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小天后 - 伍諾韻
2013-07-11

來上一課正宗的戀愛課吧。 經典愛情故事如《羅密歐與茱麗葉》,幾百年來教育了萬千男女愛情就是三條一:一見鍾情、一拍即合、一發不可收拾;這種對愛情以偏概全的了解,令很多男女都對最具殺傷力的愛情毫無防備;一見鍾情固然讓人陡然飄到半空中,踏在雲端上,但除非你如羅密歐與茱麗葉般不幸地生於死對頭世家,又或生於戰亂時代隨時與愛人陰陽相隔,否則,現實中一見鍾情所產生的激情,總會隨著彼此由半空中慢慢降落地上而漸漸變淡,最終要為對方殉情的個案真是少之又少。 最具殺傷力的愛情,其實是「我從來沒把你列入考慮範圍內,卻不知不覺愛上了你」。有很多人在我們甫認識他/她的時候,就已經立即被我們摒棄在「有可能發展」的範圍外,例如對方的長相高度不合我們的眼緣、年齡相距超過我們可以接受的底線、身份職業讓我們看不起等等,還有,對方是已婚的 ─ 假如對方已有男/女朋友,我們還可以說一句「一日未結婚一日佢都有權再揀!」但他/她已經結婚了,另一半又沒有甚麼大問題,我們作為考試不會作弊、排隊不會插隊、在便利店拿了東西忘記付款都會回頭兼連番道歉的頂級文明人士,當然會立即把已婚朋友撥入「沒有可能發展」的類別。 為啥與這個類別裏的人譜出戀曲是最具殺傷力的呢?不是因為對方那堆不符合我們要求的條件,而是,我們會一直跟自己否認喜歡上他/她,因為都在跟自己否認,所以完全不會去「修正」自己因為喜歡、甚至已經愛上他/她的所作所為——反正買早餐,順便多買一份給他而已;反正每晚都跟豬朋狗友whatsapp,就同時跟她「吹吹水」囉,反正…… 最後邊防失手,彼此的世界翻天覆地,局面變得不可收拾 ─ 反正,都太遲了。  周一、四刊登

2013-07-08

自從TVB新聞走河蟹路線,內容不盡不實,大家百無聊賴,只好配合新聞部話事人的喜好,把焦點轉移到男主播帥不帥,女主播索不索身上;一大堆新聞小花的名字,長年盤據在眾宅男宅女心上,誰的臉蛋圓了,誰的大腿粗了,誰的胸脯大了,都至少能在高登和Facebook上被傳誦好一陣子,所以,鏡頭前一滴豆大的眼淚,能躍上C1成為頭條新聞,是絕對合理的啊。 新聞出街後,宅男宅女就要take side:撐黃紫盈!不相信張文采是這樣的女孩子!最衰都係袁小花,偏心! 然後,故事就開始出現後續篇(一個有血有淚的故事當然要這樣才夠完整),原來是一個羅生門的故事?原來有野心的是另一個?原來新聞直播室真的像美劇日劇演的那樣充滿鬥爭! 唉,娛樂版編輯們把新聞女主播鏡頭前流淚事件演繹成這種故事格局實在太沒有創意了,而以追查事件源頭來說,就更加疏忽職守!須知道兩個女生打架,一定是為了另一個男人的!把那個男人揪出來起底再加以鞭打才是做新聞的正確態度嘛!不,不是新聞部話事人袁小花,這件流淚事件的源頭,是因為應該當更讀新聞的男主播葉昇瓚髮型出了問題,以至未能履行職務,要臨急找人頂替他;嗱,如果不是他沒好好gel頭,又怎會搞得兩朵小花壓力重重,結果淚流幕前?都話啦,最衰都係男人㗎啦! 重點是,娛樂版編輯大人,我最想知道那天葉昇瓚個頭出了甚麼事?是不是沒有用Gatsby? 周一、四刊登

