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3-10-31

近日來,股界熱火朝天,我說起的好幾隻股票,均是大升了好幾成,但我也並不因而鬆毛鬆翼,因為我深知道,在邏輯學上,這叫做「自我實現的預言」(self-fulfilled prophecy),它們的急升,只是因為讀者捧場,這是讀者的力量,而不是我揀股的能力特高。 事實上,我在所有的專欄之中,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四而五的說過,我的「市場定位」,是一個理論大師,說起股票的理論、知識,非但在香港無人能及,在全世界,也無人能及……嗯,至少是寫出了作品的人來計算,是無人能及,有些人身懷絕學而「深藏不寫」,就無法去計算了。 至於我的揀股功力,當然比街邊的師奶阿伯為高,但是在股壇、在財演界,比我高明的,則大有人在。 至於有很多看了我的《炒股密碼》而成才,因而功力大進,揀股功力遠在我之上的,也為數不少,這也是我承認的是事實。因為我的定位是孔子,而孔門弟子當然遠比孔子成功,這也是不必說的。 但是,客觀地說,我也會承認,至少在現時股市,我的專欄的確有著異乎尋常的影響力,而我深知,這並非因為我的揀股有著獨得之秘,而是因為我的讀者甚多,所以才會造成了「自我實現的預言」的效應。 當然了,我之所以有著這麼多的捧場讀者,那是因為很多很多的原因,因為篇幅不夠,不提了。至於對讀者的無言感激,那是心照而不必多提的了。不過,因為有著了「自我實現的預言」這種效應,對我的炒股,也構成了不方便。 例如說,當日的「英發國際」(439)和「通力電子」(1249),因我的推介而在隨後幾日大升,但因瓜田李下,不便當時沽出,錯失了在高位套現的良機,現在才因為不看好後市,才慢慢的在市場減持股份,但經已錯失了沽貨的最佳時機。 現時我手上持有的股票,除了以上兩隻之外,還有「中海發展」(1138)、「思捷環球」(330)、「奧思知集團」(8325)、「高誠資本」(8088)、「美克國際」(953)、「大凌集團」(211)等等,這些是打算比較長期持有的。 至於短期炒作的,則有已經升了上去的「中天國際」(2379),以及暫時還沒有太大動作的「滙隆控股」(8021)和「港深聯合」(8181)。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0-30

話說廣州《新快報》的記者陳永洲,因為其撰寫的系列報道,有講述「中聯重科」涉財務造假,因而被長沙警方越省拘捕了。《新快報》因而在頭版大字呼籲「請放人」,跟著又再登「再請放人」。 根據報道,當時陳永洲是在報社工作,接到了警方的電話,要向他了解先前陳宅失竊之事,陳永洲去到了地點之後,便給長沙警方帶走了。接著,長沙警方以涉嫌損害商業罪,立案控告陳永洲。 這件案件的關鍵,不在於陳永洲有沒有犯了這罪,而在於:1.這是報社刊登的報道,不經報社而先拘捕記者,是否合法。2.越省拘捕,則肯定是不合法。3.用計把陳永洲騙到現場,是否符合程序。 至於我要說的,與這以上三點要點,毫無關係,只是耳聞小事一則,但足堪助談。 話說我和一位在內地傳媒工作的朋友,說起了此事,她的回應是:在內地的新聞界,記者收錢,唱好或(收了競爭對手的錢因而)唱衰某公司的事,是慣例了。 至於她說的第二點,才是要點:「我和這位仁兄在香港見過面,那時他住在萬豪酒店的行政套房,五千幾元一晚,如無收錢,他怎住得起?」 本著有聞必錄的大原則,謹此提起,並無他意。 由於看不清近日的股市走勢,所以我也在陸續清倉,只有買進了兩隻股票,一隻是「匯隆控股」(8021),另一隻則是「大凌集團」(211),原因都是一個:貪平。 前者只有幾千萬元市值,後者則擁有大量隱藏資產,但卻只有幾億元市值,我笑說:「在風雨飄搖的環境,便要採用價值投資法了!」 至於我先前大力推介的「美克國際」(953),我在兩星期前初說時,不過是0.45元左右,其實目標價不過是1元,升至0.85元時,其實都差不多到價了,於是很想沽出,但因剛剛推介了不久,如果讀者因而買了,而自己又沽出,沽給了讀者,豈非好衰仔?所以這股票一直持有至現在,不過手上持有的數目不多,所以也就算了。  我的新書《財技密碼》的銷情很好,有點意想不到。出版社老闆的說法是:梁杰文的《香港股票財技密碼》都賣一萬本啦,你點都有他的一半銷路啩?希望啦,我都要掹梁杰文的車邊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0-28

