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4-02-24

「毅信控股」(1246)這股票是我一直留意著的:它在不久前,以0.93元的價格新上市,接近招股價的中間價。招股時當然是圍到乾晒,一股都無出街,貨源盡入強者之手,所以我縱是想拿一點配售,也拿不到。上市後,它最高炒至1.33元,但以上市發行1億股新股計,除有一天成交8,297萬元外,日日都是奀豬豬成交額,以我估計,頂多沽出2千萬股左右,強者的手上,仍然是拿著98%或以上的股票,乾到無倫,而這公司的市值,以上周五的收市價計,是4.15億元。 但在它上市後這4個月間,股市其中一個變化是,殼價急升了1億元至2億元﹕以前一隻殼是以3億元起跳,現在沒有4億幾,都唔使傾了。像「毅信控股」這種建築殼,由於可以注入地產資產,當成是地產殼來使用,殼價最少可以多值2億元,這即是說,不算它的業務,只算殼價,就可以值6億元以上,每股大約是1.5元左右,而上周五的收市價則是1元,中間的差價還有50%。 如果你有一間公司,一年賺六、七千萬元,賣殼後還可以繼續保留自己的公司(財技方面,自可作出安排),但賣殼可以剩袋6億元,兼且還可以留下小量的股份,如果對方在買殼後大炒一輪,隨時可以袋多幾億添,如果是你,你會不會賣殼呢? 當然了,新上市公司要想立即賣殼,在法例上是不容許的,但是,在財技高手的眼中,並沒有不可能的事,只要殼主想袋錢鬆人,一定會有人為他想出辦法來。 所以說,在現時市道下,作為一間小型上市公司的老闆,根本不會有心機做生意,因為單單是隻殼價已升值到令人難以置信,而且還是有買家搶著來買,一放風出去,馬上有好多買家,飛身撲入來買。內地人為甚麼紛紛來港買殼,那又是另外一個有趣問題,有機會再談吧。 無論如何,今日的主題並非是討論「毅信控股」,而是:近日細價股普遍上升,原因之一就是殼價升了逾三成,單單就這個獨立因素,細價股資產淨值也升了三成(這當然不是會計帳目上的資產淨值,而是財技帳目上的資產淨值),這當然也會反映在細價股的股價之上。 這令我想起在2003年,殼價不過是幾千萬元,細價股的市值有很多是只有幾千萬元,但是現在幾千萬元市值的主板公司,已不復見了。這可以見得,殼價和公司市值、股價的關係,是密切不可分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2-20

「21控股」(1003)這股票是我的研究團隊發掘的,它在表面上並沒有控制性大股東,最大股東是「湯臣集團」(258),但也只持有8.81%而已。「湯臣集團」創辦人是已故的湯君年,現時揸弗的是他的遺孀,國語片時代的巨星俠女徐楓,她的妹妹徐杰曾經是我的偶像。湯君年家族是很疊水的一個家族,他的弟弟湯君明是香港活躍的一個樓宇炒家,我有很多朋友均同他相熟,他也常常接受傳媒訪問,估計他的身家是以百億元計。 至於「湯臣集團」市值雖然是只有數十億元,但是它作為「浦東第一大地主」,實際上的資產當然是遠遠高於數十億元,只是股價沒有反映出來而已。 「21控股」的背後實力是這麼的大,但是它的市值呢,在我初發現它時,只有一億多元。它擺明是一隻殼股,等著賣殼。有時候,殼股賣殼會炒到飛天,有時候,賣殼只是小小的炒一轉。這當然是每間公司有著不同的故事,但其中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則是賣家的實力。 如果殼股老闆是有錢人,通常很容易找到一主好人家,炒到飛天,但如果殼主是窮鬼,被追孖展至被迫賣殼,這公司賣殼之後的股價,也很難會有好日子過。原因很簡單,龍交龍,鳳交鳳,有錢人容易結交到有錢的朋友,如果你是一個有錢佬,要找一個對手去買殼,買貴都會找一個有錢人,兼且是身家清白的,以免有counterparty risk,錯誤買來了一隻不乾淨的殼,就弊傢伙了。 以上的分析,證明了「21控股」是一隻升幅無限的好殼股,一旦賣殼成功,會炒到飛天。但為甚麼我不在研究團隊初發現時,便去買進呢?這是因為資金等待,是需要成本的,這叫做「機會成本」。我認為最佳的做法,是把錢用來炒別的股票,賺些快錢,等到它有異動時,才去買進,這雖然是買了貴貨,但是卻省回了機會成本,這叫做「有買貴,無買錯」。 所以,當它在星期一有異動時,我大手買入,在低位買不到,在高位照搶,星期一搶不完,星期二繼續搶,直至寫這篇文的星期二晚上為止,已買了百多二百萬元,還嫌不夠,打算昨日繼續去搶貨。原因很簡單,在我買入的價位,雖然升了不少,但股價仍然好平,兩億幾市值。如果一個窮鬼老闆的九唔搭八上市公司,市值都要三億幾,這隻又乾又乾淨兼有有錢老闆的上市殼,最少也要逾5億元市值,倘新買家要注資,隨時再要炒得更高,咁高值博率的股票,我當然要猛買了,嘿嘿,如果它升逾3元,我就又贏幾百萬元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2-19

