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4-03-31

我是在大約兩個月前,開始分析和推介「家夢控股」(8101)這股票的,在十天前,因為購進了超過5%,法例所限,不得不向交易所申報了持股量,於是也引來了某些傳媒的報道。 由於「家夢控股」在近期的走勢,很是不錯,所以頗有一些人說,我是因為購進了這股票,才去推介唱好的。我不否認,在很多的時候,我是因為看中了某隻股票,因而購入,在購入之後,也會唱好,希望同讀者分享一下我的分析、我的意見,而這些「股票分享」,有時會「帶挈」到讀者贏錢,有時卻連累到讀者輸錢,這是我感到很抱歉的。 但是,我寫作財經專欄,一直謹守的一項原則是:如果我持有該股票,一定會在該文同時申報。固然,我不是持牌的經紀,在法例上,本無在寫專欄時申報持股量的必然規定,但我認為,我作為一個炒股人,兼且在暢銷報章中擁有地盤,已經是佔了太大的便宜,所以,把我的個人持股與否也公布出來,應該是比較公道的做法,至低限度,也可增加了透明度,減少了不公平。 這並不是我的道德很高尚,相反,我的道德敗壞,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我只是覺得,作為一個專欄作者,讀者就是米飯班主,對讀者好一點,作者也有好處。 說回「家夢控股」,我雖然是在兩個月前開始推介,但是到了一個月前左右,才開始購進。換言之,我並非是在推介前購進這股票,而是在推介後,才去買入的。所以,那些人對我有關這股票的說法,是錯誤的。 對於這種「冤枉」,我有一個常用的說法:「我雖然是一個『慣匪』,但是就這一宗案件而言,卻是含冤受屈、被冤枉的。」 事實是,「家夢控股」股價的突然上升,只是這兩個星期之內的事,而距離我的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以至於第N次的推介,已經是一個多月的舊事了,如果讀者在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以至於第N次看到推介時,才去買入,現今利潤已賺了一倍以上。 這十天來,不停有人問我,對於「家夢控股」的看法,我的答案永遠是:「我對這股票的期望很高,才會購進這股票,當然不止是希望賺進一倍這麼少。但是將會持有多少、會在甚麼價位才沽出,得看沿途走勢才成。當然了,股票市場風雲變幻,甚麼也說不定,但暫時來說,我是不會減持或沽貨的,至少在未來的一至兩個星期之內,都未能看出有這個可能性,」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3-27

這幾天,在討論區熱傳著一位「K」姓男星買了一間上市公司控制性股權。這則消息是來自某傳媒,然後另一傳媒又報道出來,即是說,前後一共有兩間傳媒報道過這件事。這位大手筆買殼男星,報道雖然沒有正式開名,但根據形容,呼之欲出,所有網民都猜到是靚仔型男古天樂。 古天樂本身已是非常有錢的人,買一隻殼要幾億元,他應可拿得出來,不過相信有點吃力。但在市場中無人不知,古仔在股壇商界也有好幾個知心好友,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疊水的,這些都是硬度超高、長度也超長的水龍喉,可以射住古仔。 我絕對有理由相信,如果古仔買殼,這些好友一定很願意出錢出力,夾錢兼度橋,去支持古仔做生意。換言之,由市場最top的人去度橋,再由市場最多水的人去出錢,古仔買殼,又怎會不叫到殺聲震天呢? 寫到這裏,我恐怕大家誤會,讀者可千萬別想歪了,以為這涉及男女私情關係。我可以說,肯定這不是男女關係,而是男人和男人之間的友誼交情,老友要創業,自己義不容辭,出手相助的那一種而已。 據我在市場收風所知,古天樂買了的這一隻殼,就是「順龍控股」(361)。 「順龍控股」在2000年上市,主要業務是生產高爾夫球具及球頭產品,第一個搞手是我的朋友Ricky,後來David Webb大力宣傳,風光了一陣,我笑同Ricky說:「車,David Webb都要執你口水尾啦。」 按:Ricky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大家常常一起去蒲去玩。這些年來,他的錢愈揾愈多,搞的股票隻隻是幾十億元市值的大嘢,隻隻升幾倍,真的是好犀利也。「順龍控股」這股票,兩億幾元市值,本業有錢賺,仲發埋盈喜添。這種股票的合理市值是5億元以上,即是每股1元以上,即超過現價的50%。換言之,以現價位計,這股票接近是無得輸的。 以上只是計算它的現時價值,假如傳聞正確,真的是古天樂買殼,那就會再升一浸。如果古天樂後面的超級朋友決心和他一起演出一場大龍鳳,嘿嘿,那就是幾十倍的升幅了。這當然是很有可能的事,因為沒有過百億元的生意,古仔的朋友又怎放在眼裏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3-26

