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4-01-16

我申請「中華包裝控股」(1439)1,000萬股,結果得到了210,000股,直至現在這一秒,還未沽出。這是因為新股和半新股熱潮還未完結,我生怕這股票好像其他半新股一樣,如果沽出了之後,再度爆升喪炒,這豈不是應驗了我的第一大忌:贏錢無自己份? 事實上,這隻股票在招股時,分配公開發售的部分,完全偏幫大戶,令到大手落飛者佔盡了便宜,所以股價才會爆升,也為我帶來了幾十個巴仙的利潤。只要它的股票一直集中在大戶之手,沒有派發,它是仍然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傳統智慧是,李嘉誠先生是市場上最為精明的人,往往在市況最佳時,進行大型的財技活動。 他的「港燈投資」(2638)在今天開始招股,斷估市況在這一個月之內,都會繼續暢旺,因為以李先生的精明厲害,也決不會一上市即冧市,而是至少有番一頭半個月的水位可走也。 我看今日的市況,恒指沒有暴升,反而是細價股禾雀亂飛,以及喪炒新股和半新股,這在在證明了,在市場活動的,不是基金大戶,而是散戶。 事實上,就我所知的基金大戶,institutional investors,沒有一個是贏大錢的,反而是那些散戶,又或者是專和散戶對賭的小型專業投資者,才在這市場中活躍和贏錢。 根據我和一班朋友的研究,這是因為證監會拉窩輪造市者拉得太過凶殘,沒有人敢造市,而供應創造需求,沒有人造市就沒有人炒輪,於是所有的「客戶」都跑去炒細價股和半新股。此外,樓市不振,無樓可炒,也是股市暢旺的另一位重要原因。 通常在這種市況,音樂椅玩完的理由,是大市的大幅波動:不要以為只有大市下跌,細價股才會玩完。 大市急升,把散戶的錢都抽走了,去炒藍籌股,細價股照樣會玩完。在2007年就是這樣的情況:下半年大市急升,散戶如癡如醉,細價股卻炒不動了。 不過,炒股票不能一本天書炒到老,在2007年,有很多大殺傷力武器,幫助藍籌股的亂炒,例如多如牛毛的輪,又例如「I kill you later」(accumulator)之類的衍生工具,都是對炒藍籌股有利的。 不過,現在,這些工具已經變得惡名昭彰,因此也壓抑了藍籌股的喪炒,變相助長了細價股的亂升。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1-15

今天是「東方滙財」(8001)上市的大好日子。這一間公司的上市,可說是一波三折。 話說在2008年,當時股市炒到烚烚,它的老闆Stephen松哥已經是股壇的新晉猛人,公司的生意大好,一心要把公司推上市,已經到了最後階段,甚麼都通過了,結果居然碰上了十年一遇的金融海嘯,只有黯然把上市計劃告吹。 金融海嘯之後,公司的生意復甦了,於是,松哥再度把公司推上市。這一次,找的是招商銀行做的保薦人。這公司在第一次搞上市時,已經把帳目執得靚靚的,自此之後,一直循規蹈矩,作風穩健地做生意,當然很容易地通過了證監會和交易所,順利批准上市了。 松哥為表隆重,還花了60萬元,抽到了一個獨一無二的幸運號碼:8001,這是當年的Tom.com遺留下來的「地字第一號」,真的是多多錢都買不到。 因為只有李嘉誠家族,才能得到「天字第一號」,即「長江實業」的主板「1」號,以及創業板的「8001」,只是因為Tom.com轉主板放棄了,才有這個機會得到呢! 誰知,在這個時候,保薦人招商銀行大換血,corp-fi阿頭換了人,決定把手頭很多project都放棄了,寧願賠錢了事,本來已經訂了日子招股的「東方滙財」,也只能黯然抽出。 為甚麼會有這麼決絕的行為呢? 第一,招行認為,它以後應該集中於搞大型公司,細價股是不搞的了。第二,因為港交所(388)推出了新例,上市時的保薦人要負上更大的刑事責任,新的揸弗人初來報到,沒有跟過「東方滙財」的上市計劃,唔知頭唔知路,但又要即刻上市,睇文件都睇唔切,當然不肯負責了。 松哥收了招商銀行的幾十萬元賠款,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因為他已經花了一千多萬元,怎算好?沒法子,唯有申請再上,幸好它帳目是貨真價實,兼且公司實力雄厚,很容易便再成功申請上市了。 換言之,這間公司的上市總費用,一共花了三筆(前兩次不用付全數,但要付半數左右),總數大約是5,000萬元左右,這一次的集資,也只是僅僅足夠上市費用而已。所以,松哥如果把上市費用賺回來,單單靠炒一轉上市,是不足夠的,而必須要努力把公司搞好,壯大,吃大茶飯,長線賺長錢、賺大錢,才是正確的做法。 利益申報:松哥在十年前同我打過幾場牌,輸了十萬八萬,但近年他已沒有「落疊」了。我們一年碰面一至兩次,多是吃午飯,上次碰面和通電話是在大半年前。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1-13

