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早辰 - 田北辰
2016-03-23

立法會緊急會議討論學童自殺問題,教育局一次又一次令人失望,選擇每間學校派錢5000元,社會劣評一致,不贅。若果教育問題可派錢解決,由財政司長兼任教育局長,可減省每月30萬元的教育局長一職。教育局只看衡工量值、資源、數據,對教育學生欠視野及理念才是致命傷,學生的童年、身心健康,是無價……因此我提出動議,要求當局正視教與學生態,採取實際措施紓緩孩子的壓力,包括回復回家「零功課」政策、制訂學生快樂評估指標等,議案最終獲委員會不分黨派全票通過。 「人生設計在童年」,我始終相信童年確立一個人的性格、能力、人生觀、價值觀,兩年前我在立法會提出「還學生快樂童年」的議案,希望引起社會及教育局的關注,結果民間不少親子專欄、家長廣泛關注,惜官方依然故我,視而不見。顯而易見,就TSA構成的壓力,我們提早響警鐘,事隔年多家長們終忍無可忍聯署表示抗議,教育局才急急借檢討委員會金蟬脫殼而繼續卸責。 我於會上向局長質詢,為何不可堅持教育改革小學全日制的良好意願,上午上課學習、下午進行多元智能學習或課外活動,功課留校完成,放學「零功課」,全日在校不超過7小時。對教育生態稍有認知,都清楚不少學校為催谷學生都已走樣,全日制原意已失效。唯獨局長似活在推行全日制初期的平行時空,回覆時不斷強調絕大部分小學生放學「零功課」,並請我交出證據。家長於網上一呼百應,短短幾小時已蒐集逾百份學生家課紀錄,希望帶局長由平行時空回到現實,告訴局長「孩子做功課很忙呀」。

2016-03-17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上周於在一片紛擾聲中通過高鐵追加撥款,水到未渠成,一地兩檢懸而未決,距離順利通車,仍是難關重重。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at least,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高鐵追加撥款表決過後,坊間開始捉「彈弓手」遊戲,逐格重播看看誰贊成、誰反對、誰又贊成又反對。而我本人贊成反對都沒有舉手,根據《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不記名表決沒有棄權選項,大方向我是全力支持興建高鐵,而棄權正是我於高鐵問題上慎重的決定。   高鐵香港段絕不能爛尾,無論是它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或是方便往返內地,為年輕人帶來發展機遇,高鐵對香港未來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基建。再者,如果讓已經投入的六百多億付諸東流,我也絕對不能接受。但另一方面,項目的關鍵是如何做到「一地兩檢」而不違反《基本法》,政府到目前仍未能交出研究方向。退一萬步說,如果通車時未能實施「一地兩檢」,到底有何後備方案,當局仍是語焉不詳。所以我只能投棄權票表達我對政府的失望,亦希望政府知道我會繼續監察「一地兩檢」的進展。事實上我知道政府會有足夠票數通過撥款,我這個棄權票並不會影響大局,所以用這個方法向政府表達我的立場和取態。   我提出,透過本地立法將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法律納入《基本法》附件三,讓公安人員在香港西九龍高鐵總站局部執法,包括出入境、海關、檢疫等相關法例,應是達至「一地兩檢」而不破壞一國兩制的可行方案,可處理大部分正常出入境情況。   不過,始終仍有少數極端情況需要時間研究,例如當南行列車進入香港範圍後的十多分鐘車程內,有人在車上觸犯中國法律,應該如何處理?是否應該押回內地以中國法律審判?相信這些爭論將會持續一段時間,距離高鐵項目成功仍有漫漫長路,所以我說通過撥款不是終結,甚至未到終結的開始,希望工程完成一刻,一地兩檢可同步落地。

