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鳥窩 - 邵音音
2014-02-13

上海傳媒人、專欄作家甘鵬寫了一編有關我的故事。算是我出生後第一個悲劇人生吧,我不知如何表達我的感受,經他同意在此轉載,或許讀者又認識我多一些……… 2013年的香港,九龍塘的寓所裡,音將一隻影碟推送進了播放機,喚來旅居美國四十餘年回來看演出《長髮幽靈》舞台劇的母親:「媽,來,給你看一部你當年投資,自己卻從沒看過的電影。」 那是1956年的《雪裏紅》,大導演李翰祥的第一部獨立導演的作品,黑白片。 音媽定了定神。看著黑白畫面在21世紀的高清電視中顯現。斑駁的豎條提醒著歲月風塵。《雪裏紅》開場,李麗華亮相。 李麗華,彼時華人世界當紅的女旦,也是人海飄萍。從1940年代燈紅酒綠的上海,飄到五十年代歌舞昇平的香港。鼻高眼挑、嘴唇豐,眼波流轉。演的是戲,勾的是人心。巨星如她,最廣為人知的地位象徵是:一人片酬就高達一部電影製作費的2/3。 「8萬塊。你爸給了她8萬塊片酬啊。」84歲的音媽說。「你爸就是要找小咪來演,說肯定賺錢。」 小咪是李麗華的昵稱,熟人會這樣叫她。就像當時,李麗華也會叫李翰祥「小李」。大導演在早成大名的李麗華眼裡,是她要提攜的年輕人。「不是小李導演我就不演。」當年李麗華的說法是這樣,她有這樣的話語權。 仔細看,電影裡還看得到一個小角色,沒甚麼臺詞的小夥計,扮他的演員叫「金銓」。就是後來獲戛納大獎的導演胡金銓。然而在李翰祥都還是小李的時代,胡金銓更是小小胡了。片中他的角色不斷被李麗華訓斥。「啪!」來了一個耳光。「啪!」又是一個。結結實實,扇過胡金銓耳光的女演員,大概也只有李麗華。 她扮「雪裏紅」,電影也叫《雪裏紅》。她是電影絕對的中心,這角色根本就是為她度身定製。雪裏紅妖冶多情,也有一顆本真的心,所有男人都愛她,所有女人都恨她。得到多少的喜歡,就要承受多少的嫉妒。雪裏紅不是不知道,但是也不能在乎那麼多了。亂世裡要堅決地活下去。 雪裏紅在電影中唱了一段點題歌曲。載歌載舞,驚豔四座。「雪裏紅呀心太酸,打著花鼓想當年,隨身只有個破包袱,孤零零躺在雪中間………」是雪裏紅的心聲,也是李麗華實力的最佳證明。出生京劇世家,從小嚴格的梨園教育。紮實功底,不是速成可以做到。 「原來小咪做戲是這樣的出色。」音媽突然說。六十年了,她從沒看過這部她有份投資的戲。「我從小就聽到這首《雪裏紅》,現在才看到它的原音,原來來自這裡。」音也在旁感慨。 朗朗上口的《雪裏紅》,作曲人是姚敏,那時由上海流落香港的名作曲家。姚敏的妹妹叫作姚莉——幾乎沒有中國人沒聽過她的《玫瑰玫瑰我愛你》。這樣一部李麗華掛帥,雲集了台前幕後強大陣容的電影,堪稱巨製。後來被淹沒,音媽沒看到,是要歸咎政治。(下期待續)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4-02-06

大陸的朋友專誠從上海發Wechat給我,說他在網上看到關於鄭艷麗在快餐店打工的新聞,並看到我撐她的發言,很認同我說的「不求他人,自食其力」。 這是我很真實的想法。我們這一代人,在大戰之後出生,在動盪之中長大,經歷過經濟起飛,體驗過先苦後甜……信奉靠雙手做事,腳踏實地工作,養活自己,養活家人。雖然我和鄭艷麗都是演員,被外界看作「明星」,但在我而言,演員演戲也好,在餐廳打工也好,一樣都是勞動——不分貴賤。 比起偷竊、詐騙、投機、到處問朋友借錢不還……鄭艷麗在快餐店打工,有甚麼可恥?只因她曾經是明星,就形容她為「落魄」,是有失偏頗的。 我和鄭艷麗一早認識。當她還是小女孩時,跟媽媽從越南來港,隨身只有兩百元,一句廣東話都不懂。當時我的歌唱老師秦燕,介紹她們和我認識。我們介紹她到一所位於美孚的小學讀書,雖然成績欠佳,但她好努力。在此感激收她為學生的學校,以及校長對她的包容。那時起,鄭艷麗就開始叫我乾媽,她可說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個乾女兒。 長大了的鄭艷麗,在快餐店打工賺取收入,16歲參加無綫銀河新星比賽,憑芭蕾舞《天鵝湖》演出,奪得女主角組冠軍,之後入行當演員。演員這條路走得不平坦,雖不曾大紅大紫,但一直有幕前演出,例如《97家有囍事》、《72家租客》和《為你鍾情》等,美麗動人的她,讓人過目不忘,為大銀幕留下美好畫面。 有一件事我想跟大家分享:鄭艷麗認黃任中做乾爹,這件事略去不議。但在黃後期身患癌症,身邊一眾人作鳥獸散時,唯獨鄭艷麗、小潘潘幾個一直照顧他到臨終去世,非常有情有義!好多人以為她得到很多錢財,其實黃是教她怎樣做人,例如怎樣才能心胸闊達,相信她現在仍本著他的教誨做人。她唯一收過黃所送的禮物,是一枚價值30萬元的鑽石錶,但之後給一名製片借去拍戲,一去不返。她為此傷心過。 還有我這個乾媽,無權無勢,但她在幾十年下來,逢年過節,鮮花、果籃與問候從未間斷,這份情誼,令我記在心裡。 其實鄭艷麗與媽媽一窮二白來港生活,這些年來一直生活清寒。拍戲少,收入亦不多。我多次問她,是否需要一些現金應付生活?但她從來都是這樣回答:「不需要。我在餐廳打工,有現金。」她從沒問我拿過一分錢。 她在快餐店打工並不是一、兩天的事,在她看來,是一件正大光明的工作。事實也是這樣,吃得起魚翅鮑魚,也吃得下稀粥鹹菜;住得起海景別墅,也住得下村屋公屋。人生的路很長,誰能預計順流逆流?逆流之中,不自我放棄,能屈能伸,這不正是我們時下經常說的「香港精神」? 有傳媒將她形容得很慘。早前新聞窮追猛打之後,有機構出面要給她籌錢,向太亦提出給她工作,但她都一一婉拒了。 有健康的身體,有豁達的心懷,卸下了明星包袱,除去了虛華的光環,做回一個樸實的勞動女性,變成芸芸眾生中的一員。嘲諷鄭艷麗?可憐鄭艷麗?我看這個世界上許多仍在衣香鬢影中醉生夢死的人,才叫真的可憐。 不是我一個人撐鄭艷麗,非常多的香港市民也在支持她,為香港感到自豪,我們生活在一個包容的環境,也希望外界繼續尊重鄭艷麗的選擇,理解她的狀態,給她自由,讓她和你我他一樣,做好呢份工。 在這個包容的城市裡面,祝大家恭喜發財!一馬當先!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4-01-23