2013-07-04

我們對房子,或者說,對「一個特定空間」的迷戀程度實在遠比我們自覺的嚴重,隨便舉幾個例子: 朋友之間說到創業,是不是十居其九仍然是夢想開店?(通常都是夢想開一間咖啡店、食店或時裝店) 網絡視頻/廣播空間由無邊無際的互聯網衍生出來,但說到營運一個所謂的「網台」,大家最關心的仍然是錄影室究竟在哪兒。 戀愛的眾多問題中,買樓永恆地排在問題列表上頭三甲的位置。 在我們的心底,生意如何營運、如何推廣;網台如何製作有水準的節目,以至愛情來臨時要如何好好地去愛等等,都不及有沒有一個特定而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來得重要。 而由我們組成的這個城市,也有著同一種思緒:想發展資訊科技嗎?先建築一個數碼港吧!想規範並發展中醫藥業?建一個中藥港啦!想這個城市更有藝術氣質?來一個龐大得規劃十多年依然動不了工的西九文化區!其實我們又不是要發展大量生產電腦硬件的工業,為啥要把所有資訊科技企業集合在一個地方?(當然最終集合不成)中藥港沒了,我們就不能培育更多優秀的中醫?而西九文化區討論了整整十年,就沒有官員和業界人士能回答一下:一個沒有藝術教育的城市,哪來這麼多觀眾去填滿未來西九文化區內一座又一座的大劇院和一間又一間的博物館? 當然我們都明白,數碼港、沒趕及投胎的中藥港,和騎虎難下最終應該不能不動工的西九文化區,都是地產項目而已,所以以上的問題對負責的官員和有關參與者來說其實都不是問題…… 但至少,你可以毋須把自己的戀情變成大白象工程,這是你和他/她的愛情,不是你和他/她的樓市行情。 周一、四刊登

2013-06-27

2046年,我們沒走掉,也還沒死掉,依然家是香港;男男女女一捱25歲,還是跟三十多年前一樣,為結婚買樓等人生大事煩惱。27歲的樓華,25歲時往銀行交iBond申請表格時認識了銀行職員全定琪,全定琪跟他說不如存定期,讓樓華對這女生另眼相看,終於脫離毒男系列,展開轟轟烈烈的初戀;兩年後,存下的定期終於派息,全定琪懷孕了,為了做個負責任的男人,樓華不得不開始為買樓擺酒等事情頭痛。 樓華的未來丈母娘鍾溫繼是耆駱李圍村人,圍村風俗保守,對未來女婿要求甚高,「買咗樓未?未?咁結婚之後你哋住喺邊?」 「同我父母一齊住住先啦,我由細到大都住喺開心華之里,好開心㗎!」「華之里?啲樓好舊㗎噃!」「係呀,政府係咁催我哋要做樓宇更新,但我哋個業主委員會好有型,一於話之你!」 鍾溫繼眉頭一皺,「咁你哋打算喺邊到行禮?我哋圍村……」樓華趕快截住丈母娘,「我同定琪都想簡簡單單,搵史林廖賴律師行嘅律師做婚禮監禮人,佢哋到而家2046年,都仲係收緊三十幾年前我老竇老母結婚個陣嘅價錢九百九十九,幾好意頭!」 丈母娘頭上開始冒煙,「擺酒一定唔可以簡簡單單!去囍歡里擺啦!一定要有派頭!」「囍歡里?嗰度啲嘢全部貴夾唔飽㗎噃!」「貴夾唔飽先係派頭吖嘛!」「No啦,行禮之後,我想即刻同定琪去度蜜月,作為一個前毒男,我認為我哋應該對社會歷史有更多認識,所以我已經揀咗澳門做蜜月地點。」「Jesus Christ!」圍村出身的鍾溫繼惱得連英文也會說了,「去澳門度蜜月?」 「係呀,澳門有條雕漆里,好有歷史價值,明朝時代成條街都係賣雕刻同漆器,外母大人,你話雕漆里係咪好值得喺度蜜月嘅時候去呢!」 「阿女!你又話男朋友係大學畢業嘅年輕才俊?」「我真係大學畢業㗎!」「你究竟讀咩系㗎?讀到你個人咁嘅?」「外母大人,係調理農務蘭花系。」

