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3-08-21

周一寫有關埃及的內容,實在有點混亂,連喉也不到,更遑論到肺了。問題在於,要寫的範圍太廣,包括了理論的重要性啦,埃及的政局啦,民主如何建立啦,韓國的特殊情況啦,槍桿子出政權的本質啦,統統都要寫上一大堆東西,才可以解釋清楚,但我卻把這些東西像「攞你命三千」一般,統統塞在一篇短文之內,自然是連喉也不到,只能用來攝牙罅了。 今日繼續雜亂地寫上一些。 當日埃及的穆巴拉克是怎樣上台的呢?答案是:在1981年,總統沙達特被暗殺,他以副總統的身份,繼任上台的。 在埃及這種政治承繼制度還未建立的政權,軍權是絕對重要的。但是軍權是怎樣去建立的呢?這並不是擔任一個軍委主席,單憑職位,就能夠抓到軍權的,而是憑著實力去獲得的。 最有效的法子,當然就是中國的老辦法,帶兵統一全國。但這種辦法不能常用,像穆巴拉克這種繼位得來的總統,就不能用了。當年鄧小平用的方法,是打一場對越南的自衛反擊戰,去鞏固自己的軍權,這個政權也就穩定下來了。 穆巴拉克的前任沙達特,又是怎樣的做法呢? 沙達特也是以副總統的身份,繼任逝世的納賽爾,去當總統的。他當上了總統之後,首先是逐走了蘇聯的顧問團,接收了蘇聯的軍事設備,再打了一場「十月戰爭」,戰勝了以色列,跟著拉進了美國,有了美國的財政支持。到了這地步,這政權也就穩了。 穆巴拉克是空軍司令出身,但在國內的政治鬥爭,空軍是最沒有用的軍種。況且,他並沒有過統一全國軍隊作戰的經驗,並沒有整合過全軍。以鄧小平去相比,鄧小平也打過淮海戰役,但到了真正執政時,也得去同越南打一仗,才能鞏固到軍權。 穆巴拉克的執政方式,是加強引入美國的支持,來幫助他穩定政權,但是這樣一來,他卻喪失了對國家的自主權。一個傀儡政權,是不會得到國民尊重的。他也沒打過仗,沒有整合軍隊,而宗教激進派對他的攻擊,甚至暗殺過他三次,他都無法壓止。 簡而言之,一個政權的存在,端賴於有沒有一支肯為它誓死效忠的軍隊,而這一支親兵,不是從天而降,而是靠著自己去建立的。 穆巴拉克沒有這支軍隊,也沒有企圖去建立,後來的穆爾西政府當然也沒有,他們的倒台,也就有其必然性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8-19

埃及在革命後,民主建立不成,卻不停發生動亂,最終發生了「二次革命」,人民把民主選舉出來的穆斯林兄弟會政府推翻了,由軍方再度接管。最新發展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決定用「佔領開羅」的方式,去重奪政權,結果沒有佔領成功,反而被軍政府武力鎮壓了。 有關埃及的政局,我看了不少評論,都是由政治學者和政治評論員所寫,很多的分析都很細膩,把埃及政局、當時的政治鬥爭、穆斯林兄弟會的對內組織和管治政策都研究得很細微,在資料上,令我得益不少,但是總結下來,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就是中文成語的:明察秋毫之末,不見輿薪,嗯,用淺一點的中文,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其實埃及的政局發展,將會是亂局不止,我在兩年前,已經寫過社評,預測全中了。我的全中分析,只須略看大局,就足夠了,根本用不著去把資訊看得這麼仔細。這個道理,其實十分簡單,就是在世界政局之中,動亂是常態,穩定反而不是,民主政府建立不成,是常態,建立成功,反而是奇怪的事。所以埃及局勢不穩,民主政府不能建立,也是多半會發生的事。從往績看,靠推倒政府而得來的民主,多數難以維持,皆因人民在「發現」了原來上街遊行,就可以推翻政府,當他們不滿時,就會複製這個做法,把新政府也再度推翻了。 但是人民對新政府是一定不滿的,為甚麼呢?因舊政府之所以倒台,一定是因為有很大的經濟和社會問題,而這些問題是不能短時間解決的,所以當新政府成立後,問題只會更大,而不是減少了。再加上舊政府的支持者,也在致力推翻政府,所以新政府倒台機會,是很大很大的。在史上,最成功建立起來的民主政府只有一個,就是韓國,這當然是另有原因。我對「韓流」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卻有興趣去研究韓國,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政治分析的大道理是甚麼呢?答案就是不離毛澤東說的「槍桿子出政權」。大家別以為,所謂的「槍桿子」,就只是軍權,這只是簡單化了的說法。中國古語有云的「得位正與不正」,只在乎一點,就是這個政權,是不是用軍隊打回來的。你擁有軍權,沒有用,穆巴拉克也有軍權,今日埃及的軍政府也有軍權,也沒有用,你必須用軍隊來統一全國,才是保持政權穩定的最有效方式。 也許今日政治學者在法治和和平的世界活得太久,所以連這簡單道理,也看不明白。政治是一門科學,而不是道德講授,如果理想社會可以戰勝科學的現實,可以戰勝人性,共產主義早就成功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8-15