邵逸夫先生的追思會,站在巨大的邵爵士肖像下,我沉思。眼前的這位世紀老人,是一個將被,不,是已經被記載進歷史的偉大人物。 何其幸運,我認識這個人,並與這個人共事過,作為邵氏演員,構成他光輝事業的小小一部分。何謂偉大?我想絕對不是因為他擁有了多少億的財產。財富可以讓人強大,但不足以讓人偉大。邵先生的偉大,是因為他一生的精力都在堅持做一項事業,從電影到電視,為大眾製造一個虛擬的世界,這個虛擬世界,又交織滲入到了每個人的生活裡,為人帶來快樂,讓人領略傷悲,陪伴孤獨的人,安撫躁動的心。他堅持做的這一樣事業,和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有關係。而不是造了高高的樓房,卻讓人買不起。 作為和他接觸過的人,我也感恩於在邵爵士身上領略到偉大背後點滴的美德。記得他的細心,讓我們將頭等艙的牛油麵包帶上,免得到了孟買或者食唔慣當地食物而肚餓。記得他給予的溫暖。外景一齊收工,天真到問:可以搭你架車落山嗎?她說:「我架車係車人嘅。」在我被開了名車的大明星羞辱的時候,他第一時間鼓勵我。記得他的低調,如果不是他去世後各地網友的統計,誰知道他一生捐建了這麼多的教學樓。我沒有在逸夫樓裡上過課,但我接觸到的許多大陸同胞,尤其70及80後,以及現在的90後一代,都在他捐修的教學樓裡吸取知識。這不是捐錢換政治機會的行為,這是真正的不求回報。 唸起一個關於夢想的古仔。兩個大男孩騎著單車在崎嶇不平的碎石泥路上送底片、放映電影。他兩兄弟有一個共同的夢,希望西方好萊塢的另一邊地球上造個東方荷李活。開心的說:「我哋要揚名世界先要有個英文名吧!」荷李活有個Robert Shaw。踩著兩個車輪Run呀Run呀Run向夢想!哥哥話:「Run我Run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帶著電影的夢,佢哋選擇了香港Run向希望,不氣餒、不放棄,兩個快樂、堅持的陽光男孩,終於有一天夢想成真。 邵爵士走的那一天,另外一位亦師亦友的好人,話劇演員、導演、製作人何偉龍先生,也撒手人寰。送別兩位友人,那一天對我來說是非常悲痛的一天。 身為加拿大國家戲劇學院唯一的華人學生,當年何偉龍戴著法國畫家帽,手執行李喼回港,實現他的舞台劇夢想,將一生奉獻給舞台。現在活躍於舞台劇的詹瑞文、謝君豪和陳淑儀等,都是他的學生,桃李滿天下。 我在不久前剛剛完成了與何偉龍的合作,在他製作的舞台劇《長髮幽靈》中出演了鳳娜一角。還記得他最初來找我談合作,拿出的百分百誠意。在香港這樣一個高度商業化的環境下,做舞台劇在開始前已經知道不可能是賺大錢的事情。為《長髮幽靈》造勢,何偉龍在多處投下了廣告。開演,舞台製作一流,來看的觀眾有口皆碑,最後連演了32場。這一切無不需要相當的魄力和奉獻的精神。當時何偉龍笑歎:「這一輪是賺不到錢了,希望下一輪賺。」我們約好了下一輪繼續合作,誰料老天爺卻帶走了敬業樂業的何偉龍先生。何偉龍先生沒有邵逸夫那樣有名,但在我心裡他們是一樣偉大的人。 前幾天,曼德拉的傳記電影在香港首映,我也去看了。這是一個和我生活上沒有發生過任何關聯的偉大人物。曼德拉窮其一生為著他的黑皮膚同胞,抗爭、堅持,忍受屈辱,最後選擇了寬恕原諒,求得和平。看完後,我的內心亦有巨大的震動。沒有流淚,但情緒比流淚更澎湃。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4-01-16

