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強不息 - 曾錦強
2016-05-05

Ad Block這類廣告過濾軟件,雖威脅媒體的收益,但對於製造內容的媒體或許是個機遇。廣告過濾軟件帶來的生態改變,現在仍不太明顯,但由於用戶增長強勁,將來一定會有深遠的影響。 Ad Block不會令廣告完全消失,只會令廣告的模式轉變。當傳統廣告的效力下降,代之而起的也許就是內容營銷。傳統廣告是吹噓自己的產品或服務有多好,內容營銷是令消費者變得更好,令世界變得更好。在內容營銷的年代,懂得製造內容的媒體有一定的優勢。 社交媒體運用大數據,讓內容與受眾有更佳的配對,但內容雜訊仍然很多。而且數據只能反映受眾的參與度,未必能判斷信息的正負面,如果受眾對負能量的投入程度高,負能量便能成功發酵,當我們更聯繫的時候,世界卻沒有變得更好。大數據也無法判斷內容的好壞,媒體可以專家的角度,為受眾製造或篩選優質的內容,再藉大數據優化用戶體驗。 本地媒體要提升競爭力,可以考慮加入兩類人才。第一是數據人才,現在香港媒體對於收集和應用數據,仍然很原始。馬雲收購南華早報,並將網站從收費變免費,就是因為讀者數據,比起付費獲得的收益更有價值。加入數據人才,有助優化用戶體驗和商業價值。 另外,媒體也可以加入廣告的創意人才,跳脫媒體的限制,為廣告客戶帶來更有效的宣傳。近年社交媒體積極從廣告公司招攬創意人才,大概就是想從被動接收廣告,轉型至主動策劃廣告。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5-03

Facebook和Google分別公布了第一季度業績,Facebook第一季收入上升了52%至53.8億美元,而Google亦上升了16%至180億美元,強勁的增長,令全世界叫苦連天的媒介都要眼紅。相信兩者的增長,已經壟斷了數碼媒體甚至所有媒體的升幅。 一直以來,媒介是通過廣告商投放的廣告費,來支付優質的內容。在互聯網世代,遊戲規則改變了。這些搜尋引擎或社交媒體平台,不必花錢做內容,卻能利用其他媒體,甚至是用者自己產生的內容去聚眾。他們不做內容,可以撥更多資源去發展大數據,讓廣告客戶更精準地投放廣告,反而吸納了更多廣告。 做內容的媒體,需要聘請很多人,但廣告收入反而更少。這打破了媒介人的信念──以優質內容吸引受眾的眼球。原來吸引受眾眼球的,不一定是優質內容,只要和受眾有切身關係,某些熟悉的人所發放的信息,便能讓受眾投入。在這個年代,只要擁有受眾,擁有數字,便能得天下,優質內容反而成了別人的嫁衣裳。 不做內容的媒體,還有一個優勢,就是他們沒有文字或語言的障礙,能跨過地域限制,可以更快地達致全球化,並建立規模效益。以往那些所謂全球性媒體,在美國以外的接觸面,其實非常有限。他們數十年甚至過百年也無法達成的全球化,被這些不做內容的媒體,只消數年的時間便已經達成了。 這些搜尋引擎和社交媒體,正逐步蠶食本地媒體的收益,媒體職位正在流失,這情況有機會逆轉嗎?下次談。 周二、四刊登