在《am730》的專欄,由於文字太多,必須說一些有實質內容的東西,不宜亂吹而寫一篇,所以寫不了股票分析。 為甚麼呢?如果是亂吹一通,寫不了這麼多字,但如果要用心去分析呢,那不但花太多的時間去寫,而且太過沉悶,不好看,怕悶死讀者。 再說,我是投資理論專家,數據分析並非我的專長,真要寫,也寫不過別人,倒不如藏拙算了。 然而,一個在財經版上的專欄,總不能完全不說股票,所以我本來的打算是,一個月一至兩次,總括地分析一些股票,但是由於近來的股市太過沉悶,我本人也是在沽出了某些股票之後,持有現金,找不到股票可買,那又怎會有股票可介紹呢? 如果要強硬推介一些股票,我會說是「中海發展」(1138),這是我說了很久的股票,推介了一個多月了,我是在平均價3.22元左右買入,現在股價是稍稍貴了一點,但這是長線投資的,差不了這許多。 至於先前很喜歡的「中國白銀」(815),也是在這裏推介過,走勢實在很不好,我買了一百萬股,結果在1.04元沽出了,輸了二十多萬元。 據說,這是因為白銀價格不佳的關係。如果有讀者因而輸錢,我只能說:「我比你輸得更多呢!」 另外兩隻愛股,分別是「思捷環球」(330)和「李寧」(2331),股價走勢均很不錯,我的帳面利潤是三成左右,但是,現在的價錢也不便宜了,值博率不高。 在垃圾股方面,我現持有「中國威力印刷」(6828)、「奧思知」(8325)、「英發國際」(439)、「高誠資本」(8088)等。 但現時還不是炒垃圾股的時候,就這些股票,我也持有得太久了,雖然大部分均有盈利,但不知等到何年何月何日,才有收成,實在是等得太不耐煩了。 在大市方面,我有點兒害怕,由於美國的升勢太勁了,我有點兒害怕,到了10月前後,會有可能發生股災。然而,在股災之前,先兆是大升一場,如果是這樣,香港股市在9月之時,也會大炒一轉。所以,如果股市在9月大升,那麼,到了10月中時,應該要把股票沽出一半,以保安全。 這叫做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又叫「有懷疑,揸現金」。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8-14

早前有報道指,有人以「斯諾登」的身份,在網上「爆」美國的登月做假,再掀起「登月」的討論,這其實不是新聞了。 這四十多年來,人們用了很多理由,去「證明」這故事是假的,例如說,在無風的月球,那面國旗怎會給吹動,諸如此類。不過,我可以用一個科普作家的身份,以科普書《快樂的18條法則》作者的身份,去向大家說明,就算是以今日的技術,也是做不到人類登月的。 其實,登陸月球十分容易做到,問題在於,登月之後,怎回來呢?要從月球飛回地球,那需要另一次的起飛,雖然月球引力只有地球的六分一,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從月球飛回地球,需要甚麼東西呢?首先當然是燃料。換言之,降落月球的太空艙,必須要有充足的燃料,能夠讓它從月球飛回地球。當然,月球沒有空氣,阻力較小,但要穿出月球的引力,這燃料也是不會太少的。如果看照片中,小小的太空艙,沒有火箭輔助升空,是不可能把太空艙發射出去的。 再者,一架太空船要起飛,也並不是單靠燃料這麼簡單。飛機都要機場啦,大家應該知道,一個火箭發射中心,需要多少人員、多少機器去輔助,才能夠順利升空。在月球,無人無物,齋憑一架太空船,在一塊爛地之上,怎去升空? 所以呢,我的看法是,登月當然是假的,但是太陽神卻是真的,不過是在太空繞了一個圈,便回來了,並沒有登陸月球。至於那些片子,當然是在錄影廠拍的。至於那些「從月球帶回地球的石頭」,其實地球也有不少殞石,隨便拿幾塊去充數,那便成了。 如果人類要成功登陸一個星球,方法是先把大量的機器零件分批送過去,同時發送大量的儲電器。這些儲電器可以吸收太陽能,並且可以長期儲存起來,備用。當這些前期工作累積了好幾年之後,有了足夠的能量和機器,太空人才可以飛去這個星球。 太空人到了星球之後,因為在這裏已經有了能源,也有了機器,太空人的工作,只是組裝這些機器,那就容易得多了。當然,送過去的機器當中,也有機械人,大部分的組裝工作,是由機械人完成的,或者是在太空人的操縱之下,由機械人完成,甚至是在太空人還沒有過去之前,已組裝完成了。 美國人為了面子工程,去偽造登月,但在我這種科學專家的面前,一戳便穿,不過,欺騙那些沒有科學知識的愚民,倒是可以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8-12

