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3-12-05

我的研究興趣很廣泛,其中之一是研究人的心理。當然了,在心理研究當中,有很多是很邪惡的,如果把這些邪惡的知識公諸天下,可能會令到世界大亂,我當然不可能把這些心得說出來,而今日想說的,則是沒有那麼邪惡的部分:人的出身。 大家都知道,人的出身,很能夠影響他將來的思想和行為。不久前,我寫了一篇關於希特勒的文章,講的是他的父親是私生子,所以其祖父可能是猶太人,因此,希特勒很可能有猶太的血統,只是這一點,連他自己也不敢去確定,所以甚至找人秘密查探過自己的身世。 以上的,在研究希特勒的人來說,已經不是秘密,而是公開的知識了。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出來,自然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指出了一個心理學上的問題:為甚麼以希特勒這樣的一個很可能有猶太血統的人,居然會變成了一個最為反猶太人的屠夫? 我提出的這個問題,又是第二層的「醉翁」,正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實際上的問題是:典型的香港人是原居民,可是,現時最覺得自己是香港人的,最為排斥內地移民的,卻反而很多是移民的第二代、或第三代。 但是,更覺得自己是香港人的,與內地人與別不同的,還不是移民的第二、三代,而是像黎智英、劉夢熊般的人。 黎智英和劉夢熊都是多年前內地的新移民,在那個時候,新移民要在香港取得成功,十分困難,百中無一,所以他們能夠在那時的香港混出頭來,成為了上流階級,娶了港女老婆,變成了徹徹底底的香港人,就是這種人,才會特別自豪於自己的香港人身份。 當然了,這兩個人的港人認同,在取態上大有分別,一個是親西方,另一個則是親中方,但是,其本質上是一樣的,就是在他們的心中,均認為自己已經洗清了內地新移民的身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香港人了。 香港人有甚麼不同呢?香港人就是不同的。 大家看到,梁振英是一個多麼親中的行政長官,但是,別忘記,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香港人:英皇書院,理工學院,去英國唸書,打英國人工。所以,你看他所重用的人,是張震遠,是陳茂波,是陸恭蕙,是馮煒光,全都是傳統智慧下的香港菁英。不消說的,梁振英也是移民的第二代。 所以我認為,一個人的出身,影響了他的思想和行為,這是絕對正確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2-04

近來的細價股炒得好誇張,一隻金寶通(320),日日大升幾十巴仙,只是因為它傳聞賣殼啫。喂,賣殼咋噃,又無講明賣給誰人,周時賣了之後,不升反跌,都是常常發生的事。 不過嘛,當市場buy這些消息,我們作為炒股者兼寫股人,當然不會同市場力量爭拗,因為市場永遠是對的。記得當年初入行,炒科網股,我做科網公司,都唔信科網啦,不過咪又係大炒特炒,結果十萬元炒到贏成千萬元,本錢的十萬元還是問哥哥借的! 所以說,buy不buy一個概念,以及買不買一隻股票,和自己的「信仰」並沒有關係,大家只是猜度市場的力量:當大家在鬥傻的時候,如果自己獨自精明,那是賺不了錢的。 說到賣殼股,有一隻叫「中昱科技」(8226),已經傳了賣殼好耐,甚至連業務也在賣了,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它都是肯定賣殼的了,只是不知何年何日賣而已。所以,我也掃了一些,去作「傍身」之用,以免有人贏錢而我沒份,那是炒股者最大的悲劇。 結果呢,一掃之後,想要再掃,股價便升了上去,再買不到了,莫非真的「咁猛鬼」? 說起當日的我,是蕭若元的科網公司「天網」(577)的執行董事兼第一名員工,手下有幾百人,還有3%的認股權,而該公司的市值是十幾億元,心想,這次還不發達?但是,人是不會心足的,有一天,一位好朋友介紹了一位大孖沙給我認識,這位大孖沙的代號是,嗯,就叫做「大劉」吧。 大劉同我見了幾次面,說要搞科網公司,我心想,如果同大劉一起做,仲唔發達?蕭若元的3%認股權,都可以放棄了。