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3-07-17

大家都知道,香港的女生很喜歡發明星夢,但是在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免費的午餐,在很多時候,女孩子要被簽約、被力捧、被邀拍戲,是要付出「潛規則」的代價。 曾經,有一個女孩子傻傻的問我:「我以為,要被捧紅,不是靠實力的嗎?」 「靠實力,當然可以,有實力的新人,一定會被力捧。」我的回答是:「但,你有實力嗎?」 香港的新人們,要演技不看電影,只懂唱K歌而不懂得音樂,腳搖搖就當作是跳舞了,但是在中國,絕大部分的藝能界成員,都是唸過正式的演藝學院,才能入行,而在南韓、在日本,藝人們都是經過長時間、集訓式的訓練,才能出道。 相比之下,香港娛樂圈的藝能訓練不足,藝術水平自然也就低下,在近年來,給別人打得潰不成軍,本來是東亞領軍的娛樂事業,現在不知道落後到第幾了。 有一個流行的說法是:「日本、南韓、內地,不單表演藝術專業,而且還有潛規則,香港點同它們鬥?」 我反問一句:「香港也不時有潛規則呀!」 識者的反駁是:「香港的潛規則是換取工作,人家的潛規則只是換取一個面試機會,甚至只是一種社交上的禮貌,這兩者又怎能相比呢?」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無論是學唱歌和學音樂,抑或是長期練跳舞和排舞,花錢花時間唸演藝學院,甚至是「潛規則」,都是一種「投入」(input),也即是一種投資。別人在這方面的投資,比香港投資更多,它們的娛樂圈,自然也會更為成功了,因為投資和回報是成正比的。 大家看見「韓流」的成功,可又知道,南韓人花了多少錢在整容、花了多少錢在培養子女的演藝才能,又有多少人才投入在這個事業之中,但是,這個事業的資金回報率,是負數!賺來的,只是國家的軟實力,和面子而已! 林鄭月娥在一個與記者會面的私人場合中,說過:「韓國以前有很多的政治示威抗議,所以這些年來,韓國政府大力發展娛樂事業,年輕人為了追星,就沒有了對政治的興趣。」她的問題是:香港政府是不是也應該也來效法呢? 我的看法是,香港要拾回昔日娛樂圈的光輝,那也是有可能的。問題在於,我們願不願意作出這些負回報的投資,而香港的民間,又願不願意把其子女去糟蹋,從小不去讀書,而去培養演藝,兼且投資於整容,再加大量的潛規則,這好不好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7-15

李承晚下台後,由副總統張勉接位。這個跛腳政府控制不了混亂的政治局勢,當時美國是由甘迺迪當總統,採用了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提出的「政黨失敗後替之以軍人政治」,駐日大使賴世和的意見是「承繼南韓政權的人,應該是在戰場上成長的青年軍人」。 當時的朴正熙是44歲。他一下子推翻了民主政府,自組「重建國家最高會議」,他只當副議長,張都映是議長和內閣總理,尹譜善去當傀儡總統。 過了幾個月,他以「反革命罪」逮捕了張都映和大量軍政要人,頒布緊急戒嚴令,實施獨裁統治,在幾個月之內,監禁和殺害了十多萬個反對派。 1963年,南韓在美國的政治壓力下,舉行民主大選,朴正熙在作弊的情況下,贏得了總統的寶座。 朴正熙一邊鎮壓百姓,一邊大事發展經濟,在他的任內,經濟飛速發展,「漢江奇蹟」就是由他的時代開始的。 美國控制的傀儡政府通常有兩個情況,一是民主政府,但無法穩定局勢,像李承晚,另一則是獨裁政府,能夠控制大局,但不聽美國的話,像朴正熙。 朴正熙不單難以控制,還酗酒,酒醉後亂發命令,最重要的是,這位軍人出身的總統,常常想主動挑戰北韓,發動戰爭。這當然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所以美國政府一直不喜歡他,想拔除他。 在1968年,北方的北韓俘獲了一艘美國間諜船,船上的間諜就是奉命去刺殺朴正熙的。1979年,朴正熙和警衛室室長車智澈到南韓中央情報部的餐廳,和部長金載圭吃飯,席間還有歌舞表演。金載圭向來是朴正熙的親信,但在這段時期,卻因為幾宗事件辦得不合其心意,失寵了。 吃到一半,金載圭突然說:「搞政治要看大局!你帶著這些廢物搞政治,可以嗎?」這句話指的是車智澈,因車向來與他不和。金載圭開槍,先射殺車智澈,再射朴正熙的胸口,把朴也射殺了。 事後,金載圭被捕。在國會的質問中,他承認了這次刺殺行動,是經過美國政府的首肯。在朴正熙死後,另一位軍事強人全斗煥上台,軍事法庭迅速把金載圭判決死刑,幾個月後執行,死無對證了。 這事件實在太過離奇,因為金載圭簡直是自尋死路。唯一的解釋,美國就是刺殺朴正熙的幕後操盤者,因為只有中央情報局才有這能力,去為金載圭壯膽。 朴槿惠和美國有著這一筆的「家恨」,當我們分析美韓關係時,是必須把這一段歷史也記了上去,因為一個領導人的心理情意結,和她的行為處事,是分不開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7-11

