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6-06-10

在去年的11月5日,區議會選舉過後,民建聯的兩名大將鍾樹根和葛珮帆落敗,我在本欄寫了以下的一段:「這兩個立法會議員的落選……是阿爺的有心清理門戶。這兩個人的共同點,是均被質疑其學位的真實性,要知道,這相當於老點阿爺,是死罪一條……正好趁這次區選,乘機除去,明年的立法會便可以此為理由,勸退他們不去參選了。這有利於民建聯的清除瘀血,重新上路。」   當時一位熟悉政情的人對我說,鍾樹根的後台很硬,不可能被拋棄,現在證明了我的正確。很多人看政治,完全靠收風,自己沒有分析能力,但我則是兩者兼備,當兩者互相矛盾時,我寧願相信自己的分析,而不信「內幕消息」,因此常常得出偏離正軌、也不時正確的答案來。   如果鍾樹根乖乖的就範,將會得到「劉江華」的下場,有一份高薪厚職在等著他,但如果他繼續強力反抗下去,壞了大局,恐怕有可能會另一個「劉」……夢熊式的下場,也未可料也。   既然鍾樹根已被棄,周顯大師又怎樣去預測葛珮帆的下場呢?   新界東是硬仗,是一場大混戰,本來,正路應該是陳克勤選超級區議員,周浩鼎和葛珮帆去選新界東,但是「搓our breast」的陳克勤口才不佳,所以唯有交由周浩鼎去擔當超級區議員的大任了。   在新界東,李,不,陳克勤的一席是肯定要保住的,但是民建聯能否取得兩席呢?就算全力去打,也不一定能夠保住葛珮帆。   建制派的一邊,田北俊看來要排第二,為李梓敬抬轎,皆因自由黨如果沒有下一代出來接捧,下一屆便要亡黨了。自由黨至今還有統戰價值,阿爺還想自由黨玩下去,恐怕還要幫一把李梓敬。   由於競爭太過激烈,如果要去博民建聯的葛珮帆,成功機會率低於一半,我傾向於,阿爺很可能會把部分票過給「哪吒」方國珊,她在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有33,424票,這幾年人氣又已高了不少,又用Lancôme洗廁所,只要輕輕的幫上一把,她必定可當選。再說,哪吒有鄉事派支持,幫她,也可以是同鄉事派的妥協籌碼,免得鄉事派出來,在別的地方搞局。   簡而言之,暫時看來,我依然維持在8個月前的看法,即是葛珮帆將會和鍾樹根一樣,在2016年終止其立法會議員的生涯。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06-08

我認識邱德根家族的兩個成員,一個是他的小兒子達根,和我一樣品味高尚,喜歡玩藝術品。另一個則是「老虎仔」達昌的兒子華瑋,娶了華光趙家最美麗的女兒式明,我們打過一次牌,此子聰明絕頂,性格爽直,只是我並沒有同他談過生意。 今天說的股票,卻和這兩位邱家成員無關,而是老六達偉的「遠東酒店」(037)。 邱德根有兩任妻子,前妻裘錦秋,生了四子一女,體型偏胖,其中以二子達昌最富有,身家以百億元計,據說近年身體已不如前,少吃養生,反而更喜歡請朋友大魚大肉,看了當作吃了。 裘錦秋不幸早逝,邱續娶了其小姨錦蘭,又生下了三個兒子,其中以達根最帥,酷似陳展鵬。 邱德根的「遠東系」一共有三間上市公司,其中的「遠東發展」(035)是旗艦,由達昌掌管,「遠東控股」(036)和「遠東酒店」則是細價股,由二房擁有,前者已經賣掉,後者仍然掌握在達偉的手上,但三女美琪仍然是執行董事,裘錦蘭和大房長子達生則是非執行董事。 去年3月17日,邱德根仙逝,受到這消息的刺激,也因當時股市暢旺,二房的「遠東孖寶」均都大升幾倍,「遠東控股」更加不負所望,成功賣殼。 說到「遠東酒店」,它的主要業務是持有長洲的華威酒店和北京的華威公寓酒店,在荔枝角和元朗持有一些農地,號稱有一些股票買賣,但其實每年只是幾百萬元的上落,比我的持倉還要少得多。就算是它的全年總營業額,也只有幾千萬元而已,但現金卻有八千多萬元,欠債則只有四千多萬元。 簡而言之,這是一隻非常乾淨的殼,手上只有寥寥的收租物業和現金,根本沒有生意,以這規模和6.5億元的殼價相比,賣殼實在太吸引了。 再說,參照其姐妹公司「遠東控股」的結果,再加上大家長不在人世,賣殼的心理障礙已告消失,相信其賣掉,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如果參看中央結算紀錄,鷹達證券在本年3月突然現形,其後一直增持至今日的6.86%,看來已經「好事近」,賣殼是隨時可能發生的。如果計算值博率,有資產、有現金、市值只有2.5億元的主板公司,輸錢的機會率,是接近零。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06-06