在去年,有一隻股票,是令我非常之揼心的,就是「中國汽車內飾」(8321)。 這股票我持有了一年以上,記得應該是有700萬股,參與了兩次供股,成本價大約是0.14元左右,結果,在0.2元時,有一熱心的仁兄來電,叫我快點沽出,於是,我便聽從他的忠告,沽出了這股票,take profit走人。 結果,在我沽出了這股票之後的半年,它巴巴聲的猛升,最高升到了1.63元。如果當時我沒有沽出它,就可以賺到一千萬元了。至於那位叫我快點沽這股票的朋友,我打算下次到雲南、越南、或泰國遊玩時,高價請巫師落降頭去毒他,以洩一千萬元的憤怒。 當然了,「中國汽車內飾」這股票,在1.63元的高價,我是不會買它的。但是,現時當它回落了一半以上,這又不同講法了。 客觀的因素是,它在2013年的業績,有5.43億元人仔收入,盈利是4,304萬元人仔,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倍。我幾乎可以肯定,在2014年,它的業績不會差到哪裏去,原因很簡單,皆因它正在申請轉主板,死都要頂住利潤同股價,否則交易所不批它轉板,損失可就大了。 要知道,今日的主板和創業板的殼價差額,高達兩億元至三億元,「中國汽車內飾」簡單的一個轉板,便可以賺到這筆大數,這樣的無本億利生意,去邊度搵呀? 所以呢,時至今日,「中國汽車內飾」的股價和業績,跌不到哪裏去,但要踢上1元以上,作一個有效的技術性反彈,卻是十分容易的事。畢竟,它在1元以上的買家,正如我在以前爆過料,很多都是內地的投資移民,這些人買了股票,無論是贏是輸,都不會沽出,因此「中國汽車內飾」的沽售壓力是很低的,非常易炒之至。 對於馬來西亞航機事件,有一個非常聰明、但不喜歡政治的朋友說:馬來西亞政府的態度,擺明好像前些時那個聲稱失掉了嬰兒的母親,是自己身有屎,在講大話啦。 我看馬來西亞政府的態度,也好像是想急急了結這件事,看來真的是內心有鬼,不過,以上這些都是個人的臆測,作不得準。 總之,飛機在印度洋墮海,根本就解釋不了先前的所有疑團,那些衛星照片,更加好像是各國夾埋來做一場戲……不要指責我太過多疑,成日懷疑人們有陰謀,因為我是炒股票的人,而炒股票的人特別多疑,因為我們日日被人棟,正是因為我的多疑,才能夠炒到今天,依然可以過著好生活!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3-24

我的讀者都知道,在這幾個月來,我所介紹的股票的「命中率」很高,在專欄刊出了之後,往往有著很可觀的升幅。我曾經說過,這主要是「自我實現的預言」,當有很多讀者相信了我的推介,大家都在購入,自然會發生了股價猛升的效應。這當然也不能忽略了幸運的因素,畢竟,股票是半偏門的行業,無論是推介股票,抑或是投資股票,都脫離不出運氣這種隨機/玄門的成分。 在我走這個運的最初時期,曾經推介過、並且買入過一隻股票,叫「匯隆控股」(8021)。這股票在我推介之後的很短時間,暴升了一、兩倍,但由於我的習慣是不在推介之後馬上沽出,以免瓜田李下,而是等了一、兩個星期之後,才沽出這股票,這時的股價已然回順了不少,但我也有幾十個巴仙的利潤,在短炒而言,算是不俗的回報了。 然而,又等了幾個月之後,這股票突然爆升,一升就升了幾倍,卻原來我在先前的分析沒錯,它的確是在賣殼,有著這個消息的刺激,這股票當然是節節猛升,而我也很後悔把它沽得太早,買得太少,錯失太易,買得太遲,賺少了不少錢。 這公司在月前賣殼:公司主席蘇汝成及其配偶黎婉薇賣掉了股份,售價分別是0.182元和0.2元,公司又批了兩次股,最新一次的批股價是0.108元,距離上周五的收市價,相差只是兩成多。 剛進場的兩個新股東:鄭智和張海蘭的持股量只有5.14%,可見得真正的新大股東還未進場,但已經在小試牛刀,準備從事網上零售和廣告業務,這正是公司變身的先兆。 該公司股價在先前炒至最高的0.226元,其實這個價錢並不高,只是差不多相等於殼價罷了,相信是為了讓原大股東順利把股份賣掉,所作出的財技性安排。跟著,當大股東賣掉了股份之後,它的股價馬上又再下滑起來。我本來以為,這股票在成功賣殼之後,短期間已經炒完了。誰知…… 它在0.108元的批股,可見得它只是故意把股價壓低,好使可以低價批股。到了這個地步,這公司突然變得非常美麗起來:1.新的大股東隨時進場。2新業務的細則可能很吸引。以上兩點,都可能是極好的消息,都大可以大炒一轉。3.低價批股,很可能都係博炒啫,現時比批股價只高了兩成多,市值亦低於殼價……所以話,今日這股票實在是sexy!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3-20