2013-06-24

真人show最juicy的部分並非參賽者在競賽過程中真情流露(通常以在鏡頭下流淚作為真情流露的表現),而是參賽者、評判員等在主辦單位的鏡頭外被另一些鏡頭起底,因為我們都「成熟」了、「學精」了,不會再完全相信主辦單位的鏡頭,況且,我們已經看得出單一鏡頭下的故事發展套路,正如十年前我們會為《無間道》喝采,但臥底電影故事拍到今時今日,不來個無間再無間、反骨反反骨再反反反骨,我們是不會收貨的。 所以,假如我是主辦單位,參賽者究竟有沒有可供被無間再無間的底子,才是他可否加入以至繼續留在這競賽中的決定性因素;又假如我希望參賽,我會先嚴重衡量自己能否承受被無間再無間;但話說回來,一個頂級的真人競賽show,又不能全部都是安排計算好的,厲害的製作人,必須給予這個show有突發事件、擦撞火花出現的空間,然後當這些突發事件出現時,就順勢把它推成節目的高潮,簡單來說,就是製作一個「假得嚟超真」的show。 《求愛大作戰》看到三分二,以一齣真人show來說,製作水準可說是非常勉強,雖然娛樂雜誌配合電視節目播出的時間,分別爆了幾宗花邊新聞,包括其中一名參賽者曾經涉及一宗強姦案,但整個真人show,還是予人非常溫吞和模糊的感覺 — 參賽者們的面目性格很模糊、「飾演」被追求者的女生們,同樣面目模糊,就連導師們,都模糊到不得了(事到如今,我其實只想看「綠魔」如何教男生們打扮),去年《盛女愛作戰》起碼有讓我們爆笑的45度角,和金牌媒人訓斥剩女要如何把自己嫁出去;也許,男追女競賽這題材實在已經不合時宜了,今時今日,要製作一個「假得嚟超真」的真人show,不如訓練男生們成為「聰」字派,還比較配合潮流! 周一、四刊登

2013-06-20

如果你曾經從事客戶服務, 一定有遇過這樣的客人:他先投訴你沒做A,於是你抱歉地替他把A做好,完成後他卻問你為何沒做B呢?你一怔,趕忙為他也把B做好,以為可以把案子結束了,怎料他憤怒地質問你:「你這是甚麼服務態度?C呢?」 《求愛大作戰》的參賽者就是客戶服務員,五官不夠標緻的,女神說他樣子嚇人,導師就把他帶去進行醫學美容,外貌可以的,女神說他太怕羞了,導師就要他放開一點(結果有人照辦煮碗,變成太開放,被警察拉了!),性格很放得開的,女神說他是個大好人,悶爆了,導師叫他要有性格一點,滿腦子鬼主意夠有性格的,女神揚起眉頭批評他:「不知他的自信從何而來!」導師說他過份自信了。 客戶服務在香港是厭惡性行業,假如愛情要像客戶服務,戀愛就會變成厭惡性活動,求愛者就只能淪為盼望收取獎品的客戶服務員;只是,其貌不揚的,就算飛到首爾換上林峯的臉孔,嫌棄你的人依然不會愛上你;慢熱怕羞的,說服自己跟新相識者眉飛色舞地談論自己的過去,只會變得非常嚇人;而隨和的學會像謝霆鋒般耍帥、外向主動的變成如689般對任何事情都不作評論——把所有人的性格特點大洗牌,最終只會令所有人都面目模糊。 你很醜但你很溫柔,你怕羞但你很細心,你隨和但你絕不隨便,你主動但你很專一;戀愛不是客戶服務,不怕你有百樣缺點,只要有人被你唯一的優點吸引,你就是贏家。 關於愛情,但不保證幸福。 周一、四刊登