今日的股市大勢,指數算是反彈到接近牛市一期的數字,但成交卻是熊市三期的疲弱,很多細價股股價卻正在低位徘徊,這時候,最佳的策略之一,就是挑選幾十隻市值低、有潛質的細價股,作為中線投資,希望在細價股的下一個狂潮中,有超過一半的持倉股票跑出,便是大贏家了。在2006年和2009年,很多投資者,用不著靠內幕消息,單單用這一招,已經賺到了5倍至10倍的利潤。 挑選股票的其中一個法則,是逆向思維。我曾經寫過,細價股的散戶通常有兩個常犯的錯誤: 第一個是他們不炒只有英文名而沒有中文名、又或者是名字難讀的股票,因為不少人,尤其是內地人,不識英文的大不乏人,至於深奧的中文名,往往連我也不識讀,不在話下。如果不識讀一隻股票的名字,研究它、購買它的興趣便大減了,這也是人之常情。 第二個是股票的價格。我在《炒股密碼》中寫過「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1元1股發行1億股,和0.1元一股發行10億股,在數學上是等價的。可是,人們往往覺得毫子股便宜,覺得蚊股昂貴,因此像「新福港」(1447)這樣的好股票,市值只有5億元,上市曾跌破了底價,正是因為它的招股價是1.35元,嚇怕了不少細價股炒家。 以上兩點,固然正確,但逆向思維,如果要尋找抵買的細價股,就要反過來想,找出一些只有英名文而沒有中文名,以及價格接近1元的股票,這好比尋找未被發掘的美女,應該找一個不化妝、無添加的小家碧玉,比明星和模特兒更具可塑性,例如說,「REF Holdings」(8177),只有2億元市值,現時的價格是0.81元,和去年9月的上市價0.75元差不了多少,正是其中一個例子。 這股票毫無疑問,是一隻啤殼股,以殼價3.5億元去計算,算是殼價折讓了43%,再加上金融股比較吃香,殼價可以有一點點的premium。 值得注意的是,其業務性質,是為香港財經界提供財經印刷服務,必然認識很多財經界人士,因此,如果它要賣殼,正是近廚得食,其客源也會特別多,非但特別容易賣出,相對也會賣得好價。 以上的分析並不包括其股價走勢,因此推測不到其短期上升動力,不過,中線而言,這是作為一籃子抵買細價股,捆綁式中線投資的其中一隻。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06-03

證監會檢討過去幾年股壇大賊們的作案手法,決定從幾方面著手,去整頓股票市場,其中的一招,是加強監管「逆向收購」(RTO)。 所謂「逆向收購」,意即上市公司大量發行新股,去收購(交換)某間非上市公司的股份,而發行新股的數目,超越了原來總股數的100%。 這又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非上市公司是由大股東本人所擁有,因此大量發新股並不牽涉到改變控股權,所以只是「重大收購」(VSA)而已。 另一種情況則是被收購公司的大股東另有其人,當他得到了超過現有發行股數100%的股票,便搖身變成大股東,這即是改變了控股權,這就是正式的逆向收購了。監管當局是企圖把這兩項都嚴格監管。 我先講「逆向收購」的好處,如果注入優質資產,可以令到公司的價值提升,最佳的例子就是當年呂志和把賭牌注進「嘉華建材」(027),因而成為今日的「銀河娛樂」,不過。這不涉及控制性股權,只是VSA,而不是RTO。 在先前的幾十年,玩家常常玩逆向收購,藉此令到股價大升,後來當然是暴跌收場,令到很多散戶輸了大錢、受了重傷,這其中最有名的一役,當然是2000年李澤楷的「盈科數碼」吃掉了「香港電訊」,成為了今日的「電訊盈科」(008),至於近期,則有馬雲和馬化騰雙馬齊飛,齊齊在香港的股壇揾食。 有見及此,證監會因而希望阻塞這一漏洞,希望加強監管「逆向收購」,其實這新措施早已在進行中,也已經叫停了好幾個大型的「逆向收購」項目。 如果說,這新措施有甚麼好處,當然唯一的好處就是保障小股東利益,因為莊家們用這方法,把小股東屠宰得太慘了。然而,前文說過,逆向收購如果注入的是優良資產,是對公司有利的,換言之,如果把逆向收購一刀切地禁止了,這便會令到香港的股市失去了一個很有利的條件,也會影響了港股的彈性和吸引力。或許不如直接點說:不是連上市公司公布好消息,刺激股價都不准吧? 照我說,如果要「制止罪案」,根本用不著因噎廢食,禁止RTO,因為真正的大殺傷力,並不是RTO,而是低價發行大量新股。因此,只要禁止「印平價股票」,已經可以解決了全部問題,根本用不著使用沒那麼有效兼且傷害了自身競爭力的禁止RTO。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06-02