南韓總統朴槿惠的爸爸叫「朴正熙」,1917年出生於日治時代朝鮮半島東南部的慶尚北道,從小受的是皇民教育,20歲時,在公立小學當教員。 在1940年,他改名「高木正雄」,如果用中國的俗語去說,是從高麗棒子變成了假東洋鬼子,考進了滿洲國新京陸軍士官學校,由於在校時成績優異,還被滿洲國皇帝溥儀接見過,被日本天皇嘉獎過,1942年時給保送到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深造,這是日本軍人的最高學府,蔣介石還冒充過是其畢業生。 高木正雄是希特拉的崇拜者,士官學校的校長南雲親一郎很看重他:「高木雖是半島出身,但卻有日本精神。像高木這樣的效忠天皇陛下,就是日本人,也是少有的。」南雲不但收了他為義子,還讓親生兒子南雲克郎和他結拜了。 1944年,高木正雄畢業,編進了關東軍635部隊第八聯隊,軍銜是陸軍少尉。他和中國軍隊戰鬥了一百多次,其中最慘烈的,是楊家鋪的一戰。楊家鋪位於河北省唐山市的東北方。日軍第八聯隊是個混成旅,有二千七百人,加上配屬其他部隊,一共三千多人,結果殺了共軍四百多人,俘虜一百七十多人,日軍只戰死2人。 1945年,高木正雄晉升為中尉。日本無條件投降後,第八聯隊死硬不降,殺了佔領軍蘇聯軍隊的聯絡員,當蘇軍要去殲滅他們時,他逃出了包圍,逃到了北京,混入了國民黨中央軍,身份被識破後,1946年遭遣返本國。 從以上的故事,可以看出,這位仁兄是多麼兇悍的人物。回國後,他的名字從「高木正雄」變回了「朴正熙」,繼續留在軍隊,從士官學校的教官開始做起,一直平步青雲,在1960年,升至釜山地區軍需基地司令、第一軍管區司令、陸軍本部作戰參謀長、第二軍副司令。 李承晚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一直為反抗日本和朝鮮獨立而奔走,1919年在上海當選為流亡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總統,1921年不當總統了,在美國設立臨時政府歐美委員部,本尊真身一直留在美國,二戰勝利後,在1948年,當起大韓民國的總統來。 這個政府當然是美國的傀儡政府,韓國相等於美國的殖民地,一方面給予美國經濟利益和軍事進駐,另一方面專行獨裁統治,大肆鎮壓共產黨,最令韓國人受不了的,是貪腐盛行,經濟凋敗。 1960年,他因為暴力鎮壓學生示威,傷亡太多,在群眾和政界的壓力下,他被迫下台,流亡到夏威夷。接著上台執政的,就是朴正熙。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7-10

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一位愛吃的人,不少富豪朋友,到外地豪吃時,也會詢問我的意見。 然而,論到財力,論到旅行的次數,我當然遠遠及不上這些富豪朋友。那麼,我又有甚麼方法,可以令到我的「吃遊」(gourmet travel)的知識,高過這些富豪朋友呢? 答案是﹕研究,閱讀大量的資料。 當然了,很多人都會看資料,看旅遊信息,例如說,坊間有著大量的旅遊和美食的雜誌,在網上也有不少網誌,大家都在閱讀相同的東西,我又有甚麼突出之處,可以研究出更佳的結果來呢? 皆因別人看資料,用的是普通人的方法,水過鴨背,而我所用的,是歷史學家的態度,是研究股票的態度,極為注重資料的來源。 例如說,那些雜誌啦,那些網誌啦,那些電視節目啦,都不過是叫化子吃死蟹,隻隻好,好像是餓鬼投胎,成世沒吃過好嘢,甚麼吃進口中,都讚好吃,這樣的內容,又有甚麼指導作用呢? 所以呢,我的研究方法,是找那些有代表性的參考書,例如說,《米芝蓮指南》,雖然準確度只有七成,但已經是最權威的了。 《Zagat》的美國部分做得很好,歐洲就差點了,不過還是有點兒參考價值,我在巴塞隆拿時,憑著它找到了好幾家很好的餐廳。 《米芝蓮指南》的日本版初版時,是一場災難,但經過了多年的改進,現在已經很有代表性了。 《Zagat》初版時,因為找了日本地產代理商作為合作伙伴,因此水準很高,這幾年水準每況愈下,已給米芝蓮趕過了。但如果要去找地道美食,當然要參考tabelog.com。 不過,若然論到旅遊書,最佳的,還得數昭文社的系列,編排精采、印刷精美,介紹的餐廳夠地道,水準又高,如果它是第一,其他的旅遊書最高只能排第十。 日前,我買了一本《Where Chefs Eat》,是訪問了許多位著名的大廚,由他們所推薦的最佳餐廳,範圍包括了全世界。 我反覆對照了裏面的資料,覺得很有參考價值,水平要高於《米芝蓮指南》。我在Swindon買的書,售價225元,全世界的餐廳都有,乜都抵啦! 本文原意是想從美食參考書說起,從而說到餐飲業,誰知不夠篇幅,只有下期再續。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7-08

