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著世界跑 - 孖九 - 孖九
2016-03-11

兩年前,肯尼亞跑手Dennis Kimetto在柏林馬拉松以2小時2分57秒更新世界紀錄,相信讀者們早已聽過,但大家又知道「最慢」的紀錄保持者是誰嗎?孖九藉著今年奧運年,跟大家分享一個有趣故事。時光倒流至1911年,當年日本決定派出歷史上第一批運動員,參加翌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辦的奧運會。為此,政府在東京的羽田競技場(現在的羽田機場)舉辦了一場選拔賽,結果由一名叫金栗四三的20歲小子勝出馬拉松項目,時間是2小時32分,比當時的世界紀錄足足快27分鐘。當地傳媒一下子把這位寂寂無名的大學生捧上天,似乎奧運金牌已是十拿九穩。   當時的航空交通並不發達,由日本到斯德哥爾摩需要經水陸兩路,花20天時間,而且非常昂貴,礙於財力有限,政府最後只派出金栗和短跑代表三島彌彥參賽。1912年7月6日,奧運正式開幕,揮著「日之丸」國旗進場的選手只有兩人,卻背負著全國上下的期盼。可惜事與願違,連日來的舟車勞頓、水土不服加上缺乏比賽經驗,令三島和金栗付上沉重代價。率先出戰的三島在100米和200米的分組賽中均敬陪末座;馬拉松方面,比賽當日的氣溫高達攝氏32度,金栗跑到大約27公里處便因為體力透支而倒下,在附近的村民照料下才漸漸恢復知覺,黯然退出比賽。比賽翌日,金栗在日記裡寫下了這樣一段話︰「失敗乃成功之母。面對旁人嘲笑,也就以笑回應吧。就像雨降之後,鬆軟的地面終會變得更牢固一樣,終有一日,我會抹去這份恥辱。」金栗回國後,引入高地訓練和間歇訓練等當時西方運動員採用的方法,實力大幅提升。但1914年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連帶原定於兩年後舉行的柏林奧運會亦被取消。雖然1920年的安特衛普奧運和1924年的巴黎奧運,金栗都有參加,卻無法在運動員生涯內為日本取得獎牌。   1967年,「雪恥」的一天終於來臨。瑞典奧委會邀請已經75歲的金栗重回斯德哥爾摩「完成」比賽。原來當年金栗暈倒後,沒有向大會報告,官方紀錄一直把金栗列作「失蹤人口」,而非棄權退出。就在金栗衝線一刻,大會宣布︰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終於閉幕,來自日本的金栗四三以54年8個月6日5小時32分20秒完成馬拉松賽事。金栗笑言 :「這趟路真的很漫長呢。在路上,我已結了婚,生了6個孩子,還有10個孫兒!」其實金栗還算漏了他的第七個兒子——在這55年裡,他積極推動日本長跑運動的發展,在國內早已被尊稱為「馬拉松之父」。到今時今日仍大受國民歡迎的「箱根驛傳」大學接力賽,便是他的得意之作呢。  

