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脹80後 -
2011-05-16

在臉書上看到中學母校的師弟們發起了一個討論/討伐校政的版面,對於學校的政策大加抗議,言語偶有激烈者。然後有校友(大概畢業了不久)走出來,勸勉師弟們「其他學校更差勁,不要埋怨學校,先自我反省一下,做好自己最重要」;也有同學冷眼旁觀,以「花生友」姿態「睇下你地做得乜出樣」、「做乜都冇用啦」。 如此論調,熟口熟面,我們還何需國民教育呢,其實官方論調早已入腦。「別人更差論」、「自我反省論」、「做好自己論」和「做乜都冇用論」正是當權者最希望人民相信的論調,這四大論調一出,基本上政府就絕不會錯,因為維持現狀就是應當,任何改變都是賞賜。即使批評,也要溫和體恤地批評──當然最好就是別問國家為你做了甚麼,只問你為國家做了甚麼,人人都這樣想,哪有當權者不喜歡? 當然,異議者的存在,並不是為了令當權者不高興,而是為了令弱勢者無權者過得更好、更公平。爭取不一定成功,但不爭取呢?唯有等吧,等到上天憐憫恩賜吧。 看著師弟們的爭論,我突然想起去年的今天,原來是五區公投的日子,一年不知不覺就過去了。 記得去年五區公投翌日,馬嶽老師寫了一篇文章,詰問「What will work?」大概許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有像馬嶽老師的同感──既對這個方法有懷疑,但又實在不知道還有甚麼方法可行,所以即使不樂觀甚至不贊成,還是希望自己看錯。 當然結果談不上理想。百分之十七的投票率可以有很多解讀方法,但無論怎解讀也難言成功,似乎,it did not work。其實即使它有百分之七十的投票率,也未必會真如預想中的work,它就能動搖中央政府嗎?難說得很。但說這種嘗試沒意義嗎,卻又不見得。身邊有些朋友就是在五區公投時,初嘗參與政治,甚至投身這個社會運動的圈子;過了五區公投以後,散落於各個運動之中,慢慢為這個社會積累改變。那是一種由「無能為力」到「我可能可以改變一些事」的轉變,他們的眼中見到了「可能性」。 可以令斷言「It won’t work」的人變成會問「What will work?」,再將問題化成行動,這大概是令當權者最害怕的事吧。   (作者為Roundtable Community 總幹事,愛好讀書和寫作、旅行和遊行。)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1-05-13

這一年開始,有個奇怪現象,就是我天天打開電郵,總會收到學生說要訪問我的邀請。 我最初以為自己怎麼突然受歡迎了?大家終於不介意我的樣子而開始欣賞我的內涵嗎(或相反)?後來我發現真相就很傷心,原來他們的踴躍是被迫出來的。那全因為新高中課程中,多了一份功課,每位同學都要找個對象去訪問,再寫出來給老師評分。我當然知道他們更想訪問陳奕迅周柏豪GEM甚至森美小儀,可是聯絡不上,於是退而求其次次次次次……找上我。 對於這類邀請,我大抵不會應承。原因?自己的時間少得可憐,若然花一小時去接受訪問,但最後的作品原來只是一份功課,能影響的只有那位同學和老師,那麼我何不用同樣的一小時去影響更多人呢?所以我也希望同學們了解呀,拒絕訪問並非因為看不起誰,而是我必須善用光陰。偶爾還是會接受大學同學專訪,那是因為我的說話被聽見的機會大得多。 最近有大專學生訪問我時,提及我有份搞的《黑紙》,而他們應該覺得我和《黑紙》成員是蠻在乎傳統中文的,因為我們寫的東西短短的,卻看似是堆砌雕琢過,大概不接納其麼潮語呀火星文之類,其實恰恰相反。 我是從來不愛看輕後輩的(當然也沒有特別尊重前輩,哈哈),我覺得他們為了不讓長輩聽得懂看得明自己的東西,所以才發明新的潮語和火星文,那些新詞彙就像暗語,只是給自己的伙伴聽的,這個用意我不只很理解,甚至很支持!跟朋友擁有獨特的一套語言是多麼帥的事呀!我也覺得聞自真的不重要,內容是其麼才重要!就像我在電台工作,根本在說的都是聞自,只是沒寫出來。你聽得明我的重點就可以啦!我也不怕這會影響了正統中文,難道我一直在寫聞自,久而久之這會變成正統寫法嗎?   (吒咤903DJ,主持節目《你睇我唔到》,[email protected]) 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1-05-11