我曾經在一篇文中,說過了日本人的兩個特性,第一個是好大喜功,所以才會不自量力地發動了太平洋戰爭,先後挑釁中、蘇、美、英四國,之後又發動了一場以泡沫經濟為動力的經濟戰爭。 第二個就是死不認輸,所以他們到了戰爭的後期,還要死頂下去,不肯投降,希望能夠博到一時的反彈,好讓自己輸得不那麼慘。(按:在二戰後期,日本人已知必輸無疑,但是仍要死打下去,只因為他們希望,再打一場勝仗,才去投降,有利於爭取投降條件而已。) 其實,日本人還有第三個特性,就是孤寒。 有一個形容日本人的說法,雖然粗俗,但卻傳神,所以常常被引用,也不知道出處了:古時的日本人在急屎時,不會就地便拉,而是走回自己的農地,好讓肥「屎」不流別人田。這就是對日本人「孤寒」的民族性的最佳寫照。 其中一個有名的例子,就是當年的第一次海灣戰爭,由聯合國的名義出征,由各成員國付款籌旗。 當時,日本的國力如日中天,人口只有美國的一半,但是G.D.P.已經是美國的七成了,正在叫囂著「日本第一」。在籌旗的初期,日本答應捐出10億美元,結果舉世譁然: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日本,竟然如此孤寒! 前面說過,日本人是死要面子的國家,一直在充闊,還一心想憑著國力,成為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之一(現時只有中、英、美、俄、法五個戰勝國),但到了要為「公事」而付款時,竟然按著荷包,世界各國當然大吵大鬧。 結果呢?日本人從10億美元,一直追加,追加了好幾次,結果加了13倍,高達130億美元,成為了「第一大股東」,美國也只是出了75億美元而已,而總數則是611億美元。 不過,美國出錢又出力,那些捐款又買回了自己國家生產的武器,武器在戰爭中消耗了,等於是舊貨有人付錢買走了,自己又可以用這筆錢來製造新貨了,所以,它實際上是有賺的。 日本人之所以初時不情不願地,捐出少少錢,後來不停追加,其宗主國美國當然也施加了不少的壓力。 究其原因,只是因為兩個字:「孤寒」而已。這種孤寒的心態,一來是源自從古以來流傳的農民心態(獵人就比農民闊綽),二是來自島國,兩者都有一個相同的特色,就是小家子氣。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7-04

