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早辰 - 田北辰
2015-10-02
2015-09-23

何謂去殖民化、怎定義三權分立、特首地位超然嗎……全部都是大學論文題目,以學術角度可爭拗至沒完沒了,政改落空後中央與香港正重建溝通道路,同時也是休養生息的時候,此時此刻拋出惹火議題,泛民、本土派嗅到血腥味,撲出來反噬,挑動市民反中情緒,甚至「不反對舞動龍獅旗」又自稱「不是中國人」,又再激起中央對香港的不信任……你一言我一語,即使中方認為道理站得穩而不必迴避爭議「贏咗場交」,但香港陷入爭拗不休而「輸咗個家」,利未必多於弊。   經歷張曉明主任、陳佐洱先生,投下兩個政界熱話,激起千重浪,由於建制派事前未有收到任何相關訊息而各自演繹,出來的版本實在有點各自各精彩,以「去殖民化」一番言論為例,有建制派或官員解讀為「一小撮人、極少數人」舞動龍獅旗、鼓吹獨立,予人淡化、輕輕帶過的觀感。在我與中央官員的會面正正討論,中央對港獨的擔憂「即使知道表面上舞龍獅旗的人數不少,但背後呢?有否黑手支持?有多龐大的分裂國家的勢力?港人不能單從香港角度「少數人懷緬殖民地」而漠視、甚至否定中央的憂慮。倘若中央官員發表有關言論前,與建制派充分溝通,相信可統一口徑而不致模糊焦點。   有關「政治熱話」的爭議,雖然未至於有政圈中人所說是撕裂香港,但雙方各執一詞的確會造成口舌之爭的消耗,從市民角度可能是「一人少句,當作幫幫忙」,不如集中精力為香港的未來及發展「做實事」,人口老化、經濟轉型、基建發展……大量民生事項迫切有待處理,香港仍有條件繼續政治爭拗嗎?

2015-09-16

「光復行動」對香港形象、經濟的損害深遠,我最感不安的是一班參與的年輕人,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搗亂,仍未清晰知道自己在消耗、破壞香港甚麼﹖我擔憂的是,中央與香港的關係「信任就像紙張,當你把它弄皺後,你永遠都不能再把它弄回原來那樣。」  對於「光復行動」一般的批評多是,內地人於互聯網看到反水貨暴力行動,等同反旅客行動,嚇怕內地人不敢來港旅遊,這個憂慮按我在內地工作的觀察是絕對成立,而更深遠的影響是內地人覺得「香港有乜咁巴閉,為何我要來受氣。」在這「趕客」的行動中,光復行動是取得一定「成績」,但這純粹破壞、搗亂的行動,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因為根本無助阻止水客,他們也不得不承認,水客只是循另外的途徑繼續運作。當然更深層次是水客之中,佔六成屬港人,到底光復行動是反哪些水客﹖  說穿了,所謂「光復行動」不外乎是借題發揮、掛羊頭賣狗肉,打著龍獅旗,鼓動社會抗拒回歸、挑戰一國兩制、貶低基本法,請別再跟我說「光復」行動中舞動龍獅旗是自發性質,既然不阻止、不抗拒那就等同默許,所有人也不會分辨到那是團體或私人性質舞動。香港人每個政治姿態上的一舉一動,中央看在眼裡,就是判斷香港是否「可信」而2047後能否繼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即使所有港人都切實維護一國兩制,但只要一小撮人令中央丟失信心,那就等於是「一粒老鼠屎跌入一鍋粥」。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承認其組織正積極考慮派人參加11月區議會選舉,希望藉此宣揚本土理念和狙擊建制派,但他否認舉辦遊行是為了助選。不論理由包裝得如何漂亮,還不是藏不了狐狸尾巴,結果也是為求爭議席。我相信市民會以雪亮眼睛,透過選票去說明,所謂「光復行動」如何不得民心,祝好運。

