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德經 - 陳強
2016-07-29

無可否認,現時全港最大的傳統媒體仍然是無記,但當下最大的媒體應該就是Facebook了。自從Pokemon Go在今個星期正式登陸香港,又再一次看見兩大媒體的角力。 首先全日都在玩手機的一輩,已經連最近無記在播甚麼劇集都說不出來(美劇韓劇日劇反而還更清楚,因為有用手機看)。然後Pokemon Go一上架,所有人都在街上面捉精靈,屋企都不肯返了,還談甚麼電視? 然而,Facebook不像無記,Facebook是公開的,你喜歡玩你就可以玩,即使你是特首、黎明……抑或無記。所以無記其實也可以見大家都出街玩手機的時候,製作一些有關的內容放在Facebook(這幾天的Facebook不全都被Pokemon洗板嗎?誰想自己多人看誰都要說Pokemon啦),那他們就能搶回一點注意。似乎他們沒有,暫時仍然沒有這樣做,讓年輕手機族繼續遠離電視。他們的Page仍然在宣傳《城寨英雄》《一屋老友記》…… 我時時幻想,香港電視台(也不一定是無記)何時才會再有一個即晚節目,像以前的《歡樂金宵》或者現在美國的Night Show(但絕不是《今晚睇李》),即日度,即日做,即日回應香港最新發生的事?如果那個節目做得好(肯定要好多好多人一起參與,而且創作組超強超快超多人),把它放在電視也好,Facebook也好,其實一樣會大紅的。你看看我們的Facebook,不也是偶爾就會出現Jimmy Fallon,Jimmy Kimmel,Conan O’brien的翻譯片段?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2016-07-22

最近有同事跟我講,觀察垃圾桶可以觀察到很多人性(講明啊各位同事,我是說觀察人性,不是觀察冇人性啊)。 公司最近一兩年的最大進步,就是多了很多垃圾桶,放在不同同事的座位附近。原本我們沒有說過垃圾桶是屬於誰的,但有人的地方,就自然有人佔據,他們開始私有化垃圾桶。坐得最近該垃圾桶的同事,大家都默認他是垃圾桶主人。 有一次,有同事甲喝完一杯飲品,剛剛經過同事乙的位置,隨手的把杯丟進同事乙身邊的垃圾桶。同事乙說:「喂,你這樣把東西丟進人家的垃圾桶,又沒有問過人,是不禮貌的。」同事甲呆了,但半刻後他又覺得這個蠻有道理,然後他說了句不好意思再把垃圾執回來(沒有很污糟的),最後丟回公家的垃圾桶。 至於公司pantry內的那個公家垃圾桶,是公司其中一個景點。它可以有機地生長到比自己原來高度再高三分一,而保持在一種像股市一樣,看似平穩卻又暗藏殺機的水平。同事看見它還未滿,丟垃圾;咦?差不多滿!仍然丟;滿了?才不!丟了垃圾都沒有滾下來,即是可以丟啦;滿到鼓起來了?找縫隙把垃圾放進去!這不是環保嗎?終於……會有一位不幸的同事,丟了一件垃圾,引致垃圾泡沫爆破……垃圾山倒了……然後……不幸而好心的同事會執一下再鼓起勇氣幫忙換垃圾袋,不幸而很忙的同事就是……不屑一顧。這個垃圾桶問題,很多同事在WhatsApp group內說過,提醒大家帶點公德心,只是問題從來沒解決,然後……大家都放棄了。 至於我,自己吃完的飯盒之類,會直接丟出後樓梯的大廈垃圾桶。但回想如果那個大廈垃圾桶滿瀉了,我還不是會丟在垃圾桶旁算數?算了,大家都自私,沒誰比誰高尚。