小弟一直為著自己有幸曾學懂的一樣學識為榮,該種學識名叫Critical thinking,中譯為「批判思維」。沒錯,這項學識並不存在於香港的新和舊高中課程內的考試範圍,理所當然地老師是不會教的,正確來說是他們也未必懂得教。因為要教學生「批判思維」,就必須同時作好被學生批判的準備。 先不用緊張,小弟要談的是「批判思維」,而不是「批鬥思維」。甚麼是「批判思維」?簡單來說就是學習分辨對錯及通過理性的思考及討論來找出改正方法。再簡單一點來說,就是尋找真相,改正錯誤。要學習「批判思維」,必須先要懂得認錯,不然,此人將永遠也找不到一絲改正的空間。 「艾未未未回家」的消息被仍擁有言論自由的香港傳媒發放後,香港的市民先來一片譁然,再來一片驚呼聲,後來在臉書及各論壇上出現的一片花海;當黑夜過後,一街盡是艾未未的畫像;然後黎明初升,一眾低薪的清潔工人忽然多了許多工作,然而,當工作終於過後,閱讀了報紙,他們看見了艾未未未回家,但是,他們心想,艾未未未回家關我鬼事,因為剛才為了替他洗臉,我做多了幾多個鐘頭都未有得回家! 衛權的年輕人夜復夜地畫臉;養家的清潔工朝復朝地洗臉;打工的警察日復日地看上司黑臉;看來他們大家都在跟對方做鬼臉,何苦?小弟有見及此,忍不住在個人的臉書著大家在衛權的過程中也得留意人家的感受。然而,我立即被人黑臉。那小弟只好收聲,畢竟小弟心想,艾未未未回家,我也因為面對通脹而工作到晚上十一點仍未回家。 要有言論自由,必須同是擁有思想自由,若大家希望「共享」自由,就得先學懂「尊重」人家的感受,不喜則批鬥,只是在濫用個人自由!艾未未未回家,正是有些人在濫用個人自由,所以艾未未沒有自由! 以上道理,香港通識科沒教的,理所當然地,新的國民教育科也不會教,因為老師們早被一小撮擁有個人自由的「人士」吹脹了。

2011-05-09

日前在青山公路又發生一宗慘劇:一位年輕單車手被懷疑超速的紅色小巴撞倒,即使單車手有戴頭盔,最終還是不治。我不明白,只不過是騎單車而已,為甚麼在香港就要變得好像玩命一樣? 有人會立刻說:對呀,香港就是不適合在馬路上踩單車的,因為香港地少人多、車多路窄、寸金尺土……也許都對,但這些都是結果,而非真正原因。真正阻礙安全騎行的原因,是我們缺乏對城巿空間的想像力。路除了行人和汽車之外,如果單車要分享道路的話,是否真的沒有可能? 如果,單車徑連得好好的,讓騎單車的不用每100米停一停?倫敦快可以──那兒正在建「單車超級公路(Barclays Cycle Superhighways)」,讓單車可在巿中心內安全使用道路。如果,讓單車安全擺放,不必擔心昂貴的單車轉眼被盜?東京可以──那兒不單有充滿公德心的巿民,也有讓人停泊單車的收費停車場。 如果,隨處借到單車使用,讓人隨借隨還?巴黎可以──那兒有叫Vélib’的單車租借計劃,共有千多個單車租借點、二萬多輛單車隨時出租。如果,帶單車上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嗎?哥本哈根可以──那兒的的士甚至必需要裝有可放置單車的尾架,也不可拒載單車! 如果,單車變成一種令人驕傲的文化,成為增長旅遊業的方法?台灣可以──電影《練習曲》加上當地政府的大力推廣,不單環島單車旅行成為了一時風尚,巿區內的單車配套也大為改善,巿民以單車文化自豪。如果,透過單車改變城巿氣質,將之變得更人性?紐約正在做──單車徑不再是河邊的休閒車邊,而是大規模地伸展到繁忙的巿中心內,令這個世上最擁擠的城巿變得更豐富、更人性。 這些大城巿都可以,為甚麼香港不能?又一位騎士的死亡,提醒著要香港變得bike friendly,這樣的一天不會從天而降,如果我們不爭取的話。5月18日的「沉默的騎行 Ride of Silence」,既可為在路上死去的騎行者哀悼,同時爭取對單車更友善的環境。