日前,我在本欄寫過了,香港的權貴是最愛閱讀中國政情的一群人,而不消說的,他們也很喜歡同中國的高官打交道,京官啦、地方之首長啦,中聯辦的高層啦,觥籌交錯之間,拉弗紅酒與阿一鮑魚上桌之際,馬屁盡在其中。 拍馬屁,拉關係,當然是好事,而香港的權貴們在拍馬之後,也就難免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自己直通天庭,中央政府十分看重自己了。 再加上,在政治效忠上,香港的權貴屬於建制派,向來支持政府,更支持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得倚靠這些「本地薑」,來共同治港,那又怎會不看重這些本地權貴呢? 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想法,當然是大錯特錯,完全是因為本地權貴沒有腦子,兼且肚內裝草,腦袋裝的也是草,完全不讀書,更加是不讀歷史,才會有這種愚蠢到了極點的想法。 根據歷史,共產黨在1949年得到了天下,首先就是安撫上海的資本家,當共產黨逐漸掌權了之後,便開始奪走資本家的權力和財富了。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榮毅仁,在1956年,其公司給變成了「公私合營」,一年後,封了他一個「副市長」的榮譽,至於他的財產,最終當然是自願地、無償地,統統捐了給國家。 我常常說的話:香港的權貴,論到意識形態,其實和民主派比較接近,反而和共產黨格格不入,因為他們畢竟是香港人。他們之所以和共產黨交好,而且變作了建制派,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利益。 換言之,如果有一天,民主派執政了,甚至是香港獨立了,這些權貴將會毫不猶豫,投向民主派的陣營,皆因他們的本質,是有奶便是娘,哪裏有權有勢,便跟哪裏,自己都是搵著數啫。 因此,在共產黨的心目中,香港的權貴是風派,是完全不可靠的。共產黨在管治香港的初期,當然要靠著這些權貴,但是,當新政府的權力坐穩了以後,便要一一步一步的拋棄他們,把他們的權力一一的剝走,因此,我們也可以看到,在今日的梁振英政府,是刻意地把純本地的權貴都擯在門外。 至於今日當紅的幾個本地權貴,都是在內地擁有大量生意,變成了半個紅色商人,在政治上,當然是可靠的,因為他們的利益,已和中國捆綁了。但是那些純以香港作為基地的權貴,就只有倒霉了。 那些以為吃飯喝酒吹水就可以拉關係的香港權貴,以為表面上在政治效忠,就可以獲得信任,可未免太淺薄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7-03

大家都知道,香港的報攤販賣的眾多書報雜誌當中,其中有一部分是專門報道內地政壇秘聞的。 隨便數一數,便有《大事件》、《新史記》、《爭鳴》等等,不消說的,很多內地遊客來港旅遊時,除了購買名牌之外,就是大事購買這些內地的禁書,以圖一窺政治世界的秘聞和軼事。 這些政治刊物,不單是內地的平民百姓(來港旅遊時)會買來看,就算是權貴之流,更會特別訂購。 這正如那些香港的富豪權貴,雖然知道很多小市民不會知曉的內幕秘聞,但也會購買《壹週刊》和《東周刊》,以增長「見聞」,兩者的道理是一樣的。 然而,這些內地遊客趨之若鶩的刊物,香港人是絕少購買的,因為,香港人對於中國內地的政治和政治鬥爭,根本不懂得,也沒有興趣。 港人頂多是看看《九十年代》、《明報月刊》,已經很了不起了,除了一些專門人士,例如非常八卦的本人,才子陶傑,報紙中國版的編輯之類,一般的香港人當然不會耐煩去看這些長篇累牘的報道。 然而,香港有一班人,卻是這些刊物的忠實讀者,每期都搶著買來看,而且還恐怕買不到,要在報攤訂購。這一批對於內地政治大有興趣的人們,大家不妨猜猜他們是誰呢? 要說出這一班人是誰,不如先從他們最喜歡光顧哪一個報攤開始說起。 他們最常光顧的單一報攤,答案就是:登登登凳,富豪飯堂福臨門門口的那一檔。 根據那一位同我非常好傾的女檔主對我說﹕「這些富豪權貴,不但期期都買、本本都買,而且怕買不到,還要訂購呢!」 是的,內地的政壇人脈,和香港的小市民當然沒有甚麼關係,可是,對於本地的富豪權貴而言,卻是巴結的對象,也是他們的財富和權力的來源。因此,他們必須要非常清晰地知道,究竟今日的中國,是誰當紅、是誰當泵,免得擦錯了鞋、歸錯了邊,那就輕則費時失事,浪費時間,中則損失大量金錢,重則可能會招致牢獄之災呢! 所以,看這些刊物,也可以是身份的象徵,當然也不排除有的人為攀上流,要同權貴交往時,接得上口,也來附庸一番,期期都買來看,本人就是人辦也。 最後一提﹕這些刊物明知讀者要麼不看,要麼非看不可,所以本本都賣一百幾十元,是非常昂貴的消費也。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6-27