2016-07-15

最近DSE放榜嘛,但若然不是傳媒的報道,我身邊又沒有認識的任何人考DSE,其實我是沒有很大感想的,始終我會考都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唏噓地呼出一口氣)。不過,每次聽到大家熱烈關心狀元榜眼的成績及出身,再瘋狂了解他們未來想做甚麼職業……我又再回想起幾年前寫的專欄。 「每逢放榜,例必把所有狀元找出來,再訪問幾個身體有殘障,又考得好的學生,最後狀元必然吐出一句:『我好多謝父母親;也希望自己的能力可以回饋社會。』 他們的成績那麼好,固然很厲害,當然也要讚頌一下,始終他們是下過很多苦功的。可是,下過苦功的,又何止這些狀元呢?光宗耀祖的有數十位,但同樣寒窗苦讀的是其餘四萬人。」 「我從來沒見過一個狀元走出來,替大家控訴教育制度的不是,然後在記者面前,即時把成績單用一把火燒掉。假如你是天才,你要用會考制度來證明自己?沒有了那張成績單,原來你就會變得傻頭傻腦? ……我心裡為坐在禮堂一角,其實考試很出力但成績不理想,沒受任何鼓勵的同學流淚。」 聽說今年的狀元又是根 據「香港國際慣例」,不是想當醫生就是律師。醫生律師當然好叻,但怎麼全部叻人都是做這些?總是沒有一個狀元會站出來說要當下個Mark Zuckerberg,或者說要改變香港的政治現況?我希望他們只是像2000年時就讀華仁的10A狀元蔡宗衡,當時他的志願也是當醫生,不過在16年後的今天,他已經轉了在大學做研究,不行醫。雖然他沒有了醫生的光環,但他說要追尋理想,啊,多麼有型。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6-07-08

曾經看過報道說,當代詞神林夕除了作詞寫專欄很厲害,連投資都是高手,友間更有「地產小王子」之稱。這樣冒犯的把夕爺拉下水,純粹想說——嗯,會投資的也不一定面目可憎,有財氣亦未必沒有才氣。只不過大家總覺得銅很臭,又或者愛幻想書(以至書人)總是香。   我不愛投資,投資卻找上我。我雖已非青年了,又未算踏入中年,但我仍然算流住半滴廢青的血。如果和別人討論「投資」,只敢細細聲,生怕被誰發現,周身唔自在。只是生存生活在香港,你能逃得過「投資」嗎?   香港有所謂「老強金」,亦即「強積金」。(我猜「夕爺」可能真的沒有供過?)我雖和拍檔同是公司合伙人,卻也同時是打工仔(自己出糧給自己),我們都要供強積金。而我們對基金都毫無認識,亦沒有得揀唔買,點都要揀一隻。它蝕了我的30%,我都沒有辦法,唯有退休時食少啲住細啲吧?   我是廢青,當然要去旅行,又要留意外匯……上下波幅不過影響幾百一千,卻每天打開匯率金晴火眼,別人睇見我,可能以為我入咗一百萬……其實一百萬Yen都冇啊。   再廢的廢青都要住嘛,偷偷的上網睇睇樓市,嘩……原來上年平均樓價成交都五六百萬一間屋,唉,都係快手刪番返個Browser啦。看來還是要說句老套話作結——做好自己份工,就是最好的投資(其實真相是,如果連份工都唔掂,本都保唔到呀)。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2016-06-24

這真是一個荒謬又令人無奈的社會。現在的家長為了要贏在起跑前,連射精的時間也要計準,極致是生出個年頭誕生(最好是1月)的BB。因為BB在成長的初期幾個月之間已經可以成長很多,所以幼兒班面試表現中大BB自然比小BB(年尾出生的)的好。學校也真的趨向較易收大BB,因此家長就更在乎了。 試幻想一下,十年後的香港,BB長大了,大概是要升中學吧。班內的同學都是1月至4月出生的,除此之外還有幾個超大B(早一年12月出生,刻意遲點入學,反而成為超大B)。他們尤其難找8月至10月的同學,他們的世界中,很少有「獅子座」、「處女座」、「天秤座」和「天蠍座」的朋友。如果身邊出現這些星座的人,他們會開玩笑說:「噢撈!你們是上一代的人嗎?」 生日派對都在1月至4月搞的多,全部人的出生日期都差不多。如果你是相信星座的話,「山羊座」、「水瓶座」、「雙魚座」和「白羊座」將會是未來人口的主力。而根據網上的星座資料,不同的星座要配對地結合才行,而由於星座的供應不平均,就好像男女比例失衡一樣,會有很多人找不到伴侶。 最後,因為越來越少人找到對的人,結婚產子的人數下跌了,連1月至4月出生的人也減少了。再過50年後,「獅子座」、「處女座」、「天秤座」和「天蠍座」變得很稀有;100年後,嗯,香港人應該正式絕種了。 我為自己將要絕種感到光榮,將來我希望自己在博物館出現啊!名牌上寫的是「最後一代的香港處女座」。 《黑紙》、《100毛》創辦人