要知道,當時的科網股,一炒便是炒高幾十倍,是十分誇張的事,那時我的人工十幾萬元,股票一千萬,認股權幾千萬,但在半年前,則還是一個月薪五皮,花七皮,欠卡數兩皮的寫稿佬,科網加股票的力量之大,實在是勝過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 但當大劉問我,對於科網的前景如何,我的回答卻是:「搞科網蝕梗,除非你能夠在股票市場賺大錢,否則絕對不可能是生意經。」 見了幾次,大劉終於還是放棄了,沒有搞科網了,我企圖攀上他的發財大計,當然也落空了。 我說這個故事出來,就是要證明我在大炒科網股的時候,也是完全不信科網能賺錢的。所以,當市場buy賣殼概念時,不管我信不信,反正我就是買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2-02

我在早前說過,中國在習近平時代的經濟增長引擎,將會是來自把經濟重心從國營企業,移至民營企業。 然而,當民營企業抬頭時,意即民間將擁有更大的經濟力量,而經濟力量也可以是政治力量,這也意即政府的政治力量減弱了,那麼,共產黨又將憑著甚麼,去繼續領導中國呢? 答案是:它將會刻意扶植有共產黨員背景的資本家,如果富豪們都是共產黨員,那麼,金權還是掌握在共產黨的手上,和以前完全沒有分別。於是呢,近來的我的一個研究方向,就是努力找出有共產黨員背景的上市公司,因為,它們的發展,相比起其他同業,一定有著優勢,因為它們有著政府的扶助,成功的機會也大得多。 當然了,在民企老闆當中,共產黨員不少,但大都只是疑似共產黨員,或像反出了共產黨的老土共梁慕嫻所說的「行為實質共產黨員」,真正擺明車馬的共產黨員其實並不多,其中的一個,就是「天工國際」(826)的朱小坤。 朱小坤是江蘇省丹陽市後巷鎮前巷村的人,他在1975年已經是村的治保主任,擔任「公職」了。在1981年,有一間五金廠快要倒閉了,二十多名工人快將失業,而他也已經是該村黨支部書記,當然不能令到村中的失業率因這二十多人而大增,便膽粗粗的,接手了這間五金廠,搞起實業來。 結果是,在他的經營管理之下,這公司蒸蒸日上,生產的高速工具鋼銷量先是全國跑上了全國第一,跟著還變成了世界第一,發了大財,在2007年,公司還在香港上了市。 朱小坤是農民出身,說過了一句話:「三頓飯裏有一頓是乾飯就滿足了。」(按:因為他每天吃的都是粥。)後來,他開始富了,便改說:「三頓飯裏有一頓有紅燒肉就滿足了。」最後,「天工國際」在工業股最勁的2007年上了市,在這一年,他登上「胡潤百富榜」第485位。 事件的中心並不在於朱小坤這個人,而是在於前巷村的人民,當然也是大大的富裕了。朱小坤在發財了之後,便把利潤拿了部分去辦農民夜校、老同志活動室、黨團員之家,為老幹部和老團員發放退休金和養老金,而大部分的村民,都是在「天工國際」上班。 政府扶助黨員搞企業,企業則幫助政府維穩和搞社會福利,這些黨員企業當然也有著極大的經營優勢,這造成了一個生態循環,這就是中國未來十年的大方向!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1-28

昨天說到了我對翁靜晶小姐出律師信給有線電視的行為大為讚賞,但是,我作為一位公正嚴明的時事評論員,對於她的另外一些言論,卻至少不能完全同意。 話說,翁靜晶斥責有線「冤魂不散,死纏爛打為的是要多收月費」,而且它死不取消服務的政策「早已天怒人怨」,這種指責是對的。但是,她以此為理由,炮轟政府的發牌決定:「政府居然還是發牌給有線旗下的『奇妙電視』,真是莫名其妙也!」很多網友也抱持這種意見,這種想法則是不對的。 這裏並不打算評論應否發牌給王維基,因為這是另一個問題。我要說的只是:所有的電訊商,包括王維基之前的香港寬頻在內,也包括了所有的寬頻商和流動網絡商都惹人反感,我就是吃過了「3」和「one2free」的多次虧。所以,就此問題單單苛責有線,是不公平的,因為所有電訊商都該死,政府應該把它們全部「釘牌」,收回所有線路和頻譜,交回政府自己經營,相信一定大快人心。 不過,話說回來,在所有的電訊商之中,以有線寬頻的行為最令筆者反感。 我之所以寫這一篇文章,其實是為了呼籲正義的翁律師,如果為了社會公義,也為了有效地懲罰有線電視,最有效的辦法,是提供300元的定額律師信服務,專門對付有線,以至於所有的電訊商,並且可以提供廉價訴訟,相信馬上得到了數十萬名市民的支持,那麼,下一屆的立法會議員,相信她將可唾手可得一席。 