2011-05-06

想當年,即使很多人告訴我「中大女生很土」,而且我也親身去中大證實過,我還是很想進中大讀書。首先我喜歡那個偌大的校園,認為這才算是大學的模樣,而且我也崇拜中大的人文思想,覺得一所學校是應該有人性的,而不是純粹計較那些研究結果、世界排名、學生成績…… 最近,中大有同學又搞了一個很有人性的活動——直視大學生性慾,奪回宿舍性空間之瞓湯石。內容大意是同學不明白為甚麼宿舍在晚上九時後,就不批准異性探訪,但同性不但可以暢通無阻,甚至乎只要經過申請,還可留宿。而問題就在於,為甚麼異性就不可深夜留宿或探訪? 大家不要罵我馬後炮,他們的問題我也在讀大學時詢問過,不過我那時只有問天:「為甚麼?為甚麼?」天沒有回應我;但召集人卻真的幹了一件事出來問現在管理宿舍的人,希望人家回應,這就是我和他的分別了。我的問題大概差不多——我們已經擁有一個私人空間,而我們也成年了,那就代表我們有權在那裡和別人發生性行為,而沒犯校規。因此,弔詭在於,如果我們異性戀者要在宿舍發生性行為,只要在八時五十五分開始,九時前結束就沒有問題(是的!只有五分鐘持久力!);八時五十六分開始,九時零一分完事就犯校規了(是的!還是只有五分鐘!)。好了,大學大抵沒阻止學生下午做愛,那麼為何同性戀的同學就可以在九時開始,九時零五分完事也沒有犯校規了(也是五分鐘嘛?真不濟啊!)?至於被捉到有人「屈蛇」,即非法留宿,同性與異性的懲罰也有分別,當然是同性輕而異性重了!既然大家都是人嘛,為甚麼你要歧視異性戀者呢? 我也明白學校立場,因為學校是為家長服務的。假如學校說可以開放男女同宿過夜,家長不投訴才怪呀。家長是駝鳥,看不見就當沒有發生,從來沒想過愛是可以白天做的嗎?不會吧!他們年輕時也很明白,不過人長大了,有些道理會由明白發展成不明白的。   (吒咤903DJ,主持節目《你睇我唔到》,[email protected])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1-05-04

大家了解「唔好意思」的真正含意嗎? 不明白的話,好簡單的,大家一起去體驗一下。大家可以在上下班的最高峰期即逢星期一至五(公眾假期除外),早上八時至九時半及晚上六時半至八時於下例地區的巴士及地鐵站及車廂內親身經歷。或許你現在正閱讀著這篇專欄文章的時候,便身在其中了。 簡單來說,「唔好意思」這句說話是一句單向的說話,言則,說者都在自說自話,受者則逆來順受。 舉一個例子,當你於上述(充滿唔好意思)的時間中,在趕頭趕命的關頭中分秒必爭地趕著返公司打卡,而在急著步伐的過程中,忽然你的身軀跟旁邊或迎面而來的那位先生或小姐女士的身軀發生了輕微或中度碰撞的時候,你會怎樣做?根據小弟的觀察,佔八成人在發生以上的情況,只會隨口扔下一句「唔好意思」,便絕塵而去了。對於受者是誰?碰到哪裡了?甚至,人家是否接受你的一句「唔好意思」呢?不知道!總知,我已經講了「唔好意思」啦! 「唔好意思」,全港共八成人都在說,剩下兩成說甚麼?他們不會跟你們發生碰撞喇!因為他們都有專車接送,當中絕大部分還有私人司機!因此,他們不用說,但會寫!寫在哪裡,寫在全港各大地盤,大型交通運輸工具,大小型商場,大型超市,民生服務機構等……寫下的對白包括了「唔好意思,阻住你行街!」、「唔好意思,我地又加價呀!」、「唔好意思,你再等下先啦!」、「唔好意思,你出少句聲啦!」、「唔好意思,你又要減人工喇!」等…… 八成人跟兩成人的共通點在於,大家都識得講「唔好意思」。不過,兩者之間的分別在於那八成人每日都在撞來撞去,然後一路講「唔好意思」。而那兩成人,就放晒D「唔好意思」告示牌出來,搞到我地這八成人撞來撞去。 算吧!從來「唔好意思」這句說話都是一句單向的說話,言則,說者都在自說自話,受者則逆來順受。 「唔好意思」,我都唔知自己喺度寫緊乜嘢!

