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薇博 - 余若薇
2016-03-24

吳克儉自2012年年中出任教育局局長以來,民望一直處於低位。港大民意研究計劃3月上旬的民調中,他的支持率為負47%,在各局長中敬陪末席。港人的眼睛雪亮,吳克儉不得民心自有原因,上周六他出席一家中學的活動時,躲在座駕內看手機,不肯接收學生的請願信或與學生對話,實在經典。 即使吳克儉後來辯稱,自己當時並非玩手機,而是在用手機處理公務,依然無法解釋為何不能花數分鐘時間,下車接信,和學生講三、五句,顯示聆聽教育持份者的意見和訴求。情況就跟3個月前,他為了到日本度假,而缺席「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公聽會一樣。事後他態度依然傲慢,更反唇相稽,指社會一有問題即歸咎教育制度差,他「好唔順氣」。 請願學生想向吳克儉表達的議題,包括TSA、普教中和學童自殺等。他這副嘴臉,令自己上周三和本周一在立法會對學童自殺問題的答覆顯得更欠說服力。政府整套回應是一貫的官樣文章:首先他否認學校功課多,只是成立專責委員會、舉辦研討會、由教育心理學家到學校舉行教師講座、成立專責團隊到校加強支援,以及製作資訊小錦囊等;而短期內給予中小學用以支援學生心理健康成長的撥款,僅是每校5,000元。政府處理這問題的致命傷,其實還不在於支援是否足夠和適當,而是一如吳克儉,缺乏對年輕人虛心聆聽的態度。 綜觀過去數星期傳媒有關學童自殺的討論,絕大部分出自官員、學者、專業社工和教師,以至各類意見領袖。他們的知識和意見值得尊重,但是真正面對問題的年輕人在坊間輿論中所佔的比重,大概連一成都沒有。於是,我們只看到各類事業有成的成年人在推想自殺的主因,是年輕人功課和就業壓力很沉重,以及與家人和朋友溝通不足等。 不少社會學者指出,我們這一代成長於物質較匱乏的社會,因此較重視生活富足安穩,但是年輕一代成長在較富裕的社會,較重視生活的價值和滿足感。面對他們的自殺問題,我們在下結論和制訂措施前,首要的是虛心聆聽他們的想法,看看跟成年人的推測是否相同。然後再深入探討,是否只要在現行制度上小修小補,或提供多一點服務支援,就能解決問題,還是社會需要尊重更為多元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作出徹底的改革。

2016-03-17

上周五,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在一片混亂之中,通過了高鐵工程的追加撥款,情況慘不卒睹。 一方面是權力的霸道。首先,在財委會屬下的工務小組數次會議審議未有結果之下,政府破壞行之有效的慣例,繞過工務小組,直接將撥款申請提交財委會,更「打尖」排在其他項目之前。接著,政府毋須對超支負責,亦毋需解釋未解決的問題,包括這次追加是否能真正封頂、高鐵日後的經濟效益,以至最重要的「一地兩檢」安排等。市民到醫院睇急症要慢慢等,但政府要錢毋須守規矩,行徑猶如打劫勒索,保皇黨助紂為虐之時還假惺惺說甚麼「含淚」支持。   另一方面是民主派的無力。面對政府和建制派粗暴地視規章制度如無物,議會抗爭的確不易成功,但不是每次失敗,再一星期之前,泛民就在大量網民的支援下,將「網絡23條」拉倒。因此,議會抗爭路線還是要繼續,策略不斷改進,最重要是獲得市民在議會外配合。 就以高鐵而論,數年前有千人在議會外聲援,氣勢懾人,今次場外只有12人,很快便清場,不可同日而語。有評論員說這次反高鐵人士「放軟手腳」,這說法絕不公平。香港生活迫人,最近社會氣氛低迷,不停有年輕人自尋短見,加上抗爭未見成效,立法會門外反對人數難以凝聚。 但戰役未完,高鐵不單撥款問題,還有「一地兩檢」。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周日卻指,「一地兩檢」可以由中、港兩地政府訂立工作協議來解決,不用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更「不是香港立法的問題」,理由只是在車站內特定範圍實施內地法律,而不是在香港整體實施。看來,中央想將這問題繞過立法會,避過拉布。   但立法會不是唯一戰場,不少問題例如當年洗腦國民教育,或最近小三TSA也不需要立法會通過,若市民聲音一面倒反對,議會內外齊施壓,可迫令政府放棄。 每一件事都是歷史演變的一部分,今天議會外冷清,不代表市民心中的火熄滅。雨傘後退聯潮,不等於學生渙散,最近幾次大專生換閣可看到溫和溝通不成,只會推學生走更激的路線。時代在變,幾年前公民黨推動五區公投,因廣告上有「起義」兩字,批評不絕於耳,今日人民不再避忌「革命」、「建國」等詞,只能說是「一國兩制」走樣後的自然趨勢。