2016-04-28

近年在很多中產朋友的聚會中,一個很常討論的問題是──會不會移民?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認為為了子女的將來,應該申請移民,因為香港無論教育制度、政治前景或年輕人的出路都很灰。   我說我的根都在香港,很難移。父母年紀漸長,不想在他們的晚年離開他們,公司的業務又在香港,想走便不會創業。子女如果有本事的話,他們將來也有辦法移民,如果沒有本事的話,在香港搵兩餐還是比較容易的。   而且這幾年香港除了政治環境比較紛擾,人們的負面情緒多了外,我們的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改變。教育制度從來也不完善,但全世界沒有一個制度是完美的,制度不理想,正好教育子女即使無法改變制度,也可以改變態度,用自己的方式長學識,不要成為制度的奴隸。    我4年前高齡創業,沒有走後門,不用趨炎附勢,也沒有面對很多繁文縟節,做到現在的規模,相信只有香港這塊福地能提供適合的營養。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重複做這樣的事情,相信也難以做到目前的成績。   前兩天,有報章訪問了一個俄國女孩子,她透過優才計劃來港成立推廣公司。她說香港是「有小城市舒適的大城市」,任何人都能在這裡找到想要的東西,「香港充滿活力、安全及十分方便」。在營商方面,香港位於亞洲心臟,有其地利優勢,而且規管健全,加上低稅制,和簡單的營商環境。這都是外國人眼中香港的優勢,我們不要妄自菲薄。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4-27

有個並非做廣告的朋友,湊巧認識我們集團幾位同事,她說我們的同事都很熱愛公司,也以公司為榮,她很有興趣知道我們有甚麼秘訣。聽她這樣說,我感到很開心,因為這可能比同事直接的反映更真實。   我笑說秘訣是她碰巧認識的都是熱愛公司的同事。事實上,我們已經是一個六十多人的團隊,我相信不可能每個同事都熱愛公司。但我也相信我們的同事,熱愛公司的比例應該比同行的平均水平高。對於一個只有4年歷史的集團來說,歸屬感已經非常不錯。   這應該和我們經常強調以人為本和共享成果是不可分割的。根據我多年的廣告管理經驗,以我們集團現在的業務規模來說,比例上我們也的確投放更多資源在員工身上。   不過我有時也會擔心,我們只是一廂情願,認為對同事已經很好,但他們未必感覺得到。他們可能認為我們得個「講」字,以人為本只是管理層假大空的口號,背後我們其實是在經營血汗工廠,因為我看見我們OT的情況仍然相當嚴重。   有一次跟同事開會,她提到之前一晚做到凌晨三點幾,我立時緊張起來,並追問這是否我們工作的常態。她安慰我不要太擔心,這只是偶然的情況,在這裡工作的確沒有以前那麼幸苦。而且,他們即使忙碌,也忙碌得比較開心,因為管理層不會和同事斤斤計較,開夜搭的士,不會因為早了幾分鐘,便不准同事claim錢,還有我們OT飯錢無上限,有時做得辛苦,也可以放膽吃得好些補償。    廣告人

2016-04-22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談到蘋果CEO Tim Cook是一個工作狂,他會早上4:30開始向員工發電郵,而且往往是最早上班,最遲下班的一個人,甚至會在星期日晚上找同事開會,為新的一周做準備。幸好在我的工作生涯中,從沒有遇過這樣的上司,不然我會極速辭職。 我遇過最難頂的上司,也只是在工作時間以外找我談公事,而我又認為那並不是等不到上班才談的事情。試過有個上司,他當時初來香港報到不久,不知是否急於表現他是一個勤奮工作的人,竟然早上8時來電,找我談些並非緊急的事情,由於我對私人時間被騷擾很反感,所以有點不客氣,之後他再也不敢大清早致電給我。 我自己肯定不是工作狂,可能還有點懶惰,通常都是公司內最早放工的人。我重視家庭生活,也重視同事的私人時間,不但不會在同事放假時找他們,即使辦公時間以外找同事,也是絕無僅有,而且是因為非常緊急才破例。試過有客戶周末通知我,他們會轉用其他廣告公司,我也等星期一上班的時候才通知同事,讓他們有個快樂的周末。 我經常說沒有任何成功應該凌駕於家庭之上,家庭不成功,甚麼成功都沒有意義。我還推己及人,希望同事都能重視家庭,做一個稱職的父母,孝順的子女,關愛的伴侶。我以家庭為重,工作以外很少跟同事或行家接觸,很少跟他們吃晚飯、打牌、喝酒或唱K。雖然如此,這並無損大家的友誼和合作關係。   廣告人