2011-04-29

巧多人話無記真係巧廢,錦講真,比起巧多外國台黎講,佢地拍ge劇同節目有時系麻麻地。巧似禾最近睇ge鬼佬劇modern family真係巧睇兼有意思,幽默得黎仲諷刺左巧多西方文化ge問題,根本就可以做通識課程內容,比大家討論下入面ge對白同故事。如果無記繼續不思長進,睇黎下一代上晒網睇外國野ge日子會提早巧多黎到牙!!!! 旦系牙,正如之前訪問過梁文道先生話齌,中國巧似巧多野都有問題,但能夠做到今時今日變成左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影響力ge國家,一定系「做對了甚麼」。無記可以今時今日,播d玩下明星ge普通節目,收視就贏到禾心愛ge亞記E神特輯,禾都覺得佢地一直以黎一定系「做對了什麼」。就巧似尼排禾成日睇無記ge「典解阿蛇系阿蛇」=]我真心覺得呢套劇又幾巧笑wo,所以決定放低平時狂寸無記劇低層次ge包袱,公公正正咁讚佢一次♥ 首先禾入行以泥都系做青年節目,成日都睇住佢地ge變化,有巧多時都覺得無記做緊巧多野已經甩晒新一代。不過今次呢套劇,竟然可以引起全港學生討論,因為佢入面講ge野,同埋表達手法等等,巧多都系刻意食學生條水**! 先5講個餓底老師陳豪真系h0搞笑,成日講講下野會變高音,有時d形體動作又鬼咁抵4;幾個做壞學生ge K4令我記起以前學校見到果d惡人,永遠細個ge時候5知4,以為咁樣有型,呢d學生出到黎做野就會變晒49,我見唔少la;仲有樂曈又比人做佢「飛釘」呢(不過一睇就知係假)XDXD仲有連後面做茄厘啡ge學生都比人煲起埋......套劇入面講ge野當然就有食時事la,咩援交呀黑社會呀仲有果班怪獸家長......全部都系而家ge現象=]不過,套劇唯一有個敗筆,就系佢地ge片尾曲段video,搵左陳豪同吳唱K著住校服唱,而製作方面就巧「至NET小人類」既感覺>_

2011-04-27

迎來一個悠長的周末假日之興奮夜,下班的時間正是九時許,然後,我收到了娘子用Whatsapp 發給我的短訊。 「我還在OT中!」 娘子是當travel management的,她在公司效力的team一向人少工作多,自從她加入了這間據說是行內一間OK大的公司後,雖則人工加了些少,但OT卻差不多日日有!見她工作辛苦,雖則小弟的工作量一向是她的1.5倍左右,為弄娘子一笑,我還是拖著疲憊之軀體駕車從九龍駛往港島以西之處,迎接娘子下班回家。 睡意來襲之時,正好遇上紅隧便秘,也不能說是正好吧!那處有甚麼時候是暢行無阻的喇?只好抱怨自己行不起西隧吧! 終於在十時多少少把車子停在娘子的公司樓下,用Whatsapp跟她share了自己的location,本想給她一點兒驚喜,怎料,我收到的回應還比言這驚喜! 「未走得,還在OT中!」 我娘子早上九時半準時工作,至晚上十時還在「OT中,未走得!」真的XYZ那老闆,誰說傑青不懂得講粗口! 終於還是把車窗都關起來扮完爆粗band友後(還是歐洲車隔音厲害),時間剛好是十時三十幾分左右,娘子終於下班了!娘子才一上車便趴在我的心口上哭,我XYZ的!當然不是被我感動到喊,而是辛苦到喊! 回程的時候,我倆靜默無言,我XYZ的!當然不是夫妻冷戰,而是我倆倦得餓得無力說話,當睡意又來襲的時候,正好又遇上紅隧便秘,我XYZ的!都說不是正好了!那處有甚麼時候是暢行無阻的喇?只好抱怨自己無錢行西隧吧! 收音機剛好傳來偶像的聲音,不是甚麼歌星,而是才子陶傑,這一天晚上最興奮的就是在幾小時前跟他見過面,不單是見面,而是一同錄影節目!一個名為「愈諗愈有計」的電視節目。 此刻心中只記得當另外兩位嘉賓在熱烈的討論政治甚麼的時候,我就在攝影機前無言中,而當主持人陶傑問我的意見時,我心裡就先說了一句:「我XYZ的!」然後,我在口裡說:「我不懂政治!我只是一個普通市民,我只想吃一餐安樂茶飯而已!」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個人網頁www.cyh.hk)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1-04-21

