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 - 黃諾敏
2013-10-08

林津每逢假日都會跑到海邊潛水,彷彿是陸地以外的另一個家。 潛入一片明澈蔚藍的大海裡,賞心樂事莫過於此── 細意探索海底世界,穿梭彩色繽紛的珊瑚礁,邂逅數以千計的海洋生物。當中,尤以潛水攝影讓他心嚮往之。用相機把握眼前一瞬間,留住大自然呈現的神秘美態。原來海水很會吸收天然光。水域越深光線越弱,肉眼能看到的水世界其實不怎麼美。唯有透過鎂光燈下的鏡頭捕捉,才能深刻見證海洋生物帶來最震懾的鮮艷真貌,還有一幕幕婀娜多姿的水中妙態。 放眼眾多模特兒中,他鍾情海蛞蝓(右圖)。身體柔軟且色彩豐富悅目,堪稱水底裡最艷麗的生物。但隱藏在華麗外表之下,底蘊卻是無比毒性。在沉醉於海洋的8年間,林津所遇見的生物太多是「難以捉摸」,即使輕碰也能使他處於危險之中。他學會靜候,等候著大海給他每一個驚喜,讓他拍攝牠們最自然的一面。 剛過去的暑假,林津相約友人們前往峇里島,尋找罕見的翻車魚。可惜直至旅程曲終人散的那天,依然未見蹤影。對此事他沒有絲毫失望,因在這裡,還有數千種海洋生物與他幸會、暢遊,縱然沒有翻車魚,他眼前的海洋世界仍然是美不勝收。Every dive is a good dive,每一趟的潛水之旅都讓他有新的體會。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

2013-09-23

夜幕低垂,家家戶戶都已關燈酣然入睡;一群青年乘著烏燈黑火的契機,竄進沒有護衛員駐守的地帶,拿出一罐罐噴漆在大廈外牆塗鴉。翌日清晨,繁忙的上班族身影穿梭,赫然投射到這不一樣的色彩世界。午後,外牆已被清洗乾淨。香港的塗鴉藝術往往如此,一日鮮。 Ken仍記得十多年前,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街頭玩滑板、塗鴉的青蔥歲月,當然也上演過被警察追截,落荒而逃的戲碼。鍾情塗鴉,源於澳洲讀書時,那時街上總看不見一道乾淨的牆。也許這正是香港塗鴉文化一直無法普及的原因。一個城市能否找到它的蹤影,取決於該城是否想它存在。 graffiti既是一門藝術,也是遊戲,比併誰的牆畫能夠在「有限時間」內讓最多人認識。但是,任誰也不想花兩小時所畫的心血,半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今天,不乏赫赫有名的外國塗鴉藝術家獲邀來港展覽。然而,前往欣賞人卻不及天星碼頭一幅寂寂無名的牆畫,一日之間吸引眾多過客駐足觀賞。對藝術家而言,街頭才是第一個展示作品的藝廊,街頭才是最快、最簡單直接的平台,讓更多人認識塗鴉文化。除了好位置難求,塗鴉工具有限,亦曾令這門藝術的發展裹足不前。五金舖買到的噴漆,難以畫出多層次的字型及圖案,驅使Ken開店專售外國入口塗鴉工具,更與不少青年中心合作辦工作坊,期許讓年輕人在較完善環境下培養塗鴉興趣,也讓社會上更多人認識graffiti為何物。 周一刊登

2013-09-17

機緣巧合下,因一部有關小丑到戰地醫院探望傷者的紀錄片,讓兆澤開始思索,也許自己可以做點事,回饋社會。小丑的本事,就是能夠在緊張的環境下,把氣氛都變得輕鬆,使人們如他期望般愉快自在。既有此能力,何不走訪各家醫院病房,為正與病魔搏鬥的人帶來正能量呢?念頭一動,「關懷小丑」亦開始付諸行動。 醫院是一片白色的世界。白色的牆、白色的床,還有身穿白袍的醫生護士,一種嚴肅、冷清的感覺每天亦復如是。倘若一群色彩繽紛的小丑闖進來,他們只管變魔術、玩雜耍、扭氣球,誰都會立即笑逐顏開。無論是病人或是醫護人員,當一個人因此笑了,開心的感染力便會蔓延開去,整個病房、甚至整間醫院裡的人都會受惠。 但面對著剛動完手術的病人,兆澤就不會刻意逗弄他們,大笑可能影響傷口愈合,此際就不便打擾休息了。遠遠揮手打個招呼表達關心,讓他們在關鍵的時刻感受到溫暖的支持。 一次這可愛的小丑踏進善終病房,終於遇上挑戰。首次接觸臨終病人的他,心情頓時沉重起來,顯然有點不知所措。相反,面前這位九十多歲的老伯伯態度從容,還豎起大拇指稱讚「Very Good」。每當他感到一點恐懼或欠缺信心時,回想病人遞給他每一個虛弱但感動的微笑,彷彿為他注了一劑強心針,繼續為這有意義的任務努力下去。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