2016-04-19

一名男顧客到夜場消費,遇上「女士之夜」要付比女性高的價錢,向平機會投訴性別歧視,不但獲得受理,還獲法庭判勝訴。評論多指矯枉過正,我認為對於從事市場營銷的人士來說,更會隨時誤墮法網。    評論指這酒吧經營的是「任飲場」,由於男士酒量比女士大,所以收取較高費用很合理。正如酒店的自助餐,一般來說小孩的收費比較便宜,因為他們的食量較小。這是從使用量去斷定價格差異的合理性。   但從市場營銷的角度去看,即使使用量相同,價格也可以有差異性。多些女士入場,能吸引更多男士進場,小孩有優惠價,能吸引一家大小進場吃自助餐,為酒吧或餐廳帶來更多生意。很多商家願意做蝕本生意,就是因為這能帶來其他賺錢的機會。   市場營銷的工作往往由市場細分(market segmentation)開始,對於每個細分的市場,有不同的部署是很普遍的事情。例如電訊商可以因為學生的消費能力比較弱,給予價錢優惠,讓他們習慣使用該品牌後,成為忠實顧客,帶來長遠的收入。以平機會的邏輯,這可能會被控年齡或職業歧視。   某些品牌基於社會責任或公眾形象,會給予長者優惠,這也可能觸犯年齡歧視。如果同樣用量,付費便要相同的話,長者兩元乘車優惠,也可以觸犯法例,而這優惠更是由政府資助的。   市場營銷講求的是差異性,如果所有人購買同一商品,使用同一服務,要付同樣價錢的話,這等於斷了市場營銷的雙臂。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4-14

和一個朋友吃飯,他讚口不絕以前的老闆,他的前老闆曾跟他說:「我不懂營銷,所以請你回來,營銷方面的事情便照你的意思做。」我說這才是真領袖,真領袖才有胸襟說出自己比下屬不足的地方,才有胸襟說聽從下屬的意思做。    大部分的老闆,處處都要表現能力比下屬高,比他們聰明,所以他們要聽從老闆。事實上老闆不但未必更聰明,而且往往外行人管內行人,會計出身的去管營銷,技術出身的去搞財務,結果自曝其短之餘,還沒有自知之明。    有些老闆,雖然肯承認自己不懂,但仍要扮演高高在上的角色,擺款擺姿態,要你們這些臣子來說服我,如果我不被說服,不是我的問題,而是你們無能。下屬心想:「反正你這麼笨,也很難說服你,不如聽你的意思做,搞砸了可不要怨我。」   真正的領袖,並不怕承認自己不足,也不擔心下屬比自己強,願意聽從下屬的意見。他們也不必自吹自擂,以證明自己優秀,人家看在眼裡,自然會心知肚明,能夠成為上司的,必然有過人之處,而且「三人行,必有我師」,做上司的也不必心虛自卑到擔心自己一無是處,沒有值得下屬學習的地方。   真正的領袖,是比你聰明能幹的人,也願意成為你的追隨者。領袖只需要提出目標,指導方向,不必提出做法,放心放手讓能幹的團隊去處理。他們不必是個完美的人,他們的角色是去建立盡善盡美的團隊,並利用各人的優點互補不足。  