2016-03-10

香港電台的《眾言堂》節目上周末就退休保障舉行「慎思民調」,出席節目的143名市民在節目前後分別接受民調,結果在聽過各位講者的意見和思考後,認為退保應朝「不論貧富」方向發展的,由原來的49%增至54%,應朝「有經濟需要」方向的則由44%降至42%。民調顯示,民意相當分歧,但是市民在掌握更多資訊後,就更支持全民退保。 在節目中,面對市民質疑政府諮詢文件的數據不盡不實,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圖)回應說:「請大家相信政府係誠實嘅,唔會隱瞞。」結果惹來哄堂大笑。 林鄭月娥這句說話和現場的反應,正好點出梁振英政府在推行全民退保以至其他多項政策困難重重的癥結──這個政府就是不誠實。 就以全民退保而論,政府在諮詢時,刻意將「全民」方案改稱為「不論貧富」、將推算年期由原本的2041年突然延長至2064年,以至漠視學者方案中三方供款的建議,將全民方案說成要全由政府庫房負擔,都是不誠實的表現。 這屆政府的不誠實形象源於梁振英本人,不論是大宅僭建或收受UGL 5,000萬元事件,他都只以「語言偽術」搪塞。可悲的是,整個政府也因而要賠上誠信,像林鄭月娥就多次要到立法會為梁振英的不當行為保駕護航。至於整個政府的謊話,最佳例子是2014年以顧問公司的意見為理由,拒絕發牌給港視,結果卻遭負責撰寫報告的伍珮瑩「踢爆」政府扭曲報告。 於是梁振英政府的各種承諾,就變成「狼來了」故事。像上星期剛在立法會「作罷」的「網絡23條」,即使政府信誓旦旦,指不會控告不是作商業用途的侵權行為,也承諾會盡快再檢討法例,網民(套用新任議員楊岳橋的說法,網民就是市民)還是不會相信。高鐵撥款也一樣,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曾承諾不會超支,也表示可考慮「兩地兩檢」;今天梁振英卻指一定要「一地兩檢」,我們又怎會信任政府日後可提出符合《基本法》的「一地兩檢」方案,以及營運會有經濟效益? 孔子說:「民無信不立。」意指政府得不到人民信任就會倒台。梁振英政府劣績斑斑,不論再做甚麼都難以挽回港人的信任。要政府日後施政暢順,換特首是唯一的方法。周四刊登

2016-03-03

對從政者來說,每一次選舉都是聆聽民意的最好機會。周日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黨友楊岳橋以160,880票當選,選民同樣表達了豐富的訊息。   首先應該聆聽的是北京政府和梁振英政府。7名候選人中,有5名明確表示反對梁振英連任,只有1人表示會支持;民建聯有成員加入行政會議,是執政團隊的一部分,其候選人周浩鼎過去曾表態大力支持梁振英,但是在選舉論壇中,他卻可憐到不敢就梁的連任表態。結果,反梁連任5人共得票約65%,訊息已清晰不過:梁振英上任3年半施政不得民心,既未能為港人爭取到應有的普選,更以高壓手段削弱我們的人權自由,從港視發牌到委任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都是明證。港人繼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後,再一次用選票證明,他們不單無意如梁振英所說,將民主派「vote them out」,更是想vote CY out。   在補選舉行前的一星期內,立法會發生了兩件大事:首先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宣布,如果「網絡23條」不能在這星期通過,政府將就此作罷;到上周末,財委會審議高鐵撥款時,民主派議員互相合作,部分圍著主席台,阻止代主席陳鑑林罔顧議事規則,不准議員繼續發問,其他民主派議員則留守發言,令撥款當日無法通過。不過,表明日後會做議會抗爭的兩名候選人楊岳橋和梁天琦的總得票達53%,反觀以「反拉布」作主打的周浩鼎,得票約35%。面對梁振英政府的制度暴力,民主派現在已獲得過半投票選民的授權,可以運用各式各樣的議會抗爭手法,來盡量阻止不公義的法例和不合理的撥款通過。   在年初一旺角發生衝突後,很多非建制的支持者在網上熱烈地討論,在楊岳橋和梁天琦之間應如何選擇,論據包括對公民黨以至泛民主派的批評。對於過去做得不足的地方,公民黨確實要虛心檢討改進。感謝港人仍願意再給我們一次機會,讓楊岳橋進入立法會。公民黨承諾會進行革新,策略和表達方式需要與時並進,帶來新希望。   我們受過直選洗禮,一向明白從政者必須順應民意作出改變。但是從來不用接受人民選舉考驗的北京政府和梁振英,又是否會有從選舉結果聆聽民意的觸覺?周四刊登