2016-06-10

實在不敢將自己公司自誇為關公聖手,能把一切事情化解,但說到遇上關公災難,其實很不幸的說——我們經驗還蠻多。然而,關公多是自找而且很低B的,每一次公司上上下下有人闖禍,我們都會含著半滴眼淚:「點解……點解要咁樣犯錯?」很多時候只要小心一點,關公就不會那麼易顯靈。   假設你也是公關,關公一經遇上了,最需要放下的是自己的固執和感受。「究竟自己有沒有錯?」很多時候很重要,如果你在討論的是有關原則、信仰、信念;不過更多時候,那只是一種喜好。例如品牌請不請歌手或者誰來做嘉賓,是不存在對錯的,只分受不受歡迎的,受眾喜不喜歡的,最後能不能使他們給錢你賺的。   如果你永遠以「公司最大利益」為依歸,接下來的答案就常常會變得很明顯。要立即道歉的,就學Leon立即道歉;不用道歉的,就出來開個玩笑打個圓場。只不過我留意到,好像大多數人也誤以為自己不用道歉,而不道歉其實只是因為怕沒面子……那就是考慮了自己,卻沒有考慮受眾的感受了。記住你是在做生意,公關永遠要照顧的是受眾的感受而非自己(和自己公司)的感受。   可是,有些時候是必須把利益暫時放下的。假如你的行為影響大家的原則、信仰、信念,就要先照顧這些比利益更重要的事情。而如果你仍然覺得做生意只要談「利益論」,好的,沒問題,那其實你也可以演繹成——只要你暫時把利益放低,而時機正確,有一天利益終究會回到你手上的。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2016-06-03

香港一直以來都有種精神,就是周身刀。縱使未必張張利,但最後要用到時,未必能刺破甚麼也總能刮個皮毛。例如我之前說過,香港明星是天下間最萬能的。原本當歌手的,又走去做戲;原本做戲的,偶爾又會唱歌;原本做編劇的,又會去當DJ;原本寫書的,又去做戲……好像來來去去都是同一班人,四大天王誰不是又拎最佳男歌手,又拎最佳男主角的? 這個當然未必很好。看看娛樂事業最厲害的荷李活,除了一些個別例子(客串一下總有吧),你不會看到畢彼特(圖)去認真唱歌出碟,Justin Bieber也不會說要拿奧斯卡。這是因為別人的世界大,別人的娛樂真是很偉大的工業,而我們市場細,受眾能夠認得的人就是那麼多,人紅了就乜都得,理得你叻唔叻。你當然可以覺得Twins外表一流,斷估沒有人會大膽說她們真的很適合唱歌吧?但她們可是有資格在紅館開演唱會的。 好像我們公司的同事,寫稿的又要去做戲,做美術的又要去做戲,做戲的又要寫稿……我們幾個創辦人,由一開始從來沒有出過雜誌,又要去試出雜誌(雖然那仍然是非一般的雜誌);從來沒有做過戲,卻又要做埋編劇加導演……那種瘋狂,那種「得啦,有咩咪一路做一路學囉~~」的率性(應該很多人視之為不專業?),完全合乎香港人乜都識,最緊要識變的處事態度。 其實很多時候,你話自己識,別人就相信你囉。而又當你有足夠自信,吖你做出嚟嘅嘢又竟然(可能會)似模似樣,唔似生手做……真是神奇。在完成工作前,請先相信自己吧。Twins都夠膽唱,你就夠膽聽啦。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2016-05-27