安倍晉三第二度當上日本內閣總理大臣,進行了「三枝箭」的新經濟政策,日圓開始下跌,跌了兩年多之後,月前急速反彈時,我批說它必定崩潰下去不可,但在現時又再進入了急跌軌道,我又要出來,為它說「好話」……不是說它不會跌下去,而是說它不會崩潰得這麼快而已。 「三枝箭」的政策,從第一天開始,我已經判定不可能,也就此寫過了多篇文章。理由很簡單,日本應該在二十多年前,經濟衰退的初期,便執行低日圓政策,現在是遲了二十多年,整個日本的經濟已經習慣了高日圓,也已經掏空了政府的財力,如果要撥亂反正,不是不可能,而是需要十年八年的時間,而且這十年八年還要過得非常痛苦,才可以把局勢重新扭轉過來。 換言之,安倍晉三的政策是正確的,可是只實行了兩年幾,並不足夠,因為日本早已產業空洞化,要用低匯率政策,把經濟再次轉型,這需要好幾年的時間。因為,用改變匯率來改變經濟,往往是未見其利,先見其弊,以安倍的低日圓來作例子,會先見到資本市場大幅炒賣,但實體經濟未見改善,通脹開始輸入本國,人民生活也愈來愈艱苦……   如果「三枝箭」要成功,得再捱三年以上,才會初見成效,但在日本這個保守的民主社會,人民當然受不了,大家見不到好處,只見到壞處,所以低日圓政策也就不得不完蛋大吉,日圓也要反彈了。 從政治上看,日本首相的平均任期很短,安倍的師傅小泉純一郎算是最長,也只做5年,所以日本金融政策完全由大藏省的官員去掌握,一個首相不可能強硬地有長遠的金融政策,因為還未執行到底,他本人已經完蛋了。 日本財務省前官員、早稻田大學教授野口悠紀雄說10年來經濟停滯,日本政府債台高築,負債達全國經濟產出約2.5倍為全球最高。他警告如日本刺激經濟措施失敗,日圓將瀉至300兌一美元…… 但我仍然不認為,日本將會「直升機撒錢」,反而傾向於相信,日圓會稍作歇息,因為再撒錢下去,短期日本的經濟也不會有起色。說穿了,日本是一個不見棺材不流淚的國家,要它真的決心長期實行低日圓政策,只有等它的政府守無可守了,真的破產了,它才會死死氣的咬緊牙關,去為先前二十多年的錯誤政策去埋單,這叫做「浴火重生」。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06-01

據彭博億萬富豪指數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計算,香港十大富豪總財富相當於香港GDP的35%,是世界第一,相比起印度十大富豪的財富僅相當於本國GDP的5.2%,中國大陸更是只有1.4%。在歐洲,比例最高的是瑞典為25%;瑞士為9.2%,俄羅斯為8.8%,這應該是有點令人訝然,因為大家本來以為,瑞士和瑞典是很均富的國家,而中國和印度則很貧富不均。 在今天,我想說說,為甚麼香港的貧富懸殊會這麼嚴重。這當然是因為地產霸權。一般人認為,地產霸權是因為地產發展,藉賣樓致富,這就錯了。 香港的住宅單位總數是267萬個,其中私樓數目是189萬個,過去每年新建的私樓則不足1萬個。我曾經寫過,如果以100年折舊至0去計算,這個數目根本連折舊率也不到,因此,在過去十多年來,私樓的總量其實是減少了,這還不計把房子的平均面積減低了,但卻不對外公布這個數字,以欺騙廣大的市民。 從以上的計算,新樓的數目只有舊樓的1/189,因此,大部分的地產價值,並非是在發展地產,因為一年只賣一兩千間新樓,能賺多少?反而是舊樓的市值,因為手上持有的,都是最優質的無價之寶,長江中心、國金商場及ICC全幢,當樓價不停的上升時,得到最大利益的,也並非是地產發展商,而是這些大地主。   當然了,幾個最大的地產發展商,同時也是最大的地主,因此,當樓價暴升時,他們的利潤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是賣出新樓,另一方面則是手上持有物業的升值。 賣新樓的收入,是有限的,因為這需要成本,也需要努力,而這兩者都是有限的資源,但是,物業升值的收入,卻是不可計算的,因為這根本是不勞而獲。所有曾經買樓賺錢的人,都應該知道,世上沒有一種賺錢的方法,比買樓升值賺得更多更快。 所以說,香港的貧富懸殊,就是因為地產霸權。我有一位好朋友,叫李君豪,4年前選立法會議員(失敗)時,曾經嘆氣對我說:「香港700萬人咁辛苦做嘢,其實全都是為幾個大地產商打工!」 以上只是說出一個客觀的事實,至於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打擊地主會不會也殃及池魚,同時令到很多無辜的中產階級也受到了災劫,這就並非本文所及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05-30