近日來,我在本報的專欄中,先後討論過「中國家居」(692)和「家夢控股」(8101)這兩隻股票。我當然不是傢俬股的專家,只是因為碰巧手頭有資料,又要交稿,唯有寫上一些分析,碰巧而已。 以上的兩間傢俬公司不約而同,都是有實力雄厚的背景,「家夢控股」的背後是一間主板上市公司「皇朝傢俬」(1198)。 至於「中國家居」則有由建設銀行和摩根士丹利合資的中金公司(由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當行政總裁)當股東,而且還有一間姐妹上市公司「永保林業」(723)。 然而,如果要分析「中國家居」和「家夢控股」這兩隻股票,卻是截然不同的本質。 「中國家居」是一隻有二十多億元市值的股票,有資產、有盈利、有有力的股東在背後支持,看這種公司,不但要看資產和業績,最重要的是看它的未來,看它的管理層,看它的經營前景,諸如此類,也就是大家傳統分析股票會做的事情。 然而,像「家夢控股」這種股票,雖然也是有業務,有盈利,但是作為一間創業板公司,市值是兩億元,殼價也已經是兩億元了。換言之,這間公司大部分的價值,是在其殼價,而業務所佔的公司價值,相對之下,反而是小數目。 所以,分析這種公司,業務只是一種plus,是一種added value,有當然更好,因為我們購物,並非為了它的贈品,但是有了贈品,則可以推上一把,加強我們購買它的信心。殼股的業務,也是相同的原理。 所以,購買「家夢控股」這種股票,真正的理由,只是因為它上市才幾個月,從來沒有大炒過,所以貨源依然歸邊,而且兩億元市值,挨近殼價,在這個價位,贏面比輸面高…… 分析這種「市值等於殼價」的股票,這才是正確的分析方法,如果認認真真的去拆解其業務,反而是走錯了路子,這好比為了贈品而去購物,是錯誤的購物方式。 寫到這裏,我想到了一個反例子,就是麥當勞公仔:人們往往為了買公仔,甚至有把包扔掉的情況。 不過,在麥當勞公仔的特殊個案下,公仔才是主菜,漢堡包反而是贈品。這正如手遊股熱炒,沾上了手遊的邊的殼也在熱炒,在這個情況之下,業務性質就變得極其重要了。但在這種特殊情況,卻並不代表以上的理論不正確也。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2-17

「中國家居」(692)本來是一隻細價股,近年經過轉手、轉型,變成一隻二十多億元市值的中型上市公司,是少數可以成功「升呢」,從炒股變成一間有資產、有業務、有盈利的公司。 它憑著轉型的法寶,用簡單方法去說,就是發股票和可換股債券,換取資產和賺錢業務,例如說,用3.8億元去買發熱木製家居產品公司全部股權,用4.8億元收購偉傑國際室內設計公司,用1.43億元收購廣東中山市佔地面積約6,666方米的商用物業及要從100間加盟零售店,加開200間到300間等,半年營業額急升至4.18億元,賺7,845萬元。 不可不知的是,「中國家居」佔5.14%的小股東,是大名鼎鼎的「中金公司」。對,就是由建設銀行和摩根史丹利在1995年組成的那間著名金融投資公司,真的是此馬來頭大。「中國家居」還有一間規模小得多的香港姊妹上市公司,是「永保林業」(723)。只是,負責的是上游的木質原材料,並非利潤中心所在,反而是負責設計、銷售的下游公司「中國家居」,才是利潤中心。不過,如果一間公司可以控制到原材料,也可以證明出它的實力雄厚,至少原料加價時,也不怕。 研究像「中國家居」這種有實質業務的公司,不像研究細價股這麼容易,因為研究細價股,只需要看供求,以及幕後人當不當炒,就足夠了。然而,研究有實質業務的公司,看它現有的業務是不足夠的,必須看它的未來的發展潛質,而不止是現時的資產和盈利,這就困難得多了。 現在中國的家具市場概念已很先進,講的是「整體家居」的概念,所以它才用這麼多的錢,去收購設計公司。但比設計更重要的,是智能的銷售渠道。要知道,中國買賣的新樓是清水房,沒有任何裝修,故室內設計和傢俬比在香港更重要。未來售賣傢俬的發展潛質正是在於智能化、網上化,從設計到銷售,盡量簡化程序,減低成本。最重要的是要配合金融政策如和銀行合作,讓客戶可以借貸分期,才可以把銷售額打至最大。 所以呢,「整體家居」的概念,是從設計到財務,從銷售從實體結合虛擬,成功預測到和迎接到未來的,就是大贏家。這當然是大得不能再大的big tea rice,研究「中國家居」的這種股票,不止要看它的資產、業務、盈利,還要看它對未來的看法是否準確,這才最考研究股票者的眼光。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2-13