香港以前有一間「金盾控股」,編號是「208」,是做西裝的,在上世紀已經上市了,後來輾轉落到柯為湘手上,現時已變身成為一間地產發展商,也有石油及製冰等等實業,連名字也變成了「保利達資產」。 為甚麼我會提到這段往事呢?因為日前有線人同我大力推介「金盾控股」(2123),我叻唔切地說:「哦,呢間嘢做西裝好出名嘅,上市嘅時候仲有朋友叫我幫佢在傳媒宣傳下㖭,不過已經係好耐世秋嘅事了。」 誰知朋友說﹕「吓,好耐世秋?它2011年先至上市㗎咋噃!」 我受了此瘀,唯有回家找資料,再加打電話問幾個股壇萬事通,方才找出這公司的脈絡來。 這公司是在內地生產及銷售棉紗和坯布的,以0.7元上市,上市時,市況不好,後股價一直猛跌,我在網上找到了這篇報道:「新股續吹冷風,投行及發行人定價亦未敢進取。本周招股的『金盾控股』(2123)、『順風光電』(1165)僅以單位數市盈率定價,集資額縮小,冀增加吸引力以求順利上市。 『中國服飾』(1146)擱置……」。 在股市好差的時候上市,通常都是圍乾晒,貨源嚴重歸邊,否則有誰會認購?另一方面,「金盾控股」在上市之後,一直猛跌,跌到今日,已經跌超過了一半,低於殼價,變成非常抵買。 為甚麼它會猛跌呢?它的業績正在走樣,2012年純利跌60%,它的生產線在陝西省的涇陽和大荔,後者停產了。最近的中期純利只有463萬元人民幣,又跌了86%,剛剛還發了盈警,去年業績就要虧蝕了。這證明了一件事:它在上市時,其業績是有水份的。 以上的分析,是大路的分析,但忽略了最關鍵的重點:它不是一間好公司,但卻是一隻好殼,也是非常棒的股票,因為:1.市值低於殼價;2.上市時的「水份帳目」也要成本,現時還未收回上市成本;3.不久前批過一次股,集資5,500萬元,批股價0.29元,現價已經極度接近批股價了。  但以上的這些,都不過是基本的條件,它需要一劑catalyst,才能夠構成買進的充份條件,這catalyst就是:線人。根據線人的說法:「它傾緊賣殼,買家是好疊水的大孖沙,傾得掂就最少升一個開。」 我反問:「如果傾唔掂呢?」他再反問:「呢個價位,輸得去邊?有upside無downside的股票,你話係唔係要仆倒去買嘞。」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3-19

我先前說過,如果大熱炒中的股票大幅下跌,細價股是不會崩圍的。這是因為細價股的購買力是有「再生能力」的:誰會把全副身家押進風險這麼高的細價股之上呢?當然不是沒有,但是這種人只佔很少很少部分,微不足道。所以,炒細價股的人,大多都是幾萬幾萬元的炒,又或者一百幾十萬,不過是玩即日鮮,因此,細價股的下跌,是死不了人、崩不了市的。 在甚麼情況下,細價股會崩圍呢?一是因為藍籌股大跌,二是因為樓市大跌,因為這兩種東西表面上和細價股沒有甚麼關係,但卻是大部分人的主要資產所在,一旦其價格大跌,便會有「火燒後欄」的效果,結果就是連細價股也波及了。 第三個原因,就是某些熱炒細價股暴跌,我曾經舉過在2007和2008年的「中國礦業」(340)和「蒙古能源」(276)來作例子。但在近期的股市,卻並沒有一隻升了幾十倍,仍有大量散戶參與的股票,既然沒有一隻大量散戶參與而正在熱炒的股票,這自然不會出現「集體屠殺」的可能性,細價股也就難以整體性地大跌了,至少在當時、在暫時來看,是不會發生的,因為要炒要跌要殺散戶,都要花上一頭半個月的時間吧?以上就是細價股的不跌之謎。But is this a history? 日前,「文化中國傳播」(1060)因馬雲入股,股價先升後大跌,一天成交額是50億元,別的細價股要在1個月內殺掉的散戶數目,它在一天之內,已殺夠數了。 要知道,細價股其實就是三幾十億的購買力,今天炒甲股票,明天炒乙股票,同一筆錢,炒來炒去,每天在不同的股票之間遊走,製造成交。如今估計,一隻「文化中國」,在一天內,重創股民10億元以上的本金,這自然是極盡「哀榮」的一次屠殺。 除此之外,還有「騰訊」(700)跌了一百元,散戶不炒「騰訊」,但卻很喜歡炒「騰訊」的窩輪,佔了窩輪總成交三成幾,可知「騰訊」一跌,輪商的損失有多大。此外,細價股如「中國創新支付」(8083)等的成交也以幾億元計,幸好跌得不多,勉強可以守住局面。 總括而言,此次細價股的傷勢非輕,慶幸的是:第一,藍籌股指數只是輕微調整,跌幅是「射程範圍」,並未有三、五千點的大跌。第二,「文化中國」跌得極重,但也不算最重,這些股仔是跌去九成以上的。 第三,幾隻股票的大跌,雖傷,但也死不了人,最怕的是「併發症」,即是波及其他所有的股票,這才是致命的。但這並未大規模地發生。所以,我正在密切觀察中,看看這個音樂椅遊戲究竟是終結了沒有。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3-17