從電視機上看到謝霆鋒獲影帝獎項,心裡甚感欣喜,心裡想,他終於捱出頭來了。 小弟自中學以來一直熱愛電影,因此每年也甚留意電影界派成績表日的消息。很久以前便跟朋友預測,如無意外,未來的新一代影帝必屬古天樂、吳彥祖、謝霆鋒及余文樂之爭了。 當年的猜測果真開始發生了,因著他們四人各自的努力,在演技上的進步,只要是如無意外的,他們定必賺多我好幾十張戲飛錢的。 一句「如無意外」的含意在於,如果他們仍然繼續進步的大前提下,他們的影迷定必繼續支持他們的作品。像夏里遜福般,小弟從看過他在星球大戰的演出起便默默的支持著。如今福伯伯在晨早兜巴星(Morning Glory)的專業演出又賺了我2張戲飛錢了。 對謝霆鋒來說,他自出道起,人生便充滿了意外。畢竟是紅星之後,入行的時候也聽盡不少難聽的說話,加上年少氣盛,先在台上演唱時發脾氣擲咪在地上,後有撞車頂包事件被捕,重新做人的時候,工作開始順利了,人大了,也結婚了,又做了父親的時候,另一個意外又出現了。 小弟至今仍舊猜不透他是怎樣受得住太太的裸照事件中的壓力,當大家押重注,他定必跟栢芝離婚的時候,他沒有介意太太的過去,反卻在默默地保護著自己的太太和家人。單看如此,他已經開始步上成功之路了。 這一年,大家都見證著謝霆鋒的成功,因此,大家最希望的便是等待著見證你的下一步-如何從高處跳死,當然,這一幕有你的家人一同參演為佳!對一位藝人來說,沒錯!你是沒有能力改變這份惡性的價值觀,記得蔡楓華的名句嗎?一剎那的光輝,不代表永恆!我敢肯定你在金像獎的光輝也不是永恆,因為那三位對手和其他的對手必定緊隨著你啊! 但儘管如此,加油吧!繼續當好你的好丈夫、好父親、好兒子、好演員的角色,為頗邪惡的娛樂圈寫下一點勵志吧!我依然希望在未來的幾十年,在有空時繼續被你賺我幾張戲飛錢的!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 www.cyh.hk