上星期四的晚上,剛吃完了晚飯,忽然接到了來電,說「譽宴」(8107)的老闆和一伙朋友,在銅鑼灣信和廣場吃晚飯。其實,這公司的其中一個董事是我的忠實讀者,在上市時,曾經託朋友邀請過我去吃上市慶功宴,但我那時要到日本做演講,sell日本仔來香港買股票,所以婉拒了。 我雖然分析過「譽宴」這隻股票,但只是為了找題材寫稿交稿,對於同其老闆見面,興趣不太大,但這一次,我一接到電話,便興興頭頭的去了,原因是一個人:Raymond。 Raymond是我認識了十幾年的老朋友,介紹人是美貌與智慧並重的Winnie。且按下Winnie有多聰明、討人歡喜和懂得說話了(連我也讚她講嘢叻,可知其犀利),Raymond的有料到,在股票界是無人不識的。 有一段時間,他一個人一個月的佣金,達到6,000萬元(你沒有看錯這數字),被譽為「南華(證券)之寶」,可知其巴閉之處。 我炒股票的出身,是來自「南華同學會」,在以前,南華證券經紀們聚會時,必定也有我的一份。但那時,Raymond已經離開了,成為了legend。想不到後來居然也成為了朋友。 由於我很想見到Raymond,一接電話,馬上趕去信和。一聊之下,原來現在的他還經營了實業,在馬來西亞的沙巴擁有極大的魚場,專養如龍躉般的貴價魚,賣給香港許多間酒樓。(他給我看了名單,但我沒有記下。) 原來做魚場的成本不高,但毛利極高,兩條魚的精子和卵子結合只要給予足夠的營養,可以二變過千,真的是兩本千利,好過乜。據說沙巴的景色極美,有機會,一定要去探訪他。 Raymond在股票上了岸,在沙巴又下了海,我則仍然在股票界浮沉。當日我的主菜是為了見Raymond,也要撈埋D汁,順便同那位當董事的讀者聊了幾句,還拿了一份公司的最新發展powerpoint。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內幕資料,但到了我的手,當然要發表了,因為內容實在有趣。 原來「譽宴」剛剛還發明了一個婚禮app:從籌備到影婚紗相,以至於整個婚禮的過程,新人和賓客都可以藉著這個手機app,大家互動。 當初我去唱K,看到人們用手機點歌,已經覺得很神奇了,想不到今日連婚禮都用手機互動,科技真偉大!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1-09

筆者很少去將軍澳,誰知在日前,為了接朋友,無端端去了將軍澳,經過富康花園,然後赫然見到一塊牌,寫著「港深聯合公司管理」,我忍不住便看了幾眼。 朋友忍不住問 :「你看甚麼?」 我回答說:「無事,我炒過這公司的股票啫。」 朋友說:「我看過你的書,你說要在微小處觀察一間公司。你要不要在這裏坐番一兩個小時,看看它的管理質素?」 我說:「長揸就話看基本因素啫,炒半新股,最重要的是看短期的供求,使乜睇咁多基本因素呀?」 朋友問:「你的意思是……」 我說:「股票夠乾,股價就會升,這是永恆的道理,尤其是炒半新股,大家都是看短線,誰人會長揸一隻半新股呢?」朋友說:「那你炒這股票,就是因為它夠乾?」 我說:「肯定啦,看它的股價咁硬淨,就知它手花仍然『老神在在』(按:我當時是用台灣話講出這句台灣諺語,此諺語帶有堅固、穩重及平和的意思),我見得閒無事做,有時間咪炒番兩轉囉。」 朋友問:「那你真的沒有看過它的基本因素?」 我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沒奈何地說:「我時常扮瀟灑,說不看基本因素啫,但其實怎能不看呢?基本因素雖然不是最重要,但卻是次要。一個語理學的問題是,次要的因素,究竟算不算是很重要呢?」 朋友說:「那這公司的基本因素是怎樣?」 我說:「一句講晒,做物業管理,毛利不高,但很穩陣。它有做政府的公屋生意,未來政府大量起樓,它應該可以分一杯羹。但是整個市場的競爭對手很多,這叫做有商機,但競爭也大。」 朋友追問下去:「咁即係點?」 我說:「咁即係話,半新股都係炒供求囉,基本因素不是不看,但真的沒有太大的作用。」 朋友說:「你講咁多,具體的策略究竟是怎樣呢?」 我說:「仲使講,見到有盤買,就搶入去,見到勢色不對,就打靶走頭。」 朋友說:「如果打靶打唔切,又或者不捨得打靶呢?」 我說:「那就要看基本因素了。不論是短炒變長揸,抑或是媾女變結婚,都要看基本因素,這叫做upside看外表,downside看內涵。」 鳴謝「港深聯合」(8181),在我深夜回家,急著趕稿,找不到題材時,給了我一個很容易寫的題材,一揮而寫完,現在可以睡覺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1-08