上周班炒鬼因「文化中國傳播」(1060)暴跌,「中伏」被綁,大伙兒輸到無厘神氣,都觀望形勢,希望有一隻凸個頭出來,延續多個月以來的炒風,連我這個收風站也收不到任何炒風,可知市況之靜。然後,在星期六,我發稿之後,突然來了一通電話,清風送料,令我春風滿臉,精神大振。風中傳來的聲音說﹕「『東方匯財證券』(8001),星期一開炒,千萬別放過!」 「多謝你的通風報訊。」我說:「阿松哥的這隻股票,從高位回落了接近一半,短期內已經是oversold了,再炒一轉的確大有可能。問題是,在今日風高浪急、風雨飄搖的市況,還有沒有人做先頭部隊,衝出去先?」「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我的料靈不靈,星期一就見功。」他說:「信不信由你。」 我想了一想:這幾天來,水靜鵝飛,難得有料送上門,不寫就笨。於是在收線後,馬上寫了這一篇稿,並且叮嚀編輯必須要在今日刊出,看看這位放風者,是靈還是不靈。 我在寫財經專欄之後,在稿費方面,賺得不多,但是有點名氣之後,很多平時少見的朋友,都樂於提供股票貼士。我當然明知道其中的一部分是對我有所利用,希望我放風出來,有利於他們的股價。 但反過來說,我獲得更多的股票貼士,意即我可以有更多的選擇,這也會令到我的炒股勝算大增。如果按照計算,以前每個月大約收到5條貼士,我要從這5條貼士中,揀中一條,希望這一條可以贏錢,但是現在,每個月可以收到50條貼士,可以從中揀出3條,贏錢的機會自然也高得多了。所以,寫投資專欄,有助於我的投資成績,確是事實。 沒多久前,我哥哥到七哥開的「家傳七福」吃飯,吃了一道「蠔汁手撕雞」,一桌子人都覺得這個配搭十分怪異,自然也給了一些批評。誰知過了幾天,他們和識飲識食的馬先生吹水,說到此事,馬生說:「這是你們的見識太少。在七十年代,蠔汁手撕雞和鮑片鵝掌是兩大名菜,飲宴必定有,你們甚麼也不識,卻亂來批評,道行太低了!」 馬生又說﹕「這道菜的雞必須用刀切,才有咬口,手撕則太幼了,沒有嚼頭。你們要求手撕,證明是唔識扮識!」 所以說,「吃」這一門知識,真的是充滿了學問。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3-13

話說有人對我說,「名家國際」(8108)即將有一炒,事實上,我早就聽說過這個市場傳聞。 市場傳聞是,它在先前供股1供4,集資1億元,供股價是0.1元,和現價差不多。經過這次供股後,它的貨源又重新歸邊,所以又有條件再次大炒特炒,所以這個大炒的傳聞,應是可信的。 如果論到基本因素,1.4億元市值,已經低於殼價,家居用品的業務可能並不怎樣,但殯儀館是政府發牌的專利事業,股價又貼近供股價,在今日細價股炒到㷫烚烚的市況之下,它的值博率是很高很高的。 我一直留意這間上市公司,皆因我在初出茅廬時,已經對殯儀業務大感興趣。話說我看外國的影視製作,見到外國的殯儀館裝修得莊嚴肅穆,但是香港的殯儀館呢?縱使最高級的那一間,也是死氣沉沉,格調50年不變,咁嘅水平,收咁嘅價錢,有無搞錯! 但是反過來想,如果這種水準,也可以坐收暴利,這門生意豈非十分易賺?所以,我一直想設法投進這門生意,只是苦無門路入行。有一位叫「小強」的好朋友,曾經在已故殯儀大王蕭明的公子蕭竟成的手下打工,但他也沒有為我引進殯儀業。 所以,當我發現了香港居然有一間上市公司,是搞殯儀業這一科,我是多麼的歡喜,於是也就留意起這隻股票來。 社會福利署在2001年公開招標,要求一間殯儀館提供廉價的殯儀服務,結果被人以2,000萬元投得了,是為「永恆殯儀館」。2006年,再被另一間公司以9,120萬元投得,易名為「世盛殯儀館」。到了2012年,「名家國際」以2.78億元的天價,投得了牌照,又把館子易名為「福澤殯儀館」。 為甚麼「名家國際」不惜投資巨額金錢,也要投得這一間殯儀館呢?因為它的持續經營業務受到交易所的質疑,上市地位可能因而不保,然而,當它投到了殯儀館業務,這是香港政府批出的專利權,交易所無法質疑這宗投資的合法性或可持續性,「名家國際」的上市地位便保住了。如果連殼價也計上了,甚麼天價都抵番啦。 福澤殯儀館是初哥入行,初期表現當然不好,但現時業績已大幅改善,很可能會在短期的未來轉虧為盈,這對於股價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我希望的,卻是這一支殯儀業務的新血,可以為這行業帶來脫胎換骨的產業提升,皆因香港的殯儀館收費太貴、質素太差,實在有大換血的必要!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3-12