有關股票界的阿媽同仔關係,也即是母公司和子公司的關係,是非常複雜的財技原理,寫上十本專書,也說不完。 其中最大規模的一個例子,當然是「長和系」的12間上市公司,這當然是很簡單易明的例子。然而,在這個時候,作為財技教師的周顯大師,卻要考考大家一個有關財技上的重要問題:「究竟是生娘大,還是養娘大?」 所謂的「生娘」就是一手創立公司的創辦人。當然,很多時,生娘就是養娘,創辦人和上市者是同一人,但很多時,嬰兒照顧不足,或營養不足,便需要養娘的幫忙,才能夠養得大。一間公司,很多時是經營得很好,但是要上市,可能還差一點,便需要有高人入股,幫一把手,才能夠順利上市。 其中的一個我最熟悉的例子,當然是當年由黃毓民創辦兼當大股東的「Cyber日報」(當年上市編號:8118),後來由蕭若元持有的「友聯建材」(432)和「天網」(577)注入巨資,幫助其上市。問題在於,大家不妨猜猜,在這公司的幕後操盤人,究竟是生娘黃毓民,還是養娘蕭若元呢? 在寫這篇文章時,我正在研究「皇朝傢俬」(1198)和「家夢控股」(8101)的關係。說到規模,前者是主板,後者是創業板,前者是後者的第二大股東,算是半間子公司,都算是很深的關係了。 如果純從炒作的角度去看,母公司和子公司一共有三種:第一是兩者均完全不炒,第二則是先炒阿媽,再炒個仔,近幾年的「長江實業」(001)和「和記黃埔」(013),當年的「天網」和「Cyber日報」也是。第三是淨炒個仔,唔炒阿媽,例子太多了。但總之,炒子公司的機會率遠高於炒母公司的。 為甚麼我會說這麼多呢?我其實有興趣的是「家夢控股」,正在企圖搞清楚它的幕後操盤人究竟是不是其二股東「皇朝傢俬」。「家夢控股」是在去年的10月15日才上市,上市幾個月,兩億幾市值,其實都不算貴,而且幾有機會大炒。但以上的理由,當然還不夠,需要多一個added value才足以令我花心機去研究。這個added value,就是我都認識不少內地佳麗,也都陪伴她們到過傢俬用品店,在這之前,我孤陋寡聞,沒聽過「家夢控股」啫,但卻深知道「賽菲婭」在這些內地佳麗心中的地位,也常常去過其陳列室去參觀。 我正因為實地觀察過「家夢控股」的銷售狀況,才去研究這股票的,這就是彼得林治所教的最有效投資方法!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2-12

那天幾個friend聚餐,其中一人捧出了一塊薄薄的銀色金屬板,個賣相都算唔使恨嗰種。他交給我們傳閱,並且說:「猜猜這是甚麼?」 這塊金屬板沉甸甸的,我們還未開始猜,他已經開估了:「這是電池。」 我馬上說:「莫非這是手提電腦電池,咁重,都唔使恨啦。」 他說:「你要來做乜嘢電池都得,不過如果用來做手提電腦電池,相信可以用幾個星期。」 我說:「有無咁誇張呀,有無得賣先,如果有,我五皮嘢一塊都買,去旅遊時慳番帶叉電器都值回了。」 一個又有錢(過百億那種)又幾靚仔的仁兄說:「我十萬都買。」 他說:「不過這塊電池的用途不是給手提電腦,而是軍事用途,是設計給軍方的坦克車用的。」 有人問:「點用?」 他說:「在嚴寒的冬天,坦克車很難發動,所以必須用強力電池,才可以打著引擎。軍方找了十幾個供應商,只有這一塊符合資格。」 我說:「我明我明,我在加拿大時,在最冷的中部,汽車便發動不了,所以泊車後必須長期叉著電,保持車的熱力。」 他說:「這還不止,軍方要求,電池還要被手槍掃射,穿了幾十個洞,照樣能用,因為我們用的是固體,其他的,都是液體,一穿洞,汁液都流出來了。」 我說:「咁就勁啦,造呢塊電池,咪賺好多錢?」 他說:「軍方的訂單有幾多?造一塊電池,研發費用好貴,軍方的訂單,只夠支付研究費用而已。」 我說:「咁不如攞來做手提電腦電池,賺番筆啦,大市場呀!」 他反問:「手提電腦電池市場,莫非大得過汽車市場?」 我立即說:「汽車電池?同比亞迪鬥?」 他說:「……」(下刪一千字,因為內幕消息,唔講得住。) 我問:「話時話,咁呢件嘢,老闆係邊個先?」  他說:「呢個人,你都識嘅,叫『張韌』。」  我說:「吓,『中銅資源』個老闆?」 他說:「他是軍人出身,28歲軍階中校,是當時最年輕的中校,不過後來棄軍從商而已,所以與軍方關係很好,可以做軍方生意。」 我說:「我早知他好疊水,『中銅資源』只是面嗰浸而已。不過話時話,呢件嘢同『中銅資源』有沒有關係先,這股票買唔買得過先?」 他說:「……」(下再刪幾千字。)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2-10