不久前,有朋友向我詢問「DX.com」(8086)這隻股票,我回答說:「一早有留意它啦,這是一隻主板市值,主板盈利,不過是在創業板上市的股票嘛。」 朋友追問:「咁即係點?」 「近年來,盈利大跌,股價也大跌,即係好抵買囉!」我說。 「好抵買,你答得好籠統,總之,即係買唔買得過啫?」朋友繼續問。 「不知道。」我坦白說:「買平的股票,好處是一旦翻身,可以大贏特贏好幾倍,但問題在於,不知何時翻身,可能要等一段時間。但如果等它翻了身之後,才去追買,那就不用等,但股價就肯定已經飛了上去,贏不了多少錢。」 「咁你即係話,有等得的錢,才可以買啦?」朋友問。 「不予置評。」我說:「你贏了,不會分錢給我,輸了一定罵我,我才不會take position這麼笨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1-27

先不說我以前是多麼的迷戀翁靜晶這位純情的小美女了,現在的她,又再度成為了我的偶像,當然不是因為她的美貌與智慧並重,也不是因為她對劉家良師傅至死不渝的愛情令人感動,而是因為她做了一件事:因為她無法終止有線電視的服務,而且在退還了機頂盒和遙控器之後,仍然被收費,所以她決定停止自動轉帳,兼發律師信。 因為這一個動作,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劉家良夫人,又再成為了萬眾讚揚的人物,這個「萬眾」,當然也包括了我在內。 我沒有取消過有線電視,也不打算取消,但卻吃過不少電訊商的虧,每次都氣得要死。 有一天,我和謝偉俊和白韻琹吃飯,我對他們說:「我想成立一個反電訊商的欺壓小市民大聯盟,如果你支持,只要捐出一個免費的辦公地點就可以了,我可以負責執行。我包保你可以得到超過二、三十萬的支持人數。受過電訊商氣的港人實在太多了,只要你肯振臂一呼,肯定有銷路。」 很可惜,謝偉俊並不相信我的說法,只說:「乜有咁嘅事?我不相信。」當然了,他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人,從來沒有搞過電訊商的手續,自然也沒有吃過虧。但是,他不聽我的意見,已經是浪費了一個大票倉,只是他不自知而已。 我翻看翁靜晶小姐事件的網上留言,有不少看得我哈哈大笑。 一位網友的經驗是:「之前試過到期我以為完咗,我戶口沒入錢,佢自動續約,扣我數過唔到,跟住就冇再扣,佢一路都冇追,2年後佢打嚟話我欠佢哋錢,唔俾就告我,話佢哋有電話錄音做證明,我話你都冇追,我又冇用你嘅服務,你一年之a後先問我攞錢?佢話唔俾番月費冇問題,你同我哋買番個解碼器,條數相等於2年月費。我話咁我退番俾你,佢話唔得,舊解碼器已經冇用,退嚟冇用。」 因此,另一位網友的結論是:「希特拉都取消唔到有線合約。」 另外的一些比較實用的方法,例如說:「用電子Fax機,1次fax100份表格去,收唔到嘅話,就200份,再收唔到,就500份,或者1,000份,都係幾個掣!」 又或者是:「無限loop大法。材料:fax機、申請書、膠紙。1.填好申請書。2.用膠紙將申請書頭尾連接。 3.放入fax機後,將第一頁頂部與最尾一頁尾部黐埋一齊,形成一個圈。 4.無限loop,直至有線打番電話俾你。」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1-25

由於我是研究貨幣的專家,打算寫一套多本關於貨幣的專著,對於網上貨幣這種新興的虛擬貨幣,自然也不得不去研究。 當然了,網上貨幣只能夠購買某些商品,例如說,買遊戲的兵器,換賭博遊戲如「鋤大弟」的分數,大部分的商品都不能購買,但也有好些實用的商品接受虛擬貨幣,而且,接受虛擬貨幣的實物還愈來愈多。我在討論貨幣的書中,也分析過這個理論性、也是技術性的問題﹕究竟一種貨幣能夠購買多少種不同的商品,才能夠算是一種貨幣? 無論如何,照我的看法,虛擬貨幣將會是未來貨幣的主流,現在只是開始時的萬魚競爭而已。在萬魚競爭的市場初階,究竟誰會勝出?這好比在十多年前,互聯網初起時的世界,究竟誰能勝出? 很多人都知道,在上世紀美國的尋金熱,很多淘金的人都失敗而回,但是在金礦附近開酒吧的、搞旅館的,都發了財。這又好比在網上購物的崛起,發財的居然是速遞公司,近年大行其道的「順豐速運」就是一個好例子。 我沒有忽略到,在網上購物中,發大財的,是「阿里巴巴」,是馬雲。