2015-09-09

鉛水事件發展至今逾兩個月,恐慌、憂慮、不安由公屋瀰漫至私人屋苑,食水是否摻鉛直接影響市民健康,牽動市民的緊張神經,然而驗水摻入政治,別有用心的組織非為關心市民健康,只為挑動市民的恐慌情緒,胡亂發布不負責任的驗水結果,只為信口雌黃撈政治本錢。   我於立法會向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提問怎樣規範不負責任的「驗水謠言」,林鄭司長雖然認同我對「政治驗水」的憂慮,但拒絕規範發布驗水的準則「任何人任何形式驗水均可發布」。市民認清真假驗水,只好靠自己的智慧,避免不必要的恐慌。正如我就任區議員的愉景選區,我的區議員辦事處委託合資格化驗所,抽驗70個單位的食水,全屬安全水平,管理公司也抽驗供水系統的水樣本,同樣達標,理應居民可放心飲用食水。然後,有政治團體聲稱,化驗到有兩個單位含鉛超標,但取樣、單位有否改動喉管、有否重檢結果,全部不清不楚,不禁令人質疑公布結果前有否謹慎處理,或只是「有政治油水就抽咗先」,不理後果、不顧對居民的影響。兩個不全面的抽驗結果,引來傳媒紛紛轉載,區內居民紛紛要求驗水,人心惶惶。   林鄭司長於立法會回應,如果市民有感不安,大可去驗水,但必須委託政府認可的化驗所去抽取水樣本和化驗。我建議,向公眾及傳媒發布驗水結果,必須由認可化驗所代表公布及解釋,加強問責。驗水過程,由取樣方式至化驗所認可註冊,必須符合條件。   林鄭講述﹕「一次記者會上公布化驗結果,屋食水含鉛水平全部安全,但結果沒有傳媒報道」。我認為,屋苑供水鉛含量超標,關乎市民健康固然重要,但哪個屋苑食水安全的訊息,對居民同樣重要,不應「報憂不報喜」。林鄭慨嘆,市民信傳媒多於政府。我呼籲傳媒善用第四權的強大威力,替公眾挑選可信的資訊,反映真實的情況,功德無量。

2015-09-02

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日前與民主黨會面,是中央政府官員在政改後、佔領運動後,首次與反對派會面。正如本欄之前所說,要維持一國兩制這香港的無價寶,必須與中央政府多溝通,消弭泛民對中央的成見,爭取中央對香港更大的信任,拓展高度自治下的自由度。民主黨與馮巍見面惹來黨內外批評:密室會面、拉一派打一派、背叛、叩頭等等,溝通之門只開了門縫已承受沉重批評壓力,足見仍未有政黨可充當泛民與中央溝通的角色,香港政治光譜仍欠這重要的一塊。 2010年踏入中聯辦談判的民主黨,於上屆立法會選舉失利,與中央溝通難免有戒心,於去年立法會期政改討論時,民主黨亦未見有任何談判,不斷強調在8.31框架下沒有談判的空間,更遑論其他泛民政黨,一律按兵不動,白白錯失良機,無法扭轉香港民主原地踏步的命運。政改的死因,同樣是欠缺「溫和民主派」,中央即使有意於框架下放寬、放鬆,就連談判的對手也沒有,何來交換條件﹖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政改方案表決前,說過中央只會打擊「死硬派」、「頑固派」,會繼續爭取其他「泛民」中人的支持,政改方案被否決後,中央仍然覺得反對派有需要改變態度。我相信,香港泛民也非一成不變,「開明派」、「溝通派」始終有一天需思考一國兩制下,要「怎樣、如何、何時」與中央溝通,更重要是抵擋泛民內部「盲目抗中央」的壓力。 中央並不認為所有泛民均是「死硬派」,中央定義的溝通對象必須條件是支持共產黨的執政地位、不會破壞一國兩制,其他政治的主張均可提出。香港回歸已18年,中央溝通的條件是相當合理、合法、合情,只要任何泛民政黨敢於踏出這一步,走這泛民的中間路線,我相信絕對有其獨特、獨家市場。