2016-02-05

美國是舉辦馬拉松賽事的大國,世界六大馬拉松裡,便有一半來自當地,其中逾百年歷史的波士頓馬拉松,更是不少跑友奮鬥的目標。但最近孖九讀到一些有趣數據,才發現美國的「江湖地位」正被日本後來居上。 根據Association of Road Racing Statisticians及網站Japan Running News的綜合統計,全球馬拉松的完賽人數由2006年約100萬人,倍增至去年的200萬。期間美國馬拉松的完賽人數由40萬增加三成至52萬。換言之,在過去10年,雖然參加當地馬拉松的跑友(包括本地和海外)穩步增加,但美國整體的「市場佔有率」卻由06年的40%,下滑至去年的不足25%。另一邊廂,日本馬拉松的完賽人數則由十年前約7萬5千人,飆升至去年逾55萬,首次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馬拉松主辦國。 自從1912年日本派出第一位運動員出戰奧運馬拉松以來,國民對馬拉松的態度忽冷忽熱,雖然偶有運動員奪得奧運獎牌而引起全國哄動,但馬拉松始終被視為「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精英運動。直至2007年東京舉辦首屆馬拉松,長跑才一躍成為全民運動。短短9年間,東京馬拉松不僅是全國最大型的馬拉松賽事(參加人數為3萬5千),同時亦躋身世界六大馬拉松的行列,與波士頓、倫敦、柏林等平起平坐。 在東京帶頭下,馬拉松文化在日本開枝散葉。據統計,完賽人數達1萬人或以上的馬拉松賽事,在日本由2006年不足5個,增加至今年至少20個。當中包括2011年開辦的神戶馬拉松、2012年的京都和熊本城馬拉松,以及今年首辦的鹿兒島馬拉松(圖);美國方面,大型馬拉松賽事數目在過去10年,由9個輕微減少至7個。此消彼長之下,亦難怪日本終於在去年超越美國了。 日本馬拉松人數在近年大幅增加,除了因為以上的內在因素,亦受惠於當地的「對外開放」政策。在東京馬拉松出現前,大部分比賽基本上只接受日本人參與,有興趣的海外跑手不僅要看懂日文,還要找個日本地址才能登記,手續極之煩複。但由最近幾年開始,不少馬拉松為鼓勵國外跑手報名而與旅行社合作,加設海外名額;網站亦設有英文版、中文版甚至韓文版,方便「自由行」跑手到日本比賽,相信不少讀者也是其中一分子吧? 對日本跑步比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瀏覽去年9月啟用的英文網站runnetjapan.com,裡面收錄近百場當地比賽的資訊之餘,亦是部分比賽的官方報名渠道。  

2016-01-08

過去數年,日本電視台的收視率年年下降,但有兩個節目的人氣度卻歷久不衰:一個是由12月31日晚上開始,跨年播放的《NHK紅白歌合戰》,2015年的平均收視率是37%;另一個則是在1月2日和3日舉辦的《箱根驛傳》,上星期的收視率是28%。《紅白》是日本版的《萬千星輝賀台慶》,節目雲集當紅歌手,收視率高尚可以理解。但《箱根驛傳》只是直播一場大學長跑接力賽,到底憑甚麼令全國上下如此著迷呢? 在解答問題之前,先要跟大家簡單介紹《箱根驛傳》的背景。自從《箱根驛傳》在1920年創辦以來,路線經過多次修改,但基本上是以接力形式,每間大學各派10人,第一天由東京市中心跑到神奈川縣的溫泉勝地箱根,第二天原路折返。今年的比賽距離來回共217公里,大約相當於每位選手跑一場半馬拉松。 比賽名額只有20間大學,在上一年賽事中排名前十名的學校,將會自動取得下一屆的參賽權,而其他學校則要在選拔賽中過五關斬六將,爭奪餘下10個席位。換言之,能夠在《箱根驛傳》中亮相的200名選手,盡是學界精英中的精英。他們的速度有多快?以今年冠軍青山學院為例,隊員的10公里和半馬平均時間分別是28分58秒和1小時3分,比去年渣打10K和半馬的勝出時間快4分鐘以上。 但單憑一個「快」字,無法解釋《箱根驛傳》的號召力。尤其是對於不跑步的人而言,半馬成績是一小時也好、兩小時也好,跟他們又有何關係呢?這場大學田徑精英賽一定有著速度以外的魔力,緊扣著普羅大眾的心弦,令他們數十年來熱情毫不退減。這份力量,來自一條毫不起眼的接力布。 下期再續。  