朋友來香港看我,正好趕上香港的耶誕節。他在香港逛了一圈之後,跟我感慨:「香港的聖誕氣氛真是濃啊!香港真的很美呀!」我說:「那當然了。聖誕是香港人的大節日。」朋友又說了一句:「但這些聖誕樹有點浪費,因為耶誕節之後,它們就過時了,沒有用了。花這麼多錢弄得琳琅滿目七彩耀眼只放一下。」我跟他說「沒有聖誕樹,怎麼會有聖誕氣氛?怎麼讓你看到這麼美的香港聖誕呢?並存的東西相互暉映不可缺一。」 這不是大陸同胞和香港人世界觀的不同,這是實用性與形式感的交戰。而我支持形式感。 不要將「形式感」和「只求形式」等同。形式感本是個中性色彩的詞,不帶褒義或者貶義色彩。 雖然現代人生活節奏愈來愈快,快得好像甚麼都可以速成,似乎甚麼都可以在網路上完成。但是,總有一些形式上的東西,需要保留下來。雖然同時我都會受到好多的視屏賀卡其實我感覺不大。我依然為接到寄來的聖誕卡、賀年卡覺得幸福快樂及溫暖。 比如見證新人愛情的婚禮,比如慶祝孩子出世的滿月酒,比如求學多年後的畢業典禮,比如給家中老人辦的祝壽宴……太多的老土「形式」,都是重要的里程碑,珍貴的筆記本,是不能消失的。 如果真要一切從簡,那麼,最後簡化掉的,不止是形式,還有形式背後的文化、習俗、人情。當然不可取啦。 聖誕之後,緊接著就是元旦。元旦的跨年夜也是一個大「形式」。每年若不跨此一夜,就好像少了些甚麼。這一晚並不是說一定要去看煙花狂歡才算跨年。今年,我就是約了3位好友,在家裡打麻將跨年的。打得盡興,舊的一年在麻將的作響和籌碼的來往裡結束,新的一年就此開始。麻將開年,相信朋友們都會精彩天天、財源廣進,取個好意頭。 元旦過了沒多久就到了春節,農曆新年。今年聖誕、元旦、農曆春節接連而來。又比如,去年我傾心演出的電影《迷離夜》出了DVD。雖然很多人在電影院看過(謝謝這些朋友),雖然如今網路發達,也發現網上已經出現了電影視頻(未授權),但是,我要說,形式感依然需要,一張DVD在手,那份存在感與滿足感是不一樣的。如果一切的形式都不存在了,世界才可怕呢。話呢啲老土、outdate,老土文化的傳承是必須亦必然。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4-01-09

2003年的12月30日,我這一生是很難忘記這個日子,清早八點,從湖南開車趕回香港。那一天親愛的阿梅——梅艷芳離開了人世,化作天空閃閃的星。 光陰蹉跎,10年怎麼轉瞬即逝。突然就到了2013年12月30日。感謝曾志偉、感謝張學友,他們張羅了梅艷芳紀念演唱會,讓那麼多的朋友們得以又聚在一起,以歌聲、演出,紀念一生屬於舞台的阿梅。 對於阿梅的思念,剪不斷理還亂。那就好好地唱阿梅的歌,好好地聽阿梅的歌吧。 一晚上星光熠熠,每個藝人都傾心奉獻演出的舞台上,很難想像還有甚麼事能請齊這樣的陣容。大家不為甚麼,只因為大家都是阿梅的朋友。朋友們依次唱出阿梅生前的代表作,向她致敬。回憶時的微笑,感慨時的淚水,點點滴滴,讓觀眾動容。除了台上的巨星,還有許多沒有上台的歌手、演員,齊齊靜靜地坐在台下,亦都是阿梅生前的朋友,每一位身著黑衣,不施粉黛,因為並不是參加一場尋常的公開活動,而是來見一位久違的老朋友。每個人都有許多話要和阿梅說,每個人都有與阿梅的心情想跟大家分享,在腦海,在心裡。 我見到了靚靚袁詠儀,她說起與阿梅拍《金枝玉葉2》時的往事,歷歷在目。這樣的事,我們每個人也都有,關於阿梅,關於過去,那一份親密無間,一股齊心完成一件事的精神——背後是香港電影的黃金年代。 阿梅走了,世間留下了許多的威名:一代天后、百變女皇、香港女兒、民運鬥士……我瞭解阿梅這個人,她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一定沒有想那麼多。舞台上,舞台下,她只是做了在她的判斷之下,覺得應該做的事情。她在影視作品裡演活了許多的人,但在生活裡,她從來只做一個角色,就是梅艷芳。她做得盡興、活得精彩、忠於自己。 逝者已逝,收起哀傷,我們每個人也終於有一天會去到天國,與逝去的梅艷芳,以及早逝的朋友、親人,再相聚。十年過去,紀念阿梅的演唱會上,比悲哀更多的,是感動——感動於十年之後,那麼多的朋友還掛念著天國的梅艷芳。大家齊心協力,完成一台精彩演出。這種認真、努力,講義氣,也是梅艷芳個人特色與精神的一部分。 於是要感謝阿梅,要不是因為她,這些平時都在各處奔忙的圈內圈外的朋友,真的很難這樣的聚齊。看到上上下下,這麼多為她奔忙的人,就更感慨:親愛的阿梅,在世的時候,播種下了這麼多的善緣、情誼。就像一顆顆種下的種子,生根、發芽,成長、開花。從這個層面上來說,阿梅從來就沒有離開這個世界。她一直和我們在一起。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4-01-02