2016-03-09

吳局長惠鑒: 本學年接二連三發生學童自殺個案,開學至今已發生19宗學生自殺個案,情況堪虞,教人感錐心之痛,每個學生的生命都是獨一無二、彌足珍貴,學童自殺,教育局責無旁貸,然而觀乎教育局回應輕描淡寫、政策上置若罔聞,顢頇處理手法令人感失望及憤怒。 本人早於2014年11月6日在立法會動議「還學生快樂童年」議案,由當時至今,本人多番警告教育局多留意學童壓力,要求當局正視現行教育制度對學生造成的壓力和心理影響,要求全面檢討考試制度、課程內容和升學機制,加強家長教育,避免學校和家長過度催谷學童。當時議案獲立法會議員全票通過,足證明立法會議員作為全港民意代表的共同期望,檢討及改革教育制度實在刻不容緩。然而兩年過去,當局針對「還學生快樂童年」的措施乏善足陳,本人甚至接獲家長反映情況未見紓緩、更見惡化,學童面對機械式學業操練、功課等壓力愈趨沉重。 TSA關注組早於3年前已多次向貴局反映全港性系統評估(TSA) ,考試模式及考核內容等各種流弊,對學童構成傷害,其後逾5萬家長去年10月於網上發起關注小三TSA對學童構成沉重壓力,提出取消小三TSA;本人亦曾提出不記名、不記校的評估模式等紓緩措施,教育局遂於民情洶湧的情況下,去年底將檢討工作交由檢討小組討論及建議,直至今年上月底才完成檢討報告。局方對掌握教與學心態、學生陷於水深火熱的局面,是「完全離地」,而且處理手法優柔寡斷、躊躇不前,令人失望。 本人促請當局成立專責小組,全面檢討教育制度、家庭教育、輔導支援等各方面,對學生心理健康的影響,別讓孩子淪為教育制度下的奴隸或亡魂,別讓孩子流失快樂童年,別讓香港痛失一個又一個可造之才。

2016-03-02

代表新激進勢力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成為剛過去補選的焦點所在,取得逾6.6萬票高票落敗,為9月立法會選舉試票成功,可算是真正大贏家。誠如梁天琦所說:「你們口中的暴徒拿到6.6萬票」香港要怎樣走下去? 6.6萬票之數,政府、建制及泛民都感意外,認同溫和路線的港人難免會感憂慮,未必投票的人認同暴力,至少不介意抗爭者使用暴力。補選之後,政治光譜無可避免向激進拉闊,原本溫和泛民、溫和本土肯定要思考及調節路線,爭取被「暴力本土」攤分的票源,尤其於區選打本土牌嘗到甜頭的政團,「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建制派雖於補選穩守49%票數,與2012年立法會選舉新界東建制派所得相同,但當中「水份」甚高,例如:怎樣定性方國珊、黃成智的票源屬建制或泛民;再者,由2012年至今,拉布愈見猖獗、非法佔領、暴力抗爭,當然也有對建制不利的因素,如政改拉倒、基建延誤及超支等等,功過相抵,建制派「打和」,但同時也顯示中間、泛民未因各社會因素而轉投建制,建制亦未有吸納新票源。 至於政府處理暴力事件,欠缺「萬方有罪、罪在朕躬」的氣概,於年初一暴亂後,簡單定性為暴力事件,背後原因不求甚解,拒絕具公信力的調查。年初一700名暴民參與暴亂,不論什麼原因都肯定是錯;6.6萬人投票支持鼓吹暴力抗爭的「暴民」,難道6.6萬人全部都錯?當社會趨勢走向暴力,政府是否應換個角度、轉個手法去應對挑戰?

