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事典 - 阿鼻
2012-10-26

「怕鬼」跟「怕自己變成鬼」這兩者比較起來誰更可怕?趁萬聖節就到,不妨細心想一下。 而有一些恐懼,比這兩者更可怕,例如今日要講的「烹飪恐懼症」。 這是種真正的病症,英文叫Mageirocophobia(睇英文,成件事即刻真晒係咪?),不是現代人經常claim的「好怕喺屋企煮飯,煮完洗餐死,成間屋都油煙味」,而是真真正正地害怕將食物由生煮至熟的過程。 烹飪恐懼的「恐懼」也分成幾種:有些人老是懷疑自己在處理食物時會出錯,弄出來的東西一定會食到人病;有些是害怕食譜很長很複雜,確信自己一定會miss咁一兩個step;有些人害怕自己不能將食物煮熟,即使明明已經煲到爛,他仍然怕別人吃了會拉肚子;還有些人,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將A食材、B食材和C調味料融合而成為一道菜,甚至你只是要求他將最簡單的公仔麵+味精湯粉包撈埋一碗,他也會覺得「冇可能!我邊有咁叻可以做得到!」 這種恐懼症,基本上不會死人,也基本上不會影響生活,大不了成世人出街食和叫外賣就是。問題是,跟很多恐懼症一樣,如果你縱容它變得愈來愈「惡」,是會引致抑鬱、焦慮等精神病的。例如患烹飪恐懼的人,有可能漸漸會變得不敢接近或進入廚房,要是你的洗衣機不幸放在廚房,咁除咗要出街食,也要出街洗。 有好些朋友從來不在家煮食,連飲水也靠樽裝水解決,而他們也確實經常焦慮不安──梗係焦慮啦,除番勻個廚房都成百萬,一次都冇用過,白供了。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10-19

不知道Red Bull有沒有送他一對翼,至少有給他一個降落傘。 又不是自己跳,我卻跟其他很多人一樣看直播看得鬼咁興奮,Felix上升到平流層頂那兩個半小時明明冇嘢睇,也在電腦前坐定定等,不斷問「幾時跳?仲未跳嘅?」 贊助這次世紀之跳的紅牛,近年紅火火得很,多得賽車和太空跳等等運動,也多得酒吧拿它來溝酒。相反,能量飲料的老祖宗力保健,近年就垂頭喪氣得很,我甚至不知道香港市面還有沒有它出售。 童年時──真的是很童的童年──大概被「衝勁盡表現,全靠力保健」毒得太勁,除了奶,喝得最多的便是力保健──的確,士多老闆看到一個小學生每天都來買那地盤佬、貨櫃車司機才需要的能量飲料,是嚇了好一大跳的。加上它根本一點也不好喝,為甚麼每天都來買?根本就係上咗癮。 幾年之後,力保健旁邊出現了競爭對手:紅牛。我是很賤格的人,用開Canon便永世不掂Nikon,去開惠康便一世杯葛百佳,沒有商量餘地。看著那瓶紅牛(當年還未有罐裝),心也沒動過一下,繼續捍衛對力保健的忠貞。有人指出紅牛大hit力保健死死下,原因是後者太保守,人家都大搞形象工程,瘋狂贊助各種活動,他們還死守住那個似咳藥水樽多過似energy drink的玻璃瓶。 所謂「冇公關,屎都冇得食」,兩個牌子同樣有四五十年歷史,源自泰國的紅牛卻比日本人的力保健更懂得變通,看來要等內地瘋傳力保健可以豐胸、防癌、致富,他們才翻身有望。 對了,紅牛是泰國嘢來的,下次試試用來溝椰青吧。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 《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10-12