如果每個人都純粹跟隨自己性格和情緒來說每一句話,生氣時就不理後果胡亂吵罵,開心時就不理世界在轉胡亂分享……我猜這個世界會變得很吵耳(嗯,其實已經很吵了,你試試看看面書,就是每個人隨心而發的結果)。   我一直在練習更好的說話技巧。當然,可能對我來說,說話技巧的第一步,就是和蔣元秋一樣,應該「講少啲無謂嘅說話」。有些人要循序漸進,先少點得罪人,其實已經在進步(之所以,大家現在都很少見我公開講任何說話了,哈哈)。   而我也努力學習把說話盡可能跟情緒分開。很多人出現關公災難,就是因為說話和情緒扣得太緊,他們看見689耍小孩子氣,經過胡亂地唔經大腦亂發脾氣時,就懂得用第三者角度去評價和批評。然後當問題出現在自己身上時,卻又同樣地唔經大腦亂發脾氣,說出一些「一日後回看就知道會後悔」的說話和行為。   我希望自己每一次,在要說一些重要說話前(當然不是時時刻刻都這麼嚴謹,和熟朋友說話帶點亂來也是人之常情),或者想在面書發表偉論前(任何事情在面書上公開後,就會留底,我覺得這個還更嚴重),問自己「這樣寫和說,是不是對自己和對世界最好?」如果反覆思考後,仍然覺得這已經是最好的,最少對自己沒有害,才真的公布吧。這是三歲時老師就有教的「三思而後行」,怎麼大家都好像忘記了似的?亂罵人,最後害了自己,或者讓人覺得自己小家,純粹為了宣洩,是我希望自己能夠戒掉的行為(嗯,再說一次,之所以我已經沒玩個人的面書了,哈哈)。 

2016-05-20

我覺得,電視和電台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定時定候」和「24小時廣播」。他們不脫離這樣子的模式,生存會越來越辛苦。 有了互聯網後,人和節目是互動的,你想看時才「On Demand」點看,不需要「定時定候」追看任何節目。那「定時定候」又會產生甚麼問題?就是那個節目「一定要做」!因為原定的時間來到了,節目一定要出街,然而,那節目可能時機未到,或者準備不足,或者乏善足陳。「24小時廣播」產生的問題也類似,因為每天要製作24小時精彩節目根本是沒有可能,即使你的節目已經很精緻,現在大家每天能給媒體的時間也很少,15分鐘?30分鐘?1小時?那剩下來的23小時節目就不應該做出來啊。做出來也沒人看,幹麼?就是為了塞滿節目表? 新媒體的可愛是,想到才做,做就要快,夠了就停,沒任何顧慮。大家當然可以事後重溫,但互聯網是即時的,所以不能夠做到「時令」其實就等於「很難Hit」,這也是為何大家都說「新媒體」總是要追趕新話題,然後盡快玩爛佢,這根本是「互聯網」精神,而不是新媒體的問題。 那「傳統媒體」下一步可以怎樣?其實最好的方法是結束「傳統媒體」的部分,不要怕放棄(你不放棄手執的,你接著就拿不到),將所有資源全搬去做「新媒體」。不過我知道這個說易行難,所以唯有再想下策——以後只做Live的直播節目。只有直播,才不可以「On Demand」,才是「必須當刻就要看」。就像睇波,你只會看Live(即使是深夜),從來沒有人喜歡看重溫。這樣就有機會令大家繼續「黐住你」,「24小時廣播」才尋回意義。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2016-05-13

想不到台慶後感是這樣開頭的——抱歉,我們的「毛記台慶」有點甩漏:過場時間太久,咪聲時有失靈,控制時間很差所以超時一小時了……不過我知道同事們已經出盡奶力。的確,是我們太貪心,永遠要求太高,稿件改至最後一刻,才令後來的準備沒想像中好,要怪似乎只能怪我們幾個負責人。要人寫觀後感,一定需要很大動力,所以我們感激每一個向我們提意見的人,我們幾個會盡量看完所有觀後感。抱歉,但亦多謝。 希望我們進步的聲音,我們都聽到了。但不得不更加多謝一班說著「無論如何,我都支持毛記!」的觀眾。我想告訴大家,他們不是吃錯藥,中了降頭,變成了好像盲撐。事實上,他們都是我們一個一個默默的儲回來的。可是,他們不是普通的一個觀眾,更不是粉絲,他們就好像是我們的朋友。你和朋友最初認識,互相了解,然後發現大家投契,偶爾一起出發,經歷過一些歲月,互相很有感情……而當你朋友挫折了一下,我猜你想到的不是放棄,而是表示支持和鼓勵。我們知道毛記已經儲下了一班好朋友。好朋友永遠是在你遇到難關時才更容易識別出來的。 來做嘉賓的鵬哥說:「有班人成日畀人試咪,但就好少有人畀Like。」試咪的部分就交給我們幾個腦細sss吧,我將所有看完這個台慶的朋友們,留給我們不少的鼓勵和感動說話,全部獻給上上下下所有同事們和合作單位。沒有他們一直咇盡奶力,我們就沒有那麼多朋友。台慶呃到的每一個Like,都是他們落力換來的。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2016-05-06