2016-04-13

近年我認識的表現優秀的年輕人,不是來自草根家庭,便是來自富裕家庭,來自中產的,比例相對地少。而我在朋友圈中,聽到有問題的中產家庭子女卻不少。他們不是誤入歧途那麼嚴重,只是怕捱苦和缺乏人生目標。   有些年輕人大學畢業後,沒有一份工作做得長,父母利用個人關係幫他們找到工作,不是未上班已經推卻,便是很短時間便裸辭。有些看似比較上進的,會不斷讀書,讀到30幾歲仍然繼續讀,讀完一個學位後,發覺自己有其他興趣,又去讀另一個不同的學位,似是逃避工作多於鑽研學問。 中產家庭有很好的經濟條件,父母本身又有學識,本來應該有條件培養出優秀的下一代,為何孩子會變得脆弱和缺乏人生方向呢?我想這是另類中產陷阱。    中產工作時間長,容易以物質代替相處,將教育外判給學校或其他機構。太重視學業,沒有建立良好的關係,沒有培養興趣。由於被過份照顧,過度安排,缺乏解難能力。大學畢業後只有失落感,不懂得為自己策劃人生。   中產父母工作壓力大,自己也可能不太享受工作,在子女面前也許經常長嗟短嘆,做一個很差的典範。孩子自小耳濡目染下,認為工作是受苦,更想逃避工作。他們又沒有家庭負擔,有豐厚的零用錢,甚至成為家庭的負擔也不感到羞恥,更加不急於找工作。   這一代的中產父母,如子女尚年幼的話便要引以為鑑,不要跌落這個中產陷阱。 廣告人

2016-04-07

自從當了爸爸後,看孩子戲多過大人戲,但我發覺很多小孩動畫,其實都是拍給成年人看的,很有教育父母的意義。 復活節期間看了《功夫熊貓3》,就是一部很好的家長教育電影。不獨是這一集,整個《功夫熊貓》系列電影,好像都在提醒我們,怎樣才能做好父母的角色。 在第一集中,阿寶本來只是一隻貪吃的熊貓,施福師傅就是將阿寶的貪吃激情,轉化成習武的動力,才讓他成為龍戰士。作為家長,我們也要發掘孩子的激情,並將孩子的激情轉化成學習的動力。 《功夫熊貓2》教會了我們要心平氣和。阿寶打敗沈老大的絕招,就是心平氣和。每個家長也有個能令自己七孔冒煙的「沈老大」,不想爆炸自焚,便要學習心平氣和,才能把「沈老大」收拾。 《功夫熊貓3》中,阿寶做師傅訓練熊貓兵團,他領略到授武的目的不是要把他們訓練成自己心目中的形象,而是要他們做最好的自己。於是他把熊貓兵團劃分成不同的部隊,以他們的長處各司各職,互相配合形成強大的兵團。作為父母,我們也應教育孩子成為最好的他們,而不是為他們設定框框。 還有,戲中的壞蛋阿凱太貪心,希望盡收各大俠的真氣,但最後因為承受不了,反而被殲滅。香港的父母總是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線,每天為他們安排太多學習和活動,最後只會吃不消。每個孩子學習的「胃口」都不一樣,大小也不同,不必都吃同樣的「食物」,也不應強迫吃同樣的分量。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4-06

打工的時候,我每年有五個星期年假。我生性懶惰,每年都會用盡所有假期。由於公司人多勢眾,放假的時候幾乎完全不會處理公司事務。即使是平日晚上,我也會關了公司的Blackberry,不想那些催命電郵影響我的睡眠質素。 現在經營自己的公司,不知是我的責任心重了,還是因為智能手機普及後,大家對於工作的期望不一樣,工作和生活已經很難分開。即使理論上我想放多少假都可以,但真正放假的日子反而減少了。 在智能手機的世代,都市人已經很難將工作和生活完全分割,工作的時候仍能處理很多私人事務,但回到家後也未必能將工作完全放下。因此,要好好安排工作與生活,避免兩邊都不討好。 我自己只有一個行事曆,把工作和生活的重要事項都紀錄下來,即使辦公時間內要辦私人事務,我也會當作是跟客戶開會一樣,在行事曆上紀錄下來。我還會預先把孩子的學校假期紀錄在自己的行事曆中,盡量避免在那些日子安排會議,以便能放假陪伴他們。如果不能整天放假,也盡量抽一些時間陪他們玩。 偶爾無法避免要在家工作的話,我也會利用清晨或晚上的時間,孩子睡了以後,或是還沒起床的時候做。雖然現在都市人的工作時間很難以朝九晚五去界定,但不要以為自己能multi-tasking,那通常都是欺騙自己,結果是甚麼都做不好。所以工作時要專心,陪伴家人的時候,更加要專心,不要把工作的壓力帶到生活中。 廣告人