「環能國際」(1102)這間公司,原本由陳振聰持有,那時候,它是一隻創業板股票,編號是「8182」。在當時,他所持股票的水平是很高的,例如當時的「宏霸數碼」(802)便是一隻很不錯的股票。我猜測,這是因有龔如心在旁教路的關係。陳振聰一生人最笨的股票投資,叫「蒙古能源」(276),是在龔如心死後,才購進的。 陳振聰是在2007年,龔如心死後,才成名的,但在這之前的2006年,他已經把「環能國際」賣給了一個叫「陳榮謙」的商人。「環能國際」在陳榮謙的手上,大搞能源項目,我並沒有細心計算它的項目的詳細內容,以我對能源的知識,要計也計不來,唯有任它去計,我只有看的份兒。(但我懷疑香港究竟有幾多個基金經理真的懂得去看資源、懂得如何去「睇礦」。) 我懂得看的事實是,「環能國際」在陳榮謙的手上,先後找了「長江基建」(1038)和「中國石油」(857)當合作伙伴,就可估計得到呢位老細的巴閉之處。 我的一位網友,名叫「Glassfund」,在2009年,曾經炒這股票而賺了大錢,皆因當時這股票榨得極乾,貨源歸邊,而且又有轉主板的消息刺激。這段往事至少證明了一件事:陳榮謙呢位老細的股票,是有勁炒的往績,所以不排除它在以後也會勁炒。 在2007年和2008年間,資源股喪炒,當然有很多垃圾資源項目乘機注資或上市,「港交所」(388)在賊過興兵後,重新修訂礦業公司的上市規定,規定十分嚴格,我好幾個朋友的公司都因而上不了市。但「環能國際」卻是在這之後第一間成功在主板上市(其實是創業板轉主板)的公司,可知它的煤層氣項目是堅過石堅。 本來,我聽到的消息是,在去年,它以0.15元批了7.75億股,就是批了給有力人士,準備大炒一頓。可是,大家知道,在這一年間,周永康「出事」,石油幫遭到清洗,「環能國際」和「中國石油」的合作項目也出現了阻滯,這個炒作便只能夠暫時擱置了。於是,「環能國際」購買了大理石項目,來作為替代的業務。 我的看法是,現時的價位距離當日的批股價只有幾個巴仙,輸極有個譜,downside很少。然而,周永康案快要塵埃落定,只要事情了結了,「中國石油」回復正常運作,它和「環能國際」的合作應該是可以繼續下去的。只要雙方的合作能夠繼續,股票炒高幾倍是大有可能的。當然了,大家可以等到事情出現眉目,才去買進,但那時的股價必然也當爆升了一倍以上,不會是今日的貼近批股價。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3-10