有的戲,身為演員,戲份不多,但也覺得非常滿足,最近上映的《救火英雄》就是這樣一部讓參演其中的我,回味起來都驕傲的好電影。 為甚麼說它好?因為它是一部英雄片。不是黑幫英雄,不是虛幻的救世超人,而是與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保障了我們生命線的消防人員。社會發展快,都市人情感愈來愈現實。愈是環境冷漠,愈需要英雄,讓我們繼續相信這個世界。尤其是香港,建築密集,火災隱患大,也出現過消防員英勇事蹟,在層出不窮的商業片裡,很需要這樣一部向消防勇士們致敬的電影。 具體情節我不透露了,請大家到戲院去看。這部戲的導演,優秀導演郭子健,集結了一批港產片的優秀演員:成龍、謝霆鋒、余文樂、胡軍、任達華、安志杰、陳偉霆、譚耀文、吳浩康、關智斌、冼色麗、衛詩雅、白冰、廖啟智、劉偉強等,每一位在這部戲裡的表現,都超出預期。 我拍這個戲,拍了兩天。角色是一位普通百姓婦人,我的主要表演是哭。第一天是哭,第二天也是哭。哭到後來,聲音都嘶啞了。當時天氣熱,環境亦艱苦,哭著哭著,腳軟呼吸困難,後來還被抬上車去休息。元氣大傷,在家裡昏厥了兩天,才起床。我的兩天戲份已經如此,可見其餘演員的爆破及營救場面,拍得就更不簡單了。 和大家分享一則趣事:我們當時在西貢郊外拍我的戲份。我帶了我家的小狗BONBON一起去陪著拍戲。劇中的我狂哭,一邊還被兩個警察拉住。當時一切太逼真。我的小狗以為我真的被警察抓了,狂吠不止,還要衝上去從警察手裡把我救出來。逗得現場工作人員大笑不已,為艱苦的拍攝環境帶來了一絲輕鬆。這部戲全程香港拍攝,景是我們生活的城市,將香港的現代化和繁榮表現得淋漓盡致。景愈是拍得宏偉壯觀,愈在提醒著我們,再現代化的都市裡,仍有老舊設施的安全隱患。尤其劇情放在了全民狂歡的聖誕夜的背景下,警示著消防安全跟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 為了演好這部戲,一幫平時本沒有相關基礎的演員,個個都要接受專業培訓,還進消防局集訓。那也是非常苦的,但是沒有一個演員訴苦。因為他們都有一種信念,要做好戲。拍戲中的濃煙,常常使得演員身體不適,但沒有人為此退縮。任達華就因為濃煙而不舒服,但吸了氧氣就繼續拍攝,敬業精神,值得敬佩、學習。一般拍這種消防題材的戲,演員們經常是使用道具。但是,這一部電影裡,為求最大程度的逼真,導演要求每個演員背的都是真的消防器材,重量過百磅的裝備。從他們的臉上,看到了苦痛,更看到了消防人員的偉大。 《救火英雄》這部戲是向消防員致敬,我的這篇小文章,則是在向每一位參與這部電影的工作人員致敬。你們也是英雄。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3-12-19

今晚是《救火英雄》的首映。真實故事改編,真金白銀的大片,12億票房大導演郭子健真心之作,12位大大大明星賣命的演出,真真真棒的動人海報,我在裡頭幸運地有小小小小的精彩演出。今天我人在台北,也正和台北影迷互動著,預祝《救火英雄》橫掃全球。 我之所以來到台北,是因為雲翔導演,其新作《Voyage遊》在當地舉行首映禮。 雲翔導演在「第49屆美國芝加哥國際電影節」,獲得了「Artistic Achievement Award藝術成就獎」。《Voyage遊》又在台灣藝術院線公映。真是雙喜臨門! 發自內心地為雲翔導演感到高興,因為身為一個電影工作者,沒有甚麼比作品得到大家的認可更開心了。電影就像導演的孩子。 《Voyage遊》是雲翔導演的最新作品,也是他個人第五部作品。大製作、調度龐雜,前後拍了4年,堪稱精雕細琢之作。電影講述了「生與死」的主題,由諸多小故事巧妙穿插組成,我也參演了其中一個故事。關於具體劇情先不劇透了。待電影上映之時,希望大家去影院看個究竟。只是香港暫不公映,可能觀眾要跨海去台灣看,或買正版影碟支持。有些遺憾。 在看樣片的時候,我發現,雲翔導演近年來的創作有其新發展。較之前的作品,《Voyage遊》的命題深遠,意境廣闊。不再只是講述一個城市、一群人之間的故事。它走出了香港,走出了華人世界,放眼整個地球村,是一齣世界語言的電影。真的體現了「好的電影是超越種族與語言的」這句話。 而拍攝非主流題材的電影,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雲翔導演以香港為根據地,這些年來。辛苦地堅持著。但我與他們團隊合作,感受到的又並不是艱苦。而是一個充滿友愛的創作氣氛。團隊裡的每個成員都信任導演,導演亦給予每個人尊重與愛護。每一個美麗胴體,在鏡頭前的無私坦蕩,都是源於演員對導演的欣賞和敬意。 所以要感謝雲翔導演,他以愛對待電影,對待演員與主要創作人,才有了這些講述愛的主題的雲翔電影。 電影從來都是可深可淺的,看你以怎樣的視角去閱覽。淺的來說,從雲翔電影裡,我們看到人體之美,是美的享受。深的來說,讀懂生與死,愛與愁的生命主題,看雲翔電影,也是一次內心的拷問。 於是更要為雲翔導演振臂高呼,希望香港也有戲院上映他的作品。台灣此前其實並沒有上演過雲翔電影,此次公映是不小的突破。香港向來是自由之都,電影上映也早有分級制度。到今時今日,雲翔電影應該在香港的大銀幕上有一席位置。雖然未必能夠讓所有人接受,但相信自然有帶著藝術眼光觀賞雲翔電影。相信這一天不會太久。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3-12-12