前幾天,某位常常同我交換消息的朋友,來電問我:「你近來研究緊邊隻股票?」 我答﹕「『福記食品』(1175)。」 朋友馬上說:「好嘢嚟噃。」 我說:「我的眼光,使乜講!」 其實這隻股票也是另一位朋友告訴我的,只不過,我的確是研究過,發現了它的優厚潛質,才懶叻當成了自己的發現。 「福記食品」停牌了接近4年,去年中才復牌,復牌後大瀉了九成以上。後來獲得了安徽省投資集團控股公司的注資當白武士,搞了復牌。 安徽省投資集團控股公司正是此馬來頭大,它成立於1998年,是安徽省全資擁有的國有企業,資本額60億元人民幣,現時淨資產是120億元人民幣,投資項目包括鐵路、汽車、建材、化工、礦業、金融和房地產等,如今它注資「福記食品」,自然令人大有幻想,認為它可能是第一步,將來藉此借殼上市,咁就發達了。 事實上,去當白武士,使費6.58億元,換來一隻殼,現時「福記食品」的營業額不過是1.69億元人民幣,如果不做番一場「big tea rice」,點圍番成本呀! 所以說,這公司將必定做一場大龍鳳的,問題只在於何年何月何日而已。 為甚麼它不能在注資復牌時,馬上就乘機把大量優質資產注入,借殼上市呢? 這是因為「福記食品」在停牌前,本來就是搞食品的,根據法例,就是白武士要注進資產,也只能和食品有關,因此,就算安徽省投資集團控股公司要搞借殼,把它變成香港的上市旗艦,都要在一年半之後,才能夠成事。 為甚麼一年半以後才有可能成事的注資計劃,現在就要買呢?因為夠平囉。它本來是幾十元的股票,復牌後以2.48元收市。跟著一路陰乾猛跌,跌到依家,上星期五收市價是1.5元,市值只有5億元,這是殼價加業務的最低成本,而安徽省投資集團控股公司和其他「拍拿」的注資成本是6.58億元。 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是低於成本價,有如冬季大減價般,好抵好抵也。 其實我的研究出了很多心得,不過,篇幅所限,就此打住。 以下是一段廣告:我的「炒股密碼」股票課程,現已開始第六班,有意報讀者,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多謝。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2-06