在上星期,我為了吃一鋪大茶飯,於是大事「執倉」,沽出了不少股票,並且買入了一隻單一股票,這股票的號碼暫時不方便公開,因為我未買夠貨,現在意圖偷偷入貨,不可以唱通街,請讀者見諒。 在我沽出的股票之中,包括了60萬股「天工國際」(826),這並非因為我不看好這股票,完全不是這麼的一回事,而是我的戶口一共有260萬股的position,本來我的心想,沽出一部分,都好合理啫。誰知在沽出後,竟然好唔捨得,過了兩天又買返轉頭,60萬股再回到手邊,差點仲想買凸添。從以上的故事可以見,我對於「天工國際」這隻股票,是鍾愛到了哪一個地步。 如果要把我寫的股票分類,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當炒股,炒的只是短時間的供求關係,有時候,單單憑著「自我實現的預言」效應,在專欄刊出的當天,便會上升不少了。 另一種則是有實質業務的股票,這些公司通常市值不小,很難以因為刊登一篇半篇專欄,便做到了「自我實現的預言」。相反,它們有它們的升跌節奏規律,就是我看得很準,也往往難以做到即時上升,很多時要等上一段時間,才會走進上升期。 最近期的例子是「中銅資源」(476),我大力吹捧了這隻心水股無數次,它的股價紋風不動,任買唔嬲。然而,在過了兩、三個星期之後,它便自動開車,至今已經升了一半了。(我持有一百多萬股,現時並沒有沽出的打算。) 另一個例子是一年前推介過的「瀚洋控股」(1803),當年一推即跌,當然是被人媽媽叉叉,問候娘親,結果現時已經反升了一倍以上,可憐家母已遭問候,沒法平反,當然也沒仇報了。我的說法是:「如果讀者是持有一年以上的長線,便不會看你每天寫的專欄了。日日買一隻長線股票,要幾多本金,才足夠做到?」 由此可見,有一些好股票,是需要耐性,慢慢的地等待收割,才能夠有收穫的。我相信,「天工國際」也是需要耐性的股票。我擁有這260萬股的position,我認為,耐性會為我帶來豐厚的回報。 很多人質疑我,公開地寫出的持倉情況,究竟有無其事。我的答案是:「這是白紙黑字的證據,如果我沒買這股票,而虛報持有,這是一抓便中,沒法子抵賴的,你看我會做這種白紙黑字罪證確鑿的壞事嗎?」 有人用這種想法來猜度我,這真的是以笨人之心,去度聰明人之腹了。要知道,很多人都覺得我壞,但覺得我蠢的,卻是一個也沒有。我當然不是做蠢事的人!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3-06

「寰宇國際」(1046)是一隻企圖賣殼已有十幾年的公司,它之所以一直未能成功售出,皆因公司有大量資產,例如片庫、倉庫、現金等等,賣殼後「搬運」(即是如何把這些資產從公司套出來)困難,再加上其老闆林小明是一個正人君子,凡是都要合法,連灰色地帶也盡量不要沾到,在賣殼的財技上,那就更加困難了。 不過,以上的原因都是其次,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林小明大把錢,根本就不志在賣殼。根據我的中間人經驗,一個人快要破產了,火燒眼眉,錢連一天都等不及,今天就要談成交易,明天就要拿錢,這種生意最容易談成的,如賣家大把錢,買家又大把錢,這種生意,則是永遠也談不攏的,因為一個會大手劈價,另一個則會吊高來賣也。 但在近幾年,客觀形勢出現了大大的改變,第一就是殼價大升,從十年前的6千萬元,升到今日的4億至5億元,令到賣殼的吸引力大增。第二就是林小明和趙雪英小姐分開了,趙小姐和他共創事業,分走大量現金和地產,例如在九龍塘的幾萬呎大屋,也是應有之義。然而,在這個情況之下,林小明對於錢的需要,當然是比以前大得多。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近來「寰宇國際」的股權出現了變動,根據我的判斷,它應該是成功的賣了殼,現在是「拍拖期」,雙方在賣殼必不可少的後期財技工作,一般來說,這大概需要兩年的時間。 如果純從股價的角度去分析,這公司的賣殼,是在大半年前的事,那時,股價大大的炒高了幾倍,我沒有買,令我後悔不已。這也是我在去年所錯失的一個贏錢的大好機會。 它的52周高價是0.5元,但是現在回復到了兩毫幾,稍微低於殼價,殼價和股價比例是1:1,這自然是大有值博率,博的就是買家現身時的震撼,因為在今時今日,有錢買殼的,一定是非常有錢的人,他現出真身,市場肯定會作出無限的憧憬,必然可以刺激到股價。 對於一個有錢的買家,「寰宇國際」的另一項吸引熱點,是它的業務,因為在今時今日,影視娛樂非但可以賺大錢,而且還可以賺名氣、識明星,所以富豪們買這些電影殼,必然也會連其業務也會一併買下,但如果要買,即是在4億至5億元殼價之上,另外要加幾億元,所以我估計,真正的賣殼價,也即是買家的成本,是8億元以上,也即是它的最高位的0.5元。不過,這個股價也就是沒有水位了,現在跌去了一半,則剛剛好,可以有著一倍的潛在升幅空間。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4-03-05