2013-06-17

如果單說《求愛大作戰》參賽者的外貌,其實並沒有如節目內「女神」們第一次跟他們見面後說的這麼差,就是很……平均吧!假如這些女神們說的都是真心話(而不是應節目要求把評語說得極端一點,又或其實只是跟劇本說),會造成這種第一印象,就是因為她們都是先聽其聲。 舊時代我們鮮會知道電台唱片騎師的樣貌,每天聽收音機,我們自然會在腦海裏為這把聲線塑造一個形象,直至某天,我們終於在娛樂雜誌上看到唱片騎師們的真面目時,都會驚訝於他們跟我們所想像的有這麼大的分別──鄭丹瑞原來這麼瘦削、林姍姍原來這麼矮小、何嘉麗原來長得不像周慧敏。  在未見過對方前先聽其聲音,就等如跟網友玩line,又或六、七十年代文藝青年跟筆友通信,他的文字風度翩翩,要把他想像成體重二百五十磅的大男人,還真是要把腦細胞調一調才能做得到;所以他的外貌明明有六十分,但因為你先把他想像成八十分,當你看見落差時,失望的心情就令他的外貌只剩下四十分。 其實這些都是不必要的失望,相比女生,男生的外表很容易就可以搞定(除非你想走《求愛大作戰》形象顧問「綠魔」的路線,那可是需要多點時間和本錢的!),任何一名男生,不論高矮肥瘦,只要花幾百元把頭髮剪好,穿起時尚西裝(不是你老爸那套),外貌得分立即在六十分起步──唔係你以為地產經紀大熱天時都著西裝真係為咗尊重你? 周一、四刊登

2013-06-13

「唔使太靚仔,差唔多古天樂咁就夠。」成為新一期剩女金句。姑勿論這女生是認真還是搞笑,這條問題本身就是一個陷阱,會得出這種答案,問題應該就是:「你對另一半的外貌有甚麼要求?」 要回答這種問題,你必須採用「比擬法」,例如,我希望另一半的外貌像我隔籬屋的陳先生,如果我回答:「啊,似隔籬屋阿陳生就得㗎啦!」問問題的人還是會再追問:「咁,你隔籬屋阿陳生係點樣嘅呢?」最終我還是需要找一個長得像隔籬屋陳先生的名人來完成解答這條問題:「我隔籬屋阿陳生,唔係話好靚仔……有啲似陳豪咁啦!」結果就會變成「小天后擇偶以陳豪為目標。」那究竟我隔籬屋的陳先生有哪些地方長得像陳豪呢?可能是高大的身材,亦有可能是像周口店北京猿人的輪廓(去Google搜尋一下,陳豪的輪廓真的有點像周口店北京猿人:p),但事到如今,我隔籬屋的陳先生的真實外貌是怎樣已經不再是重點,重點已經轉移為「小天后妄想高攀陳豪!」(因為我長得矮,證據確鑿,鐵定是「高攀」!) 其實我心底覺得陳豪長得像阿諾舒華一嚿瓜,噢,是阿諾舒華辛力加才對,如果我直接說:「我隔籬屋阿陳生,唔係話好靚仔……有啲似阿諾舒華辛力加咁啦!」我的擇偶條件就會陡然變成「小天后希望嫁給『未來戰士』!」 p.s. 陳豪以前真的是我的鄰居:)   周一、四刊登