英國首相卡梅倫來到中國訪問,掀起了一股旋風。是帶著暖意的風,我在這股旋風裡,看到了某種新的希望。 切身的體會——我們,生活在香港的人,對英國,有著一份別的地域的中國人不會有的特別情感。香港這塊土地,是一百多年前的鴉片戰爭中被強行割據出去的。多年下來,英國人的管轄,香港和英國,在摩擦碰撞融合成長中,很自然地產生了某種聯繫和紐帶。橫亙在香港上空的大不列顛帝國,一方面,我們對她瞭解而依賴;另一方面,也感受到她的高高在上和傲慢。 英國人究竟怎麼看中國人?相信常年和英國人打交道的香港人,心裡都會有自己的答案。這個答案不一定是統一的,但是,有誰會輕易相信英國人真的就當香港人是一家人嗎?感情複雜,非三言兩語可以理清。 總之,這一回卡梅倫首相的作為,讓我看到了耳目一新的「英國印象」!這麼多年來,他是對中國最友好的一位英國首相了——「送返香港。我會保護你們的。」叫記者劉慧卿「學好了英文才來問我。」在人民大會堂的台階上摔了一跤的戴卓爾夫人也遠不如他。 關注卡梅倫在中國的言行,他的一段話講得尤其是好,他公開表示:「我們應該清楚,在中國的日益開放與成功面前,每個國家都可以做出選擇。他們可以認為中國是威脅,也可認為中國代表著機會。他們可以選擇對中國關閉市場,也可以選擇對中國開放市場。他們可以將中國關在門外,也可以在國際事務最高峰會上歡迎中國的到來。」 透徹!對於這句話,我想回贈的是中國人的古語:識時務者為俊傑。相信對中國友好的卡梅倫,也是深諳此中道理。更多的國家,他們的政治家,也要好好學習這句話。 卡梅倫在中國的表現更是非常謙卑,彬彬有禮,君子風度。驕傲的英國人,拋去了傲慢,表現出了這個國家的誠意和大方。讓人欣喜。卡梅倫甚至開通了微博——應了中國人的成語「入鄉隨俗」。 除此之外,卡梅倫此行亦推動與中國達成協議,為英國由明年初開始,出口豬精液及活口豬,外界估計,每年會為英國帶來高達4,500萬英鎊收入。 自問我不是一個熱衷政治的人。和許多的平民百姓一樣,政治裡的鬥爭、殘酷,並不喜歡看到。國泰民安,世界和平,是我們的共同希望。但是偏偏,簡單的幾個字,國泰民安、世界和平,又是需要通過政治才能得以實現。政治家的一舉一動,都關係到百姓的生活。所以,我喜歡那些友好者、善意者。痛恨那些好戰分子,不可理喻者。總之是中國《論語》中的那一句:「有朋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是朋友,便歡迎再來,也歡迎更多這樣的朋友。當然,相信隨著中國的崛起,一定會有更多這樣的朋友。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3-12-05

《長髮幽靈》的演出現場:「我要扭扭腰腰歡歡喜喜唱出這情歌;有了你的天空使到密雲飛過;you are the only one,一起盡情高歌」,年輕的演員楊天經和林映清正合唱著快樂的情歌。那悠悠的歌聲,穿過舞台上朦朧的燈光,飄進後台,密不透風的化妝間。化妝間裡堆滿了玫瑰、蒲公英、百合、紫羅蘭、鬱金香、紫黃白綠的滿天星……怒放的花束,發出幽香,它們靜靜地和一眾演員們一起等著最後一刻上台謝幕。 眼前的這一切,讓我恍如回到了過去——太平洋上千島之國,印尼。耳邊是那一曲經典的旋律:「唏瀝瀝,我的心裡亂如麻;嘩啦啦,好像窗外雨兒下;呼嚕嚕,又好像風兒吹窗紗;沙啦啦,原來為了想念他……啊愛情像霧又像花啊,霧非霧呀花非花……」 在異國他鄉跑碼頭的途中,唱歌的她,悄悄地告訴了我一個秘密:「我結婚了!」看到她興奮又幸福的樣子,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跟著她跳啊轉啊,為她高興為她喝采。但是,旁觀者清,同時,身為姐妹的我的心裡也冒出很多問題:她的這個他,只是一個印尼小歌手,其貌不揚,個子也不高。怎麼也配不上光芒四射的她啊。他究竟哪一點吸引了她呢?擔心歸擔心,看到她這樣開心,我也告訴自己:她高興,甚麼都順理成章吧。 後來的故事是這樣寫下去的:結婚後,他發達了,身邊人個個尊重他,女歌迷也多了起來……和很多老套的故事一樣,投懷送抱者多,他也有了許多新關係。她都沉默著…… 又是一天。她突然告訴我:「我離婚了。」這一次我忍不住問她:「你為甚麼當初要嫁給他呢?」她說,當歌手,一直過的是簡單枯燥的生活。登場、下台、吃飯、睡覺,鮮花、掌聲。突然,有一天,有個男人出現,講話風趣,永遠逗她笑,還給她按摩。何時何地都當她是寶貝,無微不至照顧她——至少當初是這樣的。這些正是風光之下的她最缺少的。她以為他是老天送來的禮物,就深陷進去了。 誰知道……婚後的日子是那樣的。他患了重病,現在每天發脾氣摔東西。 我說:「那你也不需要把你的財產積蓄都給他啊。」 她說:「我只想他快點消失在我的生活裡。」 三十年前,我不明白這種淨身出戶求個清靜的心態。三十年後的今天,我才體會到! 今天不回家,朦朧的月,暗淡的星,迷失在煙霧夢境的你,今天不回家,為甚麼?為甚麼不回家?那輕快的旋律,急促的調子。香港人正處於打破道德束縛的起點,男女平等漸漸開放,這首歌正好道出懷春少女一顆不覊之心。穿過了時代,擊打在人的心頭大行其道。《長髮幽靈》的舞台上,我扮的鳳娜,她最後的眼淚,是多少女人共同的眼淚啊!觀眾們來到戲院,因鳳娜笑,因鳳娜哭,當鳳娜消失在水銀燈下時沒人會問一句:「鳳娜,你好嗎?」 而我,依家好想問一句遠在天邊的她:「姐姐,今天你過得好嗎?」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3-11-28

