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事典 - 阿鼻
2011-11-17

冇收吉野家錢,亦冇收MC Jin半個崩,只有《am730》出稿費俾我,多謝施生。 天氣還未算十分冷,這個月我已經打了十天八天邊爐──其實是正式地打了一次,剩下的湯底和食材便連續地吃了多天。 眼見右邊嗰位仁兄如此不屑Shabushabu,就寫一寫涮涮鍋這種日式打邊爐吧!如很多日本嘢一樣,涮涮鍋也是來自中國──中國北方的涮羊肉。傳說成吉思汗有次在戰場上大叫「放飯~~」,廚師劏好羊準備落鑊,誰知探子回報話敵軍突襲,廚師急中生智將羊肉薄切,隨便在滾水中灼一下便上碟,大汗三扒兩撥吃光後便提槍上馬出陣。 打完仗後他才醒起:「咦今日餐晏好似幾好食咁喎!」遂叫大廚再來一嘢,發現這種食法又新奇又好玩,便御賜它名叫「涮羊肉」──涮,就是廣府話的「揈」,羊肉放在滾水裡揈一揈即可食用。 涮羊肉漸漸成為中國北方的潮流食法,到了日本侵華時期,一個叫吉田璋也的日軍軍醫在北京食過,回國後念念不忘而且周圍推廣,又將羊肉改成牛肉(他是鳥取縣人,鳥取和牛有多出名不用說吧?),全日本的人開始懂得打邊爐。 到了1952年,大阪一家叫スエヒロ的餐館,以火鍋水滾時的聲音,為自家的涮涮鍋取了一個象聲名字Shabushabu,並且於1955年註冊了專利商標──不過老闆人很大方,沒有限死其他人不准使用,所以我們現在才會有Shabushabu來襲。其實火鍋真的是來襲的呢,食完後那個煲,真係難洗到好似打抗戰咁。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11-11

今天可是單身一族的大日子:2011年11月11日,是儲齊六條光棍的「巨型光棍節」,又有些人叫它「神棍節」。 光棍多,所以神棍節雖然只有幾年歷史,卻火紅得很,連傳統應節食物都出來了──油炸鬼。油炸鬼外形似個「1」字就不用說了,吃法也有講究:先吃兩條油炸鬼、再吃個包子、然後再來兩條油炸鬼。如此,不單止「1」字像,連「11‧11」也像埋了。 油炸鬼的來源不用多說了吧?好啦好啦說啦!秦檜是誰知道吧?他跟曹操一樣,無論現在有幾多歷史學家說「佢真人其實唔係咁差!」但在老百姓心目中,他的形象就跟唐英年一樣差到貼地,所以話說某天,有檔賣燒餅的人家,說起秦檜時氣憤難平,就手地整咗兩個人形麵粉公仔,寓意秦生秦太,再放落滾油炸至鬆脆──然後竟然幾好食,油炸鬼便流傳至今,成為光棍節美食。 慢著,說油炸鬼是像光棍,不過你食過都知,它其實可以像孖條般掰開兩邊!油炸鬼是成雙成對的!光哪棍啊?原來,最初整秦檜麵粉公仔時,是分開整他們兩公婆、再把二人背對背黏在一起的,幾鬼毒呀啲人?兩公婆成世見唔到對方。後來嘛,為了貪快貪方便,將麵粉切成條後,隨手在中間用刀背壓一壓算數,炸出的油條也會變成兩邊。 作為光棍的你,如冇咁早起到身去買油炸鬼、或者滿臉暗瘡要戒煎炸,也可以選擇另一種應節食物冰糖葫蘆──那種酸,堪比孤枕難眠的酸楚啊~~~~~~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11-04