李天命說,要想辯論有成,最重要是好記性,記得對方很久前說過的話,別要讓他顧左右而言他,逃避了原先輸了的話題。 我在接連的兩篇文章之中,說及了兩個「第一點」,然後因為沒有篇幅,第二點就變成沒有了。所以在今日,我很好記性地,把前述的兩個「第二點」記錄下來,免得被人嘲笑我爛尾。 第一個是談及人民幣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大幅貶值的惡果,第一點是通貨膨脹,第二點究竟是甚麼呢? 答案就是外資駐足,國家收不到外匯。這是因為外資怕進來投資之後,貨幣急速貶值,未在生意上賺錢,先虧掉了匯價,蝕了頭注。 於是,這才有朱鎔基在1993年的把人民幣大幅貶值三成多,把貶值一步到位。既然貨幣的跌勢穩定下來,那麼,外資就不怕進來中國了。 第二個是說到人民幣的大貶值的啟示,第一點是當時中國選擇了史上最好的貶值時機,因為當時全世界的經濟都好,情況與今日的日本恰恰相反,日本的是最壞的時機,因為全世界的經濟都差。那麼,第二點的啟示呢? 第二點的啟示是,今天的中國人猛說美國在打貨幣戰爭,但是,其實中國也是貨幣戰爭的高手,正是因為它從八十年代大打貨幣戰爭,用貨幣戰爭來支持貿易戰爭,打到東亞諸國都垮下來了,才會導致亞洲金融風暴,中國才得以雄霸了世界製造大國的地位。 最絕的是,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日本不但撤資,而且日圓還在貶值,令到東亞諸國的人民百上加斤,正正是以鄰為壑,對於這個曾經侵略過他們的日本,當然更加是痛恨萬分。 至於中國呢? 哈哈,在1998年,中國大義凜然地宣布了﹕「中國將堅持人民幣不貶值的立場,承擔穩定亞洲金融環境的歷史責任。」 在絕大部分的國家,今天宣布了貨幣不貶值,明天反口,是常常發生的事。所以,大家都認為,中國堅持人民幣不貶值,是假話,大話,空話。誰知,人民幣居然真的不去貶值,從1998年至2003年,是人民幣最穩定的日子,總是徘徊在1美元兌8.277至8.279之間。這也是我最常去內地遊玩的日子,真開心! 實則上,這只是因為人民幣在先前的十多年已經貶夠了,所以也不用再貶下去了,可以大做好人了!所以,國家玩貨幣戰,最重要的,就是高瞻遠矚,早人家幾年出手,才能成為大贏家!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6-26

周一說過,人民幣的匯率問題,其實,如果翻查人民幣的歷史,將會發現,今日很多有關人民幣的立論基礎,都是站不住腳的。 在1948年12月1日,人民銀行發行了第一套人民幣,那時採用的是浮動匯率制,到了1949年,大約是1美元兌2.3元人民幣。 到了1953年,中國採用了固定匯率制,兌美元固定在1:2.46。這固定匯率掛鈎一直維持到1973年,然後,人民幣改用了匯率計算方式,用一籃子貨幣的加權方法去計算,然後一直升值,在1980年,美元兌人民幣是1.5。 大家沒有看錯,美元兌人民幣是1:1.5,人民幣的確是有過如此風光的日子,很多人都不相信吧?不過,在這個時候,中國和其他國家並沒有甚麼貿易,所以這匯率也沒有多大的價值。 中國在1980年開始改革開放,那時的匯率是1.498。 由1981年開始,人民幣有三個匯率,一個是官方價格,一個是用來計算貿易的匯率,當然是平過官方價格的,以上兩個,都是合法的價格,而第三個呢,則是黑市價,當然是不合法的了。 跟著的十多年,中國的經濟一日千里地發展,但是,人民幣卻像吃了瀉藥般,不停的下跌,從1981年的1.705的下跌,翌年是1.893,跟著是1.976、2.32、2.937、3.453、3.722,3.722、3.765、4.783、5.323、5.516,在1993年,是5.762。 到了這個地步,大家可以明白,當年中國經濟發展的不敗之謎吧?在別的國家,通常是經濟一邊發展,幣值一邊上升,這當然也包括了當年的日本在內。但是,只有中國,才會把經濟和貿易掉頭走。 當然了,貨幣的大幅貶值,可以暢旺了出口,有利於經濟。但是,在另一方面,也有兩個惡果。 第一個惡果,就是出現通貨膨脹,這是貨幣貶值的必然後果。 我記得,在1998年,「英發國際」(439)的創辦人馮廣發同我在東莞吃飯聊天時,回想起這一段的「好日子」:「十年前的員工薪水是三百元,十年後的員工薪水也是三百元,不過前者是人民幣,後者是港幣。」 為甚麼一邊通脹,員工的薪水卻可以十年不變呢?馮先生也許只知答案,不知原因,但我卻明白:這是因內地有源源不絕的大量勞動力去供應,導致薪水停頓不前。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6-24