在上星期,我寫了一篇社論,題目是《劉達強是好警察,社會要多一點寬容》,並且鋪了在臉書,結果引來了史無前例的轉載。 當我看過了所有人的回應之後,覺得有一點是很需要提出來討論的,就是正如一位讀者的回應:「回應大師覺得香港既(嘅)警察係一支優良的警務隊伍,我同意佢地(哋)曾經係,但客觀既(嘅)係香港警察係(喺)各方面既(嘅)操守,行為都向下降,而且係由上至下去敗壞,由黑暗論,禁錮學生,捉走著平反六四既(嘅)居民,粗暴對待記者,用更重既(嘅)罪行去起訴示威人仕(士),選擇性執法……等等。我可以講香港既(嘅)警察可能曾經係呢個世界上數一數二既(嘅)警務隊伍。現在嗎?除了青關社,愛字頭,大師,你看看市民望住警察既(嘅)眼神啦,係既鄙視又恐懼。」 問題在於:今日香港警察的操守是敗壞了嗎?客觀的事實是:香港的犯罪率是世界最低之一,警察的破案率是世界最高之一,而且,這水準還在精益求精,不斷的改善中。再者,香港警察的禮貌程度,在全世界當中,也是數一數二的。 所以,如果說香港的警察操守是在敗壞中,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一如反對派人士所言:他們的政治立場是錯的,甚至是,他們參與了政治迫害反對派。 當然,社會上有人認為,警察只是依法辦事,並不涉及政治。在這裏,我姑不論這種說法是對,還是不對,皆因如果「警察依法辦事,沒有不對」的大前提是正確的,這討論也不必分析下去了,因為警察一方,已經贏晒。 因此,要想繼續討論下去,必須承認反對者的大前提:「由黑暗論,禁錮學生,捉走著平反六四既(嘅)居民,粗暴對待記者,用更重既(嘅)罪行去起訴示威人仕,選擇性執法……」假設以上的種種指控,全是存在的,全是真實的,這討論才可以繼續下去。 好了,現在有一支警隊,在治安上做到了一百分,令到市民得以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之下生活,而且還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之一,至少比美國、英國、歐洲等民主國家都安全得多。 但在政治立場上,卻在迫害異見分子。那麼,這一支警隊,究竟是不是敗壞了呢?「市民望住警察嘅眼神」,會不會「係既鄙視又恐懼」呢? 在這裏,我並不打算給予答案,因為答案人人不同。有的人認為,公共安全最為重要,但也有的人認為,政治立場正確,才是警察存在的最大目的。我想,這是個人的價值判斷問題,其他人是無從置喙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8-08

昨天說了中國大可承認雙重國籍,以增強自己的實力,今日寫一篇「補充資料」。 我是加拿大籍的,入籍時宣過誓,效忠於加拿大。我尊重加拿大的意識形態,認為這是天堂也似的地方,不過,我這個人是魔鬼性格,所以比較喜歡像香港這種地獄也似的環境。 所以呢,我在《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的前因後果:中國共產黨收回香港的70年大戰略1977-2047》的序言中,說過我的效忠是加拿大,但我的心靈則接近中國,這好比愛的是一個人,嫁的卻是另一個。 但加拿大是承認雙重國籍的,香港也承認雙重國籍,所以其實一個人可以同是香港人,兼且也是加拿大人。 加拿大人還有一種身份,叫「非居民公民」,這即是說,你在僑居海外時,暫時把「加拿大公民」的身份「凍結」了,連加拿大的稅都不用交了。 這好比一間沒有業務的公司,向政府申請為「dormant」,就不用繳交公司的費用了。陳茂波的公司就是申請了「dormant」,結果卻遭揭發了,原來收取過60元的地租,這就是欺騙政府了。同樣道理,如果一個加拿大的「非居民公民」還在加拿大打工,或者是在經營生意,那就是欺騙政府了,是要坐牢的。 很多人以為,美國是承認雙重國籍的國家。但實際上,美國並不承認雙重國籍。它的立場,是隨便美國公民拿了多少個國家的國籍,都也不犯法,不會去抓你去坐牢。 只是,美國政府統統不承認這些國籍,只要你一天不正式申請放棄美籍,不管你去到了天涯海角,到了甚麼國家,美國政府都視你為美國人:你要交美國稅,在身份上,也永遠是美國人,逃也逃不掉。 至於在中國呢?理論上,只要一個中國公民取得外國籍,其中國國籍便自動取消。如果照法律,這個人是應該上報的,但如果沒有上報,兼且還繼續用中國公民的身份和證件去入境,懲罰就只是罰款,以及在3年之內,禁止進入中國境內。 其實,在今日的中國,要求修改法例,承認雙重國籍的呼聲,也是愈來愈盛,並非我一人的幻想亂吹而已。 這是因為近年有太多的中國人取得了外國國籍,如果中國採取雙重國籍的政策,可以有效防止人才流失,也可以有效爭取更多人才的加入,所以有關「雙重國籍」的討論,也漸漸流行起來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8-07