陸家嘴的四季酒店是我在上海最喜歡的一間酒店,近日有一段性愛影片在網絡廣傳,有網民聲稱「起底」出女主角為一名已婚證券分析師,有丈夫有兒子,這些也是司空見慣的事了,但最奇怪的是,片中該對男女親熱時所使用的梳化椅,是A股「曲美家居」(內地股市編號:603818)的產品,而在當日,「曲美家居」的股價竟急升至漲停,收市上漲了9.98%。 有分析人士指,「曲美家居」股價當日的漲停其實是因為市場資金近日追捧新股,而不是因為這宗性愛短片事件。但我並不這樣認為,這牽涉到宣傳股票的基本原理。 這好比有些明星故意弄出緋聞,還叫記者來拍攝,作為雜誌封面。這些緋聞明明是醜聞,但如是半紅不黑的小星卻反而有宣傳之效,像Coffee,如果不是殘廁事件,有誰會認識她呢? 因為一個明星最重要的是有人認識,認識後才有觀眾喜歡不喜歡,紅與不紅的問題。像當年的葉玉卿因一輯性感照而被人注意,才有成為性感明星的後續故事。 但是,這種宣傳手法,卻並不適用於大明星,因為大明星誰都認識,用不著用醜聞去宣傳自己的名字,如果劉德華鬧出了醜聞,只會令他的星途大挫。   在股票的世界,也是一樣。股票首先是要有人認識,有人在股票機上按這號碼,第二才是這股票的本質是好是壞。如果一隻股票根本沒有人聽過過名字,不管多麼抵買,多麼有升值潛質,也沒有作用。 因此,在去年,「皓文控股」(8019)宣布正在商談收購亞視,馬上股價大升,初段曾升超過44%,收市時升幅也超逾20%。注意的是,亞視明明是垃圾公司,宣布收購應該是壞消息,但也有這個效果。 「聯旺控股」(8217) 因翠如BB而大紅,「立基控股」(8369)大升又暴跌,成為了當天新聞的市場焦點,大部分報紙財經版的頭條,也收了宣傳之效,所以當日可以做到幾億元的成交,「霸王」(1338)打贏官司的當日股價不升,翌日才開始連升,我認為,這也是因為在翌日其新聞才到處被見到之故。 所以我認為,「曲美家居」的股價大升,正是因為性愛影片之故:人們看到了新聞,順手按按股票機,只要有0.1%至1%的股民去買,股價已經足以飛天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05-27