我對於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這個人,最有興趣的是他的性取向。他今年53歲,從來沒有結過婚。 據說,他在18歲初戀之後,最少拍過18次拖,在當選了總統之後,也有過不下於6次的緋聞,其中一段最有名的緋聞,是他和一個在內政部工作的律師談戀愛,但她卻公開否認了。也有傳過他和一名南韓女主播的緋聞,但也是沒有證實。他的家人也偶有暗示他的戀情……但這些戀情從來沒有被真正的證實過。 以上的種種蛛絲馬跡,我只能夠得出一個答案,就是這些都是煙幕。而照我的人生經驗去推斷,阿基諾三世有80%以上的可能性,是一個同性戀者。 Aquino是一個西班牙姓氏,因為菲律賓人的文化關係,在西班牙人到來侵略之前,並沒有姓氏,所以是由西班牙人「賜予」他們姓氏的。 其實阿基諾家族的崛起,是由他曾祖父開始的,他作為「阿基諾」,也不是「三世」。其實他是Benigno Aquino III,因為他的父親和祖父,都是叫作「Benigno」。 所以,嚴格來說,把他叫作「阿基諾三世」是錯的,因為他是Benigno III,而不是Aquino III。 一百多年前,Emilio Aguinaldo成立了反西班牙統治和反美國入侵的革命軍,阿基諾三世的曾祖父是Servillano就是其將軍。 Servillano的兒子就是Benigno Aquino Sr.,是日治時期的議會議長,也即是一個「菲奸」,在戰後給抓了坐牢,後來才釋放了。 至於Benigno Aquino Jr.,22歲便加入政壇,是著名的反對派領袖,和當時的總統馬可斯是對頭人,逃到了美國,在美國政府的支持下,馬可斯保證了其人身安全,高調返回菲律賓,結果在機場已給槍手射殺了,這位槍手也馬上遭殺。 馬可斯不守信諾,是明剃美國的眼眉,但他忘記了,菲律賓是美國的附庸國這一個事實。 結果,在由阿基諾夫人科拉桑領導的反政府示威中,國防部長Arturo Enrile和副參謀長拉莫斯倒戈,沒有人去負責武力鎮壓示威群眾,馬可斯只有倒台,逃跑到美國去了。 而後來倒戈的拉莫斯也獲得了他的「報酬」,就是繼科拉桑之後,當上了菲律賓總統。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0-24

很多人說,日本對中國已經道歉過很多次了,但又有很多人說,日本不肯反省,始終沒有向中國道歉過。這兩種說法,都有大量的人引用過,因為引用的人通常都不很清楚真正的內涵,所以常常搞錯了。 在中日開始建交,田中角榮在1972年訪問中國時,已經向中國表示過「迷惑」了,但是,在日文之中,「迷惑」的意思,只是「給對方添了麻煩」而已。 跟著,日本也有過好幾個首相,表示過「反省」和感到「歉意」,這是日本的立場,但很明顯,這是「feel sorry」,和「apologize」是有很大的分別的。 人們常常搞錯了這兩種分別,所以便有了「日本道歉了很多次」和「日本不肯道歉」這兩種不同的說法。 另一個轉捩點則是在1998年10月,南韓總統金大中訪問日本,簽署了《日韓共同宣言》﹕「日本在過去殖民地統治時期,造成韓國人民重大損害和苦難,為此表示悔意和由衷道歉。」 所以,另一個問題在於,為甚麼日本不能夠像對南韓般,向中國作出一次性的正式道歉呢? 以上的陳列,我在早前一篇有關日本對中國的道歉史的文章,已經論述過了。但以下的,則是新發現。 在金大中訪問日本之後的一個月,當時中國的國家主席江澤民也訪問了日本,據說,日本也向江澤民提出了相同的條件:日本可以正式道歉,但是,這是一次性的道歉,當完了之後,中國可不能再把這事件挖出來,向日本喋喋不休的找麻煩了。 換言之,如果日本道歉了,中國可再不能就當年的歷史故事,向日本找麻煩了。這是牽涉很大的,例如說,日本想進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中國可不能用「它還沒有反省歷史」,以這個理由來作出反對。 所以,就中國的國家利益,還是把這個拖著,久不久拿出來,借題發揮,罵一罵日本人,是最上算的事。總好過接受日本人的道歉,威一陣子,以後便失去了這一件威力強大的武器。如果我是江澤民,也會作出同樣的決定。 因此,真正的原因,是中國不肯接受日本的正式道歉。 以上的說法,我是從幾個日本專家的書中看到,其中一個還是大大有名的Richard Bush(卜睿哲),應該是錯不了的資料。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0-23