2016-02-25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說,他從政多年,下周日舉行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議席是歷來最重要的。 原因很簡單,這次補選若由民建聯的周浩鼎勝出(根據坊間的民調,他勝望稍高),建制派在立法會地區直選的議席就會過半,可以修改議事規則,削弱議員議事和追問的權力。而且,若出現這個戰果,不論各非建制候選人合共有多少票,特首梁振英都會解讀為港人支持他的施政;建制派也會指過去幾年社會上和議會內的民主抗爭不得民心。 因此,不少泛民朋友為楊岳橋助選時,都會強調這是「關鍵一席」,但有人將這類說話等同批評楊岳橋要選民為「大局」「含淚投票」。更有一些說法,指泛民若真的覺得這議席重要,就應派重量級的人馬出選,確保勝算。 反過來,若「老餅」出選,又會有被批評泛民年紀較長的一輩霸著議員席位,不讓新人上位;年輕的候選人又被指「無人識」。 楊岳橋能獲公民黨提名、絕大多數泛民議員支持參選,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以能力、質素和經驗來說,他都是最適當的人選。幾個星期大大小小的中英文論壇,他的表現有目共睹。   我作為黨友,誇讚他或許欠缺一點說服力,但是自從「含淚」說出現後,由社交媒體到他的造勢大會上,很多人都在談「我所認識的楊岳橋」。從文化界的舒琪、演藝界的黃耀明、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學民思潮前發言人黎汶洛、18個專業團體、社運活躍分子以至一些佔中被捕者口中,我們可以看到楊岳橋的品德、智慧和對法治的執著。 他在新東做了5年地區服務,從反圍標、協助成立業主立案法團、講解平安紙到一般法律諮詢。這些都是不會有鎂光燈的工作,但這次有不少友黨的區議員,以及多個法團的成員熱心為他站台,就可見他的默默耕耘獲得肯定。 公民黨派楊岳橋參選,除了深信他可以做好議員的工作外,更因為他有助我們加強跟年輕人和公民社會的溝通。公民黨的理念始終如一,但是策略和表達方式會跟隨時代變化,他會是推動變革的重要一員。 我們尊重新東每一位選民的投票權,他們有不同的考量,無人能預知選舉結果,最重要還是投票,投下開心明智的一票,不後悔,不要被代表。 (新界東補選候選人,還有劉志成(無黨派)、黃成智(新思維)、梁思豪(獨立)、方國珊(獨立)、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

2016-02-18

新春假期過後,很多關心教育團體和市民都忙著做一件事,就是趕在周一的最後限期,向教育局就「更新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中一至中六)」的公眾諮詢文件發表反對意見。由於諮詢沒有高調宣傳,最初大部分人都未有注意,直至臨近限期才發覺文件內容大有問題。 文件最惹人爭議的有3點:要中小學生學習簡體字、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及國民教育。後兩者過去數年在社會上已有較多討論,因此近日討論焦點集中在文件指「學生在掌握繁體字後,亦應具備認讀簡化字的能力,以擴大學生的閱讀面,及加強與內地、海外各地溝通」。   中國政府自上世紀50年代中期開始推行簡體字,當時有兩大原因:讓沒有機會受正規教育的文盲較易掌握基本讀寫能力,以及加快書寫速度。香港當年沒有跟隨使用簡體字,到今天,教育普及,書寫中文也用電腦輸入多於手寫,上述兩原因更不適用於香港,繼續使用繁體字是社會一直的共識。 與簡體字相比,繁體字有很多明顯的優點,其字形結構仍依循《說文解字》中「六書」的造字原則,令我們學習中國古代典籍以至傳統文化更易入手。近年我學習書法,更是必定要寫繁體字(即使內地的書法家也一樣),因為它保持了中文字完整的字形結構,富有美感。香港是華人地區中少數仍使用繁體字的,可說對保存中國傳統文化有其貢獻。   當然,中國內地以至不少地方都使用簡體字,香港人能識讀識寫,增強溝通能力是好事。但小學生尚未充分掌握中文字的結構,就同時兼學繁簡兩體,只會令他們混淆,以及傾向只學表面上較易掌握的簡體字。 我們過去沒有正規學習簡體字,但是到高中以後,閱讀內地出版的簡體字書刊,碰到不認識的字,很快就可以從字形和上文下理推測到,並不用特地學習。說到書寫,現在電腦軟件已有繁簡轉換的功能,更不成問題。中港矛盾,從來不是因為香港人不懂簡體字。 教育局勢推簡體字教育,加上大量內地教材,再配合文件建議的普教中和加強國民教育,其實就是將2012年胎死腹中的洗腦國民教育改頭換面重新推出,要摧毀兩制,消滅繁體字、廣東話是必然手段。