那天說起香港的莊家們,要知道,在今日的香港,莊家已經是嚴重歸邊,因為擁有很多隻殼,可以互相持有,互相控股,發揮規模效應,因此,很多莊家,都已經身擁十幾隻殼,甚至以上,又有幾個莊家組成合縱連橫,幾十隻殼的大集團都有,相對之下,只有幾隻殼的老牌莊家,在資源調動方面,未免吃虧了。 朋友笑說:「有一次,我對一位美女說,這個party有十幾間上市公司的老闆來臨,其實只是一個人來而已。」 我說:「可能100間上市公司的老闆,也可能只有六、七個人而已。」 如果數到最有實力的系列,當然是「金管局」啦,不過,大家也知道,金管局並不直接擁有銀行,只是管理而已。所以,股票界上的金管局,其主業也不過是大金主,然而在這個現實的資本主義社會,出錢的人就是最後話事人,這也是自然的事。   但是近年崛起最快的,莫過於「醫管局」,數埋有二十幾間公司。大家也知道,醫管局有很多間直系的醫院,由自己去管理。其實,醫管局系列之所以興起,皆因它有一個很完善的印刷機制度,香港印刷股票最快的集團,就是它了。在股票的世界,時間就是金錢,你的公司6個月印一次股票,他就3個月便印一次,他便是贏家了。 當年「英皇駿景酒店」的301號房,由亮哥當host,賓客如雲,其中名聲最大,地位最高的,當然是小琳妹和豬哥啦,不過,小琳姐已經不復當年紅了,而阿豬哥又身在北京,不能回港,但是「301部隊」仍然是香港股壇的中堅分子,不過當打的已經是第二梯隊,甚至是第三梯隊了,這兩年最大的幾宗案件,幾百億市值的垃圾股,除了「雙馬」馬雲和馬化騰之外,便數到他們了。 這一伙人的最大特點,便是無所不為,次次都要做到報紙頭條,好似唔怕拉咁,查實,他們上證監被查,甚至被通緝著草,都當食生菜啦。然而,風險大,回報也大,所以他們也崛起快,發過豬頭。所以,行內人個個都好佩服,因為,我們的膽小好細,好多事都不敢做出來呢!(所以才會咁窮。) 其實,香港的莊家還有很多,例如說,令人「民豐」喪膽的北角那一邊啦,不過,由於篇幅所限,也就不說下去了,有機會再同大家吹過吧!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05-26

看近來報道及聽來的消息,據說監管當局正在努力根除在前幾年的炒股歪風,例如頻密集資、低價大量發新股、啤殼上市等等,當然不少得的,是大舉搜捕在近年犯案纍纍的慣匪,據說證監會也增加了不少人手,不停的出動工作,不在話下。 針對頻密集資,聽說將會規定了一年之內的集資次數。有一系的股票,專長是以最快的速度虧蝕,花光公司的現金,再發動印刷機,但監管機構的這一新招,是不是可以禁止到呢?有一招常用的招數,就是公司蝕到周身債,快要執笠了,莫非監管機構可以照樣狠心不讓它集資,任由它清盤嗎?但我也並非說這一招沒有用,畢竟狠心地常常把公司搞到快執笠的並不多,我常常炒的「意科控股」(943)也許可以算是其中一間。 低價大量發新股,現在好像連馬雲和馬化騰也不准了,不過,大比例、大折讓供股還是可以的,而遠遠低於資產淨值的配股還常常發生,我當然也不相信,後者會被禁止,雖然,我認為是應該禁止的。 至於啤殼上市,我曾經說過很多次,當創業板上市時市值只有1.5億元,但殼價卻是3.5億元,主板上市時的市值可以低達2.5億元,但殼價卻是高達6.5億元,這個利潤是無法可以抵抗的。據說,新例將會加強對創業板的現金流入要求,以及主板市值將要超過6.5億元。 我當然同意,以上的做法,可以有效的解決大部分啤殼上市的問題,只是,由於上市愈加困難,我估計,在未來的兩年,殼價還會繼續上升,可能會再升一倍,也說不定,反正香港的殼價再升一倍,比起內地的A股殼價,三十幾億元一個,還是低水一半也不到,相信也不乏內地富豪去搶買。 說到最最為人詬病的創業板新股乾挾而上百幾倍,再高空擲物一日跌幾十個巴仙的做法,則也正如我一直以來的說法,只要要求創業板和主板一樣,也要規定必須10%的公開認購,便可以解決大部分的問題,但也只是大部分而已,像「集成傘業」(現稱「中國集成」)(1027)這種股份,還不是有公開認購的新股,照樣升到500億元市值嗎? 無論如何,水清無魚,但水濁則也會把魚殺光,美國、香港、中國及新加坡等等市場,各有缺點,如何在水的清濁兩者之間,尋找一個平衡,實在不是一件易事,不過,大賊必定要捉,監管制度也必須改善,這卻是肯定的事。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05-25