在1993年,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朱鎔基,把人民幣一次又一次的大手貶值,目的就是要把人民幣的官方匯價和計算貿易的價格統一起來,稱為「人民幣併軌」。在這一年之間,人民幣的貶值有多嚴重呢? 人民幣在1993年,匯率是1美元兌5.762元人民幣,到了1994年,它與美元非正式地掛鈎,匯率是8.27元至8.28元。 人民幣雖併軌,但以上的,是官方匯價,還有一個黑市匯價,大約是官方匯價的1:1.2左右。相信在當年北上過的,今日已是中年的香港人,都記得那時的人民幣是多麼的「好使」,去內地遊玩,是多麼的成本低、效益高。這一刻,就是中國崛起的最關鍵點。 當時,東亞的經濟發展十分蓬勃,日本雖開始下跌,但由於先前幾十年升得太多,大家仍然認為這只是大漲小回的調整期。 另一方面,台灣、韓國、馬來西亞、泰國及印尼等國,都因製造業和出口而經濟起飛,大家在好景的時候,都不為意中國的「靜靜起革命」。 結果就是,中國藉著一連串的人民幣貶值,搶走了東亞諸國的製造業和出口生意,在幾年間,迅速掏空了他國的實質經濟。東亞諸國的工業給掏空了,手上的,是這些年來,辛辛苦苦賺回來的錢。 然後,這就應了我在《炒股密碼》所說的:生意淡薄,不如賭博。當一個人,或一個國家的生意不景,但手上還有現金時,就會把資金投進資本市場,大賭特賭,結果就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各國輸光輸淨,其中輸得最慘的,就是印尼,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了。 以上的故事,是為了證明兩件事: 第一,當年人民幣貶值來增強競爭力,所捕捉到的時機是全世界的經濟最好景時,大家都在開心著,沒有人為意人民幣情況。 再說,中國在當時,是政治大國,但只是經濟小國,大家也不介意它的貨幣。所以,當年的中國在打這一場貨幣戰爭,也只是一場沒有人關心的邊境小戰爭。 但是今日,日本要想貶值日圓,是全世界都在倒霉的時間,而且今日的日本,仍是世界第三經濟大國,在地球經濟上,舉足輕重。 日圓在世界貨幣上,仍是僅次於美元和歐元的第三號貨幣,如果日圓要貶值,全世界都會同他「搏命」,大家一定會爭相貶值,去作惡性競爭。所以,日圓要想貶值,根本就沒有作用。 至於甚麼是第二?下期再說。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6-20

Michael Joseph Mansfield(1903-2001)是美國的資深政治家,當過眾議員、參議員,後來,在1977年至1988年間,當了駐日本大使。 有一次,他對當時誓任外務大臣的安倍晉太郎,也即是安倍晉三的父親說:「我一直在思考日本經濟發展的秘訣。安倍先生,你怎樣看?」 安倍晉太郎說:「大概是因為日本人的勤勞吧?」 Michael Joseph Mansfield指著皇宮的方向說:「是天皇。」 不錯,日本天皇才是維繫整個日本的精神所在。 在公元1885年,日本開始實行內閣制,伊藤博文就是第一任的內閣總理大臣,也即是俗稱的「首相」。 由這一年開始,至2013年,安倍晉三當選,一共是128年,一共換了63名首相,平均是兩年換一個。 這其中,在位時間最長的,是桂太郎,當了日本的第11、第13、第15任的首相,一共當了2,886天。其實,在這段時間,他是和西園寺公望輪流當首相,從1901年至1913年,稱為「桂園時代」,這種輪流當首相的情況,也只會在日本出現。 吉田茂當過了5次首相,2,616天。以次數來說,是最多的。桂太郎是三次當首相加起來的時間最長,如果以連續當首相的時間去計,則是我日前說過的佐藤榮作,連任3次,在位2,798天。 雖然,內閣制的更替首相,速度通常是高於總統制的,但是如此頻繁的更迭,還可以輪流做、上台後又下台,而且還持續維持了一百多年,卻是絕無僅有,這應該是日本政制的一個特色了。 問題在於,為甚麼會有這個特色呢? 答案是:這是因為天皇制度。在日本,天皇高高在上,首相只是他的一隻棋子,所以可以隨來隨去,也不會影響政治結構,因為政府的延續性在天皇的身上。所以說,如果沒有了天皇,日本這個政治體系,是不可以運作的。 在戰後,裕仁天皇一直在暗中操盤,所以日本可以維持動力,但是,當裕仁天皇死後,繼任的明仁天皇卻完全不是那麼的一回事,日本自然也就好不起來了。 至於明仁天皇為何沒有作用,這又牽涉到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我得要寫一本關於日本的書,才能分說得明白。 我可以保證,這一本書的內容,必定驚天動地,比《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的前因後果:中國共產黨收回香港的70年大戰略》還要震撼十倍,不,一百倍,一千倍。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6-19