我和Goo總相識十多年了,是股壇前輩林前進介紹認識的。林前進是農民出身,文武全才,二十多歲時,已經是高級幹部,出洋美國,專為政府和美國人做生意,九十年代時退黨從商,發了大財,九七後因與中國銀行反目,被控告至破產,最壞時曾經做過酒樓侍應,這幾年奇蹟地二次發財,真奇人也。改天有機會,同大家講講他的事蹟。 話說Goo總姓「張」,但不知怎的,大家都叫他「阿Goo」。他是印尼華僑,華僑在外地是二等公民,所以特別愛國,他在十多歲時,蒙受祖國的感召,便回鄉去,幫助發展祖國。他一回到中國,便下鄉去幫助農民,白天下田,晚上一堆青年男女玩樂,唱歌跳舞,教導農民識字,據他的回憶,這是他一生中,最為快樂的時光。 到了七十年代,他和很多其他歸國華僑一樣,離開了中國。他到了香港,自己搞礦業資源生意,搞了二、三十年,大約在九七年左右,把公司賣了給五礦,賺了不少錢。我就是在這個時候認識他的。那時,我們均是無事可做,每天聚在一起,就是鋤大弟,賭得飛沙走石,通宵達旦方休。他的牌品和人品好得不得了,人人讚不絕口,是一等一的好人。 到了2003年左右,他又靜極思動,要搞起資源公司來。這一次,他的合作伙伴是「中銅資源」(476),其老闆張韌是他的老朋友,也是搞資源的專家。所以,我也曾經說過,「中銅資源」是全香港最為專業的礦業資源股,正是因為基於我知道的這一個「內幕」。 事實上,在先前幾年的資源大旺潮中,Goo總和「中銅資源」的合營公司早就賺了大錢,真的是日進斗金,好不風光。不過他一年要飛一百多天,轉幾次機,再坐十幾個鐘頭車,去到山旮旯咁遠去睇礦,這是辛苦錢,羨慕不得也。 近來「中銅資源」的動作多多,30億元買下一個礦,發巨額可換股債券,又批新股,但我卻不會問老友Goo總有何詳情,有何內幕。皆因這一系的人物,口風甚密,用鐵筆也撬不出來,在2007年和2010年,我發現「中銅資源」有異動,便在牌桌之上,扮順口,問問Goo總,他死口說無嘢無嘢,結果喪升了上去,令我後悔得用刀仔拮大髀(這只是比喻,當然沒真的這樣做),這一次,當然也不會再問他了,因為問也問不出甚麼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2-05

我曾經說過一個有關種族主義的奇怪現象,就是血統愈是不純正的人,種族主義反而更為嚴重,我舉過的最明顯例子是希特拉,因為他的祖母很可能是同猶太人生下了他的父親,有關這一點,連希特拉自己也不敢肯定是否真實。 另一個例子是台灣,最反對外省人的,不是山地原居民,而是閩南走過來的移民,在香港,最反對和討厭新移民的,也並非新界的原居民,而是內地移民在本土生下的第二代、第三代。 這個情況在日本,也是一樣。最為反中的「日本人」,往往並非日本人,而是原籍中國的人,例如黃文雄,便是專門抹黑中國的文化名筆。當然,他不會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只會承認自己是日裔台灣人。不過,他是靠著在日本寫書罵中國而成名賺錢,所以在某一層面上,他也可以說是靠中國吃飯的。 照我從心理學的觀點看,正是因為像黃文雄這種人的血統不夠純正,也就更加需要「博到盡」,以示忠貞,以示與中國割離的決心。反而正宗的日本人,便用不著罵中國人罵得這麼狠了。 大家知道,日本的右翼分子和暴力團是分不開的,右翼分子很多都是暴力團的成員,由暴力團所資助。 記得當年的中國公安部長陶駟駒說過:「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我曾經撰文指出過這一句話的不完全:不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而是黑社會「才是」最愛國的。在所有的社會,皆是如此,日本的暴力團也不例外。 然而,日本的暴力團成員,又是甚麼人呢?據日本人的一般估計:這其中有60%是部落民,也即是日本的賤民,另外的30%則是韓國人,只有不到10%的人是純正日本人,包括了香港人熟悉的山口組,其主力部隊也是韓國人。 日本有名的右翼團體如日本憲政黨的吳良鎮、金敏昭,東洋青年同盟的金教換,日本人連盟的姜外秀、亞細亞民族同盟的梁元錫,國誠塾的崔正夫等,全是韓裔人,而日本皇民黨的行動隊長高鍾守、也即是在2004年把一輛右翼宣傳車撞向了中國的大阪領事館的那一位,也均是韓裔人。 這些右翼團體幾乎沒有逾一百人的,最多的是「日本會議」,全盛時期也不逾250人。日本人幾乎不當他們一回事,反而討厭他們吵吵鬧鬧,但當他們的支持者是這麼少時,經費從何而來呢?答案是:日本內閣官房機密費可撥款,因這些機密費的內容明細並不需要申報。但為甚麼日本政府要支持它們呢?因為這可以為自己的政治目的造勢,中國人當然很清楚明白這個,因為中國也有類似的做法,大哥可別說二哥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1-30