我常常說,中國政府有個非常簡單的招數,可馬上大增國家實力,並且嚇怕整個世界,尤其是東南亞國家,給這一招就打得無法反抗了。這一招就是:承認雙重國籍,並且讓所有海外華人申請回鄉卡。 大家都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五千多萬名海外華人,其中不少都非常有實力和影響力,尤其是在東南亞的幾個國家,如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尼等,更加是由華人掌握經濟命脈。只要中國任由所有華人都可以同香港人一樣,申請回鄉卡,那麼,等於是拉攏了所有海外華人加入中國,自然是大大的增強了國力了。 本來,在1909年,清朝的時代,中國的第一部國籍法,是以血統為依據的:所有中國父親的子女不管是在中國出生,還是在其他地方出生,都是中國公民。 問題在於,新中國在建國之後,立場就是放棄海外華人成為公民。它在1954年,已經停止把海外華人承認為中國公民。1955年的在印尼萬隆召開的第一次亞非會議,有29個國家出席,代表了全世界四分一土地面積,和三分二人口,中國的周恩來總理當場宣布了,海外華人應該採用其居留國的國籍,放棄中國國籍。這是當時正式向全世界公開宣布的政策,現在縱想要收回,也收不回來了。 為甚麼當時的中國要放棄海外華人呢?因為當時的海外華人是負資產,既沒有錢,也常常發生族群暴亂,令到各國不停的向中國投訴,麻煩多多,所以,從「資產負債表」上,海外華人是負資產,不如拋掉這包袱。 分析家和史家卻沒有指出更重要的一點,就是這些國家之內的共產黨,也往往是和中共是一路的,中國政府必須在法律上與他們切割關係,才好繼續支持這些海外共產黨。於是呢,在上世紀的五十年代,中國先和北越和印尼達成協議,這兩國的華裔公民不能擁有雙重國籍,後來中國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立約時,也採用了同樣的方法。直至1980年,中國訂立了新的國籍法,根據它,海外華人自動喪失中國國籍。這就是今日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的基礎所在。 所以呢,只要中國想一個法子,反口不承認以上的條約,以及改掉了1980年的國籍法,那就可以吸引到五千多萬個又有錢、又有面、又有權力的海外華人,成為中國公民,而且還是在海外搞裏應外合,這是多麼划算的事!不要以為這是怪論,1979年,中國攻打越南,理由除了「自衛反擊,保護邊疆」之外,越南的「罪狀」之一,就是迫害華人,可見得如果海外華人受到欺負,中國還是可以人道主義為理由,去採取行動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8-05