還記得第一次在《am730》寫稿便是寫競食,隨著時代巨輪不斷推進,競食已不再限於熱狗餃子蕎麥麵,愈來愈追求以參賽者的痛苦來娛樂觀眾──誰不想看比賽完後冠亞季軍齊齊勁嘔呢?所以出現了不少很多很extreme的競食賽,例如伊利諾伊州的六旗主題樂園,去年就曾搞過鬥快食蟑螂大賽,獎品是樂園入場券;同樣是去年,阿拉巴馬州的某個科學館亦辦過鬥食蟑螂大賽,這次是吃活的,獎品也不過是該館的家庭入場套票。 最近的一次大家都知道:邁阿密有個男子參加活蟑螂競食比賽,勝出後即時倒地死亡──獎品是條幾千塊港幣的球蟒蛇,聽起來好像比較值得,而且他是為了贏得蟒蛇送給朋友,聽起來也比較有義氣。 事發之後專家們議論紛紛,究竟是因為曱甴有毒?曱甴翼碎片跑進他的肺裡去?他對曱甴敏感?其他人都有生食曱甴啊,怎麼他們就沒猝死? 專家估計可能是敏感,我估計,是因為生食,而且overdose了。 食蟲在歐美國家是件怪事(所以才有那麼多娛樂節目拿食蟲來整人),但在世上80%的民族都有食蟲的傳統,問題是人家吃的蟲都是熟蟲,大陸常見的蟋蟀串、蠍子串、百足串,統統炸到熟透、幾周前講過的非洲蜉蝣餅也是煎香煎熟才吃的呀! 我阿嫲生前最常講的一個二戰回憶,就是捉曱甴來吃。即是那是戰亂之世,他們吃曱甴也很講究,堅持要用大滾水煮過才食。 至於題中的「蜚蠊」,就是曱甴的雅稱。即使有雅稱,仍然是不適合生食的。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10-05

在公司哪有一天不被老闆ban idea ban proposal?難得放假一心想來個《羅馬假期》,撞佢個鬼的市政府卻剛剛頒布了法例,全日禁止在萬神殿、那弗納廣場和鬥獸場等名勝附近進食三文治、pizza、panini,說是要保護古蹟之餘,也對遊客進行「再教育」。 別自己呃自己了,聽到這種禁令,你第一時間會想的是「肯定係針對中國人啦!中國人最鍾意喺名勝食嘢」。 不過,只禁幾種食物就能難倒中國人嗎?我們還是有帶埋電飯煲在鬥獸場門外洗米煮飯的能耐。 也不過,這肯定不是針對中國人之舉,這是意大利各地政府喜歡ban這ban那的九牛一毛。 意大利各個市政府都喜歡周不時搞新法例來擾一擾民,之前已有城市全面禁止使用膠袋、膠樽、禁止在公眾地方吸煙。你說,OK吖又環保又健康!陸續有來:有海邊城市禁穿迷你裙、某個海灘度假勝地禁止堆沙、全國司機不准在駕駛時跟接吻、禁止出售馬肉等等。 咦?馬肉?從來只知道日本人會吃馬,原來意大利也不遑多讓,長期以來都是銷耗馬肉最多的歐洲國家,煙馬肉絲(圖)、生馬肉片、馬肉湯等等傳統名菜都膾灸人口。 我們不常會想到要吃馬,因為馬自古以來就有很高的工作、運輸價值,重要得甚至可以納入「寵物」之列,而且牠們把飼料轉化成肉的比率很低,所以,唔到窮途末路,唔會劏匹馬嚟食。 而當然啦,強國之所以能稱強國,就是連馬肉銷耗量也不輸人後,連年高踞榜首。 最後,祝願逝者安息,生者平安。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 《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9-28

一日之計在於晨,一頓營養豐富的早餐,能夠給你足夠的精神和力量去開展每一天。 說起來當然好聽,但對像我這種雞啼才上床的通頂之鬼而言,早餐,就像月餅一樣,一年只能吃上幾天。倒是近月來因為女友轉返早班,我可以乘著通頂之便,為她準備早餐,每天沾她的光吃上幾口,也多少領略到弄早餐並不比整九大簋來得簡單。 但怎也不比巴基斯坦的婦女辛苦。他們有一種傳統的早餐美食,叫Siri Paya,直譯的話就是「頭腳湯」(不過我覺得「腳頭湯」比較順口,好比好腳頭)──Siri不是那個寸嘴的蘋果software,而是烏都語裡的「動物的頭」;Paya自不待言,正是解「動物的腳」。這款美食用上牛或羊的頭和腳(是一小段小腿連蹄,不包髀)來熬製,成品大約相等於我們所謂的「燴」,頭肉和腳肉浸在大量的汁裡,庶幾近於牛尾湯,再用饢(naan)蘸來吃。 要弄一鍋好的腳頭湯、讓老公明天幹起事來充滿幹勁,巴國的婦女集體地冇覺好瞓,尤其以前還是燒柴燒煤的時候,因為腳頭湯動輒要煮五小時以上,婦女們要漏夜爬起床,甚至睡前就開始煮,將炒洋蔥、番茄、蒜頭、各種咖喱香料煮成湯底來燴頭和腳,明早雞才剛剛啼,湯才剛剛煮好,老公便嗌肚餓、要食siri paya了。 但,正如午餐肉不一定在午餐時吃,這腳頭湯也可以當lunch和晚飯食,故大街小巷都有如圖中的專賣羊頭羊腳牛頭牛腳的小販在叫賣。而他們一定不會掛羊頭賣狗肉,在他們的宗教裡,狗是跟豬一樣污糟的。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9-21

