題,雖然我已經帶不爽,但告訴上司你工作要跟家人商量,就顯得你還是個小朋友。商量不是問題,但不要說出來啊!   最後,他晚上WhatsApp我,要我再補充一些資料,例如OT有多少補貼之類。我不想回他了。他再給我短訊,說「如果可以,請錄音給我」,媽呀!如果他進了我們公司,我怕他會倒過來成為我上司!於是我在第二天就打電話給他說「似乎這份工作不太適合你,抱歉」。人才真的很難尋,但正常人也不是易找啊,唉。

2015-06-29

一直以來,我放棄了不少有關日期的定義。於我來說,周一和周三、周五和周六……也同樣是上班的日子;聖誕與新年、生日與周日……傳媒也是不會休息的。媒體人就是有種24小時全天候開機的預設。 這種精神和很多打工仔不同。有些人工作就一定要在公司,例如廚師、司機、以至銀行的出納員……只要他們不在現場,就很難發揮才華;亦有些人同時只能在辦公時間內工作,例如警察、售貨員、理髮師……只要他們放工了,不就是放工了嗎?放工不帶走一點雲彩,公餘時間完全不用考慮工作上的問題,因為他們只能在上班時努力。 可是我都當了所謂的「媒體人」10年了,以上的概念我全沒接收過,相反還是另一種極端。我上班時腦袋要轉,放工時也要去吸收,時時刻刻在想「這個東西很有趣,要記住」、「這個事情我們Facebook應該第一時間講」……這其實令人很累,因此大家都說,不愛做傳媒的人,決不可當傳媒。錯配的人會當媒體是地獄,而且還是24小時開放。 不過,自我和伙伴們一至五早上830am都要回公司開會創作《六點半左右新聞報導》(下午再做其他創作),每天我們都把自己Burn Out才可成事,我就很期待周末的來臨,那種「快點讓我到周末,多睡兩小時」的慾望非常強大。只是我和伙伴終究是Natural Born的媒體人,我們是很享受自己被Burn Out的快感,永遠把自己推向近痛苦的崖邊,才能夠做到好一點的東西。你的工作不夠痛苦,差不多可以證明你的東西不太好,因為你竟然有時間休息而不去Fine Tune你手上的東西啊。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5-06-19

在免費報章內談賣廣告,似乎就很適合,起碼報紙老闆和編輯們看完此文章可能會感動流涕。大家試想想,為何你手上會有份免費的《am730》?為何你能免費下載一個叫《am730》的App,讓你分文不收的閱讀?很簡單的原因,你也一定明白,就是因為當中有廣告。 這個道理真的很簡單,但有時就是道理太簡單,大家就更沒有放在心。那就好像今個星期日的父親節,是用來提醒大家父愛偉大,大家真的要多多孝順父親,看來孝順就很不簡單似的,但本來孝順就應該與生俱來。如果不刻意提醒一下,真的,如果這裡沒有廣告,這個傳媒就生存不到,請大家不要那麼狠的罵「又賣廣告!」吧。 道理很易明白,但也不是賣廣告的人就沒責任,這亦是一個相向的事情。為甚麼大家怕廣告?我武斷一點說——因為很多廣告賣得太差了。內容令人煩擾,沒新意,沒幽默,沒美感,永遠只懂得不斷放大自己品牌的特點和Logo,轟炸式的……你又叫受眾怎樣不討厭看廣告呢? 這一直是我們公司的暗方向(明方向就是內容的直接方向),就是如果協助客戶拍攝廣告或者撰寫廣告,必須盡自己所能令其成為一個真正吸引人的內容。當然,有些時候還是會失敗,但以你看我們的其他內容,大概猜想到最終成品的微調,都是客戶拿主意的。「好嘅嘢佢哋就係咁Ban,衰梗嘅就係咁要加……我有咩辦法?」這是有份跟進廣告的同事說的。 聞說我們已經是全行最有堅持(但他們說是寸咀)的人,有些廣告不想做就會推,但其實我們真的不是寸咀,而是希望盡力讓廣告成為內容,最後得著的就是觀眾、我們以及客戶。只要有一天,你看香港的廣告時,就好像在看日本廣告般快樂,客戶的功勞肯定是最大的。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5-06-12