DaDa(陳靜)宣布復出了。我舉雙手歡迎。DaDa和我合作過數部電影,是好的演員,也是生活裡禮貌謙虛的後輩。我很喜歡她,有時見到她,就會想起當年自己年輕的時候,一樣地在鏡頭前揮灑青春的汗與淚,只是時代不同了。 這樣想起來,當年我們做演員的,算是輕鬆的。一樣面對電影公司、劇組同仁、媒體記者。但是當年的環境比起今天,還是簡單得多。比如當年明星發生了一件事,媒體會有所議論,但是普羅大眾的意見,明星們還是看不到的。不像現在,你做了甚麼,媒體報道之外,Facebook上、微博上,好聽難聽的話都在你面前,無所遁形地襲擊著你,很難躲得過去。 今天拍攝期間,有一位演員故意將一杯水當面潑在新進小生頭上,衣服都濕了。小生定咗一秒,然後一句不發地跑回化妝間吹頭和吹乾衣服。平時會對工作人員說聲「謝謝」,這回沒說。整個過程都在極度死沉靜寂中,又快步回到現場,恍如沒事發生過般繼續工作。我在想,如果DaDa遇上這件事,她會承受不了,大哭一場,情緒失控無法拍攝下去。這就是每個人遇到突發事件的不同反應,處理方法亦不同。相信我是看得到,該位新進小生及反省後復出的DaDa,他們的光芒會更亮更亮…… 躲不過的時候,就會失望、絕望,所以我理解DaDa的隱退。因為那樣心情的低谷,同為女演員,我也一樣遇到過。覺得心灰意冷,對大環境失望,懷疑自己為甚麼還要這樣苦苦堅持下去。身處於這種艱難,最大的扶持者也只能是自己,自己想不通,就要先停一停,待想通了,再出來。心理上的起伏,旁人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而且,醫學上已經說明了:抑鬱其實是一種病。相信現在的大眾不會對「抑鬱症」3個字陌生。一些我們喜歡的演員明星,就是被這種無形魔手奪去了性命。那麼,暫停工作,對自己也是一種治療,勢在必行。 隱退再出來,一定會有人指責「出爾反爾」,但我勸大家寬容些,明星藝人也好,販夫走卒也罷,每個人都有人生路的艱難。 只不過,隱居一段時間,再出來,環境並沒有那麼快發生好轉。之前的問題依舊存在,之前的不如意也不會突然蒸發乾淨。希望DaDa修煉好了心情,面對這個美麗與醜陋、正義與邪惡共存的圈子,以及世界。很多時候,糊裡糊塗反而好,就像李清照的詩——多少事,欲說還休。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3-11-21

終於開鑼喇——《長髮幽靈》。今天在牛池灣文娛中心後台,正好有內地朋友來探我,他問我今晚吃了甚麼?我隨口就說:「免治牛肉飯啊。」內地朋友完全聽不懂,反問我:「甚麼是免治牛肉飯啊?」我說:「哎呀,免治牛肉飯就係免治牛肉飯咯。」我從港英政府時期就開始吃這個飯。也不覺得有甚麼特別,也不知道為甚麼它叫免治牛肉飯。後來,我專誠翻查一下資料,原來免治牛肉飯就是「切碎牛肉」的意思,「免治」一詞,是英文「mince」的讀音。這讓我意識到:我們習以為常的,其實他人並不一定知道。同為中國人,大家都是同胞,也有這樣地域性的理解差異,更何況五湖四海各個國家民族的人了。人不能一直以自己的習慣性思維去想問題,自己好理解的,對方不一定理解。如果只是按自己的理解去處理事情,就會製造出問題,這種問題可大可小,大有對立戰爭,小有摩擦爭端。 牛肉系列中我最喜歡就是瑞士的Beef Fondue,還讓我想起了一件事。Beef Fondue是瑞士油炸火鍋,用上特別製造的鍋,視覺上好靚。記得有一年我到瑞士,從機場乘的士經過白茫茫的萊茵河,有艘華麗的大船停泊岸邊,司機話是台灣蔣家人開設的中國餐廳。在異國遇到了家鄉的食物,就像他鄉遇故知,我好興奮,好想試吓。我決定就在那裡下車,進餐廳,吃頓飯,結果,還真的發生了他鄉遇故知的事情。餐廳裡有一位服務生,是一個女孩子,剛巧是我在香港的歌唱老師秦燕的學生!也就是我的師妹了。我們高興地對著一桌子美味食物,聊起了天,聊得正開心之際,突然有另一位服務生跑來說:「剛才來了位的士司機,送了個東西來給你。」我覺得好奇怪,司機有甚麼東西給我呢?結果一看,恍然大悟,我居然將皮包遺留在的士內,一直未有留意,還高高興興地和他鄉遇到的老友聊天呢!遺失的皮包已經送回我的手上,裡面有數萬美元,還有我的護照、信用卡、旅行支票和化妝品等,要是丟了,我的麻煩就大了,要是司機據為己有,我的損失可真慘重。但是,事實卻是,在我還沒發現它丟了的時候,人家已經將東西送還給我。那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失而復得,看到好風景,白茫茫的一片景色,心情多麼的靜謐!遇到了老朋友,吃到美味食物,還感受到人心的美好。在異國他鄉,我很溫暖,過去已經很多年了,但這些事,這些人,讓我掛念到今天。說到蔣家,經國先生好幾次講過,下一代的子子孫孫不能牽涉政治。第四代卻已經揚言要殺死全校師生放炸彈恐嚇,忘了長輩的教誨。誰之過? 平時我愛看電影,經常會有電影是和美食有關的。美食是味覺,電影是視覺。為甚麼會有美食的電影?因為和電影一樣,美食的背後有愛情,有親情,有友情。食物有百般滋味,電影也是,就像我們的人生。濃的淡的,甜的苦的,我們都要一一嘗過,才不枉費在人世間走過這一回。