我知我知,臨近區選,見到「白鴿」的確令人有無限遐想,但我強調,本文與政治無關──但我也承認,星期日如見證得到民主黨慘敗到民主女神都唔認得,食隻乳鴿慶祝一下是必須要的。 對於鴿,人類在很久以前就有一個普世價值:要食嫩。石岐的乳鴿自不用說,古羅馬古希臘古意大利等等歐洲各國,都一早就知道兩周至一個月大的鴿是最好食的,斯巴達的「體液學說」甚至認為老鴿幾乎唔食得。 而且未識飛的乳鴿非常易捉,隨隨便便放個木盒,便會有鴿子來築巢生蛋,待小鴿「足月」時便可以趁老竇老母鴿出去覓食時來「收割」。 除了石岐佬,法國佬也是出名鍾意乳鴿的民族。在18世紀,大部分歐洲國家都有宗教性的禁食規例,例如星期三、星期五都是禁食日,全面禁止「陸空肉食」,但可以吃住在水裡的動物──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位聰明人發現,禽類經過巧妙的刀法切開後,是很可以扮作青蛙、蟾蜍之類的水生動物,於是無論上流社會還是基層市民,食鴿時都用上這種切法,這就是著名法國菜「用鴿扮蛙」(pigeon en crapaudine,「用雞扮蛙」則叫poulet en crapaudine)。 「扮蛙」的菜式,切法主要是把雞鴿的胸肉片起,翻過來放在一對翼前面,裝作是青蛙的頭部。再搞鬼啲,會將肉或蛋或配菜切成圓形,扮埋對青蛙眼。題外話:如果你的選區只有白鴿黨、蛇齋餅粽或工聯會可選,投白票吧!有得投白票係好幸福的事,我嗰區嗰條友自動當選咗呢……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10-28

就快Halloween,本來想寫一下「傑克噢燈籠」即係Jack-o’-lantern即係嗰個死人南瓜燈籠,不過香港搞咗咁多年哈佬喂,大家應該一早知道Stingy Jack小器傑克的故事了,不如寫寫已經日趨沒落的另一個習俗:apple bobbing。 萬聖節的前身,是個起源於英國塞爾特人的傳統豐收節日Samhain,他們相信10月最後一日是冬天的開始,是「死人之日」,陰曹地府的亡靈會在這日出出沒沒,害精壯男子搞良家婦女,所以會戴面具、用番鬼蘿蔔雕燈籠來防止惡鬼埋身。 話明係豐收節,可以做的活動除了避鬼,便不外乎是幾條村的人圍埋一齊飲飲食食唱歌跳舞嘻嘻哈哈。自從神聖羅馬帝國統治英倫三島、將蘋果樹帶到島上,Samhain節便多了種可吃的生果──蘋果,是果樹女神Pomona的象徵物,代表生殖力。於是不知何時開始,塞爾特人便開始視蘋果為繁殖之果,在Samhain的節慶活動加插了「咬蘋果」的環節──放一大盆水再丟一堆蘋果進去,未嫁得出的女生徒口(不准用手喔~)去咬浮在水面的蘋果,第一個成功咬起的女生,便是下一個出嫁的人。 現在的婚禮都會向新人撒米吧?以前都是撒蘋果的,寓意新娘三年生兩開枝散葉。但,大概發生過意外(或專登)掟死新郎的意外吧,所以就換成沒殺傷力的米粒了。 也大概,因為這項咬蘋果活動不夠邪氣,所以日漸冇人玩,都被南瓜搶晒風頭。也有人說,是因為一缸蘋果你又咬我又咬,極盡唔衛生的能事云云。不過沒落還沒落,去年還有人打破了咬蘋果最快紀錄,一分鐘咬到34個。 真戇居。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10-21