但是,在搞網上購物,當時還是新興事業,沒有成功的先例去參考,是有危險性的,在「阿里巴巴」的同時,有著一萬條失敗的魚,它只是偶然成功的一個個案而已。然而,搞順豐速運,卻是無驚無險,一直有著穩定而快速增長的生意,這是「食住等」,upside雖然比不上「阿里巴巴」,但是downside也小得多,安全得多了。 日前我在研究「文化傳信」(343)這間創作和科網公司,近期它的動作多多,又同「殼王」陳國強和他旗下的「電視廣播」(511)合作,和周杰倫搞社交網站Ucan.com,又大搞網上遊戲,自然也有網上貨幣,而且這網上貨幣還同炒到大紅的bitcoin掛鈎,但我真正感到興趣的,還是它收購了的2,100個銷售點,據其官方所言,它很快會擴展到10,000個銷售點。 這些銷售點,正是準備用來售賣虛擬貨幣,當然也包括它自己發行的遊戲代幣。換言之,這是虛擬貨幣和官方通貨(即是人民幣)的交換市場,如果它能夠掌握這一個制高點,以後所有的虛擬貨幣都要經過這一個銷售渠道來發售,因為市場上並沒有其他類似的網絡。這也即是說,它就是「順豐速運」。這當然是非常聰明的商業模式。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1-21

當年朱鎔基的改革,其實是重整了國企,因為朱鎔基是一個大政府主義者,所以,今日很多人說,現時中國經濟的「國進民退」,其實是肇因於朱鎔基時代。 誰都知道,開放民間企業,讓私營機構抬頭,有利於經濟發展,共產黨政權也不可能不知道這個簡單的經濟事實。問題在於,如果任由經濟由私人機構去操控,那麼,國家的權力何在?如果共產黨沒有權力去控制利益的分配,去控制「餅仔」的分配,那麼,誰來投靠共產黨? 換言之,讓私營企業去成為主流,以後誰來加入共產黨?當年朱鎔基的國企改革,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照當時的形勢,也無法讓民企成為主力。 但是,習近平的這次改革,卻肯定是加強政治監管,但卻讓民企抬頭,那麼,共產黨以後又憑著甚麼來管治中國呢?要知道,經濟力量就是派餅的力量,如果共產黨只能控制政治,不能控制經濟,這個黨的力量也就少了一半,很難維持下去的。 俄羅斯的普京採用了強人政治的辦法,用強硬的政治手腕,去強迫大企業的老闆就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問題在於,普京是一人黨,又或是加上了梅德韋傑夫,二人黨,兩個人飽,全家也飽,兩人下台後,可以棚尾拉箱,關人鬼事。 但是中國共產黨卻是一個大家庭,好多把口要養,習近平之後,還要千秋萬代的統治中國下去,它不可能用普京的簡單國家資本主義的辦法,就能夠永遠拑制著這班資本家。 然而,在2002年的江澤民時代,中國共產黨准許了資本家入黨,這為今次的習近平改革製造了契機。 我可以寫包單說出,以下的,將會是習近平改革的政策: 在以後,國家將會開放民營企業,讓民營企業沾手一些最賺錢的專利生意,只是,先決條件是:這些民營企業的老闆,必須是共產黨員。 不消說的,這些共產黨員也必須受到黨章的控制。至於不是共產黨員的人,自然不可能得到國家政策的優惠,沒有政策保護,根本不可能做大做強。 大企業家作為共產黨員,也有一部分是自我實現的預言,因為共產黨會招攬所有的成功人士,去加入黨。事實上,升職和入黨,在中國的體制上,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 普京的做法,是聽話的民企才能上位,而中共的做法則將會更勝一籌。從掌權和治國的角度去看,這實在是天才式的發明。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1-20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其中一條,是廢止勞動教養。 勞動教養說穿了,是一種行政扣留,即是說,公安機關在不經法律程序之下,可以對犯人作出類似監禁的懲罰。這是全世界皆有的制度,香港也有,問題在於時間:香港警察的最高拘留疑犯時間是48小時,而中國勞動教養的最長時間則是3年,甚至可延長至4年。從07年起,出了一項不成文規定,把教養期控制在2年。 