罷買日貨!罷食壽司!但因為蒼井空是全世界的,所以繼續「用」她的都不是漢奸。 最近反日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而咱們每次跟日本有齟齬,都會拿「抵制日貨」這支旗出來舞動,由五四到二戰到保釣,日本一豎起條狐狸尾,咱們就不買日本嘢──咱們跟越南、菲律賓也有主權爭議,怎麼沒有人罷買他們的貨?這證明了,日本嘢實在已經滲透全屋、全街、全國。 「杯葛」這回事當然不是中國人的專利,全球都有為了人權、公義、動物權益等等理由而發起的杯葛行動,杯葛對象多數是國際大品牌,也有些是國家,例如島國毛里裘斯因為不斷捉猿猴來賣去做動物實驗,所以一直有團體呼籲世人不要去該國旅遊。 另外一個搞了很多年的抵制運動,關係到加拿大人獵殺海豹的傳統。加拿大整個國家給人的印象一直是「冇乜嘢吖!好似幾easy going」,她的動物保育工作也似乎做得不錯,唯獨在殺海豹的quota上卻是寸步不讓,每年都批出400,000個許可,即是在今年11月至明年3月期間,獵人可以殺最多40萬隻海豹。多年來,英國等地因此而杯葛加拿大出產的海鮮,卻似乎成效不大,加國獵人仍然專揀剛滿三個月的小海豹來殺,剝其皮賣其油,好賺過賣海鮮。 義憤不食壽司、誓死不用日貨、對日本發黑色旅警?Keep到一個月已算是很愛國的了。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 《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9-14

近年在香港大行其道的,除了froyo和pizza,burger亦係開到成行成市,百幾蚊買兩塊麵包一嚿肉和幾片生菜,仍然大受歡迎。 你有沒有吃burger時吃到蟲的經驗?如有,你應該會將證據拿給店員看,向他投訴:「喂有隻蟲喎!」但如果你幫襯的是非洲維多利亞湖(Lake Victoria)湖畔一帶的burger店,你投訴的應該會是「小二!冇蟲嘅?」 維多利亞湖是非洲最大的淡水湖,位於肯尼亞、坦桑尼亞、烏干達三國邊界,湖面上經常會無端端有一條條好像小龍捲風一般的水氣舞動──睇真啲,原來那些水氣竟是一大堆、數目根本數之不清的湖蠅(mayfly,牠我們古代有個更優雅的名字,蜉蝣)。而不單止湖面,岸邊也不時有大量湖蠅亂飛,形成一層昆蟲煙霞。 俾著是香港人,看到屋企附近有如此景象,一定會同管理處投訴,或直接call食環來滅蟲。可該地的居民想法很正面:嘩!阿仔!爸爸請你食burger! 說時遲,阿仔們已經拿著一個個不鏽鋼兜,跑到屋外向著蠅群亂揈──有時候他們會在兜底塗點蜜糖用來黏湖蠅,更多時候是甚麼也不塗,讓湖蠅直接撞在兜裡死掉。不多時兜內已積了厚厚一層「蠅醬」,爸爸便將蠅醬弄成漢堡形狀,放在簡陋的鐵板上煎熟,一塊100%純蠅肉的漢堡扒便可以上枱了。 如看完上述文字,你腦海裡沒有畫面的話,可以上Google輸入「蚊餅」,便能找到有相關片段。但記著,人家不是蚊,是蜉蝣;那不是蚊餅,是蜉蝣漢堡。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9-07