2011-04-18

也許是出於身為香港人對死刑的無知─自1966年之後,45年以來香港便再沒有人被合法賜死,「死刑」也於1993年正式從香港法律中廢除─讀這本書之前,我一直以為廢除死刑是世界的大潮流。但原來,我錯了,至少在台灣,擁護死刑的聲音比廢除的力量要大得多,張娟芬的《殺戮的艱難》正是台灣廢除死刑者艱難發出的呼聲,卑微,但堅定。 為被判重罪的犯人奔走從來不容易,我想起在香港為「等候董建華發落」的無期徒刑少年犯奔走的梁耀忠(也只有他一個議員願意為他們發聲爭取),議員與囚犯均受盡了白眼,更何況是已然定罪、惡行昭然得「求其生而不能」的死刑犯?「廢除死刑」雖然是台灣的「長遠理想」,但去年發生了法務部長王清峰拒絕執行死刑事件,引發了社會的大討論,王清峰被反廢死支持者如白冰冰炮轟,最後以辭職告終。44名死刑犯當中也已有9名在新法務部長手下被處決,廢除死刑之路仍是崎嶇滿途。 《殺戮的艱難》正是在這個環境下出版的一本書,內裡收錄了關於死刑的各種論爭,由司法質素的低落、冤判錯判的無法避免、到現行法例的不完善、媒體對司法的影響,多著眼於制度上的缺失,而少強調情感上的感動。想清楚,這可能正是廢死運動在公眾討論中處於下風的原因──冷靜理性的討論,要在媒體上戰勝大眾對罪行的恐懼、對罪犯厭惡、以及受害人家屬的悽愴,無疑輸多贏少。 關於死刑,最重要的交鋒點,還是「正義」。何謂正義?死刑彰顯正義、守護正義,還是相反破壞正義、使正義蒙污?如果我們假設司法必然準確、真相必然昭然,將那些罪犯滔天且死不悔改之徒處死,大概反對的人不會太多;然而問題正出於那眾多假設之上,現實是司法程序屢有不公、冤獄並不鮮見,量刑準則亦不劃一,依賴如此制度去決定一個人的生死,正是死刑制度的最大弱點,也使我們距離「正義」比想像中遠得多。《殺戮的艱難》羅列了不少充滿疑點的死刑個案,還有對一名死囚鄧武功的訪問,嘗試從他們的身上,找出「正義」應該如何彰顯。 對香港人來說,死刑是 off topic的討論,但生命和正義卻永不off topic。在書中,我想起了香港的安樂死爭議,也想到了前文提及的少年犯,還有警權和媒體操守的問題。謹將此書推薦給各位。

2011-04-15

商台人總有一個特別的習慣,聽說是由副主席YT開創的,就是無論做甚麼事情,一定要先改一個好名。這也成為了我們做任何節目和環節的小步驟,每次度橋,都會先決定名字,因為我們都覺得好的名字,能夠包含了很多大方向和感覺。 最近常常都聽到有人喊著「革命」,聽起來還以為那是產品推銷的策略。就好像有人會在不同的產品前,加上「納米」兩個字,於是「納米水」、「納米錶」、「納米紙」、「納米女人」……也一定有市場;也好像大家看見很多報刊,若然想吸引一些年輕讀者,最近就自然地加上「80後」、「90後」甚至「00後」這些詞彙,即使銷量不一定很高,但編輯也會覺得安全到位了不少……當然包括我在寫的這個專欄(但再說一次,欄目名稱可不是我想出來的)。 「茉莉花革命」之後,香港又有一個結不了果的「洋紫荊革命」,而且「辛亥革命」也一百周年了,最近銅鑼灣還出現替雞蛋仔伯伯出頭的「雞蛋仔革命」……不禁令我覺得——怎麼革命好像越見兒戲?從前的革命很激烈,每次說革命,就總有人需要犧牲生命,然而,「雞蛋仔革命」也太小兒科了吧?看來除非有人在和食環署爭執時心臟病發,不然跟「有人犧牲生命」還有一段距離。當然,我覺得這個「雞蛋仔革命」是要支持的,因為上次政府被人嚇一嚇就派錢了,這次又找些人去和食環署衝突一下,難不成特首就下台了?或許這也是很多參與人士的最終目的,因此,這個事件就更要搞得更有聲勢了。 可是,名不正則言不順,所以,我建議大家不要再以「雞蛋仔革命」來命名這件事情了,因為雞蛋仔不是洋紫荊,不要說結果了,連開花都不成!雞蛋仔出生,其最大的目的就是「被人口趙」,這樣的名字太不吉利吧。那麼叫甚麼好呢?我反覆思考後,覺得可以借內地的大事件來創作。既然現在人人都喊「釋放艾未未」,而我也聽說很多人吃過吳伯伯的手勢都大讚,那就不如改成「捍衛好味味」吧!我知道,這個名字改得很爛!但更爛的是我們的政府呀,我只是配合她。沒有她常常做傻事,怎麼要改個好名來對抗呢?   (吒咤903DJ,主持節目《你睇我唔到》,[email protected])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1-04-13