先申報利益:我對蟹是零興趣的,絕對不會跟各位蟹王蟹后爭食的。 但幾十歲仔,總食過蟹;而因為家裡沒有特別嗜蟹的人,也就沒人教過蟹該怎樣食,蟹蓋開了見到乜就掃入口,所以大家都不吃的蟹肺蟹腸蟹心,我都不明不白地吃過。 當然也吃過蟹和尚。 蟹和尚,不是一個「蟹黃穿腸過,佛祖心中留」的高僧,而是指蟹的胃。你打開蟹蓋,吃清蟹膏蟹黃之後,把蓋內蟹眼之間的一層深色薄膜切開,拎出裡面那嚿嘢拿出來反轉一看,便可以參見圖中這位大師──蟹胃裡面除了蟹吃過的東西,還含有大量泥沙,懂食的人都會扔掉;不知何時有位仁兄發現這個垃圾部位竟然像煞和尚打坐,刮得光光的頭以至一身袈裟都齊備。 睇極都唔覺似?就當係去大陸啲鐘乳石溶洞玩囉!「嗱嗰個就係孫悟空~嗱嗱嗱呢邊係仙人拜日~仲有上面呢嚿,劉三姐送白馬郎,係咪好似呢?」覺得似就似啦,唔似都唔影響隻蟹好唔好食嘅。 既然蟹肚裡有位和尚,我們中國人當然要來編一下劇:話說許仙同白娘子好哋哋兩情相悅,法海和尚出家生活太悠閒便來管人家的人妖戀,搞到民怨沸騰,騰到入玉皇大帝耳邊,玉帝便派兵下凡捉拿法海;法海大師慌忙逃到陽澄湖邊,眼看就要就擒,情急之下便躲到蟹蓋內。 咁都得?是但啦,唔影響隻蟹掂唔掂。 食蟹呢,我覺得真係好麻煩,食嘢啫,搞到好似瑞士製錶匠咁細心,何不食蟹柳呢?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10-14

中國人只能從你多不多屎尿、來判斷你是不是個懶人;鬼佬就厲害得多了──英國人知道吃甚麼會令人懶惰。 原來在他們眼中,吃馬鈴薯是懶惰的根源。 你沒吃過、也應該聽過「愛爾蘭瘋薯」吧?薯仔,的確曾令整個愛爾蘭發瘋。在17、18世紀,佔愛爾蘭人口80%的天主教徒被新教徒逼迫得很厲害,他們不能:擁有土地、投票、居住在市鎮方圓8公里的範圍內、接受教育、做專業人士……基本上,他們能做的,就是「做人」,你做人得喇,其他都冇你份。 進入19世紀,愛爾蘭被兼併入大英帝國版圖,雖然天主教徒已重獲一些基本權利,但他們窮慣了,農地都被英格蘭有錢佬兼併。地主本人住在英格蘭,買下農地後便委託中間人放租,中間人將田割成小塊的「棺材田」,分租給窮人來耕。 這麼小的一塊田,唯有種粗生耐寒的薯仔,才能餵得飽全家。於是薯仔種植成為潮流,那時候全國三分一的人,別說肉,連麵包都冇塊,一日三餐都只食薯仔。大受歡迎的薯仔,在新教徒地主們眼中卻是邪惡的食物,眼見愛爾蘭人懶到隻豬咁,他們一口咬定是因為「食得太多薯仔」。 到了1845年,愛爾蘭的薯仔受到「晚疫病」侵襲,幾年都搞唔掂,活生生餓死了100萬人,還被新教徒拿來當口實:「好食唔食食薯仔,個天都唔鍾意你哋啦!」餓不死的,都移民走路去了,令全國人口減少了四分一。 冇滅國,算係咁。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10-07