511,下星期三,就是「毛記電視」一歲台慶,這一年也過得真快。仍然記得開台前,有人跟我們說:「要基本每日出一條《六點半左右新聞報導》,再定期有其他節目要做,有時仲要拍下廣告(唔係邊度有錢出糧?)……我覺得咁樣嘅密度,係冇可能做到嘅,或者要接受好多時都做得差差地。」然而,不論你覺得我們的製作夠不夠劣質,我們就這樣過了一整年。當別人仍然在集思廣益……討論……研究……發展……計劃……「多媒體發展之路」之類,我們已經用快步走了一年。況且,路總是應該走出來。 我們沒有走得特別快,也沒有走得特別好,只是無論如何我們都走,一天一天的默默走。如果我們敢認少少叻,我覺得我們最叻的就是勤力。當別人覺得逢一至五都要做《六點半》很難,而我們三個腦細就由第一集到現在仍然在輪流負責創作;當別人覺得紅日《六點半》很自然會停播吧,但我們仍然照做;當別人看完《分獎典禮》以為我們會等一年才搞下個大show,我們就於2月時已經book好會展中心8千人場館,3月公布《萬千呃Like賀台慶》,震驚了中國100億人……嗯,好的我承認了,與其說我們幾個(再加上幾位跟我們一樣瘋狂的同事)很勤力,其實我們是喜歡surprise人然後觀看別人的表情(因為諗諗下,明明我哋就好想日日放假去玩……邊個唔想?)。然而要surprise人就只能靠勤力,因為我們都不是很聰明。 在多謝一直以來支持我們的觀眾和讀者之前,必須衷心感激公司內陪伴我們上路的同事。我們幾個係癲,但冇佢哋一齊癲,毛記唔可能成功變咗間中小型瘋人院,極其量只能夠做到「黐黐呆呆坐埋一枱」,幾鬼冇氣勢。(BTW,冇飛嘅朋友,記得511當晚8點半,開viuTV 99台睇直播)

2016-04-29

我記得我們有過這樣的討論,而這個討論是在幾個月前,那時的風向還沒定,劉兆佳都未放風——究竟689會唔會「被連任」?嗯,一定是直接討論「被連任」而不是「連任」,因為香港人根本就沒有權選擇,689自己也不能選擇,大陸給他選他就有得選,大陸不准的話他就沒戲。 有人說,當時的風聲在說現在的領導很鐵腕,要讓香港人知道中共的強硬,689要被連任了。但這樣做的後果,就會令香港人覺得中央把手插得更深。不要只說黃絲了,689是連藍絲有時也忍不住抨擊,這樣低民望和搞亂香港的人也能連任的話,其實不是出黑手根本沒可能,為了表現自己的鐵腕,中央真的要如此力排民意? 於是又有了另一種方向。誰都說中共不是蓋的,他們手段高強,聰明又蠱惑,那……假設他們真的有大智慧……他們應該知道現在換走689,市民一定很高興,反而會對中共產生好感。真正的聰明是連自己的脾氣都控制,不和大眾玩小孩子氣(689沒智慧的地方在於,他就作為特首,卻處事心態像個小孩子,永遠不服氣),目標為本,只要計算過中共最後有益,就應該拉689下馬。事實上,689已經把香港搞得很差了,只要一踢他走,下一個人很輕鬆就拿進步獎。 我急不及待2017年快點來臨,能看到689執行李的畫面,當然更不介意他在2016年就提早走啦,香港有病,一天都嫌多。 