我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加拿大人、一個政治中立的知識分子,在這個大前提下,沒理由反對本土派,又或者是港獨。可是,儘管原則上不反對,但是,他們在實際操作方面,卻實在是水平太低,真的是很很很很丟架,很很很很令人看不起。 一個本土運動,一定要由三方面去組成,一是現在,即是鬥爭的手法,現在姑且不去討論香港的本土派到處去舞龍獅旗,例如強闖添馬艦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示威,這種鬥爭方式是否有效。我今天想說的,是另外的兩方面﹕一是過去,另一則是未來。 歷史之所以重要,皆因歷史是形成本土現狀的最重要因素,如果不談歷史,那就無從說本土派,更加沒有資格說獨立。你看台灣的民進黨,在上台之前,大搞「二二八事件」運動,陳水扁上台之後,馬上要學校教授台灣本土史,歷史之重要,可見一斑。 但是香港的本土派呢?有沒有人提倡讀香港史?那天,我在討論區,見到有人說:「其實如果當年二次大戰日本贏咗,對香港會更好,起碼唔會俾強國收番。」 查當年日本搞大東亞戰爭,香港是最慘的受害者之一。中國的南京大屠殺,殺完了之後,南京以至於整個淪陷區,由汪精衛的傀儡政權去統治,是過得還可以的,至少,在1945年,日本投降時,南京人口比1937年的南京大屠殺之前還要多,可見一斑。 至於台灣,日本銳意經營了幾十年,有很多「遺愛」和建設,這也是不可否認的。東北就慘很多,因為那裏要發展成為重工業區,由滿洲國去負責勞役人民,作出大量建設。不過,今日的東北之所以是工業重鎮,也要多虧日本。 然而,香港就不同了。因為香港是由軍政府統治的,這和中國的其他地方有著根本的分別。皇軍在香港實行恐怖統治,香港人口從1941年的160萬人,驟減至戰後的50萬人,就可知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淪陷生涯有多慘了。 日治對香港另一筆令人髮指的蘇州屎是,強迫香港使用軍票,藉此來「購買」香港人的資產,即是明搶。在戰後,日本政府拒為軍票負責,不肯作出賠償。這一筆錢,相等於今日的港幣七千億元,如果平均分給港人,每人可得一萬元。 在去年12月25日的那一天,二十名港人去日本政府抗議,要求支付軍票,支付這筆舊帳、這筆血錢,但這種有意義的事,沒有一個本土派去參與。 本土派去解放軍營示威,沒問題,但請他們首先尊重一下歷史,也去支持香港人去討舊債,這才是凝聚香港本土所做的實事。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1-06

在去年12月23日,在交易所網站看到了一則通告,就是「中昱科技」(8226)賣掉了一項主要業務,給香港湘鄂情餐飲投資有限公司,作價是50,980,962元。由於我持有「中昱科技」的股票,當然是格外留意這則通告了。我購進「中昱科技」的原因,是認為它是一隻很好的殼股,很有潛質去賣殼。在殼股當炒的今天,所以便投機性地買入了。 值得注意的是,很好的殼股,和很有潛質去賣殼,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一間上市公司只要帳目乾淨,市值低,就已經是很不錯的殼股了。但是殼股雖好,老闆卻不一定有賣出的意圖,例如說,有些老闆很有錢,根本就不想、也不必賣殼。 反過來說,有一些是很壞的殼股例如帳目不清,還有很多垃圾資產在裏面,兼且股東不和,內部還在「打架」打官司。但大股東沒錢,所以便急於賣殼。我有一個朋友,便是專門購進這種公司,因貪其夠平,而這位朋友是一位「解決問題專家」,也即是財技高手,所以才有本事去執這種平貨。 所以,市場上同時是好的殼股,兼有很高的機會率去賣殼,兩個條件並存的股票並不太多,「中昱科技」是其中一隻,所以我才買進,去等機會。問題在於,這次出售的主要業務究竟是否賣殼先兆呢? 我的答案是:很可能是,但由於沒有內幕消息,我只能根據已知的資料去作出判斷,因此答案只能夠是「很可能」,而不是「肯定」。在課堂上,學生常常問我一些財技上的問題:這公司的財技是這樣那樣的玩,究竟是不是將會這樣那樣呢? 我的回答通常是:「在財技的世界,並沒有凡A則B的必然公式,一切只是可能性。假設已知的是5,根據我們對財技的知識,它可以是2+3,也可以是1+4,更加可以是10-5,但卻不能肯定它是怎樣計出來的。我們只知道,它決不會是6+3,亦不會是7-4,因為這兩者的答案都不是5。」 所以,有關「中昱科技」出售主要業務的原因,我只能夠說,它很可能是賣殼的先兆(我也是這樣希望和相信,因為我擁有它的股票),但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不過它縱是賣不成殼,也不要緊,因為我相信它是遲早賣殼的。 然而,這個交易決不可能是真正的買賣交易,因為所賣出的項目,其真實的價值,是遠遠不值賣價五千萬元。 如果是genuine的交易,又有誰會花五千萬元,去買進這個項目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1-02