勞教出現於1955年,出自《關於徹底肅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旨在清除特務、土匪、惡霸等,由於這些「壞分子」數目實在太多,而且不一定有足夠法律依據去把他們入罪,於是,政府唯有繞開法律程序,另外發明了一種新方法,去執行這個任務,這就是「勞動教養」了。換言之,它本來是一個政治任務。 本來在共產黨政權還未完全站穩陣腳時,勞動教養不失為一個暫時有效權宜之計。後來毛澤東為方便「反右」,把「勞動教養」變成正式法律,人大常委會在1957年通過《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在文化大革命時,無法無天,自然沒有勞動教養這回事,文革後,這制度又恢復兼擴大,如自從1986年起,將賣淫嫖娼、賭博、傳播淫穢也列入了,不少香港人因嫖妓而被勞教,就是從這時開始的。在1990年起,連吸毒也列入,今時今日在勞教所的大部分都因吸毒而進去的。 在02年,勞教適用範圍擴大至十種人,這是它的高峰期。03年,27歲武漢人孫志剛因沒帶身份證明文件,進了勞教所後被打死,這是第一個轉捩點。04年,廣東省政協委員朱征夫發起聯署,要求取消勞教,跟著不停有政要學者發起同類呼籲,但在09年,政府反而把違法上訪者也加入勞教範圍。然而,這時取消勞教已成全國人民共識,待得黨和政府換了班子,負責政法的強硬派周永康下了台,習近平終於敲定,在2013年取消勞教制度。 我當然認為習近平此舉表面上是順應民意,實際是另有深意。要知道勞動教育是地方公安機構特權,習近平基本政策是把地方權力收歸中央,勞教是地方政府司法權之一,當然也要收回來。換句話說,這是中央集權一部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1-18

朋友推介我購進「華建控股」(479),這公司在不久前批股,批股價是0.149元,現時稍升至0.191元,但市值仍然只得2億元,低於殼價一大截。 這公司的老闆柯俊翔和我見過幾次面,那是接近十年前的事了,介紹人是高大有型的朋友Thomson,後來我才發現,Thomson的前拍檔Edward比他更加高大有型,這位Edward後來和我是一星期見面兩次的「弟腳」(鋤大弟),這幾年來,賺了很多很多錢,所以也很少來往了。 前些時,柯俊翔有一宗錢財官司,後來和解了。但是,這當然並不構成對這股票有任何購買/或不買的意見。事實是,根據經驗,一位上市公司老闆的財務愈是健康,炒股的意欲愈小。 這並非因為他們不喜歡錢,而是因為他們不急著賺錢,所以有資格慢慢等,要等它們升,可能等上十年八載,但可惜,我的資金有限,卻是很難同他們鬥耐性、鬥長命。 我最記得的一次經驗,是在2007年,我在0.1元買了「龍昌」(348),過了兩個月之後,它的股價升至0.13元,我到一個股壇老前輩的公司閒聊,無意發現他的桌面有一份計劃書,封面赫然正是這間公司。 我一邊翻閱,一邊問那老前輩,究竟是甚麼事。老前輩說,這公司要向他融資,但它的財政太差劣了,所以決定不借。他說:「莫非你有這股票?快沽出!」 於是,我忙不迭的沽出了這股票。 然後,在3個月之後,它的股價升到了3.4元。如果我當時沒有沽出它的股份,就可贏500萬元以上。 換言之,我在老前輩的公司坐了一會,獲得了一條內幕消息,代價是500萬元。 老前輩當然沒有騙我。但是,當時的我忘記了一條有關股票的黃金法則:一個人或一間公司的財政狀況,和其股價並不呈必然的正比、或反比關係。往往,一間公司由於財困,反而更有興趣於大炒股票,企圖在市場轟轟烈烈的賺上一筆,以解決眼前的難關。 以上所說的,是通用的法則,也是炒股票的基本理論。但是,不消說的,這些基本理論都只是通則,而先前提及的「華建控股」只是作為一個introduction,跟著所討論的理論分析,並不構成唱好,或唱淡這股票的意見。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1-14

