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 - 黃諾敏
2012-05-28

美式足球,這種運動可真粗暴,一群大塊頭激烈地互相衝撞,看得心都顫了。歐美男生普遍較魁梧,天生當球員的好材料;相比之下,我們恐怕心有餘而力不足。但運動從來不光是比體格,也是比心理和技術。要是對這運動的熱忱不輸給任何人,一樣能避開阻擋,成功進攻。 在英國念完大學的Alex,回港後致力建立一支香港球隊。美式足球說不上是主流運動,很多人仍把它和欖球混淆,正如他預料,招攬球員時到處碰壁。他先籠絡現有業餘球隊,積極遊說合作。然而大部分只視足球為娛樂,根本沒作賽打算。人各有志,難免一次又一次被拒諸門外。幸而,網絡上的宣傳開始取得成效。這邊廂,吸引一眾愛看超級碗Super Bowl、日本漫畫《Eyeshield 21》的年輕小伙子;那邊廂,羅致不少從外國回流的半唐番加入隊伍。 湊足隊員,Alex還得解燃眉之急。比賽需要穿上頭盔護甲上陣,亦是公開賽的指定規格。他一手一腳找來海外供應商,把350公斤裝備擠進家中,再逐一送達各隊友。今天,他們正正式式成為香港首支full gear的美式足球隊了! 這一年間,他不間斷地安排每周訓練、邀請贊助商、聯絡亞洲國家作友誼賽,馬不停蹄。月初剛率領隊友往菲律賓作賽,7月便到北京與中國隊較量。無論球場內外,他所花的時間與精力,都盡顯對足球的熱愛。這股力量,重重困難都迎刃而解。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2-05-21

張先生和太太一起經營著一家粉麵店,至今將近五十個年頭。前舖後廠,中間沒有一扇門,當丈夫在後面做麵條的時候,妻子便負責門面。每天清晨5時許,張先生便起床上班,8時到酒樓一盅兩件後,又繼續工作,一天做出五百斤雲吞皮和麵條,部分留來供應給食肆;到晚上九時,老頭子手腳有點慢了,把做麵的工具和機器都清理好後,便偕同太太回家休息。年屆六十有餘的張先生,髮上雖絲絲銀縷,但身板依然挺直;張太太比較會打扮,來幫襯的老街坊們都愛跟她聊,不時說說兒孫。說實在,待張先生完成手頭工作走到舖面,同樣是個談笑風生的人。 兩口子的生活大概是這樣子,每日如常,孜孜不倦。這般簡簡單單的生活,你喜歡嗎? 張先生自嘲沒生意頭腦,一點都不上進。他不會借貸發展事業,只會守著這家小店,總算不蝕本,也不用捱壞身子。與其跟著其他商家腳步走,一生追名逐利,結果弄得勞力傷神,倒不如腳踏實地打理店務。 張太太嘆謂被旅發局垂青,前陣子替他們廣為宣傳,招徠不少遊客。但家庭式作業的生產量有限,多著的生意根本接不下,每每推卻了。倘若送到嘴邊的肥豬肉,勉強吃下又消化不來,倒不如實事求是的幹活。 工場裡的製麵機、秤磅、烘爐等器具,在張先生口中形容為「老餅」,年齡比他還要大。舊零件損耗,要找師傅維修卻不容易。同樣地,張先生年事已高,粗重工夫亦將力不勝任。或許三年之後,夫妻倆便結束這家老店退休,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知足的生活,如同吃下一碗麵,感覺胃裡暖暖的很舒服,這麼簡單已叫人滿足。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2-05-14

「懷孕了!」每位準媽咪都幾乎被這從天而降的驚喜砸暈,回過神來,對恩愛夫妻來說,當然是天公造美的喜訊;但對未婚少女而言,就是晴天霹靂的噩耗。母親節,快樂? 世間上,很多事情一旦發生了,便沒有轉彎的餘地,唯有繼續走下去。她挺著3個月的肚子未能接受外界的眼光,逕自走進「母親的抉擇」的宿舍,待產後便把嬰兒託付給領養家庭。但隨著時間過去,她開始感覺到孕育中的小生命在身體裡蠕動、心跳、日復一日的成長。與日俱增的感情、血脈相連的感覺,最終喚醒她改變初衷,把他留在自己身旁。其實自胎兒出生的那天,她的生命亦因而重生。 人生觸礁令她經一事長一智,不想讓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轍,將來學壞;她試著以身作則,給兒子做好榜樣,給兒子最好的一切。她戒掉煙酒、戒掉任性,學懂愛人、學懂付出。當年購物狂經常入不敷支,現在為了兒子節衣縮食,忘卻多久沒為自己添置新衣。當年和媽媽一天的對話不足十句,現在完全能體會當母親的心情,予以時刻關心。易地而處,若然有天遭到兒子冷淡對待,她知道將會有多傷心。今天寶寶已經3歲了,他很乖巧懂事。每朝醒來,跑到她跟前說句「媽媽早晨」,便是她此刻最大的安慰。 曾經任性放肆,將自己當作宇宙的中心,彷彿萬物都要圍著她轉動。3年間她同樣成長了、懂事了,懂得如太陽般溫暖地照耀著孩子成長。昨天母親節,她的兒子說要把豬仔錢罌裡的錢掏出來,請她吃頓飯;收到這份心意,內心的感動甜如蜜餞。蛻變後的她從兒子身上學懂「簡單的幸福」,便是她想要的快樂。   facebook.com/730feel  