底特律曾經是美國的著名城市,十八世紀末期,已被稱為「美國的巴黎」,後來變成了汽車工業的製造中心。 它的最繁榮期是二十世紀的初期,1950年的人口達到了180萬人,在六十年代,經歷了經濟衰退,在七十年代,經歷了石油危機,汽車業不振,從此一步一步的陷入了衰退,人口大遷離,現時的人口則只剩下八十多萬人而已。 有關底特律的破產,很多人都分析過原因了,例如說,經濟太過倚賴單一的汽車業,財政收入也太過單一,諸如此類。當然了,香港人評論這件事,也有拉入香港太過倚賴金融業和地產業,恐怕會步進底特律的後塵。但我的看法是,這只是表面,內裏有著更深層的原因,而香港的客觀環境,和底特律是截然不同的。 兩者最大的一個分別,就是底特律是美國的一個城市,而美國的人口是可以自由流動的,美國人到別的城市,別的州份去居住,去找工作,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 當底特律是汽車大城時,在其他地方的美國人,跑到底特律來工作,當底特律經濟不佳時,又有很多人離開了,這正是一雞死,一雞鳴,何奇之有? 在底特律的全盛時期,矽谷這個名字還不知出現了沒有,但是現在,矽谷已經是科技中心的代名詞了。在以前,新一代的科技年輕人,從家鄉跑到底特律找工作機會,在今日,新一代的科技年輕人,從家鄉跑到矽谷去找機會,這兩者的道理是相通的。 換言之,底特律垮得這麼快,是因為它的人才跑掉了,跑到別的地方去了。如果從以人為本,而不是以城市為本的角度去看,這又有甚麼壞事呢? 假如是:別的城市很好,而你被戶籍制度困住了,不能跑過去,另謀高就,那就是大問題了。 美國的人口是可以自由流動的,一個城市衰落,另一個城市興起,是正常的現象。一個城市的專注某種業務,可以造成規模效應,人才集思廣益,這才是正確的戰略,反而如果經濟多元化了,就沒有規模效應,甚麼競爭力也沒有了。  香港的情況,和底特律是截然不同。香港只是一個城市,雖然在理論上,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可是由於文化背景不同,經濟條件也不同(香港人的平均薪水高得多),香港人口要流動到內地去,極不容易。 但是,正是由於香港人才不容易大量流失到內地去,香港要垮,也不會垮得像底特律這麼快、這麼慘烈。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8-01

美國名市底特律的破產,是近日的大新聞。在這則新聞的背後,我首先想說的,是一個基本問題:國家究竟會不會破產呢? 理論上,國家也可以算是一個法人團體,而凡是資不抵債的人或團體,只要是有人追債而還不起錢,都會陷入破產。如果從這方面看,國家當然是可以破產的。 但是,正如前述,破產的大前提是資不抵債,這即是說,把所有的資產都拍賣光了,都不夠還債,這才叫做「破產」。在一個國家而言,它所擁有的資產是很多很多的,例如說,大量的土地,以及政府擁有的貴重資產,等等等等。 以西班牙為例子,它擁有不少歷史名城,大量的藝術作品,都是國家的資產,隨便拿一幅畫出來拍賣,都能夠賣到幾億元。它也擁有很多島嶼,如果把幾個拿出來,不要誤會,不是賣給商人建造度假村,這值不了甚麼錢,而是割讓了出去,賣給富豪們,讓他們在這島上建立國家,這才能夠賣得天價。花上幾百億元,令自己擁有一個國家,相信很多超級富豪都會有興趣。 所以說,從技術上來說,一個國家只會是「債務違約」,即是現金流不夠還錢,所以暫時欠債不還,但在資產負債表上,還遠遠不到破產的地步。換言之,雖然國家破產是有可能的,但是實際上,暫時還沒有哪一個欠債纍纍的國家,是資不抵債,真的陷入破產的。 如果國家有資產而沒錢還,那會發生甚麼情況?在理論上,債主可以用武力追債。在以前,歐美國家派出軍艦軍隊,進駐債仔國家,迫令還錢,是十分常見的事。就是在中國,列強也曾經管理著中國的關稅,先扣起了還款的部分,餘款才發還給中國。 在今天,並沒有這種事情發生,好像是文明得多了。但是在實際上,國家的武裝實力,和它的追債能力,是分不開的。一個國家,如果是欠美國的債不還,又或是欠下香港的債不還,這兩者是有很大的分別的。 如果是欠下美國的債不還,美國當然不會撕下臉皮,強迫還錢,反而會優惠地提出債務重組……慢著,這豈不是血本無歸,虧了大本?這是不要緊的,因為在債務重組的同時,美國也會同時提出一些貿易優惠條款,令它從這一方面賺回來。 當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南韓幾乎陷入破產,結果就是被迫開放了市場,便是其中一個例子了。相比起強搶資產,這種「強迫做生意」的變相還錢方式,顯然是文明得多了,但其中的原理,卻是相同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7-31