2016-02-24

立法會財委會正審議高鐵工程追加撥款項目,眾焦於「一地兩檢」落實。高鐵要貼地研究一地兩檢,社會必須認清唯一可行方案,而無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就只有透過《基本法第十八條》,將相關內地法律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港方的防線就是內地與香港「雙軌立法」,透過本地立法,令香港社會有充分討論及完成立法會審議程序,高鐵方可一地兩檢「合法、合民情」通關。 香港人對一國兩制視之為瑰寶,絲毫不想動搖,於西九龍總站實施一地兩檢,涉及內地公安人員在香港特區範圍內執法,難免觸動港人的神經而感憂慮。我諮詢多名法律專家的意見,一致認為要將全國性法律納入《附件三》是唯一方案,別無他法,香港目前唯一「一地兩檢」的深圳灣,情況不盡相同,僅可參考「雙軌立法」,不能依樣畫葫蘆。若決定納入《附件三》,剩下問題就是採用方法一:納入後由港府「公布」或方法二:「立法實施」,兩者哪個較可取﹖ 由中央政府在當地「公布」,將有關全國性法律直接適用於本港,是最有效率及直接,但欠缺醞釀過程,強扭的瓜不甜,定必引起廣泛反響。我認為,納入《附件三》「立法實施」雖迂迴但可行,猶如之前《國旗及國徽條例》、《領事關係條例》及《國際組織及外交特權條例》,經過香港的立法程序,社會有充分的討論,不論支持或反對,各自提出理據,經過立法會審議及通過,才有機會令一地兩檢「軟著陸」。 當然,若屆時立法會議員發起拉布或議案遭否決,高鐵無可避免以「兩地兩檢」通車,雖不完美但實際,至於是否符合成本效益則社會自有公論。

2016-02-17

「自我反省是錯誤的結束,也是進步的開始。」大年初一發生的暴亂,是香港的核心價值被狠狠地割出一道傷口,有人不斷在傷口上灑鹽、有人伺機準備再割一刀、有人掩著傷口視作不見、也有不少人藉著傷勢胡亂發動攻擊。我熱愛香港,我最想知道是為何會被人狠割了一刀,怎樣才能避免香港再受傷害。 出現暴亂事件,除了齊聲譴責一批青年外,關心香港的人都會問還可以做甚麼?一個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當然理想,但當發生家暴時,除了互相怪責,大義滅親將親人送入獄後,家庭關係不作修補、置之不理,問題始終都不會解決,或家暴再次發生。真心為家庭的未來,應該盡早尋求協助,接受輔導及幫助,了解家暴背後的原因及真相。 旺角暴亂中的濫用暴力的人,定必受到法律制裁,治亂世、用重典,我真心期望法庭可重判以儆效尤。同一時間,應借用外力,由具公信力的一群人進行獨立調查,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查清大批暴徒仇恨何來、濫用暴力是因為警方過往處理手法過寬或過嚴、法庭判決無法收阻嚇功能、是否如中央所說的分離分子,甚至組成暴力組織策動、暴亂有否資金鼓動;更深層次是社會怨氣、青年向上流動、住屋和生活等管治問題。 我去信特首梁振英要求成立委員會,正希望他及政府「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驗身不會令身體健康,但可及早為病患處對症下藥。 周三刊登

2016-02-03

高鐵封頂協議獲港鐵股東大比數通過,政府決定將「立法會追加撥款」直接提交財務委員會審議,迫切於下月底通過,否則就開始洪水暴發式「倒錢落海」,每月2.33億元暫停工程費用、即使復工,至少要逾百億元「補鑊」。災難將崩於前,但政府未知水浸眼眉,議員們最關心的一地兩檢、兩地兩檢通車方案,特首說:兩地兩檢不可行;運房局長張炳良則說:兩地兩檢雖不理想,但是個後備方案。倘通車時未有一地兩檢,是拒絕開車等生鏽、還是兩地兩檢臨時通車? 高鐵如此一項世界級工程,萬一暫停工程不單是國際笑話,對於香港財政也是前所未見的一大筆冤枉錢,每月2.33億元,以每間公屋成本120萬元計算,大約逾190個公屋單位。我剛得悉另一令人憂慮的消息,一旦暫停工程,等同宣布要重新以今天的價錢再購買工程項目及建築材料,估計至少逾百億元,這粗略估算政府應該一早提及,令議員更理解追加撥款的迫切。 暫停工程尚且逾百億元,終止工程就更是282億元明碼實價。我不敢期望激進泛民議員可放下屠刀、停止拉布,還望拉布有時,勿「玩出火」,倘若到3月底仍未投票於財委會通過,相信所有反對爛尾的議員,包括溫和的泛民,全部都是輸家,而且市民的血汗錢也一併陪葬。 高鐵事關重大,特首梁振英既已開口說「兩地兩檢不可行」,還望詳細解釋,是長遠或永久不可行。就目前情況所理解,一地兩檢有待通過法律挑戰,無人可寫包單,通車時可以一地兩檢的模式通關,梁特首的「不可行」應該如何理解?據政府估算,高鐵通車初期逾65%乘客都是往返香港與深圳,兩地兩檢對於大部分乘客影響輕微,可惜政府對於兩地兩檢的解釋,至今仍是一張白紙,令市民失望、令支持者無奈。由始至終,我都支持高鐵,而且強烈反對爛尾,但身為立法會議員,對一條鐵路最基本的通關方式也無法清晰掌握,試問怎樣支持高鐵逾190億元追加撥款? 周三刊登