2016-02-04

上周二港大學生在校委會會議後包圍部分校委,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兩日後召開記者會作回應,指學生像「吸了毒」,並且點名指學生受到本人及梁家傑「操控」。他的說法毫無根據,事發時我兩人不在場,不知情。在校內任教的校委柯天銘、陳祖為和張達明等均表示,學生不會受政黨操控。父母每日照顧子女況且不能操控,公民黨憑甚麼有這本事? 校長馬斐森一向堅守保護學生和院校自主的立場,但是這次他一反常態,陪同李國章到香港銀行家會所開記者會(竟不是在校園內),以不懂廣東話和不熟悉香港政圈中人為由,表示相信李國章的說法;同時批評學生的行徑令他受到「真正的生命威脅」;另外在校內發電郵譴責包圍的同學是「暴民」。 我在上周六以校友身份致公開信給馬斐森,指出李國章的說法不實,他不應附和,更期望他以學生的前途為念,用耐心和領導能力帶領他們度過這場風雨。 馬斐森即日回覆,表示李國章的指控要由對方論證,是否有人「策劃」是「枝節」,自己最關注的是當日在場者的安全問題,更指當時情況令他聯想起1989年英國希斯堡球場有96名球迷喪生的慘劇。 我在周日回覆馬斐森,指出英國政府早年的調查指希斯堡慘劇由利物浦球迷的「暴民」行徑引發,但是近年進一步調查已為這批球迷平反,發現當時警方管理人流不當才是肇事主因。這也可用以分析上周的事件:人身安全固然重要,但單著眼這一點並不能長遠解決問題,必須宏觀地看引發事件的眾多遠近因素,包括院校自主令人擔心、校監梁振英一意孤行委任李國章,以至校委會會議後沒有發言人向學生和傳媒發放訊息等。 上周二後,坊間評論集中於學生應否發動包圍,如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指學生「冇腦」。這種批評忽視師生和校友過去大半年已盡用各種和平理性的途徑,包括學生會和畢業生議會的公投、黑衣遊行等,但是意見仍不獲尊重。一如希斯堡事件,我們應問甚麼是引發包圍的根源。 現在大眾關注的是李國章會否答應與學生代表會面。學生提出的3項要求,包括在校園舉行、有部分校委一同出席,以及由校園媒體直播等合情合理。但願校方與學生盡快溝通,修補互信,為港大的長遠利益著想。