在大除夕的那天,朋友問我2014年的心水,叫我效法David Webb,貼一隻「stock of the year」,我說:「我是一個浪子,今日唔知聽日事,點可以喺元旦日,貼一隻全年最佳的股票呢?不過,直至這一秒為止,我最心水的股票是『天工國際』(826)。」 朋友說:「唓,你在一個月前都介紹過這隻股票啦。」 我說:「好的股票,一年發掘不了幾隻,一旦發掘了,自然是日日講,常常講。如果有一個財經演員,日日都介紹一隻心水股票,才是揾你笨三千呢!世上哪有這麼多的好股票呢。」 朋友說:「你明明號稱細價股專家,為甚麼不去介紹一隻細價股,而去推介這些幾十億元市值的中型股票?」 「第一,我從沒說過我是細價股專家,這個渾號是別人封的。」我說:「第二,新年流流,你慎重其事的,叫我介紹一隻全年最佳股票,唔通我俾一隻垃圾股票你咩!贏唔贏錢是一回事,這是很不得體的,好比你叫我介紹女朋友,我梗係推介一個名門淑女給你啦,唔通介紹一個日日蒲老蘭玩一夜情的蕩婦淫娃咩。」 朋友說:「可能我正是想要蕩婦呢?」 我說:「我不是說了嗎,這不是你需要甚麼的問題,而是新年流流,一開始便介紹垃圾股票,這是得體不得體的問題。」 「好好好,算你說贏了。」朋友沒好氣地說:「你講講,『天工國際』這公司究竟有甚麼優點?」 「第一,黨員企業,是習近平時代大力扶植的對象。第二,股價已經跌至很低,非常抵買。第三,業務非常穩當,市場有基本需求。第四,公司是行業龍頭,證明了管理質素良好。」 朋友說:「還有沒有第五?」 「這還用說?」我續說:「第五當然是有人同我講過這股票,我才會去研究它。否則股海茫茫,怎去把股票找出來呢!」 「你好像還有另外的一些心水股,好像說,『中海發展』(1138),為甚麼你不去推介,卻來推『天工國際』?」 「這就要說第六點了。第六點是,『中海發展』距離我買入時,已經升了接近一倍,但是『天工國際』卻還未升過。」我說:「短炒股票,就買那些當炒的,買股票長揸,就梗係要買未開車的,重使問嘅!」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2-30