本欄本來是很少或幾乎完全不講股票的,但現在卻突然連續刊登了幾篇關於炒股的文章,皆因現在是禾雀亂飛,股票猛炒的時間,如果不趁現時的旺市,多寫幾篇,不日之後,當股市猛跌下來,便想寫也無題材可寫了。 事實上,我認為炒股票是「等多過做」的行為,一年之中,只炒幾個月:在沒人買股票時入貨,在人人買股票時出貨。 問題在於,在沽清了貨之後,看到身旁的人都在炒股票,天天都在賺錢,自己又按捺不住,唯有細細注、大大聲地,入市短炒,希望別人贏錢時,自己也有一份,這就是今天炒股票的策略了。 其實,我亂買了一些股票,都贏了幾成,例如說,「宏霸數碼」(802)和「意科控股」(943)。 不過,像我這種寫股人,有好處也有不好的地方,好處就是,公開推介了之後,股價往往飛升了上去,但壞處是,我從來不會在公開推介之後沽出,尤其是當日大升之時,更加不會沽出,因為瓜田李下,實在不好。 當日「意科控股」在我推介了之後,大升了七成,我忍得多麼辛苦,才忍住不沽呢!又:推介之後,大升七成,當然不是我的威力,只是因為個市太癲,少少風吹草動,便已經有大把股民湧了進來狂買而已。又又:當然也不排除是「莊家做嘢」,因為它在昨日,又再次喪炒了一輪,看這個陣勢,很可能是「有嘢跟尾」呢! 既然現在是亂炒的時間,而且只是細細注地去購買,所以我買股的基本理由,是「有feel」,例如說,我覺得小朋友梅偉琛提供的股票向來都很有水準,所以呢,他推薦的「中天國際」(2379),我便不看基本資料,興沖沖的去買進了。 又例如說,我在「港深聯合」(8181)上市時,申請了五百萬元的配售,結果一股也分不到,眼巴巴的看著它,成為了本年新股的第一升幅,人人賺錢我沒份,登時心裏有了一個情意結。 現在看到它的股價回落了不少,又有了炒賣價值,那就難免心癢難搔,想吼位買進,意圖執番多少,幫補一下飲茶灌水了。 總之呢,現在是一年之中,罕有的一兩個月,可以談論一下股票,因為有太多的消息亂飛,這些題材不寫出來,實在對不住自己,但當熱潮過去後,一切又回歸悶蛋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0-21

我說過會在本欄偶爾講講股票的,但因一直有著太多非關股票的話要說,所以也把股票的話題丟下了。 然而,現時升市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禾雀亂飛,大家都在亂炒一通,如果不在這個時候,說說股票,當升市完結了之後,可能就更沒有機會去講股了,所以必須盡快把要talk的都talk出來,delay no more。 基本上, 我已經把手頭的股票都拋得七七八八了,只剩下很少的股票,其中的一隻,就是持有了大半年的「奧思知集團」(8325)。 記得當日我是在0.5元批股時,接了兩百萬股,當場就有幾成利潤,梗係唔執輸,沽出大半,賺返二、三十個啦。誰知沽出了大半之後,忽然發現:「點解市場上只有我一個沽家嘅?」 配股的總集資額是幾千萬元,得我嗰幾十萬在沽,大家咁齊心,有無搞錯?我發現形勢不對,於是停止沽出。跟著的走勢,是它企硬地上上落落,我見形勢對路,還追買了一部分。 然後,在不久之前,它又來配股,這一次的配股價是1.03元,我出盡了全力,才拿到了10萬大股咁大把,可知其罕有的程度。 然後,我把這個故事,告訴了小朋友梅偉森,他居然認為不錯,還飛撲買了一點,那時的股價已經是1.5元了。 這個故事的奇怪地方,是在於這股票已經炒上了好幾倍,而且市價十億元,一點也不便宜,我居然還在持有,梅小友居然也肯落疊,這實在是一個難解之謎,這真的是「別人看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了。 另一隻值得去談的股票,是「美克國際」(953)。其實它是和「李寧」(2331)差不多的公司,不過,「李寧」已經接近一百億元市值,和史上最高位只是相差幾成,再沒有上升的空間了。事實上,我也覺得這股票正在「出貨」,再也走不遠了。 但是呢,「美克國際」只有區區的6億元市值,升3倍也不為過。這種未升過的中型公司,如果「李寧」股價再升,它只會比「李寧」升更多。而且,更奇怪的是,日前它宣布了盈利警告,但股價不跌反升,所以我判斷一定「有鬼」。因此,我沽「李寧」而入「美克」,是絕對不會吃虧的。 問題只在於,我在低位入貨不多,現在股價又已經上了去。梅偉森小朋友也在買,天天排隊等買,但也一直買不到,可知此股之「猛鬼」也。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0-17