2015-08-19

香港回歸已達18年,距離「50年不變」只剩32年,說多不多、說少不少,2047年後香港可能出現的三個結局,A.獨立;B.一國一制,成為中國其中一個城市;C.維持一國兩制,維持香港特色。觀乎現今景況及趨勢,港人正在走向那個方向﹖ A.獨立之路等同絕路,中國絕不容許分裂祖國,不論香港有多民主、自由,也不可能走獨立之路。回歸以來,抗爭人士不少舉動,如遊行期間舞動英國旗、焚燒基本法、唱國歌時喝倒采等等,即使不至於構成「港獨」活動,但國家看在眼裡又作何感想,會對香港高度自治增加信心嗎?以抗爭角度,這種方式實在看不到社會有多少支持,而且對香港有任何裨益。誠然,類似鼓吹港獨仍是極少數人的行動,但等同一粒老鼠屎跌入一鍋粥,對香港破壞嚴重。 B.引領香港走上一國一制的路,即不尊重一國兩制,以政改為例,由始至終有一批人盲目堅持「公民提名」、「撤銷提名委員會」等等,均明顯違反基本法,而且等同架空一國,只顧兩制,試問中央怎可能接受。2015年政改遭否決,泛民堅持於「831決定」下寸步不讓,即使政改重啟(雖然目前看不到任何理由重啟),於831決定下,2015年政改遭否決只不斷重演。我想反問一句,香港持續沒有普選特首及立法會,與內地城市最大分別在哪裡?香港2047年一國一制,或可保留法治獨立,但政制、經濟可能已完全融入內地「特區」,要避過這結局,只有兩個可能,一是泛民忽然「醒覺」;二是立法會議席的分布,有三分之二議員支持政改,要靠選民的一票去改變。 C.一國兩制,是前領導人鄧小平先生給香港的最珍貴禮物,不單帶來多年人心、政治、經濟發展穩定,相信更是絕大部分港人及內地領導人均珍而重之的瑰寶。有說,鄧小平先生原意訂定50年不變,背後是希望50年後「不需變」,香港可推動內地政治、經濟改革,國內進步趕及香港而銜接。香港經濟發展步伐明顯落後國內,政治仍停滯不前,2047年能否繼續一國兩制,或再多50年不變,今天的我們能不憂慮嗎?

2015-08-13

警方前日執行「破繭」行動,派警員喬裝乘客放蛇拘捕5名Uber司機及3名職員,頃刻間引起香港以至國際關注,短期內或有Uber司機擔心而稍作收斂,但相信不會偃旗息鼓。 Uber帶出是互聯網、創新科技產生「共享經濟」的第一波衝擊,按《經濟學人》對共享經濟的定義「在網路中,任何資源都能出租」,今次受威脅的是的士行業,隨著「共享經濟」日益擴張,人力顧問、婚姻介紹所、地產代理,甚至銀行服務都會被蠶食而萎縮。港府力推創新科技局就必須打通「傳統經濟」、「業界利益」的經脈,才能擁抱創新科技帶來的新經濟。 無可否認Uber等平台仍是起步、數量小的階段,不論車款、服務、方便程度,都遠勝的士,於「民意」支持下,司機及有關公司有利可圖下,定必春風吹又生。香港目前有247輛車持有效「租貸牌照」是百分百合法可載客取酬,Uber車輛不一定是違法。政府只能靠放蛇逐一擊破,警方無權封鎖互聯網或手機程式,Uber司機仍會繼續服務,以昨日查看手機應用程式所見,街上仍有不少Uber車輛提供服務,執法只是阻嚇了發展速度,已不可能杜絕。 由於政府投資推廣署剛於今年7月,就在其網頁以「成功個案」介紹Uber,更以「Uber通過流動應用程式(app)連接乘客和司機,目標是令城市更安全和四通八達,為乘客提供更多交通選擇,為司機帶來更多機會」作為引子。警方的行動將會令政府陷入尷尬局面。照我估計,Uber將會成為反對政府成立創新科技局的絆腳石,立法會議員定必提出質疑,政府如何看待創新科技與社會的新發展。Uber產生的市場需求壓力,政府有何理據維持247個「租貸牌照」,而不是應市民所需開放二千,或二萬個牌照。即使作為建制派也會質疑,倘若各政府部門、法規都不能與時並進,成立創新科技局推動創新等同口惠實不至。

