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早辰 - 田北辰
2011-12-15

勞顧會勞方代表拒絕審批「補充勞工計劃」個多月,護老院已出現達六十個長者護理員空缺,服務質素開始受影響,再不填補空缺,情況將更惡化,部分院舍更會因人手不足而結業。 如果說勞方代表拒絕審批有關工種,是因其不符合「低技術勞工」定義,尚能理解,但勞顧會審批申請行之多年,如今勞方代表忽然另闢戰線,提高叫價,包括要求加入審批月薪三萬五千元或以下的輸入專才,事件愈來愈政治化,教人痛心。 這場風波還凸顯更根本問題︰勞顧會實權在握,還算甚麼「諮詢組織」? 根據勞工處網頁,勞顧會「就有關勞工的事宜……向勞工處處長提供意見」。由「提供意見」一變而為「審批」,已是一奇。更奇的是,有報章引述勞工界議員稱,政府九十年代已決定由勞顧會審批外勞申請。是耶非耶,當局有必要澄清。 審批外勞「大權旁落」,無法令人接受。須知道,輸入外勞事屬敏感,輸入太多,影響本地工人;輸入太少,窒礙企業發展。現在可好,政府將審批權交給諮詢組織,自己置身事外,管治意志何在? 我並不反對勞資雙方加強協調,但在輸入外勞一事上,勞方主張從緊,資方主張從寬,只要勞顧會勞資其中一方不贊同申請就不批,公平嗎?試想像主客易位,每個企業均由勞資雙方代表組成的「諮詢組織」審批加薪,資方代表不同意即凍薪,大家能接受嗎? 曾蔭權經常說將「強政勵治」掛在咀邊,在我心目中,強政勵治是︰諮詢組織只限於諮詢,政府聽意見後有政治勇氣及承擔作決定。現政府表現是否符合此標準,看官們不妨自行判斷。

2011-12-08

上周六參加電台舉辦的社區送暖活動,聯同社區組織協會及多位小義工探訪深水埗一班天橋底露宿者,過程中體會更多社會的不公義現象,令我感受良多。 一位叫「阿旺」的中年人,他因跌傷行動不便,收入不高,被迫入住板間房,惟近年租金上漲,唯有愈搬愈高(唐樓無升降機,租金愈高愈平),現已搬至十一樓,無奈申請單身人士公屋者大排長龍,多年仍未可上樓。他坦言,與其繼續撐樓梯,不如索性搬到街上算了。 「小鳳姐」是另一位不良於行的中年露宿者。一直以來,她與另一位露宿者朋友互相照顧,但想聯名申請兩人公屋單位,當局卻以她們非直系親屬為由拒絕。 「有瓦遮頭」是市民最基本需要,按說當局應盡快安排這批露宿者「上樓」,但向一直協助露宿者的社協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了解後,得悉現時申請恩恤上樓主要考慮申請人的年齡及健康狀況,「瞓街」並非考慮因素之一,這不是太諷刺了嗎? 誠然,若依足規矩,上述兩個案可能真的要慢慢等上樓,但合法不等於合情合理,坐視市民因行動不便而露宿,硬要兩位相濡以沫的弱勢群體各自長期輪候公屋,符合公義嗎?為此,我將去信當局要求酌情處理阿旺與小鳳姐的申請。 當年詩人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卻能推己及人,寫下「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千古名句。但願主事官員眼中除了「規矩」外,也要「推己及人」。

2011-12-01

區選種票疑雲愈演愈烈,「一屋多姓」個案愈揭愈多,連法律學者亦被指搬屋後沒有更改選民登記資料,迄今已有多名候選人提出選舉呈請。 有人說,在華人社會中,香港有法治,有自由,無民主;台灣無法治,有自由,有民主;新加坡則有法治,有民主,無自由。上述評論容或流於套板印象,但正好說明法治與自由是本港兩大成功基石。種票對香港的損害,不言而喻。 只不過,借種票指控翻盤,卻恐非易事。除非證明個別候選人操控或教唆,否則充其量只能說有人虛報地址,很難推斷哪位候選人得益,總不成全部入當選者的數,簡單扣除其得票吧?說到底,選民登記制度是一個honor system,講個信字,要百分百確保選民登記冊上資料正確無誤,有極大技術困難。例如要求登記選民提交住址證明,先撇開可能影響登記意欲,事實是非戶主可能無法出示住址證明。再說,如果有人把種票種得高明一點,例如將「幽靈選民」作較平均分布,同時選擇真正認識的居民作「種植場」,單看選舉名冊,也難以發現破綻。 當然,這不代表當局可以「見怪不怪」的態度輕忽視之。恰恰相反,當局就算查不出有組織的教唆行為,最起碼應從重處罰幾個蓄意虛報地址的人(對於那些沒有分辨能力而被利用者,如長者等,應區分處理),以作後來者警戒,讓他們知道「被種票」的機會成本極高,實在犯不著冒險。