上星期說起了中國的遷都,但究竟遷在甚麼地方,是最適合的呢? 或許可以這樣說,新首都需要有甚麼客觀的條件呢? 第一點,是它的安全性,不能設在沿海,例如上海,否則外敵入侵時,將是無險可守。 第二點,它必須比較靠近南方,因為北方的水源乾枯,實在不宜作為一國之都。但是又不能太過南,因為北方始終是中國的政治中心,要控制中國,不能離開中心太遠。 第三點,它必須交通四通八達,當然,當建設首都時,也必須同時加設大量基建,可是如果那個地形不方便,例如說,沒有大河經過,或者是在山區,難以建設大量公路,都是十分麻煩的事。 第四點,不能是大城市,因為大城市本來已經人口稠密,如果再選為首都,勢必百上加斤,很快就會成為了北京的翻版,又要遷都了。如果不算這一點,武漢作為「九省通衢」,交通便利,水源豐富,本來是最佳地點,據說胡錦濤曾經屬意遷都武漢。然而,武漢是個一千萬人口的大城市,一旦遷都,豈非很快變成二千萬?這城市又會承受不住了。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首都華盛頓,加拿大的首都渥太華,澳洲的首都坎培拉,本來都不是大城市,所以,把首都設在小地方,是世界的大潮流,只有日本不會這樣做,因為東京是皇宮的所在,在今日的政治形勢下,日本如果遷都,也不可能另建一個皇宮,那皇室何在?所以日本是不會遷都的。 那麼,最好的遷都地點,應該坐落在甚麼位置呢?估計不是河南,就是湖北,但是具體在甚麼城市,則有很多的提議,我在新版的《碳六十之劍》中,假設是「信陽」,但這只是可能性之一而已。 其實,在毛澤東之後,每一屆領導人都商量過遷都,胡耀邦反對,趙紫陽贊成,江澤民和胡錦濤卻以不變為原則,因為北京是最好的首都,問題在於北京不能長期挺下去,不過就算挺不下去,也不是這兩位領導人的任期之內的事了。但是,到了習近平的年代,北京只怕是再也挺不下去了。 不過,就算是中國遷都,多半也只是把行政中心遷往新都,變成了「行政首都」,而不是把整個首都全遷。這種「行政首都」的模式,就像韓國的遷都世宗市一樣。 我的看法是:把首都遷往小地方,有一個好處,是非常重要,但從來沒有人提出過的:假如再次發生「六四事件」,參與的人也將會較少,武力鎮壓是容易得多!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7-29

我是一個既喜歡說人是非,又害怕被告誹謗的人,故此當陳振聰還是自由的時候,我不敢惹他,免得被這個有錢人所控告,就是我不怕,報館也會不肯刊登。 然而,當他身陷囹圄,沒有反抗能力時,我馬上把積壓了好幾年的好多篇有關他的文章都寫了下來。可能有人說,這是落井下石,但我只能分辯說:這不過是機不可失而已。 話說某雜誌獨家報道了陳振聰在華懋總部擺的邪術陣,包括了染血玉環、銅錢邪陣、降頭筷子、咒語心型紙幣、印堂塗了血跡的公仔、混有頭髮和指甲的飾物盒、穿過沒洗的內褲……林林總總,令人既驚心、又噁心。 子不語:「怪、力、亂、神。」不管這些神怪東西是不是真的有效,至少陳振聰本人是相信有效的,否則他亦不用辛辛苦苦的把這些噁心東西製造出來了。據說,這些東西均是出自他的父親留給他的奇書《天圖佈局》的內容。 我是唸科學的人,還寫了一本叫《快樂的18條法則》的科普書,本來是不應該相信神怪之說的。但是,馬克思在1845年提出:「人應該在實踐之中證明自己思維的真確性,即實踐是檢驗真理正確與否的唯一標準。」 在1978年,這句話成為了一篇刊登在《光明日報》的文章的標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接著被其他報刊廣為引述,終於成為了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的旗號。 陳振聰的「天圖佈局」,施之於金象苑老闆娘王麗明,她的運程先是順暢,繼而破產兼大病,施之於立法局議員張鑑泉,他馬上當上了港事顧問,但立即在香港記者協會的周年晚宴後心臟病突發而死,施之於因賄選而被廉署起訴的立法局議員梁錦濠,但他仍然被判入獄兩年,而且財富盡失。 施之於龔如心,但救不了她的卵巢癌,令她以低於人均壽命平均數的69歲之齡而死,死後還遭人格侮辱,聲名盡毀。至於陳振聰本人,更加是風光了十多年之後,突然從天堂下了地獄,坐牢十二年,而且還可能是最為痛苦的單獨囚禁,照囚犯們的說法,單獨囚禁是比毒打更為慘酷的刑罰。 照以上的事例,《天圖佈局》似乎是有效的,因為實在巧合得遠遠出乎正常的隨機統計之上。雖然它在生效之後,施法者也會以慘報而告終,但始終掩蓋不了它超越科學的奇異性。我不相信怪力亂神,但不能不相信事實,當事實太過巧合時,實在無法否定這個巧合實在超出了常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7-25