前兩天,某位朋友向我推介了「萬德資源」(8163)這股票,這公司本來是經營林木業的,但是近來說要投資手遊業務,所以狠狠的炒了一轉,又發了兩次新股,據朋友說,它又要多炒一次,誓要炒得比上一轉更狠云云。 但今天的主題並非這隻股票,而是有關手遊業務大趨勢。事實是,在這幾個月,手遊股大炒特炒,尤其是那些手遊新股上市便炒高幾倍的,比比皆是。究竟手遊業務是否咁好揾,前景係咪真係咁好呀?我太忙了,從來不玩手機,連智能手機也不用,用的只是普通的諾基亞手機,自然也不會玩手遊。如要問哪一隻手機遊戲最好玩,應問沈振盈大師,哇就唔炸young了。(按:「哇唔炸young」是閩南話的廣東讀法,意即「我唔知影」,或「我唔知道」,國語音譯的柏楊譯法則是「瓦木宰羊」。) 我觀察得到的現象是:不知道為甚麼,人們的消費習慣是很願意為了手機提供的服務去付錢,手遊就是其中的一種。但是呢,不知道甚麼原因,在網上的服務,人們願意付錢的意願就低得多了。所以網上遊戲不值錢,手機遊戲就值錢了。 為甚麼會有這個奇怪的現象呢?我的猜想是:在互聯網初初興起時,大部分的內容都不用錢,這造成人們習慣網上所有東西都是免費,一旦有服務要收錢,人們就覺得很揾笨,當然更加不願意付錢了。 然而,在智能手機初出現時,很多apps都要錢來下載,人們在一開始時,已習慣享用手機的服務時,是要付錢的。當習慣已養成後,人們也就願意「任劏」,也不會反抗了。以上造成了手機收費服務的商機遠遠大於電腦,而手遊只是一個開始而已,相信今後一、二十年的新經濟,還是繼續由手機帶動。不過,我實在懷疑智能手機的先驅「蘋果iPhone」,能不能繼續領導「手機經濟」,因為,我看它已經大有疲態了。 說到智能手機,令我想起在上世紀的九十年代,諾基亞已推出第一代智能手機,結果大敗而走。相信當初iPhone初出時,諾基亞心中冷笑:「看你點死!」究其原因,諾基亞初出智能手機時,非但沒有3G,連2G也沒有,當然死梗了。然而,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十幾年前死梗的商品,十幾年後推出,卻能大收,正因時代變遷的緣故!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1-29

在股市大跌的日子,沒有股票講了,唯有「政經密碼」的「政」,講回政治。 但是,政治又有甚麼好講呢?莫非講政改方案?照我看來,這個方案的真正重心不在於方案,而在於人選,所以方案本身是沒有甚麼好說的。 在進一步分析這個問題之時,我先同大家說一個小故事: 話說廣州有一塊地王招標,有一位說客,想招攬香港的一個富豪去買,而且保證他能夠買到,目的當然是想賺佣金。 好了,問題在於這裏:招標是公開入標,過程公平公正公開,只要符合基本條件,誰都可以入標,然後由出價最高者中標。在這個情況之下,又有甚麼方法可以出千呢? 方法是:政府宣布投票的方式,是在3天之內,存進10億元現金保證金,才可以有資格入標。 喂,大嗱嗱10億元人仔,還要是現金,就算有幾千億資產的地產霸權,都拿不出來啦。 無巧不巧的,這位富豪在內地有一個樓盤,剛發售了不久,所以大把人仔在手。所以,在所有的潛在競爭對手當中,只有他有這筆現金,可以入標。 就是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富豪也就無驚無險,以唯一一位入標者的身份,奪得了地王。 所以,爭拗general的規則的真正原因,往往是為了specific的人選,這是不易的真理。政改方案的爭拗也是一樣。 真普聯所接受的方案,其實只在一點,就是余若薇能否入閘,如果余若薇能夠入閘,那就收貨了。但如果余若薇不能入閘,那就絕對不能接受,所以說甚麼公民提名、政黨提名,骨子裏,就是為了保證余若薇可以入閘,如此而已。 為甚麼余若薇入閘是如此重要呢?很簡單,因為在普選行政長官之中,只有余若薇一人,才能夠勝出,其他任何民主派的候選人,卻敵不過建制派推出的候選人。 反過來說,正是因為余若薇是唯一能夠選贏的人,所以中央政府才千方百計,用上了種種篩選茅招,都不要讓她入閘。 我相信,只要余若薇不入閘,中央政府一定會整色整水,讓一位民主派的候選人入閘,以示民主。 不久前,我和一位民主派的人吃午飯,講了這一番話,他的回應是:「所以也有不少民主派的人,心裏支持中央政府的方案,因為只要余若薇不能入閘,他(或她,只有一個『她』,就是劉慧卿)們便有可能入閘選特首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1-27