2013-09-09

小丑,出沒於嘉年華、商場、派對上,舉止滑稽詼諧,帶來源源不絕的歡樂與驚喜。年輕而有熱誠的兆澤(圖),戴著同一樣的紅鼻子,卻有一套與眾不同的小丑秘技。 倘若出席小朋友的生日會,誇張的濃眉大眼,抹上一張番茄紅的大嘴巴,一張看似時刻都在笑的臉立即呈現;再畫上兩隻巨型大板牙,就讓一群換牙中的小豆丁統統笑翻了。那些黏在媽媽身後的小孩,又怎麼辦? 兆澤作為一名小丑,有必要經常保持極高的敏感度,注意他們的情緒、感覺,就能「對症下藥」。先跟家長打招呼,讓他看見小丑哥哥善意的一面,然後扭扭氣球送予其他小朋友,一陣子後,比較害羞的小孩還是會主動靠過來說:「哥哥,我也要一個!」。快樂,能感染身邊的人一同追尋快樂。 兆澤很享受當小丑時每分鐘的快樂。過程中,根本沒餘地讓他出現負面情緒,因為小丑就是要以「氹人」為本,儘管遇到挫折不順,也只會不斷用各種方法逗人歡笑,直至成功為止。比方說,一時失手把氣球弄爆了,頓時全場靜了下來。尷尬?失落?渾身喜劇感的他,第一時間逗趣的扮作驚慌,瞬間又引得一陣哄堂大笑。The Show must go on,行動不一定能換來回報,但嘗試總比原地踏步更實際。 快樂的人,能讓身邊的人都越來越快樂;若非真心真意,觀眾一定感受得到。從小丑身上學到的快樂秘訣,只要好好加以利用,在日常生活上必能大派用場,緩和周遭緊張不安的氣氛。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3-09-02

開宗明義,棟篤笑就是一個人一支咪,站在台上妙語連珠。這人即使是朋友堆中的搞笑能手,也未必獲得觀眾熱烈迴響。台上台下兩回事,花錢買票去聽你說笑,自然有高出百倍的期望,甚至板起臉考驗你的功架。曾贏得學界比賽的Tim,大學畢業後雄心壯志加入此行列。初踏舞台,當然盡傾滿腹笑料。可惜,滔滔不絕的8分鐘,卻換來令人黯然的冷場。回看錄像,原來是自信不足作祟。一瞬間的眼神恍惚、不流暢的微動作看在觀眾眼底裡,還是難以喚起投入感,自然觸碰不到他們的幽默神經。 「我是世界上最搞笑的人」、「我的笑話是最棒的」這種自我催眠方式,讓Tim很快進入狀態;加上臨出場前,那些整天苦著臉、充滿負能量的朋友,一概不見不談,便能自信滿滿的站在台上呼風喚雨,叫你笑就笑!Tim說了上百個笑話,肯定有些還留在口袋裡,待時日派上用場。他經常在街角注意逗人發笑的題材,默默記下,漸漸養成時刻找尋快樂、懂得欣賞世界的生活態度。比方說,請你一周後向我數出白色的東西;從今天起,你便會發現身邊原來有許多白色跟白色,只是平日不以為然。 Tim一個人一支咪,憑感覺演繹生活中的逸趣細節,引起觀眾共鳴,從一片寂靜換來陣陣笑聲。他嘗過觀眾席逾400人的滋味,也有僅2人坐在前面的酸澀。觀眾多寡,只要有笑聲,就是他站在台上的理由。  周一刊登