2016-01-27

寒流襲港、氣溫急挫,一粒冰折射出一個世界,自1957年以來最寒冷的一天的人生百態,令我感慨良多。 大批好事巿民上山觀霜,加上長跑比賽舉行,結果大帽山、飛鵝山受傷者眾,要出動19輛消防車、近200名消防員上山救人,更有市民因警方封路不能上山而發生糾紛。香港極少遇上如此極端天氣,市民上山觀看自然「奇景」本來也談不上對錯,但出發前是否可以多想一步,在惡劣環境下會遇上甚麼風險?遇險時難免會勞動警方、消防、民安隊等等出動拯救,而這些盡忠職守的救援人員也是血肉之軀,有家人、朋友,卻因某些人考慮不周而被置於險境之中。當然,他們本身要執行的任務也被阻礙。 同一冷冰的天空下,有大學生自發往避寒中心,送暖派物資派「愛心粥」給露宿者。所謂「雪中送炭」,這寒流下的暖意更顯珍貴。   另一令我關注的寒流新聞是,特首梁振英深夜探訪避寒中心,給有瓦遮頭的露宿者送餅乾,如果可以幫到有需要的人士,當然也是好事一椿。另一邊廂,政府清潔工人深夜到有露宿者棲身的行人隧道內灑水清洗牆壁,我不去猜測動機是否趕走露宿者,但客觀效果是令他們在嚴寒天氣下更無處容身。身處避寒中心和流落街頭的露宿者,到底這兩類人士誰更需要援手,是否應該多想一想呢?兩件連環事件難免令人覺得政府處事有欠周全,好事變壞事,是否都可以多想一步,暫緩派人洗隧道,以免令露宿者「雪上加霜」? 我們做人處世,很多時都以自己的意願為先,本來也無可厚非。但如果我們凡事都可以「多想一步」,設身處地想想其他人的處境,多做一點或少做一點都可令其他人受惠,在惡劣環境下更是功德無量。

2016-01-20

銅鑼灣書店5人失蹤事件,歷時逾3個月,透過媒體、親筆書信、家書等等,當事人李波、桂民海非正式與港府、家人溝通。身為港人我們擔心5人的安危之外,最關鍵的一點是一國兩制會否因「跨境執法」而受損,這是不容絲毫動搖;至於涉及中港通報機制、返回內地的過程,中央及港府則必須及早釐清,避免同類消息不斷再出現。 自李波失蹤事件遭廣泛報道,其妻指出他最後的通電來自深圳,由於港府沒有他的出境紀錄,懷疑「跨境執法」的傳言不脛而走,事件挑動港人的神經,建基於懷疑、臆測對一國兩制提出質疑。 港人對「跨境執法」極度敏感,反對派趁機不斷散播「恐內地」,恐嚇日後人人均有機會被捉回內地,唯恐天下不亂。一國兩制是中央高度尊重、嚴格執行的制度,習近平主席公開重申,一國兩制「不會變、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李波多番澄清是自行返回內地協助調查,姑勿論返回內地的方式如何。我按李波的說法大膽假設,若有內地執法人員來港或來電邀請李波回內地協助調查,他有權拒絕、報警,或他權衡輕重要決定返回內地,諮詢過不少法律專家亦認為不構成「跨境執法」。當然,若李波被強制帶返內地助查,這就是嚴重破壞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的重要原則是法治,內地政府不可因為港人在港觸犯內地法律而提出拘捕,除了桂民海外,其餘4人涉嫌或協助調查何事,中央政府及港府應盡早作出公布,建立一套兩地通報機制。我亦藉此澄清日前言論,是希望中央政府及有代表性的部門多作解釋、回應、披露更多資料,阻止揣測、炒作,令事件明朗化、整個事件(當日我所說是「故仔」,絕非編造故事之意)完整發布,港人認為合理才會接受而「收貨」,維護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2016-01-13