用綁箭來作為團結的象徵的故事,在很多個民族都有流傳,最有名的是《蒙古秘史》的記載,成吉思汗的黃金家族的「三賢聖母」之一的阿闌豁亞曾經把五根箭綁在一起,展示出難以折斷,以比喻團結的重要性。 《蒙古秘史》就是蒙古族的第一本長篇歷史文學,寫於蒙古的全盛時期。它也記載了成吉思汗的母親也採用了這個民族有名的傳說,去教訓10歲時的成吉思汗和其兄弟們。 由於這個故事實在太有名了,所以在2005年,美國總統喬治布殊訪問蒙古國時,也說過這故事,以喻自由世界要團結一致,對付恐怖主義。 不過,這個故事的最早版本,其實應該是《伊索寓言》的「The Bundle Of Sticks」,故事內最後的一句教訓是「Union is strength」,即「團結就是力量」。 「五箭訓子」是蒙古人的故事,但是「三支箭」呢,就是日本人的故事了。這是日本的「戰國第一智將」毛利元就用三支箭折不斷,來教導三個兒子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要齊心合力,團結起來,史稱「三矢之訓」,或「三矢之盟」。這三兄弟不同姓,皆因兩名弟弟過繼了給別人,去當養子。 所以說,「三支箭」的說法,是日本古時就有的教訓,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三支箭」這個有氣勢的名字,正是出自日本這個無人不知的歷史小故事。 所謂的「三支箭」,第一支是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也即是說日圓大幅貶值,以此來刺激經濟。 眾所周知的,這一箭已經射了出來,在他上台以後,日圓匯價已經貶值了兩成以上,而日本的股市的確已經炒上來,但實質經濟有沒有增長呢?這就言人人殊了。 至於第二支箭,就是擴大財政開支,以刺激經濟。但是,擴大財政開支,要不要加稅呢?如果加稅,例如加銷售稅,那反而會打擊經濟,適得其反。不過,如果不加稅呢?則日本已經是芸芸大國當中,欠債最多的一個國家之一,要想擴大財政開支,錢從何來呢? 而第三支箭的內容,就是結構性的經濟改革,說穿了,就是放鬆政府的管制,讓民間享有更大的經濟自由。 安倍晉三在6月5日,已經宣布了其計劃,但是成功與否,就得看看,向來以大政府為主的日本人,有沒有這個決心,做到這一步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1-13

上星期玩抽新股,申請了幾十萬「集成金融」(3623),誰知只是獲得了幾萬,今天將會上板。 不過,這股票玩的是長線,按照其保薦人的往績,可能要搞上幾年,才能夠到達目標價,所以我也根本不心急,甚至是寧願它的股價下跌,也沒有所謂,因為可以慢慢的去繼續買。 「集成金融」只是一隻地方性的金融股,和整個中國的金融大勢沒有關係,我之所以買它,一來是因為相信其保薦人的實力,二來只是因為它細細隻,容易炒,很有可能有很高的利潤,如此而已。 如果說到全國性的金融政策,那又該怎麼去看呢? 我的看法是,在新的習李體制之下,未來的政策已經是很明顯的了:在政治上,它將會進一步收緊,換言之,那是又走回了「毛派」的路線,大家又一次的希望中國走上民主之路,只怕會又一次落空了。 今後的中國政治,只會比現在更左。但這當然不是完全沒有好處,例如說,把地方的司法權,收歸中央,司法制度將會更加完善,至少不會繼續出現老百姓在地方司法上受了冤屈,上訪不遂,求救無門的情況。 但是,在經濟上,中國卻會走上更為開放的路線。開放市場,亦會同時開放金融,貨幣市場也會進一步開放。 換言之,在未來的十年,中國將會在政治上向左走,在經濟上向右走,至於這種新政能不能夠行得通呢?民主派人士自然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中共這樣走,是遲早玩完的。 但是,我的看法卻是:這是一種從來沒有施行過的新政策,既然沒有行過,沒有歷史往績去作參考,那究竟行不行得通,那就難說得很了。 畢竟,中共政權從文化大革命開始,以至於八九民運,很多人都認定,它是必倒無疑的了,但是反而愈玩愈好,令到大部分的評論員大跌眼鏡,這一次,它的變革又令到大部分的人再跌一次眼鏡,也不是甚麼奇事。 至於中共的走這一步,也是有著其必然性。因為經濟發展到了今日,如不搞繼續開放,它已經沒有招數可以刺激經濟繼續走上去,但是,經濟自由化,政治控制就會難免變得薄弱,所以非得用上加倍的力量,才能夠維持得到共產黨的政權。 所以說,習近平李克強的新政,是有著其實用的必然性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1-11