2013-11-14

《長髮幽靈》舞台劇就快要正式出現在觀眾們的面前了,身為演員之一,很想和大家交流一些自己的感受。 此劇的劇本出自金牌編劇杜國威先生之手,他妙筆寫出這個故事,以六十年代的片場為背景,講述圍繞著電影拍攝,所發生的點點滴滴。在其中,見得到當年片場裡,每個工作人員分擔的工作。歲月流逝、時過境遷,今年是電影業向菲林說再見的歷史時刻。《長髮幽靈》也在這個時刻,向菲林再見。特別演繹了在菲林年代裡的電影拍攝現場。讓大家像走進歷史裡那樣,回到當年電影作業的現場。特別有意義。 當然,如果只是純粹的工作環境再現,觀眾也不會覺得特別有意思。於是在這部舞台劇裡,還加入了新舊明星的明爭暗鬥。所有的罪孽,其實都是源於一個詞「嫉妒」。還有男女之間的奇妙情緣,導演於演員之間的曖昧關係。這些內容,哪年哪月都是一樣,一樣在電影圈、娛樂圈裡上演。有沒有菲林,都是一樣。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一切呈現為舞台劇,那便更要有美感,作曲和舞蹈都在其中,為劇的好看,增色不少。服裝就非常精美,雖然是六十年代的款式,珠光寶氣,但復古風近年興起,當下的觀眾看,也會喜歡。 我在劇中扮演一位「老明星」,年華老去,觀眾轉向新面孔,老明星心力憔悴,無奈接受自己的年邁,環境的冷酷。縱然有過輝煌的過去,和現實的冷冰冰相對應,更加顯得可憐。這倒和我本人的心境完全不相同,因為我覺得長江後浪推前浪,本來就是世界的規律。與其悲情自憐,不如樂觀接受。自己選擇的工作,做一天,就要愛一天,樂一天。 與年輕人工作確實是快樂的,看到他們身上的優點、閃光點。排練、開工、上台,每天總有認識不完的新事物。參與其中,這份交流和摩擦出的火花,是我所期待的。 一個世界只有老,或者只有新,都是不行的。《長髮幽靈》讓觀眾從老中見得新,從新中窺得到老。新舊交替,世界就是這樣進步的。

2013-11-07

Juno(麥浚龍)執導的第一部電影《殭屍》上映了。他邀我去看,把我這個演了許多「恐怖電影」的演員也嚇得不輕。 一來,這部顧名思義的「殭屍片」,確實恐怖、嚇人。電影營造了一種不寒而慄的情緒。第一秒開始到結束,觀眾都籠罩在一種陰森的氣氛裡。加上電影的取材,是民間術士承襲的古老風俗,讓人覺得真真假假,別有一種本能的好奇與驚慄感。 再則,嚇到我的,是Juno的導演能力。說句實話,這部電影超過了我的心理預期。因爲Juno此前不僅沒有導演過電影,他所拍攝的電影作品也不算多。最早聽說他要做電影,大家的心裡難免都有一個問號:他會拍出一部怎樣的電影來?現在看來,是超乎預期了。 眾所周知,現在的電影行業和過去不同,許多院線上映的商業電影問世,觀眾看了都叫苦不迭。因爲基本的故事都沒有講清楚,觀眾看得一頭霧水。某一些電影連對作為一部電影的基本要求都沒有達到……Juno在《殭屍》中,把一個頭緒頗為複雜的恐怖故事,娓娓道來。作爲新人導演,實屬不易。 為甚麼要寫這篇小文來鼓勵Juno?有人也提醒我:《殭屍》和你的《迷離夜》題材撞車,不要給「對手」鼓掌啊。但我真的很想給Juno支持。 香港人看他,從來都是戴著有色眼鏡的。認爲他是有錢人家的小孩,是「二世祖」。習慣性思維覺得他躺在父輩的功勞簿上。他的成功都是家族的護蔭。 實則——當然家裡對他的幫助不會沒有。然而他在自己的位置上依然做到了百分百的努力。 君不見,如今馬路上開著豪車,攬著美女,不工作,花錢如流水的「富二代」,比比皆是。Juno如果不思進取,也會是他們中的一員。然而他並沒有這樣做。他付出的努力,不會比普通的從業人員少,甚至更多。 我會理解,因為我也是被人戴著有色眼鏡看了幾十年。深深知道要改變他人的習慣性思維是多麼艱難。並沒有其他辦法,唯有自己清楚自己的信念。持之以恆,以成績來修改烙印在他人心底的偏見。 支持港產電影也好,支持Juno這個每次和我一起做義工,都會乖乖叫我「音音姐」的小孩也好。如果因爲我的這篇小文,能夠讓您進影院支持《殭屍》,我會很欣慰。 做電影的人最需要的,乃是觀眾的肯定。