2013-08-26

愈難發現中華白海豚的蹤跡,坐船的人愈是著急。但當視線捕捉到海豚從水裡一躍而起的瞬間,眾人便倍覺興奮。夢幻般的粉紅色身軀隨浪花穿梭身邊,露出海面時總帶著一副笑面迎人的模樣,對誰都感覺很容易親近。這就是Thomas帶領學生出海觀賞中華白海豚的原因。身邊各式各樣的事物我們都聽說過,然而跟親自體驗這世界的感覺是完全不同。這正好比作欣賞偶像的演唱會,或許你一直購買他的唱片、熟悉他的每首歌,但第一次能夠現場聽這位你喜歡已久的歌手演唱,甚至有幸跟他握個手,親身作近距離接觸,這感覺來得特別強烈、震撼。 但讓Thomas覺得最震撼的是,2002年他在沙洲發現一條幼豚屍體!當時在旁的小孩們看著奄奄一息的白海豚都泣不成聲,他強忍淚水,用雙手將已經冰冷的幼豚屍體抱起,步履沉重,心情亦變得沉重。他不禁感慨海洋污染帶來這麼傷害性的後果。 每趟出海觀賞中華白海豚,不難發現附近海域正進行填海、挖泥工程,學生們也能深深體會到牠們居住在如斯惡劣的環境中,生命備受威脅。一次,有位隨團的小學生向他遞上心意卡,卡上這樣寫著︰香港政府保護熊貓,但不保護海豚!儘管我們都懂,來自四川的熊貓珍貴稀有,但在香港海域土生土長的中華白海豚,也面臨瀕危,甚至乎這局面是我們一手造成,這樣不健康的發展是否值得? 周一刊登

2013-08-19

兒時印下的畫面,依舊歷歷在目。一群粉紅色海豚結隊在海上逐浪,並一直追隨漁船前進,時而躍出水面,劃出一道道粉紅色亮光。像是一瞬而逝的流星,卻留下一抹無法讓人淡忘的回憶。長大後加入環保生態協會,Thomas多少都冀盼能與中華白海豚再續前緣。 可惜隨時光流逝,牠們的身影愈見消散,香港海域只剩下51條的中華白海豚,Thomas把握每次帶領學生出海體驗的機會,他深明人總是要體會過,才會懂得珍惜眼前物;見識過中華白海豚的美,才會愛惜如此彌足珍貴的海洋朋友。 可是,來之不易。龍鼓洲、沙洲等水域原為中華白海豚的棲息地,生態環境卻屢受填海及大型工程破壞,使其生活帶來嚴重滋擾,牠們對突然駛來的船隻都會懷著戒心。所以Thomas眺望到海面上出現海豚的蹤影時,會先把船隻停下來,船上的人也跟著靜下來,借此表達善意、尊重。一般情況下,海豚們稍微躲閃一下後,便會再慢慢的靠近船邊,游來游去,讓喜歡的人能近距離,觀賞牠們活潑可愛的模樣。 經歷超過一千次的相聚,Thomas跟中華白海豚看似結下了不解之緣。出海時,他慣常的吹吹口哨,海豚就會游過來。他也不曉得牠們能否認得出自己的聲音,但總會時有奏效,至少這是他最擅長跟海豚溝通的方式。一次,正當數條海豚朝他們的船遊過去時,其中一條跳躍出海面,停在他面前跟他對望了一下,他當然不會說海豚語,但此時此刻,卻像有千言萬語從內心詮釋。(待續) 周一刊登