剛剛過去的星期三,「毛記電視」又推出新節目《星期三港案》。這是我們芸芸節目中,最為認真的一個。不只是製作認真,而是態度認真,節目簡介是這樣的:「良心發現,認真製作,緊貼時事,淺入深出。毛記電視新聞部出品,每集1至5分鐘不等,真.韋家晴聲音導航,超微型新聞紀錄片。」對!真韋家晴!就是真陳志雲先生!在此再次感謝大師支持我們。 我全力跟進首集節目,也是我自《你睇我唔到》(我離開電台前的個人節目)後再次訪談街頭巷尾隱形人。所謂隱形人,就是他一直存在,你卻一直沒有注視過。只要你懂得發現他們,只要你嘗試親近他們,他們的故事就明明很動人。 第一集的入題是由劉浩龍的污糟手論開始的,最後同事找來一個憑一雙污糟手養活一家的資深汽車維修員新哥,娓娓道來他毫不激情,卻深有感動的人生故事。「倒垃圾好,掃街也好,都是骯髒的……但你又不去做,哪誰做?有人做完了,你覺得街道很乾淨……但你怎會不知道有人努力過?」他這句話,好好的回應了那些總是看不起別人的人。這話由雙手總是髒髒的他說出來,分外使人感動。 從前做節目的感覺又回來了。那時我常常去訪問人,表面上我是散播信念的人,但其實我才是吸收別人信念維生的人。在社會生存過程中,好像誰都會面對自我信念一天一天被磨滅,但那時我靠著受訪者的信念,相濡以沫,才得以堅持走下去。 《星期三港案》是我很推介的一個節目(雖然我其實每個節目也推介),並不是要宣揚甚麼,只是想大家相信著「總有人和你一起在努力的」。

2015-06-05

初出茅廬時,誰都幼稚過。像我這種自小就自以為思想比別人成熟的傢伙,更特別幼稚。小時候只會對鏡做人,眼內都是自己,看見的就是自己身上的長處、自信、以及(自以為獨特的)才華。每每在工作期間遇上一些「於某方面比自己(應該)差一點」的人,就覺得自己比別人優秀,看不起人。回想起來都自覺羞愧。 從前常常想不通的是,為何我在某些方面(假設是唱歌)比同輩叻,但跑出的又不是我?我得到的機會總比其他人少?「你識擦鞋咩?你識就唔係咁啦!」年輕時的我聽到這句說話,像火上加油,更為氣結。「就係囉!我就係做唔出呢啲咁Cheap嘅嘢!我靠嘅係實力!公平咩?」現在終於明白那句說話的更深層意義。 要明白的只有一個想法——只有你才做得到/做得出的,就是你的才能/才華。如果唱歌是一種才華,擦鞋也是。至於唱歌還是擦鞋重要,則要看你是當哪一行了。公司需要每位員工貢獻的才華也不一樣。世界有時候其實好公平,你的才華被需要,你就重要。如果你只是位公司PR,任你唱歌再好聽,還是沒有用。 最近網絡瘋傳朱古力品牌戲謔別人講錯嘢的廣告,你猜想到我們內部總有討論過幾句吧。「其實呢啲橋唔係好難度,最難係要個客受。」多希望你同意《100毛》算僅僅夠資格評論這類創作「其實唔難」吧。「要個客接受呢條橋,就係呢個Campaign最難嘅地方。佢做到,人哋做唔到,就係佢勁嘅地方。」雖然很羨慕這個Campaign的成果,但無論如何還是替這廣告成功而高興,因為他們越成功,下一個客戶就更易明白——其實而家個世界究竟係點樣轉。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5-05-29

寫了兩星期自己公司的《100毛》和《毛記電視》,今個星期也就停一停(但竟然還有辦法如此借故提一下,我真是很無賴),還是忍不住想多口講兩句「懷仔事件」。 人會變,月會圓,我承認我以前都是個大中華左膠,每每讀到有同情位的新聞,我都真心膠出赤子之心,感慨世界為何不能多點愛?以無限寬容的大愛心看透世情,差點以為自己是善良到極點的教徒。可是世界一直變,香港的樓價一直升,旺角的E出口一直迫,香港政府以及建制派議員一直派膠(事實上,有時也包括泛民)……我跟好多人一樣變了。 好像情人之間分手,總不代表從前的愛就是假的。我變成今天這個模樣前,也是真心覺得大愛無敵。例如會說,有問題的是中國政府,人民只是被她操控或教育而成的,我們要生氣的話就針對阿爺好了。可是人就是人,我是有感情的。眼前的腳趾公被內地來港自由行大篋一拖,我還哪能沉住氣安慰自己應該對爺不對人?我可不能,我會忍不住即時破口大罵,而且承諾必然含粗口。 如果「懷仔事件」是發生在03年自由行來港之前,我猜我還會戴著光環的說——「何解大家不給予小朋友一個機會呢?只要你先愛他,他就會改變……」但喺呢個Moment,我要爆喇!人餓的時候,就不想分享(我又沒有搶別人的);人窮的時候,就不能捐獻(我可是繼續落力的自己賺);我們已經受夠了阿爺的氣,那我就懶理你的孫仔是誰,總之見到就頂唔順! 其實事情大概就是如此簡單,喜歡不喜歡,和道理無關。TVB都有教啦:感情嘅嘢,真係唔可以勉強。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5-05-22