2016-01-28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圖)近日屢有令人側耳的言論。上周六,她指立法會議員每月的酬金逾93,000元,另有津貼及約滿酬金,在立法會審議《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是全港市民和納稅人對他們的要求,批評泛民議員不時缺席會議是沒履行責任。 林鄭月娥身為政務司長,當然知道立法會議員除了大會的版權草案以外,還有排山倒海的其他立法會事務,以及立法會以外的地區及會見市民各種工作,她沒提泛民議員一直如常做這些工作。 更重要,議員要監察政府,而不是做橡皮圖章,像建制派那樣只「坐定定」出席,不假思索舉手支持政府,絕不困難。相反,要積極提出有意義的建議或批評,才真正盡責。以2010年財委會審議高鐵撥款為例,當年公民黨提出以錦上路取代西九為總站,現在證明超支大部分源於西九至錦上路之間的地底工程,在泛民議員多番追問下,時任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曾承諾高鐵一定不會超支,以及即使沒有一地兩檢,也會有經濟效益。現今看來,誰更盡責?   說到底,開會只是手段,終極目標是推動惠民的政策和法例,或至少能阻擋惡法通過。當立法會仍有小圈子選舉產生的功能組別,在直選取得近六成選票的泛民主派只佔少數議席時,他們用盡一切議事規則容許的方法,嘗試實踐選民的期望,是應有之義。我們原本期望,政府會藉著審議「網絡23條」膠著的幾星期空檔,與各方持份者達成協議,林鄭司長一度說擱置法案,最後沒下文。 不如反問,月薪遠超立法會議員、達30多萬元的司局長級官員,又可有盡責?從上文提及的高鐵和眾多基建項目超支,到教育局長吳克儉為了往日本度假而缺席「全港性系統評估」(TSA) 的公聽會,港人應心中有數。 此外,林鄭月娥主導的退休保障諮詢,政府在推出前已有預設立場,不願提供全民式的退保,因此突然將計劃的推算數字由原來的2047年延至2064年,以證明計劃不可行;另外所謂「有經濟需要」的方案,根本就是將扶貧和退休混淆起來,用這種「假諮詢」來推搪特首梁振英曾提出的政綱,難道這政府又算是「盡責」? 若林鄭月娥真的盡責,就應審視在立法會餘下會期內需要處理的18項法案,權衡輕重,調動議程,以民意為依歸。周四刊登

2016-01-14

昨天特首梁振英公布他任內具有重要性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明年同時,他的任期只剩下不足半年,難以推出甚麼鴻圖大計。故此,今年的報告,是算帳時候。   梁振英今年的報告跟過去幾年的一樣,沒有重大政策令市民真正受惠。會增撥資源的新項目,包括提供幼稚園基本資助、增加約1,000個學位教師職位、成立8億元的「資優教育基金」、設立農業持續發展基金、成立幾項有關創新科研的基金,以及設立「體育專員」一職等,內容不乏值得爭議之處:政府未有回應幼稚園租金和教師薪級表的問題;增常額教席則會減少教學助理數目;農業基金可能側重水耕,忽略土耕等;有「專員」是否就能促進體育?   這幾項政策的細節未見深思熟慮,卻匆匆上馬,根本就是梁振英在自己任期將盡時,選擇政綱中較易推行的幾點來試圖「找數」。不過沒有人會忘記他競選時以房屋和扶貧作主打,而在這兩方面的承諾幾乎全部落空。   先講房屋,樓價在最近數月受外圍因素影響稍為回落,但是反映樓價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由梁振英上任至今仍升了接近三成;距離公屋3年上樓的目標已愈來愈遠。民間團體提出不少增加建屋土地的建議,如發展棕土,但是他在報告中卻指困難重重,還是向傳統鄉村和郊野公園打主意,從新界東北到最近公布的大嶼山發展計劃都如是,結果只是以「土地不足」這偽命題來挑動社會矛盾。扶貧方面,除了要資產審查的長者生活津貼外,全無建樹,又將全民退保「變身」作扶貧項目。梁振英其他較重要的競選承諾,不論是強積金對沖,或自願醫保等,全部「走數」。整份報告談得最多的是「一帶一路」,彷彿香港的前途只能依賴中國這個仍是空中樓閣的計劃。   沒有惠民政策,那可嘗試令港人稍為安心。近日港人最憂慮的是李波事件,梁振英至少應在報告中發表言論,嚴正捍衛一國兩制,他當然沒有這樣做,反而在周二指內地部門對類似案件「回覆時間有長有短」,千方百計為北京政府說項,希望「李波先生本人能夠提供相關資料」,一地兩檢照推無悔。   這樣的政績,這樣的態度,難怪他的民望又跌至歷史新低。