因要寫一篇關於張成澤的文章,找來很多很多關於他的資料,其中一則傳聞是他的死亡,是處以極度殘忍的「犬決」,意即他被扒光了衣服,和120隻餓了很多天的餓狗關在牢中,被餓狗生吃下肚,而金正恩和300名高官全程在旁觀看。 我並不相信這種說法。固然,朝鮮是一個邪惡國家,但人們對於這個邪惡國家往往也是有很多謠言,而我一貫做法是,give the devil his due:就算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也不能誣陷他非禮阿婆。 張成澤的被捉拿,是在12月8日,在勞動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中,遭點名有「反黨反革命行為」,當場從座位中被拖走。4日後的12月12日,經過開庭審訊,出了一份名為「朝鮮千萬軍民滔天憤怒的爆發,國家安全保衛部特別軍事法庭對張成澤判處並執行死刑」的判決書,然後立即執行死刑。 換言之,張成澤之死是經過正式法庭程序。儘管朝鮮法律並不公平,大家都知道,這是政治審判,但至少也假惺惺的叫做是審判了。既然是審判了,按道理說,也應按照正常程序,去執行死刑。而犬決擺明是私刑,並非朝鮮的法律,所以我認為,犬決是不可能的,只是人們的又一次「老屈」朝鮮這個邪惡國家而已。 我認為,張成澤是槍決的。純從經濟學的角度去看,槍決是最便宜的死刑方式,比注射毒針、坐電椅、上吊等都簡單快捷得多,而且可以同時執行多位死刑犯的刑罰。因此,貧窮的國家都會採用槍決的方式,朝鮮自然也不會是例外。 根據有些說法,張成澤是給機關槍「亂槍射殺」的,我相信這是事實。 為甚麼要「亂槍射殺」呢?聽起上來,這似乎是十分殘忍的事。 且讓我們到達槍決的現場: 一個槍手除非是神槍手,否則要一槍命中,是很難做的事。另一方面,當一個人中了一槍,就算是命中要害,也不一定死亡,而是很可能要掙扎一段時候,才會死去,中間的過程會流很多的血,也會受到很大的痛苦。 所以,如果要有效地執行死刑,亂槍射殺,非但可以把死刑的過程減短,而且也可以把犯人的受苦時間減至最低。換言之,這是一種較為「人道」的做法,雖然,人們也大可以說,死刑是不人道的,可是,一口氣亂槍去殺,總比一槍一槍的分開來打,前者的痛苦會短得多。很多人看到機關槍「亂槍射殺」的報道,心裏一定覺得:朝鮮這國家實在太殘忍了!我當然不反對朝鮮是個殘忍的國家,可是就這一點而言,卻反倒是它最人道的地方。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2-23

我認識「寰宇國際」(1046)的老闆林小明很多年了,但也有很多年沒見。那時,他還和前妻趙雪英小姐在一起,我們偶有聚會,吃飯,打牌之類的。他投資的電視劇《功夫足球》,由蕭若元和蕭定一父子監製,還找我客串其中一個角色,前前後後拍了12天,片酬是六千元,一頓飯便吃光了。 現時稱為「趙雪英小姐」的「前林太」是個很爽朗的人,說話行事都很「四海」,炒樓賺了很多很多錢,是一個無論做甚麼事都會成功的叻女。林小明則很沉穩,心思細密,「寰宇國際」本來只是一間租錄影帶小店,由他湊大,十多年間便上了市,也可以算是一個商業高手。在這些年間,「寰宇國際」出品,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一部電影,就是周星馳的《少林足球》。那時,我很喜歡去做「刁」,很有意思去穿針引線,為「寰宇國際」賣殼。但是我發現了,這公司是永遠賣不出去的。為甚麼呢? 因為公司主事人大把錢,而且大把物業在手,根本不缺錢,故沒有賣殼的急切性。所以,這間公司不但可以吊高來賣,慢慢去傾,但這還不是最不好的,最不好的地方,還是公司的領導階層並不熟悉財技,而且是正人君子,甚至是連法律罅也不肯去走,這自然是永遠賣不成殼了。 所以,這間公司偶有出現賣殼的消息,我的判斷是,這些消息多半是流料,因為根據往績,它是永遠賣不成。在大約半年前,它又傳賣殼的消息,我一如既往地,置諸不理。那時的股價是0.1元左右,相比起最低位,升了幾十個巴仙。然後在跟著幾個月,它不停有消息出籠,又發可換股債券,又發認股證,又同內地的大傳媒機構合作,股價節節上升,最高升到了0.5元。我聽到消息而沒買,當然是揼到爆炸。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當然要檢討原因。我的看法是,這一次,它有可能真的賣了殼。為甚麼一間永遠賣殼不成的公司,卻終可以賣殼成功呢?因當時的我忘記了一點,就是今日的客觀環境並不同於當日。 第一,幾年前一隻殼價,不過是幾千萬元,但今日的一隻殼價,卻是幾億元,當然是吸引得多。 第二,林先生和趙小姐分手後,財產不見了一大截,對於錢的需求度,自然也大得多。 第三,內地電影市場大好,令到「電影殼」有價。拍港產片的收入,不如賣電影殼,倒不如賣殼更是明智。 我常說,如根據往績推斷未來,但不曉得客觀條件已發生變化,那就常常判斷出錯。以上的也是一個好例子。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2-19

