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事典 - 阿鼻
2012-07-06

曾經幫襯過一家咖喱餐館,本來當然是去吃咖喱,卻被它餐牌上的天下無敵超辣拉麵吸了睛,拉麵還很仔細地分出各種辣度,不是「BB辣至勁辣」那麼簡單,而是像九品中正制般,大中小辣都細分1至10級。好啦,穩陣起見order個中辣4級啦!不久後,大廚煞有介事跑出來說:「真係好辣個喎!我哋開張咁耐得一個人食到大辣咋!」於是讓他替我選辣度。 麵來了,真係兩啖都食唔到。那種辣,是死辣,完全沒有我們中國人對辣所要求的香、酸或麻等等層次,應該是用了墨西哥鬼椒那類一味追求高SHU值的辣椒烹製,難食到暈。 SHU,是量度辣椒素含量的指標,墨西哥鬼椒的SHU大約577,000,而世上最辣的「斷魂椒」,SHU更高達1,041,427。日前有不少朋友都吃過的胡椒噴霧,SHU是500,000,未至於令人魂斷,也堪比吃下兩三個鬼椒了。 嚴格來說,pepper spray/OC spray應該譯作辣椒噴霧,因為它的活性有效成分是辣椒素而不是胡椒素。差人今年所用的16安士大支裝Sabre Defense,所用的辣椒素的SHU高達2,000,000,而因它只含10%的Oleoresin Capsicum和0.33%的Major Capsaicinoids(不是傳聞中的1.33%,1.33%的是品牌另一系列Sabre Red),SHU才能大減四分三,否則長毛早就盲了。只是,大支裝的噴射力、噴射量、覆蓋範圍比舊版大得多,中椒的朋友當然會覺得更痛更辣。 不過唔怕吖!Sabre也有賣解辣劑,為了香港的未來,團購喇喂:http://www.sabrered.com/servlet/the-template/LawEnforcement-dsh-SABREDeconCleanseandSoothe/Page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6-29

我沒追看電視在播的《三國》,不知道播到今日曹丕死了沒──很不巧,今天正是曹丕的死忌,死時才四十歲,可謂英年早逝。 一講曹操,曹操就到,咁,一講曹丕呢?逼漢獻帝退位自立為帝?洛神?煮豆燃豆箕?以後一講曹丕,大家可以先想一下「葡萄」。 我們迷戀的,或者是惠比壽麝香葡萄,曹丕迷戀的,是真正吃得入口的葡萄。葡萄由出使西域的張騫帶來中國,到了三百多年後曹丕身處的年代,譯音仍然很多,蒲陶啦蒲桃啦蒲萄啦(「葡」是後來造出來用以fit番「萄」的字),曹丕用的是「蒲萄」,他曾寫過一篇嘢,同群臣分享他的蒲萄體驗,他這樣說(原文是文言文,好鬼深,容我譯作口語):「中國好多生果,不如等我講下蒲萄啦。最正係八九月爭秋奪暑嗰陣,之前嗰晚飲大咗,第二朝起身仲wing wing哋時啪番幾粒,甜得嚟唔係死甜,脆得嚟又唔酸喎,冰涼得嚟又唔會凍到『魂井』赤赤痛,汁多味香,解渴祛煩;嘩拎嚟釀酒仲正,釀出嚟嘅酒靚過高粱,又唔太烈,飲多咗都唔怕第朝上唔到早朝………講講下已經流口水,何況真係擺入口呢?所以寡人認為蒲萄先係果中之王,榴槤行開啦!」 榴槤那句是我加的,但不減曹丕對葡萄的熱愛。 請留意這篇嘢是一篇「詔書」,是皇帝向臣子發表的官方書面講話。如此煞有介事,可見他確是個葡萄X(粗口字,不便出街,請自行填充)。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 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6-22