根據各方綜合回來的證據去分析,「水務地產」(2349)這隻股票應該正在賣殼。由於這條線路對於「水務系」的消息向來都好準,所以我相信這個可能性也是十分之高。 然而,一隻股票正在商談賣殼之事,即是還未找到買家,它可以是明天馬上找到,也可以是一年半載後才找到。這好比一個女人想閃電結婚,但還在dating的階段,究竟能不能夠很快便成功嫁出去,也還實在是難說得很。 然而,「水務地產」這公司背景雄厚,所以有本事為它找到一主好人家。因為現今的賣殼,殼主多半要留下10%左右不賣,以免將來賣殼後,萬一股價大升,自己沒份,可就吃虧了。因此,殼主為了自己的利益,通常是盡量會找上一個有實力的買家。 以地產殼而論,「水務地產」是一隻非常好的殼,所以一旦賣成功,買家必然是大牌子,爆升可期。因此,線人也買下了不少這隻股票,作為「吼冷」。 根據線人的說法:「11億市值,資產值都唔止啦,雖然不知要等多久,但是有upside,無downside的股票,使乜驚等呀!」 該股於上周五收市報0.61元,升7%,成交額逾48.5萬元。 「水務地產」是一隻中線的股票,現在則說一隻短線股票,就是我的朋友阿松的「東方匯財證券」。 話說在上星期五,股市跌了兩百幾點,「東方匯財」(8001)突然從前收的2.05元,跌到1.78元,跌幅好不凶殘。誰知震倉之後,股價居然拗番向上,收市還收2.21元,倒升7.8%添。 單單從技術走勢來看,長線不敢說,但是短線來看,上星期五的勢道這麼強,在今天(星期一)多半是乘勝追擊,是會再升一城的。今次破天荒地不講分析,也不講消息,而是講技術走勢,且看我的技術走勢準不準確了。 廣告一則:我的投資課程已經昂然進入第七班了,如果有興趣者,請致電郵給[email protected]。 廣告第二則:全新修訂的《碳六十之劍》已經出版了兩集,但坦白說,銷情很不好,請讀者可憐本作者,買番幾本,幫補下。 因為,其實賣上多少本,對我並沒所謂,皆因版稅都好少錢,但是看著出版社蝕得好慘,我實在於心不忍,找她們搞出版,好像是「洞」了她們!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1-23

今日主題講的是重組的股票,所謂「重組」,就是一間公司快要倒閉,為挽救而提出一個全新財務計劃,從注入資金、削減舊債,到重整舊業務,或注入新業務,工作程序十分繁複,又要花上好多的錢,才能夠把一間公司重組成功。 我正留意的重組公司是「三丸控股」(2358)。它從2008年停牌,停了5年,去年底才重組成功,復牌。這公司市值5億元左右,昨收報0.138元,屬於復牌後接近低位,重組時供股價是0.1元,如連供股權價格也計上則是0.18元。根據線人分析,絕大部分股東的成本都在0.22元以上。重組後的股票,有時馬上便炒如「匯多利」(607),有時復牌後過一年半載才炒,例如幾年前的「香港資源」(2882),但幾乎肯定的是,它是接近一定大炒一轉的。理論問題來了:為何重組的股票特別當炒呢? 第一個原因,是經過重組的股票通常在公司倒閉前,曾轟轟烈烈炒過一次或好幾次,股東到處都是。不管這些股東是贏錢也好,輸錢也好,他們都是這公司的client base,很易召集回來,重新炒過。因股民有惰性,很喜歡炒以前買過的股票。故曾經炒過的股票也特別受歡迎。 第二個原因是重組成本很高。通常新上市公司成本是3,000萬至5,000萬元,如一隻殼能賣到2億至3億元,那就甚麼也賺回來了。但重組成本卻很高,搞下搞下,呢樣付錢嗰樣付錢,很易便超過1億元,如果不在市場「做世界」,很難賺回成本。 至於我留意著的「三丸控股」又有甚麼優點呢?第一,也是最重要優點,是它復牌才一個月,從未炒過,故它有逾95%機會大炒一轉,問題是何時何日而已。第二是它的大股東是「中國水務」(855),斷估都會吃大茶飯,再注入概念和業務,不會就此算數吧?第三,它的幕後玩家是在1997年無人不識的超級炒家,名字當然不方便說。這個人和我有很多共同朋友,我只和他碰過幾次面,不算認識。我在二十多年前已聽過他的大名,因他有一個漂亮到令人流口水的明星女友!他的家族在近幾年紅到發紫,賺錢以十億元計,如今這位仁兄擔大旗,自然是有信心之至。嗯,寫完這一句,都係唔執輸,孖屐掃番一球,壓住個倉先。(按:此一球買於15:05。)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1-22