最近朋友及學生都經常問我有關在日本經歷地震的過程,我一邊跟大家談論自己從三藩市留學時學過的逃生常識,亦一邊不好意思地跟他們澄清,當時我和娘子身處的地方只錄得五點幾級的震度,其實我們身處的地方仍舊十分安全。 當然,話也可以這樣說,在那個時候,大家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情。不然,我也不會被那間國X航空公司賺多了我兩個月人工,害得現在還一肚子氣的在聽他們跟我說:先生,因為咁咁咁咁,我們不能退錢給你啊!沒錯哩!地震那天的當晚,我與娘子雖在酒店房間睡在一張大床上,但我就是不能夠安睡!因為下一秒會否再次發生地震,誰也不知曉! 老媽大人與契媽大人說的話都十分正確!「算吧!算吧!命還在,錢便慢慢地再找回來吧!」是的,有甚麼比一家人平平安安地聚在一起吃一頓晚餐來得快樂呢? 相比起剛剛在日本的災民再度連番經歷如大地震級別的餘震來說,我們算得上是幸福的一群了。每當想起那班福島死士的家人在等候著家人回家相聚的心情,那班已經失去了至親的感受,還有那班仍在尋找著親人的絕望與希望之間的心情,而我們這班直至如今還有不受輻射感染的減價壽司和刺身吃,夫復何求啊! 有心理學家指出:觀看太多有關災難的報道,會使人感到壓力,更可引致情緒病! 當大家只因為觀看太多有關災難的報道便感到壓力遞增的時候,很難想像當地的災民是否已經都變成瘋子了? 不得否認,我們還是一群天真的傢伙,眼見災難在鄰國發生,我們關心的還依舊是炒賣。炒樓炒股不夠,連奶粉和鹽也不放過的炒到盡。因為如此,連無辜的小市民也因災受罪。歸因如此,我們已經失去了同舟共濟的愛心了。一層壓一層的欺負弱小,為了政府那分化人心的六千大元,我們都瘋起來了! 最近美國一本雜誌的封面故事談及世界末日的景況,我也真好奇,那時我們要準備炒甚麼?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www.cyh.hk)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1-04-11

運輸及房屋局的鄭汝樺局長和港鐵主席錢果豐昨天在活動中遭遇到示威,事後錢主席呼籲示威人士「克制」。 克制啊。預計今年香港通脹會達4.7%,而港鐵去年賺了超過120億,仍然堅持加價,進一步加重普羅小巿民肩上擔子。錢主席還一臉為難的說「巿民應尊重可加可減機制」,似乎只加2.3%己是皇恩浩蕩,我輩蟻民福祉豈及上巿公司賺錢重要?錢主席,你說克制,那港鐵可否克制一下貪念,不要加價? 食物及衞生局周一嶽局長昨天也遭到攔路示威,抗議的是中港家庭權益會成員及孕婦。周局長沒有接收請願信件,還拋下了一句「要守秩序和不要影響他人」。 秩序啊。這些中港家庭至少有一方是香港永久居民,但他們要在香港生孩子,卻被當成是外地人看待,收費比本地家庭貴一大截,現在醫管局停止接受「純內地孕婦」生子,卻一併把這些香港人在公立醫院生孩子的機會剝奪。他們不守秩序嗎?誰不講道理了?周局長,政府的奇怪政策在影響他們整個家庭的未來,叫他們受到不合理不平等的對待,你真的好意思叫他們「不要影響他人」? 還有,那位私家醫院聯會主席劉國霖,昨天在城巿論壇討論內地孕婦來港生子的問題,聽到公營醫院的情況,「一臉同情」的說:「我們都很同情公立醫院的工作壓力」。 同情啊。私營醫院拿香港居民身份當贈品,大量接收「純內地孕婦」,奇難雜症則送往公立醫院,由他們執手尾。私院賺了大錢,人手不夠,便向公立醫院挖角,令公立醫院工作壓力大增。現在公立醫院停收內地孕婦,私營醫院更是財源滾滾來了。有同學在論壇上問劉醫生私營醫院賺了這麼多錢,要負甚麼社會責任?原來癱瘓公營醫院病房、「私院賺大錢、公院執手尾」是為了令私營醫院其他部門可以「提供更佳服務」!大醫生不單邏輯超凡,更是仁心仁術──不過同情歸同情,賺錢更重要! 克制啊。秩序啊。同情啊。 說穿了,虛偽啊。