我認為,香港的股市已經在5年前,也即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期間見了底,那是10,676點,跟著是2011年的16,170點,2012年的18,056點,在技術上,可以見到一浪高於一浪的大趨勢。 但是呢,如果純粹從技術上來看,則不排除恒指跌至19,000點,即是比現價位,跌去接近兩成,那仍然是一浪高於一浪。 所以說,就算是牛蹤已現,也未必是不會跌的,記得在2003年至2008年期間,大市照樣是有升有跌,跌的時候,照樣是一片慘淡,市場以為是末日將至,低潮過了好幾個月之後,才慢慢回升,再度是一浪高於一浪。 為甚麼我會無端端的說起股市呢?因為我眼見到近期很多股票的價格暴升,而且是升到很不正常的地步,這令到我有點兒擔心。 這其中最離譜的,當然是「先思行」(595)的暴升,是因為謠言被小米手機看中了,作為被收購對象,在開市後暴升一倍,「先思行」馬上澄清,這項洽談中的收購並不存在,之後的股價當然是跌了下去。 問題在於,當日它的收市價,是0.89元,居然還高出了前一天收市價的27%,而它的成交額,是總發行股數的85%。而且,「先思行」發出澄清通告時,是在10點26分時,晨早流流已經澄清了,咁都炒到咁癲,有無搞錯! 以我和朋友們的收貨經驗,現時市場沒有升過的平價股票已經不多,我們只要稍稍一買,股價馬上便跑了上去,要繼續買也買不到。而當市場上可以買的股票一隻一隻地減少了,它的上升動力也就一步一步的消失了。 從以上的蛛絲馬跡去判斷,我認為,大市已經去得八八九九,相信已是行將就木,快要完蛋了。 所以呢,我在寫此文的一刻,已經在逐步將手上的股票清倉了,準備離場了。當然了,手上還有一些股票,是長期持有的,並且會採取「細細注,大大聲」的策略,以幾萬元為單位,以短線作為策略,亂炒一些消息股,過過日辰。 我本來是認為,大市是將會再玩3個月,升穿25,000點,才回頭跌穿20,000點。但是,現時的炒法,實在太不對頭了,所以,有懷疑,揸現金,還是「對唔住,約咗人,走先」。這一篇文,其實是一篇「通告」,告訴大家我的策略。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0-16

青年人在人生最美好的階段,去經歷了文化大革命,親身上山下鄉,同農民一起工作多年,在幾十年後的今天,回想起來,大家都說是足堪回味的過去。這些人有些完蛋大吉了,但有些卻重新入學,讀書畢業後,再出社會打拼,很多成為了今日社會上的菁英,這一代中國領導人中的骨幹分子,就是這一班「知青」了。 正是,少年的歷難,變成了中年的資產,毫無疑問地,「知青」當年的艱苦生活,培養出堅毅不拔的一代人出來。就這種氣質而言,江澤民、李鵬、胡錦濤、溫家寶這些相對幸福的技術官僚,是完全不同的。 1969年,習近平15歲時,到了陝西延川縣的文安驛公社梁家河大隊插隊落戶,1975年才回到清華大學唸化工。 1974年,19歲的李克強進了安徽省鳳陽縣大廟公社東陵大隊,1977年才進了北京大學法律系。 1968年,22歲的張德江在吉林省汪清縣羅子溝公社太平大隊插隊勞動,1972年,進入了專門給中國的朝鮮族唸書的延邊大學,主修英語。 劉雲山是山西人,到了內蒙古唸師範學校,1968年,21歲的他到了內蒙古的土默特右旗蘇卜蓋公社去接受勞動鍛煉,跟著一直在內蒙古扶搖直上,當上了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副書記,1993年才去中央當宣傳部長。 1969年,21歲的王岐山到了陝西延安馮莊公社插隊,1973年,才進了西北大學歷史系。 俞正聲連「上山下鄉」資格都沒有。他的母親范瑾因是「彭真死黨」,也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故被「處理」到張家口市的無線電廠當技術員,一直以技術人員出身,當上電子工業部的副部長。 張高麗是七常委中最幸福一個,沒吃過甚麼苦。 我的看法是,現在的七個常委均是性格堅韌之輩,鬥爭手段厲害,為人也非常厲害,當今全世界政府之中,都沒有過領導人在年輕時,有過這麼「有意義」的人生經驗。 李光耀認為,習近平這個人總是臉帶微笑,但不簡單,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我相信他的判斷。有人認為,習近平是兒皇帝,控制不了派系,將是個弱勢政府。我不同意這種看法。我不但同意李光耀的意見,我還認為,習近平將是毛澤東和鄧小平之後,最為強勢一個領導人,但這當然要等到他把所有反對他的人都拉去坐牢後才能做到。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0-10