我是個任何事情都可賴在「緣份」上面的人,譬如剛從提款機提來的紅衫魚,五分鐘後便拿去餵飽八達通增值機,我便會想:「港鐵加價,搞到我同你嘅緣份咁淺……」等等。 忘了是哪一套戲,Michael J. Fox說自己對一切事物都有感情,連去廁所大解,完事後也會轉身低頭看一下、跟自己的「產物」say goodbye。不知道他跟它/它們道別時,會不會看到粟米? 有幾種食物,老外戲稱為「see you tomorrow」,粟米即是其中之一。為甚麼要跟粟米說「明天見」呢?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經驗:今天吃過粟米,明天去便便的時候,粟米們會齊齊整整原粒地重見天日?老外就經常觀察到這個現象,所以會跟粟米開see you tomorrow的玩笑,還有人弄了圖中的tee來賣呢,世上的商機實在無限。 也還不止粟米,另有些植物如韭菜、茶樹菇、金菇等等食物,亦是「明天見」黨的黨員,你把一條金菇送進肚裡,就等於送它去旅行,讓它盡情遊歷「你裡面」,出番嚟時仍然毫髮無損,是因為這些明天見食物的纖維極高,也含有人體無法消化的木質素(lignin)。要是吃金菇時你沒有仔細嚼爛,等著明天見吧。 而又有誰吃金菇吃粟米時會細嚼慢吞呢?你們的緣份還未完,See you tomorrow!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2012-06-08

乍看上圖,你以為自己在看《普羅米修斯》吧? 這種異形般的生物,大名叫「八目鰻」,學名叫「七鰓鰻」(兩眼後面整齊地排列七對鰓,遠看以為有八對眼,故名)。你看牠一張有幾層尖牙的嘴就知道牠非善男信女,原來牠是靠吸食其他魚類的血維生的,所以在20世紀初,牠唔知點解由英國移民到美國的大湖區時,立即就令湖區內其他魚數量急降,可謂魚界嘅吸血殭屍。 而有誰想到會去吃牠呢!睇到都唔開胃啦!不過人類就是世上最大的吃貨,好吃的話,誰管你生前靚過公主定醜過老鼠。英國告士打市的塞文河盛產淡水八目鰻,八目鰻批(Lamprey pie)自然是當地名物。自中世紀以來,當地就以這種批進貢中央,例如皇室各種喜慶、紀念日,告士打人都會精心焗製八目鰻批以饗皇親國戚──剛剛慶祝登基60周年的伊利莎白二世女皇,今年便收到下圖這個批,造型是告士打市內逾900年歷史的教堂。 其實八目鰻在告士打市早因為過捕而數量銳減,成為了法例保護動物,所以十年前英女皇登基50周年時他們已經要用從美國大湖區入口的八目鰻來炮製皇室貢批;今年也不例外,必須用上美國貨,才弄得了教堂咁大的一個批。 白金漢宮不像港府,對女皇如何處理禮物有極嚴格的限制,她無論如何都不能拿禮物去換錢──即使收到個批時心諗:「唉,呢班友又嚟!」,仍要強顏歡笑啃咗佢,至多小心啲唔好食到鰻頭。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6-01

因為我看了受害者沒了大半邊臉皮的照片。 邁亞密一名男子A在公路旁被另一名男子B狂咬臉龐,警察到場擎槍也喝不停B,連轟多槍才能把這位「老饕」擊斃,可憐A由額頭至上唇大部分表皮和肉都被吃掉,眼球差點也保不住。 警察向外講的,是B服食了一種叫Bath Salt的新型LSD,所以狂性大發;但民間流傳的故事,則說驗屍報告顯示B的DNA與人類不符,而且這已是當地今年內第三至四宗人咬人事件,所以大家都說喪屍襲地球的生化危機年代來臨了。 邁亞密跟喪屍的其中一個發源地──海地,是那麼的接近,難怪他們會恐慌。 海地盛行巫毒教,20世紀初,人類學家們在那裡曾訪問過一個「喪屍康復者」。他說因為與弟弟爭產,弟弟請巫師「炮製」他:巫師用雞泡魚和蟾蜍的毒液令他進入假死狀態,家人以為他死了便辦葬禮啦,埋葬一段時間後,巫師派人將他挖出來,再為他注射由曼陀羅花提煉的藥物,他便完全成為一隻無自主意識、無記憶、只聽巫師命令的「zonbi」──後來傳到美國,變下變下才變成今時今日的「zombie」。 他和一班同被整成喪屍的人受巫師命令,在蔗田工作,日出做到日落,每日只得一餐飯食(是呢他說喪屍能講能聽能吃,他們下班後就在墳場一帶「hang out」)。直至18年後巫師死去,他們才重獲自由,其他人全部失憶,只得他一個記得所有事情,並且找回家人團聚。 失憶的行屍走肉,香港也有很多,你是不是其中之一?星期一晚見。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 《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5-25