張成澤事件的真相至今仍是一個不解之謎,皆因有關的解釋全都是難以成立,其不成立的原因是因為:這些解釋全都不符合政治的基本原理。所謂政治的基本原理,並非是政治學,而是政治鬥爭,事關今日政治學所讀的東西,並不包括政治鬥爭這一門,但很明顯,在某些國家、某些情況,政治鬥爭的學問遠比課本上的政治學更為重要。 這事件的最誤導處,在於一句話,就是當年黃長燁在南韓國會作證時,所說的一句話:「若金正日體制垮台,最有可能接班的是張成澤,他是事實上的朝鮮第二號人物。」 黃長燁是史上「脫北」的最高級人物,所以大家都採用了他的說法。不過,大家忽略了兩件事,就是第一,他的判斷未必準確,任何人的判斷都可以是錯的。第二,這個人雖然脫北,但也不是好人,因為好人是不能在朝鮮這種國家當上如此高職的。 順帶一提,他在當年的職位是朝鮮最高人民會議議長,「議長」是禮儀性的職位,有如主席,權力含金量比不上有如行政總裁的「委員長」,也即是金永南。由於朝鮮有連坐法,在他出走了之後,妻子自殺,一女神秘死亡,其餘的一子一女,以及孫輩則被送往勞改營。 事實是,黃長燁的說法是錯的。張成澤從來沒有當過第二號人物。在黃長燁出走時的1997年,名義上,張成澤只是中央組織指導部的第一副部長,在實權上,朝鮮政府的第二號人物,是金正日的妹妹,金敬姬。 所以,張成澤問題的最大關鍵,在於一個人:金敬姬。張成澤的權力,來自金敬姬,沒有金敬姬,他甚麼都不是。在金正恩登位之後,大力栽培張成澤,終於使他成為了實質權力上的第二號人物,也只是看著他的老婆金敬姬的份上。 金正恩年輕登位,必須要得到金敬姬的支持,才可以有效執政。金正恩也是在2011年,把張成澤封為大將,兩人合力,才能夠在2012年,鬥倒了人民軍參謀長李英浩,令到金正恩掌握到實質的軍權。 換言之,張成澤營黨謀權是有可能的,但要危害到金正恩的地位,卻是不可能,因為他只是「駙馬」之身,不可能在金家王朝當上最高領導人。有報道說他企圖把金正男拉回來,讓金正男當傀儡元首,問題在於,要這樣做,先決條件也是得到金敬姬的首肯,如果這位太座大人不同意,所謂的宮廷政變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認為,有關張成澤事件,坊間的說法都是不成立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2-18

大家知道,我一直有留意一隻叫「毅信控股」(1246)的股票,從它招股的那時,已經在留意了,甚至自己親自下盤炒賣。 這公司做的是地基工程生意,當的是分包承建商,承建工字樁和微型樁工程。它的帳目不錯,不過,這種建築生意對於一般投資者來說,不大吸引,行業太悶了,但是,對於專業投資者而言,愈是不吸引的,愈是悶的股票,也許更有投資價值。 但是我今天想說的主題,並非是「毅信控股」的投資價值,而是更高一層次的範圍,政府的政策。 毫無疑問,梁振英政府有決心建造大量樓宇,但是,他面對著三座大山,正阻礙著其大量興建房屋。 第一座大山是政治問題:反對派決心甚麼都不讓他幹,意圖悶死他。因此,梁振英所做的有關增建房屋的任何決定,都得面對反對派的阻撓,以及反對派傳媒鋪天蓋地的批評。 第二座大山是土地供應,這個大家知之甚詳,不必討論下去了。 以上的兩座大山,是眾所周知的,而我也相信,梁振英政府終於必然會解決的。 而第三座大山,則是建築業人手短缺的問題,因為沒有人手,根本不可能大量建樓,梁振英的計劃也就只有大打折扣了。 事實上,現時樓宇的建築費用,大部分是工錢,而我看梁振英政府正在打算的做法,正是準備引入外勞,而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已經正在為輸入外勞而放風了。 所以,當人們問我,樓價將會跌至哪個地步時,我會回答:「得視乎政府能不能夠引入外勞而決定,不能引進外勞,樓價跌極有個譜,一旦成功引進外勞,樓價可以是黑色午夜,深不見底。」 但是,照我對政治氣候的看法,輸入外勞的政策,應該有七成至八成的成功率。 如果成功地輸入了外勞,不但工程的數量會大量增加,而且成本也會大大的減低。 這種情況,叫做「大風吹到周地銀紙」,「毅信控股」作為地基工程的龍頭之一,如果通地銀紙都執不到,應該是抵打屁股的。但注意的是,引入外勞最快也要一至兩年才會發生,但是炒股票卻是一至兩個月的事,「毅信控股」在兩年後有大把銀紙可執,並不代表今天它的股價就會大升。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12-16