2015-12-24

2015年的跑壇似乎離不開禁藥醜聞:先是6月份著名教練Alberto Salazar被指安排運動員服食禁藥;然後是上月中世界反禁藥組織發表報告,指俄羅斯田徑隊廣泛使用禁藥,建議取消該國出席奧運的資格。正當看官以為爭議將暫告一段落的時候,上星期又傳出風波,而且當事人不是別人,而是禁藥史上大名鼎鼎的岩士唐( Lance Armstrong)。 關於岩士唐的背景,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隱瞞服藥習慣逾10年,期間7次奪得環法單車賽總冠軍,最後不認不認還需認,在2012年被美國反禁藥組織(USADA)罰終身停賽。但岩士唐引起的爭議並沒有因此而結束,事關USADA發出的禁令只限於當局監管的賽事,亦即是傳統單車、三項鐵人和田徑(包括馬拉松)等比賽,絕大部分跑山賽屬於「無王管」範圍。 無論跑山也好、踩單車也好,享受運動是每個人的自由,跑友對此均無異議,但假如由有服藥前科的運動員勝出賽事的話,大家就有不同看法了。本月13日,岩士唐在美國加州一場名為《Woodside Ramble》的35公里跑山賽中勝出,旋即在社交論壇掀起新一輪岩士唐風波。有跑友批評大會讓岩士唐參賽,等於讓作弊者剝奪其他跑友爭取較高名次的機會,應該禁止岩士唐踏足越野跑壇。 對此,《Woodside Ramble》的主辦人表示岩士唐只是一名普通的跑手甲,大會一視同仁,既沒有宣傳他的存在,亦沒有給他獎金——就連獎牌和T-shirt也沒有。大會認為,岩士唐沒有資格以精英運動員身份競賽,但應該有享受運動的權利。支持岩士唐的人亦說,人總有錯,假如岩士唐洗心革面,何不寬容一點呢? 換句話說,一方認為「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另一方認為「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退一步想,這些只是口同鼻拗的道德判斷,無助越野跑壇的發展。跑山風氣在近年愈趨流行,個別比賽更像馬拉松般設有豐厚獎金,造就了一批依靠跑山「搵食」的精英運動員,但真正的問題是越野賽普遍未跟上這股趨勢,引入職業運動賽的藥物測試和處分制度(UTMB等極少數國際越野賽除外),打擊少數為求勝利不擇手段的害群之馬。按照現在的規例,岩士唐參加跑山賽並無不妥,怪只怪主辦單位沒有白紙黑字列明參賽條件。對於今次引起的風波,當事人岩士唐表示,他跑步不為名利,純粹是因為喜歡跑步,未來打算繼續參加越野賽事。 假如此話當真,岩士唐大可藉此機會以身作則,以過來人身份在越野跑壇推廣反禁藥運動,相信以他的名氣將會事半功倍。與此同時,他亦可以提出以「陪跑」身份參賽,放棄在比賽中取得的名次,以免在勝出時招來白眼。這樣的話,誰也不會對他再有怨言吧?  

2015-12-11

上期提到著名長跑教練Arthur Lydiard的訓練四步曲,首先是12周的基本訓練期,透過長慢跑提高肌肉的帶氧能力。無論目標是5K、全馬還是超馬,長慢跑均是基本功。情況就如一架汽車,車轆首先一定要穩陣,行車時間再長、車速再快亦不會「甩轆」。 上緊螺絲之後,便是時候加強引擎的馬力。第二階段的強度訓練期為8星期,跑手的訓練重點由耐力轉至速度,目標是讓身體適應無氧運動,降低乳酸積聚的機會。Lydiard建議,每周練間歇跑(intervals)3次,每次的總距離大約5公里,例如2次800米、4次400米、6次200米和8次100米,合共5.2公里,每段之間的休息時間不超過完成該段所需的時間。在這8星期裡,跑手們亦要注意改善跑步技巧,例如提膝、擺手、步頻等等,提高跑步效率。 經過20星期的訓練後,跑手的體力和速度已大幅提升,但Lydiard認為這仍然未是比賽的最佳狀態。有試過後勁不繼、又或者完成比賽時仍剩下太多體力嗎?在接下來6星期的「磨刀」階段,訓練內容仍然是每周3次:第一次為長慢跑、第二次為強度更高但距離較短的間歇跑、第三次是模擬比賽的計時跑(time trial)。 計時跑的距離,不應超過目標比賽的距離。例如正在準備10公里賽的跑手,計時跑應為5至10公里。跑手計算每圈或每公里的時間,找出自己的弱點並加強訓練,為比賽作最後準備。假如後半段的圈速比前半段慢,就證明耐力不夠,需要延長下星期的長慢跑和計時跑距離;假如對維持圈速感到吃力,就證明強度不足,需要加強間歇跑的難度。Lydiard表示,跑手在這段最後的練習期應發揮八至九成功力,一來避免受傷,二來避免表現在比賽前太快「見頂」。萬事俱備,跑手在最後兩星期只作輕鬆訓練和充分休息,迎接比賽來臨。 Lydiard方程式在過去數十年幫助了無數跑友,但28周的訓練知易行難,每一步均考驗跑友的恆心。有意接受挑戰的跑友,可以在lydiardfoundation.org找到更多資訊。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