2016-01-07

新的一年並沒有愉快的開始,李國章獲委任為港大校委會主席後,接踵而來的壞消息是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失蹤。 連同李波,專門出版和售賣內地揭秘書籍的銅鑼灣書店已先後有5名股東和職員失蹤,只是前4人不是在香港出事,直至李波才引發港人極度關注。 同一書店5人失蹤,已可排除是私人問題。合理的推斷是由於該店出版內地敏感的書籍,開罪權貴,結果李波在香港給內地人員強行擄返內地。北京《環球時報》周一的評論員文章雖否認此說,但卻批評該店出版的政治書「包含惡意編造的內容,構成了對名譽權的嚴重侵犯……成為政治謠言的源頭」,該店「損害了內地保持和諧穩定的重大利益」;該報周二的社評也有類似說法,可說已暗示了事件的實情。 李波事件令人想起2003年的23條立法,倘若通過,也許已被利用檢控管有煽亂性刊物。以往「被失蹤」案件只牽涉內地人,但李波是香港人,港府未見積極處理;這樣看來,我們在香港發表任何敏感言論,都要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甚至若與內地有任何經濟交易,一旦出現糾紛,即使處身香港,也有可能遭擄走,每個香港人都有可能變作李波。因此,泛民黨派立即要求特區政府積極跟進事件,包括公民黨的郭榮鏗申請在周三的立法會提出緊急質詢,可惜已被主席曾鈺成否決。 事情到周一晚有出人意表的發展,李波據報發出了親筆傳真,指自己「已採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配合有關方面調查,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他的太太也已經向警方銷案。李波為何要用「自己的方式」,不正式出境?他是否受到脅逼才寫下這段訊息?這並不能令港人放下他遭到擄劫的疑慮,卻只會讓梁振英政府和警方大條道理放軟手腳,不用大力追查事件。 前車可鑑,我們要更大力反對日後高鐵作一地兩檢,讓內地紀律部隊可以來港執法。他們若在西九站有20萬平方呎的基地,駐紮大量人手,要在香港拘捕各式各樣的「李波」更為方便,之後也不用立即將人帶返內地,只要拘留在西九站的邊檢區域內,已可執行內地法律,特區政府也無權要求釋放。香港絕不能容許這樣的「內地執法區」在香港出現。

2015-12-31

明天是2016年元旦,在此首先祝各位讀者新年進步。 回顧2015年的政壇,上半年仍是由政改主導,雖然去年的雨傘運動看似未能取得即時成效,但是堅持真普選的市民未有在政府鋪天蓋地的宣傳攻勢下改變立場,反對「袋住先」的民意長期與支持的極為接近。結果泛民主派議員在獲得民意授權下一致投下反對票,更因建制派「等埋發叔」,在歷史上留下以8票比28票否決假普選方案的紀錄。 政改遭否決後,特首梁振英揚言政府會專注民生工作。但是下半年的幾宗民生爭議,從鉛水、小三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到多項基建工程的延誤和超支,在在顯示梁振英政府不但施政能力低劣,更罔顧市民真正的訴求。上周推出的退休保障公眾諮詢,政府明顯偏好的「有經濟需要」方案,竟建議將單身的資產上限定為8萬元,夫婦為12.5萬元,長者若預留一小筆「棺材本」或 「住院費」,已申領不到保障。對長者態度如此涼薄,又豈是關顧民生政府的所為? 當然,梁振英又怎會真的放棄政治鬥爭和試圖扼殺港人的自由?干預港大委任陳文敏為副校長、意圖委任李國章為校委會主席(傳聞這項任命會於今天的憲報公布,若果屬實,顯示梁振英未來一年會繼續與民意為敵,這也是港人最不想要的新年「禮物」),以至其他大專院校的人事任命,反映他視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如無物。「網絡23條」堅拒採納較為開放的豁免,也是對言論和創作自由的打壓。 展望明年,除了上文提及尚未解決的幾個議題,最大的爭議極可能是高鐵的一地兩檢,容許內地人員在港執法將會令「一國兩制」打破缺口,結果走向一制,港人必須全力反對。 明年是選舉年:2月28日將會舉行立法會新界東的補選;9月有立法會選舉;年尾還有負責選出特首的選舉委員會選舉。這幾場選舉除了關係泛民主派能否在立法會力保政改問題和分組點票的否決權,以及提名候選人參與特首選舉外,更有多一重意義,就是對梁振英的公投。 小圈子選舉產生的特首,其實任由北京欽點,相信北京至今仍未決定是否讓梁振英連任。他曾揚言要將民主派vote them out,但在今年的區議會選舉已無法得逞,只要港人在明年幾次選舉繼續表態,不要盲目保皇或梁粉之流,北京明白他根本無法有效施政,才有機會阻止梁振英連任,真正 Vote Him Out。