上周寫過土耳其與火雞的亂來關係,突然對含地名的食物有點好奇,今期再寫兩個地方──天津和哈密。 天津鴨梨,相信人人吃過。細個時連天津在哪裡都不知道的我,就問過阿媽天津鴨梨是何意思,佢話:「因為食得多,個人就會『鴨鴨鴨』咁叫。」後來我又問她開心果係點種的,她回答:「係啲農夫好開心咁種個囉!」 我是問錯人了。 其實這種梨不是在天津種,也不是農夫在種梨的公餘時間順便養埋鴨。鴨梨的原產地是河北省交河、束鹿、寧晉等等地方,當中以魏縣產的最為著名,縣內還有棵千年梨樹王。只不過這些都是小地方,種了梨出來就唯有運到最近的沿海大城市天津,經由天津出口到世界各地。鴨呢?普遍的說法是,因為這種梨的果柄勁似鴨嘴、身形也似鴨蛋;古老點的故事則說,以前有個中醫上山採藥,竟然在深山見到鴨子乙隻,好奇下跟住隻鴨,發現了這種又甜又多水的梨。 還有哈密瓜。哈密瓜並不是指「哈!密瓜!」,哈密是新疆一個地方,以前是西域諸國之一。那次去絲綢之路,導遊邊吃瓜邊講古:哈密其實沒有哈密瓜,哈密瓜都是鄯善產的。 鄯善也是西域古國,常被哈密欺凌。某次哈密將鄯善進貢來的甜瓜,借瓜敬佛進貢給康熙,康熙吃了覺得爽而甜,問人「這是甚麼瓜?」「是哈密來的。」便賜名為哈密瓜。 哈密瓜實在比天津鴨梨冤得多呢!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09-30

說火雞不是土耳其的國鳥你也不相信吧?個名明明就一樣! 鬼佬就是有這鋪癮,瓷器由中國來,就把它叫做China;誤以為火雞來自土耳其,便將人家的國家拿來當鳥名,感恩節還大肆拿人家的國家來祭旗…… 都怪那時候沒有internet:在歐洲人發現美洲大陸之前,有一種珍珠雞(不是酒樓那種,是Guineafowl)經土耳其傳入歐洲,於是歐洲人就叫這種肉鳥做turkey(而人家的故鄉明明是非洲國家幾內亞)。 後來啊,墨西哥人發現了另一種肉鳥,好好肉又夠粗生,就把牠們馴養起來作為肉食來源。西班牙人登陸美洲見到牠們:「咦乜咁似珍珠雞嘅?」,就將這種疑似turkey帶回歐洲大陸去養;直至16世紀初,牠們在英國大受歡迎,成為晚餐桌上的常菜,英國人見牠的外形和質地都似曾相識:「哦,原來係珍珠雞!」所以就也把這種鳥喚成turkey。 這是個雙重錯誤:珍珠雞本來不是產自土耳其,已經叫錯晒;然後啲鬼佬誤認火雞作珍珠雞,將turkey之名轉嫁到火雞頭上。而,牠們的長相似到點呢?就連那時的科學家們都搞錯──火雞的學名叫Meleagris,Meleagris是希臘話,解作珍珠雞……亂到呢。為免將來又出現一種相似的肉鳥令大家又叫錯名,現在就讓我們再搞清楚:Guinea fowl=珍珠雞=來自幾內亞(圖1);Turkey=火雞=來自美洲(圖2)。 如果將來有點心師傅爆料說:「其實珍珠雞裡面放嘅,係火雞肉。」那實在是翻譯史上最瘋狂的paradox。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09-23

被迫食人肉所在不少,迷上人肉香的也有很多。元末天下亂過免費報紙大戰,有一路叫淮右軍的散兵游勇以鍾意食人肉聞名,拿百姓當軍糧,或生煎或生烤,有時專揀男人雙腳或女人雙乳。嘴尖如此,更將人肉美其名做「想肉」──食完又想食食完又想食是也。 有一pair人更變態:隋末天下亦亂過免費報紙大戰,那時有諸葛昂和高瓚兩個富翁,時常以鬥有錢為樂。高氏某次以「雙子宴」宴請諸葛氏,捉來十餘歲雙胞胎來做菜,二人吃得不亦樂乎;幾日後諸葛氏回禮,請高氏食飯,負責斟酒的妾侍無故笑了一下,被諸葛昂大罵喝退。無耐,廚師端上奇大的一盆菜──正是剛才被鬧的妾侍。人是整個被煮熟了,還被擺出盤腿而坐的姿態,還著住綢緞,廚房還幫佢化埋死人妝。諸葛昂急不及待搣下她的大髀肉遞給高瓚,這次連高瓚都不敢食,主人只好剝下噚晚才寵幸過的她的一雙乳房來,慢慢享受。 他們二人,最後同被盜賊綁在柱上,活活割肉烤來吃。「天道好還」,搞免費報紙的各位老闆,要謹記這話啊。 最後想寫一下人所共知的故事:那個春秋五霸之首齊桓公,有一日跟御廚易牙說:「乜都食過晒,係未食過人肉。」易牙立即將自己的長子洗淨烹調讓主公爽一下,齊桓公也從此寵信易牙。到齊桓公病危,易牙等奸臣就堵塞宮門,把齊桓公監生餓死。 所以說,為甚麼有人還會幫襯以易牙為名的食肆?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09-16