2013-06-06

一年一度的人口統計報告又出籠,今年的報告指出,年過四十而一次婚也未結過的女生數目達13萬多人,相比十二年前,高出八成云云……把兩組數字放在一起就下結論的說法其實必然是粗疏的,但論嚇人效果,又必奏效。 坊間評論「剩女」,多以「三高」作為論點,結論就是現在的女生因為能力比男生強,但卻依然在尋找各方面都要比自己強的男生作為伴侶,結果期待愛情變成不切實際的幻想,最終落得一個人孤獨終老……很多女生一聽到這論點都忍不住反駁說自己並不是這麼市儈的,辯論最後多演變成港男港女網上泥漿摔角,網外呢?疙瘩難免也隱隱形成。 所謂的「三高」,其實是一種「橫向」觀點,今天我學歷、職位、收入都比今天的你高,於是乎我便陷入「三高」的困局;但研究男女關係的「學者」,卻很少以「直向」觀點來剖開一下「剩女」,其實很多年過四十而一次婚也未結過的女生都有相似的戀愛歷史——完全沒有戀愛歷史。 抽離來看,談情說愛這行為其實是很「不要臉」的;一個人走路好端端的,幹麼硬要拖著另一個人的手?平常說話正正常常的,拍拖的時候,幹麼會說BB話?十二歲後,連我媽都沒看過我全裸,剛相識不久又怎可以在他面前脫衣服?這些「不要臉」的行為,愈遲開始做就愈不敢做,愈沒經驗就愈覺得難以想像;少女時憧憬愛情,誰不是幻想和劉德華古天樂戀愛?要多番戀愛後,學歷職位收入身高年齡這些外在條件才會被看破,因為在「不要臉」的相處中,我們才明白甚麼是愛情,明白愛情除了被愛,還有更動人心弦的付出。 同樣是四十多歲,一個戀愛經驗豐富,甚至已經結過幾次婚的女生,再戀愛再結婚的機會必定高於一直「守身如玉」的女生。 周一、四刊登

2013-06-03

最近兩宗男女分手案件,被大眾拉在一起比較──你情願遇上的是《天生愛情狂》現實版的女護士,愛你愛到發晒狂,分手後仍然像厲鬼般如影隨形跟著你,無論你搬屋搬廠搬寫字樓,她依然有辦法對你的行蹤瞭若指掌,就算你已經得到法庭頒布的禁制令,不許她在你身處地方三十米範圍內出現,她還是會每日給你打幾通無來電顯示的「空氣電話」,務必要聽到你的回話她才認為一天的「工作」完成,稍事休息,明天繼續…… 還是你情願遇上從一開始就騙你姓名、年齡、家庭背景、經歷,當你發現所有都是假的,並提出分手後,她給你下藥,然後在你的身體烙下永久傷痕,雖然最後她應該會得到法律制裁…… 前者是精神虐待,後者是身體虐待(當然,遭遇身體虐待會引致精神創傷);依照本能,我們應該會選擇精神虐待,避免身體受傷,然而天生愛情狂可能黏著你一生一世啊……唉,身體傷痕還不是同樣一生一世?戀愛「恐怖」之處,就是兩個其實仍然陌生的人火速結合,愛情小說上常有「我跟你才剛相識,怎麼感覺我倆已經相知了半輩子?」以描寫愛情來訪那一瞬間的震撼;戀愛更恐怖之處,是成功的例子比失敗的例子多很多,就算最終分手收場,我們或身邊朋友遇上《Fatal Attraction》式的孽緣事件還是絕無僅有;假如生活在罪案率高的地方,我們會備有各式各樣的防盜措施,但我們活在戀愛大過天的太平盛世,警報系統就變得非常遲鈍,意外發生,就只能嘆一句行衰運。 唸大學的時候,有一課通識課叫當時只有十八歲的我們在一百項選擇裏揀出十種你認為最珍貴的東西,結果最多人選擇的十件人生珍品中,竟然沒有「經驗」這一項,我已忘記當時選出的十件珍品是甚麼,但到今天,我還記得教授說:「經驗是珍品,卻總被年輕人忽略啊。」請密密約會,多多戀愛啊!戀愛經驗值是非常有價值的!