在我的寫股生涯當中,最自我滿足的一次推介股票,當數「思捷環球」(330),因為我是從它在60元的光輝時刻,便開始唱淡,說它將見5元,結果這一隻藍籌股果然跌至一仆一碌,四腳朝天,我卻在10元左右的價位,轉軚唱好,迄今,是在一年之內,股價已經升了五成以上,算是有交代了。 正因這隻股票,令到我變成了「思捷專家」,每逢它有甚麼大消息公布,均照例有記者致電來問,有好幾次我都是身在外地,浪費了不少漫遊電話費也。 「思捷環球」屬於大價股組別,而在細價股組別,最輝煌的成績當然就是「匯隆控股」(8021)了。我在幾個仙時,發掘了它、買了它、並且在專欄推介了它,判斷它正在賣殼當中,結果它在幾天之內,升了接近兩倍,令到很多讀者都有留言評論,當然也有惡意的,說證監會應要找我調查。但我想,寫一隻股票,它大升,總比寫了之後,它大跌,前者要好得多吧? 其實,照我寫了好幾年財經專欄的經驗,寫一隻股票的「事後反應」,一半當然是靠股票的實力,另一半則是「自我實現的預言」﹕因為專欄有人看,便有影響力,因而也推動了很多讀者跟著購買,股價就升了。反過來說,推介股票後有沒有人跟風而買,也得看股票的基本實力:太過垃圾的股票,怎樣去寫,也是沒有讀者會跟買的。因為讀者的眼睛,有如市場的力量,是雪亮的。 簡單來說,一篇專欄文章刊出之後,股價究竟升是不升,作者的讀者群和股票的質素均是同樣重要,兩者缺一不可。 說回「匯隆控股」這股票,當它大升了幾天後,股價慢慢又回順了。至於我手頭的股票大約在專欄刊出後的兩周也沽出了,利潤很不錯,但並非在最高位,相信不少讀者都賺得比我多。但是,為了公平起見,我並不會在推介股票的同時沽出股票,必定等上一段時間才會沽出,所以賺不到最多,也是沒法子的事。 但是在近日,「匯隆控股」的股價卻又節節上升,甚至遠遠的超出當日我推介時的最高位。看資料,原來它已成功賣了殼:先是配售了2.2395億股給6名承配人,即總發行股份的16.67%,跟著,大股東把他手持的4.6223億股中,賣掉了大部分(3.15285億股)。 由此我不得不認叻一次:果然猜中了它賣殼。不過,看著它的股價節節高升,我實在很後悔當日把它沽出了,因為賣殼升幅無上限(因為不知它賣給了哪位猛人),而大股東賣殼的售價是0.182元,家陣股價只升約一成,還有大把水位!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1-20

在好幾年前,有朋友把他的證券公司搞上市,我問他的訣竅何在,他說:「最重要的是業務簡單,回答交易所上市科的問題時,就容易得多了。像我的公司,只有現金戶口,連孖展戶口也沒有,就是為了上市這一天。」 這當然是因交易所對證券公司的業務特別瞭解,所以也就監察得特別嚴謹,安全系數是接近100,相對來說,對於那些民企,交易所唔知頭唔知路,糊糊塗塗地批准它上市,那就危險大了,所以才有這麼多的出事民企,但是上市的證券公司,通常都經營得不差。 當然,在成功上市後就可大搞花樣,多申請幾項不同業務如孖展戶口,企業融資(即corporate finance),資產管理等,既然已經是上市公司了,交易所對它的信心,也會比普通的經紀為大,審批通過也就更方便得多了。 所以,一間證券公司的運行模式,應該是先低調做生意,搞好基礎,上市之後,才再發大來做,這是一個定律,所以上市只是第一步,以後還有很多商機在背後。至於我的老友阿松哥在其「東方匯財」(8001)上市之後,會不會也採用這一套模式,我不知道,但作為朋友,我當然希望他大展鴻圖,賺多點錢,以後多點同我鋤弟,輸多點錢給我。 正是因為證券公司在香港上市十分困難,因此,在內地很多中型證券商如要進軍香港,要想循申請上市的方法去搞,就要問長問短。大家都知啦,證券商的客戶和經營方式,很多都要走灰色地帶,而且能夠有本事在港上市的,無不業務複雜,幾十種生意,拿上交易所一問,點答得出咁多呀? 退而求其次,內地證券公司要想在港上市的最佳途徑,就是買殼了,而且是買一個證券殼。這樣子,不單有了一間香港上市公司,在內地做生意大為方便(香港上市在內地是一個名牌效應),而且還順便多出了香港的業務,香港客戶和內地客戶射來射去,也帶來了很多的商機。 所以,在今時今日,證券殼是有價的,價錢比普通的殼來說,還有很高溢價㖭。不消說,市值高的證券公司,因交收更方便,可賣到更高價錢。咦,松哥的那一間「東方匯財」家陣市值已八億幾,如果要賣起上來,都好值錢噃。如果他肯俾我做呢單「刁」,我就發了,我保證可以在一個月之內,帶3個客給他見,賺番佢幾百萬元佣金,今年全年唔使做都夠使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