星期六從東京回來,下了飛機,回到家中,看股票機,赫然發現了,在星期五的那天,「神州數字」(8255)從0.83元喪升至1.24元,升了接近一半,把我嚇了一大跳。這股票是一隻新上市股票,上市價是0.6元。在不久前,有朋友盲中中申請入「披繩」,入20萬元,竟然中了7萬元,他來電,問我情況。 我說:「好嘢點會益街坊,連你三唔識七,都獲分配,你自己分析嘞。」其實對於這股票,我早問過知情人士,他的答覆是:「這新股一半給大戶包了,另一半則給散戶,任由市場力量,自由浮動。」 結果呢,我當然不敢入飛,但是,朋友卻申請了,也中了,結果在上市的當天,贏了50%。他問我的意見,我當然說是即沽啦,但結果呢,是升完可以再升,上周五又狂升了五成,以全日高位收市,比起上市價,升了一倍有多,而且還大成交,任買唔嬲,真的是吹脹了。究其原因,當然是散戶追捧的力量了。其實,觀乎今日的市況,散戶的力量之大,實在是大得令人難以置信,可以升到你唔信。 除了「神州數字」外,我還有一些新股是在「觀察類別」的,例如說,上市後大升,也能維持著股價的「譽宴集團」(8107),也是一隻散戶股票,因這些本地品牌,都是散戶熟悉的,很容易得到追捧,只要加一點點的「主導力量」,市場力量很容易推動這種股票。 「神州數字」和「譽宴集團」是散戶股票,也可以叫作「零售型股票」,靠的是散戶力量去推動。但是,我另一隻一直在留意著的「港深聯合」(8181),我卻懷疑是「批發型股票」。 甚麼是「批發型股票」呢?就是它的對象並非散戶,而是一些大手買入的人,例如說內地投資移民要買進一千萬元股票,且必須要持有7年以上,傳銷人員在內地去傳銷一張一張的實貨股票,又或者同基金談好條件,批股給基金,諸如此類。 像「港深聯合」這種炒法,一上市便爆升,成交額不大,但卻能夠長期維持股價,實在是很像「批發型股票」的走勢。 那究竟是「零售型股票」,還是「批發型股票」比較好炒呢?答案是:以上是學術上的分類,沒有誰高誰低之分。兩種股票都能贏錢,兩種股票都能輸錢,只視乎:你能不能買中贏錢的股票,如此而已。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2-12

近來流行賣殼概念,有朋友向我推介「中昱科技」(8226),言之鑿鑿地說:「它一定賣殼,遲早賣殼,賣梗殼。」 由於這位朋友是先前推介「協盛協豐」(707)的同一位,先前的往績太好,所以我不得不聽聽他的說法。當然了,究竟「中昱科技」會不會賣殼,我絕對不敢肯定,不過它近期的走勢很不錯,倒是客觀的事實,而它的市值很低,贏可以贏很多,輸極有個譜,值博率很高,又是另一個客觀的事實。 但我仍然很謹慎地去問這位線人朋友:「你究竟從何得知,它一定賣殼,遲早賣殼,賣梗殼,呢又?」 他的回答是:「我估咋!」 吓,斷估無辛苦?但是由於這位仁兄的往績太好,所以我還是千祈不執輸,掃番幾萬,正是居家旅行,用來傍身都好。要知道,作為一位投資者,最大的慘事,莫過於贏錢自己沒份,我當然不可能令到自己墮進了這個陷阱。 說起賣殼,我想起有一次和良師益友大凌張吹水,他問了一個很精要的問題:「家陣市場上的殼價接近三億銀,真正成交也要兩億,買殼之後,究竟有沒有可能賺回這筆錢呀?」 我說:「要靠在市場上賺回兩億元,當然不容易,但是就算能賺幾千萬元,都是好的,因為買殼之後,殼始終還是在自己的手中,在市場上集到的錢,是淨賺的。」 事實上,買殼等於買樓,這十年來,殼價升了七、八倍,創業板升了十倍,升幅高過炒豪宅,但當然比不上炒旺舖。說到回報率呢,好景時賺一億幾千萬元,淡市時賺一千幾百萬元,回報點都好過買樓收租啩? 所以呢,這些年來,很多大老闆不斷的在囤積上市公司殼,買下又一個,買下又一個,他們不是靠在市場上集資來賺錢,集資只是賺回成本,再加一點點的利錢而已,但單單是靠著囤積上市公司殼,有的人有十幾隻,有的人有二十幾隻,加加埋埋,市值都有幾十億銀。 某位在市場上以炒法兇殘聞名的仁兄,這幾年偃旗息鼓,近來還密密準備賣掉手中的幾間上市公司,套現去了。 這十幾年來,他賺了幾十個億,又買飛機又買盛,咁辛苦賺錢做乜,不如賣掉資產,享受人生,更為上算。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2-11