還以為,會在電視新聞直播看到新界諸位鄉勇義士、在被逼得走投無路時、跟來強拆牌樓的官府惡棍上演一幕「浴血荔枝莊」。除了赤手空拳和鐮鋤犁耙,他們還預備了人類最原始的武器──糞水呢! 一台拋頭顱灑熱血慷慨就義反抗到底的好戲,上映一日便落畫,糞水只敢潑外判工人、不敢向官差大灑楊枝甘露,可惜可惜。 別說你不想看差人被淋屎。 這麼好的有機肥田料,用來做武器實在暴殄天物,拿去澆花淋菜不就很好嘛!一直覺得,大便之所以臭,是造物的那位在告訴我們:「這不能吃!」後來不知是哪位天才想出用不能吃的來滋養能吃的,我們現在才有有機食物可吃。 偏偏,這不能吃的東西,有時還是得吃。在中醫世界裡,其中一種極hardcore的診症方法,正要求把它放入口。《二十四孝》裡有個故事,說南齊士人庾黔婁(駢文大家庾信的伯父)的父親臥病,大夫說:「想知好咗定差咗,食便便啦!」庾先生果然孝義,親嘗老父便便,發覺竟然是甜的──甜即是沒救,苦才能回天。好了!可以慳番body check錢了!叫你的子女盡點孝道吧! 後來雖然庾先生跪求北斗星希望代父去死,但老父陽壽已盡返魂乏術,他便在父墳旁居住守孝,守足三年才再做官,得以成為中國歷來最孝順的24人之一。 人中黃是中藥大家知道吧,原來它不是直接從馬桶撈來的,而是把甘草磨粉放入竹筒內密封,再浸在糞水中幾個月而成。又是哪個天才想出來的呢?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5-11

喜歡吃茶餐廳的朋友,相信無一不佩服近年好立克和利賓納的可塑性──加檸加薑汁加綠茶加胚芽,充份發揮香港人乜都夠膽死、飲唔死人就乜都溝得埋的創意精神。而事實上這兩款百年飲料亟需創意來活化,畢竟現在可樂成癮的人愈來愈多,倒沒有聽說過有人罹患「苛瀝癮」的。 看到哈利王子的北極慈善行,便想到好立克。這款麥芽奶類飲品在1873年由William和James Horlick兩兄弟發明,最初是給BB吃的,後來在一片極地探險熱潮中脫穎而出,Robert Peary、Robert Falcon Scott等等著名探險家的團隊都在南極北極「寒天飲苛瀝」,一時間令Horlicks聲名鵲起,皇室還急急為James Horlicks封爵。 大概因為這個極地情意結,Horlicks公司後來直情當上探險隊的贊助,所以現在南極洲上有一座「好立克峰」,就是紀念探險家拍門找贊助時、好立克公司說:「好!立刻!」的慷慨。 令好立克真正紅起來的,是一次和二次大戰。當時物資短缺人人食唔飽自不待言,Horlicks便攜、便沖、便宜,而且又有麥芽又有奶,飲一杯頂一餐,在前綫和後方都大受歡迎。我們現在當零食的好立克糖,在二戰初次登場時,是設計給盟軍士兵即開即食的能量補品,空軍的逃生包裡也有它的一份。 沒錯我是贊成保育舊嘢老嘢,不過,由你們去保育好了,Horlicks在1969年賣給了西藥廠──我是最憎西藥廠的。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5-04

本周最搞笑的事,莫過於某位議員的維基百科介紹頁面被人惡搞,說他是「被公認為香港最無恥的人」,well,他是否無恥稱王,要在他夜闌人靜捫心自問時才知道;我想說的,是我們香港的政客實在太悶蛋了,維基百科除了可以介紹你們最無恥、擅長捉老鼠、媽媽紮過腳,還可以寫些甚麼?你們能不能有點娛樂性? 甚麼是娛樂性?例如在1979年今日上任的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她在人民大會堂的石級幾乎仆直固然甚有看頭,而她在從政前做過的一件事卻更堪世人玩味──她在牛津大學唸化學,畢業後除卻參加保守黨活動,也要搵食的嘛,她在一家塑膠廠做過一段短時間的研究員,後來加入了大食品公司J. Lyon & Co。其時是1950年代,人們很快就忘記了二次大戰的傷痛,因為:天氣實在太熱了。不要問我支持工黨還是保守黨,誰給我雪糕,我便支持誰。 戴卓爾夫人(那時她未嫁,閨名Margaret Roberts)在J. Lyon正是從事幫大眾降溫的工作:研究加快雪糕的「出貨」速度。她跟研究團隊最終製成了一種乳化劑,讓人可以將雙倍空氣打進雪糕裡、也令雪糕「發」得更均勻軟熟。於是,世上出現了一種前所未見、人見人愛的東東:軟雪糕。軟雪糕配上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便是我最喜歡的交通工具,雪糕車了。 「原來戴卓爾夫人有份發明軟雪糕」,這就是娛樂性。你們發明不了軟雪糕,算,那就承認自己最無恥嘛!何苦難為維基百科刪除事實呢!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4-26