2015-12-24

上周三有報章揭發,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中,葵青大白田選區出現多宗懷疑種票個案,至少有41名在上屆區選登記居住在附近新石籬(今屆改稱石籬南)選區的公屋居民,在今屆選舉前不約而同「搬遷」到大白田的私樓;報道還詳載了數宗不同形式的可疑選民個案。今屆區選,自1994年起一直在該區連任的民主黨徐生雄,以約900票敗於2013年才「落區」的民建聯郭芙蓉。 自上屆美孚南選區出現「1屋7姓13人」的個案後,種票模式已逐漸成熟,估計有約1、2萬名可以任由調配的「浮動」選民,每屆「種」到不同選區,視乎被追擊的對手,這大多數是有機會出選超級區議會議席的泛民立法會議員,以及有機會上位的明日之星。這些種票區的特徵往往是區內沒有新增的樓宇,但登記選民卻在臨近區選的一年急增過1,000人,投票率也會較過去大幅提高。從2007年起的3屆區選,至少已有逾10名泛民參選者在類似情況下落敗。   目前選舉事務處並不會主動核實選民的地址,而是依賴市民對可疑個案提出反對。但是無論政黨或普羅市民,沒有調查權力,只能以「一屋多姓」等準則提出質疑,一方面未能有效剔除高明的種票者(如在一戶只「種」一、兩個同姓的人),另一方面若不幸質疑了無辜者,又會遭建制派抹黑為濫告。此外,現在住戶要到選舉前約一星期收到選民通知書,才會知道有沒有其他人以自己的住址作登記,到時挑戰登記冊的限期已過,無法將這些可疑選民剔除於選民名冊外。 為了杜絕種票,要求選民在登記和更改地址時提供住址證明是最有效的方法(政府建議若沒有證明文件,可以宣誓)。這方法雖令選民稍添麻煩,但重視選舉公平的市民應會接受。現在申請信用卡、銀行戶口和圖書證都要求住址證明,並不算苛求。 此外,政府也應修例,准許選舉事務處取得某些部門有關地址的資料(例如公屋住戶登記冊)作核對;住戶也應有權查證自己的地址有多少人登記,若發現有人虛報地址,可以及早向選舉事務處舉報。 建制派議員經常宣稱要維護選舉公正,杜絕種票,但是周一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上談到要有住址證明,他們均表示極有保留,原因為何,不難揣測。

2015-12-17

上月21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北京與港澳辦官員會面後表示,高鐵要處理「一地兩檢」的問題,「少不免」一定要容許內地人員在香港特區的西九站裡執法。根據他上周三和本周一在立法會兩次解釋,加上港鐵公司周日招待立法會議員時,候任主席馬時亨的發言,很明顯政府和港鐵已先斬後奏,在沒有諮詢港人和獲得立法會通過下,在西九站預留了20萬平方呎面積,準備讓內地入境官員或紀律部隊在香港執行入境和內地法律。香港人不反對,等於默默接受。   北京和特區政府這項計劃,明顯違反了《基本法》第18條:「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此外,第154條亦訂明特區可對各地區的人實行出入境管制,這明顯是香港特區的自治範圍,但律政司司長已計劃透過《基本法》附件三引入全國性法例,容許內地人員在香港執法。   此例一開,附件三變成《基本法》的一個缺口,原本屬於香港境內的事宜,都可透過全國性法律被規管。附件三原來只適用國籍法、國旗及國歌等事宜,但已有不少人包括工聯會吳秋北或民建聯馬恩國不斷建議國家安全條例可透過附件三引入香港。若西九有20萬平方呎可引入全國法例,將來旺角球場有人噓國歌,同樣可以變成非香港自治範圍。   一地兩檢還有兩地法律衝突問題。乘客過關登上車廂後,在進入內地之前,車廂上實施的是內地法律還是香港法律?執法的是哪一方人員?假如有內地通緝犯登上高鐵來港,能神通廣大越過20萬平方呎的兩檢區進入香港境內,內地人員是否有權走出兩檢區繼續追捕?   如果為了高鐵的所謂經濟利益(政府最新評估的回報率已較2009年提出的為低,僅得4%),政府可以拱手相讓西九站20萬平方呎土地,那麼日後也可以基於其他原因,「割讓」香港其他地方,容許內地人員執行內地法律,例如中聯辦和中資機構辦事處所在的地點。   原則只要有一個例外,就可以有第2、第3個例外。要守護本土制度,就要堵塞堤壩上每一個小洞,否則後患無窮。