上期我說到,中國的政治局常委,年齡都是差不多,所以思想也會趨向一致,這有甚麼問題呢? 上一代的江澤民、李鵬、胡錦濤、溫家寶,其實是比較幸福的一群。他們主要是讀科學,當技術官僚出身,在文革時沒倒過大霉,在鄧小平改革之後,則扶搖直上,到達頂層。這其中只有朱鎔基是個異數,慘遭批鬥之後,還能夠翻身,此所以朱鎔基的氣質,從來是不同於其他人的。 至於這一代的政治局常委,也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大都當過「知青」。 相信很多香港的年輕人都不知道甚麼是知青,所以需要解釋一下。 在中共建國之後不久,城市已有點勞動力過剩,但如果太多的青年人失業,將會造成社會不穩,嗯,現在全世界,包括香港在內,都有這個情況,所以大家應該是一說便明的。 「知青」是簡寫,全寫是「知識青年」。在當時,中國的文化程度偏低,用不著大學畢業,高中,甚至是初中畢業,馬馬虎虎,也已經算是「知青」了。 但是,「知青」這個名詞的名堂實在太響了,所以現在專指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中期,上山下鄉的那些青年人。 《人民日報》在1953年,發表了社論《組織高校畢業生參加農業生產勞動》,而在1955年,60名青年組織了「青年志願墾荒隊」,走到了東北的北大荒去拓墾,這就是第一代的「知青」。 這一場上山下鄉運動,在文化大革命時,鬧至最高峰。所有學校在1966年停課,1968年復課,1966、1967、1968年這三屆的所有在校初中和高中生,全部都得前往農村,和農民一起接受勞動。這3年的在校生稱為「老三屆」。 在七十年代的後期,「知青」才分批從農村回到城市,就學的就學,工作的工作,而在1980年,由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決定不再搞上山下鄉了。時至今日,很多「知青」發了財,有的當上了高官,有的則因為當年斷了學業,就此廢了一生。 估計當年上山下鄉的「知青」人數,一共有多達一千二百萬至一千八百萬人之間。 但是,這班人卻是現時中國掌握著權力的一群人,在政治局的7名常委之中,一共有5個,包括了習近平和李克強在內,都曾經是「知青」,從此見得,「知青」的意識形態,決定了今日中國的政治和政策。 因此,如果要懂得今日中共的政治,不得不先去理解甚麼是「知青」。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0-09

中國的政治體制有如一個龐大的官僚架構,一定要經過很多的行政歷練,才能夠逐步爬上高位。 在中國,所有的官員都是政治任命,但也沒有一個官員,是純粹憑著政治任命,一下子爬上高位的,嗯,以前是有的,例如王洪文便是憑著文化大革命的功勞,幾年間變成了政治局常委,但現在沒有了這支歌了。 這種制度當然也有一定的優點,就是領導人不會是像西方般,只懂耍嘴皮子的政客,只要得到了民眾的歡心,便能憑著競選,當上了總統。 然後,只要你是總統的朋友,支持過他參與選舉,又或者是他黨中高層的老友,又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便有機會得到政治酬庸,進入政府任職。 但在中國呢,必須經過了地方行政的經驗,懂得做實事,才能夠出任高位。其實,中國的傳統,向來就是如此,所以才有「宰相必起於州郡,猛將必發於卒伍」的說法。 既然中國當領導人,要一層一層的爬上去,要當領導人,也就必須有上一把年紀。但是,共產黨又規定了,當領導人的年紀不能夠太老,於是便有了「七上八落」的退休規則,七十歲還可以走馬上任,當政治局常委,八十歲就只有下台了。 所以,在中國的領導人,年紀不能太輕,也不能夠太老,大約是由五十多歲,至七十多歲之間。由於近年要更年輕化,所以過了70歲,便不能了,最多只能夠是69歲,但可以做到74歲。 以近3屆的政治局常委的平均年齡來算,2002年是62.1歲,range(範圍)是61歲至67歲,2007年平均是62.3歲,range是52歲(按:是李克強)至67歲,2012年是63.4歲(現在當然是大了一歲),range是57歲至67歲,幾乎都是同一個年代的,而像甘迺迪、克林頓、奧巴馬這些一舉成名,「四」字頭便當美國總統的人,中國是不可能發生的,除非是現有的制度突然消失了吧。 中國的領導人大致上年紀都差不多,這有一個好處,就是這個年紀是頭腦最好的時期,對施政當然有利。 不過,這也有一個壞處,就是領導人的年齡太過劃一,在決策時,也會有著劃一的意見,失卻多元化,自然是不好的。 這篇文章只寫了前半段的解說部分,還未說到下半段的主題部分,已經寫完,唯有下期再續。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0-07