今日,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大爆炸26周年紀念。 有看過去年一系列25周年紀錄片的,應該知道那個地方到現在仍然是死城乙個,甚至有說,月頭證實患上白血病的英超球隊阿士東維拉隊長S柏度夫,患病亦是因為兒時受到切核的輻射影響──而他明明住在保加利亞,成長地跟切爾諾貝爾相距一千公里以上。 去年的311福島事件再次提醒我們,核能是把兩刃劍,不單止在發電層面,用在飲食上更加是爭論不休。我們早在20世紀初已經用輻射來處理食物,無論是水果蔬菜、鮮肉穀物、以至預先包裝的罐頭和調味料,經放射線照一照,就起到殺菌殺蟲防腐保質的功效,總之有病醫病冇病強身,對於當時需要很遠水路運載食物的人來說,煞是方便。 這裡要說一下漢字的偉大。經放射線消毒殺菌的食物,英文叫irradiated food,其實可以直譯作「輻射食物」;但你將心比己嘛,看到這四個字,你要先吃多少個豹子膽才夠膽買來吃?於是有聰明的漢人把它譯做「輻照食物」,照者,射也,至少聽起上來沒那麼恐怖就是了。 不過改一個字掩蓋不了事實,事實是:輻射喎!行內人會說:「唏!輻照唔等於輻射㗎!食物唔會有殘留㗎!」不也有很多西醫跟病人說疫苗無害、而他自己卻不敢打嗎? 目前呢,中國是全球第一大輻照食物生產國。認住圖中的輻照標籤吧,雖然我不覺得他們會bother去貼。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4-19

同條鹹魚有乜分別? 而如果你患上「魚腥綜合症」,即使你滿有夢想,即使你總是45度角地跟你的女神/男神對望,你還是注定要孤獨終老──你的氣味跟鹹魚一樣耶! 昨天的報紙說英國某女子罹患此症,一天沖10次涼刷20次牙,身上還無間斷散發死魚腥味,直如一個可移動的筲箕灣魚類批發市場。怪病令她不敢與人交際,足不出戶整整一年,後來求醫方發現身患三甲胺尿症,經過改善飲食最終脫臭成功,還瘦了兩圈。 死魚症,是來自一種叫「膽鹼」的物質。膽鹼進入人體經消化系統來到大腸,會被分解為有死魚味的三甲胺;之後三甲胺會被送到肝臟,由三甲胺氧化酶改造成無味的氧化三甲胺,再被代謝出體外。有死魚症的人,就是因為肝內的三甲胺氧化酶出了問題,三甲胺的死魚味便會循汗、尿、口腔,慷慨、無私地分享給家人朋友和路人。 所以啊,若然你某日發現身邊的人都以看著魚類的眼光來看你時,你可能需要考慮減少吸收甚至戒掉膽鹼(Choline)──咦?Choline咁熟口面嘅?對呢,你一定在奶粉廣告上看過它。很不幸,Choline是人體必需的維他命,Choline不足會直接引致柏金遜症和脂肪肝,你最多可以吃少一點蛋、豬膶、黃豆這類食物,戒晒膽鹼的話,等著老人癡呆吧。 Anyway世上總有逐臭之夫,冤豬頭總有盟鼻菩薩,一身魚味的你,信我,遲早會遇到餐餐冇鹹魚唔得的另一半。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4-12