2013-08-12

在一個充滿音樂的環境中長大,父母親都是合唱團老師,有歌唱天賦的Alison Lau(圖)自幼跟隨合唱團到處表演、比賽。唱歌,對她總有著奇妙的感覺──很簡單就能令她快樂。中學畢業後順利考進演藝學聲樂,原來一切都不再簡單。 經常一個人關在房間裡練歌,出外表演又常要接受批評,任誰也難免不是味兒。但若然沒碰釘子,她又怎會學懂自省。小妮子察覺一直在溫室裡備受父母呵護,任性而為,過去做任何事多是半途而廢。然而只有唱歌,是她唯一貫徹始終的事情。求進步的一顆心,亦因而悄然萌起。 西方歌劇絕大多數都是意大利文、法文、德文,本來就對外文一竅不通的她,會多花時間在圖書館翻譯歌詞。由於愛情劇裡頭,總離不開象徵浪漫的鳥兒、花兒、風兒,多看幾遍她也能懂其一二。甚至搜尋作曲家流傳於民間的野史,好讓她能在沉默的歌詞裡,把最貼近本意的故事、情感融入歌中表達出來。晚上回家,練習曲子的旋律仍在腦裡縈繞不去,走進升降機內便不禁閉起雙眼、放聲高歌。當唱得忘我之際,門一開外面的人都目瞪口呆,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歌聲要練得有力量才傳得遠,能夠迴盪在三層樓高的音樂廳裡,唱歌劇不用咪高峰,也可以使觀眾聽得清楚。 過程雖覺辛苦,卻感到享受。只因她正在追求自己熱愛的事物,便會一頭栽進去,不自覺地力臻完美。她不願再待在溫室裡,她明白空如一張白紙的人,即使用優美的聲線把歌演繹,聽上去也只會像呷了一口淡而無味的酒。有故事的人就能利用音樂來表達情感,如此音樂才會有共鳴。  

2013-08-05

地震引發海嘯,沿岸地區被淹沒了。假使居住高地的房屋倖免於難,但門前景物全數被夷為平地,試問倖存者每天望著這一片曾經繁華的廢墟,需要多大的勇氣生活下去呢。滿地瓦礫,埋藏還未愈合的傷口,就是人最脆弱的心靈。 要讓他們釋懷,小玲千方百計走進人家的心裡去。在短時間內建立親和感,先要給對方很舒服、很親切的感覺,他們才願意繼續聊下去,試著慢慢敞開心扉。繼而有敏銳的觀察力,從表情動作有異而察覺對方的不對勁。老婆婆憶述她的唯一親人哥哥在地震中遇難,語氣卻故作輕鬆;原來,未能跟摯親道別,既成了烙印般的遺憾。小玲跟她替哥哥辦了簡單的告別儀式,自己的情感上亦得到釋放。 聽著別人說出傷心事,每每令她們有想哭的感動、眼眶泛紅,有的更忍不住流下眼淚。哭得比當事人還要傷心,難道不會雪上加霜?輔導員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只要頭腦清晰,不忘本份,適時疏導對方情緒就沒關係。有時候陪他一起哭,似乎更是明白他的心。 走訪災區的五年間,小玲遇過不少人生活大受影響,吃不下也睡不好,甚至想要了結自己的生命。從眼前人揚起的一抹微笑,小玲更堅定她的信念,她們之間不只是短短的訪談,而是給心靈打開一扇門,從哀傷的境地走往看得見盼望的地方,釋懷對災民往後日子帶來長遠的改變。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3-07-29

5年前,我們透過電視目睹汶川遭受地震襲擊,頃刻頹垣敗瓦,一片愁雲慘霧。絕望的眼神、嚎啕的哭聲,我們被眼前的畫面給震懾,揪住了心。港人紛紛傾囊相助,小玲亦毅然奔赴災區,參加救援工作。身為社工的她意識到,災民瞬間失去家園,同時亦面對家人音訊全無或不幸離世的噩耗,心靈上定必遭受極大創傷。她希望及時為災民提供心理輔導,以助他們紓解內心的悲痛,渡過難關。自始,小玲一直為災民的心靈重建工作不遺餘力。日本311地震後,儘管核輻射危機未解,儘管家人擔心此行威脅生命建議別去,她也不畏險阻,與同僚四出打聽請教專家、學者,蒐集有關輻射感染的資料,至少她們能在災區工作時,懂得使用儀器探測輻射指數,適時撤退。 福島,地震後連本國人也聞之卻步的地方,她們卻帶著祝福與希望,敲著每戶民宅的大門,試圖進入他們的心。東北鄉村民風淳樸,聞訊她們千里迢迢從香港跑來探望,都表現得熱情好客,拉着她們的手進屋子裡,分享災後的生活情況。然而事隔一年多,小玲仍繼續到訪,因即使今天災民找到一片瓦頂、三餐溫飽,表面上回復平靜;實際他們的心靈仍是傷痕纍纍,內心的鬱結不願提起而已。言談之間,不少災後抑壓的情緒問題,娓娓道出:痛失摯親,來不及告別的悲慟;經歷浩劫後噩夢連連,揮之不去的恐懼;僥倖逃生,卻偏偏無法拯救共處數十年的鄰里好友,眼巴巴看著他們被海嘯沖走的自責。小玲深信必須協助他們,掘出深埋在心坎裡的陰霾,才有正面的力量面對生活,面對將來。(待續)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3-07-22