香港年輕人中,有不少廢青;而我公司當中,則全部都是廢青。大膽告訴你,在見工面試時,我們三位腦細有時真的會問出口:「咦?你係黃絲定藍絲?」如果不是廢青,我們差不多會即時踢他走。「廢青與否」肯定是招聘基本條件之一。 你心目中的廢青是只會埋怨社會、埋怨上一代、埋怨天、埋怨地的嗎?我見到和遇到的卻很不一樣。他們對社會很有想法,很有抱負,甚至還有種「唉,你哋越搞越差,不如畀機會我,我幫你搞啦!你行開啦!」的不知天高地厚。很自我,卻又很可愛。只不過他們越呼喊,年長一輩越裝聾,繼續坐享社會其成。 我公司每一位廢青都很廢。而我們三位腦細更廢,常常為了偷懶,就把很多非常重要的工作交給廢青代勞。譬如,早期的《100毛》封面訪問,仍然是三位腦細負責的,但過了一段時間(創刊少於半年),我們就以「要分身去擴張公司業務」為由,連封面訪問都交棒給廿來歲的廢青了。當初他們知道安排後很驚慌,怕遇上大明星會被刁難。他們真是大傻瓜,首先訪問大明星真的沒想像中難,二來我們三個其實也常常被刁難,習慣了就好。 從此,我們一步一步,把所有重要的工作都交給廢青。他們有多大?沒多大,還有不少是90後呢!大家還敢說年輕一輩的不是?我才不敢!你看,《100毛》有出問題嗎?最近他們主力搞的《毛記電視》有出岔子嗎?才沒有,還搞得很好。只要你先相信他們,他們就會相信自己。要不是這班廢青,我們就不能專心地聲稱要分身擴張公司業務了。我們樂與廢青為伍,講完!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5-05-15

在《100毛》推出初期,即是兩年多前,人們常常問我們「為何還要搞紙媒,而不搞網媒?」,我們仨都會回應:「唔……似乎還未是時候。」這個答案並非人人都管用,因為YouTube和Facebook於當時已經雄霸網絡,誰都手執手機平板電腦,大家開始只用WhatsApp連通話都快被戒掉……所以對很多大公司來說,那一早是時候啦,只不過對我們來說未是時候而已。 沒甚麼破格前瞻的原因,純粹就是因為太窮,我們計算過自己未必能蝕得過「網媒開業期」,因為很多生意都要煲要等,要等一段時間後才開始追回本。再加上香港總比美國慢,美國在多年前已經資訊發達成熟,可是兩年前的香港仍算是「網媒發展期」,即代表「客戶開始把金錢放一點去網」但「只靠那一點,又未夠收支平衡」。不想蝕(蝕不起),所以未是時候。 兩年後的今日,紙媒和網媒的比重進一步改變,相信也不用誰說,同時誰都不能否認。於是我們終於比很多人慢了很多步(雖然自覺時機很適當)搞網絡,並成立「毛記電視」。我們以「原本想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但因為懶得填Form,所以轉戰網絡電視」為由,即將在下星期一,5月18日開台。首日有花生資訊節目《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以及重頭師奶劇《犬時代》。 說真的,要不是要搞「毛記電視」,我不會更肯定兩年前真的未是時候搞啊。現在我們只是搞兩個「三分鐘」的節目(其餘沒有東西播放的時間,我們會放《人魚樂無窮》),已經要額外多請了十多位同事!如果客戶的Budget還未Shift去網絡,我們是死定的。而至於我們今天死不死,除了看客戶Budget和看我們有多努力,還要看你啊,希望你支持一下,我哋真係唔想死住……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5-05-08