蔡英文在其就職演說中,表示:「新政府……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強化經濟的活力與自主性,加強和全球及區域的連結,積極參與多邊及雙邊經濟合作及自由貿易談判,包括TPP、RCEP等,並且,推動新南向政策,提升對外經濟的格局及多元性,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的現象。 」 簡單點說,就是加強台灣和其他國家的合作,減少對大陸的依賴吧。TPP就是「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主要是美國、澳洲、加拿大、日本、新西蘭、新加坡、秘魯、越南、馬來西亞、智利、汶萊和墨西哥等國,而RCEP則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框架協定」,有16個成員,除了東盟10國之外,還包括了中國大陸、南韓和印度。 台灣第一大貿易伙伴當然是中國大陸,也是第一大順差來源,不過,日本也佔了兩個第一名,就是第一大進口來源及第一大逆差國。事實上,在這個世界上,幾乎全部國家,對台灣都是順差國,包括了美國、南韓,甚至是東盟國家,如越南在內,只有中國大陸是唯一很願意去買台灣產品的客戶。看看美國的經濟結構,它是最排外的,除了賣廉價產品給它,從來沒有外國能夠打入其市場,縱使打入了,也會像日本和德國的汽車,被控規格不符,又或者是英國的滙豐銀行,或南韓的三星手機,一場官司,輸掉大部分利潤。 再看日本,則從來排斥外國進口,連宗主美國要打入市場,也實在不易,說到旅遊業,台灣人去日本的數目是日本人去台灣的一倍以上,這觀光逆差還在擴大當中。至於南韓,則是台灣的競爭對手,大家搶奪同一市場,況且,台灣產品的競爭力也遠遠不如南韓產品,早已給打下來了。說到台韓觀光逆差,擴大的速度還在台日之上。 說到越南的台企,已因剝削太甚,被憤怒的越南人打砸搶了。我的朋友朱濤在印尼買了一個礦,根本無法擺平貪官,慘蝕而走,以印尼之貪腐,根本不容外人投入市場。至於說到經濟狀況,中國大陸固然是壞,但大部分國家比中國大陸更差,也不待言。 所以,台灣要擴大他國的貿易,唯一之途,便是貼錢買其貨,擴大逆差,而要有本錢去擴大他國的逆差,唯一的方法,也只有向中國大陸開刀,多跟中國大陸做生意,賺其順差,否則,錢從何來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05-23

在細價股方面,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如果以殼價6.5億元來作為合理市值,很多細價股的市值已經遠遠低於殼價,甚至有折讓高達70%至80%。 但偏偏,殼價還在上升當中,皆因中港兩地均收緊了上市要求,這會令到啤殼上市的難度大增,內地殼價已經爆升至三十多億元,是港殼的5倍,單單這個「AH殼差價」的因素,便足以推動港殼的繼續上升了。 其中的一隻高折讓的細價股,是我講過、也炒過的「弘海高新資源」(065),市值只有約1.7億元,是市場上最廉價的主板殼之一。 它的本業是在中國內地生產及銷售塑膠編織袋,2006年在創業板上市,業務做得很不錯,在2009年轉為主板。在2012年,它開始投資煤業,玩資源概念,不消說的,轉型也正是開始炒股票的先兆,而不諱言的,這也是我開始寫和炒這股票的時期。 說到如何炒作,都是那些慣常的招數啦:先把股票炒高、賣出,在2014年供股,1供1,作價0.5元,然後再炒再派,去年6月,股市高位時,配股一次,作價0.82元,跟著遇上了股災,股價一直下跌,跌至最低0.26元,上星期五收市股價是0.345元,接近52周低位。 簡單點說,這股票自從配股之後,根本沒有炒過,參考它的供股價0.5元和配股價0.82元,以及其市值,現價可以算是十分的吸引。 說了優點,再說缺點吧。第一是它雖然夠低,但卻不夠乾,有可能會再供一次股。短期看來,供股當然不利股價,但長期而言,供股能令貨源歸邊,反而有利於向上炒。所以我們也常常會說,希望某些股票供一次股,集中貨源才去炒。因此,如果供股條款是好的,我也很可能會買來跟供。 第二個缺點是它的業務實在太不濟,2015年虧蝕了1.71億元,借貸總額1.18億元,現金也有5,568萬元,以細價股這個功能組別而言,它的狀況也算是不過不失了。 但炒得細價股的人,都應該不大會細究這些業務吧?最重要的,第一是價格是否抵買,第二就是有否炒作的momentum罷了,反正我們追求的是十天半月,甚至只是一天半天的升跌,不在乎長升長有,只在乎曾經爆升,可不是嗎?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05-20