日本曾經是一個核能大國,一共有50個反應堆,超過三成的電力來自核能發電,但是,自從2011年,福島發生了大地震後,日本已經陸續關閉了所有的核電廠。這令到日本要進口大量原油,去維持發電,這不但令到日本的外貿赤字大增,而日本的電力公司,也漸漸支撐不住,快要破產了。 其實,日本只是暫停發電,並沒有立法通過全面禁用核電,因此,在風頭火勢過後,還是會重新啟動核電廠的。 不消說的,日本的電力公司也不會因為暫停核電廠的操作而真的倒閉,因為政府不可能坐視這麼多的核電廠一起倒閉,這是太大的衝擊了,政府非得出手相救不可。 正是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上科場,像印度、北韓這些國家,孜孜的欲建核電站,但是不少先進國家,卻開始要禁除核電。 美國禁用核電的呼聲一直很強,日本卻因為天然資源匱乏,所以一直不敢棄用核電,反而意圖增建,但因福島一役,民意就逆轉了。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成功地立法廢除核電的國家,就是德國。 德國目前大約有25%的電力來自核能,卻打算在2020年起全面取消使用核電。本來,在福島事件之前,德國本來想把全面關閉所有核電廠的日子,推遲12年,但在這件事件發生後,便得一切照舊了。 問題在於,德國憑甚麼來關閉所有的核電廠呢?表面上,它的可再生能源技術極度發達,例如風力和太陽能等等,現時已經佔了總發電量的兩成以上了。但實際上,它還有法國的支持,法國的核能佔了總發電量的接近八成,是世界的最高比例,而德國和法國的電力是聯網的,所以法國的核電可以供給德國。 對此,德國的官方說法是:第一,它從法國輸電,是從來就有的行為,不是因為要關閉核電廠而輸入的。第二,法國的輸電只佔德國總發電量的一成左右。我的補充是:風力和太陽能發電不穩定、不靠譜,只能作為輔助,不可能成為發電的主力。 法國的供應電力給德國,並不在於供電,而是在於後備電力:你有問題時,我在後面全力支持,撐你!正是因為有法國的核電的力撐,德國的再生能源大計才能夠推行。 所以,我想說的第一個結論是:德國有法國支持,才能全面禁核,至於日本,憑甚麼? 第二個結論是:日本的電力公司的情況已經差得不能再差,很可能有投資價值,只可惜我不買日股。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0-03