上星期為拜山而幫襯衣紙舖,東西價錢翻了幾倍不在話下,最大開眼界的是,現在的陰司紙不單有港幣美金歐元人民幣,還有幾款大如A3紙的,銀碼由幾千萬至幾萬億不等。 由銀碼來推論,津巴布韋的大部分人,都等於生活在陰間。幾年前他們的通脹率如甩繩馬騮般爆至幾億%,貨幣急速貶值,還買得起食物的人們,去麵包舖買條方包食,也要推著幾百萬銀紙;要買些肉來送麵包嗎?要call架雞記車幾億過嚟先得。 當地政府索性斬腳趾避沙蟲推行貨幣改革,推出大面額鈔票,大到十萬億都有。鬼佬見到14個零會很訝異,我們中國人從小就被大銀碼嚇大──不就是陰司紙嘛!所以他們現在都不用本國的陰司紙了,市面流通的,是美金英鎊南非蘭特甚至是小國博茨瓦納的貨幣。 「還買得起食物的人們」已夠痛苦,更多的是飽受饑荒、連陰司紙都冇得用的人。而這一切,都要算在他們的大總統穆加貝的帳上。 Forgive me,今日講的跟飲食沒太多關係,只是當有消息指穆加貝在新加坡就快釘蓋時,我們能不開香檳慶祝嗎?非洲小國的獨裁者關我們甚麼事?他在大埔買了豪宅、他的老婆在香港打人、他的女兒在城大讀書、根據高登的資料,她的未來夫婿很可能是香港人、他的家族有大量資產轉移了來我們的地方。我們間接令津巴布韋人舉國使用陰司紙──雖然不是我們親手燒的。 祝願這個大壞蛋早日歸西。他死,不能解決一切問題;但,至少解決了最大的問題。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4-05

我女朋友說我揀飲擇食,因為我不吃矮瓜苦瓜榴槤雞籮柚豬大腸乳豬皮以外的動物皮,以及大部分動物內臟,例如牛波子、豬開心等等。 怎樣?這樣算不算揀飲擇食?我覺得不算囉,我認識的很多人,不食魚、不食菜、不食生果、不食甜嘢,以人來比喻的話,我只不過是憎地球上某幾個人,他們憎的是一整個種族呢! 這才算得上揀飲擇食嗎?還是小兒科。上星期不是有則新聞說「英國少女8年只食pizza」嗎?Selective eating disorder(SED)的患者才算是最後大佬。他們往往唔知點解只肯食幾種甚至一種食物,有些還病入膏肓到揀牌子:當他就快要餓死,你拿一塊Pizza Hut的pizza希望救他,他會把那七層芝士乜乜物物批放埋一邊,用最後一啖氣跟你說:「Pizza……我只食Pizza Box!」然後斷氣。 我有幾位男性親人可能也是SED患者,例如有一位他把自己99.9%的胃口都奉獻給麵筋(對呢打邊爐用的那種啡黃色球狀食物),他也不是完全拒絕其他東西,只是,要阿媽又求又西,才肯夾嚿魚食嚿雞。另一位,一年才跟他吃一兩頓飯,吃的都是家族大圍酒席。算他厲害,他能夠一直埋頭打機,直至隻雞嚟到時才起筷,一起筷便幹掉大半隻雞,還有單尾的炒飯是他會吃的另一樣食物,所以其實用雞來炒飯就能養活他一生。 以上兩位,皆是被父母慣壞之輩,父母從沒處理過他們的偏食問題。如你想把孩子培養成SED之霸,今日開始就只餵他吃偏食配方奶粉喔!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3-29