「李波失蹤事件」流言滿天飛,孰是孰非就連當事人的太太也無法確實,別有用心的人紛紛撲出來臆測「肯定是跨境執法,一國兩制已死」,急不及待「唱衰」一國兩制的落實。內地媒體《環球時報》一連幾天發表社評及評論,從狹隘角度看一國兩制,泛民藉此大造文章,港人嚴重誤解中央政府的立場、更造成一國兩制的信心危機,望環時暫請慎言,勿再添煩添亂。 環時謬誤之處,莫甚於「如果是內地警員去香港把李波五花大綁式帶過檢查站,肯定不行,然而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既達到開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線」。前面一句「如果……肯定不行」當然是正確描述,但後面一句則充滿矛盾,任何「部門」不論是否「強力」都不可以規避法律。不論在內地或香港,都必須貫徹習近平主席所說「依法治國」,豈有甚麼「強力部門」有例外之理。 一國兩制及基本法正是保障香港可維持現有法治,不受干預,在習主席言猶在耳「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怎麼還有內地媒體以社評方式公然違反基本法,容讓跨境執法,還說成是「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線」,環時的說法正是陷中央於不義。 環時言論影響之深遠,是港人都以「黨媒」看待之,而社評就代表報章的立場,隻字都不可輕率。不過,以這段文字觀之,看似在明示「李波不是被五花大綁帶過檢查站,而是被其他內地機關、部門所帶走。反對派藉此胡亂揣測,散播謠言「來港擄人的就不一定是公檢法、國安(國保)或軍隊,稅局、反貪部門等部門都可以」。難道這是環時希望達到的效果嗎? 我在香港再三呼籲,尤其是泛民,於事件未水落石出前,切勿在胡亂揣測,避免引起恐慌,豈料後欄失火,由內地媒體曲線發布了不利一國兩制的訊息,令事件火上加油般升溫,無必要、無根據的言論,對中央、對港府、對落實一國兩制都是幫倒忙。

2015-12-30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幾乎每項立法會議題,都要求有數據支持才發言,與官員會面說得最多是「沒有數據,不如不見」。不過,身兼扶貧委員會委員,對於政府推出「退休保障」諮詢文件,社會集中討論「若耗資XXX元,20XX年爆煲」、「20XX年入不敷支」……談數字的全部都是假議題,因為再聰明的精算師、再精密的數據,都無法估計將來的經濟起落、更遑論估計數字,倒不如先談理念及原則。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必須清楚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基於公共理財的根本理念之一,正是隨收隨支,不可能企圖使用一次性的撥款,一刀切解決問題。對於「退休保障」之中,我認為「不論貧富」的方案就是「一刀切」決定日後的開支,決不可行。財政收入無法準確預計、甚至出現沙士疫症、金融海嘯等等都是經濟急挫歷歷在目的經驗,但人口老齡化根據出生人口是絕對可推算出來。倡議「不論貧富」的學者,有否考慮到何謂審慎理財原則? 支持「不論貧富」的人經常掛在口邊是孟子所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認為是「推行全民退保背後的文化土壤」,不過,正正是忽略這句說話的背後意義,正是照顧長者是「優次先後」之分,「老吾老」是自己家的長者,安頓後要照顧「人之老」。我堅決支持「有經濟需要」方案,正是這種「優次先後」先照顧欠缺經濟能力的長者,之後才逐步照顧有經濟能力的長者,繼而若香港資源豐盛得可讓政府揮霍得給予富裕的長者,但這樣就是不折不扣將長者生活保障,變為「全民福利」。「不論貧富」的理念不正確之處就是「資源有限,需求無限」,集中資源先助有需要的長者,不正是更符合公眾利益嗎? 香港社會互相幫助精神,納稅人絕不介意、甚至樂意去扶助弱勢,「按經濟需要」的退休保障方案是「防止路有凍死骨,不為朱門添酒肉」。