我手頭剪存了一份香港、新加坡、溫哥華三個城市的警員有關指數比較,這個統計比較當然是舊聞了,但是我的詮釋卻是新的。 話說這三個地方的警務人員的比例是(每千名市民對):香港3.97、新加坡3.07、温哥華2.79,但是論到行劫個案,比例是0.11、0.11和1.6,溫哥華遠高得多,爆竊則是0.65、0.16、7.7,香港又遠遠高於新加坡了,至於溫哥華,我曾經住過,那裏真的是可以稱得上是盜賊如毛,車子裏頭放有五角錢,都會被人打破玻璃,拿走那枚硬幣,相信這是香港人所不敢想像的。 相對來說,新加坡的警員的收入還是三地當中最低的,如果用「每一元能夠做成的保護」來計算,則新加坡的效率是最高的。 至於這三個城市的警務支出佔G.D.P.比率,分別是香港0.71%、新加坡0.52%、溫哥華0.83%,原因相信是溫哥華的警員薪金較高的關係。但溫哥華用這麼高的成本,得到這麼差的治安水平,當然也是不能接受的。 至於保安人員的比例,則是香港16.2,新加坡8.1,溫哥華是4,這又變成了香港第一了。保安人員愈多,當然是成本也增加了很多,如果把保安人員也加了進去,香港的公安成本又變成了最高,如果從成本效益去計,香港的「公安效率」又不夠高了。況且,保安人員是私營公司的工作,只能夠保護有錢人的生命財產,這構成了「人民生命安全的不公平」,換言之,有錢人的生命比窮人安全得多。這當然是全世界均有的現象,正如貧富懸殊,是沒法改變的事實,可是,貧富懸殊也有比例,如果拉闊了,就是壞事了。但我手頭上並沒有三個城市的窮人和富人安全系數的比較,故此從略。 但我在這裏,必須加上另一些的比較方式,例如說,一個城市的自由度。通常,自由度愈高的地方,治安愈難維持。像朝鮮,有著嚴密的戶口制度,罪案便很少很少了。像溫哥華這樣注重人身自由的城市,治安是很難維持的。甚至是,賊人入屋打劫,屋主人打傷了賊人,警方反而控告屋主人蓄意傷人,這樣的制度,又怎能維持治安呢?而像新加坡這樣的威權國家,治安則容易得多。 一個城市的大小,也會影響到治安,像香港和新加坡這種城市,人們困在小地方,賊人犯案後難以逃跑。但是,溫哥華的賊可以來自全國各地,犯案後也可以跑到任何地方,他們連出境時,也不用檢查證件,無掩雞籠,治安當然最差了。 所以,結論是:香港的治安是很好,可是也佔了不少先天性便宜,所以也毋須驕傲。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0-02

今天說一籃子物品用來作為貨幣的最大問題。在解說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得先去問另一個更基本的問題,甚麼是貨幣最基本的元素? 貨幣有很多必要的條件,其中一項必要的條件,是它必須能夠保持價格穩定。而保持價格穩定的基本元素,就是一個「錨」﹕聯繫匯率是一個「錨」,就算是浮動匯率,也不能任它完全隨市場自由浮動,而是在必要時,當它的價格大幅波動時,政府也會入市干預,減低其波幅的速度,這也是「錨」的一種,只不過是浮動的「錨」。 一條船的「錨」的必要條件,是它的重量,一種貨幣的「錨」的必要條件,是它的發行機構的儲備。有儲備的貨幣,才能講穩定,沒有儲備的貨幣,給一拉便倒了,這是鐵律,永遠也錯不了的。 當然了,一籃子物品來作為貨幣,也得有大量的儲備,才能運作,才能把這種貨幣變成穩定,這也是鐵律,錯不了的。問題在於,儲備究竟是甚麼呢? 港元和美元掛鈎,所以香港金融管理局的儲備主要是美元,當港元受到狙擊時,便可拋出美元,買進港元,以穩定港元的幣值。美元沒有掛鈎,但美國擁有大量黃金,可以在必要時,拋出黃金,穩定美元。但當然了,當市場仍然相信美元時,它用不著這樣做,只要調節利率,便能夠做到相同的效果。 如果是用一籃子物品來做貨幣,照張五常教授的說法,是用不著用這一籃子貨幣來作儲備的,只要政府能夠以外匯儲備,在公開市場買到這一籃子物品,就可以構成足夠的對沖,也能夠達到穩定貨幣的目的。 表面上,這當然是可以的,但這卻是用蘋果來對沖橙,用煤來對沖石油,是不完全的對沖。 以香港為例子,我們可以不用美元作儲備,改用黃金,或歐元,當港元受到狙擊時,便沽出歐元或黃金,買進港元,照樣可以收到穩定港元的功效。問題在於,和港元掛鈎的是美元,如果美元的價格急升,又或者是歐元或黃金的價格急跌,那麼,港元便難以保值了。 用一籃子物品來作貨幣,卻不用一籃子物品來作儲備,這就是不完全對沖,從操作貨幣價格的角度看,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但如果真的用一籃子物品來作儲備呢,這個也不可能。試想想,如果儲備的物品之一是米,得儲存多少米?儲存了這一大堆米,米價都飛升了,而且儲了不吃,也是浪費。 總之,一籃子物品來作貨幣,是不可能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9-30