最近有位朋友跟她丈夫的關係有點緊張──她丟失了結婚戒指,傷心欲絕,老公不敢罵,一邊安慰她還要一邊思考如何善後:買過一對新的?抑或索性大家都不戴婚戒了?設若丟失婚戒的是男方,就算人頭不落地、也要膝頭落地跪求原諒吧? Anyway,這令我想起一些迷信嘢。他們的結婚蛋糕,跟近十幾年大部分新人所用的結婚蛋糕一樣,都是假嘢、道具,純粹供新人作狀切一下,讓賓客拍個照放上FB,既然不是真的,大家也就沒得食了。 但傳統上,結婚蛋糕是一個婚禮的焦點所在,在古羅馬時期,賓客會將麵包(那時還未發明蛋糕)搣碎拋在新娘頭上,寓意為新人帶來好運(這是哪門子的寓意?根本是玩新娘吧?);到了中世紀的英國,蛋糕造得很高,一對新人要站在蛋糕的兩邊、在蛋糕頂上空親吻,沒弄壞蛋糕的就會子孫滿堂家族繁衍;17世紀時,甚至會為新郎新娘各預備一個蛋糕,白色的那個代表新娘的貞潔、深色那個則是代表新郎……代表佢邪惡嗎?不得而知。 無論如何,結婚蛋糕的重點,從來都是「要食」。當一件蛋糕遞上來時,到賀的賓客必須接受、即使怕cream怕甜怕肥,一口兩口也要吃,否則會被認為對新人極度不敬,無論你做了幾多錢人情,都會被鄙視。而吃剩的蛋糕,新娘的姊妹們會拿回家去,放在枕頭底,那麼她當晚就會夢見自己命定的如意郎君(翌日起來當然要記得洗枕袋)。 現代婚姻不少以離異告終,迷信一點地講,就是因為大家都用膠蛋糕所致。 Anyway啦,婚戒身外物啫,祝福他倆無戒到老。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3-22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憑甚麼能自稱為細路,但,真的很不明白那班大人,咁多黑材料在手,為甚麼不拿去造Oreo? 有看廣告的也就知道今年是Oreo百周年餅慶,相信在座各位對Oreo都會有感受,我的感受則是「甜耶耶,冇乜必要唔會食」。偏偏很多時放了第一塊入口之後,便好像毒癮發作般停不了手,係咪落咗罌粟㗎? 講笑咁講啫。Anyway,這塊黑色嘢已經風行百年,是美國歷史上銷量最高的餅乾。根據歷史時間線,Oreo最初其實是隻copycat──比它早4年的1908年,市面上就已經有售一款叫Hydrox的餅乾,正是兩黑夾一白的格式。可是這原創款式很不爭氣,在Oreo面世後便一直捱打,你知啦,做生意呢啲嘢,即使外形一樣味道一樣,也可在包裝呀marketing呀各方面上分出高下。結果Oreo享盡榮華富貴,Hydrox漸漸退出零食舞台──家樂氏後來買下了Hydrox的recipe,並且在它100周年時的2008年推出限量復刻版,期間不斷收到客戶訴求、要求將Hydrox重新上架。不過大概因為Oreo太強勢了吧?復刻版只賣了不足一年便又消失了。 關於Oreo的另一樣過癮嘢,是它為甚麼叫Oreo。聽說就連Oreo的生產商Nabisco的董事對這個問題也說不清,有說是來自法文的「Or」(解作「金色」,Oreo初期的包裝色)、有說是希臘文的「山」(Oreo最初的造型是山形,而我不知道一塊餅點可以係山形)、還有說董事局開命名會時,一個董事剛放Oreo入口就被問意見,他含住塊餅說「I dunno」,發音像煞了Oreo。 是但啦,咁好賣,即係冇改壞名囉。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3-15

當葵花雞和增城菜心或許能為你帶來爵士勛銜,牛扒封爵又有甚麼好稀奇古怪的?更何況那是香港人耳熟能詳的西冷扒? Sirloin我們譯作西冷,這塊肉正確的位置是牛腰頂部的脊肉。幾百年來,英國人對這個字樂此不疲,說英皇亨利八世某次前往蘇格蘭途中,受到某人以一塊「牛腰頂部脊肉」款待,這位既是國王又是美食家的Henry對這塊肉大加讚賞,吃到一半便忍不住拔出龍劍、劍尖搭在肉汁四溢的肉上,將它封為「腰爵士」(loin解作腰)──爵士我們都要喊Sir的,這塊肉便順理成章被叫Sir Loin,搞搞下,便變成sirloin。 這傳說的主角有時也會換成其他英皇,查理二世呀占士一世呀亨利十三世呀──而英國從來沒有一個Henry能去到十三世。為西冷封爵將西冷擬人化,是英國人的阿Sir情意結。 那麼,點解阿Sirloin係阿Sir呢?細個跟老竇去波士頓(是餐廳啦!不是那美東城市),餐牌裡有兩個名字是很纏繞人的,西冷是其一,另外一個是免翁。看著老竇明明識讀(其實波士頓的waiter全是唐人,不知道他為甚麼這兩個字要講英文),問他他又不知道何解,只說是法文來的──的確,西冷和免翁都是由法文改過來,西冷法文叫作surlonge,longe是「腰」、sur是「上面」,傳到英國變成了surloine,到了18世紀才改寫成sirloin。不關爵士事喔! 免翁則是由filet mignon譯過來,不過在法國多數是指豬的里脊肉,如果要說牛里脊呢,應該叫作filet de boeuf。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