2011-11-24

特首選舉備受注目,各式機構每隔三、五日便公布各人支持率的「成績表」。最新一份成績表來自教聯會,其中梁振英支持率約32%、葉劉淑儀約7.9%、唐英年約7.4%,何俊仁則約2.8%。 調查結果可以有不同解讀,但不管怎樣說,葉太的回應都值得大家深思。她表示,支持度與梁振英有一段距離,是因為其回應市民訴求時,會考慮實際情況,而非胡亂調撥資源,大開期票。 事實上,美麗口號可能是政客最容易在短時間內得分的技倆。三年前奧巴馬舉起的「改變」旗幟,何等激動人心?對照現時美國失業高企,經濟前景不明,奧巴馬連任之路荊棘滿途,可謂恍如隔世。 這裡帶出一個深層次問題︰假設明天就有普選,市民想要一個怎樣的領導人?是一副有求必應黃大仙的姿態,還是敢於在某些市民一面倒有訴求的重大議題上,說出難度之所在,以及一味從眾的代價,往往要全民一同承受?一如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在電影《絕望真相》(inconvenient truth)所詰問,要應對全球暖化,必須犧牲生活的便利及享受,只是人們願意嗎?我近年全力投身政治,以發展優質民主為職志,說穿了,就是希望市民能從美麗的謊言與令人失望但必須面對的真相之間,作出明智的抉擇。 今屆特首選舉,是普選前的最後演練,對從政者如是,對選民也是如此。

2011-11-17

區選曲終人散,不少人問我︰為甚麼我在芸芸具知名度的區選初哥中,能成為勝出的「異數」? 理由可以有千萬個,但歸根究柢還是一條︰幫到手而已。 我的對手是紮根12年的當區區議員,因此由決定參選當天,我已深明這是一場艱難的仗。然而與街坊接觸後,發現很多地區問題,譬如是否成立法團、港鐵噪音以至巴士擠迫等問題,纏擾多年而無滿意解決,反觀我落區開展工作以來,嘗試提出一些解決方法,部分問題已取得一定進展。事實上,要解決老問題,不一定要花費大量公帑,例如港鐵列車入廠發出噪音,動輒要求花逾億元興建上蓋/隔音屏障,自然寸步難行,但我實地到受影響民居觀察後發現,只要降低車速,情況自可改善,港鐵對限速測試反應正面,有望進一步紓緩問題。 另外,最近有政界中人提出所謂「蛇齋餅粽」之說,不僅侮辱選民,暗示他們貪小便宜,更是以偏概全。 須知道,區議員若只懂「公事公辦」,跟居民關係疏離,固然不可取,相反若只著重搞聯誼活動,亦難滿足居民的需要,兩者相輔相成。我的參選經驗或許可以引證,居民希望區議員能夠在地區工作及聯誼活動之間取得平衡。 寄語上述政界中人,與其只引用「蛇齋餅粽」尋求答案,倒不如認真檢視一下是否真正幫到手。而選民揀最幫到手的候選人,又怎算是「異數」呢?

2011-09-22

特首選舉雖名曰「跑馬仔」,但坊間不少人建議建制派只出一人,與民主派候選人「對決」,想深一層又似「拳賽」多一點──儘管這是重量級對蠅量級的賽事,實在別開生面。 小學老師都有教落︰「有競爭才有進步」,為建制派中人參選特首開綠燈,只要他/她有取得一百五十張選委入場券就可落場,總比毫無懸念的「高票當選」強。有人擔心,建制派互相分薄票源,可能讓民主派有機可乘,成為陳水扁翻版。事實上,特首選舉辦法已杜絕有關情況,因為按規定,候選人必須取得過半(即超過六百)選委票才可當選,若在第一輪投票後沒有候選人當選,則最高及第二最高得票者可進入下一輪投票,其他候選人將被淘汰。假設「入閘」者為唐英年、梁振英、葉太及一名泛民候選人(范太已明言,唐出選她不會出),按上屆梁家傑僅獲約一成半選委票計,即使今屆出現四人相爭之局,泛民候選人也進不了第二輪選舉。 或問,一旦展開競選辯論,候選人之間可能互相攻訐,豈不影響內部團結?正所謂爭也君子,看看奧巴馬跟希拉莉當日爭個你死我活,今天還不是同台唱戲。再者,2017年特首就要普選,先來一場較真的「熱身」,增加民主成分,善莫大焉。某疑似大熱門的至親說得好,「誰有料誰贏」,真金不怕洪爐火,競爭何足懼哉?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