2016-04-22

我說的政治,是辦公室政治。雖然我只打過一次工,然後就和拍檔搞自己公司(說起來,我們三個創辦人都是只打過一份工然後一起創業的),但我偶爾和同事說「我哋公司比較起其他公司,好似已經算少辦公室政治」,他們都同意。主要原因就是我們三個都不喜歡辦公室政治。 公司是平等的,你叻嘛你說的東西有Point,好的這次就跟你吧,目標為主,把事情做得好就可以,其他東西我們都不在乎,即使你唔夠有禮貌又遲到早退,即使你日日黑住面同我們說話,即使你放工後從來冇同任何同事有交集。只有做到嘢的同事才得到掌聲,只懂擦鞋就只會被唾棄。所以公司內只有很沒禮貌的(真是有的,哈哈),而沒有很愛奉承的(知道沒有效就不會啦)。 事實上,我們幾個在舊公司已經有此風範,只是阿Bu為人隨和,比較親民。我自己已經有足夠的朋友,其實也不太需要在辦公室內再結交更多朋友,大家是同事就夠了。於是,我在舊公司甚少出席同事生日會或者任何聯誼活動,現在公司搞聖誕聯歡會,腦細部出席的主要是阿Bu,我和林日曦就未必出現了。很多人一定很驚訝,腦細連聯歡會都唔到,但我們覺得自己唔出席,同事或者更高興,所以我們就盡量不積極出現了。 同事和同事互相玩手段?我們不太理會,你們有甚麼自己打交打完就好去做嘢,做嘢做得叻的同事就是贏囉。這樣的世界還比較簡單,天天猜度上司和同事喜好才是地獄。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2016-04-15

有天我隨口問起同事,他們的父母怎樣看我們(包括他自己),很多同事說他們都不太敢跟家人分享太多在這裡工作的感想和逸事,因為他們的父母很多都是藍絲。   黃絲藍絲都分很多種,總而言之,我們公司最少的肯定是藍絲(我不敢肯定公司內有沒有藍絲,面上看是沒有的),但怎麼原來我們的父母總是藍?例如有位同事跟我說,2003年的時候,他首先參加七一大遊行,那時候他還是個初中生,然後他爸爸為此跟他吵架時,憤怒得一拳擊在石屎牆上,拳骨碎了要進醫院(嗯,我不是在暗示藍絲的IQ水平低下啊)。另一位同事年多前參加了佔中(因為我們公司讓他們暫時放下工作去參與),他說他的家人跟他說:「你出咗去就唔好返嚟!」(嗯,最後我同事當然照出去了,然後又如常的有回家。)   怎麼喇?藍絲家庭不是好應該培養出藍絲的嗎?即使我自己的父母對我比較放任,也還是常常嘮叨叫我不要太接近政治,大陸的錢還是要賺。為甚麼我從來都不會聽取他們的意見,然後自己走自己的路?   首先我想到我們公司算是一間有關創作的公司,同事都不喜歡跟循別人的法則,有此性格才可以做創作。然後我想到大家的年紀,還未需要擔心這擔心那,追逐理想就是首要任務。但更重要的是互聯網,讓我們看到大世界,知道世界對於公平自由民主的標準,於是才鐵了心去追隨。大膽的說,未來世界肯定會送到我們手上(其實都不用大膽,這只是自然的衰老和進化)。長輩藍絲仍然不肯面對現實的話,下次憤怒得擊在石屎牆上的,可能就不是拳頭了。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2016-04-08

每天打開Instagram看著這個美妙的世界,世界真的會變得很美妙。而且Instagram的Filter也幫了很大的忙,那些相片經過濾片調節畫面顏色後,每一張都成了美麗的藝術品。 大家都住在同一個地球,大家都去差不多的地方旅行,但我往往覺得Instagram內的世界總是比較美好的。例如很多朋友去東京賞櫻,誰都把櫻花拍得花團錦簇,繁花似錦似的,事實上現場或許疏疏落落,只是大家懂得「角度的重要性」,在偌大的新宿御苑將幾棵盛開的櫻花拍成一片花海。也有行山的朋友很愛分享山景,相內的世界有時美得像詩,但一路走來幾小時的山路其實都沒甚麼特別。如果你看了相片就以為風光處處,然後跟著期待去旅行,恐怕失望居多。 當你了解到世界被濃縮的意義,你會開始用「反濾片」來過濾Instagram,你會知道現實的不一樣。不過,這又同時帶來另一種反思——世界也沒有大家看得那麼差。雖然我們每天營營役役,重複又重複走在同一條路,上同一班車,吃同樣的午餐……然而只要你懂得留意生活中的一點小火花,一幀小風景,然後放大處理,甚至加入濾片再紀錄在腦海內,其實世界也還是蠻美好的。 誰都不會分分秒秒都在發光發亮,像Andy Warhol所說每個人都會成名15分鐘,每個人的Instagram都應該有15張值得被貼堂的作品,世界沒你看得那麼好,也沒你感受中那麼壞。 《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共同創辦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