現在的父母說「生嚿叉燒好過生你」之後,接著的一句已不再是「叉燒至少可以食落肚」,而是「叉燒唔使上國民教育堂」。 是的,從這麼一句平凡卻極為普遍的鬧仔女俗語,便可看出叉燒對粵語系地區的人而言是多麼地重要──父母愛子女之心天下皆同,但他們寧願生一條叉燒出來,趁它淌著血水、羊水、連著胎盤時吃來填肚,也不願意把你帶到這世上來,可見叉燒的地位何其高。 當然,要是阿媽真的生叉燒,老竇又會懷疑老媽子有戀物癖。 也當然這些都是講笑的啦,子女的位置不能與叉燒相提並論,只不過叉燒實在太常見,隨口拿來就用罷了。 叉燒甚麼時候由誰發明已經考據不出來,我們卻不能否認發明者是天才──不過就是醃過的豬肉拿去叉著燒、臨燒好時塗點蜜糖,就像我們燒嘢食之嘛!為甚麼能夠咁好食?能夠到現在仍然是斬料的頭號選擇? 除了「生嚿叉燒」,我們也常拿叉燒來做俗語,雷禮義以「叉燒」來譯chance固然是信達得來夠通俗;說女生「扮叉燒」便是指她扮高竇吊高嚟賣;連猜包剪揼,也要加個叉燒包進去;更別說由「噴火女郎」張仲文原唱的名曲《叉燒包》,將嘢食通街唱,此曲可謂經典。 國民教育科,其實是條有骨叉燒。看完教材以為很容易食很容易消化的家長,當心子女讀過幾年後同你講:「有你啲咁嘅老竇,我認嚿叉燒做老竇好過!」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8-31

常常在街上看到《am730》的巴士車身廣告,望著「公器公用」四隻仿宋體大字,我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公筷。 咱們中國人,沒了一雙筷子,可以話係死得。有些活得很hippy的朋友,家裡從不舉炊,杯盤碗碟都欠奉,甚至連食水也不煲,天天去買支裝水飲,但廚房總有幾雙筷子──買外賣回家吃到底也要用筷子吧?萬一人家忘了給你即棄筷子呢? 俗語也有云「多個人多雙筷」而不說「多個人多碗飯」,可見筷子在象徵口腹之慾上是多麼地位崇高。而這象徵意義延伸至人倫關係之上,傳統上中國人一家人食飯很少會用公筷,還會你夾條菜給我,我回贈一隻雞髀給你,互相食對方口水尾,即使有客人來亦照做如儀──除非是官家貴冑請客吧,一般平民百姓,主人家夾餸給客人,是以免客人客氣見外,唔敢起筷的社交舉動。 後來招待外國人來吃中國菜時,畢竟老外在飯枱上一向都是各自為政的,看到你們的筷子在餸裡插插翻翻,都眉頭大皺吃不下去。這造成了不少外交問題,於是政界便興起提倡用公筷母匙的風氣,傳說蔣介石就是個嚴格執行食飯用公筷的領導人。再後來,不用多說吧,因為乙型肝炎的關係,不少尋常人家在請客時都用起公筷來。我平生第一次見識到公筷,便是有位表哥患了乙肝,一家人吃了一餐很雞手鴨腳的飯。 我到現在仍然跟公筷很不friend,幾乎每一次在外面用餐遇到公筷,最後都會把它放埋入口,將公器變成私用,對不起《am730》了。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8-24

現在釣魚台的問題鬧得沸沸揚揚,咱們強國最後會不會跟日本人開戰,誰也說不定。而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自古以來開戰打仗,不用打對方主力,燒他們的糧倉最實際。 那麼,我們還是先了解一下敵人行軍時會吃些甚麼。除了拉麵、壽司,咖喱飯也是日本人最常進食的食物,在明治維新時期,日本開始引入洋食,咖喱飯就是在那時候引入的:英國海軍苦於長期在海上營養不均衡,遂引入殖民地印度的傳統咖喱,一方面咖喱可以長時期保存,二來也補充了各種營養,於是麵包點咖喱汁再加蔬菜和肉,便成為不列顛海軍的常餐。日本人將這條recipe引進軍艦上的廚房,稍稍作了些改良──麵包換成白飯,又用法國人的方法,用奶油炒小麥粉造成芡汁,讓咖喱汁濃稠一些,在船上即使遇到巨浪也不會咖喱四濺,如此就發明了流傳至今的「海軍咖喱」,不單止風靡全國,更加有不少人為了吃這味咖喱而加入海軍和後來的海上自衛隊。 直至現在,他們的海上自衛隊仍然會每逢星期五便開咖喱大會食咖喱飯,讓身處海上(甚至是海底)的士兵知道:「啊,一個星期又過去了!」不同部隊之間也會有獨家的recipe,時時都要比併誰家好吃。在最重要的海軍基地橫須賀,甚至常常搞咖喱街、咖喱節等等活動,推廣基地的海軍咖喱。 如此這般,咱們有的是錢,買斷全球所有咖喱粉,斷他們海上自衛隊的糧,咪得囉?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 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8-17