2012-05-07

一張鵝蛋臉,搭配上精緻的五官,每位女生都希望自己長得一副美人胚子,讓男的愛慕、女的羡慕。小時候就懂了,香港小姐、空中小姐和化妝小姐都擁有等同於「美貌」的標籤,她們樣子標緻可人,輕易就能惹得途人行注目禮。 她,顯然是一個例外。雖然各人的審美眼光標準不一,難以定奪她說不上美;但在化妝專櫃裡工作,看上去不對位就是了。觀乎各大化妝品牌,只挑身材均稱、樣貌娟好的站專櫃差不多。在眼底裡就是一種心理投射,由她們站在商品旁邊,就如代言人一樣,引起顧客愛美的天性,帶動購物的意欲。 可是,她卻在一眾讓人艷羨的化妝小姐中,突圍而出。長得圓圓胖胖,笑瞇瞇的睜著一雙小眼睛的她,正因臉上總是保持著微笑,給人輕鬆愉快的印象,相當平易近人。跟她聊的時候,感覺是真心想要認識你、跟你如同朋友之間的對話,而不是只想你認識她的產品。她的親和力勝過美貌,一矢中的讓人敞開心扉,儘管日常羞於啟齒的美容問題,都自自然然地向她和盤托出。的確,面對一般的化妝小姐,感覺不太友善的話,便不會願意跟她多說句話。有的美得冷冰冰,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有的過份濃妝艷抹,把妝容修飾得零瑕疵,讓人感到難以接近。不如返璞歸真,向客人送上真誠的微笑,拉近彼此的距離。橫豎都是免費的,應該比遞上試用裝更奏效吧!  

2012-04-30

原來天下間最荒謬的歪理,早在「腦囟未生埋」之前,已經逐步逐步植入你的腦袋,令無稽的一切變得合理化。老一輩的教科書採取圖片重於文字的教學模式,翻開六、七十年代的小學課本,「媽媽」兩字,旁邊總是一位婦人在廚房裡炒菜的相片,而「爸爸」必然是留著鬍鬚、身穿畢挺西裝的男士。難道真的「有鬚就認老竇」?其實,只是香港社會發展如同按下遙控器上的快速鍵功能,萬事萬物都有翻天覆地的改變。時代變遷後,如今還有多少個母親懂得編織毛衣;多少個家庭裡,負責炒菜煮飯的不是家傭?現在就連「阿媽係女人」,也沒有人敢肯定它是永恆的真理。 舊課本標誌著一個時代的價值觀,用今日的角度重溫昔日的常識,內容已經變得荒謬。可是,有趣的地方就在這兒。智聰樂在其中,在正字不正確的裡頭看出趣味,更視收集舊課本為嗜好。郵票、玩具、甚至名畫的收藏家比比皆是,這一門的收藏家倒也見所未見。這些年他穿梭不同舊地攤,發掘這些顛覆邏輯的舊物。從事創作的他,更不時發揮創意搞搞新意思,把課本中的圖畫剪剪貼貼,諷刺時弊。他不甘於舊物只有考古價值,其實可塑性很強,何不為它灌注新生命。 這世代的文物保育工作也該如此。皇后碼頭清拆了,大部分舊式建築逃不過時代巨輪而遭拆卸;碩果僅存的,實在必須好好珍惜。大澳文物酒店便是活化歷史建築的好榜樣。既然香港人有無窮無盡的創意,請讓有價值的建築物繼續發光發亮,否則下一代只能活於一個更荒謬的摩天都市之中。

2012-04-02

黃諾敏在客人面前卑躬屈膝,「低姿態」的把皮鞋擦亮,只為了僅僅三十個大洋。這就是他們的生存之道? 中環,是繁華都市的縮影;人群熙來攘往的街頭,便是中環的寫照。拐進畢打街的巷弄,多少衣著光鮮、風度翩翩的白領守候著他們。十分鐘後,哥兒們踏著光潔如新的皮鞋離開,散發著自信的優越感。這是中環的職場文化,地道得很。那位沒穿上亮麗皮鞋的某某,在辦公室內和同儕並列而行,當下相形見絀,自覺面目無光;再想,老闆會器重如此難登大雅之堂的人麼?走出辦公室,高高在上的客人眼見觀音頭掃把腳的你,這下子更丟了公司的面子。在中環,就是先敬羅衣後敬人,只能接受,然後面對。顯然,萬事萬物皆歸於一個字──「面子」! 以局外人的身份,他們深明這圈子的遊戲規則,畢竟待在這裡已春秋數十載。加上遊刃有餘的技術,應該是供「高」於求,豈會卑微?同時,他們具備時下年輕人所忽略的成功要訣。他們對細節一絲不苟,用海綿沾上鞋蠟後,遊走鞋面每分每寸,不容有失;完成後,必定鉅細無遺地檢查。雖則慢工出細貨,但要幹活,就要有智慧,從經驗累積而洐生出絕活,把時間賺回來。坐著的小摺凳猶如安裝了滾輪,用身體的平衡力來擺動凳子,靈活自如地兼顧鞋前鞋後,貴客仍舊可坐得穩如泰山。 有一個比喻:人們為自己的臉化妝,而他們的工作,就是為人們的鞋子化妝。簡單而貼切! (一年的「留德華」體驗已完成,很高興在新專欄裡再次和讀者見面!) 周一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