當初受到好奇心的驅使,游老師開始了鐵窗教學生涯。顯然這不是容易的差事,扼腕氣餒之時在所難免,但他從不言棄,迄今任教近二十載,支持他的原動力就是見證在囚學生的成長和蛻變。監獄裡來來往往的囚犯,沒有人是自願駐足停留。他的學生當然不是要來讀書,只是無奈被關進來。由最初對讀書不感興趣,到開始認真的翻開書本,甚至在公開試中考獲佳績,對游老師來說確是極大的鼓舞,比任教一般學校的成就感、滿足感更大。 然而,學生們除了課堂上認真學習外,還在為自己的未來努力,才叫他感到萬分欣慰。不少青年鋃鐺入獄後意志消沉,看到的只有絕望和迷茫,像是跌到了人生的最低谷。這時候,最需要人扶他們一把,這也是游老師和同事們一直努力的事,讓他們在壁屋服刑期間找回失去的信心,找回正確的軌道。 去年,游老師獲頒發助理署長嘉許狀,以表揚他在首屆中學文憑試,任教數學科合格率達100%,成績斐然。獲獎固然值得高興,但他最大的收穫是在證書頒授典禮中,學生帶給他美好的時光。難得與觀禮的家人共聚一堂,分享努力的成果,他感受到台上的學生都能把正面、積極的力量呈現出來。學生的改變,就是工作中的意義。 走到街上,舊學生跟老師再遇,竟沒一絲拘謹,大多顯得大方自然。刑滿後有的做學徒、有的夜間繼續進修,終歸重返正途。游老師的一分付出,就是為著他們的這一天。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 /(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3-07-16

高聳的圍牆、密布的鐵絲網,一處無人願意靠近的幽閉之地── 監獄,從來都令人有敬而遠之的感覺。但有人卻不然,還走進裡頭執起教鞭,任教坐牢中的囚犯。 游老師當初毅然辭退日校的教職,投身懲教署工作,正是基於一份好奇心。他想,過去遇過頑劣學生多的是,只是沒有壞到這個地步,犯事被逮到監獄裡去,只要有愛心、耐性,哪裡會有不能教的學生。 甫踏進「新校園」,班裡就有人起鬨打架,三天兩頭就惹事生非,甚至處處針對他。面對連番挑戰,儘管在日校任教的歲月裡訓練良久,頓時也會不知所措。幸與同事們促膝長談,傾聽他們在鐵窗教學中累積的豐富經驗。這次甘苦談,他決心把氣餒轉化為力量,堅守信念,「假以時日,『管』『教』能令學生改正過來」。管,在囚學生放肆犯規,便會遭受紀律處分;教,便是游老師矢志幫助他們改正的機會。處罰只能一時抑制不當行為,當他們在課堂中犯錯,游老師會循循善誘地矯正他們、開導他們。因為他們真正的改變,只能靠自己正面地成長。 游老師對學生一定言出必行,建立師生之間的互信;當他們行為表現恰當,游老師便抓緊機會加以讚賞,讓他們感到被接納和尊重。箇中的付出,不久便得到學生們的信任和欣賞。相信老師對學生的全心全意,哪裡的學生都能感受得到的。(待續)