早前不是有酒樓搞了一系列三國宴嗎?某晚有朋友專程去吃,並且為菜式拍照放上FB,草船借箭三顧草廬苦肉計逐道逐道來,當看到三英戰呂布時,我實在笑咗出嚟──不就是四個印了劉關張呂的雞肉包子嘛!戰甚麼戰? 中國人都有將事物說得很美好的習慣,為菜式起名堂是其中一種體現。先父每次吃豆角炒牛肉,總喜歡說它是「亂棍打死牛魔王」、看到阿媽整牛肉餅,又會寄調一下咱們偉大祖國的國歌、唱番句「蔥菜牛肉剁爛,剁爛再分兩餐」,好似唱過後碟餸會好食咗。 今日講的菜也有這個特性:韓國的「部隊鍋」(Budae Jjigae)。乍聽名字,好像很專業,吃完好像便會很有力氣上沙場殺敵對不?其實它不過是一個在辣椒湯底內放入腸仔、餐肉、煙肉、芝士片、年糕、洋蔥及公仔麵等等食材,煮滾了便吃,像煞了我們的「一品鍋」(這名字也是「說得動聽」的表表者)。 這道菜是出自韓國首爾附近的「議政府市」,這城市在韓戰結束後有一個美軍基地,基地不時會有剩餘的食物扔出來,而其時因為肉食短缺,附近的居民便會撿拾這些美國大兵吃剩的雞肉腸呀、SPAM餐肉呀,再用辣椒湯底煮熱來吃,因為食物來自軍營,便美其名叫「部隊鍋」。 它的另外一個名字叫「詹森鍋」,話說是時任德州參議員、後來當上總統的詹森有一次到訪此地,伙頭兵便發明了這味美韓fusion菜來招待他。 其實,會否是伙頭兵藉此告訴他:「快啲撤軍啦!我哋想返去食老麥同KFC呀!」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8-03

倫敦奧運如火如荼,報載15萬個安全套五日用完,可見國家隊級運動員胃口真的大。 游泳項目也如火如荼,焦點除了葉詩文和孫楊,還有破了個人總獎牌數目的菲比斯。但其實與上屆相比,菲比斯已經是今非昔比斯,今屆看美國隊,要看洛捷特(Ryan Lochte)。 洛捷特一直活在菲比斯的陰影下──其實又有誰不是呢?──不過他是企得最近的一個,尤其在上屆京奧,場場都敗給菲,得到的金牌,一個是菲也有份游的4 X 200自由式、一個是菲豪俾你唔參賽的200米背泳。今屆輪到他招積了,在拿下男子400米個人四式冠軍後,洛捷特還特意戴著一副美國旗圖案的bling bling閃石牙套上台領金牌。這行為其實很貫徹他的性格,平時除了練水,他基本上是個頑童,爬樹踩板跳break dance,運動員都很易受傷,他沒試過練水練傷,出去玩時斷手斷腳卻是家常便飯。 他的餐單也很頑童,08奧運時就經常撕掉營養師準備的餐單,選擇進出奧運公園內的麥當勞──事實上他自己也承認,多年來「一日三餐都麥記搞掂」,唔覺得有乜問題。由於他早已是明星級的junk food lover,所以在08年後,「Ryan都係咁食啦!」成為許多人食垃圾食物的藉口。 為備戰倫奧,洛捷特決定戒掉老麥,提升狀態,以趁菲比斯病時攞佢命。現時早餐不再吃早晨全餐了,而是吃四隻蛋、三塊斑戟、一堆煙肉、一碗麥皮、一杯奶和一杯橙汁,以符合每日需要攝入上萬卡路里的要求。 Ryan都戒咗,你呢?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7-27