2015-07-30

立法會年度會期過去,總結香港的政治生態,與北京的關係,令我聯想一個寓言故事,正好說明我對香港前途的擔憂: 從前有一隻雄鴿與一隻雌鴿,共同住在一個巢裡。牠們一起外出採果,不久果子就把鳥巢堆得滿滿。經過一天、二天……不斷地風吹日曬, 果子漸漸地乾了,整巢的水果看起來只剩下了一半。 雄鴿責怪雌鴿說: 「我們採果子採得這麼辛苦,你卻獨自享用,竟然把果子吃得只剩下一半。」雌鴿急忙解釋:「我沒有獨自享用,是果子自己減少的。」雄鴿聽了非常生氣地說:「如果不是你獨自偷吃,果子怎麼可能自己減少呢!」 憤怒的雄鴿便用尖嘴將雌鴿啄死。 隔了幾天,突然下一場大雨,果子吸收了濕氣,很快地又回復原狀,又是滿滿的一巢水果。雄鴿見狀,後悔不已的說: 「雌鴿確實沒有吃果子,是我自己冤枉了牠。」傷心的雄鴿只能不斷地呼喚著雌鴿「妳在何處?」 過去一年,政改如是、滬港通如是、自由行如是、高鐵一地兩檢也如是……香港的優勢有時錯覺「消失」了,目光狹窄的政客只會怪罪一同努力的伙伴,惡言相向甚至傷害對方,就我所見往往只是源於一份毫無根據的猜疑。香港人當有一天失去依靠或伙伴時,才會覺得後悔不已,相信屆時將恨錯難返,香港正正走上這條路而不自覺。 更令人擔心是部分年輕一代,傷害同伴而不自覺,也並非因為「果子」,純粹為發洩而不顧後果,最深刻的例子是公開焚燒基本法。香港一國兩制的基石就是源自基本法,是高度自治的守護,失去基本法,香港就失去特殊的地位。我並不認為個別人士焚燒基本法就等於滅基本法落實,我只是擔心這種無知的心態繼續滋長,踏上自我傷害而不自知。 「疑心」是賊人,常讓我們失去生命中許多值得珍惜的事物。

2015-07-23

教育局長吳克儉拍板繼續微調教學語言,教育問題政治解決,不合資格英文中學毋須落車,引起教育界譁然,他本人仍然感覺良好,其後發表網誌稱「學校已不再二分為中中和英中」,足見他並不明白實施母語教學的真正意義、遠大的目標,目光停留在見步行步,教育理念在哪裡? 教統會於2005年發表《檢討中學教學語言及中一派位機制報告》,面對英中、中中二分法的標籤效應,清晰目標是適合英語學習的學生,入讀英文中學接受英語教學;英語能力未達的則入讀中中,以母語提升學習興趣,大力投放資源加強學生英語水平,當時的主題是「母語教學,學好英語」(後來修正為「母語教學、中英兼擅」)。母語教學真正的目標,是盡力發揮中中母語教學的優點,令學生有興趣學習,於學科表現及英語水平可媲美英中,當中中升讀大學比率追近,甚至超越英中,扭轉家長盲目追捧英中的慣性,由「市場行為打破英中壟斷」。 資源傾斜於中中的方向,政府曾經採納,公布檢討教學語言的同時,注資語文基金8億至9億元,提升中學的英文教育水平,撥款向中中傾斜。中中最多可申請300萬元撥款,但英中最多只可申請30萬元。可惜,方向正確,力度不足,中中獲得政府的支援,遠遠不夠令中中追上英中收生的優勢,普遍中中始終於家長心目中較次一等。不過,必須強調中中於多年來,以母語教學培育學生保持學習興趣、自信心的表現出色,培育人才無數。 傳統母語教學的中學,其實不乏名校,如培正中學、真光中學、金文泰中學和培道中學等等,名人輩出多不勝數,以培正中學為例,家長由幼稚園、小學及中學都熱烈追捧,一條龍固然是賣點,但同時可見只要學校質素高,升讀大學比率高,家長並非必然抗拒中中。哪為何不可多幾間培正?當年檢討中學教學語言的專家小組都相信,只要中中得到足夠支援,加上母語教學培養學習興趣,中中生學習絕不遜於英中生,甚至更懂得思考、靈活和表達。屆時中中或母語教學有一定支持,英中繼續教導英語能力達標的學生,才能做到因材施教,打破中中、英中的標籤區別。