「電訊盈科」(008)旗下的「香港電視娛樂」,是3個申請經營免費電視牌照的公司之一。但是,近來「電盈系」的公開言論頻頻,首先是報紙傳媒的報道和評論啦! 最奇怪的是,「電盈」竟然以「現時兩個免費電視台牌照及頻譜使用權將在2015年屆滿」為理由,支持政府在2015年,才一起處理有關頻譜分配,以及TVB和ATV的續牌,和批出新免費牌照的事宜。 吓,這豈不是「電盈」支持政府暫時別要發牌?王維基當然馬上表示反對,因為延遲發牌,對他的影響最大。問題在於,「電盈」為甚麼居然會支持政府延後決定發牌呢? 根據某位消息靈通人士同作者本人在福臨門吃午飯吹水時說,現時香港政府傾向於發牌給王維基,而「電盈」則沒份,所以「電盈」才會傾向於延遲發牌,以爭取多兩年的機會,去繼續遊說政府發牌。 那問題又來了:為甚麼政府忽然改變了主意,居然想發牌給王維基,不是說,王維基很可能傾向於民主派,又有傳言說,由於他和黎智英的關係很好,所以政府對於發牌給他,很是顧慮的嗎? 消息靈通人士的答案很妙:「因為兩者相對而言,政府更是害怕李澤楷。」 哦,我明白了,小超人大把錢,同西方勢力又熟,又有點傾向於民主派,所以政府對他十分忌憚。 一旦把免費電視牌照發了給他,這是一枚「大殺傷力武器」,如果這個免費電視台在言論方面,一旦失控,就會給政府很大的麻煩了。 我問:「那王維基呢?」 消息靈通人士說:「在政府的心目中,王維基始終是商人,而且不是很有錢,一定會在商言商,只消動之以利,不難打動他。」 我明白了,這叫做「兩害取其輕」,王維基的實力較弱,把牌照給了他,也沒有甚麼,小超人則太厲害了,不得不提防。 再加上,在今天,他的父親李嘉誠已經接近完全退休了,小超人除了「電盈」之外,主要資產都不在香港,如果要放手大幹,想怎樣做都成,香港政府根本制他不住,那又怎敢把這個免費牌照發給他呢? 所以嘛,在本專欄的第一篇,我不是已經開宗明義說了,在今日的香港,最重要的,就是政治,甚麼都是政治掛帥,如果不看通政治局勢,甚麼也分析不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6-17

我在上星期四的專欄中,有這麼的一段:「其實,史上最成功的一次貨幣持續性貶值,是人民幣。人民幣在改革開放的初期,即是1980年,匯率是,大家不要被這數字嚇怕了,是1:1.498元(1美元兌換)。它到了1990年,曾見1.4783元,到了1994年,貶到了1.8619元。」 編輯覺得數字不妥,便來電詢問,我的回答是:「我是查過了資料,數字是不會錯的。」結果呢?報紙出版後,我一看,竟然還是錯了。在這裏,我先向各位讀者道歉。錯在那裏呢? 數字,的確是沒有錯,但是標點符號卻錯了。那兩個小小的符號,不是小數點「.」,而是冒號「:」。換言之,人民幣匯率是從1980年的1.498,貶到了1990年的4.783,再貶至1994年的8.619元,這不是百分比級的貶值,而是倍數級的貶值,所以我才說:不要被這數字嚇怕了。 事實上,編輯顯然也被這個數字嚇怕了,所以才會被我的錯誤數字「騙」倒了。畢竟,這種貶值速度,是令人不敢置信的。尤其是,在一個經濟急速發展的國家,卻有如此快速的貶值,在我的記憶當中,只有宋朝時的中國,我指的是南宋時期的中國,才曾經試過。 我也許是全香港寫最多專欄的人,但是我企圖在每一個不同的專欄,都有不同的風格和特色,有的比較lifestyle,有的比較學術性,有的則以八卦新聞為主。 在《am730》的專欄,我則寫一些較有深度的,而且是有著資料性的,換言之,作者本人也要查資料,才能寫出的一些文章。這是因為《am730》給我的形象,是很乾淨,著重專欄,有深度的報紙,所以我也要符合形象。另外一份的免費報,則以娛樂性為主,我便隨手寫一些有趣的東西了。 另外的一個原因,就是這個專欄的字數是八百至九百字,這個字數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單單靠著亂吹,是吹不足字數的,所以必須寫一些實在的東西,才能寫出好看的內容來。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全新的嘗試,希望讀者會受落吧。 順便一提,就是在上周四,股市大跌時,我又買入了一點「思捷環球」(330),價位是11.18元。我對大市的看法,是「五窮六絕七翻身」的傳統智慧,但不排除6月還會大跌一次,不過,如果它真的大跌,就是我瞓身入市的時機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6-13