上回講過了打仗和天災,這次講一下嗜食人肉者和為洩憤而吃人者。 常言道:「『宜』得食咗你落肚」,憎一個人憎到鬧佢打佢都洩不了憤後,可以選擇食咗佢落肚。古時黃帝打贏蚩尤之後,就將蚩尤的皮剝了當箭靶,將肉製成肉醬讓百姓開大食會。天帝知道後大感震驚,叫停個大食會,卻反而被黃帝鬧番轉頭,話天帝「反義」,忤逆民意。 明朝超級奸宦劉瑾平時作威作福,百姓又冇得上街示威,心裡的怨憤沸騰到極點了。到劉瑾伏法被判凌遲處死,身體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切咗4,200刀,北京的百姓竟然爭相用一錢買一両劉瑾肉──而且是sashimi式生吞,wasabi都唔使蘸。 說出「掉哪媽!頂硬上!」的明代名將袁崇煥,也有同樣下場──姓朱的皇帝中了滿清的反間計,以為掉哪媽兄私通敵方,把他凌遲處理。京城民眾都一面倒認為袁生是無間道,那時候也沒有FB、Twitter可以讓他自我澄清,結果他一邊被凌遲、百姓一邊排隊買他的肉(一文錢一塊),肉賣光便買內臟薄切,生食送燒酒,食前還要鬧一聲:「掉哪媽!死二五仔!」 「菜人」,是指「被當成餸菜的人」。野史常有記載,每逢大饑荒乜都食晒後,街市就會有菜人出售,通常是細路和女人,被阿爸和老公拿去賣,賣到錢又拿去買別家的細路和女人回家宰來吃。 劉瑾、袁崇煥這些城中名人,也有成為菜人的一日。咁,如果曾蔭權……大家會唔會去搶購?(仲有得續)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09-09

俄羅斯那廚師把人弄成肉丸、香腸、漢堡扒,以現代社會的思維,立即就會懷疑他是個變態、有精神病。 而我們之所以有現代思維,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們「戒掉了吃人肉」。吃人肉嘛,在古代來說沒有任何稀奇的地方,不說外國,單是中國的吃人史,就夠在這裡寫個一兩年。中國人叫人肉做「兩腳羊」,而中國式的食人肉則可分為三類,一是嗜啖人肉、二是戰禍和天災、還有洩憤形式的「壯志飢餐胡虜肉」。 先說第二類:中國人的仗,都打得狠,尤其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時候。史上最慘烈的大規模食人事件是安史之亂爆發時,叛軍圍攻睢陽城,城內幾萬人坐食山崩,食物食光便食戰馬、馬食光便食雀仔食老鼠,乜都食光後,守將張巡指著遠方跟妾侍說:「咦?咩嚟㗎?」妾侍好奇擰轉頭望,張巡便一刀砍死她,煮成肉湯給阿兵哥們吃。自此便開了以人肉當軍糧的先例,先是捉女人來燉,女人燉光便蒸老弱男子。圍城之時城內有幾萬人,城破當日,全城只食剩400人。 之後的黃巢之亂,叛軍也公然捉百姓來做軍糧,還把人肉醃成肉乾方便攜帶。 饑荒時就更不用說了,一口鐵齒銅牙的紀曉嵐,寫過一本專記異事的《閱微草堂筆記》,當中記載了明末河北大饑荒,有個男人入到餐館,見到一個女人被脫光光縛在砧板上等劏,男人不忍心,出錢贖她又為她穿回衣服。誰知道穿衣時男人不小心碰到她的乳房,女人大怒,寧願自己瞓番上砧板待宰。(待續)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09-02