2011-04-08

這是我早幾天在微博上轉載自林輝,而林輝轉載自別人的「尋人啟事」:「艾未未,男,53歲,於2011年4月3日上午八點半左右,在北京國際機場前往香港登機前被二位男子帶走,至今下落不明。請知其下落者通知家人。電話:010-64019901,謝謝!母親高瑛及姐姐高閣寫於北京。」轉載後,我還給這個啟事留了個言:「找到沒有?要不要報警?」林輝又回應我:「要找到他,肯定要找警察才成。」然後,我們的這則微博又被河蟹了。 究竟我還能夠做甚麼?在那一片偉大的土地上,原來當我們遇上了麻煩,我們連報警也不成,因為給你麻煩的或許正是他們。我自己是個小小的傳媒工作者,最少有個小小地盤可以讓人聽得到自己,也因此,這個地盤也不是自己的,要是我沒有盡自己能力去決定好這個星期要給大家傳達一些甚麼信息,我就白白浪費了一點空間。所以,我決定一定要把這些都寫出來。你刪了我,我卻要更多人知道。去年十月,我有機會去一次上海世博,最後我還是要去親身了解一下維權人士。我一輩子不會忘記在我面前的釘子戶和他們的笑臉,他們在幹的不比任何人簡單。我知道他們連吃也吃得不好,就決定請他們吃一頓好一點的「英雄宴」,他們在宴上說:「這條路是不歸路,我已經預備好會隨時被弄死。」這兩天我看著新聞,趙連海也忍不住要發聲,可惜他又被拉走了。 然而,他被拉前的說話,正正在呼應著那時我在上海見到的釘子戶,他的說話大意是:「我做好了隨時被繼續進監獄以及失蹤的思想準備,如果再次強制離家,將以死抗爭。」最令我動容的是:「即使兒子和女兒失去了爸爸,但他們長大後一定會理解他們的父親的。」每過一段時間,我就覺得累,我就想放棄……我能夠做甚麼?我甚麼都做不到!我是不是應該學好多香港人一樣?住得好吃得夠,這些事其實還是不要管……但當我再次被這些英雄喚醒過來,我竟然又尋回原來的自己,相信總有一天,人民和公義會勝利。 「尋人啟事」不一定在找艾未未,但願你也能夠找到從前一直相信「世界是美好」的自己。   (吒咤903DJ,主持節目《你睇我唔到》,[email protected])  周一、三、五刊登

2011-04-06

小弟於上星期六跟老婆及兩位朋友往唱K,去到K房時才愕然「N字頭」集團已幾乎獨市全港!各位可盡情地笑我這位outdated 80後,不知K房世情。畢竟,我本是一位只進Band房,不入K房的Rock友。多年後重返K房的反應是-張單都幾和味,四個人便唱了千幾蚊。久不久(幾年一次)從銀包拿出二三百元跟朋友往K房熱鬧一番,對有穩定工作的小弟來說,還幸有餘力。但忽然(一日幾次)想當年,小弟回憶起當年擁有四五張K房會員卡的日子:加州紅的歌最多,但最貴;前衛的設施最不濟,但最平;Big Echo最多日本歌等……都已成了一班被吹脹的80後的集體回憶。 說到底,其實我們每一位也得為現今一片大財團壟斷市場的現象負上責任,因他們有今天的好景,都拜我們一個「貪」字所賜!大財團一直向我們使出最厲害的招式是-One Stop Service(一站式服務)。商業世界一句老話「有demand便有supply」,因我們這些大忙人個個都貪方便,結果把雜貨店及街市的生意都送到超市手上,因為貪那些自己根本用不著的贈品,便申請了一張又一張的信用卡,搶奪一張又一張的印花。 結果如何?我們把寶貴的個人資料及存款白白交到大財團手上去!這樣的行為很反智吧?但反智的人不知自己智慧不足,竟反過來欺負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打工仔。本是同根生,卻公然利用我們對日用品的依賴,來興風作浪,把價錢越炒越高。歸因究底也是一個「貪」字!因為貪心,我們這班一直處於弱勢的小市民失去了團結,大家的底線一直被一些小恩小惠給越拉越低,到最後,我們發現所有的選擇權都統統送交他人之手,接著人家便會跟你說一聲:「唔好意思!阻住你行路呀!」 當大家聽見以上那句說話時,我們發現句尾的標點符號已不是問號了!然則,今天我們連在街上行路的決定權都已失去了!為甚麼?因為政府只需區區六千大元便把我們的所有底線都移除了!相信不久將來,我們跟現在日本的人民所聽的相同,「唔好意思呀!我地的輻射去了你的家啊!」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