我在先前的日子,已經分析得很清楚,日本的安倍晉三政府把日圓貶值的最終目的,不是為了搞好經濟,而是為其世上無雙的國債去撇帳。 在日前,我在課堂之中,向學生們解釋了這回事,有學生問:「但是日本欠的大部分都是內債,欠的是日本人的錢,只有很少的外債。為甚麼要這樣做呢?」 「正是因為日本人欠的大部分是內債,才需要做這場戲,假裝提高競爭力,實際上是倒債。」我說:「如果日本像美國一樣,欠的都是外債,那就索性撕破臉皮,大唱『我們的貨幣,你們的問題』了,乾脆地大跌就可以了。何必多作掩飾呢?」 正如我的所言,日圓的貶值,在倒債的功能方面,是很有效的,但是,如果從提高競爭力的角度去看,則是完全無效。這是因為: 一來,這是因為日本的經濟產業結構,在這二十年來,已經完全改變了,它似乎完全無意改回來。 就算要改,也不是一年半載所能夠改到的事,而是要很多年才能夠轉變。這一點,我也已經提過了。 二來,日圓要想貶值,先決條件是,其他的國家不去效法,因為所有國家的幣值,都是相對性的,如果你也貶值,我也貶值,大家爭相去貶,只會造成全球性的通貨膨脹,那就完全沒有作用了。 事實上,大家都知道,美元的貶值只會比日圓更狠,只是美元在持續性地貶值了好幾年,大家已經習慣了,但是,日圓卻是近期的一場虛火,大家覺得很新奇,才大講特講,如此而已。 其實,史上最成功的一次貨幣持續性貶值,是人民幣。人民幣在改革開放的初期,即是1980年,匯率是,大家不要被這數字嚇怕了,是1:1.498元(1美元兌換)。 它到了1990年,曾見1.4783元,到了1994年,貶到了1.8619元。 換言之,今日人民幣的匯率,只是回到了它在1993年的水平而已。 為甚麼當時人民幣的貶值,會這麼有效呢? 答案是:這是因為當時它的競爭對手,例如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工業國家,其經濟都十分強盛,於是便「任你貶囉」。 假如中國在1997年,金融風暴發生之後,才去搞人民幣貶值,看看它會不會成功?現時日本的情況,就是這樣:人人好景的2008年之前,它不去搞貶值,現在全世界都有問題,它卻去搞貶值,人哋重唔同你死過咩?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6-10

上期說到日本的出口,或許可以直接點說,日本根本就不想成為一個出口國家,它的產業設計,也不是以出口為目的。 一個人所皆知的客觀事實是:日本人的好嘢是不出口的。例如說,日本最高級版本的汽車,全都不出口,出口的都是低一個檔次的汽車。 但更離譜的是,在一開始,日本的電訊科技,比諸亞洲諸國,先進了十年以上。如果在十年前,它努力發展手機製造業,今日豈能容許三星發圍兼起Q?但是,日本採用了不同的制式,故意不和全世界的電訊業接軌,所以,它也就等於退出了全世界的3G手機市場。 換言之,日本的基本產業政策,就是要保持本土的產業「純潔」,故意和全世界的市場劃分一定的距離,這又怎可能變回一個出口大國呢? 所以,簡單點說,安倍晉三政府的說要把日圓的匯率壓低,說要藉此振興日本的旅遊業和出口,只是騙人的鬼話,因為,這用來騙騙無知的老百姓,或用來騙騙外國投資者,是可以的,可是,要用來騙到上層人士,那就有點不足了。安倍晉三當然也不會用來自己騙自己。 那麼,真正的原因究竟是甚麼呢? 日本政府的債務之高,相等於國民生產總值的200%以上,比爆了煲的希臘還要高得多,估計明年會升至230%,在世界的芸芸大國之中,絕對是第一位,比起大花筒美國還要高,當然,如果以債務總額而言,還是美國居首位。 最糟糕的是,在美國,一半以上的國債是由外國人所持有,所以在1971年,尼克遜總統的財政部長John Connolly才會公開對歐洲多國的財長厚顏地說:「The dollar is our currency, but your problem!」 然而,日本國債的主要買家是誰呢?答案是:日本人。日本的外債只佔了大約5%,絕大部分的債主都是日本人,例如說,銀行和保險公司的投資、老百姓的養老金,諸如此類。 當然了,如果日圓下跌,相等於日本政府變相地倒債不還,後果這是這些老百姓遭殃了。 簡單點說,日本的情況,是債務從上世紀挺到了今天,窟窿愈挖愈巨,到了今天,終於挺不住了,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倒債,而政府向國民倒債的招數,就是搞通脹。 但是,安倍晉三當然不能老實地說,是政府要吃掉老百姓的錢,沒法子,那就只有出諸騙術,告訴人民,政府是利用貨幣貶值,來振興出口、旅遊,以至於整個經濟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