2015-07-16

免費電視台近年面對整體收視持續下跌,家家戶戶晚晚「電視撈飯」的風光不再,原因是資訊科技進步,互聯網、手機、平板電腦和網上電視等等推陳出新,電視台唯一可自救的方法,就是提升節目質素,才能繼續生存。的士業界今天面對新科技的挑戰,Uber、GoGoVan或日後甚麼新產品也好,自救方法就是自強不息、提升自己,否則被淘汰只是時間的快慢。 香港目前有247輛車持有效「租貸牌照」是百分百合法可載客取酬,而目前暫不知有多少輛車用於Uber,換言之,並非Uber車輛都必然違法。警方不可能完全取締Uber之下,也難以分辨朋友接載或有否取酬,是難以取證及檢控,唯有靠逐一個案「放蛇」才能證據確鑿,但又試問「放蛇又放得多少﹖」 政府短期難以大規模執法,Uber的貴價私家車隊、方便網上電召服務等等,發展迅速似是必然趨勢。的士業界面對挑戰,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不變應萬變,期望政府執法、法庭裁決,杜絕市場競爭者;二是革新行業的整體水平及服務質素,重新搶奪市場。市民的角度,要有市場競爭的力量,才能推動進步,否則的士服務將繼續原地踏步而坐以待斃。 司機駕沒租貸牌照車輛載客取酬固然是違法,而據知乘客並沒有觸犯法例,令我憂慮就是Uber對於乘客安全及保障問題,例如司機欠缺規管下,他若沒有購買保險,司機是否需要個人承擔責任,或抵押汽車預留為賠償,甚至如何追討提供服務的公司?又或者客貨車載貨的定義又如何,是否小至一串鎖匙也可當是運貨?Uber一類新科技連結服務的出現不單挑戰的士行業,同樣對現行法例造成衝擊,面對前所未見的新事物,政府逼切研究相關法例應對,不能等有事發生才如夢初醒。

2015-07-08

我上禮拜聽到最唔開心的消息,唔係高鐵超支幾多錢,而係教育局夠膽死公然廢咗教學語言政策,話英文水平唔達標的英文中學,可以由得佢乜都唔使做,學生入去,老師自自然然識用英文教,呢個咩教育局?有咩理由可以咁樣對學生,學生英文未掂入到哎呀英文班,堂堂發夢,雲遊太空,愈來愈無興趣返學、上堂。教育局無腰骨、無魄力、無膊頭,令到幾多學生無咗學習興趣。唔講理念、唔講規矩的教育局,憑咩掌管香港教育? 報章引述教育局宣布︰「現行教學語言微調政策定斷學校中一至中三開英文班的數目,班數主要視乎學生能力,若中一每班有八成五學生屬全港成績前列四成,就可成為英文班。教育局完成微調教學語言後首個檢討,消息指,不達標而須一六學年落車的全開英文班學校達三十二所,佔全開英文班中學三分之一。」呢個係我聽過最無承擔、無稽的決策,2003年檢討中學教學語言及中一派位機制,一班真正對教育有心、有理念的人聚首,花18個月時間研究,經過200多場家長、教育界簡介會,嘔心瀝血,背脊受咗唔少箭,堅持提出一套真正為學生學語言的機制,希望學生「母語教學、學好英文」。直至前教育局長孫公就政治解決教育問題,美其名都叫微調,實質是放任學校亂用英文教,但總算有個譜;今日的局長,改個名包裝都廢事,直頭赤裸裸咁取消教學語言政策,因為唔敢得罪人,任得學校掛羊頭賣狗肉。 呢個教育局只講和諧唔講學生福祉,一切以和為貴,真正教育有心人自然心裡有數。中文中學聯會發聲明向教育局發炮,「倉卒修改教學語言微調政策,深表失望,新公布的教學語言政策與過去教育局所依據的學理背道而馳,有違專業;學生未能以適切語文學習,其利益必受損害」中中聯會講咗我心裡的話,我想再強調一次,所有教育政策,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對學生好,其他政治、學校利益、學校名譽、個人榮耀等等,都唔應該排在學生福祉之前,絕對唔能夠退半步。 睇完全篇,或者你會問做乜全篇都用廣東話來寫?因為只有母語才能講出我心中有幾火,對呢個教育局有幾失望。