因為年紀不輕,兼且長時間坐姿不正確,背部早就五勞七傷,因此常有按摩的需要。我是跑馬地的多年街坊,按摩剪髮等瑣事都在跑馬地去辦,而按摩,找來找去的,都是男師傅。在這方面,我的說法和男同性戀者相同:「當你試過了男人之後,便不會再試女人了。」 一天,我去按摩,同那男師傅聊了幾句,他說:「我這一行,賺的是辛苦錢。」 我說:「但你們的收入,也比普通的打工仔高上一截呀!」 「以前確實是這樣,很多打工的只賺五、六千元一個月,但現在不同了。」他說:「有了最低工資之後,普通打工仔的收入,例如說,做一份看更,也可以超過一萬元。我們這一行,還有甚麼優勢呢?」 請注意:他慨嘆的,並非是自己的收入減少了,而只是其他人的收入增加了。 「在最低工資之前,賺取五、六千元的,是新移民,有了最低工資之後,這些工作則回到了香港人的手上。」我說:「但是按摩這一行,則又是給新移民侵佔了。這些人願意低薪工作,惡性競爭之下,影響到你們無法增加收入。」 我試圖以社會經濟的角度,去分析這個問題。但他似乎並無意於這種討論。 「政府應該立例,按摩師要發牌,那麼,我們的收入便可以增加了。」他說。 「如果按摩師要發牌,那些邪骨女郎都要失業了。這也會造成大量失業。」我笑說:「不過,從某些角度來看,例如說,從老婆的角度和從明光社的角度去看,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但他顯然並不欣賞我的妙語,只是一貫地嘮嘮叨叨,說政府應該發牌,增加他們的收入。 接著他說到了,原來做了十多年按摩師的他,每個星期都去上課進修技巧。 「到哪裏去進修呢?」我好奇問。 「工聯會有課程。」他說:「教的人都是專業人士,內容的是按摩治療創傷。」 哦,工聯會的服務真是又多又好,我也曾經唸過兩次它的駕駛改進課程,當然是被迫去上課,不上課便停牌,才迫得去上,不過,感覺倒是不錯。 我看過它所有課程的簡介,發覺它確實是很有心去辦,能夠幫到不少人。如果它請我去教,我也很願意去開一些廉價班,造福人群。 所以,有時候,多點和不同的人聊天,可以多瞭解民生和社會思潮,不過相信高官和政客很少會這樣做。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1-07

我說過了很多次,在今日的這個市況,我的投資策略一共有兩個方向,一個是細細注,大大聲的,短炒熱門的、當炒的股票,但千萬別要買得太多,另一個就是找尋資金的避風港,找一些有價值的、抵買的、抗跌能力高的股票,就是在大跌市時,也能夠保存其價格,就算是坐艇長揸,也不會心慌慌。 其中的一隻,是「大凌集團」(211),這公司的最大優點,是以往的名聲太差,所以縱是現在變好了,但市場仍然不敢相信,這才造成了它偏低的股價。如果人人都知道它的「內在價值」,就買不到平貨了。 照我的計算,這公司的資產、利潤,再加上殼價,最少值0.5元。然而,大家都知道,股票的真實價值和它的股價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這種沉睡的公司的股價是永遠被低估的,如果永遠被低估,那就沒有到達其0.5元真實價值的可能性。 我認為,它的合理估值是0.2元,所以我在0.12元左右時,一直在買,但它升到了現價位時,當然仍是抵買,但究竟有沒有足夠的值博率,有沒有足夠的潛在升幅,那就見仁見智了。 另一隻我覺得價值被低估了的股票,是「第一信用金融」(8215)。它的老闆冼國林是我的好朋友,是一個非常懂得做生意的人,也是搞財務公司的高手,從當年的「永亨財務」到今日的「第一信用金融」,都是從無到有,一手一腳打出來的江山。再說,財務公司也是非常易做的生意,最多是少賺了,很難蝕本的。 在之前,它的業績不好,那是另有理由,是一個資本結構上的理由,但我懶得去找證據,所以不說了。(主要是因為不知那些是可說的公開資料,那些是說不得的市場流言。) 這些有價值的股票,市值不過兩億幾元,只是比殼價高出一點點,自然是超值了。沒錯,它的業績不好,但我當然是要等它的業績不好,才去購買,這叫做「趁低吸納」。如果等到它的業績大好,那時股價已經大升了,仲買鬼買馬咩!當日我買「思捷」(330)、買「李寧」(2331)、買「中海發展」(1138),豈不都是在它們的業績最差時,才出手購買的嗎?但對於這種股票,我也不心急去買,慢慢吸納,如它下跌,我更開心,因可以買到平貨,反正是長期投資,不爭在一時半刻。 後記:本文寫於星期一,已發稿,誰知星期二的晚上,「第一信用金融」「居然」交出了亮麗的成績表,真是話都無咁快,唯有補加上這一段。(編按:該股截至9月底首三季純利1,525萬元,增長26%。)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1-06