昨天講了一部分有關深港珠澳的經濟未來,今天再講。 現時中國城市當中,以北京、上海及深圳三大城市排名前3位,在2015年,深圳的經濟總量已經超越了香港,雖然在人均方面,還只有香港的六成左右,但是,整個廣東省有廣州、深圳、香港和澳門4個大城市,已經有點兒尾大不掉,因此,中央的布局,是把這4個大城市截然劃分,各司其職,好比當年四川省的實力太強,便在1997年把重慶市「挖」出來,成為直轄市。 中央的另一個布局,是要發展「珠西經濟帶」,因為珠江口西岸的經濟發展遠遠比不上東岸,所以,它要把珠江口西岸的經濟打上去,其中的一個部署,便是把東岸和西岸連結起來。 順帶一提,在去年4月,有一個「千人宴聚江門,共商珠西發展」的大會,有朋友笑到碌地,但筆者愚魯,抱歉不知他究竟笑點何在,希望讀者能自行體會。 2020年建成的深中大橋,便是把深圳和中山連結起來,用深圳來帶起中山的經濟。如果深圳加上東莞,成為直轄市,再和中山連結起來,將會是一頭龐大的經濟怪物,在專門創新經濟發展,以及航運貿易樞紐。 記得之前在本欄說過,深圳作為直轄市,本來是想把惠州也一併吃掉的,但據知情人士說,因為惠州有很多軍事基地,是戰略重點,核電廠也在那裏,因此必須要由廣東軍區負責,不能割給深圳。 昨天說過,港珠澳大橋的真正目的,是為了利用香港來帶起珠海的經濟,香港當然不致於和600萬人口的大珠海合併,但是把珠海挖一塊大土地出來,成為行香港法律的自貿區,相信是將會實行的。 至於澳門,則用橫琴來擴大它的面積,橫琴島的面積是澳門的3倍,足夠澳門的未來發展有餘了。澳門的特色,當然是賭業和娛樂事業了。 大家看看以上的布局,深圳對中山,再加一個前海新區,香港對珠海,澳門對橫琴,全都是橫向的。至於深圳和香港之間的直向聯繫,則用前海深港合作區來作打通。 換言之,中央並不打算直向發展,把這三地一體化,反而是企圖利用這三大城市的各自特色,去作策略性的發展,去各司其職,至於廣州,則繼續留在廣東省內,當其首府。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05-19

港珠澳大橋成為了一個惡名昭彰的基建項目,但這個惡名昭彰,必須定義清楚:人謀不臧,香港政府的管理惡劣,方才造成了一次又一次的超支和延誤,這是罪證確鑿,無可抵賴也罪無可恕,但是,如果單單論項目的計劃本身,究竟值不值得去做,那又是另一個爭拗點了。 說到港珠澳大橋這計劃,起於1983年,首先提出的是合和的胡應湘,稱為「香港珠海跨海大橋」,在1989年,則由珠海提出了「伶仃洋大橋」的計劃。 初時香港的興趣不大,回歸後,由中央政府力推而成,本來想過加入深圳和澳門,是為連接四地的「雙Y方案」,後來在2006年,深圳決定退出,另建連結中山的深中大橋,因此連接港珠澳的「單Y方案」成為了定案。 如果說到地理狀況,香港和深圳毗鄰,澳門和珠海毗鄰,根本不需要興建大橋來作連接,至於澳門,由於面積太小,道路網也太少,根本不可以容許大量車輛進入,車子只能夠泊在邊境的大型停車場,我作為一位司機,也不會開車到澳門去。不過,乘坐巴士畢竟是比噴射船方便得多,貨運也簡單快捷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效益。   簡單點說,這條港珠澳大橋的真正大作用,只是連結香港和珠海。不過,珠海人口只有161萬人,大珠海則有600萬人,中港牌汽車只有2.5萬台,究竟在這條造價762億元的大白象工程,究竟有沒有足夠的用量,構成足夠的經濟效益,我之前也寫過文章,質疑過。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很有名的建制派議員,居然認為只有兩千台中港牌,因為在他的心目中,只有人大、政協等特殊人物,才可擁有。議員可以不食人間煙火至此,也屬離譜。 根據小道消息透露,中央政府深知這問題的所在,因此,它可能在珠海另設一個類似深圳的前海、澳門的橫琴之類的自貿區,交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去作管理,行的當然是英式的普通法。 如果這消息屬實,真的是天才的設計:縮小香港特別行政區就話唔俾啫,送一部分出來給香港人管理,應該沒有問題啩? 搞下搞下,中國可能會挖出五至七個地區,都行英式的普通法,變成了「有中國特色的普通法」,你又吹得我脹咩!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05-18