去了強國一個禮拜,回來後才知道「黑影論」──替禿鷹寫稿的那位寫手,怎麼不去寫喜劇劇本挽救香港電影業呢?這笑話好好笑啊。 既然現在社會上有憎恨禿鷹的主流民意,就講一下我們可以如何炮製禿鷹美食。 早在《聖經》時代,人們就在吃禿鷹,《申命記》第十四章十一和十二節說:「凡潔淨的鳥,你們都可以吃,不可吃的乃是鵰、狗頭鵰、紅頭鵰」。禿鷹,原名是白頭海鵰,就是基督教的上帝那本教科書所認為的「不潔淨」的污糟嘢之一。 但人類嘛,連同類都會吃,當然不會放過禿鷹。由1782年開始成為美國國鳥的禿鷹,在20世紀幾乎絕種,科學家說是因為殺蟲水中的DDT令禿鷹蛋蛋殼變薄,禿鷹阿媽孵蛋時一坐低就爆所致,不過也有報告指,非法獵殺才是主因。保護禿鷹的法例由來已久,且是強國國家象徵,現在已沒有人夠膽敢公開談論怎樣烹調禿鷹,最多只有人說牠的味道──又是老外最常說的那句「taste like chicken」。 在坐上國鳥寶座之後兩年,發明家富蘭克林(就是100蚊美金紙幣上印著的那條友)寫信給女兒,極力數臭禿鷹,認為牠是沒品、又懶、又膽小的動物,主張改用火雞作為國鳥──哦──原來火雞是又有品又勤力又勇猛的雀。 就像中國人不會(公然)拿熊貓做漢堡包,美國人也不(公然)打禿鷹來吃。但在國慶日卻也仍會意思一下,吃禿鷹形狀的曲奇、cupcake等等小食,如你也對禿鷹恨之入骨,可以照著以下連結內的片段,把禿鷹碎屍萬段:www.howcast.com/videos/386913-How-To-Make-4th-Of-July-Bald-Eagles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08-26

我反對人take嘢,因為我反對西藥。 而吃西藥的人反對人take嘢,以至整個主張吃西藥的社會將take嘢視為罪行,實在好好笑──大部分「嘢」,本身就是西藥,由西方醫學家親手合成或提煉出來。你吃Panadol卻不准人吃Ketamine,是醫學霸權。 本來是想寫魏晉南北朝在名士們之間流行的「捫虱」,結果還是要歸結到我國有史以來最著名的毒品身上──五石散,是由石鐘乳、紫石英、白石英、石硫磺及赤石脂五味礦物藥材組成的一條方,本來是用作治瘧疾的藥,但跟精神科西藥一樣,人們服食過後,驚覺它也有令人很high的副作用,於是在達官貴人之間流行起take五石散這種風尚。 何晏是其中一個先鋒人物,他還認為「服散」兼有美顏美白之功。那時的男人姿整愛美,許多都習慣化妝,把臉搽得煞白。這何晏也有一副奇白的臉,他頂頭上司曹丕就懷疑他搽粉,故意在夏天賜他吃熱湯麵,眼見他吃到大汗淋頭,用紅色衣袖抹汗後臉仍是白如皎月,才信他不是人工美男。 魯迅將很多魏晉文人風尚都說成是吃五石散的後遺,例如服散後不能休息,必須周圍行,所以文人喜歡散步;全身發滾,需要食凍嘢沖凍水涼,故此竹林七賢他們要披頭散髮袒胸露臂;皮膚易磨破,因而不能穿新衣,舊衣也不能常洗。衫長期不洗,就會生虱,周身虱的雅士們便一邊吹水一邊捉虱,捉到後放入口中啪一聲吃掉,結果令「捫虱而談」成為風尚。 這,我會叫做「猴性不改」。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08-19