2015-12-10

昨日的立法會應該要審議所謂「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想不到未開始審議已告流會。由於爭議甚大,也有多項修訂,相信下周復會時泛民議員都會踴躍發言。有人稱之為「拉布」,但盡力發言,痛陳利害,爭取改善,豈非議員應有之義? 政府說草案已對二次創作作出了6項豁免,但這並沒包括一些網絡常見的行為,例如截取圖片(cap圖)、舊曲新詞的創作,又或網民直播自己打電子遊戲機播出背景音樂。最近特首梁振英在Facebook上載與黃家強合唱有版權的歌曲,不屬6項豁免之內,知識產權署署長梁家麗竟然說:「從法律觀點去睇,特首係一個公眾人物,我覺得可能可以用報道時事呢個條文去豁免。」解釋非常可笑,那麼非公眾人物便觸犯法例? 令人費解的是,部分評論將矛頭指向一直表明會否決原草案的泛民議員,指他們只是「hea著投反對票」。其實面對不妥善的草案,最認真、不hea的做法,正是嚴謹地提出修訂,將漏洞堵塞。通過修訂後的條例,既可維護版權持有者的利益,也令市民在創作和表達時更有保障。 人民力量議員陳志全建議條例採用美國法例的「公平使用」(fair use)概念,開放式地豁免所有符合這原則的行為,而不是以現時草案中的「公平處理」(fair dealing)規限豁免範圍。例如普羅市民將自己演唱歌曲的片段放上網,即使不是公眾人物,可以用「公平使用」作為抗辯理由。 很多人喜歡在Facebook為自己的偶像或卡通人物等設立fan page,這做法很可能會觸犯新法案,因此工黨議員何秀蘭的修訂引用加拿大相關法例的「個人用戶衍生內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為非商業性質的這類內容提供豁免。 另一方面,很多版權持有者在其產品中加入凌駕豁免項目的合約條文,用戶可能只是按一下「接受」按鈕,甚或打開產品包裝,合約即已凌駕了條例賦予的豁免,用戶做二次創作可遭檢控。公民黨議員郭榮鏗提出加入英國法例的「禁止合約加入凌駕條文」(contract override),這樣市民才真正可以獲得條例的豁免保障。 幾項修訂要求合情合理,符合國際標準,追上潮流,但政府的回應是要求立法會將現有草案「過住先」,日後再檢討可否加入這些修訂。哪種態度較認真、盡責?

2015-12-03

周日,立法會的教育事務委員會就「全港性系統評估」(TSA)舉行了逾10小時公聽會。出席者和提交書面意見的團體和個人共164個,約八成明確表示要全面或局部取消小學的TSA。   當然,也有極少數出席者持異議,例如一名民建聯黨員的小四女兒就指TSA「考得好開心」,不需要取消。其後她坦承發言稿主要由父親撰寫。她父親更將女兒就讀的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擺上枱」,指他所認識的家長「沒有一人提出取消小三TSA」。結果引來學校發表聲明,表示該校家長教師會做的調查顯示,有52%家長贊成取消小三TSA。   面對如此重大的教育議題,教育局長吳克儉選擇外遊,以「私人理由」缺席。署理教育局長楊潤雄回應,若無法「完全解決」操練問題,不排除會對TSA作出「重大調整」。怎樣才算「完全解決」?怎樣「重大調整」(肯定不是取消)?他全沒解釋。家長自然不肯收貨,也難怪其中有一些考慮在12月中發動罷課。   同日另一邊廂,港大畢業生議會在校園舉行特別會議,雖然簽署授權票的程序遠較上一次繁複,這一次也沒有另一派校友組織起來打對台,但還是有4,400多票參與表決5項議案。其中反對李國章出任校委會主席的一項,獲得98%支持通過。   任何負責任的政府,在上述兩事件中面對如此一面倒的民意,都會從善如流,收回原先的決定。但在特首梁振英領導下,小三學生還要繼續為明年5月舉行的TSA操練;關心港大的人還要每個周五凌晨提心吊膽,留意憲報有沒有公布政府委任李國章為校委會主席。   說到底,都是因為梁振英真的「重視」民意。他重視的方式是刻意逆其道而行,人民贊成的他就反對。國民教育、港視發牌和徹查鉛水事件等已充分反映了他這種特性。他好勇鬥狠,認為向民意退讓便等同管治失效,以為鐵腕統治就能令港人全變作順民。   但事實並不如此,正如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港大畢業生議會的會議上所說,他從未如此感激梁振英及李國章,若不是他們,校友不會如此團結。從擱置國教、否決「假普選」,到這次區選一些令人驚喜的結果,都說明梁振英沒有聽過伊索寓言中北風與太陽的較量,誰能夠令路過的旅客脫下斗篷?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