我一直在留意著「亞洲能源」(351)這隻股票,皆因有消息說,這間公司一直在尋求賣殼機會,而我研究其基本資料後,也同樣地得出「它正在賣殼」的這一個結論。 就在我準備把這個結論公諸於專欄之前,誰知在我未寫出之前,它卻突然停牌了(編按:該股已於周一復牌),這當然是令我非常失望,因為少了一個寫作題目,必須找到別的去補上。 然而,這一次停牌的理由,卻並非是因為賣殼,而是因為出售資產,作價是4.3億元人仔。而出售的資產是連接河北省唐山市及承德市之遵小鐵路項目路段大部分股權,料獲收益1.2億元人仔。該集團又話,套現所得,將會用作購買兩艘巴拿馬貨船等。 如果就一間上市公司賣殼的進程而言,這宗交易能夠得以落實,並已訂立出售協議,當然是反映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了。 問題在於,這些十幾億元市值的中型殼,要買賣,比賣出幾億元市值的小殼,無論是在財技上,抑或是在找客人的方面,兩者均是困難得多。不過,市值高也有市值高的好處,因為股票的總數目較多,成交也比較大,無論是入貨,抑或是出貨,都比較容易。 如果是小的殼股,買它二、三十萬元,股價已經急升了,但是這種中型殼,買上一百萬元,股價也不會給帶動了多少。 該集團股價昨日便曾高見0.096元,收市則報0.091元,漲5.8%,成交金額更超過464萬元。 楊家誠(卡臣)的案件終於落幕,想起日前碰到他的前頭馬,為他打理伯明翰球隊和《成報》的猛人,這位仁兄以前曾經當過愉園的領隊,足球方面瓣瓣精,所以「卡臣」才會相信他,把伯明翰交給他打理。 卡臣這個人,最大的問題是在於對帳目不清。在他主政時的《成報》,常常出現拖欠薪水情況,已經是人所共知的事實了。 不過,最令人難頂的是,他一邊拖欠薪水,一邊高調地花了幾百萬元,為女兒辦生日會,員工的心裏不服,這是肯定的事了。 所以說,卡仔一直是帳目不清,你告他的話,一個帳目不清的人,又怎去解釋和辯護呢?相信連他自己,也不清楚帳目的來龍去脈,其官司打輸,最終罪名成立,也就有其必然性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3-03

上周「中銅資源」(476)有個消息發布會、記者招待會,縱橫公關的人可能知我擁有這股票吧,也邀請我,我看它的時間設在11點半,沒阻礙我吃中午飯,便答允了。誰知到現場,我碰到縱橫老闆曾立基,我和他是認識很多年的老同學,但很少見面,於是記招也不聽,進了曾同學的房間,吹了好一陣的水。 縱橫公關是香港最大財經公關公司,上市公司有逾兩成是它的客戶。曾同學每日主要工作並非經營公司,而是公職。沒錯,他是不見客戶的,因太多客戶,逾500間上市公司,怎見得了這麼多?故他每天工作就是這個委員會、那個委員會的開會,還有和高官們飛來飛去,推銷香港,或是在大學任教,把公關知識傳授給下一代,之類之類。 這位曾同學當然是社會賢達,也是中大新聞系的榮譽校友,兼且他還十分「愛校」,凡是母校有關的事情,一定出力支持,都算唔話得了。我只是好奇,不知這位同學會不會打算在公職方面,更上一層樓,跳進政治的渾水呢?和這位傑出同學吹完水後,記招已開完,好彩我知道內容,就是香港生產力促進局將用「中銅資源」的電池來製造電動巴士。大家都知道,在電動車的世界,電池就是技術的中心,誰有製造高效能電池的技術,誰就能主宰未來電池車市場。生產力促進局早就宣布了,在下一代的電動巴士將用香港品牌。「中銅資源」作為在香港註冊、在香港上市的公司,當然算是香港品牌。它的老闆張韌和主要股東和管理階層均是香港人,只是張韌是軍方出身,28歲當上中校,後來棄軍從商,還拿了香港身份證。 「比亞迪」(1211)曾企圖用電動的士和巴士強攻香港,失敗了,然後政府說換一個「香港品牌」,誰知卻又來了一個「表面香港、內裏中國」的「本地品牌」,相信很多本土派都不服氣。可是,以香港的科研水平,又怎可以和中國軍方研製出來的高科技產品競爭呢?「中銅資源」的中標成功,是對它的電池技術的一個肯定。我當然不管港府在政治上的考慮,只從股價去看,這當然是天大的好事。但我看這公司的股價似乎玩的是慢慢地升,長升長有的策略,不急於一天半天的升幅。正如我先前預期,一年目標價是1.5元,現價有七至八成回報,但卻絕對不會是一天升幾成的那種亂炒股票。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2-27