2015-12-23

2015年即將過去,日前接受電視台訪問有關高鐵項目,回想2014年同一天,我站在同樣的位置高鐵西九總站地盤外接受訪問,又是一年的大事。高鐵事件相信到了通車一刻,或許仍會有「一地兩檢」的爭議,令人不勝欷歔。將踏入2016年,短期的願望是2月底前順利於立法會批出追加款項,否則暫停工程,每月向納稅人「罰款」2億3,300萬元,若繼續停工3個月,再向納稅人開刀「再罰」34億元。還望拉布議員高抬貴手,行動前權衡市民的利害及結果。   過去幾年立法會生態已扭曲至不似人形,拉布不再是反對派的「終極武器」而已成為習慣,動不動都拉布,不論後果、社會成本、公義,就連泛民之中較中間路線的民主黨亦受感染或受網民感召,加入「點人數、拉布」,可知拉布已成廉價的抗爭手段。   拉布若果涉及保護少數、弱勢社群的權益,或意識形態的抗爭,如對23條的憂慮,我絕對可以理解,但今天的議會是民生事項、關乎香港未來發展的基建,也不惜犧性。以立法會工務小組審議港珠澳大橋追加撥款申請為例,現時撥款未能及時於12月底在財委會通過,部分環境美化工程要刪減,請環保團體認清責任。若是明年1月底仍未能在財委會通過,屆時公眾停車場及的士輪候區也會被刪減,無人可以自行駕車或坐的士到大橋口岸,必須要坐巴士,極之不便,日後再施工時造價亦可能會進一步上升。中、港、澳的大橋,將會以香港段最為殘缺及失禮,連停車場及的士輪候區等交通配套都欠奉的大橋,成何體統?   再說回高鐵的「拉布為禍」,港鐵及政府同意為高鐵工程費「封頂」,並將造價由5年前650億元修訂為844.2億元,再超支則由港鐵全數負責。若果因為立法會未能通過追加撥款而引致額外工程費用,到底由政府或港鐵負擔?港鐵小股東為何要同意特別派息,而承擔額外工程費用?這是隱藏而即將引爆的炸彈,能拆彈的只有拉布議員。

2015-12-16

俗稱「牛肉乾」的違例泊車定額罰款將於2017年1月1日上調50%,是21年來首度加價,政府如意算盤是加強阻嚇力,幾敢肯定若單靠「用重典」根本無法解決違例泊車的問題,因為駕駛者或職業司機的心態都是「博一博,不用四圍撲」的心態,看準警方不可能百分百執法而冒險。要做到百分百執法,必須靠科技,以視像「天眼」監控系統,只要拍到違例泊車就派「電子牛肉乾」,才能杜絕車主的僥倖心態,禁止違例泊車。   近年交通違規問題嚴重,涉及定額罰款的個案,由2010年約75萬宗,飆升至去年約108萬宗,增幅達44%;而今年首9個月,個案已達96萬宗,故同意交諮會建議,提高罰款由現時320元增至480元,非法上落客、貨由現時450元增至680元。純粹計算,以中環、金鐘、銅鑼灣等市區停車場每小時平均逾30元計算,只要冒險違例十多次,即使食一張「牛肉乾」已值回票價,值博率甚高。加上不少於該類區別上班的車主、甚至經常於禁區上落客的富豪,有足夠經濟能力「有錢無恐」地違反交通條例,即使十次有一次被抄牌,也只慨嘆一句「唔好彩」就算,下次繼續。提高罰款至480元及680元,即使短期內可收阻嚇作用,但車主「習慣」了罰款,又會故態復萌。   觀乎新加坡的例子,以天眼抄牌才是完全杜絕抄牌的方向。我相信絕大部分駕駛者都寧願加強執法,真正杜絕違規,而不願見到有能力負擔或認為罰款「濕濕碎」的車主繼續肆無忌憚違規。除非是仿傚芬蘭,交通罰款的數額與違章者的收入掛鈎,高收入階層要比其他人交更多的違章罰款,一張「牛肉乾」可令芬蘭「香腸大王」尤西•薩洛諾亞因超速駕駛被罰款17萬歐元(約153萬元港幣)。