紅黑紅紅黑,我諗唔到有幾咁簡單。最不簡單的是,無糖,為何仍然會甜? 大家都在擔心孩子會被洗腦,其實,只要有開放、自由的互聯網,我還是相信好奇的孩子會自發去找資訊,自己界定甚麼是進步、無私、團結。 有這樣一位好奇的孩子:女朋友的同事有天在公司收到還在求學的女兒來電:「阿媽!我上網睇到,原來代糖係大腸桿菌嘅屎嚟㗎!」我們常說的「一啖砂糖一啖屎」,原來要改成兩啖都係屎? 科學家很早就發明了各種甜味劑,有提煉的有合成的,用來代替天然的蔗糖。甜味劑不單是糖尿病人專用,我們日常吃的許多預先包裝食物,都加了甜味劑──當然少不了汽水的份兒。 有一種叫阿斯巴甜(E951)的代糖,它的甜度比蔗糖高200倍、熱量卻極低、而且保存期長,所以在四十幾年前面世後,便大量被用來做代糖,令很多食物飲料能有甜味之餘,還可以大大聲說自己「無糖」。 阿斯巴甜的製造方法,在1981年的一份專利權申請書內寫得清清楚楚,首先將大腸桿菌的基因改造一下、再大量複製、然後餵食它們。它們飲飽食醉後排洩出來的,便是阿斯巴甜了。因為這方法很便宜,世上超過一半的阿斯巴甜都是用這方法製成的。 蜜糖不也是蜜蜂的嘔吐物嗎?喝大腸桿菌的屎水又有甚麼問題? 道理同洗腦教育一樣,你甘心被洗,是沒有問題的。 不甘心的話,後天街上見。別帶無糖汽水。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7-20

最近有一部機在美國引起熱議,正是一部叫「美極薯蓉機」的機器。這款薯蓉機分布在馬來半島各大小7-11,顧客拿著紙製小杯放在機器底部,按一個鍵,底部的管子便會流出薯蓉,然後再自動澆上醬汁,一元半塊一杯,很受學生歡迎,除了7-11,聽說不少學校canteen都有引入,讓年輕人盡快適應這個節奏急促的世界,及早訓練他們10分鐘內填飽個肚再開工的能力。 這款機器是由我們熟悉的美極Maggi製作,原理是機內一格放薯蓉粉、一格放醬汁;有客人按掣時,便讓薯蓉粉和熱水混合,送到小紙杯內,隨後再吐出一堆醬汁便是,就係咁簡單。 而這種機器,早在七、八年前已經登陸馬拉、新加坡等地,近兩年連大陸也已有了,卻不知道為甚麼美國人最近才開心大發現地發現此機,電視清談節目主持人調侃說,美國身為快餐王者,當地7-11竟然沒有薯蓉機,這次真的被新加坡落晒面云云。 然後,在網上自然又是一番爭議,說你那些不是快餐是垃圾食物、你美國怎麼連人家的便利店也要管、你們新加坡人就總是喜歡投訴一個玩笑也玩不起等等。 但這些是重點嗎?重點是:粉溝出來的薯蓉會好食嗎?會有益嗎?進駐「學生酒吧」7-11不特止(別說你沒試過放學後跟同學仔去7-11 happy hour),還要滲透入學校canteen,從根本改變、清洗學生的味蕾,實在是很毒的一招。 你喜歡你子女的味蕾被這樣清洗嗎?還是,你本身也很喜愛粉溝的薯蓉?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2012-07-13

又是另一個黑色星期五。現在也沒有太多人相信這是個又邪又黑的日子吧?有的,要是你今天衰到貼地,你自然就會相信。 13在許多西方文化中都是不吉利的數字,因為12代表了圓滿:12小時、12月、12星座、12生肖、12門徒,湊夠了一打,人彷彿就會自我感覺良好。13的出現,打破了這種和諧氛圍。 還要加上星期五。耶穌受難釘十架那天據說就是星期五(那天偏偏又叫作Good Friday,有點吹脹),到了14世紀,風行英國的《坎特伯雷故事集》又大講特講許多發生在周五的不祥故事,令西方人對星期五自有一種避忌(意大利某些地區的人除外,他們比較怕周四;我們打工的,比較怕周一)。 兩種不祥相加,造就黑色星期五這集體迷信。這迷信又是避無可避,起樓尚且可以把13樓skip了,日曆總不能擦掉碰上星期五的13號,大家唯有自求多福。 但有一種邪還是可以辟的:在最後晚餐裡,同枱食飯的是耶穌加上12門徒,總共是13人吧?最後當中還是必須要死一個、來達成齊頭12個的圓滿局面吧?於是便又有一種說法,說13個人食飯/開會/gathering,就有一個很快會死掉。要避免這一下場很容易,多個人多雙筷吧! 以前的法國上流社會很沉迷這說法,於是衍生了quatorziens(第14人)這種「行業」──當你開富豪飯局,坐低飲wine時才驚覺「咦點解得13個人咁邪?」時,便可以找這些第14人來戥腳,以拯救其餘13人的性命。 Anyway相比起認為是日不祥,我估更多人會覺得Thank God it’s Friday。Weekend ROCKS!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