美元是全世界最強的霸權貨幣,這是無人不知的事實了。有識之士都知道,發行美元的不是美國政府,而是聯邦儲備局。美國政府只有發債權,沒有發鈔權,當該局買下政府發行的國債,便可以用這些國債作抵押,去申請發行鈔票了。 所以,美債的一部分,至少是聯儲局持有的其中一部分,是美元的根基所在,根本是永遠也不用償還的,如果我們用傳統的欠債還錢的眼光,去看美債問題,是看不清楚局勢的。 至於美國聯儲局,則是私營機構,但美國政府擁有其管理委員會的主席和全部7名成員的任命權……有關細節當然複雜得多,不多贅了。總之我們要知道的是,聯儲局本質是一間私營機構,功能之一是負責發鈔。 由私營機構來代替政府,負責發鈔,是「歷史遺留下的問題」,但也並非十分稀奇的事,例如說,日本銀行便是另一個例子,它是日本的中央銀行,但政府只擁有55%的股份,其餘45%由私人擁有。 聯儲局的全部股份雖由私人擁有,主要是各大金融機構,如花旗銀行、美國銀行、高盛證券等,但它的利潤則要上繳94%給美國政府。但是,作為聯儲局的股東,好處並非在於區區的利潤,而是在於掌控了美國的中央銀行,因為美國政府只掌控了最高層的決策層,但是日常的管理,則仍是由12間分行所運作。另一方面,作為聯儲局的股東成員,也就相等於一張免死金牌,故在金融海嘯中,美國政府可以對貝爾斯登見死不救,但當海嘯波及到聯儲局股東時,政府馬上便出手了。 以上的簡述,都是常識,如果我只有以上的「本錢」,是不敢寫出這一篇文章來,告訴大家這些ABC。本文的主題在於:由私營金融機構來負責發鈔,是不健康的事,美國政府究竟有沒有試過撥亂反正,試圖收回發鈔權呢? 答案是:有,試過了兩次。 第一次是在林肯任總統時,因為打仗,政府缺錢,但當林肯被暗殺後,政府印鈔的計劃,便終止了。第二次則在甘迺迪當總統的1963年,頒布了有名的《Executive Order 11110》,發行了「白銀券」(Silver certificate),這是鈔票的變種,最終目的就是要奪回美元發行權。事實上,他已經開始發行印有林肯頭像的5元紙幣,但眾所周知的,當他在同年被暗殺了之後,這計劃也無疾而終了。 這兩宗事件之後,美國總統從來沒有再嘗試過發行美元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1-04

工黨的李卓人向來是我最討厭的議員之一,而近來,他建議政府開徵大額股息稅,也遭到了不少網民的嚴厲批評。但我向來的做法是從不因人廢言,只是公正地評論,「give the devil his due」是我的座右銘。 就這個建議而言,我當然也不同意李卓人的說法,可是不同意是一回事,很多網民說他沒有sense,是亂說一通的,但我可不這樣認為:他所說的,雖然並不成立,至少不無一點點的道理。 李卓人的說法,是把個人股息免稅額定於25萬元,如果以現時的平均股票息率2.5%計算,必須是擁有一千萬元或以上股票資產的人,才需要繳稅。 如果純從表面上看來,這種說法是成立的,如果單論原則,連我也不去反對,因為我向來是支持平均財富,反對貧富懸殊的,前提是這種方法必須有效,對於經濟的副作用並不大。 或者說,那些網民對他的批評,大多都是不成立的,很多網民甚至誤會了,以為股息稅就是向炒股票的買賣利潤抽稅,更加是文不對題了。 如要評論,則是:股息稅是non- sense,但累進股息稅,則有一點點的道理,不過,仍然不能成立。 把股息作為收入之一,是雙重抽稅的一種,這是股息稅的最大敗筆。就這一點,已經有很多人說過了,我不去重複了。 問題在於,如果股息稅實行了之後,會有甚麼情況出現呢?我可以告訴大家答案:公司的派息率將會減低,傾向於以回購來代替減息,而公司的管理階層的薪水將會更高,因為他們不用派息了,改用薪水來補償給自己,數目也是一樣的。 換言之,如果政府抽取了股息稅,結果就是豪強和大公司的勢力會更大,因為公司放棄了派息,規模便會更大,就像是美國一樣。 我申請了幾十萬「集成金融」(3623)的I.P.O.,原因呢? 因為它的搞手RaffAello來頭極猛,當年搞過「志高空調」(449)、「瑞年國際」(2010)等,都是大升特升,我的好幾個富豪朋友,同RaffAello是拍檔,都是億億聲咁賺。 我沒有資格同它做拍檔,但這是RaffAello的第一隻I.P.O.,我當然不會執輸,搏命入飛啦!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