有人問我,對於北京地產市道的看法。我脫口而出:「它有一個隨時發生的系統性風險,就是遷都!」 遼國的首都在內蒙古,後來在北京設立了陪都。到了金國、元朝時代,北京便成為了首都。到了明朝的太祖時期,首都在南京,但是明成祖在1422年把首都遷往北京,一直到了清朝,以至於民國初年,直至國民黨的蔣介石北伐成功,在1928年,又把首都設回南京,但是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49年成立了之後,北京又再度成為當然的首都了。 在1911年,北京有76萬人口,主要居住在二環之內,相比之下,上海人口是54萬,廣州人口是51.8萬(這是1910年的統計),均都比北京少了幾成,而南京的人口更少,只有26.9萬人。 到了1949年,北京人口已經達到208萬人,1980年,實行改革開放之時,是904萬人,2000年是1,356萬人,2007年是1,633萬人,2012年則是2,069萬人,增加速度之迅速,實在是令人咋舌。 為甚麼北京的人口增加得這麼快呢?皆因在中央集權制度之下,不單是國務院和黨中央的總部都在北京,把所有的好東西,也都留在北京,所以人口也都往北京聚集起來。 在江澤民時代,上海幫當權時,上海急速發展,北京的情況還好一點,但當胡溫執政之後,上海幫消沉了,北京一市獨大,情況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人口史無前例地高速膨脹。 舉例說,大型國企的總部,在北京,高科技工業園如中關村,在北京,重點大學如北大、清華、人民大學,在北京,重點戲劇學院,在北京,文化中心、影視製作中心,在北京,所以金融界向來有「五十萬名美女演藝學生,都在北京」的說法。不單如此,在建國的初期,連鋼鐵廠等等重工業,也都設在北京,「首鋼集團」的大名,相信大家都已久聞大名了。 以上種種,令到北京人口不勝負荷,它鬧水荒、鬧沙塵暴,堵車堵得妨礙了城市的正常運作,因為一個半天只能去一個地方,甚至連領導人也受不了。據說,習近平當上了總書記沒幾天,馬上召開了政治局會議,討論遷都問題了。 如果我的資訊沒錯誤,習近平的第一個任期完結之前,便會宣布遷都,當第二期任滿之前,遷都工程將會展開。這當然不是三天半月所能做完的事,但是在習近平的任內,相信是會啟動了的,因為領導人再也受不了北京繼續作為首都,就算受得了,北京也承受不了。至於北京的房地產,當然不能長期持有。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7-24

經濟學理論,我都算是勉強懂得一點點的,而它的道理是萬變不離其宗,所有的東西都是從基本的一點點中,所變化出來的。 但是,在實際的經濟世界中,卻不停的有人創造出新的名詞,所以我們就要活到老、學到老:學的不是新的知識,而是這些新發明的專有名詞,換句話說,是老知識的新包裝。 這些專有名詞的大部分,例如說,朱鎔基經濟學、安倍經濟學,及李克強經濟學等等,都可以用現有的經濟學理論,去作描述。 說穿了,這些也不是甚麼「經濟學」,只能是「經濟政策」,其內容無高論,也沒有甚麼新意,只是創造者為了吸引人們的眼球的注意力,故意創造出一個專有名詞,故弄玄虛而已。 但今天的主題,並不是說這些林林總總的經濟學,而是兩個名詞:「增量改革」和「存量改革」。 這應該是馬克思經濟學的名詞,我們這些學習西方經濟學出身的人,是會懂得的。但我也有兩個理由,去學習這些馬克思經濟學的名詞。 第一個理由,是我也有需要去閱讀一些內地的經濟文章,作為參考。為了能夠看明白內地的經濟學者寫些甚麼,非得明白他們的用詞不可。 第二個理由,馬克思經濟學發展了這麼多年,也累積了某些值得學習的知識,尤其是在中國、在經濟改革方面,它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我們向成功者學習其成功之道,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說回正題,究竟甚麼是為「增量改革」和「存量改革」呢? 「學習」李克強經濟學其實不是學習,所謂的「增量改革」,就是張五常教授常常說的,利用等級的現狀來確立產權規則。 換言之,這是在不影響既得利益者的現存重點利益之下,在周邊一步一步地進行私有化改革。這可以減少了在改革時的政治阻力。 至於「存量改革」呢?則是對舊體制進行的制度改革,推行市場化、法制化,改革整個結構,減少政府的權力,用民間力量去推動市場。 在朱鎔基的時代,進行的是增量改革為主,存量改革為輔的經政策,到了溫家寶的時代,尤其是後期,更加是國進民退,出現了倒退跡象。而所謂的「李克強經濟學」,如果用這套中國慣用的術語來作描述,不外就是加快存量改革,但仍以增量改革為輔,如此而已。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7-22