大家都知道,「朗力福集團」(8037)的主席張鴻是我認識了很多年的好朋友,但我從來不會問他的公司狀況,皆因他是個樂觀的人,看前景永遠是一片光明、鴻圖大計源源不絕,所以問他公司的前景,永遠是唱好的,而我作為一位投資者,則往往是想聽它的壞話,以評估它的downside。 不過,張鴻也是一個很有魄力的行政人,一天工作16小時,同時亦是一個見縫插針的超級銷售人才,上市公司到了他的手上,常常有神來之筆,大炒一番是不時會發生的事。所以,我也不時會留意著他的股票,有時出其不意,加以「偷襲」,不問過他而偷偷買下了,也往往能夠賺錢而回。 但是以上的「偷跳」,當然沒有同他說起過,皆因正如前言,他是一個見縫插針的超級經紀,一旦讓他知道我炒他的股票賺了錢,一定屈我請食飯,我當然不會這麼笨。 按:請吃飯本來沒有問題,但話說在兩年前,他介紹我買了一隻股票,結果又供股又盛,麻煩到要死,搞了一年之後,升了50%,他來電,千叮萬囑要我沽出,那我當然是聽話沽出了。結果在半年之內,這股票升了10倍。從此之後,我對他的說話是只信一半,也堅決不肯請他吃飯。 根據我在「偷跳」前的研究(其實是派了手下,代為研究),「朗力福」這公司剛剛批了大量新股,達到了擴大已發行股本的43.8%,我幾乎可以99%肯定,這公司是賣了殼,只是新殼主究竟是誰,還未蒲頭而已。 這公司在未擴大股本時的市值是八千萬元,現在則是億幾元,配股價是0.204元,股價折讓並不算大,所以我的判斷是,它的值博率很高,因為以現時的市場氣氛,殼股一旦賣殼成功,往往狂炒一輪,我預期這個現象會同樣地發生在「朗力福」的身上,所以在星期二那天,趣趣地掃了一百萬股,希望中番一個寶,升一個double返來。 然後,在飲下午茶時,我講起了這件事,有一位仁兄一句「辦」過來:「家陣啲股票,一係唔升,好似被人點咗穴咁,等到頸到長,一係就升十倍八倍,想停也停不了,你預期隻股票升一倍咁少,都唔啱過市場beat嘅。」 我連連點頭說:「係,係,係,我無大志,去年初有很多股票,如果揸到依家,已經升咗十倍,就係因為我咁無大志,才發不了達,還要在股海浮沉,聽你條茂利的教訓!」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4-02-26

我們一伙人炒隻「基礎資源」(8117),是在2007年的事了。大家不要誤會,這股票我們並不是夾埋做莊,只是一伙朋友,柴娃娃咁去炒啫。 話說首先看中它的,是老友S君,這位仁兄識飲識食,日日去食好嘢,而且投資極度精明,好幾個朋友都是由他的財政支持之下,「帶挈」發達的。就是在2007年,他刨中了「基礎資源」這股票,還告訴了我們,結果,我們一伙人均賺了不少錢,那時很貪心,還有點嫌賺得不夠多呢! 正因為這一事件,我們這一伙「做細嘅」,就格外留意這股票了。近年它已經供了兩次股,市值跌至一億元多一點點,結論是,第一,很抵買,第二,等賣殼。但是,我們仍然不敢輕舉妄動,皆因我們數了「花」,看到有一千幾百萬股壓住來沽,所以一直在等,等市場把這批貨消化了,才能夠買進去炒。 然而,由於這股票的成交量不大,這一千幾百萬股,足足玩了一個多月,市場才消化掉。所以,現在又到了入貨之時了。 買這種乾晒兼市值低的股票,基本上是不會輸的,問題只在於,它幾時炒而已:如果快炒,就發達,如果過兩年先炒,就蝕了時間和機會成本,因為用同樣的一筆錢,不買這股票而炒其他快速移動的股票,可以贏更多。 所以,問題在於時間值。然而,如何判斷股票是會快炒,還是慢炒呢?答案是:看「手影」。如果它有很多的動作,有很多的重大消息公布,好事就近,反之,如果「靜英英」的,一點點的消息也沒有,機會就低了。 像「基礎資源」,最大的幻想是在賣殼或注資,最理想是兩者同時發生。近來,這間公司已在逐步清還它在以前欠下的巨額可換股債券,我們的分析是,把公司洗白白,洗得乾乾淨淨,正是賣殼的先兆。至於這一次的判斷,是準還是不準,大家不妨拭目以待了。 說回前述的那位S君,每次見到他,都有美食好酒可喝,上一次喝Lafite 82,就是他請的。 我每年都要去杭州的富春山居度假,也是他極力推薦的。真是一位有品味的好朋友。不過,這幾年來,只有同他飲飲食食,沒有跟他一起搵錢了,因為這位仁兄太過多錢,又精於投資,玩下債券,買下ELN,又或者是accumulator,大賺高息,根本就不用在金魚缸搵食。這證明了只有窮人,才要炒股票,有錢人坐著就有錢收,何必玩些刀頭舐血的危險投資?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