本欄名叫「政經密碼」,但講政治的多,講財經的少,皆因一欄八百至九百字,如果寫財經,實在很難填滿字數,除非是像其他人般,抄抄基本資料,又或是翻譯一下英文報道和分析,但我又不想這樣做。我的專欄的特色是:就算你罵我亂寫一通,胡說八道,但最少做到,內容是新貨,不是A貨。 所以呢,為免被編輯說我「有政無經」,揾讀者笨,並且以此為理由,cut我專欄,燒我(在報館內出稿費的)數簿,所以我會定期寫一些財經心得,以充其數,今日就是其中的一篇。 近日我有三隻觀察中的股票: 1. 「中國新經濟投資」(080),它是二十一章,即投資公司,2年前以1.03元上市,我認購了50萬股,賺了4萬元。 現時上市條例對於二十一章的限制甚嚴,其中的一條是,它在上市的頭兩年,「最低消費」是十萬股,所以杜絕了散戶的買賣。兩年之後,它才可以拆細出售,現在兩年期屆滿了,而它的股價又已「潛水」,只有0.61元,可以算是「抵買」之至。 這股票的downside在於,幕後老細大把錢,不知幾時會炒,而且,當我們一伙人在討論它時,得出的其中一個結論是:「二十一章的公司,最好用來自己做莊炒股票,用這公司的戶口來買買賣賣,但這公司本身的股票炒不炒,就說不準了。」不過,這股票抵買,是錯不了的。 2.「駿科網絡訊息」(8081),去年供過一次,1供3,供0.2元,只有5份申請有效接納,供了31.21%,完全供乾了。供股價是0.2元,經攤薄後的可換股債券的換股價是0.19元。 它在供股後大炒了一回,最高上到過0.8元,但慢慢下跌,上星期五的收市價是0.199元,已經跌破了供股的成本價,一億元多一點的市值,可算是十分抵買。 由於此股有著「優良」的炒作歷史,現在美國的QE不退市,所以又是小股票的大炒期,多隻股仔亂炒亂升,它加入炒的行列,炒埋一份的機會率,自然也是不少。 3.「中國無線」(2369),這是一隻中型股票,幾十億市值,但有業績盈利支持。線人說,現在炒作手機概念,它的前景又好,升兩倍也不為多。 我在考慮中的原因,是因為它的downside在於,在年來已經升了兩倍,所以風險不低。公司沒問題,股票也沒問題,問題只是在於,風險和回報是不是相稱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9-26

我很少回應讀者,皆因一個作者的天職是寫作,如果常常回應讀者,就是浪費時間,太無聊了。 但是,任何事也有例外的時候,有些情況是不得不回應的,例如說,有些讀者指正了我的錯處,那是不得不認錯的。有時候,有的讀者發了一些有意思的問題,那更是非答不可了。最後的一種情況,則是讀者的問題雖然很無聊,但是我在沒有題目可寫之時,為了騙稿費,也就不得不回應一番,充撐場面了。 話說有一次,我寫了一些對於民主語帶不遜的字眼,有一位對於民主很堅持的人,罵我說:「好心你專心炒股同做港式財經人,唔好亂吹,咁憎西方民主,咁你當年又入加籍,快D交出你本護照同脫離加籍,唔好人老色衰時又死返嚟。」 我想,我不妨說一說人們申請護照的作用。 我除了加拿大護照之外,還有英國護照,以及香港特區護照。我的父親是澳門人,我很怪他太過懶惰,當年沒有為我申請入籍葡萄牙,不然我也有澳門護照和葡萄牙護照。我當然是很低層次地覺得,擁有多幾個護照,是很牛的一回事。 我曾經想買一個中國身份證,據說保證是真的,當年只賣幾萬元,我認識的幾個香港朋友,也有內地的身份證,甚至是有幾個移民外地的內地朋友,也死拿著內地身份證,貪求一個方便。 這證明了,內地雖然沒有民主,但如果多一張內地的身份證,很多人都是不介意的,甚至願意花錢去買。(後來價錢加到了二十萬元。) 所以,人們擁有一個護照,並不代表認同這個國家,有時只是為了方便。反過來也可以說,我愛加拿大,也可以不認同它的制度,我甚至可以反對加拿大的民主制度,但很愛加拿大。這正如很多人說很愛中國,不過反對共產黨,這兩者原理是相同的。 加拿大是一個很開放的國家,承認多重國籍,所以我可以既愛加拿大,也愛香港。不過,我說過,我愛不愛加拿大並不是一個問題,反正如果要我選擇一個國家來效忠,我們效忠於加拿大,因為我在那裏宣過誓,必須效忠於它。這是一個信諾,我必須遵守它的信諾。 最後一提的是,我申請入籍加拿大的原因,以及我喜歡加拿大的原因,並不止因為它的民主制度。加拿大人最喜歡說的其中一句話,是「我們不是美國人」。相比來說,加拿大人更著重於它的多元文化,它的人權保障,以及它對公平的堅持,所以我們永遠強調和美國的不同之處。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