伯母有沒有做過/在做各式各樣的陰騭事情?有的話,你要這樣勸她浪子回頭:「壞事做太多,任你的兒子我係釋迦牟尼個學生,都保你唔住!」 又是舊曆七月,又是鬼門關大開之時,有家有主的鬼回家享用家人的供奉,無主孤魂便四出吃燒街衣者的元寶蠟燭香。我由細到大都在問:為甚麼錢呀車呀樓呀嗰啲就紙紮,燒肉油雞乳豬卻用實物?阿公阿爺佢哋咪食唔到囉?所以近年出現的紙紮鮑魚海斑和蝦餃,我覺得很合理。 直至後來知道盂蘭鬼節的古仔,才明白:那些食物祭品,應該是給人吃的!唔係俾鬼食的! 這來自一個很出名的佛教故事「目連救母」。話說釋迦牟尼有個叫目連的弟子,修成了神通天眼,他看到生前壞事做盡、死後墮入餓鬼道的娘親,在地獄餓到皮黃骨瘦,為人孝義的他便運用法力將食物送到娘親面前,娘親張口來吃時卻「喔噢~」一聲,飯菜都變了灰燼。 目連向佛陀哭訴,佛陀說「not my business」──他的意思是,一個人的力量太小,必須要集合很多很多很多高僧的力量,在每年七月中,將食物果品放在盆裡,向世界各地的僧人布施,一點一點的滾存功德,阿娘親才能得以超度。 把食物放在「盂蘭盆」裡送贈僧人的這種習俗,後來就變成今日的盂蘭節,食物的供奉對象亦由人變成了一眾餓鬼,鬼佬們就直接叫七月十四做「Hungary ghost festival」。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1-08-12

英國目下的大動亂,趁火打劫燒舖燒巴士,正好向香港各位大官和警方示範甚麼叫「暴力」、甚麼叫「過激」。 原諒我是個過激派,看到現在香港的街頭運動,通通都是示乖而不是示威。要是有天香港的抗爭運動發展到放火搶掠打差佬,我一定趕緊join。 阿媽說,食太多炸嘢令人熱氣令人暴躁,那麼我應該是平常吃得太多了──而英國人又何嘗不是?他們的「國菜」是fish and chips啊!Fish和chips,兩樣都係炸嘅,食埋食埋咁多,不如此過激地示威,難以瀉走體內那股熱氣。 在fish與chips之間,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奇緣:19世紀初,倫敦等等英格蘭南部地區,因為漁業興盛,炸鱈魚塊漸漸成為平價的人民美食;與此同時,北部大曼徹斯特那邊、以至再北啲的蘇格蘭,卻興起炸薯條店,到現在奧咸市依然有全英第一家炸薯條店的遺址。 然後,唔知點解(前面說「不為人知」是真的不為人知)到了1860年代,南部的炸魚跟北部的薯條搭上了,倫敦出現了第一家fish and chips檔口,到了二戰時期,炸魚薯條是少數毋須配給的食物之一,直至今時今日已變成國菜,甚至會每年頒發National Fish and Chip Awards,選出全國最佳的炸魚薯條店。 Chips和fries都是將薯仔切成條狀,分別在於chips厚切很多,相同分量的薯仔,分別製成chips和fries的話,chips會因為面積比較小而吸較少的油,聽起來好像比較健康一點。以前的fish and chips都是用牛油豬油來炸的,現在嘛,你用花生油都嫌你太肥了。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