2015-12-09

一地兩檢能否及如何落實是整個項目的關鍵,有政黨老調重彈超離地方案,提出「車上檢代一地兩檢」,外行人看熱鬧,方案似一舉兩得,既免卻法律爭議又不妨礙行車時間。內行人看門道,一看便知道:「不可行。」 只要掌握基本數據,就可知道這是門外漢、沒做功課的建議,第一,知否處理一列高鐵需要多少內地執法人員?以一輛高鐵載客量共600人,文件顯示,預算65%乘客由深圳上車,共400人,假設當中300人在龍華站上車,由龍華至深圳邊境,只有15分鐘,平均每個人清關需要2分鐘,大若需要40名公安負責,按比例內地海關人員與公安是1:3,公安加海關共53人。 第二,知否由內地石壁至香港需要多少時間?假設公安人員由內地上車檢查至香港就需要45分鐘,來回加上停站及準備共30分鐘,總共需要兩小時,即每班車需53名內地人員應付兩小時的人力資源。第三,知否高鐵每兩小時有多少班車由內地來港?大約每兩小時12班車,換言之,每兩小時就要636名內地人員「招呼」高鐵來港乘客。試問內地會否為了香港,花費如此龐大人手為港做關口檢查,只為一個小小的香港? 正如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於高鐵拍板前後清楚說明,高鐵通車時未必可做到「一地兩檢」,經歷5年最大潛在因素仍是法律問題糾結不清,甚或是有方案在手,但需預備落實一刻,大狀們伺機而噬。距離高鐵預算通車日期仍有兩年多,說長不長、短也不短,追求仍是空中樓閣的一地兩檢之餘,不妨兩手準備「兩地兩檢」方案,服務高鐵主要六成半由深圳至香港的乘客。

2015-12-02

家長要求永久取消小三TSA的訴求已清楚,為此我對自己的立場不作閃避,立此存照,絕不支持學校「零問責」,TSA、學校外評等客觀評估教與學表現的工具不可能全撤銷。教育局必須正視TSA扭曲已戕害孩子正常學習,何不先暫擱一年TSA停一停、想一想,至少採取「不記名、不記校、隔年考」等除去操練,令TSA重拾正軌。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家長不滿學童功課、考試壓力沉重的怨氣及憤怒,過去幾年不斷發酵、升溫,教育當局卻採取鴕鳥政策應付,官員出訪頻仍、與表達不滿的家長「零溝通」,TSA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家長一呼萬應向教育局說不,「拒孩子成為功課奴隸」,不論網上輿論、立法會公聽會對教育局表達的不滿,絕不低於國民教育風波,現已演變成為政治炸彈。   TSA的原意是考核香港學生於3個學習階段,能否達到基本能力,推行只為「系統性」反映全港學童整體水平,並非針對個別學校、甚至個別學生,TSA扭曲至今是因為不少教育局官員自作聰明,以數據向學校有意無意間施壓,將原本幫助學校進步的資料,變為逼使學校催谷學生「跑數」的指標。    教改推行前對小學採取絕對信任,說得直接一點是放任,小部分對學生不負責任的小學,學生6年學習生涯是極低增值,甚至「零」增值,教育局欲幫無從。TSA的出現是客觀評定學生整體水平,從而針對性作出改善,例如新民黨留意到英文科達標率,遠較中文及數學為低,從而建議於初小增加外籍英語教師。    無論如何,學生的福祉必須放首位,有不必要操練必須停止、修訂,但監察全港水平的評估也有其存在必要,千萬別「把嬰兒和洗澡水一起倒掉」。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