我當然知道,現時香港的經濟正在衰退當中,更糟糕的是,這還是衰退的初期,不知往後的路有多漫長,不過,香港股市早就被「赤化」,港股的未來走勢看中國經濟,多於看香港經濟,中國經濟則走L形,正處於轉型的關鍵時刻,雖不算好,但也比香港好得太多,因此,港股也不無可能穩住陣腳。 然而,中港兩地股市有一個共同的趨勢,就是收緊上市要求,因此,公司上市愈來愈困難,這造成了一個現象,就是在股價不振的同時,殼價還在上升,內地殼升至逾20億元,而港殼也升至6.3億至6.5億元。 奇怪的是,當殼價上升時,很多細價股的股價卻屢創新低,遠遠低於殼價,如果從壞的方面去看,這當然是因為市場氣氛不好,沒有散戶參與,而且細價股對股民的屠殺太慘,因而造成的現象。 但如果從好的方面去看,這卻有點像2006年,或者是2009年的情況,很可能在幾個月後,股民會發現細價股的偏低估值,再出現一次炒作熱潮。所以,我們也正在尋找抵買的細價股,作為中期投資。 其中的一隻,就是我一直在追蹤著的「新華通訊頻媒」(309)。   先說這股票的優點:3億元市值,殼價折讓了一半以上,2011年被新華社買殼之後,從來沒有大炒過,如果對比「中國新華電視」(8356),後者只是創業板,也維持著10億元的市值,這隻股票無論如何,也是嚴重偏低了。 再說這股票的缺點:據說這股票的嚴重低水,是因為「遇人不淑」,用了一個有心無力的莊家。另一個問題,在於它的貨源分散,股東太多,因而難以炒起。 三說這股票的奇怪地方:通常賣殼之後,新舊大股東拍拖兩年,舊的便要走佬,由新人完全執政。 但這股票賣殼5年,舊的大股東勞永康已經沒有股份了,但環保生意還在公司裏,他和新華社亞太總分社社長俱孟軍則同任聯席主席。也許正是因為勞永康未走,所以這公司還未能成功變身,是以其股價還未能展翅高飛。 分析結果是:這股票的upside很大,downside很少,但缺點是,不知何時變身,開車炒作,因為資金有機會成本,所以等待也是付出代價的一種。不過,這個牌面,3億元的市值,也未免太吸引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五

2016-05-16

很多人都希望,樓價快點下跌,縱使現時樓價已比高位下跌15%左右,但大家仍然認為跌得不夠,應該還要多跌一點,因為只要樓價繼續下跌,自己才有機會上車、買樓,又或者是換樓。當然,這也不排除有一些人根本是窮得不管樓價跌至多低,也無力上車的,不過,他們也希望樓價下跌,亦希望股價下跌,甚至是大量店舖結業,皆因別人窮了,自己也會覺得開心,因為這相對上顯得自己是富有了。   利益申報,我也是希望樓價下跌的那種人。我雖然手持物業,但是現時我仍有著賺錢能力,故樓價下跌,雖然我擁有的物業是貶值了,但我可以買更多的房子,總括而計,這也是對我有利的。總之,樓價下跌,可以令很多人買得起樓,改善很多人的生活環境,而政府只要把樓價打壓下來,就是成功了。   以上說法,很多人都是這麼想,包括政府官員在內,也包括很多業界人士在內,但這種想法是不對的,而且還是愚蠢的,普通人這樣愚蠢,還是情有可原,但是大批大批的專業人士也如此想,包括政策制定者也如此想,那就是蠢無可逭,罪無可恕了。   這種想法的問題在於,如是微觀層次的角度看,這是對的:你手頭有一百萬元現金,本來是不足夠付首期上車的,現在樓價下跌了,你的一百萬元可以付首貸上車了,這改善了你的生活環境,有甚麼不對的?問題在於在宏觀的層次,你買的房子,是從別人的手上買下來的,不管你買下了多少間房子,這是你個人的問題,但是,在整個社會上的角度來看,最重要的數據,卻是整個社會的房子、人均居住面積有沒有增加了。   假設樓價跌七成,但人均居住面積不變,這只是有些人變得窮了而已。但有些人趁樓價平而上了車,有些人因樓價跌而破了產,睡在劏房或籠屋,但總體數字則是不變的。   香港最大罪惡不是人均居住面積太低,先進城市中排行第尾,而是在這多年中從沒有改善過,以北京為例,2002年是15.4方米,2009年是29.26方米,去年則是31.69方米,14年間升一倍,但北京照樣有樓價泡沫。香港呢,在這十多年之內,大約仍然是維持15方米左右,原地踏步。所以,認為居住問題就是樓價問題的人,實在是很愚蠢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