2013-05-27

替六月尾演出的同志平權話劇《打開襟勾說亮話》到電台宣傳,方才發現原來「同妻」這個名詞對很多人來說仍然非常陌生;同妻,就是同志的妻子。 「同妻」這名詞來名中國大陸,據內地學者估計,在大陸同妻的數目可能高達1,600萬人,大家不期然會問:「既然知道丈夫原來是同性戀者,為甚麼不離婚呢?」 在眾多離婚的原因之中,丈夫原來是同志這一理由應該是最堅實的了。假如丈夫「不過」另有情婦,妻子還可以憧憬自己有50%贏面,假如丈夫嫖賭飲吹,妻子還可以盼望他有一天浪子回頭,但丈夫原來是同志,卻是——絕望。 但同妻其實並非完全是有名無實的妻子,很多同妻,不但和同志丈夫一起生活了十數年,並且誕下了孩子,也許丈夫對她冷淡的初期,她還以為不過是激情愛情變感情,要跟丈夫進化成老夫老妻而已,直到一直壓抑本性的丈夫禁不住偷偷或索性高調出軌,同妻才驚覺自己半輩子的愛情,不過是丈夫的幌子。 你會罵身為同志還跑去娶老婆的男人吧?將心比己,我會罵的;愛情的世界裏雖然充滿欺騙,但把對方騙來當自己的幌子,卻幾近是最令人氣憤的;他騙你的財,你還可以幽幽的問他:「你有喜歡過我嗎?」他騙你色,你心底還可以阿Q自己總算有令人垂涎的美色,但他騙你來當他的幌子,你過去的日子就完全是白過了。   只是有些同志丈夫,是連自己都一併欺騙,欺騙自己只要跟「正常人」一樣結婚生仔,終有一天會「回復正常」。

2013-05-23

我們都不是笨蛋,在真小人與偽君子之間,我們懂得寧要真小人,問題總是,偽君子無論在策劃和耐力上都比真小人「堅」,也許到他死去的那天,我們都不知道他其實是個偽君子;真小人的目的不過是眼前小利,他們都不介意告訴你他們就是真小人,你和他們交往就是你同意和他們make deal,而交易向來都是充滿銅臭味的,一點也不漂亮有型,但明買明賣,只要他賣的不是假貨,其實還真算是個君子。 偽君子卻都在建立一個龐大的虛偽國度,為了這國度永垂不朽,他可以終生都完美無瑕,只要時間久了,你終會為他動容,以為這就是「日久見人心」,為了得到你的信任,他堅忍、受苦,被打掉門牙也和血吞;假如你和他發生衝突,你心裏還可能會暗暗覺得自己對他不起。 《騙地謊言》裏的麥廸文是個真小人,隱惡揚善地為大集團吹噓合作計劃,其實不過是低價收農地,這些人和事對我們來說已經不陌生,有人選擇和小人make deal,有人團結抗爭,然後,一名靚仔環保分子出現,由外到內都讓人仰賴,最後卻被拆穿,他所說的抗爭證據全都是杜撰的,是謊言……當你以為麥廸文是真小人而環保分子是偽君子時,背後的真相卻是,無論真小人抑或偽君子,都是大集團安插的角色,因為沒議價能力的人們彷彿別無選擇,只能在真小人和偽君子之間二選其一,而基於我們都寧要真小人不要偽君子,大集團就順水推舟「成全」我們。 大集團仍健在的一天,一天我們都不可以相信任何人。 周一、四刊登

2013-05-20

認真的,很多女生把憧憬穿婚紗誤作憧憬婚姻,無論聽了多少遍婚禮不是婚姻,她們經過婚紗店櫥窗時,還是會突然覺得自己不過是平凡女生,希望穿起婚紗步進教堂(縱使她不是教徒),左手無名指被套上白金戒指,從此過著平凡而溫馨的生活。 婚紗的魔力還不只這樣,假如試把婚紗穿上,你會駭然發現,天啊怎麼自己竟這樣漂亮!都不顯胖啊,皮膚都被白紗映照得雪白亮麗,鏡中的新娘,比任何見過的新娘子都要漂亮。所以,有一生總要穿一次婚紗才算圓滿之說。 像所有華衣美服,只要穿的次數足夠多了,就開始麻木,例如模特兒、演員等,就對婚紗較有免疫能力;假如你那位渴望結婚的女友其實只是患上「婚紗免疫力症候群」,與其和她說道理、吵架、繞圈子轉話題,倒不如「面對現實」,就去和她拍婚紗照,而且不是拍一次,把拍婚紗照變成恆常拍拖節目,假期拍、周末拍,出門拍、家裡拍,像香港各大學的畢業生拍畢業照,由3月拍到12月,這些大學生在往後的人生裡應該都不會再唸書的了;在淘寶淘一件數百元的婚紗,付些酬勞給買了數碼單反相機,卻苦無一展所長機會的老友(男生總有這類老友吧),給你的女友來個「行為治療」,不要絕望,婚紗免疫力症候群是有機會復原的! 婚照公司推出「單人婚照」服務,固然是為了開拓市場,但,誰說不是「行為治療」呢? 周一、四刊登  