人們常常說,中國的經濟奇蹟,又或者是說,日本的經濟奇蹟,但在我看來,亞洲最長時間的持續經濟發展,應該是南韓。 大家知道,中國經濟在高速發展了三十多年,但今日的中國,還是一個中等收入的國家,和泰國差不多,幾個大城市的生活水平是二十一世紀,大部分地區的生活水平是在二十世紀,在某些邊遠地區的農村,生活水平只是停留在十九世紀。 至於日本呢?人們對於日本的經濟奇蹟,經常性地忽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就是日本在戰前,向來就是一個強國。 一個人曾經有過一億元,一次失敗,虧蝕清光之後,再賺回一億元的機會率,是很高的,因為他有過賺一億元的經驗、知識、網絡,所以可以重新再來。 但是,如果一個人從來都是窮人,能賺到一億元的機會率,就比前者低得多了。國家的情況也是一樣﹕曾經成為過強國的,在戰後也恢復得比較快,德國就是另一個例子。 日本在戰後的1947年,人均收入是89美元,到了1955年,已經是209美元,反超前了戰時的水平,1988年達到了23,570美元,33年升了11倍,超過了美國。 2012年則是46,895美元,25年升了一倍。換言之,日本的經濟在這二十年間,發展得極其緩慢,它的高速發展期,也是只有四十年左右而已。 日本在1910年侵略韓國,在戰時壓榨韓國,在戰後不久,又打了一場韓戰,在1953年,韓國的人均收入是66美元,是日本的四成左右。 跟著的十年,南韓的經濟發展緩慢,人均收入只增加了30%,1962年是89美元,變成了只有高速發展中的日本的兩成,大落後了。 朴正熙在1961年上台,大力發展經濟,這就是「漢江奇蹟」。在這個時候,日本和南韓同時高速發展,大哥不輸給二哥,1991年的南韓人均收入是7,105美元,是日本的三成左右,三十年間,追貼了一點點。 可是,在上世紀的九十年代初,日本的經濟進入了「迷失的十年」,經濟發展陷入了停頓。 但南韓呢?照樣是快速發展,直至1997年的金融風暴,才停頓了下來。 但是,當金融風暴完結了之後,日本有小泉純一郎時代的短暫復興,南韓則繼續高速發展,2012年南韓的人均收入是22,705美元,是日本的一半。 總計起來,南韓的高速發展從1962年起計,已超過了50年,是世界之最。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7-18

高句麗是古代朝鮮半島的一個王朝,成立於公元前37年,和百濟、新羅合稱為「三國」。 它的國土很大,包括了中國東北的一部分,以及今天的北韓全境,以及南韓的一部分。這個名字的起源,應該是一個地理名詞,因為在它建國之前,這名字已經在《漢書》出現過了。 高句麗的統治階層是扶餘人,是中國東北部的民族的泛稱,其統治的人民則來自各地,漢人,東北人,朝鮮半島的土著,甚麼人都有。 韓國學者認為,扶餘人和朝鮮半島的語系是相同的,但證據並不充分。 在公元668年,中國的唐朝聯合了新羅國,吃掉了高句麗和百濟。 高句麗被唐人侵略了,首都平壤還設置了安東都護府,亡國了,國家一共維持了七百年。 在二百多年之後的904年,有後高句麗國成立,在918年,又有高麗國的建立,但這兩國無論在人種上、在政治上,都和高句麗王朝沒有關係。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Korea」這個名字,起源於「高麗」,而前已言之,「高麗」這名字則來自「高句麗」。 中國的官方立場,是不承認高句麗王國是朝鮮的王朝,而是認為它是一個獨立民族所成立的王國。 這個官方立場究竟有甚麼作用呢?當然同領土爭拗有關,不過這問題太過複雜,不說了。 總之,按照中國的說法,「Korea」是不屬於朝鮮的。當然,甚至有一些中國人,認為「Korea」在歷史上,是中國的一部分,原因就是高句麗給唐朝征服了,而且,在吉林省集安市的高句麗壁畫可以看到炎帝的圖像,證明了朝鮮人也是炎黃子孫。 另一方面,端午節是傳統的中國節日,紀念跳江而死的屈原,相信是無人不知的事情了。 但是,在南韓的端午節,卻申請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並且在2005年獲得批准。這個新聞,引起中國人的譁然,吵了好一陣子。 實則上,韓國的端午節,除了名字和中國的相同,日子也相同之外,其源流、其內涵、其慶祝的方法,在端午節吃的是車輪餅糕而不是粽子,紀念的是傳統神祇而不是屈原,和中國的是完全不同的兩碼子事。 總之,如果照以上的說法,「Korea」是屬於中國的,而端午節則是屬於韓國的。世事之奇妙,令人難明其解,莫過於此。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