2016-03-31

Alphago戰勝了韓國圍棋手李世後,廣告公司McCann日本乘着人工智能的風潮,推出首個人工智能創意總監,為廣告提供創意指引。這「創意總監」會利用大數據分析過去十年的廣告,為不同的產品或服務找出成功的創意元素,優化廣告信息。這機械人暫未有作品面世,不知這是真的人工智能,還是穿了機械人外衣,笨手笨腳的人類。    最近,我舊老闆WPP集團的CEO Martin Sorrell在一個研討會上說,我們再不是做廣告,廣告業需要重新定位。他認為廣告公司應該結合數字和創意,通過數字瞭解消費者,為創意提供指引。看來廣告人將要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   我是統計系畢業,但做了廣告27年,我相信數字,但更相信創意。數字能助你瞭解過去,這有助探索將來,但創意卻可以創造未來。我相信廣告業的未來仍然是以創意主導,數字只能扮演輔助的角色。即使是最聰明的機械人,在可見的將來仍無法取代人類的創意。   以盈利最大化為目標的公司,自然希望能以機器代替人類,它們不用出糧,不會搞工業行動,絕對服從老闆。但以人們幸福感為目標的公司,關注的是企業的社會功能,希望員工做得開心,能為客戶創造價值,帶來滿足感和成功感,賺取合理報酬,養活自己和家人,而企業又能自給自足,有一點盈利足以作持續發展。   我選擇以幸福感為目標,不是這會帶來更大的利潤,而是這會叫人感動,而且仍有利可圖,這樣辦企業才有意思。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3-29

有一個合作夥伴,和我的同事開了幾次會後,忍不住跟我說,我們的年輕同事表現都非常好。他和很多廣告公司合作過,從沒有見過這麼多優秀的年輕人,他們的表達清晰和有條理,面對客戶的高層也很淡定,不但沒有怯場,而且對答得體,他問我如何能聘請到這麼多出色的年輕人。   聽了他的稱讚後,我也覺得很開心。當初我的創業動機,就是要吸引和留住這些對廣告有熱誠,也有能力的年輕人。這幾年,的確吸納了一些非常卓越的年輕人。每當我聽到人說「一代不如一代」,我都會為這一代辯護,我認為他們比我們的那一代更優越。   我說我們並沒有甚麼聘請策略,能夠吸引這些年輕人的加入,也許是因為我沒有參與聘請的工作。我的同事眼光都比我好,也更有魅力吸引人才。 此外,我相信有一套公平合理的報酬制度,自然能提高公司的吸引力。比起其他公司,我們肥上瘦下的情況沒那麼嚴重,而且還有清晰透明的分紅制度,這都是吸人的招數。   我們也比較相信年輕人,願意為他們搭建舞台,給他們表演的機會,讓他們能從工作中獲得滿足感。還有,我們集團的文化較能讓同事暢所欲言,也是他們有機會表現的原因之一。那天我雖然跟他們一起開會,但是他們仍能各抒己見,大膽說出自己的想法,不需要猜度老闆的意思。   如果沒有暢所欲言的氛圍,管理層又抱着一代不如一代的心態,相信企業也難以培育出優秀的新一代。

2016-03-24

針對近期學生自殺的問題,教育局撥款五百萬元,向全港中小學每校發放五千元特別津貼,資助家教會舉辦支援學生心理健康成長活動,包括家長講座、學生心理成長講座和親子活動等。 這就是政府的典型思維,不是要解決問題,而是讓公眾知道他們已經做了事情。雖然我認為把學生自殺全都推到教育制度上是不公平的,但是教育局也不應慌張到胡亂出招,不問成效地花錢。五百萬元對於政府來說是個小數目,但也不至於要不經大腦地花掉。 這計劃沒有甚麼意思。學生自殺的原因很多,不全是教育制度的問題,也未必全是家長的問題,可能是感情、人際關係或個人情緒的原因,不應過度簡單化認為教育制度是兇手,也不應歸咎都是家長的錯,或孩子的抗逆能力低,個別性的問題根本不會有一致性的解決方案。 這計劃沒有經濟效益。學期還有三個多月便結束,突然要籌備一個講座或活動,一定會急就章,為了花錢而花錢。公家錢不花不會落在學校或職員的口袋中,他們一定會想方法花掉它。這會造成不理活動質素,不管是否切合需要,導致浪費社會資源。 五千元的撥款,能產生的效用也很有限。作為家長,當然歡迎學校多搞一個家長講座,但一次性的家長講座,效用未必持久。而且在這麼倉卒的情況下,講者的質素如何也是疑問。未來幾個月,我相信有很多人會搖身一變成為教育專家,去爭逐這五百萬元的市場。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3-22