2015-06-24

政改投票茲事體大,今天的結局大比數否決,落得如此田地,牽頭領導無方,是罪不可恕;跟隨的議員高估團結程度及錯判形勢,也是責無旁貸;拒絕跟大隊,無論是因為沒留意建制部署、不熟議事規則,錯失製造投票人數不足而再投票的機會,就可以若無其事,甚至恥笑團結行動爭取「全票支持」的建制就是「豬」嗎﹖ 618黑色投票日,政改被否決,而且被壓倒性否決,對於香港固然是悲哀,對於中國民主發展也蒙上污點。當天的焦點落在所謂「蝦碌」事件,我認為國家大事以「蝦碌」描述是絕不恰當,這是嚴重缺失,是整個建制派僅得8票支持的「羞家紀錄」,愧對所有支持政改的市民。要做到政改表決「41票支持、28票反對」壓倒性支持政改,必須要建制派齊心一致,否則就是今天的結局。我補充棄船論,如果船的目的地是「壓倒性支持」,哪到底是誰跳船,還是只顧自己的投票紀錄﹖ 其實,少數建制即使不跟隨大部分的建制,留在議事廳只要當下不按白色出席按鈕,不夠35名議員出席,則表決程序暫停,而主席就會提醒議員按出席按鈕,若人數持續不足,主席將要求響鐘15分鐘,必須等足夠法定人數,表決程序才可繼續。屆時所有建制派議員也可全體投下支持票,為政改寫下一個紀錄。 黑色投票日後當天及後幾天,不論是帶頭的、跟隨的,全部都深切反省公開道歉,唯獨有機會扭轉形勢,由「壓倒性否決」轉為「壓倒性支持」的留守議員,卻是無動於衷,認為自己毫無責任、完全不需查找不足,甚至只顧炫耀如何備受讚賞。我於事後3天撰寫文章於報章刊登,是痛定思痛去思量,若果建制派並無共同承擔責任的意識,團結僅是口號及表面,沙堆建的堡壘,一沖即散。

2015-06-17

政改支持及反對的陣營「二元對立」,泛民被捆綁不單是投票,而是捆綁了香港民主的步伐,民主無辦法再行前一步,而且幾時可以行一步都係遙遙無期,我擔心,到我們在坐各位百年歸老,香港人仍未可以投票選特首,泛民仍然在埋怨「香港為何有8.31決定?」「我要真普選」、「我要公民提名」,大體上過去一整年,聽泛民講得最多,就是以上三句說話。 若果泛民不問條件、不講現實,只談願望,在雲上爭取幻想的民主,是永遠不會有結果。 這個情況等類似一本寓言故事書《誰搬走了我的乳酪?Who Moved My Cheese?》的對白,乳酪即是芝士,如下: 「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對我」 「這種事真不應該發生在我們身上,就算真要發生的話,我們應該至少也要得到補償。」 「……這問題不是我們引起的,是別人把芝士移走的,所以我認為我們還是有資格得到些甚麼的。」 寓言故事講述,兩隻小老鼠和二個小矮人住在迷宮裡,在他們在迷宮內找到豐富芝士礦藏後,有一天,芝士被「搬走」了,兩隻想法直接的老鼠採取的應對之道便是穿上鞋子,去尋找新的芝士;而兩個小矮人留在原本有芝士的地區內守候著、等待著那塊芝士再被放回來。 剛上的說話,就是兩個小矮人當失去芝士時所講,與現在泛民所講的十分相似。泛民面對中央有8.31決定時,只會固守在原地,不斷叫口號、抱怨、憤怒、尖叫、推理、分析、抱怨,但對於8.31決定下,如何達至最民主,之後怎樣繼續循序漸進爭取普選完全不談,逃避現實,原地踏步。香港在這迷宮,沒有同心協力,是無法逃離。