你知道最近在網上洗版的那個「依你相片中的樣貌去評估一個年歲」的How Old小遊戲吧。大家都知道那個年歲毫不準確(難道你以為是真的?如果是,你的心理年歲應該少於10歲吧),但這也可以看出很多人的可愛心理。 首先,我想借故又來說兩句老套話——這就是21世紀的網絡世代!如果這個遊戲推出前,我問你這遊戲會大熱嗎?心理年長的人總不相信,「咁無聊點會Hit呀?」而當它真Hit了,他還是不明所以。這沒有說明誰進步了誰退步了,只是這足以分開兩代人。 大家有沒有發現人們較愛分享自己「估算年齡比真實年齡細」的結果?大家似乎很想借那個結果去告訴別人「睇吓,連佢都話我睇起嚟好Young呀!」,縱使你我他都知道這是假的。比較少一些人喜歡把「估算年齡比真實年齡大」的圖放出來,放出來也是用來攻擊和嘲笑朋友「看起來很老」的居多。這不就反映著人類的心理麼? 而當你能預測大眾心理,譬如,如果我是這個How Old遊戲的設計者,我會寫程式時預設較多的結果是「年齡少」的,只是偶爾會出「年紀比較大」的結果。因為這就會使更多人幫忙Share結果,這遊戲就更有機會大熱了。 我猜,有些人甚至傾向相信「估算年齡比真實年齡細」的結果是準確的,而「估算年齡比真實年齡大」的才是失誤。這又反映著另外一種心理——如果那是對自己有利的,就說成是自家的優異;如果那對自己不利,就推說那是別人的問題(例如考試成績好就覺得是自己聰明,成績差就覺得只是溫習時間不足之類,從不會相對地想可能是因為自己笨)。無論這個小遊戲有沒有趣,人類集合起來總有有趣之處。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5-04-24

由於公司一直長大,截至今天《100毛》大概有40位員工了。公司不小不大,但當我們三個面對住幾十個同事,決不可還是常常當公司是遊樂場,我們始終要裝作得成熟一點(其實一點不成熟),世故一點(其實一點不世故),散發著一點「嗱,我哋見過下世面,你聽我講啦」的態度(其實從沒見過甚麼世面)…… 初辦公司,我們約花九成時間來傾創作,一成時間搞公司事務。可是發展至今,公司事務我們就要花五成時間來處理。例如,誰適合升職?誰適合多做哪類似工作?誰要被讚?誰要被炒?……或者你會以為我們覺得這些事很麻煩很浪費時間似的,但其實我是個蠻懂得安慰自己的人,在我眼中「想辦法管理同事」也是一種創作。很多人眼中的創作是狹窄的,我們眼內的創作是生活,它用作解決世上一切問題,當然包括公司管理。 世界上最最水火不容,勢不兩立的兩大力量,絕對不是黃絲和藍絲,而是腦細和員工。員工絕對不會用腦細角度思想,腦細亦覺得自己沒必要事事替員工著想。例如一位同事要求加人工,他一定覺得自己做得很好所以才有此要求,但腦細決定加人工與否,不一定只和同事能力有關。如果上司加了下屬人工,他出上司房間後必然會跟同事分享吧(跟同事分享自己人工是天下間最蠢的事,但員工就是喜歡這樣做),其他同事又跟著敲門如何?腦細的考慮,員工不會想;員工也不過想加一千幾百,腦細又不明白員工的要求只是很卑微……試想一下,天天要為這場博弈思考,似乎很辛苦(這就是腦細工作之一啊),但其實又幾過癮。 管理公司,其實就是管理人性,所以解決紛爭的方法,永遠都是——希望雙方都學習如何更有人性。嗯,而人性就是自私,所以這場博弈似乎是一世的。《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5-04-17

最近我家樓下大堂的牆上,貼了一張通告:「管理處巡查發現本座11樓後樓梯有糞便在地上,屬缺德之人所為。為此,本處勸諭有關人等,立即停止這些缺德行為,切勿在公眾地方隨地便溺。敬請合作!」這通告令我沉思了良久。 首先我要解釋,我沉思了良久的原因,並非我就是真兇於是我正反思自己所作所為。我在想,究竟那位仍然在逃的大便人士,何解要這樣做呢?可能性其實概括有三:(一)他是傻的,或者他在惡作劇(也代表他是傻的);(二)他是被指使而來的,情況就好像有人欠債,黑社會被指使去淋別人紅油一樣;(三)當時他便意太濃,比Expresso更濃,他實在等不及回家,已經要在街上隨地沖製Expresso。 而由於我在這裡住了兩年以上,這可算是初次發生,平時我也不見怪人出沒(比較怪的反而是保安員),因為我暫時推翻了(一)。接著我又覺得指使別人去後樓梯拉便,卻又沒留下其他針對性言論,似乎也要推翻(二);比較大可能發生的是(三),而且想起來其實還同情了他一下。 此外,我其實更不明白這張通告的無聊語調,似乎意味著那大便人士真的會聽你勸說似的。難道你真以為那狂徒看到通告,會內疚的想:「嗯,又係嘅……咁又係臭親人哋嘅……嗯,好啦!下次返屋企先屙啦!」誠言,我覺得一個會去後樓梯大便的狂徒,性格應該比較堅持己見,愛迎難而上卻不自滿——就像689一樣——他是不聽勸的。 因此,這通知活像那些濫用「強烈譴責」「表示遺憾」的公營機構,總之有事就出來表達一下遺憾或者憤慨,然後?然後就等狂徒再大便後才再作打算吧。 《黑紙》、《100毛》創辦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