周日,我出席了TEDxKowloon作分享。我很少出席周末周日的研討會或演講分享,因為我想盡量多陪伴家人,但今次因為是TEDx的品牌,加上有機會和其他來自不同界別的嘉賓作交流,才欣然接受邀請。 我是一個語言發展遲緩的人,三歲多才懂得說話,那時候任誰也想不到我將來成為講多過做的企業領導人。更萬萬想不到的是,我今天能站在台上跟幾百人講話,雖然最後我還是把背熟了的台詞,漏了一大段,但總算能帶出重點,順利完成分享,我已經很滿足。 今次分享嘉賓的確是星光熠熠,有我很敬重的一位舊同事魏華星(Francis Ngai),可惜我上午沒空,錯過了他的分享,很多朋友都跟我說他的分享很精彩。下午的部分,王維基和「要有光Light Be」的創辦人余偉業的分享都很感動人心,但我自己最喜歡的部分是曾志浩(Benson Tsang)的分享。 他以一盤散沙來形容他的「平等分享行動」,但一盤散沙的影響力比起石塊更擴散更深入。民間的自組織力量,比起社福機構或政府的行動,有更深遠的影響力,他們更能深入社區的每一角落,以他們的愛與關懷,影響身邊每一個人。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根火柴,只要我們燃燒自己,便能點燃其他人的生命。 TED x Kowloon搞手,嚴格來說也是一盤散沙。他們由一群熱愛香港的年輕義工組成,卻能舉辦一個這麼大型的活動,動員12位來自不同界別的人物,通過動人的香港故事帶出啟示和正念,活動很有意義,影響也很深遠。

2016-03-17

早前在一個教育研討會上,我分享了怎樣看待孩子打機的問題。我在孩子打機的事情上,領略到孩子原來可以完全不受我影響。我自己並不喜歡打機,兒子年幼的時候,家裡並沒有遊戲機,但小兒跟大部分青少年一樣,都愛上了打機這個玩意。很多人擔心孩子打機會荒廢學業,我的態度是從接受到信任,進而放任。   我也曾經認為應該嚴格控制孩子打機。但後來發覺,孩子上了中學以後,是管無可管的。他們有零用錢,即使不吃飯,也會儲錢買遊戲機,即使不能負擔最新型號的遊戲機,也會買二手舊機。即使不在你面前打,也會在你背後打,甚至半夜起床打,你總不能24小時緊盯着他們。   打機容易上癮,所以當知道孩子愛上打機後,我也擔心過一陣子。但我沒有責罵,也沒有管束,反而跟他說,信任他會有分寸,懂得分配好讀書和遊戲的時間。建立關係的「貨幣」是信任,被信任的人,會努力去維持別人心目中美好的形象。信任在父母子女的關係上,尤其重要。   兒子最初也擔心自己沒有定力,於是在考試前一個月便主動將遊戲機的電線交給我們保管,後來對自己有了信心,便不用借外力來幫自己抗拒誘惑。他的成績也在我們的接受、信任和放任下,有所進步。   雖然我始終不太喜歡打機,也不認為打機有多大的益處,但我認為通過信任去建立關係,通過計劃去學會時間管理,在抗拒誘惑的過程中學會自律,也是不錯的訓練。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