2015-06-10

大埔劍橋虐老事件,激起全城公憤熱議,雖說該院只是安老院舍中的害群之馬,而大部分都是本著良心服務長者。每逢聖誕、端午及新年等重大節日,我均會走遍各大小安老院舍探望、送禮及玩遊戲,敢認數目之多是立法會議員之中數一數二。我對於特首蜻蜓點水式探望,然後總結為「地」不足夠,觀察相當狹隘及外行。「地、人、錢」三者均是提升安老服務水平的關鍵,缺一不可。 「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特首歸究安老是「地」的問題,香港地少、租貴,所有社會問題歸咎於「地」永遠不會錯。隨人口老化,安老院需要「地」,應透過新建公營房屋、私人賣地等條款,標明安老用途,確保租金低廉,將資金集中提升服務質素,否則安老院租賃商用地方,繳付昂貴租金,可謂「長貧難顧」,拖低服務質素。 「錢」方面,自2003年林鄭司長當社會福利署署長時開始研究「錢跟人走」,苦等15年終於研究推出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是她任內重大德政。我總結走訪安老院的觀察所見,即使甲一買位院舍院友也投訴質素,將來設有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長者可自由選擇甲一院舍,透過市場競爭逼使院舍提升至甲一水平。照顧服務券若高於3,000元,長者獲得的服務可隨之提升。 最後「人」也是最關鍵因素,安老業界超過兩成職位空缺,數目逾3,000人。安老護理員難吸引青年入行的窘局,青年要解決老人家「大小二便」等起居生活,絕不輕易,然而今天頂多只能成為資歷架構下第三級保健員,青年看不到晉升或轉型階梯,吸引入行談何容易。以時裝零售為例,由小店員可「升呢」為店長,甚至區長,管理十多間舖,也非不可能,相較下,安老業等同「堀頭路」。政府應專為安老業界設資歷架構,讓護理員取得專業資歷,更有機會晉身管理階層。青年看到光明前途,才會出心、出力於安老業界發展。

2015-06-03

政改討論經年,最奇怪之處是不少泛民議員由始至終只迷戀「口號」或「打油詩」,如「我要真普選」、「袋住先對唔住祖先」,水平之低、內容之空洞,令人慨嘆,泛民從未提出具體細節,及實質「通過的條件」,凡事就搬出「不接受8.31決定」為擋箭牌,令人不禁質疑泛民通過政改的誠意有多少?直至上周有泛民中人親口對我承認,「對政改感心淡,因部分泛民不想香港有普選,這才能維持現有政治地盤。」我斥之為自私政棍的可恥行為,歡迎任何人對號入座。 該泛民向我吐露心聲如何心淡,更指「香港沒有普選,泛民才能維持他們的政治地盤。因此,泛民故意提高政改叫價,以致永遠不會有普選。」道理相當簡單,若普選一旦落實,特首由500萬選民所決定,日後就不存在建制派和反對派的政治分界,政治議題消失,大家都是講民生議題,且泛民對執政無信心,屆時可謂「無戲唱」。一天沒有普選,部分虛怯、不務正業的泛民,仍可叫喊「真普選」言之無物的口號欺騙市民。 泛民形容於政改通過後,特首選舉是「三個爛橙揀一個,無個揀得落手」,實際上泛民害怕出現「三個靚橙」,候選人有板有眼,政治光譜闊,市民投票率高、白票率低,市民亦不再糾纏於政制改革,泛民地盤自然萎縮,也不再有「爭民主」的市場。  立法會議員十居其九經常將「顧全大局」掛在口邊,偏有不少議員不顧「大局」,本能地製造對立、製造敵人、製造危機,將香港人的福祉踩在腳底下,營造「爭取民主、爭取真普選」的虛假道德高地,恬不知恥。自名世界警察的美國,一直以來不斷挑起戰事、爭端,唯恐天下不亂,或許有人誤以為他們是正義,但實情不過是「戰爭受害者的悲慘的冬天,正是美國軍火商快樂的春天。」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