2013-10-31

秋風起,蟹黃肥。詩意一點的說法,九月圓臍十月尖,持蟹賞菊菊花天。農曆的9月裡10月間,正是吃蟹的好時節。 這蟹是甚麼?不是大海裡張牙舞爪的大螃蟹,也不是舶來的德國蟹或荷蘭蟹,是中國傳統美味,大閘蟹。現在吃蟹的選擇何其多,但對我來說,最美味的蟹還是大閘蟹,牠來自江南,陽澄湖。是一種傳統,是一份優雅。 有人要說:吃蟹哪裡優雅了?用兩隻手和大自然的天工造物做鬥爭,鮮美的蟹肉藏在蟹殼裡,吃起來,動作可不好看。但吃蟹確實也能優雅,豐盛的大閘蟹餐,可以做成蟹粉麵、造成蟹粉生煎、造成蟹粉豆腐……中國人的美食,千變萬化。不用擔心食相問題。而且,考究的吃法,配以專業的鉗剪工具,用這些精美的工具吃蟹,指間轉動,優雅程度,不輸於西餐。 每年到了吃蟹的時候,我都會與朋友們相約到上海。當地的朋友再開車載我們去到陽澄湖邊相熟的飯店,大飽口福。從繁華都市到了大自然裡,心情自然開心。老招牌的飯店,古老的窗花,看出去是夕陽西下,那扁舟深處,浣紗女的行蹤影影綽綽。人與自然,彷彿純繞著吳儂柔語的旋律。美食與美景融為一體。物我兩忘。 每年都吃蟹,去年分外難忘。秋天的時候,正在浙江千島湖拍黃百鳴的賀歲戲《百星酒店》。一眾演員們被黃先生拉到了風景如畫的千島湖畔。秋風起時,各處都飄著蟹香,我們這幫愛美食的饕客,自然不會錯過。劇組為我們從陽澄湖專門買來最地道的大閘蟹。我們那一桌都是女兵團,吳君如、毛舜筠、薛凱琪、熊黛林、 吳千語……戰鬥力卻非常強。吃得是歡聲笑語一片。這部戲後來歡樂搞笑、票房不俗,大閘蟹也要記上一功。 今年,因為舞臺劇《長髮幽靈》的排練,吃蟹季,我卻不得出門,留守香港,無法享受到陽澄湖大閘蟹,不期然有些失落。哪怕香港也可以買到大閘蟹。但沒有了錢塘江美景,沒有了太湖風情。沒有吃蟹時一眼就能望到的江南。吃到嘴裡的蟹,少了一些滋味。 我們喜歡某一樣美食,除了味蕾的滿足,還有心靈的享受。

2013-10-24

我的朋友吳寶玲,是一位資深的電影人物造型師,也稱美指,美術指導的意思。這工作顧名思義,在一部電影裡,她就是負責將人物、布景變美的那個人。 有人會說:咦?這不是很簡單嗎?給古代人穿穿衣服,給現代人做做頭髮,就變美了啊。 那完全是行外人說外行話。中國的朝代:唐宋元明清……每個朝代都有不同的打扮,當時的風俗習慣反映在服飾裡。要是弄錯,就是貽笑大方,更不要說美不美的問題了。 最近,吳寶玲出了一本書,叫作《寶寶.姐》,看這本書,就很能明白她的工作究竟在做甚麼。書的名字,也是很多人叫她的名字——「寶寶姐」,我當然不用這麼叫她啦。因為當初她和我第一次相識,給我出演的電影做造型,那時她還是一個大學生。當年的女大學生,現在是行業裡的「寶寶姐」了。當然,我也變成了「音音姐」。 感慨啊!一晃眼,時間就過去了30年。有時候不計算都沒有意識到。 因為是老朋友,深深瞭解,知道她的個性,知道她的能力和才華。然而,再親密也有遺漏的角落,還有一些點滴,即使身為老朋友,也是不知道的。這本書,讓我更瞭解這位伴我30年的老朋友。 比如,她為了做一部電影的造型,會去借鑒國畫大師的作品,看其中人物的樣子。有時也參考古畫,力圖保持歷史人物的原汁原味。甚至乎,有一部古裝電影,她還是從古墓的壁畫裡得到靈感!這恐怕是看電影的觀眾怎樣也想不到的。那就不要奇怪,為甚麼電影經過寶寶這一「美指」,更錦上添花了。這些片段,讀得我津津有味。 寶寶還是很早北上發展的香港電影人。我知道她在這過程中吃了不少的苦。而看了書才知道,實際遠比我想像更苦。一個女人,孤身北上,自己跑工廠,自己聯繫業務,被人騙,血本無歸……這些,若不是書裡寫出來,寶寶也很少對朋友說這些不如意。一個長期負責美麗的女人,其實也是一個女強人。獨立堅強的形象躍然紙上。所以,這本書,不僅是一本關於美的書,也是一本女強人的奮鬥史。 因為用了很多的圖片,所以我經常看著看著,就會笑出來,那些畫面一下子把人拉回了八、九十年代。我們都是一起經過了香港電影業輝煌的那批人。興衰起落,箇中滋味,局中人甘苦自知。 一本書,記錄的是一份工作的幕後種種,實則包含的不止是一份工作,還有作者的人生態度。人生路上喜怒哀樂,這本書裡都包括——總體格調則像寶寶這個人,無論怎樣的艱難困苦或者辛苦崎嶇,汗水淚水中,總是嚮往光明,嚮往美。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