2013-05-16

蔣麗芸議員在14日的立法會上半嗔半怒地跟主席曾鈺成說:「你蝦我!」嘖,這是女人才能使用的招數! 初出茅廬的女生,常會堅持事事據理力爭的tough形象,開會時面紅耳熱不甘後人地以男生慣用的助語詞以示和他們平起平坐,日子過得跟她們維持的形象一樣──很tough。直至某一次,累積的激動情緒突然轉化,眼眶紅了……奇怪,膠著的事情反而來個U turn,搞掂了。 大公司內部門紛陳,有些部門多女生,有些部門全男班,客務部的order落到IT部門,總像投進銀河系一去不返,OL氣炸向上級投訴,幾星期後終於得到一個新的鍵盤;老練一點的女同事看在眼裡,站起來走進IT部門,噘噘咀巴跟職級最低的小男生說:「好恐怖,我們的電腦全壞掉了,怎麼辦啊?」隔天,小男生帶著一隊兵操過來,把整個部門的壞電腦修好,還重灌最新版Windows。 男生很少投訴女生使軟功,因為軟功之所以具效力,歸根究柢全因男生配合;但軟功耍得好,還是需要攻略,簡單說,年輕而樣貌親切的女生,可以使用噘噘咀的「點算啊」和帶點自言自語的「好衰㗎你,蝦人」。而這兩招都要細細聲耍出來才有效用;年長一點的,就要走搞笑自嘲風格,把眉心微微歪到小八字形,「哎呀,我學極都唔識,冇咗你死得啦!」 而軟功攻略重點的重點是:從政者不適用。   周一、四刊登

2013-05-13

亦舒眾多名句中有這一句:「聰明人從不報復,他們匆匆離去,從頭開始。」 興起報復念頭小事如:他曾經當眾得意洋洋地說我胖;把我告訴她的私事當明星八卦般傳出去。不能說是小事的如:天天在老闆面前誣陷我;瞞著我在外頭有另一個,那人還要是我的好友;我真心真意不求回報地與他並肩,在有點成就後他就把我甩開。牽連幅度頗大的如:我無憑無據無抵押借錢給他,他卻像從來沒有向我借過錢;我的男朋友是我同父異母的哥哥,老爸竟在米已成炊下才道出真相;原來我出世時在醫院被姑娘搞錯了是陳太的BB!都足以讓人想好好報復一番,伺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在大事上則拼了老命去索償。無論報復行動是成功還是失敗,你的世界首先被自己弄得很細小,你頭上的那片天空下就只有你和你的對頭人。 離去從頭開始一直是更灑脫漂亮的姿態,不住換情人、換工作甚至換居所的,也許就是奉行灑脫人生的同道者。我也是這類人,在任何情感以至工作關係上都奉行不解釋、不爭拗、不報復的「三不政策」,說真的,大半生自我感覺良好得不得了。然而這些生活智慧不能絕對地使用,我們可以離家出走、分手、離婚;可以換居所、換工作,但總有不能換掉的東西,例如離開香港。生活中大部分我們介意的,其實都是可以抽身離開的事情,把這些介意,都轉移到你不能或不想離開的地方吧。   周一、四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