在網上的討論區,有這樣的一段真實個案: 「女同事是持牌專業人士,年約35至40歲,約做了15年嘢,現約搵50k一個月。女同事老公也是持牌專業人士,年約40歲,約做了16年嘢,估計最少搵80k一個月。共搵:最少130k一個月。當然畢業初期不是這個人工,她們的起薪點,估計分別約20k和50k,慢慢加到依家。她們2005年結婚,現在亦沒有小朋友,結婚時,供了馬x山2xx萬元的樓,約在2010年賣了約值3xx萬元。……之後,他們搬了去沙田區某大屋苑住,約租近30k……筆者粗略估計她們的資產(現金等)淨值約是4M。女的比較大使,每年去旅行的日子差不多是三十幾日。男的就不知道了。」 我之所以引這一段出來,是因為網民認為他們的收入很多,不可能只有400萬元的儲蓄。但經過我的粗略計算之下,卻發覺這計算是很有趣味的。 一對夫婦工作了15年,現時共同月薪是13萬元,年薪就是156萬元了。但是,他們初時的月薪沒現時這麼多,只有7萬元,即是說,那時的年薪只有84萬元。那麼,他們在這15年間,總共應該是賺了多少錢呢? 我的計算是,這15年來,他們的平均月薪,大約應該是初出道時和現時的平均數,也即是(7萬元+13萬元)÷2,即是10萬元。一年就是120萬元,15年則是1,800萬元。 1,800萬元,如果扣標準稅率15%,那是270萬元。當然,他們不會從開始時,便去繳納標準稅率,但是卻要扣除強積金,我估計,連稅加強積金,大約是300萬元。那即是說,他們在15年之內,賺到了1,500萬元。 如果他們能夠儲蓄到400萬元,換言之,儲蓄率佔了收入約26%,雖然不能算是慳儉,但也算是中規中矩,文中說他們「大使」,因為「有車,有保險,常去旅行,要經常飛去進修,買名牌,從來都唔格價,見啱就買。」我認為這說法太誇張了。 如果一對夫婦,持有400萬元的現金,以今日的樓價,可以支付一個太古城單位的首期,兩人居住700方呎左右的房子,環境也不算太差了,所以他們也絕對不會是文中的估計,是買不起樓。 網民之所以質疑他們的儲蓄太少,也許是大部分網民的收入均不能達到這個數字,所以難以想像這個收入的人的收支數字。我在不久前寫過林奮強的收支,如今再寫一個富有中產的收支,好讓大家知道得更多不同階層的收支方式。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12-09

沈大師振盈說起了本土品牌的上市,例如「周大福」(1929)、「香港教育」(1082)、CEC國際(759,即阿信屋)、米蘭站(1150)、國際家居零售(1373,即日本城),以及即將在明日掛牌上市的「譽宴集團」(8107)等等。根據沈大師的說法:「普遍小投資者大多沒有分析股份前景及財務狀況的能力,但若果從廣告或日常生活中接觸到品牌,通常都會較有信心。」 沈大師的這番話,我完全同意,但這卻非故事的全部。我在2007年出版的第一版《炒股密碼》,已經提倡大家購買熟悉的公司股票,例如「東方報業」(018)、「大家樂」(341)、「莎莎國際」(178)等等。 這種投資方式,並不是我的發明,而是在投資界的大師,連我也很喜歡看他寫的書的Peter Lynch所提倡,並且身體力行的。例如說,他的女兒很喜歡穿Gap這時裝牌子,這便促使他去購進了這公司的股票。 這一種我叫做「常識投資法」,Peter Lynch認為,這是最好的投資法,我在《炒股密碼》中舉了一個例子:如果大家在2003年時,見到「莎莎」的店舖塞滿了自由行顧客,或者說,見到「大快活」(052)的人流明顯改善了,那麼,便購入它們的股份吧。 所以呢,這並非是完全因為「小投資者大多沒有分析股份前景及財務狀況的能力」,才好購買本土品牌,就算是財務專家和股票專家,都應該購進本土品牌的股份。 事實是,許多自認財務專家和股票專家的人,只看財務報表,根本就不可能明白那些國際大型公司的經營狀況。我常常說,研究「滙豐控股」(005)和「和黃」(013)這種業務繁多的公司,是一份全職工作才能做到的事,還要飛來飛去,去做實地觀察和訪問,才可以把研究做得詳盡。這當然並非一般投資者所做到的事,甚至是股票分析員,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  所以,根據Peter Lynch和我的說法,購買本土品牌是散戶戰勝專業分析員的最佳方法,甚至可以說,不用這個方法去投資,反而隔山買牛,單靠看財務報表,而專買大公司股票的投資者,才是愚蠢。 至於剛才提及的「譽宴集團」,我也有留意這股票,也常常經過它的店,初見到時,覺得專門搞婚宴的酒樓,真的很有創意。這公司是全配售上市,據我所知,普通人絕難拿到配售股份,所以在上市後,一定大炒特炒,問題只在於,如果要買進,時機和價位是不是適合而已。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