2013-07-08

記憶從來都是我們的天賦,與生俱來。不管是那些與我們擦身而過、徐徐留下來的印象,還是連脈搏都被震撼的一些人、一些事;千億片段好比閃閃繁星,常留在記憶的天空中。倘若一天你的大腦被侵入,把記憶都掏空了,會否猶如墮進漆黑裡,人生從此暗淡無光? 紅紅因罹患了連醫生都無法解釋的腦抽搐,而導致局部失憶。面對這突如其來,家人和朋友都顯得手足無措。好友到醫院探望,她卻問人家已分手的女友怎麼不來;在街上碰到舊同事,猜上半天也認不出來;連跟男朋友初次相識的地點、紀念日等一般女孩子著緊的,她統統都遺忘。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習慣了,不怎麼介意紅紅總把大家的事都忘記,還打趣替她搬出這個理由來掩飾一時的粗心大意。 她自詡讀書時記性比人好;失憶過後,當然討厭想不起事的感覺。而且,她相信大部分回憶都應該是美好的,遑論是一些悲傷的、苦痛的,都是人生裡頭不可或缺的,都是我們生活過的證據。若能選擇的話,她都想一一挽回。可惜,誰人都沒有選擇權。 緬懷過去,她愛翻開中學的畢業紀念冊,恍如經歷一趟回憶之旅,重遊舊時舊人舊地。字裡行間,流露出各人當年的青澀、簡單。畢竟我們投身社會後有某種程度的改變,思想變得複雜,人也變得世故。對紅紅而言,失憶過後能回到較簡單的思想模式,重新出發,未嘗不是好事。

2013-06-24

任何工作,做起來都會有挫折,這是必然的。要面對的挫折有多大,相對的成功感就有多大。自退休後,何Sir一直在葛量亮號滅火輪擔任導賞員,將過去在船上的點點滴滴和更多人分享。然而這看似平淡無奇的任務上,他所面對的挫折並不比當年救火時遇到的少。 公眾導賞開始,他每每獨自徘徊良久,仍未見參加者的影蹤;他便試圖主動出擊,邀請參觀中的市民加入導賞團,可惜大家都對導賞不感興趣,儘管再三游說,仍絲毫不為所動。何Sir自問任職駐船消防員數十載,對船裡一事一物瞭如指掌,對箇中的歷史都能娓娓道來,心裡當然很不服氣。回想當年,也正是這一種不服氣的倔強,才能驅使身為消防員的他從不放棄,危難面前亦不懼生死。 原來當年他執勤時所戴的消防帽,竟是水松造的;原來船上那細小而簡陋的洗手間,竟是他們13人所共用的;原來船身上的鉚釘,證明這艘輪船是香港的土製品。他的話越來越有趣,引得旁邊的人都看過來、走過來,漸漸加入隨他參觀的人就更多。他亦花點心思,藉著導賞機會教導正確的防火常識,這邊廂考考小朋友燃燒三角,那邊廂提醒主婦小心煮食爐火,像是他們這次遊覽滅火輪後帶回家的紀念品,雖然簡單卻畢生受用。 導賞完畢時,獲一聲多謝他便已心滿意足,因他再一次重回熟悉的舊地,重溫當年的歲月,從分享中他依然回味甘之如飴的往昔。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3-06-17

何Sir是水上人,自幼在筲箕灣避風塘長大。誰想到22歲那年,他跑到陸地上投考消防員,卻被委派到滅火輪上工作,一當就36年,大半生都在海上過日子。當年剛畢業少不更事,每當聽到銅鐘一響,大家都要跑到甲板上集合,他總當上最先一個。團隊講究整體性,而且長幼有序,小伙子當然要守其本份,在船上日子久了,漸漸銳氣也消減不少。他不像其他船上的兄弟般很會做家務,奈何新人都必須兼任廚子,擔負起買菜做飯的職責,他靠著邊學邊做終歸捱過去,反而與同僚之間建立出一份兄弟情誼。每逢過年時節,誰家賣魚養雞的,誰拿手炮製好菜的,都會一齊動手。或許合作無間的團隊精神,就是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上累積下來。 何Sir負責滅火輪船上的機械及通訊,當年他接報香港境外一艘運油船發生意外。他一向重視危機意識,儘管海上風平浪靜,都要未雨綢繆。但面對如此狀況,倘若引起爆炸,將波及至幾十海里範圍,他們的性命亦會毀於一旦。剎那間想到的,一定是相濡以沫的妻兒;但當輪船駛出碼頭的一刻,他便要抖擻精神,把所有個人事一概拋諸腦後,專心拯救工作。幸好,該次海事最終化險為夷。何Sir在滅火輪上見盡悲歡離合,有的慶幸獲救、並與親人重聚,大家相擁而泣;卻有不幸目睹親人喪失生命而哭得肝腸寸斷。 船上36年,不再是昔日年少氣盛的小伙子,笑看人生,多了一份睿智。退休後他回饋社會,重回當年曾與他並肩作戰的葛量洪號滅火輪擔任導賞員…… (待續) 周一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